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超文本众神:深红之王与基金会
Alan Turing
2021-02-13, 11:28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1
   3

Group: Speaker
Posts: 13
Joined: 2020-11-11
Member No.: 90277


此文完成于数年前,我尝试用简单的哲学理论解释基金会宇宙中有关深红之王的内容。但从批判的角度来说,文章对于理论与SCP内容的连接十分生硬,还请读者明鉴。

1. 基金会与众神们
让我们先从一段叙述开始,接下来这段内容出自于SCP-2845,简而言之,SCP-2845是能够称为“神”的独特存在,让我们看一个例子:
“SCP-2845是一只四足动物个体,其肩高为2.9米,重量815公斤。一个弯曲的脖子,一般都维持伸直的姿态,延展了0.5米,末端是一个有人类面部特征的脑袋。SCP-2845有鹿角,尺寸为4.8米宽;鹿角的颜色为白底色加黑色大理石花纹……脖子和腹部下有奶油色花纹。”

这段描述,不由令人回忆起《幽灵公主》中鹿神的特征,人类的面容与鹿的体征。不过相较于鹿神,SCP-2845被描述来自太空,其能力被概括为拥有瞬间转化与重建物质,而该能力仅通过目视与意志变动实现。而一封来自Site主管的信中已毫不吝啬地指出了,SCP-2845的能力:

“这就是个神。我知道基金会不允许用这个术语,不过确实如此。牡鹿是一个神,而且不是什么小地方的神。它不是地球上的温和神明,或是被人的信仰所约束的弱小灵魂…..必须记住牡鹿仍可以逃出,只要它选择的话。只要想一下,这整个设施都会变成一团氢气。若任何时候牡鹿想逃跑,它就能逃,而我们将无力阻止。”

在众神面前,基金会的收容却凸显出戏剧性,收容措施有着6个步骤,包含以相互辱骂为内容的滑稽戏剧,由乐队领衔的协奏,吞下半升橄榄油,进行阉割献祭的礼仪以及某种食人行为。尽管,基金会也隐藏着类似于蒙托克程序的残忍收容程序(稍后会提及),然而,这种被理性精神所耻笑的仪式,却成功收容了SCP-2845。根据Site主管的解释,正是荒谬的成分,才使得仪式被赋予愚弄神的能力。

与牡鹿相似,能够导致一次XK级世界末日的深红之王,在其相关编号SCP-2317(文中并未出现对于其实体的直接称谓,其身份是否为深红之王有待商榷)中也保留有相应的献祭仪式。尽管,这一次仅是为了掩饰基金会对实体在未来收容失效的无力。根据描述,SCP-2317,作为深红之王在多维度内的一个存在实体,被囚禁于异空间内,实体是一个及其巨大的肥胖人形生物,其直立身高超过200千米。背后嵌入了七个重钩,已知其六条破损,预计在未来(数据删除)内将会脱离铁链的束缚,导致一次XK级世界末日。

2.基金会与现代性

让我们暂时跳出作者们堆砌出的世界观,来看看SCP基金会特有的文风。

基金会拥有着独特的叙事风格。在“如何撰写一篇SCP文档”内写明着,“要精确简洁,专业”。想象下,如果某天你被邀请去化妆舞会,在各色各样的人群中穿梭,他们当然不会接受穿着体恤与牛仔裤的普通人。融入他们的方式,即是相同的写作风格,你的通行证。独树一帜,你能将魑魅魍魉们框入其中,很好,不过仅限于此(我们可能忽略了评分与评论这两项重要的反馈机制)。然而,在读者眼中,这种格调却诞生出崭新的事物,或者说,阅读体验。这是一种建立在“科学语境”下的,存粹(不尽然)理性的叙述,是在一栋四方建筑内,身穿白褂的博士们,煞费苦心的计算,实验,重复。

这个个体是一个10呎高的狼人,有着腥红地发亮双眼及一口利如匕首的白牙。 其嚎叫能让你脊梁骨打颤,你直觉性地好像知道他以我们为猎物。

个体为犬类两足生物,站立时高3公尺,红色的眼睛具发光性,牙齿突出。它发出声音时通常能令人类对象产生恐惧的反应。

——摘自如何撰写一篇SCP文档


如果我们抛去演绎的成分,即SCP基金会本身娱乐性的成分,可以说是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基金会的文本架构,被赋予了一种“科学语境”。我们今天并非来讨论“语境”一次的运用,所以我们暂且将“语境”定义为,某一话语为表达特殊场景所依赖的上下文。需要澄清一点的是,中文解释中“场景”一词是被“意义”代替的,个人认为“场景”会更好被理解,故未沿用此词,当然,这绝非是绝对的解释,在不同书籍中对于“语境”一词也有着不同见解。理解了语境后,让我们把定义放在例子中运用,科学语境,在SCP基金会中即为“运用SCP文档的写作风格,即上下文,创造出科学这一类特殊的场景。”

基本文档样版


[[>]] [[module Rate]] [[/>]]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Safe/Euclid/Keter (表明分级)

**特殊收容措施:**[解释收容措施的段落]

**描述:**[描述SCP的段落]

**附录:**[可选的附加段落]


基金会利用了超文本与固定格式的特殊方式创造出了这一特殊语境。

撇除超文本,在语言描述中,科学语境的幽灵也深埋其中。我们不妨拿出一类异常做比方——现实扭曲者。现实扭曲者在世界观中可以被看做一群拥有扭曲现实能力的人型异常,少数保留自我而多数处于非正常精神状态,疯癫,他们就像一群粗壮鲁莽的巨人被基金会强制地运用科学去描述,精准的分级制度,1--5级现实扭曲者,对于现实的创伤被休谟数值计算。因为理性,SCP-343,可以被称为神的存在,同样被理解为拥有强大力量的现实扭曲者。当前现代社会人们的信仰根基,同样能被概括时,科学,取代了直观,理性取代了非理性,沐浴在敬仰中,科学语境强化了科学本身的地位,驱散了原本混沌的现实,而科学本身的可证伪性确保了这一王朝统治的稳定性。

当然,如果我们将题目放在对于科学语境的研究,我们必定会同赋权与权力挂钩,不过,我们这里讨论科学语境,仅仅是作为引子,勾画出一个宏观的概念,即“现代性”。

至此,已出现了两个亟待解释的概念,科学语境,与现代性。就本身而言,我并不能清晰地阐述出这两个概念,而幸运的是,文章的目的也不在于此。我恳请读者们能将这两个概念看作某种象征性的存在,而在这象征中,现代性,最具独特性的即为理性主义,若是形成两个约等于的关系,科学与科学语境及其代表的理性色彩与SCP基金会文风有着紧密的联系。而现代性,容我唐突地再次将读者待会基金会的世界观中,则在SCP-001 Tufto的提案中,直接与深红之王相连。

3.基金会与深红之王


在Tufto的提案中,深红之王被赋予了更强大的影响力。

SCP-001被全宇宙范围内大量人类或非人类文明之艺术或口传历史广泛提及,包括彼此之间从未有过任何接触者。这些记载中一般将其描述为一体型庞大的红色生物,穿戴金色冠冕或其他象征皇权的头饰。对SCP-001的名称各异但绝大部分包含两个要素:由一个表示皇权的词语结合以一个表示红色的词语。


在接下来的文档中,深红之王的描述被分类为三个部分“血”,“凝”,“嚎”,文档以被拘留的前“深红王之子”的领导人(文中称为PoI-3172)与罗伯特 蒙托克博士的采访开始。值得一体的是,深红之王项目的领导人,蒙托克博士就是110-蒙托克程序的创立者,110-蒙托克程序是由DrClef所编写的臭名昭著的一篇文档,SCP-231((因为各种关系,我不会描述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猎奇抵触的读者,请三思后再查看) 。言而总之,该程序采取的是极其残忍而非道德的收容措施。作为庞大冰山的一角,蒙托克博士反复质问中,我们也能知晓该项收容措施之所以成效的缘由。

PoI-3172:你知道110-蒙托克程序到底为何有效吗?

停顿数秒。

蒙托克博士:抱歉Dipesh。我不能讨论这个。

PoI-3172:没事,我想我知道答案了。告诉我,你……失去过某人吗?

蒙托克博士: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PoI-3172:抱歉勾起痛苦的回忆。但我也看过基金会的档案,你知道的。在那时候,这有必要,检验你们对他的女儿们都做了什么。我知道你的兄弟——

蒙托克博士:我……很生气。当我提起这事。非常不专业。

PoI-3172:你觉得是我们带走了雅各?

蒙托克博士:好吧,那我到底该怎么想?我开始关注你们这帮人,做出一个又一个发现,然后他就消——看,毫无关联。

PoI-3172:好好好。我很抱歉提这事。但我们能否同意这不是一个科学化的决策呢?这是在一瞬间的愤恨、狂怒、憎恶中做出的?

蒙托克博士:我没——那个女孩,我不是要——

PoI-3172:但你做了,博士。看,我很抱歉,我不是想把这些旧伤疤拖起来让你


这种雾里看花的对话贯穿着文章内外。蒙托克程序能够奏效的原因,很简单,蒙托克博士的亲人在与SCP-231相关的实验中遇难,而这种憎恨夹杂于110-蒙托克程序当中。PoI-3172在最后一次于博士的见面中提到了,正是单纯残暴的程序中混杂的存粹的憎恨使得程序得以奏效。

至此,让我们回忆牡鹿的献祭仪式,献祭与肉体的苦痛,原始的生理崇拜,与程序相同,基金会幸运地在自身都未察觉的情况下,赋予了仪式意义。它们之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时包含着非理性,非科学语境的成分。这种反现代性的收容在基金会的文档中实属罕见,下面是一则对于SCP-682,极度危险的类蜥蜴型生物的收容描述。

SCP-682必须被尽快消灭。目前,SCP小组无法摧毁SCP-682,只能对它造成大量物理伤害。SCP-682需被收容在5m x 5m x 5m的容器中,其中25cm厚的加固抗酸钢板内衬在所有内壁上。收容容器需以盐酸填满,直到SCP-682完全沉没且无力反抗。如果SCP-682试图移动、说话或破坏收容措施,必须快速做出反应并且视情况以全力应对。

作为典型的类生物(非生物)异常,SCP-682的收容有着精准规格的容器,所需素材(盐酸),与收容要求。而大多数的Safe,Euclid, Keter级别收容都会采取类似的科学化的步骤。如果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这如同米歇尔-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一书中所阐述的,科学语境下的精神病院的场景,精神病人的状态被社会看作一种非正常的精神状态(正如他们被称呼的那样),对于病人的控制不再限制于肉体的惩罚与酷刑,科学化身心理学与心理病理学对疯癫开出最后的通牒,它用一整套的行为以及精神上的约束,蛮横地将病人拖入社会与道德价值当中。

同这种被动惩罚相反的,基金会同样是利用规范化的手段,主动去约束异常事物,其中有人型生物,生物异常,物品,模因,反模因,甚至是概念。然而相同的一点是,无论是精神病院的管理层,而或是SCP基金会的研究人员,他们都站在科学的陡崖之上,睥睨着人的疯癫与非理性。而这正是现代性的特征之一,赋予科学最高的权力与地位,与此同时,深红之王诞生了。从博士与PoI-3172的对话中,我们可以得知,深红之王是一种理念,它没有实体,SCP-2317不过是结果,科学与现代化的演进造就了前现代性的野蛮与隐秘被代替,王便在前现代性与现代性的罅隙间诞生了。

但在此之下埋藏愤恨。哭求真实性,为现实,即便我们表现得越来越随同他们的语言、他们的分类,即便是在我们对抗他们的反抗中。它埋在我们的文学中,在泰戈尔和其他人中;它埋在我们的adda5中,新与旧之间、现代与前现代之间无穷挣扎的张力。在这些断层中,在狂怒与愤恨的哭喊中,在我们对旧的憎恨与对新的憎恨中,只遵从嚎之法的混种诞生了。Lāla Rājā诞生了。

他为何要为被遗忘的时代哭喊?他是英国的农夫仰望红色的天空,是孟加拉寡妇的哭泣与断头,是阿兹特克祭司的掏心。它是所有这些变形为现代性自身毁灭的东西,就如现代性对一切所做的一样。他是抵抗,愤恨,是曾经所是的一切憎恨现今所是的一切。

我们曾经满是善与恶以及两者的混合。世间的美丽与快乐,挣扎与头疼还有现实。但现在我们我们近乎失去了一切——除了我们的狂怒。狂怒是我们所仅剩的。于是王来了。被毁灭的、被遗忘的以及被压制的发出嚎叫。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去毁灭、强暴、残害、奴役和蔑笑,蔑笑让敌人在面前哭泣的王之蔑笑。


4.基金会与后现代性

故事的张力在于对于冲突的塑造,这正是基金会擅长的。而深红之王与众不同的一点是,它没有带来什么,却肯定了一种对于理性带着怀疑目光的态度。基金会的文章,从不缺对于现状的打破,然而,深红之王的创作,向其最根本的文章风格发出了不羁的嘲弄,当人们眺望星空,他们感受到了自我的渺小。然而,科学却赋予了人们唐吉坷德式的勇气,擒着理性的长矛,向曾经的自我发起挑战。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看惯了科学战胜野蛮人,看惯了理性高呼着未来属于人类,看惯了一个看似美好的,未来会更好的谎言。那现实是如何呢?科技将会带来绝对美妙的乌托邦么。或是在某日,被烙印着野蛮,血,与肮脏的人性会以深红之王一般披靡的力量向我们发起报复?或是说,谁是才深红之王?
我无意反对科学与启蒙,不过,反观科学所带来的一切,难道反思不为当务之急么?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Alan Turing: 2021-02-14, 09:17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13, 0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