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R 2e] P63 Sinners in the City
GreyGate
2021-01-23, 14:4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6
   6

Group: Builder
Posts: 46
Joined: 2019-11-15
Member No.: 84103


Chapter Two: The All Night Society 的第三部分。
(除去章节间的小故事外)这个章节还剩一小部分就要完成了,因此我先将翻译好的内容逐步放出。
翻译质量会逐步提升的,整本翻译完后我们也会去重新校对先前不成熟的译文。
由ST灰图书馆和c-dog联合出品~

Sinners in the City
城市中的罪人们


明亮的灯光,狭长的影子。我们爱这座城市。迷人又腐朽。无需再旅行。一切我们所需的,一切可以威胁我们的,都已经在这里了。这座城市便是我们的整个世界。切下一片,用你那双死掉的眼睛看看。你可以看到每一层。我们用我们的诅咒和Cacophony(杂音)再为其再增加一部分。

这城市将我们嚼碎。有时这是一种残酷的浪漫。我们总是心甘情愿地回来。我们爱这座城市。

我们期盼她也爱我们。

The Food
食物

大量的人群。当我们进食时这会非常重要。它不仅仅是血液数量的问题,哪怕最小规模的城镇也能喂饱一个吸血鬼,这是能否在狩猎时不被察觉的问题。遮蔽于凡人心灵的最厚重的云雾是冷漠,而重复和厌烦将带来冷漠。一个人失踪又一个人消失,谁会在乎调查这些?凡人能给予他人的爱是有限的;调查失踪可不是件便宜的事情。在小镇上发生人口失踪,这会成为一件悲剧。而如果某人消失在了城市里,在如今时代的信息冲刷下,等等……我们在说谁来着?

The Folks
人们

在城市里,生者和亡者都有着自己的社区,一方跳着Masquerade(舞会),一方奏着Requiem(挽歌)。在城市里,生者和亡者皆把自己编织进了对方的世界中。城市提供了相对匿名的,血族能够参与的社区活动(音乐会,开放式诗会,体育活动,大学夜校等等)。在这里我们能用人性的热度温暖自己。混居在人群中是非常重要的,Beast(心兽)以孤独为食。在这里,如果没有什么因素敦促我们精进作为猎手的技巧的话,我们学些以人类的身份生活的窍门。同时得以从血族式交谊得到放松。尽管吸血鬼往往栖身于人口更加稀少的地区,其数量也很难被认为足够构成社区。但城市使得吸血鬼能够自由行动,穿行于生者和亡者间,穿行于人类和怪物里。

The Fun
乐趣

如果你找不到一点乐趣,那这沾着泪的永生还有什么意义?一名穿戴整齐的行尸在周五的晚上会做些什么?

聚会:永夜社会充满了聚会。这里有Elysium,属于亡者的聚会中心,但凡人的聚会对血族也有意义。因血族那魔性的说服力与隐秘行动的神技,哪怕最排外的宴会其大门也向血族敞开。俱乐部门前的队伍对你没有意义。你能通行于城市的命脉。你会对此做些什么?

娱乐:电影,表演,音乐会,各种类型的展览,这些对血族而言并非不务正业的奢侈,而是一项实用的工具。很少能有比欣赏艺术更快的方式来吸收文化。电影诉说这个时代的俚语。音乐和表演提供环境背景。你会守在观众席中?还是说你会登上舞台?

偷窥:许多吸血鬼能不被察觉地行动,其感官亦能从极远方观察他人。每个人都是偷窥者,要么她便是善于自我欺骗。吸血鬼经常观察凡人,在他们最诚实的时刻观察他们的本性。你可以观察毒贩,倾听告解,观看现场的犯罪,尾随名流。或许你有着能看透心灵深处的感知。当他嗑嗨可卡因时它的灵魂是什么颜色的?那么当他收获启迪时呢?当他和女朋友的妹妹性爱时呢?你会知晓这些事情。你会做什么?你最想看到什么?

What's Here?
这里有什么?
这座城市为我们提供了太多。她大量分发食物。人们在她的内部消失,却没人注意。她提供暖炉和住房。她在她那数不胜数的口袋和背弃的破屋中为吸血鬼筑巢,从太阳之下保护他们,她撑起余荫。她为亡者们提供集会,在那儿血族可以拥有自己的社区。

Feeding Grounds
猎食场

纵观血族的Danse Macabre(死亡之舞)以及他们那锈蚀的,如钟表齿轮般复杂的阴谋,大多数的冲突都来源于此。无足轻重的亡者只能勉强度日,夜复一夜进行着危险而难以预测的狩猎。而过得更好的吸血鬼则会建立一块熟悉的地盘,她知晓这里的逃跑路线和每一处奇诡的弯道。你为你的夜晚搭建了怎样的猎场?

贫民区:你为了成为成为贫民窟的夜下领主选择放下绿油油的钞票。尽管在你睡觉的地方狩猎会有些棘手,但这里或许也能成为你的避风港。贫民窟是个吸血鬼的食品储藏柜,城市竭尽可能地往这些低收入住宅区里塞人。这片区域的高租户流转率既确保了新鲜血液,又保证了这里的人不会跟你混得太熟悉。更妙的是,他们将你视作自己的一份子,并对你能在后半夜迅速解决一切麻烦这件事发自内心地高兴。

夜店:经典的猎场。你或许没有这家俱乐部的产权,但在血族的圈子里,它已经是你的了。身体挤碰时温热的触感和震颤你胸腔的重低音节拍让你感到自己还活着。你和你的朋友们在断续闪烁的频光灯下玩“谁先尝到血”的游戏——这夜店的迷失摇曳间又那么多的邪恶在上演——你的心兽知道该如何在灯光的间隙中舞蹈。他们永远不会发现你来了。

流浪汉收容所:你在社区的施粥处或收容站当志愿者。在社区中这给你带来了些许信赖和名誉。这是个挺好的安排,你为他人煮粥,他人为你献血。很短的几个小时,你在一张张帆布床前漫步,一张床又一张床,你完全没必要只从一个人身上下手。你吮血时他们的颤抖和呢喃听上去和其他人睡梦中的咕噜声没什么不同。当你同这些社会中最不幸运的阶级打交道的时候,维持Masquerade(避世戒律)仅需顺其自然。对于这些无业游民来说你的Kiss(吻)是他们仅有的安慰了,你这样欺骗着自己。

集会:你于当地的会议中心及附近的旅馆周围徘徊。这里经常召开各类会议,会议召开时,专家学者们将在这里齐聚一堂,而他们中的很多人经常流连于各类裸体派对,会议之于便想在附近喝点酒或者打一炮。这些都是相当优质的食品,而会议与会议间的轮转周期则能保证没人可以记住你的脸。你甚至可以买个徽章,去参加几场研讨会。Requiem(挽歌)漫长,顺便学点东西也不错。

午夜弥撒:这里不是指Sanctified(圣化者)们的仪式,而是说凡人们的集会。许多吸血鬼会选择回避教堂,但你不会。在这里,你有大群的凡人每晚定期集会。每座城市都有着各类不同教派的教堂。这类猎场的优点在于,你知道你的潜在食物想要听什么。

[/b]嗜酒者互诫会:那些戒酒者简直就是为吸血鬼而生的食材。很多屈从诱惑的人在心态失衡间想寻找一个哭诉的肩膀。而在这个过程中吸血鬼甚至能找到些共鸣,谁能比这群饥渴的死者更了解上瘾呢。任何吸血鬼都能带着完全的真诚在台前畅谈他的‘瘾’(而一旦你做到了,猎食也完成了)。

Havens
避难所/安息所

你必须躲避阳光。你不妨找个舒适些的地方,而不是我们之前讨论过的,单纯的四面墙加一个屋顶。你想给自己搭一个什么样的小窝?

顶层豪华公寓:这是拥有一定地位的强大夜之子的标准。吸血鬼体内属于尸体的那一面喜欢追随本能寻找最低矮最易藏身的地方。而吸血鬼属于掠食者的一面则傲立于高处,像鹰鸟般俯瞰猎物,对她来说,俯目所见的城市就像一张触手可及的棋盘。

单元仓库:廉价的避难所。你搞清楚其中的关节的话,这些地方能锁得很严实。

船屋:很多Kindred(血族)认为一个漂浮在水面上的避难所不够安全。但是你就喜欢这种刺激,在一个你信赖的ghoul(尸鬼)的帮助下这也并没有那么危险。你喜欢大海,大海让你感到年轻。当你急于离开某处领地时,你的避难所可以跟着你一起走。

鬼屋:这种娱乐建筑一般会在10月份季节性开设,但你找到了一处全年经营的综合娱乐中心。你很喜欢这儿的艳俗氛围和空气里的乳胶味。在这儿没人能注意到你那奇丑又凶残的长相,有时你会参与这里的表演来图一乐。在烟雾和尖叫的混乱中,你就成了这里的一处景点。你那受诅咒的长相替你带来了名声和游客。这里是仅有的最能将你那可怕的外观和欢乐联系在一起的地方。这些都是值得的,你饮下那些欢笑与尖叫中的甜蜜。

宠物公墓:你知晓让自己在大地中安眠的秘法。然而你不会用这个能力四处流浪,也不会随意就睡在某处土地里。你在这个社区的人们埋葬宠物的地方找了喘息之所。在这里,人们将自己的珍爱的宠物们埋葬,在坟土上种植绿植。层层的怀旧渗如你的骨髓,你喜欢这种感觉,它是个苦乐参半的,能与你的Requiem(安魂挽歌)相协调的孤独音符。

Elysium
乐土

在不同的领地它会被赋予不同的名字,但让我们称其为Elysium(乐土)。这是个用来形容一种来世概念的词语,由血族的All Night Society(永夜社会)提炼而来。在这里,亡者们的阴谋在层层礼仪的掩护下上演。

在一个盛行极端利己主义的掠食者社会中,设立中立地区是非常有必要的。而Elysiums(乐土)便是这样的一处地点。在Elysiums(乐土)中,只要他们没有和当权者发生冲突,血族便可以安心地聚在一起而无需担心受伤。

在一些城市里,Elysiums(乐土)会在固定的多个地点移动,就像流动市场或秘密会展。还有一些城市则以一处主要的Elysiums(乐土)为轴心,呈辐射扩散状向外划分领地,这样理论上每个主要领地都能接入中立地区。

Elysiums(乐土)对安全的承诺仅限物理层面的暴力,并不会延伸到背叛和变节。血族们会用他们那些骇人的能力和亵神的技艺互相挑逗——而这是合规的。习俗总有变化,但进食通常是不被允许的。很多事情都容易走茬。你现在正在镇内怪物们的集会上,你打算做些什么来留下印象?


The City as State
城市即为国家

在永夜社会,城市被视为一座都市国家。他们的文化和国境线只会在灯光般随着太阳的落下而缓缓点亮。吸血鬼的阶级制度通常会创造一个权利顶点。这是掠食者的天性。通常会有一个吸血鬼站在血族社会的最高点,称其为Prince(亲王),Boss(老板),尊贵者(Exalted One),主教(Bishop)或President(总统)。血族的领地是威权政体,由獠牙,利爪,以及鬣狗的笑声维系。有些Prince(亲王)公开地要远比其他人更加残暴。

在亡者们的政府中,无需花精力做微观管理。Princes(亲王们)通过统治他人来维持统治。这不仅仅是指通过统治elders(长老们)来在各类行业,组织和势力上施加影响力。还有很多其他形式的力量。你会在哪儿留下自己的标记?

这台政治机器有着研磨的轮齿,鲜血是它的润滑剂,恐惧是它的能源。恐惧是吸血鬼参与血族政治的主要动机。但这恐惧不仅仅是对又老又坏的elders(长老们)的恐惧。当有什么糟糕的事情黏在血牙上摆脱不掉时,能有一台可怕的吸血鬼政治机器碾碎这种危险的粘连是颇有益处的。Masquerade(避世戒律)存在缺漏,吸血鬼之外还存在着其他生物会在夜里游荡。这便是这台布满毒牙的机器发挥作用的时候。永远不要低估这些自私而独立的掠食者因危险来临而抱团集结时所能发挥出的能力。吸血鬼的正义,会残酷而美丽地在这些时刻展现。

如地球上种种不同致命的生态系统一般,血族的政治系统有着形形色色的变体,

The Princedom
亲王诸权

他本人便是行走的财富和地位。他凭借意志和手腕,更不必说那种旧世界的魅力,赢得了受诅咒者们的尊敬和恐惧。 他既披着残酷领袖的衣钵,又被视为宽宏的赞助者,他便是 the prince(亲王)。每个氏族的elders(长老)为他提供建议,每个盟会的代言人都供他咨询。Harpies(恶妇,一种宫廷职位)在他的宫廷中批评朝政,确保每个吸血鬼的Masquerade(潜藏戒律都)妥当而稳固。他们每个人都把握着权力,但奏响the prince(亲王)意志的真正乐器是他的sheriff(治安官)和hound(猎犬),这些实干派的怪物会将反对者和需要承担责任的家伙送上火刑架。


Sample Cloister: The Four Fiefs
范例廊道:四采邑

曾经有一段时间,伊利诺伊州的中部存在过一个由四处采邑组成的王国。四块采邑分别为Peoria,East Peoria,以及河对岸沿着goblin road的Bloomington和Normal。这里曾经出现过一位prince(亲王),一位强大的领主,他以传奇的罗马地下大墓地建设者为名,自称为雷穆斯(Remus)。他计划将四块小型采邑联合成一块更大的王国,以Woods(林野)为边境,独立于其他王国。

什么是Woods(林野)?血族攀附于城市之上,城市之外的土地便为Woods(林野)。这四块采邑漂浮于一处由高速公路,不毛荒地和小型鬼镇组成的海洋之上,这里的血液非常稀缺,能躲避太阳的地点也很少。血族们不喜欢隔着几英里看地平线露出险恶的微笑。狼群和各种Weird(怪异)漫步在这片土地上。

Weird(怪异)是什么?是那些血族以外的,在夜晚穿行的东西。这些东西没有名字,血族不喜欢他们无法命名的东西,就连bogeymen都有bogeymen这样一个称呼。采邑的内部安全,繁荣而又血液充足。而采邑之外的土地则充满了恐怖,死亡,以及猫头鹰的哭啸。有人可能会奇怪Prince Remus(雷穆斯亲王)如何统治这样一块土地。Prince(亲王)将权力降在了四位barons(男爵)的肩上。他从他的盟会,the Invictus(永屹王庭),和他的clan(氏族),Gangrel(冈格罗)中挑选了他们。四位不惧Woods(林野)的古老怪物。

每个血族的心中都藏着一只Beast(心兽)。而Gangrel(冈格罗)的Beast(心兽)不只是一种糟糕的抽象概念。他们的Beast(心兽)有着利爪尖牙,翅膀和毛发,在Gangrel(冈格罗)的皮肤下游动。这些Savage(野人)可以和土狼对话,在卡车停靠间跳跃,安眠于大地的怀抱。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haven(庇护所)。于是,四位barons(男爵)及他们的子嗣便成了Prince(亲王)的信使和摆渡人,带领着那些颤栗的血族穿过Woods(林野),Remus(雷穆斯)统治下的四处采邑便能够互相连通。每个人都需要Gangrel(冈格罗)的指引,因此每个人便都需要Prince(亲王)。而在这之后,事情渐渐开始变糟。

这位Prince(亲王)遗忘了他的统治建立在什么之上。Savages(野人们)不再能容忍长久以来的羞辱和冒犯。Barons(男爵们)将将他们的Prince(亲王)从棺木中拽出。他们把他带进了Woods(林野)深处,一处连稻草人都会活过来的可怕的地方。

Barons(男爵们)说,“Remus(雷穆斯),不会再有四只母狼给你喂奶了。你将面临的考验,让Weird(怪异)把你带走吧!”他们将一瘸一拐的Prince(亲王)丢在了这片土地上。此后,再也没人见过Remus(雷穆斯)。

四采邑从此分裂了。每个baron(男爵)现在独立统治自己的领土。他们互相叱骂,每晚都上演暴力冲突。The Woods(林野)和The Weird(怪异)则悄然而入——现在Woods(林野)不仅仅是城外的土地,它还是无人所知的小巷,无主的仓库……每扇门和锁孔都可能通向Woods(林野)。血族们躲藏在他们的小村子里。在恐惧中拥挤在一起,他们变得比任何时候都需要Savages(野人)的指引。Gangrel(冈格罗)前所未有地紧缺。没人敢在缺了他们的情况下穿行采邑之间短短的路程。也没人愿意走得比这个距离更远。

妖精的传说还在继续。



The Coalition
联和统治

各类由附属吸血鬼联和统治的领地是存在的,尽管这并不常见。或许Carthians(迈锡安运动)赢了,建立了吸血鬼参议院。也可能Ordo Dracul(龙盟会)运行着城市的同时在其上进行了某种实验,将政治按区划分割,权力在多个平衡的点相交。也可能这里有着多个力量均等Invictus(永屹王庭)的elders(长老),无法从中决出Prince(亲王),于是组建了一个紧绷的贵族议会来阻止elders(长老们)在街头开战。联和统治的领地通常不那么威权。

The Theocracy
神权政治

信仰是政治中的有力杠杆。看看凡人吧。像US这样世俗的国家都仍然会因为宗教冲突而动摇。在由Lancea et Sanctum(圣枪教会)领导的城市每处Elysium(乐土)前都会施行Midnight Mass(午夜弥撒)。官方并没有强制要求每个血族必须出席弥撒,但谁都知道这对自己有好处。血族的传统将按照字面意义执行,违背传统将迎来严苛的惩罚。亦或者,Circle of the Crone(鬼婆之环)运营城市的晚间秀。一位Grand Hierophant(大祭司)通过各类男女祭祀督察这座城市。每个人都要在祭坛前放血。每个人都看见某些奇怪而恐怖的事物将他们每个人束缚在一起。第二传统在这里完全不存在。

一个神权政体也可能是由并非圣枪也并非圆环的其他the Damned(受诅者)信仰构筑。吸血鬼神权政体可以是非常可怕的地方,可它们却为怪物们提供了有力的灵感和指导。在这样的王国里,参与者要积极得多。这样的时光会很美好,除非你是个异教徒。

Cloisters
廊道

欢迎来到仇外情绪盛行的国家。廊道(Cloisters)是独立的城市,宏观上完全和血族社会隔绝。旅行很危险,城市互相独立,血族们总是不相信外来者——然而领地间的交流是时有发生的(尤其是在信息时代)。而廊道(Cloisters)不是这样,他们是真正的死亡区域。在地图上找不到,也看不见灯光。

特定的威权政体可能会导致一个城市变成廊道(Cloisters)。与外界的交流被当权者控制。他们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城市。可能你生活在一个残酷的吸血鬼独裁者的手心中。也可能,你蒙受祝福,生活在一个被小心翼翼地从外来者的窥探下守护着的,属于The Damned(被诅咒者)的伊甸园里。

相反的,廊道式城市也可能是一处禁止任何人离开的领地。一座迈卡维瘟疫肆虐的城市。这里的大多数血族都发了疯。临近的领地联合起来在这末日国度周围设立了隔离带。任何试图离开的人都将迎来死亡终末。你每夜在一个疯人院一般的城市醒来,在狂人们的包围下挣扎求生。现实扭曲了。你已经被感染了吗?你还能够分得清楚吗?

(本段完)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reyGate: 2021-02-05, 01:07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21, 0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