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转][译][TMA]马格努斯档案馆S02E03文本翻译, MAG043 - #0160919 第三十一节
dawngazer
2021-02-11, 00:04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58
   0

Group: Planer
Posts: 346
Joined: 2019-06-10
Member No.: 81711


“做出陈述,直面恐惧。”

  《马格努斯档案馆(The Magnus Archives)》是由Rusty Quill团队制作的一档周播恐怖虚构播客,探究着马格努斯研究所,一个致力于研究神秘与怪异事物的组织的档案中潜藏着的东西。与新上任的首席档案员乔纳森·西姆斯(Jonathan Sims)一起,尝试重新记录一系列似乎被忽略了的超自然事件陈述,将陈述的内容转换为音频,并与他规模虽小但十分敬业的团队一起进行后续调查与补充。

  单独看来,每个陈述都有些令人不安。但所有陈述连在一起形成了一张恐怖的画卷——因为当他们看向档案馆的深处时,有些东西开始回望起了他们……

  由乔纳森·西姆斯(Jonathan Sims)编剧与出演

  由亚历山大·J·纽尔(Alexander J Newall)导演与制作

  翻译:Niko 校对: Amelia ​​​​
  ——————
[咔哒]
巴希拉
我真的不应该把这些话录下来。

档案员
那由你来决定。是你来找我们的。

巴希拉
是啊……只是想找人谈谈,你懂吗?

档案员
非常理解。

巴希拉
我跟你说这些是违法的。你明白吗?

档案员
我……应该吧。是某种保密协议,我猜?

巴希拉
差不多吧。你——你需要我的真名吗?

档案员
理论上来讲不需要,但依照我对你的情况的理解,即使没有名字也很容易辨认出是你。这不是第一次有身处敏感职位的证人给我们做出陈述了。我会把磁带做上标记,归档为仅供内部使用,这意味着它会被研究所本身非常严格的保密协议保护,无法被外部机构或当局参考或要求。

比如说警方。

巴希拉
[尖刻地] 这就是你能给出最好的条件?

档案员
恐怕是这样,不过我再次提醒你,如果让你感到不舒服的话,你没有义务给出陈述。或者,如果你担心你的声音会被认出来的话,你随时都可以把它写出来。我之后会制作一份音频副本的。

巴希拉
我不是很喜欢书写。我更倾向于说话。

档案员
那职业选择很奇怪啊; [试图调节气氛] 我听说有很多表格要填。

巴希拉
自从我成为31节后就不多了。

档案员
是的,你提到过。这个三十一——你知道吗,我们可以在陈述里说明白。

以下为警员巴希拉·胡塞因(Basira Hussain)的陈述,内容有关于她作为31节的一员调查……奇异现象的日子。陈述直接由陈述人给出于2016年九月十九日。陈述开始。

巴希拉
……

现在吗?

档案员
是的。

巴希拉
好的,好吧,先说明,我不是31节的“一部分”。这不是警方的一个部队或者部门或那类的东西。信息自由法的第31节规定了与执法部门有关的信息的例外情况。这只是意味着任何会干扰到避免或调查案件的信息不能被申请自由信息查阅。所以会发生的是,当你遇到有些……奇怪的东西时,之后你会被带到一旁,然后被要求签署一份正式声明你所看到和经历的东西与案件直接关联的表格。这之后就会被第31节涉及,不能因自由信息法被曝光。还会有其他很多保密协议的东西在里面,但基本的意思就是你得对这件事保持沉默。

事情是,签署了第一份第31节协议后真的会让你异于他人。警局里流言传得很快,一旦有人看见你签了一份,人们会开始把你往那个方向推去。他们叫你被“节护了”,我想这么说还挺对的?你一般都会与其他签了字的人被一起外派,如果有警员在哪个现场感到有什么奇怪的,他们会等你过去,以免自己冒着被节护的风险进现场。我猜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确实像是个部队,只不过是个没资金、训练或官方权力的部队。只有一堆倦怠的、退休率是平均数五倍的警察。

这就是为什么当你的朋友发现罗宾森小姐尸体时我们的车用了那么久才到。我和卡佛(Carver)在一个入室盗窃案的现场,他是我以外唯一在当班的节护警员,当然不会有其他人想回应从马格努斯研究所打来的电话了。恕我冒犯。

档案员
没事。请说全名。

巴希拉
什么?哦,警员理查德·卡佛(Richard Carver)。

档案员
谢谢。

我确实注意到了你看起来……没有想我想象中那么害怕大量萎缩的银色蠕虫尸体。

巴希拉
是啊。我是说,这可能是我工作时看到的最恶心的事物之一,但不是最奇怪的。

档案员
那我们从头开始吧,好吗?

巴希拉
好的,那,我第一次被31节是五年前,2011年八月。我在前一年拿到了我的警徽,刚开始适应工作中让人压力更大的那些事。这发生的前一周,我听说有个警员的腿被个混蛋拿板球棒打碎了。我们在飞速赶往现场,但除了在电台上听着也做不了什么。那种事会,会影响你的大脑;肾上腺素和无助感的混合,所以……那通电话打过来时我还有点心烦意乱。

克拉珀姆附近起火了——居民楼着了,消防局打来要求警方后援。显然房主开始变得暴力起来,而且有纵火的嫌疑。我当时和约翰·斯宾瑟(John Spencer)坐一辆车。我们关系不太好——就说是我不喜欢他用“多样化”这词时总会用的语气吧,虽然我从来没敢因此提出过任何申诉。即使如此,他也不应得到那种下场。

我们到了冒着烟的房屋废墟,消防员已经基本控制住现场了,只是有很多灰和潮湿的瓦砾,除了我们看到有几个消防员正在努力控制住一个男人。他是个西班牙裔男子,大概四十快五十岁,肥厚壮硕,剃了很干净的光头。又有一个顶着刚被打的黑眼圈的消防员过来给我们介绍情况。显然那人在他们到达不久后从房子里冲了出来,身上没有任何烧伤的痕迹。消防队靠近了他,想看他需要什么帮助,但他对他们拳脚相加并试图逃跑。

这当然是企图伤害罪,但纵火怎么来的?消防员只是向他点了点头,我才第一次意识到光头男在说些什么。声音不大,但很强烈。我是说,这是好些年前了,所以我不记得他到底在说什么,但里面绝对有“净火”,“万物皆成灰”这些词,还有Asag这个名字,我之后才知道是某种苏美尔恶魔。所以这挺有趣的。我认为纵火的嫌疑大概对的,斯宾瑟也同意。

所以他去要逮捕那个人,试图让他冷静一些,同时我去给他戴上手铐。还有一部分的我为这样的分工感到内疚。在我拷上他的时候,我手中突然有一阵剧烈的疼痛。那是当我刚碰到他身边的金属的时候;不可思议的滚烫。我曾经上过一趟电焊课,那是好久之前了,心血来潮就去了,犯了忘记金属没有红亮不代表它不滚烫的错。是一样的烧伤,太过强烈以至于你的大脑在那一秒还来不及处理,然后你所有的神经元在同一刻被发射了。

很痛,我是这个意思。

如果我没在疼痛袭来之前合上手铐,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就那样我手指满是严重的水泡,在我面前那个家伙向斯宾瑟凑了过去,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我没听见他说了什么,但斯宾瑟脸色完全苍白了。当我们把那家伙塞进车后座时,他在微微发抖,只好由我来开车回警局。他……拒绝告诉我那人说了什么。

纵火犯的名字叫蒂亚戈·莫利纳(Diego Molina)。他是墨西哥某个博物馆的助理策展人,跟随一批外借给自然历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的展品一起过来,但他们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他的消息了。虽然他的英语明显不错,但问话时也没说什么。不幸的是,纵火案很快就被合并了,所以……我们只好扔给他一个企图伤害罪的罪名,让他交了一笔高额罚款后离开了。斯宾瑟把自己搞停职了也没帮上什么忙。我们把蒂亚戈·莫利纳带进来时,他身上唯一的东西是一本红色皮革装订的小书。他们在证物室里抓到了斯宾瑟,正试图用打火机毁掉它。我再没见过他。

他们告诉我他回家后就自杀了。显然他不知怎么的在浴缸里灌满了开水,然后就……就这么进去了。官方说法是他用了水壶,那……这,这是我听过最弱的掩饰。

[重重的叹息]
总之,在那件事发生后,我解释了我烧伤的手之后,他们给了我第一个31节。

档案员
我明白……我-我明白了。有多少,呃,你一般调查的案件里有多少是潜在的灵异事件——在,在警员生涯中?

巴希拉
没有。没人说灵打头的那个词。不说“灵异”,不说“超自然”,甚至都不说“诡异”。你要学会注意的词是“怪异”、“古怪”、“奇怪”,如果你听到了“我不太确定我看到了什么”这句话,那么是了,你得不到什么后援。

几乎所有的都是虚惊一场。我们经常被叫去处理毒品引发的糟糕幻觉,动物袭击和有严重精神健康问题的人。这些都有可能是最初接触时听起来最奇怪的。我再接到真的31条……是快三年后。

2014年七月十八日。我记着是因为那天是一年中最热的一天,车里的空调也坏了,所以我们真的很痛苦。当时是我和爱丽丝·唐纳(Alice Tonner)……大家都叫她“黛西(Daisy)”,但我从来也没法让她告诉我是为什么。总之,在我加入警队前好几年黛西就被节护了。她从来没坦诚地提过自己的经历;对待31节非常严肃。我从她口中能得出最多的就是她最初是因为她叫做“蜘蛛壳”的东西被节护的。从她描述它的方式,听起来她好像找到了一堆壳子,像是螃蟹成长时褪下的壳,但我一直搞不清楚到底应该是人那么大的蜘蛛留下的壳,或者人褪下的像蜘蛛壳似的东西。而黛西似乎从来没想过要澄清。我相信她有一次提到了吸血鬼,但……我想她是在开玩笑。可能。也许吧。

总之,我们正在去往肯辛顿区。这一个原本是叫了救护车,但邻居报告说有枪声,医护人员又来了一通非常奇怪的电话。他们明确的拒绝了确认现场有枪,以防我们派出武装部队。他们仍在待命,但医护人员报告中的一些内容让其他人决定应该等我们先赶到现场。

那栋楼对肯辛顿来说很破旧。仍比我住的地方好,但,你懂的。医护人员在门口接应了我们,带我们上了楼。电梯坏了,所以我们走的楼梯。每一层我都能看到有脸从门缝中往外窥探。他们肯定是听到了枪声的邻居。我们,我们继续往上走, [沉重的喘气声] 直到我们走到一扇开着的门前。里面的灯是灭的;医护人员说它们都被打碎了。窗户都被粉刷了,里面就像个锅炉房。但,即使在阴暗中,也能……也能清楚看到四周有很多血迹。大量的血迹。

我们在客厅里发现了“受害者”,坐在一张大扶手椅里。他的脸上一片狼藉。我们用手电筒照了照他,很明显他的头部在近距离被枪击了好几下。他是男性,白人,挺年轻的。从他脸上还剩下的很难猜出他的年龄。他的衣服很新,屋里有很多看起来很贵重的小玩意。有很多在玻璃柜里的多米诺骨牌套。

黛西发现了躺在他旁边的枪,过去捡了起来,而我——我检查了一下这个地方有没有其他的生活迹象。我刚转身就听到了黛西的尖叫声。那个人在移动,用他还剩下的那部分下颌在咕噜着什么。他在伸手去拿强。黛西跃了过去,但枪就在他身旁,她没拿到。那个人……他本应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举起了枪,对准了那……曾是他头部的一团血肉。黛西在他能再扣动扳机之前抢过了枪,并设法把枪从他手中抢了过来。然后他发出了,他发出了一个声音,一个……一个非常可怕的声音。我猜他想要哭。

那之后医护人员把他带走了。他们并不想要,但这明显属于他们而不是我们的领域。我想医院可能属于他们自己的31节,一会就要给这些可怜的白痴签署。黛西和我告诉他们我们会再警方这边把事情解决掉。只是一个普通的自杀,尸体被救护车带走了。这样可以减少表格的数量,我们两个都不想再签一份该死的31条了。

档案员
有意思。还有哪些案件属于这个分类?

巴希拉
官方来说,我只有另一个案件,就是你们的这个。

档案员
官方来说?

巴希拉
你每年都会接到几十个有过奇特经历的人打来的电话,但他们都没有任何证据。我是说,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会是个31节,但是……没有没有可以被调查或证明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报告的。我总为他们感到难过;他们总是那么真诚,那么肯定你能帮上忙,但除非他们能指出个鬼魂或是诡异的小丑玩偶或什么的,否则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说实话,我也挺幸运的。这些年来我躲过了不少更糟糕的31条。我记得哈利经常喝的烂醉,给我们讲了那么多残酷的故事。

档案员
啊,请说全名。

巴希拉
抱歉,哈利·阿特曼中士(Sergeant Harry Altman)。我几年前和他工作过,在他退休之前。

档案员
好的。那么……说回到,呃,格特鲁德的尸体。这案子目前被认为是一个灵——一个怪异的案子?

巴希拉
我是说,我们正在把它当成谋杀案调查,因为这就是,但你们基本上就自动被算作31节了,所以我基本得不到帮助。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做个陈述,你知道吗?我不能和任何人谈论这些事,然后我来了这里,你们有这么多……这么多人的经历被倾听,并归档。这……我不知道。自从那次被叫出外勤后我就一直想来这里了。

档案员
嗯。好的。所——所以嗯……所以没有人在帮你处理格特鲁德的案子?没有人监管?

巴希拉
没有吧。我试着争论说这起谋杀看似乎和你们的“超自然业务”没有任何联系,至少没有直接关联,但没用。我有一具中枪的尸体,三箱磁带,和黛西,现在转到刑事侦查部了,所以我猜这意味着技术上来讲这是她的案子,但现在她是唯一一个已经被节护了的惊叹,所以她总是特别忙。据我所知,我们两个人都还没机会开始听那些磁带。

档案员
有趣。呃,听着……

[咔哒]
[咔哒]
档案员
显然,对胡塞因女士提到的警方案件进行进一步调查是不可能的。确保不披露违反保密协议和传播机密信息的行为是我们此时的首要任务。进一步的调查,无论多么谨慎,都可能使这一点面临重大的风险。除此以外,胡塞因女士似乎并不想要任何这样的调查。我不能说我会怪她。虽然我很重视我的团队的调查能力,但他们不是训练有素并有着伦敦警察厅(Metropolitan Police)支持的警探,所以我想他们也不会有更多的发现了。当然不值得冒这个险。

别的姑且不论,至少我们现在有了0121102号档案中神秘烧伤者的名字了。蒂亚戈·莫利纳。我怀疑我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那本书的。很遗憾他已经死了,当然,但这是拼图中不可忽视的一块。

录音结束。

[咔哒]
[咔哒]
档案员
补充材料。我已经说服巴希拉向我提供磁带了。虽然不会太多,也不会很频繁,因为它们目前是警方证据,因此很难不显眼的被拿走,而且她也不能保证我拿到的都是和案件最相关的,但这仍是一项重大的胜利。在格特鲁德担任档案员期间我只与她说过一两次话。我——我刚来不久。我不记得她的声音是怎样的了。有一部分的我担心会在磁带上找到什么,但更大的一部分担心我会一无所获。这种不确定感开始侵蚀我了,我不知道我还能承受多少。

补充材料结束。

[咔哒]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21, 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