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TMA]马格努斯档案馆S01E34文本翻译, MAG034 - #0161207 解剖课
dawngazer
2021-02-10, 23:33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8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做出陈述,直面恐惧。”

  《马格努斯档案馆(The Magnus Archives)》是由Rusty Quill团队制作的一档周播恐怖虚构播客,探究着马格努斯研究所,一个致力于研究神秘与怪异事物的组织的档案中潜藏着的东西。与新上任的首席档案员乔纳森·西姆斯(Jonathan Sims)一起,尝试重新记录一系列似乎被忽略了的超自然事件陈述,将陈述的内容转换为音频,并与他规模虽小但十分敬业的团队一起进行后续调查与补充。

  单独看来,每个陈述都有些令人不安。但所有陈述连在一起形成了一张恐怖的画卷——因为当他们看向档案馆的深处时,有些东西开始回望起了他们……

  由乔纳森·西姆斯(Jonathan Sims)编剧与出演

  由亚历山大·J·纽尔(Alexander J Newall)导演与制作

  翻译:Niko 校对: Amelia
  ——————

[咔哒]
档案员
对不起,这些过时的——

艾略特博士
不用担心,我理解。有些事情你就是不能放心交给电脑。对于那些医用手术机器人我也总是这个看法。总归是不一样的。如果我要给一个人做胰腺手术,我得感受到他的胰腺。摆弄操纵杆是不行的,在一定程度上。

档案员
我以为你已经不做手术了?

艾略特博士
我还关注着研发。而且我记得住胰腺的感觉。

档案员
好吧……现在,如果你能——

艾略特博士
你知道你这有虫灾吧?

档案员
你说什么?我不确定——

艾略特博士
是的,像蛆虫的小灰虫。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但依我看你得叫灭虫员来。把这些小虫子都给灭了。

档案员
你看到它们了?你没被咬到吧?

艾略特博士
被咬了?它们是蠕虫。不过,我承认我不喜欢它们的样子。我觉得越早找人去除了它们越好。

档案员
我们试过了,相信我。现在,我们来吧?

艾略特博士
哦,当然。要我从哪里开始?骨头?血?呃……那个水果?

档案员
从一开始。等一下。

艾略特博士
以下为莱昂内尔·艾略特博士(Dr. Lionel Elliott)的陈述,有关于在他授课时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课程名为……

艾略特博士
人体解剖学和生理学概论。

档案员
2016年初于伦敦国王学院。

陈述于当事人处直接录制,日期为2016年六月十二日。

艾略特博士
现在开始?

档案员
是的,从头开始就好。

艾略特博士(陈述内容)
好的。说真的,我甚至不应该教这门课。据我所知,今年的生物医学工程专业本来不需要我教任何课。我也不能说我特别失望。许多工程师到了人体解剖单元才会发现人体构造有多么混乱,虽然从设计和功能上来说,人的心脏是一个非凡的结构,但大多数学生拿着晶体管会更舒服一些。实话实说,我对……神经脆弱的学生很是厌烦,很庆幸今年能避开。

所以也许你可以想象,去年十一月当招生官艾琳娜·鲍尔(Elena Bower)给我发来邮件,说出了错,需要我来教授一个“溢出班”的时候,我并不太高兴。显然,系统接受的学生比课程名额要多,他们正试图为那七个未分配的学生组织一个额外的班。这在我看来并不太对劲,解剖课是第二学期才上的,所以这个错误应该早被发现了,但艾琳娜只是一直说她不知道,她只是有七个学生需要上导修而已。我不会装作我得到消息时表现的很得体。我有很多研究工作要做,而且,你也懂学术界——每天的时间都嫌短。不过,我是唯一有资格教这门课的教职工,而且理论上来讲也有空闲时间。所以我同意了,虽然这听起来好像我比实际上有更多选择的余地。

直到今年一月份单元开始,我才和学生们见面。我不负责任何大课,所以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我们最初的导修时。他们七个都坐在那里,盯着我看,我觉得……很奇怪,很不舒服。他们,他们当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好吧,这样说出来听起来很蠢,但我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子了。任何一个。我记得他们每个人都穿着蓝色牛仔裤和白色衬衫,虽然都是不同的牌子和款式:我想其中一个女孩应该是穿了一条短裙。我一定是注意到了他们都穿着一样的衣服,但我当时没觉得奇怪。他们看起来都是那么……正常。平淡无奇。不过我从花名册上记住了他们的名字。这些名字让我印象深刻——也许是因为他们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有艾丽卡·蒙斯特曼(Erika Mustermann)、扬·诺瓦克(Jan Novák)、彼特(Piotr)和帕夫尔·彼得罗夫(Pavel Petrov),我猜他们是兄弟,可能是双胞胎,约翰·杜(John Doe)、弗兰·阿弗兰尼(Fulan al-Fulani)和胡安·佩雷斯(Juan Pérez)。

我一进房间就向他们问了好,结果回应我的是沉默。不是恶意或愤怒的沉默,只是沉默。我在教书的时候从不会不自在,但走到我的位置上,那十四只眼睛仅是……看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们在评判我走路的样子。 [紧张的笑]

课开始了,我讲了一些基本的解剖学知识,以及身体的工作原理。然后他们开始了讨论,我的一些不安也不复存在。我不记得具体讲了些什么了, 做了太久导师之后所有的导修有点模糊分不清了,但我记得我很震惊他们会问那么基础的问题。血液的组成,身体的各个器官在哪里,这些都是中考考过科学的人应该知道的。我几乎很想问他们在哪里上学。当时,我并没有质疑过他们一定都来自不同的学校这个事实。

除此以外一切基本都很正常,只是.……导修上到一半时,我们在讨论肺和呼吸系统。吸气,肺泡,等等。就像我说的,都是基础,但我讲后停顿了一下,只是在想下一步该做什么,就听到了他们的呼吸声。这不是反常的事,我知道,但这声音如此突然的一下子打破了寂静。我可以……我可以发誓那刻之前我并没有听到过他们的呼吸声。就像他们刚刚开始呼吸一样。 [紧张的笑] 很明显这很,这很荒谬。我可能只是因为我们刚在讨论肺部而突然注意到了。即便如此,这也很让人不安,我也不介意告诉你当导修结束,我终于可以出去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

我说,我自认为是个兢兢业业的人,在国王学院这么多年来,请病假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到了这个班下一次导修那天,我不得不因偏头痛在家休养。准确的说,我没说谎,一想到要在那里再坐两个小时,被那些无动于衷的眼睛凝视着,我便感到阵阵焦虑,大脑好像被冰锥刺穿了似的。当然,我最终还是要给他们上课。我不可能永远躲避着。不过,重新进入到那个房间……所有的人都坐在一模一样的位置上,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刻意的呼吸着,像是在给我听。当艾丽卡·蒙斯特曼——还是扬·诺瓦克来着——说“早上好”的时候,其他的人也都一个接一个的随之问好,而我不得不忍住想跑的冲动。这时,我突然发现,尽管他们的名字如此多样化,但似乎没有一个人有明显的口音。这点也没让我觉得好到哪里去。

当时没有人能教这班导修。相信我,我想尽了一切办法试着找人替下我。不过,自从我习惯了他们的凝视、沉默和他们所问的那些具体又奇怪的基础问题后——其中一个彼得洛夫曾问过我“膝盖应有多尖锐”——我发誓,这一切还勉强可以忍受。说起来有点惭愧,但我想通了,我不在意他们是否能过任何考试,这还真的让一切更好应付了。我只是尽了最大努力不再去关心他们。

然后迎来了我们两节在解剖室里上的导修中的第一节。我们在观察骨架。我一直很怕这节课的到来。考虑到这些学生们坐在教室里就那么让人毛骨悚然,一想他们接触到人体部位后可能会做些什么就让我感到一阵恶心。但我无法放任自己将他们单独留在那里,所以我还是去了。

看到他们站在人体碎片面前比我担心的还要糟糕。他们通常都是面无表情的脸,此刻却生动的充满了……我看到的是什么?兴奋?好奇?饥渴?但不管是什么,都没有延到他们依旧呆滞空白的双眼。我和他们讲解了步骤,尽量压制住声音里的颤抖。当弗兰伸手拿起手术刀,开始对着我们的样本进行切割的时候,我感到一阵阵发晕。

我尽力注意着每个人,但解剖台在实验室内呈半圆形排列,每当我转身面对其中一个学生时,我就开始听到我没注意着的桌子旁传来“咔咔”声。就像骨头断裂,或者是肋骨被强行掰开的声音。我会回过头去,但不会看到任何异常的事,只有约翰、艾丽卡、胡安或者随便谁,疑惑的看着我,面前的骨架完好无损。但这事一直在发生。每当我不注意的时候,我就会听到骨头的脆响和碎裂声。我无法问起这件事。我知道如果我问了,他们会用那些死气沉沉的眼睛沉默的注视着我,我无法面对。

终于,我成功的摆好了位置,让我可以在金属桌的反光边缘看到身后发生的事情。虽然看不到多少,但我可以看到一点略带扭曲的投影。这一回是帕夫尔。我看到他举起一根骨头——我相信是小臂上的桡骨。他把它举到自己的手臂旁边,然后那处传来了“咔咔”的脆响声。我发誓我看到他的手臂扩张,皮肤随着里面有什么在变化而移动,直到与他举起的骨头长度相吻合。

我试着抑住自己的反应,不对我刚所看到疯狂而又不可能的事发出声音。但我忍不住,双腿软了。我呜咽着倒在了地上。他们没有一个人看我,没有一个人要帮我站起来,没有一个人有任何反应。当那“咔咔”的声音从四处传来,他们七人都纷纷开始变形的时候,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那个场面持续了近半个小时,直到我们在实验室内的时间槽结束。然后他们就走了,从我依然无助的坐在地上的我身边走过。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在感谢我上的课,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发誓,他们每一个人都比开始的时候高了不少。

从那以后,我开始更频繁的请病假。我尽可能地避开他们的导修,如果我去了,我们基本上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直到他们中某个问一个关于人体解剖学的问题,我才会勉强回答。我知道我应该完全放弃他们。如果他们会向谁投诉的话,他们该早就做了。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担心同事们会注意到,我真的不想得一个不负责任的导师的名声。更麻烦的是,我的一个同事,劳拉·吉尔博士(Dr. Laura Gill),有一次得知我前一天不在后表示很惊讶,因为显然她路过了我的教室,而我解剖课的学生就在那里坐着,静静的等着。一想到他们礼貌性的去上每一堂导修,就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盯着,不管我在不在,就这样等着……说实话,我觉得这几乎比和他们一起坐在那里更让我心烦。

尽管如此,我还是基本避开了他们,直到三月二十一日,他们上第二堂实验室解剖课的时候。心脏。我又不是白痴。我很清楚如果我去了的话会发生什么诡异的狗屁,但我这时也知道了不管我在不在,他们都会去上课。而把他们留在无人监管的实验室里肯定会让我被解雇。

那天早上在下雨。我记得是因为我故意没有打伞。我的内心深处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如此畏惧,以至于打伞这行为似乎毫无意义,好像既然保持干燥无法阻止将发生的事,那我也没有理由不淋雨。所以,我进实验室的时候全身湿透,眼镜上哈气多到我什么都看不见。当我把眼镜擦拭干净后,看到了那七张面无表情的脸,完全不顾我淋得湿透。每个人面前的解剖盘里都不知怎的已经摆好了心脏。我决定不再拖延,挥手示意他们开始。

我不知道我期待着会发生什么。也许我以为他们会陷入某种疯狂取食,但他们并没有。他们只是像其他班级的同学一样开始解剖心,偶尔会礼貌的问我一些问题。让我惊讶的是一切都似乎很正常,以至于我有好一会都没为他们解答。不过,我还是回答了,这节课的前一个小时几乎让我安心了一些。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也许他们在对自己的内部结构搞什么鬼,但如果是心脏,那我就看不到也听不到。而我早就决定了,在教这个班时,如果我看不到也听不到,那我就不管。

然后,艾丽卡·蒙斯特曼举起她的心脏,看着我。她问我“心脏是怎么抽血的?”时,我突然胃里有种沉甸甸的感觉。我开始解释心脏泵血的生理机制时,她缓缓摇了摇头说,“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因我没有回答,“是这样的吗?”。

她手中的心脏开始痉挛起来。不像有规律有节奏的心跳,而是像个一段被迅速挤压的气球一样。它的不同部位看似随机的膨胀、拉伸和扭曲着,血液开始胡乱的从心室里流淌出来,顺着艾丽卡的前臂滴落在地板上。

我哑口无言的站在那里,盯着这个可怖的奇迹,我看到在她身后的弗兰举起他的心脏说:“不是这样的。”而他的心脏开始有细小的血柱向四面八方喷射着。很快,他们每个人都举着一颗心,每颗心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搏动震颤着,以不同的方式渗着或喷涌着鲜血,每一个都是个不同的噩梦。他们想让我告诉他们哪个是正确的。 [紧张的笑] 我不知道盯着看了多久,最后才举起手来指着扬·诺瓦克,他对正常人心跳的印象似乎最正确。然后,我转身走出了实验室。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一直坐在教职工休息室,等着有人跑进来,大喊着实验室里满是血迹,我就这样等着。我以为会有人问我无法回答的问题,我会立即被解雇。但什么也没发生。没有人来。几个小时后我回到实验室时,没有任何血迹,除了一丁点干在了角落的瓷砖缝隙里。除非那,那是以前就有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的鞋上还是有血迹,所以我知道那不是幻觉。我问过吉尔博士,她证实她能看到这些斑点,虽然我没有告诉她那是血迹。我无意让她继续追问。

我错过了接下来的三次导修。我就呆在了家里。但有什么东西让我不能就这样简单的放任不管。最后,我做了个决定。我要去看看他们住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必须要去。必须去检查看他们是否存在于我的课堂之外,我的思想之外。我问了艾琳娜,虽然这不合规矩,但她给了我地址。我没想到他们都住在同一个地方。在纽汉区(Newham)金斯兰路(Kingsland Road)的一栋半独立房子。我恐怕不记得具体的门牌号了,详细地址也从学院系统里消失了。

房子本身预我预料般破旧不堪,我肯定花了十五分钟站在门前,等着我有勇气走上前去。终于,我敲了敲门。木门又老又干燥,在我指节敲击下有片片剥落。门立刻打开了,里面站着的是扬·诺瓦克。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她的嘴角扭成了一个我认为看起来应是微笑的表情。

“你好,”她说,“你是来给我们额外上课的吗?我们想学习更多有关肝脏的知识。”她的目光锁定在我的小腹上。

我正要回答时,屋内深处传来一声闷闷的痛苦尖叫。那声音听起来断断续续的,好像是谁在喊叫时被堵住了嘴。我看向扬·诺瓦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她听到了,她仍然盯着我教过我肝脏所该在的地方。我跑了,她一动不动的看着我跑掉。

我确实报了警,但他们只是告诉我,房子目前无人居住,也没有发现有他人在场的证据。我花了很大的力气,避免再见到那堂课的学生。我避开了所有的导修,等到了学期结束。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了。

档案员
只有这些?

艾略特博士
不止。还有一件事。当我在他们最后一节导修结束不久后去到教室里时,我发现桌子上有个东西。

有个苹果。旁边是一张手写的纸条,上面写着“谢谢你教我们内部”。我把纸条烧掉了,以防万一。

档案员
还有那个苹果,你……吃了吗?

艾略特博士
(打断) 我看起来像个白痴吗?当然没有!我把它切成了两半,想看看是不是……有问题。

档案员
然后呢?

艾略特博士
人类牙齿。里面是人类牙齿,排列成了一个微笑。就在这, (衣物摩擦) 我把那两半带来给你们看了。

档案员
我的老天!这真是……

艾略特博士
非常令人不快,是的。你可以留着它,如果你想的话。作为证据。

档案员
我们不想要。我恐怕这不能做真的证据。

可能是有人在切开苹果后把牙镶进去了。

艾略特博士
[有些痛苦] 你认为我会这么做吗?!

档案员
我没说是你,我只是说这个可能性足够大,以至于我认为你的……牙齿苹果不能存放进我们的证物储藏部门。而且,严格来说这算医疗废物。

艾略特博士
好吧。我会自己处理掉它。现在还有其他需要我的吗?

档案员
不,这应该可以了。我们会调查一下,如果有什么发现,再给你回复。

陈述结束。

[咔哒]
[咔哒]
档案员
这份陈述首先让我感到怀疑的是,它来自一位学术界同仁。尽管马格努斯研究所历史悠久、声望卓著,但在高等教育领域内仍有许多人对它不给予应有的尊重,有些人还会给出捏造的陈述,把这当成拙劣的笑话。

另一个与该陈述的真实性相驳的地方是学生的名字。在网上快速搜索一下后,就会发现“艾丽卡·蒙斯特曼”是德国官方代指无名氏的人名,类似于英文中的,好吧,英文名字“约翰·杜”。其他名字也是如此,“胡安·佩雷斯”是大多数西班牙语国家的无名氏,中东地区的“弗兰·阿弗兰尼”,等等。在我看来,艾略特博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似乎很奇怪。

尽管如此,蒂姆还是和国王学院行政处的艾琳娜·鲍尔取得了联系,虽然她在系统中找不到任何关于他们的实际记录,但她确实记得他们,并证实她去年将他们分配给了艾略特博士。当然,她可能也有参与其中,但蒂姆似乎相信她的说法。

还有牙齿的问题。我坚持我的判断,没有证据证明它们是以超自然的手段被放进去的,但如果这是个糟糕的玩笑,那也投入的太多了。我们把它们送去了牙科专家那里,但他们除了看起来都是健康成年人的牙齿外,并不能告诉我们什么,而且大部分牙齿似乎来自不同的人。

在不抽出我们无法负担的额外时间前,我们能做的后续工作不多。唯一的其他线索是,萨沙发现去年年初,拉希德·萨达纳(Rashid Sanada)医生自杀了。这其中没有直接的联系,除了他曾在圣玛丽大学(St. Mary’s University)教授解剖学、生理学和病理学辅助治疗课程。唯一在尸体附近发现的遗书上简单的写着“不得用于教学”。

录音结束。

[咔哒]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20, 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