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83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21-03-06, 11:41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565
   123

Group: Avatar
Posts: 194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83. 拿非利人
“这很简单,”医生对病人说,“你必须去看看著名的小丑帕里亚卡齐,”而病人哭了起来,说:“但是医生……你就是个小丑。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丑。你这个小丑是不是真的有行医执照啊?”
欢迎来到夜谷。
我们聚集到城镇边缘,互相推推搡搡,遮着眼睛看着他们向我们成群而来。最终,我们很久很久以前的兄弟姐妹有一次与我们相聚了。他们比天还高,双脚插入地下。我们先是在睡梦中察觉到了他们,是梦中的涟漪。然后在清晨时分,我们注意到了晨光有所偏斜。而最终我们看到了他们,美丽的大步向我们走来,他们之间全都别无二致。
Sylvia Wickersham第一个意识到他们来了,她蹒跚着从家里出来,大喊着“我的朋友们,终于,我的朋友们”并且展开了一条横幅,上面涂抹着我不认识的语言。
啊,但是不要为此编写歌谣。他们并不喜欢被讨好,我们也不该去讨好他们。你自降身份的行为实在是不讨人喜欢,因为这设定了一个注定失败又令人失望的崇拜对象,并且无论如何都会损害你自己。你也很有趣,你也是值得的,尽管你当然不是拿非利人。
因此我们像地狱犬刻耳柏洛斯一样,把我们的所有财物在地上摆开,做熟了我们储存中的所有食物。飨宴,我们的兄弟姐妹从无尽的时光中而来。一直吃到你的胃满满当当,而你的咽喉再也张不开。为纯粹的进食而欢欣鼓舞吧。
拿非利人来了,终于,终于,终于。
现在,关注新闻。Joanna Rey,夜谷动物园的园长,宣布为有志成为动物园饲养员的年轻人开放了实习岗位。Joanna作为一名变形者,表示这一项目只对同样的变形者开放,因为她强烈的感受到这对任何想要成为动物园管理员的人而言都是一项必要的技能。
城中的剩下的唯一一个变形者,大学生Josh Crayton,表示他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加入这个实习项目。“是啊,我是说有项目对像我这样的人开放真是太好了,”他说,“但是我对动物园饲养员并不是很感兴趣?我目前更喜欢艺术历史。你觉得夜谷美术博物馆会开始接受变形者实习生吗?”他概括道。对Josh而言不幸的是,夜谷美术博物馆从1978年就被冻结了,而从那之后就没人能出入那里了。尽管所有人都可以去站在时间气泡之外,看着那些不幸被固定在那一刻并在之后的永恒中都被固定在那里的人们糟糕的表现。不过老实说,那比夜谷所能出资为博物馆购买的任何艺术品都要好。
没找到变形者,Joanna同意接受本地高校的年轻人Valerie McGowen。Valerie只有一种形体形式,但她对动物园管理怀有极大热情,并且热衷于学习可以用于动物相关职业的技巧。Valerie定时的描述如果她能变形她会变成什么,在此情况下Joanna才同意接受她。
在你勇敢的主播播报这一项目的同时,Valerie正在描述如果她变成一片厚厚的黄油面包会怎么样,同时Joanna正在演示如何正确的对狮子唱歌。
实话实说,随着夜谷市政计划推进,这里的情况看起来一切顺利。
说到这里:关于狼蛛阅读计划的最新消息,这是城中一场旷日持久的教育倡议,它的口号“教会蜘蛛阅读:停止疯狂”被写在海报上,贴在夜谷大多数建筑的墙上。这个计划宣称大多数狼蛛已经有40年级级别的阅读能力了,大多数由于不想对他们人生方向做出最终决定而上了三年级的人有着同等的阅读能力。这个计划将此视为一次完全的成功,并且将因此立即撤资并停止。希望所有新生的狼蛛能在它们原生家庭的教导下学会阅读,而这种自我持续的教育将能将这些恶心的虫子完全变成拥有会讲故事和学术研究传统的恶心的虫子。
个人来讲,我对这个计划感情复杂,但是出于保持新闻工作客观性的兴趣,我只会通过高声调的叫声来分享这些感受(他发出了一串高声调的叫声)。如果有人对我诚恳真实的真话感到冒犯的话,我表示道歉。
啊哈,啊哈,拿非利人隆隆而来。
我们的胸口已经能感受到他们的脚步了,这声音在胸腔中回荡,他们即将到来的预感充盈着那个空间。我们所感受到的是爱吗?还是说大体上是对另一些存在的知识?好吧,我们转身,而在我们上方的高处,金色的眼睛望下来。那是一种爱吗?
Sylvia Wickersham一直四处声称说这些都是她做的,说她打了一些电话,提醒了一些重要的人物。但是我们都知道Wickersham女士是什么样的人,对吧?不过鉴于目前如此沉闷无聊,也许我们能从她那找点乐子。
我们来自一群蓝色的魔鬼。整个周一都在凝视着天空,有种如果我们能站起来,我们就能靠我们自己做些什么的感觉。但我们不能站起来,所以我们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周二一直在淋浴,直到水变凉了还要再冲一会儿。周三去散步,这让我们感觉好了一些,而我们决定每天都要去散步。而周四我们没有去散步。当然,我们没有。但是周五拿非利人隆隆而来,而我们终于,终于感到愉悦。
我们每个人,每个亚当的后裔,我们在街道上列队欢呼着。把纸,沙发垫和树撕开制成彩色纸屑礼花。向空中抛洒垃圾作为庆祝,然后原地坐下,坐在垃圾之间。
而神圣的气味弥漫开来,因为看着一个陌生人说“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是神圣的,拿非利人隆隆而来。
接下来是来自我们赞助商的资讯。
天空中有一个大洞,它本身在我们的视角中是一个洞,它本身在我们的思维中是一个洞,它本身在我们的精神上是一个洞,它本身在神学上是一个洞,而神最近离开工作去和陪家人了。我们说到哪了?
是的,在天空中有一个大洞。有时候我们有不同意见,而我们忘记了重要的新闻,为了哲学思想而把重要的信息搁置一旁。因为如果没有性感的魅力,没有人心,没有人与人的连接,还有什么叙事可言呢?我们可以告诉你在天空中有个洞,边缘参差不齐,就像一扇在高尔夫球场附近的破窗户,而在它尖锐的边缘还有些手指在抓着。七根手指,如果我们准确的说,但那样就透露太多了。重要的是情绪,你知道的。
而情绪是恐惧。人们吓坏了,因为这七根手指和破碎的天空。但是他们的恐惧是因为他们的无知。所有有推特帐户的人都自认为是个天文学家,是不是?如果他们真的研究过星体的运动以及宇宙的光控,他们应该知道这些手指属于汉头卡尔(Huntokar)。还有天空中的洞?好吧,风就是从那来的。
在你转发之前读读文本内容吧,Brad。我的神呐。
以上信息由柯克兰招牌威士忌饮料为你带来。
现在是儿童趣味科学事实角时间。
女人尖叫着开始奔跑。她回头看身后,又尖叫起来。她尖叫着。因为她看了她的身后,而没有看前面。
(Cecil没有注意到他在重复,而每次都像第一次一样读着这句话。音乐和音效设计在这里堆积起来,要么毁掉要么变形了他的声音,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声音效果。)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她跑着撞上了墙
然后她说(数码噪音嗡嗡作响,就像是昆虫制造出的广播电波)
以上是儿童趣味科学事实角。
刷啦,刷啦,拿非利人来了。
一个真正的Tom Noddy跑向他们前去迎接,立即出发,他就这么去了,但是我们没办法抱住我们如此高大的表亲们对不对?这不是他们的错。就像我们夜谷这里经常说的那样,愚人一思考,铃铛就回响,愚人的螺栓就要被射了。
在拿非利人中有马蛭的女儿们,三条脖子,两只手,数不清的牙齿。她们的歌声是大陆板块碰撞的声音。累得唱不下去的人马上就被献祭了。
Sylvia Wickersham看到这些马蛭的女儿们之后大喊着“不是你们,我不是找你们”,并试图把她做的所有派藏起来,但已经太晚了,上千条舌头飞快地过来,连食物带盘子风卷残云一扫而空。
不用担心我们骚动的来访者。我们很快就会回到有苹果派秩序的日子了。市政厅上方的光闪烁一二三,以完美的顺序,而我们的收音机天线会继续将我的声音播放出来,一如往常。拿非利人只是暂时的扰乱了我们一直以来的秩序,而很快就能恢复平衡了。
所以让我们享受我们一望无际的日子中的这个消息吧。让我们张开双臂,对拿非利人致以问候。我想他们很久之前迷路了,但现在终于又回到了我们之中。
拿非利人到了,就是现在。就是现在。就是现在。
提醒一下,夏令时从本月晚些时候就要开始了。我知道我们夜谷的大多数人对于此事将如何执行都感到颇为迷惑,因为夜谷这里的时间并不按普通方式运转,所以我们从没操心过这回事。但是去年有了Lee Marvin的31岁生日这一大堆事,并且,据说现在时间已经正常运转了,作为结果,我们不得不每年两次面对被调得乱七八糟的时间。看吧,要理解这些还挺容易的。
好吧,所以帮助记忆的口诀是:春天向前,秋天向后。所以这意味着,今年春天我们要把钟往前调。我们一年这么做两次,直到时间翻转过来,我们日出而息,日落而兴,而我们的工作全都在冷酷的闪烁着的星辰下完成。
但是让我们抢先我们自己一步吧。让我们从第一步开始。在三月二十四日,2点钟整,你们每个都用昏昏欲睡的手,就像个反复无常的神一样,调整时间。
以上是关于夏令时的提醒。
现在来看一些关于观鸟的小窍门。
鸟类大多在树上,尽管有时候他们在天上,在地上,或者在水里。哪个是鸟?为什么,我的朋友,在叫的那个就是。如果你看到另一个在飞的,那多半是蝙蝠,而我们对蝙蝠不屑一顾。蝙蝠对我们而言什么都不是。该死的蝙蝠。
在你看到鸟的时候该怎么做?就看着它就行了。用眼睛指出它,一直盯着它。不需要做别的什么,也不可能做。你可能希望能多做点什么,但是不幸的是这就是一种观察的运动,也没有别的什么可做的了。
那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这是个好问题。这场关于鸟的比赛也没有什么奖品。你可以索取。你可以祈求。你可以哀嚎这不公平,你看到了一只鸟,而你相当确信那就是一只鸟,也许那是一只猫,但是它在一棵树上而你想要你的奖品。但是没人会给你发奖。实际上,所有人都对此不置一词,因为没有什么审判,没有什么神,在这场关于鸟的比赛中也没有评委。
祝你好运,去看看那些鸟吧。
哦不,哦不,拿非利人造成了一点骚动。看样子他们把我们压在屁股底下了,而我们对此差不多无能为力。整个居民区都被毁了,但是老实说,我们在必要的时候还是很擅长修复重建的。住在如此美丽又残酷的地方总是有些代价的。
Sylvia Wickersham哭泣着,说着“这都是我的错”,而这本身就是在吹牛。她真是爱吹牛。
虽然如此,我们已经把猪赶到了市场,除了卖掉之外也别无选择了。所以,在我们处理此刻所造成的后果期间,我将向你播报,天气。
 
(“Witchcraft” by Graveyard Club)
 
呼啦,呼啦,拿非利人走了。
我们看着他们消失在地平线上,一言不发,让我们的身体动作交流着我们所能交流的。毕竟,语言是人类用于交流我们的思想的。
但是加油吧,园丁!该回到短暂的凡物,我们的日常生活上了。面包,车胎,还有花盆土。我们的思绪只能停留在群星上这么久了。
Sylvia Wickersham生病了,拒绝起床,大声声称也许这次她会死。但是我相信她只是个羞耻的亚伯拉罕,她身上没什么毛病是晒晒太阳,随着时间遗忘些事情治不好的。毕竟,虽然同伴的离别令人难受,我们还是得学会做我们自己。
整个人生都是个艰难的旅途,总是会有些岔路出现在半路,让我们走上错路。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拿非利人。他们什么也没做错。因为他们差不多什么也不做。他们只是存在着,除此之外就没了。
他们靠着朝外的牙齿生活。而我们靠着插入草中的十趾生活。这在很多意义上都不同,我想。
所以再见了我们信仰上的表亲,再见了马蛭的女儿们。此时此刻在这见到你们真好,但是还有很多时刻也很好,所以让我们迎来那些时刻吧。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一个玻璃瓶掉在厨房的地面上,玻璃破碎散落的声音。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我完全不关心一个孩子最终会是什么性别,但对我而言重要的是他最终必须走哥特风格。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ushroomliang: 2021-03-16, 02:27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4-21, 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