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TMA]马格努斯档案馆S01E39文本翻译, MAG039 - #0160729-A 虫袭
dawngazer
2021-02-10, 23:45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8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做出陈述,直面恐惧。”

  《马格努斯档案馆(The Magnus Archives)》是由Rusty Quill团队制作的一档周播恐怖虚构播客,探究着马格努斯研究所,一个致力于研究神秘与怪异事物的组织的档案中潜藏着的东西。与新上任的首席档案员乔纳森·西姆斯(Jonathan Sims)一起,尝试重新记录一系列似乎被忽略了的超自然事件陈述,将陈述的内容转换为音频,并与他规模虽小但十分敬业的团队一起进行后续调查与补充。

  单独看来,每个陈述都有些令人不安。但所有陈述连在一起形成了一张恐怖的画卷——因为当他们看向档案馆的深处时,有些东西开始回望起了他们……

  由乔纳森·西姆斯(Jonathan Sims)编剧与出演

  由亚历山大·J·纽尔(Alexander J Newall)导演与制作

  翻译:Haley 校对: Amelia ​​​​
  ——————

[咔哒]
[虫子蠕动声]
萨沙
你在干什么?!

档案员
快了……

萨沙
别管了,不——

档案员
抓到了!

[从泥沼中拽出某物]
马丁
大家?一切都——哦我的天啊!

档案员
闭嘴去拿灭火器!

马丁
什么?

档案员
二氧化碳!把该死的二氧化碳拿来!

马丁
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好。

档案员
去啊!

[灭火器喷洒,蠕动声继续]
马丁
太多了……

萨沙
继续喷!

档案员
我们得跑了!

萨沙
去哪?

档案员
呃……呃……

萨沙
见鬼!

档案员
我就是……呃……让,让我想想!

萨沙
你看见普伦蒂斯了吗?我们要是能让她——

马丁
我我我没看见她!我没看见她!我没看见她!我没看见她!

档案员
呃嗯……

萨沙
乔?

乔!?

马丁
这边!

快点!走这边!这边这边!

[奔跑,被虫子追赶]
档案员
呃嗯……

小心!

[撞击声]
[咔哒]
[咔哒]
[录音在档案员尖叫声中开始]
马丁
现在……好了。又开始录音了。

抓到了吗?

[档案员痛苦的喊声,同时萨沙取出一只虫子,有湿润的声音]
萨沙
好了。还有我只想指出,我刚才可没弄出这么大动静。

档案员
[大口喘气,声音痛苦] 我觉得你的摘除过程简洁多了。

萨沙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东西。你在档案馆里喝酒来着?

马丁
什么?没有,没有,这是为虫子准备的。

档案员
什么?

马丁
方便把虫子从人身上拔出来。比如现在。

萨沙
你,呃……什么?

马丁
我之前带的是小刀,但我开始想,嗯,往身体里直线切进去的办法,对取出虫子不是很有效,再说,它们似乎会相当慢地直线钻进去,所以按它们的大小,螺、螺旋开瓶器看上去更合适。

……

是这样的,你们每天都可以回家,好吗。我没得回!我已经想了很长时间了,要怎么应对……你懂,这样的事。

档案员
[轻声] 嗯……谢谢你

萨沙
所以我们才来到这里?

马丁
是啊。这间屋子是严封的,我住进来时亲自检查过。

档案员
而且恒温。门板很结实。还隔音。 [叹气] 这些老档案一开始就比我们安全多了。好吧,我承认这个藏身之地不错,但——

萨沙
它们还是可能会从通风口进来。

档案员
但没那么容易了。而且……也没法成群地来。这里确实安全。

马丁
哈!

档案员
但是当然,我们也困在这里了。

马丁
啊……对哦。

抱歉。

……

萨沙
为什么要录下来?

档案员
什么?

萨沙
前面在办公室的时候。那、那样去拿录音机很蠢,然后在外面你把它掉了的时候——

档案员
我道过歉了。我要是知道马丁还在这藏了一个,肯定不会……

萨沙
不,没、没事,我……我只是不明白。我还以为你恨透这鬼东西了。你总是抱怨这个。

档案员
我是恨它!以前。我就是……我不想成为谜团。我不想变成又一个该死的谜。

萨沙
什么?

档案员
你看,即使无视外面那个移动泥土袋,也无视我们离死大概只有几分钟,现在还是有很多事在发生。

马丁
我不确定我们真能无视——

档案员
每份真正的陈述都导向……更深之处,我甚至还看不到事情的全貌。除此之外,我还不知道格特鲁德出了什么事。官方来说她还是失踪状态,但伊莱亚斯一点用处都没有,警察也很清楚地表示,等一段时间再宣布她死亡只是走个形式。如果我死了,不管喂了虫子还是……别的什么,我绝对会确保,我不会重蹈覆辙。不论谁接任我,都会对发生的事一清二楚。

萨沙
你不觉得会……惹怒它们吗?

档案员
[苦笑] 我还盼着呢。傻子才会继续干这份工作。

马丁
[笑] 那你不是也成傻子了吗?

档案员
是啊,马丁,我就是这个意思。

……

萨沙
你看得见外面的情况吗?

马丁
模模糊糊。我们上次清洁这些门是什么时候?

档案员
你看见什么了?

马丁
虫子好像撤退了一点。角落里还埋伏着几只。哦哦,哦嘿,我看见那个录音机了!

萨沙
看见普伦蒂斯了吗?

马丁
没有。没有,它们看起来好像在……等着,我觉得。

档案员
等什么?

马丁
不知道。可能是蒂姆?

萨沙
哦天哪!

马丁
我想他出去吃午餐了。

萨沙
快,谁来打电话给他。让他不要回来。

档案员
这里没信号。我们只能期望刚才的动静他听得见。

……

萨沙
乔,你说的“真正的陈述”是什么意思?

档案员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有奇怪褶皱的陈述,或者好像有实体的那些。它们有个共同点。

萨沙
用电子设备不能录音。

档案员
于是我们得用录音机。时至今日,如果是笔记本电脑能录音的,我就基本不关心了。我不——

马丁
在那!那那那!我看见他了!

档案员
什么?

马丁
蒂姆。蒂姆就在外面。

萨沙
天哪,他还不知道。他没看见它们。

[萨沙和马丁同时开始向蒂姆呼喊]
蒂姆,小心!

档案员
这里是隔音的。他听不见!

萨沙
他在干什么?不要,蒂姆,直接跑!别管它!

马丁
哦不,不不不……

萨沙
转身。快转身。

马丁
天哪。她来了,她来了。

档案员
[喃喃] 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萨沙
噢,去它的。

档案员
什么,萨沙,不要!

[门开]
萨沙
蒂姆,小心!

档案员
当心磁带——

[咔哒]
[咔哒]
蒂姆
……还开着呢?啊,好吧。试音,试音。你怎么掉在地上了?呵。 [模仿档案员声音] 以下是乔·斯怖奇(Joe Spooky)的陈述,内容有关于一些邪恶事件,发生于城区老——

[门开]
萨沙
蒂姆,小心!

[虫声增强]
蒂姆
萨沙?

萨沙
在你后面!快跑!

蒂姆
哦……

普伦蒂斯
[跟随虫声缓慢地吟唱] 你能听见它们的歌吗?

萨沙
蒂姆!

[撞击、虫子和衣物摩擦声]
[萨沙喘着气,跌撞着穿过房门]
萨沙
见鬼!

[咔哒]
[咔哒]
档案员
好。可以了。马丁,你看见什么了?

马丁
嗯?什么?

档案员
我还有点站不住。需要你描述一下发生了什么。留作记录。

马丁
啊,对。当然。那,唔,萨沙扑倒了蒂姆,然后挣扎了一下,但她逃出档案馆了。那、那是大概两分钟之前,她去找人帮忙了。应——应该是。我是说,她、她不会……她不会就这样逃跑的,所以……

档案员
你印象里,她跑之前那些虫子……伤到她没有?

马丁
没有。我觉得没有。蒂姆也没事,我想。她把他扑倒之后就很难分辨了。全是动作和、和叫喊声还有,还有蠕动……

档案员
集中,马丁。蒂姆。蒂姆怎么样了?

马丁
他们被分开了,他跑进了办公室。你说过你挖的洞就在那里。你录音时说的。它们都进去了,所以……他死了。他死在里面了,身上爬满虫子,就是这样。

档案员
我们不能确定。

马丁
……也许吧。

也许、也许他会找到备用的二氧化碳。

档案员
备用的?什么?在哪?我怎么没见过。

马丁
哦,我,呃……我、我藏在旧档案箱里的。

档案员
什么,为什么?

马丁
这样,虫子就不知道了呀!

你看,我知道这样很蠢。

档案员
对。是很蠢。它们只不过……只不过是未分类的害虫。它们没有意识,不懂计划,只是没有思想的传染病。

马丁
你认真的吗?!

档案员
怎么了?

马丁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

档案员
总是怎样?

马丁
这么坚持做怀疑论者!?我是说,开始还说得过去,可现在呢?我们亲眼见过那么多事,你读了那么多陈述!我听得见你录陈述,你——你随随便便就把它们否定了。你把它们贬得一无是处,好像是浪费你的时间,但比起直接接受是鬼、鬼魂或别的什么搞鬼,半数你给的“合理”解释,其实更加离谱。我的意思是,看在上帝份上,乔,我们现在是在躲避某种虫子……女王……怪物,你怎么,你怎么可能还不相信?

档案员
我当然相信。我当然相信了。你去看过证物储藏部门里存放的那些东西没有?谁看了都会相信的。但是,但是早在那之前……你以为我为什么来这里工作?又不怎么光鲜。我……我一直都相信超自然现象。我是说,在合理范围内。我依然认为楼下的这些陈述多数是假的。我录过的几百份之中,可能有……三四十份是……是录在磁带上的。那一部分,我是相信的,至少基本相信。

马丁
那你为什么——

档案员
因为我害怕,马丁!因为我录这些陈述时有……有被看到的感觉。我……我会有些忘我。等我回过神来,就好像……好像如果我承认陈述可能是真的,正在看的东西就会……会知道。我的怀疑主义,和视而不见,都是因为这样感觉安全一些。

马丁
嗯……结果并不安全。

档案员
不。不安全。

不过,我们即将被虫子吃掉,也不是我的错。说起来,你能看见什么吗?

马丁
看不清。它们只是……待在那不动。

档案员
有多少?

马丁
多过头了。地板下面还有更多,不停爬上来。我以为它们过不来的。

档案员
普伦蒂斯呢?

马丁
没有,我看不……哦,看见了。

档案员
她在干什么?

马丁
不知道。她在摆弄箱子。她手里拿着一个……啊啊!

档案员
怎么了?

马丁
她……她把箱子毁掉了。算是吧。

档案员
算是?

马丁
嗯,我不太清楚她嘴里冒出的是什么,但我想可能得烧掉。

档案员
好吧。

好吧。

……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马丁?

马丁
因为,因为,普伦蒂斯在外面,你又不能跑——

档案员
我指还在档案馆。为什么你还没辞职?

马丁
这会你要给我做考评?

档案员
不是……我们不是在谈心吗,而且说实话,这件事困扰我很久了。你在档案馆里住了有四个月,时刻受到……这种威胁。睡觉时把灭火器和螺旋开瓶器放在身边。就算是你,也该知道正常的档案馆工作不是这样吧?你为什么留在这?

马丁
[沉思地] 不太清楚。我就是还在。这样走开感觉不对。我辞职信都写过几稿,但就是没法说服自己交出去。

我被困在这里了。就好像我不能……继续向前,越是挣扎,越动弹不得。

档案员
马丁……你不会,呃……你没死在这里吧?

马丁
什么?什么?没——没有……什么?!

档案员
不是,我就是……不是,你那句话说得……

马丁
说得你以为我是鬼魂?

档案员
不是……是——

马丁
没有,没有……只不过,这些陈述织成了网,你被捉住了,我也是。我想所有人都是这样。 [叹气]

……

鬼魂?认真的吗?

档案员
[无力地] 闭嘴,马丁。

[咔哒]
[咔哒]
[火警铃响]
伊莱亚斯
好了,请再说一遍。

萨沙
你开玩笑吧。

伊莱亚斯
你带了台录音机来。而我只是觉得乔会希望补充的录音越多越好。留作记录。

萨沙
那么我明确说,要是再不做些什么,有没有记录都无所谓了。

伊莱亚斯
所以……这就是他和马丁一直说的虫子?

萨沙
把我们折腾了几个月的虫子?对啊!

伊莱亚斯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他们是……小题大做。其他员工也看到过,但没人报告过攻击行为之类。你知道这两个人的……乔是装腔作势,我发誓他有时候比马丁还无可救药。

萨沙
你看,伊莱亚斯。我不知道你眼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我刚刚看见几千只肉虫涌出墙体!天知道它们藏了多久!蒂姆可能已经死了,其他人……

伊莱亚斯
当然。拉响火警是个好主意,但这就意味着多数员工已经撤离,我们只能自己解决它们了。

萨沙
有几千只,伊莱亚斯。

伊莱亚斯
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乔的坚持,最近我把档案馆的灭火系统改成用二氧化碳了。其实几年前就应该改的——

萨沙
那为什么没有启动?

伊莱亚斯
因为没有发生火灾。

萨沙
好吧,好吧。可以人为启动吗?我记得乔有个打火机,不知在哪。

伊莱亚斯
他不会又开始抽烟了吧?无论如何,应该不需要它。有手动开启阀门,在几层楼以下。

萨沙
等等。等下。会不会伤到马丁和乔?

伊莱亚斯
几乎一定会。呃,我不是医生,但我知道把大量二氧化碳倒在人身上,通常不是个好主意。我真的不希望在格特鲁德之后,这么快就要被迫再找一个档案员,但听你所说……也许这对他是种幸运。你最了解事态,那么……?

萨沙
我们走。

[咔哒]
[咔哒]
[火警铃声响起……同时可以听到撞击墙壁声]
马丁
我以为那面墙很结实的啊?!

档案员
我也是。我们没有任何能当武器的东西吧?

马丁
我是说……我是说,我猜可以用——

档案员
不许说螺旋开瓶器!

马丁
好的。

档案员
门外有多少?

马丁
不知道。我看不见,因为窗户被虫子填满了。

档案员
好吧。好吧。见鬼。马丁,我猜这就是——

[石膏板和瓷砖碎裂声]
蒂姆
嗨,各位!

马丁
蒂姆!

档案员
蒂姆?!什么鬼?我还以为……你是怎么……?

马丁
你逃出来了!

蒂姆
其实过程很好笑。我跑进办公室,到处都是虫子,可怕的死状之类,绊了一跤,摔进一堆箱子中间,里面装着可能有20罐二氧化碳。

马丁
你、你没事吧?你好像有点……

蒂姆
我很好!很好!二氧化碳……有些头晕。隧道里不太通风。跟我来!

档案员
进——进隧道里去?

蒂姆
没错!其实里面已经没多少虫子了。我想它们多数去了档案馆。不过下面这些移动更快,不知道为什么。声音也更轻。

档案员
你没被咬到吧?

蒂姆
我觉得没有。你看!

档案员
好了好了蒂姆,你看着没事。穿上吧,拜托。

马丁
你能走吗,乔?

档案员
不能,跛行可以。

蒂姆
那我们走吧!

档案员
马丁,能把录音机递给我吗?

马丁
当然。但是我觉得快用完了。

档案员
没事。我猜我可以等我们被生吃的时候再打开。

蒂姆
你为什么也有一台录音机,马丁?

马丁
哦,唔……我用它给自己录音来着。我喜欢写诗,又觉得磁带有种……低保真的魅力。

档案员
……

这样啊。

[咔哒]
[咔哒]
萨沙
[她在走路,说话时房间有回音]
[语气有些绝望] 好吧,乔。我知道你会想知道正在发生什么。如果这之后你还活着。虫子扩散到楼上了。不如下面档案馆这么多,但也很多。

我拉响了火警,所有人都撤离了,除了我和伊莱亚斯。我没看见消防队,但我很久没见到窗户了。之前有……我猜你会说是……一波虫子。我和伊莱亚斯被分开了。我希望他找到了消防系统,但谁知道。也许大家早就死了。

我只有躲进证物储藏部门。这应该能告诉你外面有多糟糕。

天哪,我恨这个地方。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刚进研究所时是应用研究员?我要分析调查这里的一切。在那把生锈的椅子里睡一觉,然后记笔记;在记忆之书里面写东西,那样的事。三个月之后我就转岗了。本来想辞职的,但当时负担不起。

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把这些事保密。我是说,我们、我们这里的东西足够把任何怀疑论者打发回家,但全部被藏了起来。我……我曾问过伊莱亚斯,但他只含糊地说起什么经费和机构宗旨。他很擅长转移话题,对吧?

抱歉。我絮絮叨叨的。不过这里没有虫子,算是件好事。

哦,嘿。我发现……我发现你说的那张桌子了。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普通的……视幻觉。没什么特别……就……就是……等等……

[小声惊慌地] 乔!乔,我觉得这里有人。有人吗?我看见你了。现身吧。

[失真增强]
[萨沙尖叫,录音机落地]
[失真减弱为电流声]
萨莎
[声音扭曲] 有人吗?

我看见你了。

[脚步声]
[清晰地] 我看见你了。

[咔哒]
[咔哒]
[水滴声]
档案员
更新。我不知道我们在下面待了多久。这些隧道是个迷宫,不知道我们在哪。我们有四个——

蒂姆
马丁不见了。

档案员
我正要说到。马丁失踪了。蒂姆说的没错,下面虫子少一些,但速度快很多。更有攻击性。我们还没被咬,但……有次比较惊险的冲突中,马丁跑开了。

蒂姆
我想他是以为我们在他后面。

档案员
他什么都没想。蒂姆和我在一起,我因为腿伤走得慢。他一定是转了个我们没看见的弯。我们找不到他了。不过,蒂姆发现了一扇真正的活板门,所以……我们不用继续敲通干式墙了。我把这些录音,以防——

蒂姆
以防活板门打开,又回了档案馆,普伦蒂斯在那等着杀掉我们。

档案员
很直截了当,对。蒂姆?

蒂姆
好吧。

[活板门被推开,传来火警铃声和大量蠕动声]
普伦蒂斯
档案员。

蒂姆
啊。

档案员
糟了。

[咔哒]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21, 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