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TMA]马格努斯档案馆S01E40文本翻译, MAG040 - #0160729-B 人类遗骸
dawngazer
2021-02-10, 23:54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8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做出陈述,直面恐惧。”

  《马格努斯档案馆(The Magnus Archives)》是由Rusty Quill团队制作的一档周播恐怖虚构播客,探究着马格努斯研究所,一个致力于研究神秘与怪异事物的组织的档案中潜藏着的东西。与新上任的首席档案员乔纳森·西姆斯(Jonathan Sims)一起,尝试重新记录一系列似乎被忽略了的超自然事件陈述,将陈述的内容转换为音频,并与他规模虽小但十分敬业的团队一起进行后续调查与补充。

  单独看来,每个陈述都有些令人不安。但所有陈述连在一起形成了一张恐怖的画卷——因为当他们看向档案馆的深处时,有些东西开始回望起了他们……

  由乔纳森·西姆斯(Jonathan Sims)编剧与出演

  由亚历山大·J·纽尔(Alexander J Newall)导演与制作

  翻译:Niko 校对: Amelia
  ——————
[咔哒]
档案员
[疲惫的] 以下为,呃……

伊莱亚斯
乔……作为你的上司,我在要求你回家。

档案员
我没事。

伊莱亚斯
听着。你看起来像个木乃伊。你需要休息。

档案员
我们穿着防护服的好朋友给了我一张完美的健康证明,虽然我全是血淋淋的洞。而且它们似乎很在意要把有着任何感染迹象的人隔离起来。我只是痛而已。

伊莱亚斯
医护人员说你的肺需要新鲜空气。蒂姆也是。

档案员
这下面空气足够新鲜。

伊莱亚斯
这个充满了无数虫子的腐烂尸体的地下室?我们在我的办公室里也可以做这个?

档案员
不。我得在这。盯着。我得确定……

伊莱亚斯
乔!她不在了。疾病防控中心的人把她带走的时候我跟着去了。我看到她的尸体被焚毁。简·普伦蒂斯已经死了。你可以放心。

档案员
你知道为什么我没办法。当马丁发现……

伊莱亚斯
那是警方的事。

档案员
好吧!好吧。我一拿到每个人的陈述就回家。

伊莱亚斯
很好。

档案员
以下为马格努斯研究所所长伊莱亚斯·布夏德的陈述,内容有关于……曾名为简·普伦蒂斯的实体的虫袭。陈述由陈述人处直接录制,日期为2016年七月二十九日。你准备好就开始。

伊莱亚斯
就我而言,没什么好说的。今天下午刚吃完午饭后,我正在办公室里查阅一些预算,像往常每周二一样,这时火警铃响了。虽然很烦,但我一开始没太担心。我收拾好工作,开始冷静的往疏散点走去,这时萨沙抱着一台录音机闯进了门里,还不停的说着虫子。

我告诉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要等我们出了楼再说,因为可能有火灾。她告诉我火警是她拉响的,好让大家都出去,而且你、马丁和蒂姆目前被简·普伦蒂斯困住了。

显然这引起了我的主意,我建议她打开录音机,主要因为那样就不必再做这种汇报。你没有拿到录音带吗?

档案员
没有。发生了……发生了一些问题。萨沙跟我说那盘录音带丢了。

伊莱亚斯
嗯。好吧,我向她解释了最近安装的灭火系统,并说由于没有实际的火灾,我们需要手动启动它。我们匆匆下了楼,很明显其他人都已经撤离了。我们……到了一楼时……嗯……

我……知道我以前经常对你的顾虑不屑一顾,实际上,我正准备提出马丁继续住在研究所地下室的问题,尤其是我相信他一直在偷灭火器。但是……老实说,我一直都没有真正理解你所说的,直到我们转过转角,看到了只能形容为……一股污秽的浪潮向我们涌来。我虽然有点惭愧,但得承认在我逃跑时我并没有注意到萨沙,我肯定是什么时候把她丢下了。我们分开了。

我冷静下来,决定走一条更迂回的路线去锅炉房。幸运的是,那些东西似乎主要集中在了那一堆,留其他走廊基本空着。我花了十分钟,也许是十五分钟,但我走到了,路上只有一次惊险。看到一排排巨大的红色二氧化碳罐,当然是一种安慰。我很抱歉花了很久才弄清楚如何实际操作这个系统。如果我再快一点……

档案员
没关系。

我们都活着。

伊莱亚斯
是的。好吧。我打开了灭火系统。然后……我在那时听到了尖叫声。我无法描述它但是……我想我不需要,你比我更接近它。

档案员
这是我昏迷前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成千上万个……无嘴的东西如一体般尖叫着。

伊莱亚斯
……

是的。可怕的声音。总之,我打电话叫了消防队、救护车和之前参与了普伦蒂斯调查的疾病防护中心联系人。当我确定了大部分气体都消散后,我下到了档案馆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萨沙已经在那里了,但你和蒂姆的情况很糟糕。看起来像时在二氧化碳杀死它们之前几十条虫子已经进入了你们体内。像块血淋淋的瑞士奶——

档案员
是的……谢谢。我记得救护车到达后的一切。隔离,包扎,等等。马丁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伊莱亚斯
在他们带走你和蒂姆之后大概一个小时。他们正为处理普伦蒂斯遗体做准备时,马丁从你发现的那个活版门里冲了出来,尖叫着说他发现了一具尸体。所以我们报了警。

档案员
告诉我格特鲁德·罗宾森怎么了。

伊莱亚斯
乔,我们还需要重复这个多少遍?

档案员
我们还没录下来过。

伊莱亚斯
你站都站不稳了。乔……我们明天再做这个不好吗?

……

好吧。

去年三月十五日,我对一份我们研究员正在调查的陈述有一些疑问,于是我去了档案馆。格特鲁德不在那里,但她的办公桌上满是血迹。我报了警,他们进行了大规模的搜查,但没有发现格特鲁德的踪迹,无论生死。她没有助手,所以没有目击者,也没有人看到或听到什么。

警方对血液进行了检测,确认DNA与格特鲁德吻合,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有她的档案。他们判断有将近一加仑的血流了出来,远远超过人体失血的存活极限,所以我默认她已经去世了,把调查工作留给了警察,因为我已经尽我所能了。我还任命了另一个档案管理员。

马丁在隧道里发现她的尸体对我也和对你来说一样是个谜。

档案员
好吧。好吧。谢谢你,伊莱亚斯。陈述结束。

你能让蒂姆进来吗?

[咔哒]
[咔哒]
蒂姆
[疲倦的] 你需要的很多吗?我真的想回家了。

档案员
我很同情你。不会用很久的。我只是……我需要那时没录在录音带上的那部分。

蒂姆
当然。只是……隔离,你懂吗?没有听起来那么好玩。

档案员
你在里边确实呆的比我久。

一切都好吗?

蒂姆
是啊,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说痒,他们就突然又有一大堆测试要做。

档案员
好吧,发痒是一个——

蒂姆
我懂!我懂。我只是想缓解一下气氛。

但我没事。除了那些洞。和疼痛。和血还有噩梦。不过还能更糟糕,嗯?再呆上几分钟就——

档案员
我懂!我懂。我只是想缓解一下气氛。

但我没事。除了那些洞。和疼痛。和血还有噩梦。不过还能更糟糕,嗯?再呆上几分钟就——

蒂姆
好吧,我一回来就发现不对劲了。很安静。我的意思是,这儿通常是安静的, 但那是死一样的静谧。我发现录音机在地上躺着,然后走过去,呃,想看看它是否损坏了,当我检查的时候,我听到了萨沙的叫声。实话实说,都有点模糊,因为当我转身的时候,她就在那里了。普伦蒂斯。她的脸上满是洞,就像是“我眼睛在这里”,但又不在,你懂吗?那些只是……她想说些什么,但我没法理解她,满是那些……

所以,我可以看到那些虫子穿过地板,墙壁,到处都是。整个“我们在档案馆内很安全”的说法?才不是呢。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想过要打她,但这时萨沙把我撞倒了。那,那选择其实很对。普伦蒂斯似乎没有预料到,而且我们摔倒的时候压死了很多虫子。它们的反应很慢,我们在它们攻击我们之前就跑了。我的意思是,这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钟内,所以我不完全确定。

萨沙基本上不得不把我拖在她身后。我看到我们面前的架子快要倒了。上面有很多虫子,所以我,作为一个英雄,放开了她的手告诉她去找人帮忙。她出了大门。我转身跑进办公室。我只是想和普伦蒂斯隔上一扇门。我不知道那是你破出第一个洞的地方。

那里有很多。有些在我跑进去的时候跳向了我,所以我躲开了,但最后跌进了以堆箱子里。我以为那是档案呢。相反,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大堆二氧化碳罐子上面,顺便一说这些罐子太该死的硬了。虫子还是来了,所以我用了它们。我的意思是,我就像个拿着喷气罐的兰博。

在那之后……我的记忆变得有点模糊。我记得急救人员称之为“呼吸性酸中毒“……因为吸入了那么多二氧化碳,而不是更传统的氧气。我记得我应完了最初的几个灭火器杀死那些东西, 但它们还没停,所以我抓起了几个,并看到了墙上那巨大的洞。留在那里似乎没有多少意义, 所以我进了隧道。那里很冷,很干燥。你知道那种虫子的味道吗?泥土的腐臭味?

档案员
哦当然。

蒂姆
嗯,是啊。那下面没有那么多。我想它们几乎都在档案馆里。其实我有个理论。我认为当你发现隧道时,它们还没有准备好攻击。就像研究所里有什么东西让它们慢下来了,让它们变,嗯,呃,迟钝了。

那它们发出的声音呢?那蠕动的声音?它们在隧道里的时候不会发出这种声音。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在他们进入研究所的时候才会发出这种声音。也许是灯光,或者是空调什么的?我不确定,但我猜那让它们变得更脆弱了,它们在下面待了几个月,繁殖,积累数量,直到有足够的数量来埋葬我们。除了你发现了那条隐蔽的隧道,他们就不得不行动了。

档案员
也许。你能……描述下隧道吗?

蒂姆
你也在。

档案员
就迁就我一下。

蒂姆
我记得它们下了坡,又倾斜向上转了回来。我记不住我在哪里。不过我确实看到了更多的虫子。它们速度很快。我只看了几只,但它们还是突然的吓了我一大跳。但我还是搞到了它们。真的很超现实。我只有手机上的手电筒,很难保持警惕,我的头也很晕。

我徘徊了,我不知道,也许有十分钟我才发现了一堵似乎有些不同的墙。它看起来像有人刚把石膏板堵在了一个入口处, 我可以听到你和马丁在另一边。我破墙而过然后,剩下部分的你也在。

档案员
确实。你……你没看到马丁找到尸体,是吗?

蒂姆
没有。我那是被隔离了,和你一样。

档案员
你最初在隧道里探索的时候也没看到?

蒂姆
没有。我确实看到了……呃,我是说,也许……

档案员
什么?

蒂姆
没有,只是……我觉得我那时有点晕忽忽的,而且很暗,但是……我发现了一个房间。

档案员
继续说。

蒂姆
我没呆多久,因为里面有很多虫子,而且行为和其他的也不一样。它们好像……缠绕在彼此上,好像他们在试图形成……某种东西,像是个结构或是什么。一个环。

我当时说不定还是晕的不行,整个事情有一半是我的幻觉,但看起来好像它们在试图形成一个门框。

档案员
一个门框?它还在吗?

蒂姆
没了。我喷光了两罐灭火器。什么都没剩。

档案员
很好。很好。回家吧,蒂姆。睡一觉。

蒂姆
呵。好啊。当然。

[咔哒]
[咔哒]
档案员
以下为马格努斯研究所协助档案员萨沙·詹姆斯的陈述,内容有关于曾名为简·普伦蒂斯的实体的入侵。陈述由陈述人处直接录制,日期为2016年七月二十九日。不用着急,慢慢来。

萨莎
好的……你想让我从何说起?直到跑出去救蒂姆之前我都和你在一起。之后我们分开了,我逃进了研究所里。我拉响了火警,因为虫子在跟着我,我也不想再让别人受伤。我去找了伊莱亚斯。我们谈了谈。我们本来要去救你的,但是虫子来了,我就逃进了证物储藏部门。你知道我讨厌证物储藏部门,所以情况一定很糟糕。

档案员
你在那里工作过,不是吗?

萨莎
是的,有三个月。太可怕了。我曾认为那是研究所里最危险的地方。

档案员
不再是了。

萨莎
是的,不再是了。那里够安全了。虫子没有进来,我在那里呆到了灭火系统被启动,然后跑出来找窗口了。我在研究所主楼里看到了虫子。它们萎缩着死了。不过,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尖叫。我在那里也能听到普伦蒂斯的尖叫。

档案员
好吧,实话实说还多谢了你。如果你没有遇见那个叫“迈克尔”的东西……

萨莎
是的,迈克尔……手中有骨头的。我们还是不太了解他,是不是?

档案员
不,还没有。对不起,有些……跑题了。你刚说到简·普伦蒂斯的死亡。

萨莎
是的,我回到了档案馆,所有的虫子都死了。蒂姆躺在那里,但你没有动静。你只是躺在那里,死掉的虫子还有一半在你身体里。你们身边活板门开着,但是里面没有了。我过去查看,你还活着,所以我把你拉到了空气更充足的地方,开始移除虫子。

你还好吗?

档案员
对不起,只是……听的很艰难,你明白。

萨莎
是的,我明白。那时伊莱亚斯和消防队,医生和生化控制小队到了。他们与我谈了很久,我尽全力解释了情况。他们检查了我身上是否有虫印,但我没事。他们带走了你,所以我和伊莱亚斯一起等着。他看我的样子很奇怪,但我们都很安静。今天很奇怪。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听见活板门下传来叫喊。那是马丁。他喊着有尸体。我们把他拉出来,伊莱亚斯试着让他冷静下来解释。他说他找到了前任档案员的尸体,格特鲁德·罗宾森,那时伊莱亚斯叫了警察。我试着让他冷静,但他情况很不好。警察到了,我给了他们差不多一模一样的口述。

档案员
好的……好的。那录音带呢?你拿着录音机,我刚在上面录过拉美欧先生陈述的那个,但你把它还回来时里面是空的。

萨莎
是的,我把它摔了几次。肯定是撞到弹出按钮了。直到你指出前我都没注意到。肯定还在附近。这重要吗?

档案员
对我很重要。你还好吗?你看起来有点累。

萨莎
是的,我很疲倦。有时候很难记住发生了什么。

档案员
好吧。去休息吧,萨沙。

萨莎
是的,我会的。

[咔哒]
[咔哒]
马丁
[疲惫的] 我是说,我已经跟警察说过了。

档案员
那,现在跟我说一遍。我需要听到。我需要录下来。

马丁
我……好吧。你还好吗?

档案员
没事。止痛药药效开始过了,但……没事。陈述由协助档案员马丁·布莱克伍德提供,诸如此类。说。

马丁
好的。好吧,我在做0081709号档案的背景调查,你和萨沙开始尖叫起来,所以我走过去查——

档案员
是的,是的,我在那里!我几乎整段时间都和你在一起,那张录音带存活下来了。

马丁
对不起。

档案员
唉,没事。我只是……我只是需要你走散后的。从你在隧道里走丢时开始。

马丁
不,我是说……对不起我丢下了你。

档案员
……

噢,马丁。

马丁
[含着眼泪] 那是个意外。我以为你们两个和我在一起!我是说,虫子追着我们,它们还比我们快那么多,还有二氧化碳,还有那追赶,我只是……我,我以为你紧跟着我。但等我转过去时你不在了。你们都不在了。那是个意外。

档案员
我知道。没关系,马丁。大家都…… [叹气] 大家都没事……我只是需要你告诉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就没事了。

马丁
好的。所以,嗯,是啊,我们走散了所以我,我试着大喊,但你没有回应。墙壁好像把声音都扼死了,也没有任何回声。石头很老,就像,特别老,除了我的手电筒以外没有任何的灯光。我,我总是随身带着手电筒,自从我住进了档案馆之后,所以至少我带着那个。

我徘徊了一会。那,那下面像个迷宫一样,乔。我不知道通道有多长。也许有几英里。我猜那肯定是以前的米尔班克监狱(Millbank Prison),就像蒂姆以前说的那样。我甚至在某个时候找到了一段台阶,但我真的不想走下去。

我有好几分钟没看到任何虫子,很奇怪的是这真的开始让我忧虑了起来,好像如果我没见到任何虫子那我肯定离研究馆太远了。那些走廊里的灰也更多,还有死老鼠,甚至被丢下的红酒瓶。有一次我还看到了空的薄荷硬糖包装——

档案员
马丁……

马丁
对不起。是啊。呃。我在试着找回来,虽然我也不知道在那下面回去是哪个方向,那时我听到了那声尖叫。我不直到要怎么说去形容它,但是我想……好吧我猜……好吧,当我开始看到四处都有萎缩着的虫子尸体时,我知道她死了。

所以我想要逃出那里。我在找向上走的路,但是越来越感到我好像被困住了。每一个弯只是通向另一个空荡的走廊。当我总算找到一扇门时,我以为它可以带我出去,但相反……

那是个小房间。方的。一切东西上都有灰。到处都堆着纸盒。里面都是旧磁带。

档案员
你就在那里找到了她?

马丁
是的。她坐在房间正中一把木椅子上。没有虫子。没有蜘蛛网。只是……一具老尸体。格特鲁德·罗宾森。她向前倾着,但我能看到她的嘴大张着。所以我跑了,然后不久我就找到了活板门。

档案员
你还能再找到那个房间吗?

马丁
我不知道。也许吧。警察显然想让我找到,虽然我感觉他们也不太想下去探索隧道。

档案员
马丁,格特鲁德·罗宾森是怎么死的?

马丁
我不知道。不肯定。那里很暗,我只瞥到了几秒尸体。警察说的很清楚,死因可能是任何——

档案员
马丁!她是怎么死的?

马丁
她被枪杀了!三次,我能看到的。胸口被射了三次。

档案员
好的。好的。谢谢你马丁。

马丁
……

没事。

[咔哒]
[咔哒]
档案员
格特鲁德·罗宾森,马格努斯研究所的上一任档案员,我的前任,是被谋杀的。不是被虫子侵蚀了,不是奇异的鬼魂让她失了理智,也不是被山洞埋葬了。她是被杀死的,在档案馆里,被某个持枪的人,这比任何幽灵或扭曲的生物都要让我恐惧。因为这意味着这里有人是个杀手。

警方会彻底调查的,我毫不怀疑,但是……鉴于他们在这种事上的记录,我并不乐观。

这些档案中,这些陈述中,有一些东西。我现在明白了,有更深的迷。我认为格特鲁德·罗宾森找到了,我认为这是他们杀害她的原因。

我有一些磁带不见了。也许是普伦蒂斯干的,但她似乎对书面文件更感兴趣,其他的磁带看起来没问题。没有残骸的迹象,也没有任何痕迹表明它们被毁坏了,但是除了萨沙之前丢失的磁带,0051701和0160204号档案的磁带也不见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两个,但我不能相信任何人。

我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我不会停下来。他们得先杀了我。

录音结束。

[咔哒]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20, 2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