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 洛布版《希腊史》引言
francoischang
2021-05-08, 01:3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84
   40

Group: Builder
Posts: 75
Joined: 2017-11-01
Member No.: 71684


洛布版《希腊史》引言

[古希腊]色诺芬 (Xenophon)

卡尔顿·L·布朗森 (Carleton L. Brownson)

《希腊史》(Hellenica)是色诺芬(Xenophon)写自己的时代的历史作品。这部作品始于公元前411年夏天,当时作者大约二十岁,之后记录了五十年来的历史事件,一直写到公元前362年。

伯罗奔尼撒战争(The Peloponnesian War)始于公元前431年,结束于公元前404年,主要是两大巨头雅典( Athens)和斯巴达(Sparta)的战争,整个希腊世界都被卷入其中。这一时期的历史学家是修昔底德(Thucydides),他本人是雅典方的将军。然而修昔底德还未完成作品已经去世,而他的作品结束的地方,正式色诺芬开始的地方。《希腊史》的第一部分讲述了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结尾(公元前411年-404年);色诺芬之后讲述了接踵而至的雅典内乱(公元前404年-401年);斯巴达,即无可争议的“全希腊领袖”,对波斯帝国(Persian Empire)发动的战争(公元前399年-387年); 不具决定性的科林斯战争(Corinthian War,公元前394年-387年):战争中,许多希腊城邦联合,试图抑制逐渐强盛的斯巴达; 不光彩的安塔西达斯(Antalcidas)合约(公元前387年),合约中波斯国王承认斯巴达为希腊世界的女主人(mistress);斯巴达领导的最后时日(公元前387年-371年),这段时期他们为了抑制底比斯(Thebes)的崛起,采取了时而严苛、时而狡诈的手段,然而最终只是徒劳;以及之后的底比斯霸权(公元前369-362年),这一段时期以曼丁尼亚战役(Battle of Mantinea, 公元前362年)告终;是役虽然底比斯人获胜,但是杰出的领导人伊巴密浓达(Epaminondas)阵亡。《希腊史》主要讲述了斯巴达对老对手雅典的胜利,以及其被新敌人底比斯推翻的故事。

一位书写自己时代历史的历史学家,一般人自然会认为他将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叙述这段历史,而不是等到时日无多的时候讲述整个故事。实际上,许多学者的调查表明,《希腊史》主要是三个时间段写就,其中间隔了许久:第一部分(I.i.1-II.iii.10),结束修昔底德关于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叙事;第二部分(II.iii.11-V.i.36),从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讲述到安塔西达斯合约;第三部分(V.ii.1至结尾),从安塔西达斯合约到曼丁尼亚战役。这三个部分的大概写作时间如下:第一部分于公元前393年或稍晚的时候;第二部分于公元前385年-380年之间写成;第三部分于公元前362年-354年之间写成。

从诸多方面来看,色诺芬做他那个时代的历史学家都恰如其分。他在生于雅典,在雅典接受训练,也是世界公民。他不但在希腊其他城邦,如斯巴达、埃利斯(Elis)和科林斯(Corinth)居住过很久,而且通过个人经验熟悉亚洲的希腊人和波斯帝国。早年间他是苏格拉底的忠实追随者,晚年他是斯巴达的阿格西劳斯国王(King Agesilaus)的密友,《希腊史》记载了多次陪同国王打的战役。可以推测他有撰写不偏不倚历史的脾性,以及撰写准确记载的信息。

然而,《希腊史》不准确也不公正。不是说色诺芬涉嫌“记账错误”(Errors of Commission),因为《希腊志》以没有这类错误闻名;而是他省略很频繁、很多,读者也许会被迷惑,或者在很多情况下会有错误的印象。因此,尽管明显《希腊史》的主要目的是完成修昔底德未完成的叙事,色诺芬没有仔细核查修昔底德收尾的章节和自己开头章节的连贯性;他对《希腊史》各章节间的连贯性也不上心;我们可以看出他会提及一些事件,好像已经叙述过了,但是实际只字未提,或者解释的时候没有介绍陌生的人物。更严重的问题是,一些主要的事件是他有意省略的,明显作者有偏颇。他没有因为雅典是母国就偏爱,也没有因为雅典放逐他而否定。在斯巴达和底比斯之间,他不能公平对待。因为他热爱一切斯巴达的事物,他为斯巴达落败找借口,没有提及斯巴达受辱的事情;而他毫不掩饰对底比斯的痛恨,于是对他们的行为给以错误的解释,并删减了他们的成就。

需要说明色诺芬作为历史学家的不完美,尽管他本人很出色,以此纠正阅读《希腊史》时可能会产生的误解。然而他的成就并不卑微。他眼光清晰,直截了当,对人和事的判断准确;若他有时候没有讲述完整的真相,或者暗示错误的解读,特别是当他对斯巴达的同情心上来的时候,然而他从没有直接误导读者。他的叙事经常平实到枯燥,然而清楚、直接,没有夸张或者过火的后劲;他的风格一直以优雅舒服著称,有时优美而感染人心。总之,他的历史也许是目前记载这半个世纪历史事件最具权威的作品[1]。

补:《奥克西林库斯希腊志》(Hellenica Oxyrhynchia)考古发现的手稿也是对这一时期历史的补充。本书首版于1918年,但是没有到1906年发现的London papyrus,自然更不会提到1934年发现的Florentine papyrus。



[1] 其他关于这段时期的重要记载包括:(1)西西里的狄奥多罗斯(Diodorus Siculus)的作品;他生活在奥古斯都(Augustus )时代,根据不同的材料编纂了一部修辞性、不加评判的世界史(XIII.-XV卷讲述了《希腊史》涵盖的历史)(2)普鲁塔克(Plutarch)见他写的亚西比德、莱山德、阿格西劳斯传、佩洛皮达斯传和阿塔薛西斯的传记( lives of Alcibiades, Lysander, Agesilaus, Pelopidas, and Artaxerxes. )。亚里士多德(Aristotle, )的《论雅典政制》( Constitution of the Athenians) 还有吕西亚斯(Lysias)关于雅典三十僭主统治的两篇演讲对色诺芬叙事的一开始部分提供珍贵的补充资料。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ancoischang: 2021-05-08, 01:36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6-23, 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