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82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21-02-21, 01:15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565
   123

Group: Avatar
Posts: 194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82. 挥之不去

今天是你余生中的第三天。
欢迎来到夜谷。
听众们好。这个冬天天气不好,我没怎么出门。我和家人都蛰居在家,也还不错。准备大餐,追像是《亚瑟·罗宾》《巧匠大比拼》这样的热门连续剧,甚至还有《办公室》这样的老番。不是美国版的那个,而是Luftnarp的原版,主人公只有一只眼睛,由影视传奇Lee Marvin配音。它的幽默感要犀利得多。我最喜欢的是全体职员学习召唤古老者失落的灵魂的那一集,还有椋鸟唱着关于溺死湖中的挽歌的那段。然后公司经理因为成功进行了炼金术被巡警审讯了。
但是电视已经看腻了,而且我们已经有点幽居病了,所以我们觉得是时候走出家门,去远足了。在周六,我们驾车向南几个小时去了红树林保留地国家公园。我们带上了我们的小Esteban,因为带小孩子接触自然从来不嫌早。那是一次饶有兴趣又收获颇丰的出游。而且没有什么能比几百岁的古树更让你感觉自己渺小得个婴孩,你可以紧紧的抱着它,而它保护你免受来自上方神秘天空的危险。
我感到神清气爽。树林真是太值得一去了。与家人出游的时光真是天伦之乐。我将永远珍藏这次出游的回忆。很快为你带来更多关于我们远足的经历。
但是先让我们关注一下交通新闻。High St和McDowell的交叉路口停放着一辆2004本田紧凑休闲车,银色,一侧尾灯坏了。在车里的是一个名叫Sergei的男人。他在注视着夜空。他没有看到交通灯从红变绿。他也没注意到这个过程重复了几次。没有人在他身后提醒他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路上。在High St和McDowell的交叉路口处奇怪的除了这个驾驶着他的2004紧凑休闲车的人之外空无一人。
如果路上有其他人,也看着同一片夜空的话,他们能看到黑暗和星辰,新月浅淡的一抹月牙。他们可能能看见飞机,或者一缕浮云。但是Sergei看到了一些其他人看不见的东西。Sergei看到了明亮橘色的矩形光斑。它们既不移动,也不闪烁。那是悬浮在空中的令人费解的金字塔。Sergei在想它们究竟是天外来客,还是只是眼睛欺骗了他。交通信号灯又从红色变成了绿色,而紧凑休闲车一动不动。周围空无一人。
他害怕了。他也有些希望。Sergei希望他能被绑架。甚至说是得救。被从他的工作,他的妻子,他的狗,他的家庭中带走。被从他这辆坏了一侧尾灯的紧凑休闲车中带走。被从High St和McDowell的交叉处带走。他不知道外星飞船会不会监禁他,在他身上做实验,甚至杀了他。而一切未知的事情都存在希望。
Sergei没有祈祷,他只是想着离开他的车,他的身体,他的星球的可能性。而在交通信号灯再变色的时候,Sergei打开车门走了出去,穿着夹克,轻松的晚风吹过他的头发。
他站在High St和McDowell十字路口的中央挥着手。他对着空中的三重橘色灯光挥着手,而他想象着有谁或者有什么东西能也向他挥手。
以上是交通新闻。
更多关于远足的趣闻。我忍不住一直想着它。我的丈夫,Carlos,就像你们知道的那样,是个科学家。他真的进入角色了。他向我们介绍各种动植物,告诉我们不计其数关于我们所遇到的一切的有趣知识。我们看到了很多蜻蜓,有些就像我的手一样大。还有巨鹰。就是大量的鹰。想想你见过的所有鹰吧。现在乘以二,再加九,然后除以三。这就是我们在那一天下午见到的鹰的数量。这些鹰在我们头顶上盘旋,让四面八方的兔子都开始逃窜尖叫起来。
我们三岁的小朋友喊着“兔兔!”他想摸摸它们,但是Carlos警告他虽然大多数动物看起来都像想要抱抱的样子,但实际上几乎没有真的想要的。Esteban对于不能抓起一只兔兔感到失望,特别是有只鹰刚刚就这么做了。Carlos不得不向我们固执的儿子解释了生物圈,这比我们预期的更有效,特别是我们发现了一条有蟾蜍的小溪,可以和Esteban一起玩。
我记得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曾经和我的姐姐和母亲一起去森林里。我们曾经每年会去个三四次长途远足。我记忆中最为鲜活的是那些猫头鹰。甚至在阳光最明亮的日子里,它们响亮的鸣叫着。非常响亮。我问我母亲为什么猫头鹰叫得那么响,而她从不回答我。有一次我发现了一只睡着的浣熊,还有一只郊狼正在开心的低头啃咬它开了膛的肚子。你能从森林中学到这么多事情。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时光。
上周六在森林中,我又听到了猫头鹰的声音,它们低沉的鸣叫和咆哮,永远回荡着。我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声音,但这时候一下子全都回来了。我问Carlos为什么猫头鹰总是叫得那么响,但是他看起来并不知道是为什么,甚至不能理解我在问什么。那真是美好的一天。
看着Esteban和Carlos坐在覆盖着苔藓的岩石上,指着鱼类和蝾螈,我在想着有个父亲会是什么感觉,而现在我很高兴与我不同,Esteban有个爱着他的父亲。实际上,他有两个呢。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时刻。很快将向你讲述更多远足的故事。
但现在,财经新闻时间。投资者将悲伤作为一种商品了。梦境揭晓了他们发行的一支新股。阳光是一种加密货币。看看你周围吧,投资人说。所有一切都可以用于盈利。所有这些都是资本。所有这些都是波动的。你有时候会觉得累吗?从你的情绪中获取分红吧。没有理由不通过感受赚取复利。看看标准普尔500指数,投资人说。这个名单上有500家通过人类供养的顶级组织。健康怀疑主义上涨了2点。犹豫不决涨了1.5点。而当你下山过快的时候你腹中的感受上涨了6点。金融专家指出,对于幸福的未来期货交易非常火爆。卖空你的绝望。焦虑正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过去的表现并不能预测未来的结果。除非是在金钱上。钱一直在上涨。它就那么从所有孔洞里冒出来,这么说的是一个穿着西服的人,他站在一个有爪的浴缸里,伸出双臂,一分便士从他的眼睛里冒出来,五分镍币和两角五分硬币从他扭曲的口中喷涌而出,他的裤子后面鼓鼓的塞满了印着萨卡加维亚头像的一美元硬币。
以上是财经新闻。
现在回到我在森林中的小小假期上。我…让我看看。我是什么时候去的来着?我直到我在节目开始的时候提起了我最近的一次出游。我是和Carlos在一起来着吗?还是只有我?嗯……我写了一些笔记,我记得,但是我的笔记本上一片空白。那是如此难忘的一次旅行,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我完全失去了对它的印象。
哦!我记得有猫头鹰。我没看到任何猫头鹰。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在森林里见过猫头鹰。但是我听到它们的叫声了。我相当清楚的记得猫头鹰的叫声。猫头鹰发出嗡嗡的声音,这夜晚的鸟儿在我耳朵中的最深处无情地震动着,直到我无法沿着直线行走,甚至站不起来。
我记得有个男人牵着一个男孩的手,给他讲着一棵树。他们看起来很相像,那两个人。“进到树里来。”男人对男孩说,但是男孩不愿意。“这里面温暖又安静。”男人对男孩说。但是男孩在猫头鹰的喧嚣中听不见他的话。
这些记忆在我头脑中挥之不去。但我也无法描述更多了。
与此同时,我这有些体育新闻。John Peter,你知道的,那个农民,将他的不可见玉米地夷为平地了。他将土地翻耕了一遍,然后盖上了草皮并压实了土地。他在这一区域里用粉笔画了长长的线,在远处尽头建起篱笆。玉米地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处棒球场。John说,“我在我的不可见玉米地里,就听见了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对我说,如果你建造了它,他们会停下来看看的。而我知道,那是我的叙述者的声音。”John继续说,“就像是古神一样,我的存在是因为有人说起我,相信我,而如果我人生的叙述者停止讲述关于老John的故事,好吧,我就不复存在了。所以我照着那个人说的做了,给自己建造了一处棒球场。”
John认为那个声音让他建造一个棒球场,这样John父亲的幽灵就可以到农场来和John玩抛接球了。但是实际上,那个声音指的是收税官。John的农场并没有被划定为体育娱乐地块,所以他被罚了一大笔款。John说:“那不是我爸。要是那样就好了,但是Pat Lusk(与tusk牙谐音)—收税官—人还不错。老家伙。我们玩了几次抛接球。这感觉好极了。球来了又去。我们现在每周六都玩一会儿抛接球。”
John希望他能组建一支专业球队,参加大联盟比赛。他说他已经给教士,响尾蛇,死虫和躲闪者童子军去了信。
祝你好运,John!希望你能赢得三角旗!以上是体育新闻。
现在我想起来了。已经一清二楚了。我在森林里,听众们,就在此时此刻。有猫头鹰的鸣叫声。你听到了吗?(停顿:没有猫头鹰的声音)一阵长长的不和谐的咆哮。我的耳朵发疼,而我的皮肤在寒冷的空气中畏缩着。我感觉风刮进了我的骨头。在我面前有一株红树,但它的木质是黑色的,更不用说有微弱的光线从它的树根处闪烁着照射着。树干上有个洞。它勉强与我的肩膀差不多宽。
我想进入树中。但我感到害怕。我看不到里面。是的我记得所有这些,因为它在此刻再次发生了。森林在你一生中都与你同在。这记忆永不磨灭。我向树洞中看去,我…什么也没看到。
我把我的脚迈进了树洞中。我将臀部挤进了这道窄缝中。我的胸口。这里真是逼仄。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进去,或者还能不能出去。这里真是温暖。就像太阳。就像日子。
就像天气。
 
(“We Perform a Service Here” by Joseph Fink)
 
我说到哪了?就在刚刚,我不知道我刚刚在哪。我这会儿在我的演播室里了。在我面前有个麦克风,一个空白的笔记本,还有…一个微型盒式磁带录音机。哇哦,这不是……是的,这就是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用的小录音机。我一直用这个玩意,假装我是个小小主播,叙述着我生活的每个部分。我好多年没见到这玩意了。我今天带着它来上班了吗?不,那样的话我会记得的。让我们看看里面有什么。
 
(清脆的咔哒声-开始播放磁带-录音机扬声器播放磁带:Cecil以正常的成年人声音读着)
磁带:我是Cecil Gershwin Palmer,3月18日,2019。我爬进了树里。这里很黑,比我见过的一切都要黑。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很害怕,我独自一人。在我头上我听见了猫头鹰震耳欲聋的轰鸣,就像是柴油引擎一样。我被困住了。我…在等着。我看到了一道光。那道光十分寒冷。我不喜欢它。它变得更亮了。不。不!不!
 
(轻柔的咔哒声)
磁带:Cecil Gershwin Palmer,2月26,2020。我爬进了树干上的一个洞。我正在远足中。我觉得?这里真黑。我从没到过这么黑的地方。我独自一人。只有猫头鹰。我听到了成群的猫头鹰发出的咯咯声,就像低速运转的链锯一样。有一道光,从上方向我照射而来。我动弹不得。但是我必须要动。不!
 
(轻柔的咔哒声)
磁带:Cecil Gershwin Palmer,2月15日,2021。我在一棵树里。这有个洞,而由于某种原因,我爬了进来。我之前从没做过这么疯狂的事情。这里可真是黑。比我见过的任何地方都要黑。在我头顶上,传来了猫头鹰的声音,就像散热器上的加压蒸汽阀一样。这一切是如此的陌生。除了这道光,光占据了我的心智。我认得这道光。我认得这道光。我……
(清脆的咔哒声-Cecil关上了收音机,现在恢复到正常的声音)
 
好吧,非常抱歉。我以为我会听到我过去的一些旧录音,但是看来这只是一些空白磁带,听众们。哦好吧。也许这样最好。如果我真的发现了任何我自己的旧磁带,里面可能还录了什么令人尴尬的内容呢。
也许这整个节目都是一片空白。我真的想不起来今天都播报过什么新闻了。我已经从事这份工作很长时间了。也许比我活过的时间还要长。我是说:你活过的时间。我不可能记得每次节目的每个细节。有些关于猫头鹰的事情,我想。我们在聊关于猫头鹰的事情。还有它们发出的奇怪的声音?
这给我提了个醒。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经常去那些森林里远足,就是出城几个小时车程的红树林保留地国家公园。我的母亲带着我和我的姐姐Abby。我们的母亲不怎么和我们说话。她只是一直走啊走啊,比我们能走的快得多。我想她就是想把我们丢在那高大乔木的阴翳迷宫中。但是我和Abby还是自己玩得很开心。我们玩着捉迷藏,试着抓蟾蜍,甚至比赛谁能爬得更高。而我们总是能找到我们的妈妈。她在同一棵老树下,在它巨大的树干下留下鲜花。然后我们会走回家。我不记得那些花是留给谁的。也许她从没说过。
这些都是美好的回忆,美好的旅途。我想我很想回到那片森林中。也许最终我会找到我母亲留下鲜花的那棵树。我不知道我会从那里得到什么。我上次去树林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也许是时候回去了。自然是个逃避的好地方。和Carlos还有Esteban出游也一定很有趣。全家人。终身难忘的回忆。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有一则潜意识广告以嘶嘶的钝响声在流行乐的掩盖下播出。
一如往常的,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笑是最好的良药,除非你确实有某种医学异常或者疾病。真的,虽然这么讲,但是你真的得吃药了。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21,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