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R 2e] P67 Grace of Monsters
GreyGate
2021-02-05, 03:2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6
   6

Group: Builder
Posts: 46
Joined: 2019-11-15
Member No.: 84103


Chapter Two: The All Night Society 的第三部分。
(除去章节间的小故事外)这个章节还剩一小部分就要完成了,因此我先将翻译好的内容逐步放出。
翻译质量会逐步提升的,整本翻译完后我们也会去重新校对先前不成熟的译文。
由ST灰图书馆和c-dog联合出品~

Grace of Monsters
怪物的优雅


Underground Culture
地下文化

在某处平静的郊区,一个个被婚姻栓连在一起的家庭共同享受着劳动节烧烤会和街区派对,每一张幸福的小嘴都在咀嚼量大多汁的肉排。然而,人们的鼻子嗅了嗅,一股气味,某种直觉告诉他们好像哪里不对劲,有什么东西腐烂了,有什么令人厌恶的事物藏在了哪里。没人注意到Johnson桌下的饕宴——一只死狐狸正如亡灵般缓慢的抽搐着,它爆开的创口上无数蛆虫正在蠕动,蛆虫正以亵渎的姿态模仿着外面的宴会,每一张幸福的小嘴都在咀嚼着变质的肉。

一座湾城,一对父女在码头上轻快地走着,他们方才结束了一天愉快闲暇的垂钓。然而,若是他们仔细检查了自己的收获,就会发现那些附着在鱼舌上的寄生虫正于寒冷和黑暗中吮吸着鱼舌上血。等到鱼舌彻底干瘪脱落后,这破坏性的生物便将把自己固定在鱼舌的位置,以一种恶心的方式Masquerade(冒充)这个器官。

城市里,一位母亲带她的孩子去吃冰淇淋。“Daniel!快看,一只老鹰!”婴儿车里的小男孩望着飞过的猛禽发出了笑声。而当大人们正谈话的时候,Daniel看到这只鹞鹰捕到了一只鸽子。鹰无法彻底杀死这么大的猎物,只能用它锋利的爪子将鸽子牢牢钳住,直接生食仍活着的鸽子。它啄食着猎物,先撕咬血肉,接着拽出肋骨,最终掏出器官。鸽子被细小的鸟喙活活啄死了。Daniel开始哭泣,年幼的他尚不懂足够的词语来解释哭泣的原因。他的纯真如手上的冰淇淋一样,融化滴落了。

所有的这些世界都一层一层叠在一起,但世界间的边界无法支撑了。有些东西总是在外泄。我们曾提到过属于个人的Requiems(安魂挽歌),那么这些挽歌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现在,我们将进入一场假面狂欢,一个秘密的佩戴着面具的狂欢者的国度。帷幕在汹涌翻滚。

一家咖啡馆交流会上,某位诗人太过紧张怯于展示她自己的诗歌,转而去朗诵某本她已经翻烂了的书中的一段:

“有许多人装扮得漂亮,许多人装扮得荒唐,许多人装扮得怪诞,有一些人装扮得很可怕,还有不少人装扮得让人恶心。(译者注:爱伦坡的《红死病的假面舞会》)”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把一个几乎正要触及到她自身的无形世界总结得多么好——她几乎能感受到它,一种无比新潮的地下文化,若是她能理解某些特定的涂鸦标语,克雷格网的广告(译者注:某分类广告网站),和那些关于她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乐队海报背后的意义,便可以亲眼目睹的事物。她并不知晓,等夜色升起店铺挂上“闭店”告示牌时,她在这个房间朗读的奇特诗文会被一群在地下室跟着“蜡烛色小丑”的节拍跳舞的古怪家伙,阐释向一群手指冰冷的观众——这些观众正在紧锁的橱柜里发出的恳切悲嗥,肢体在胶带下撕扯出挣扎的粘黏声。


The Cacophony
杂响


在某处犯罪现场,警察没能看出此处隐藏的讯息——通过绘于墙上的文字,一个Savage(野蛮人)在警告一位领主。

A ROOM IS A PLACE WHERE YOU HIDE FROM WOLVES
你将会在房间中躲避狼群
THAT’S ALL ANY ROOM IS
在每一处房间

凡人们走在街上,却察觉不到有人正在他们僵硬的头脑后哼唱。一首音乐正隐藏在街头涂鸦中,隐藏在地下行为艺术的背后,隐藏在飘荡着旋律的浴室隔间,隐藏在奏响不和谐音符的传单里。若以正确的方式走进巷子,地下室和酒吧,它们便会交织出一首脱节的歌。凡人也会想同这Cacophony(杂响)哼唱。

Cacophony(杂响)是血族文化的载体,是他们同领地内外进行交流的方式。Cacophony(杂响)是the Damned(受诅咒者)的地下新闻业,地下文学,地下艺术。它总是如空洞的回声般潜藏在凡人文化的背后,然而,它在1960s于反主流运动盛行的间隙迎来了自己的文化复兴。吸血鬼的地下出版物!

永夜社会的很多人认为这是Carthians(迈锡安运动者)的发明。但并非如此,这场运动的先锋军是the Invictus(永屹王庭)的年轻血液,他们需要能确保Masquerade(避世潜藏)维持安全的传讯手段——一首寂静之歌。隐讯开始传播,演变成Covenant(盟会)间流转的各式文化产品:书籍,小册子,混音带,私人展览以及秘密表演。这是一种比起行政传媒更接近于文化的信息网络。

隐讯的传播从未停止。自然,保守集团对此持续进行着报复,但保密是血族的天性。Cacophony(杂响)向他们歌唱。暗讯继续传播。

新的信息技术为Cacophony(杂响)提供了更多的传播载体。若是你知晓正确的URL,了解恰当的电子杂志,可以接触到特定实验型乐队的样片,一个全新世界将向你敞开把你一口吞下。石墙上用利爪刻写的隐晦公文,货车休息处前的安全套贩卖机——就其结果而言,血族已经玩了数个世纪的邮件和推特。
在如今的夜晚,吸血鬼可以在互联网空间中安全地参与有几十个人类出席的社会活动:勾引,玩笑,辩论,甚至言辞激烈的辩论。Nosferatu(诺森费拉图)在这个无需面对面的时代迎来了辉煌,如今的他们甚至能向那些本会排斥他们形体的人发色情短讯。长老们只需轻触发光的显示屏,在任何地点都能拨动他们覆盖城市的阴谋网。饥渴的亡者们如今化作了电子幽灵。
Every street, nook, and cranny hums. You can hum along too.
身为吸血鬼你会体会到各种震颤肺腑的恐怖经历,而这个,则是成为吸血鬼的其中一项暗黑乐趣。睁开你的双眼,城市会向你开口,为你揭露模印在这座你熟知的城市上的全新维度。暗讯无时不在进行着闪电战。它在每条街道,每个偏僻角落,每个缝隙哼唱着。你可也以同他们一起哼唱。
Soon, you’ll know the words. Soon, shivering alleyways will whisper riddles to you. Learn the Cacophony, and you’ll never be alone again.
很快,你便能读懂这些文字。很快,颤抖的胡巷将向你轻诵谜语。学习Cacophony(杂响),你再也不会孤独。


The Burlesque Grotesque
荒谬怪奇


血族中存在一个名为荒谬怪奇的旅行剧团。该artistic conclave(枢机密会艺术团)于一些城市的血族领地设置了演艺礼堂。剧团的成员包括Nosferatu(诺森费拉图),Gangrel(冈格罗)变形者,以及其他一些心兽会在肉体上有所表现的bloodline(血脉)。这些非人而兽性的的容貌在LED灯及黑光反射涂料的作用下表现出了一种异质的美感。每个吸血鬼的表演都是其独自背负的咒诅。

表演舞台通常会设置在在盛满水的巨大水箱底部,或隔绝空气的真空房间中。全部演出都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进行。他们模仿着那些永远也不会触及太阳的怪异生物,舞娘们扭动着,灼目而闪耀,模仿着那些依靠发光来交流的深海生物。

根据一则流传不广的传言,曾有一位凡人嬉皮士混入了吸血鬼观众里,最终死在了舞娘们如漆黑的方盒般的真空剧场中。

血族们Cacophony(杂响)上狂热地讨论着欣赏荒谬怪奇演出时的超验体验。就这样,这个聪明的剧团逐渐扩张,他们从不需要入侵一处领地,仅需等待某座城市的需求增长,邀请他们前来拜访。于是,缓慢而稳步的,一座座全新剧院拔地而起。

有人说他们只是一个单纯的通过表演来渡过其Requiem(安魂挽歌)的艺术旅团,别无其它目的。也有人声称剧团隐藏着一个无人知晓的阴谋,各处的剧团会在灯光表演的时候,如同他们所模仿的深海生物一样,用微妙而复杂的方式互相沟通(借由强制性的sympathy of the Blood血之共情)。

有消息说他们要来你的镇上了。

Conclaves
枢机会


血族都是受限于乡土的生物不是吗?他们的领地就是他们,他们就是他们的领地。旅行不是危险致命就是非常麻烦复杂。但也有人将地平线视作挑战。他们中的某些向天空呼号,天空有时会传来回声。Cacophony(杂响)赐予了他们传播得更远的声音,出膛弹丸般的交流,用血书写的漂流瓶。

吸血鬼会组建派系,而当这些派系扩张到多个领地时,他们会设置Conclave(枢机会)。这个概念源于血族倾向于聚集在中心区或中立场合的历史习惯。这可能会是一处古老的墓地,某场通宵的晚宴,一废弃的主题公园,或者Ramada Inn(华美达酒店)的舞厅。

When every word comes fang-punctured, it can be hard for monsters to call other monsters friend; but there is something reassuring in the relative permanence of vampire correspondents, and it is always better to deal with the devils one knows.
当说出的每个词都伴随着獠牙的戮动时,想让其他怪物成为朋友会变得很难;但是吸血鬼的记者拥有的相对永恒性值得让人安心,同魔鬼打交道时最好去找你熟悉的那位。

Conclaves(枢机会)因很多理由而建立。一群ancilla(辅者)为了交流情报而建立了一个跨领土的coterie(朋党)。一个以信仰为轴心的Conclaves(枢机会)啧因特定的信条或议程而组建,并以如同Covenant(盟会)的模式而行动。一个强大的elder(长老)将她的血脉扩散到了整片行政区,通过鲜血和恐惧将后裔们牢牢联系在一起。一整群享受着他们死寂的青春与不朽的长老,他们虽然保持着联系,却分散到了周边的城市,仅仅一座城市无法容纳他们太过饥渴的自我。

尽管他们的影响力疏薄,一些Conclaves(枢机会)甚至形成了全球级的派系。
(施工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reyGate: 2021-02-05, 17:56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21, 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