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87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21-05-09, 02:15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604
   128

Group: Avatar
Posts: 200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87. 市民聚焦:尖塔
这是无理由区。任何东西都是无理由的。这里还没有发现过任何因果或者顺序。
欢迎来到夜谷。
沿着棕色石碑垂直向上,在183米到207米间有一位艺术家:Saad Ibrahim。Saad用一种早已被人遗忘的字母在石碑上雕刻着古老的诗句。在他落笔之前并不知道自己会写出什么,但是随着每个字被写出来,它的含义便昭然若揭了。这周他写下了五个标志,看起里就像:
一头长颈鹿低下头吃草
一座正在爆发的火山
一个长着一双人眼的咖啡杯
一个被圈起来又被划掉的字母Y
最终,一辆福特F-150正拖着一车恒星与行星
Saad一写完这一句立刻就认出了它。它大致可以被翻译为“海龟只占其中一部分。除此之外,都是乌龟。一个常见的错误。"也许是在183米到207米之间工作的二十年教会了Saad这种已经死亡的语言。但是,在尖塔上雕刻符号的二十年中,他从未见过同一个符号两次。
棕色石碑并没对他开口说话过,它几乎是以一种超越语言,超越叙述的方式通知他。石碑这么做的时候他感觉不到,所以他对这些都不确定,这种不确定性是他唯一能够确定的东西。在石碑上的生活,这一切都令人困惑,但是他很高兴。他接受了。即便像是今天这样,石碑摇晃得比平时更厉害,超出他承受能力的日子。
回到他的青年时代,那蹉跎的日子-回到他还能摸到地面的时候,Saad会毫无缘由的感到失落。他有一份在社区大学的助教工作。他受到系里和学生们的尊敬和崇拜。他有个情感伴侣,Hollis Templeton,他们从八年级就认识了。他们爱着彼此,尽管从未表白。一种沉默的爱。在不表达出来的情况下也是可以感知到一些东西的。Saad有家人。他们处境艰难,但心怀善意。
但是Saad失去了所有这一切。学术政治的浑水让Saad丢了工作,因为他比系主任更受欢迎,所以学校没有继续雇佣这个23岁的助教。Saad的父母离婚了,搬到了相反的两侧海岸。还有Hollis也是。好吧。Hollis需要离开Saad一段时间。他们跟他说,他们还没有探索过这个时间,没有和别人约会过,也还没找到真正的自己。Saad理解Hollis,给了他们空间。
就像Saad的母亲常说的那样:“如果你爱着什么,让它走。如果它没有回来,它可能独自死去了,想着为什么你没有留住它。”而当积日成月,累月成年,Saad收到的来自Hollis的消息越来越少,而Saad想让Hollis离开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工作,家庭和伴侣都没了,Saad只剩下了他自己。他并不喜欢他自己。他也不讨厌他自己。他只是在失去其他人的看法的情况下,不知道他自己是谁。他是学生们的讲师,他爱人的男友,他父母的儿子。他是公寓里的租客。他不是Saad Ibrahim。他只是一个人,正如一片树叶只是一片树叶。
有一天他看到了一个启示。不是像流星或者长着三只眼睛的鹿那样比喻意义上的启示。不,他看到了一则文字启示。上面写道:“这里有你的位置。今天就来吧。”而在启示的中央画着一座高塔,盘旋着直插苍穹。“它使用棕色的石头建造的,世界无匹。”他听到自己在海报面前,自言自语着。在最下面的角落里有一个电话号码,和温蒂快餐连锁店的商标:那个著名的女孩,竖着红色的辫子,一只手上抓着一只鸽子,另一只手上拿着象征正义的天平。
此时此刻,Saad不但找到了一份新工作,而且找到了他自己。
Saad一直都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从不知道他想成为什么。在大学他学的是土木工程,但是高数让他感到头疼。他能在加倍努力下通过他的课,但是这对他的精神造成了损害,很快这对他的身体也造成了损害。不久以后,这对他的灵魂受到了伤害。所以他放弃了工程学,开始主修宗教研究。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有所信仰或者相信精神力量。他甚至没有把宗教作为他人生的一条道路,但是他喜欢仪式。他酷爱文化。随着时间推移,他爱上了整个大陆,民族,游牧民,家族飞地的信仰和时间。他还想了解更多文明中诸神的知识。但是宗教人类学令他厌烦。这一切都被赋予了太多内涵,所以他在课堂上和写学期论文的时候都心不在焉,论文的主题包括:星相学:迈尔斯-布里格斯在太空中,或者真神有六臂。他睡着觉都能完成这些。有时候他确实是这么做的。又一次,他的一篇论文得了A,但其实那篇论文是一字不差的抄自他的梦境笔记。
最终Saad也放弃了宗教学习。工程太难了。宗教又太容易。而Saad很迷茫,不知道他接下来该做什么。于是他闭上他的眼睛,在大学课程列表上随即指了一个。而当他张开眼睛,他手指的课程标题是“雕塑110:如何将美刻进石头中”。
Saad对于做艺术家毫无经验。他在小学的时候画过盒子似的房子。他为他从不吸烟的父母制作过粘土烟灰缸。他为了讨Hollis的欢心,有一次在砖墙上用喷罐画了一颗心,中间写着“S加H”。而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才16岁,这看起来就像在Svitz的山坡度假胜地过蜜月一样浪漫。
虽然如此,雕塑,听起来就像一个任何人都可以从零开始的新领域,于是Saad报了课。他最初对看清三维结构感到挣扎,但是在几个月后,他开始明白如何以把一个整块看作任何物体,把它看成一个半身像,一棵树,一辆卡车或者一把椅子。而他的双手能使这个形象真实存在。他什么都能做。
并不是什么都能做。他能做出任何东西的仿制品来。他知道自己并不是神。只有两条胳膊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所以当Saad看到了来自棕色石碑的启示的时候,他加入了。他知道石碑需要一个雕塑家来刻下这些精美的形状。而尽管他没有完成他的工程或者宗教学位,他确信对那些知识已经了如指掌了。
在石碑上的生活对于Saad而言平静安稳,波澜不惊,帮助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自己,他的双手,他的工作上。每日都是磨练,既是比喻上的,也是实际意义上在石头上的磨削。
石碑为它的雇员提供了午餐和晚餐。在下面的安全网上还有吊床供人睡觉。每天会有邮件通过带橘色条纹的直升飞机为Saad送来,大多数邮件都是些百货券和信用卡传单。而有时候会有一些公司备忘录,提醒他要重置密码,员工生日,或者提出便装星期五的着装要求。
去年,棕色石碑在192米处增加了一个休息室。里面有保存良好的茶,咖啡和果汁。那里还有一台电视,但是只有葫芦台可以看。即便如此,管理层也只提供了免费版本的频道。每月3.99美元,但全是广告。
最近Saad在想这样一座石碑究竟需要些什么。不断上升的棕色石碑已经超出了云层。即便是在晴朗的日子里,即便是在距地面180多米的有利位置,Saad也无法看到石碑的顶端。他曾经认为这是一个巴别塔似的东西,就像他在他的圣经预言课上学过的那样。但棕色石碑并不完全像巴别塔那样。当然,它们都是高塔。当然,它们都是为了攀入天堂而建立出来的。并且所有在尖塔中工作的人都有相同的语言和动机。但是从所有其他角度来看,两座高塔都完全不同。
首先,创世神在1983年退休了。他和妻子还有几条狗一起住在加勒比海中大特克岛上的一所海滨别墅里。神的儿子,就像那时候的许多三十多岁的人一样,在2008年的经济衰退中失业之后,搬回了爸爸身边。另外,据BuzzFeed上的一篇文章称,天堂不再在天空中了。随着工作共享社区和视频会议技术的出现,天堂不再需要在一所办公室上花费巨资。但是随着WeWork日渐式微,天堂不得不再次搬迁。今天,天堂位于印度洋深处的一个企业园区里。
对Saad而言,棕色石碑本身就是它自己独特的动机。它不是出于任何原因而被建造的,而是为了被建造而被建造的。管理层在备忘录中称,石碑是温蒂快餐有效的营销工具,而它在2019年突破2000米之后,培根芝士堡的销量飙升,甚至超过了小皇堡。但是Saad知道,任何人都可以给任何东西赋予意义。各花入各眼。换句话说,我眼中的绿色,会不会在你眼中是粉色呢?全是取决于个人,而不在于群体。而Saad可以随心所欲地全是他的作品,他的雕塑。而他希望将它们看作对他自己的表达。因为他希望它们是,它们就是。
虽然如此,Saad还是忍不住想如果?如果他跟随了他的家人呢?如果他尽力争取了他的工作呢?如果他让Hollis待在他的身边。现在的Saad比当初Hollis离开他的时候已经老了那么多。Saad更加成熟了。如果他在那个时候就知道了他现在所知道的事情,他会更有决断,更加有爱,更善解人意。他会是一个更好的伴侣,一个更好的爱人,一个更好的朋友。那样的话Hollis会留下吗?这永远也不能知道了。
年轻的Saad并不是年长的Saad。他们在线性的时间中不同的时间点上并不是同一个人。不,更年轻的你自己,不管是二十年前的还是二十分钟前的,都是完全分离的。今天的Saad并不觉得遗憾,只是对二十年前那个愚蠢的年轻人有些怨怼。现在的Saad不会犯错。他修正这那些来自过去的,没有他那么明智的Saad所犯下的错误。
今天的邮件被送来了,而Saad把打折木材的传单扔进回收箱。他读着人力资源部发来的备忘录,内容是所有员工从六月一日开始都要接受毒品检测。备忘录明确指出使用毒品,不会受到惩罚,而人力资源部也不希望评判任何人。他们只是拿到了一台新的药物检测仪器,它很酷,而他们很想玩玩它。所以如果你目前没有使用任何毒品的话,备忘录中说,人力资源部很乐意为你提供一些。唯一的问题是你不能告诉人力资源部你在服用什么毒品。他们首先会根据你的行为来猜测,然后他们会用药物检测仪器来看看他们是不是猜对了。
Saad把备忘录也扔进了垃圾桶,回到他的工作区,雕刻着像是长着翅膀和大象鼻子的权杖一样的象形文字。他认出他所雕刻的符号可以翻译为“正义是冰川,在黑暗的海洋中漂流”。
直升飞机,或者说Saad认知中的送信直升机,今天比往常更长久的盘旋在高塔周围。多封信件送来的日子基本上都意味着重大的消息。在夜谷市长突然辞职的那一天邮件投递了两次。发光云第一次在沙漠降下暴风雨的时候也是。还有汤姆·佩蒂死的时候。
不过Saad想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实际上他很害怕,整个下午间他都能感觉到沿着脊背传来的战栗。他想起在他学过的工程学课程中已经学到了,像这么高的结构是会晃动的,但今天的晃动让人感到不正常。他能听到它本身的石头中微弱的破碎声。Saas在加入的时候就知道这座石碑太高了,无法长久。所有矗立的终将倒下。就像他的父亲常说的:“地心引力,我的孩子。#永不忘记。”
而Saad永远米有忘记。随着塔顶的扭矩弯曲,Saad等待着他唯一的家粉碎。他一生的工作。他恐惧,但他欢迎他的恐惧。他拒绝像拒绝一个陌生人那样拒绝死亡。Saad凝视着西方,想着他死后的明天,天气会怎样。
 
(“Eurydice” by Heathers)
 
第二架送信直升机送来了它的信件,有两封给Saad的邮件。第一封是来自温蒂快餐西南区域执行总监的备忘录,表示他们的基座扩建项目正在进行中。总监对塔基座翻新期间造成的不适表示了歉意。到2023年,新地基的直径将超过2英里,2100米高棕色石碑的精神能量将能够覆盖美国五个州和墨西哥北部的大部分地区。
Saad对公司运转顺利感到高兴。他并不觉得温蒂快餐或者棕色石碑本身在人类的历史进程上有什么重要。不,他为公司的成功感到高兴,因为这提醒了他为什么比他更大的事情做了贡献。
在20年中,Saad在石碑183米与207米之间刻下了上百个复杂的符号。尽管单独看起来非常小,它与石碑上上千个其他手工作者一起集腋成裘,汇句成篇。Saad所希望的只是发挥影响(并加入工会的健康计划)。但是在读到今天第二次投递的第二封信中,他明白了他还会希望更多东西。
“我最亲爱的Saad,”信件开头写着,“我在859米到872米之间工作。我已经在这二十年了,而在我在工会目录上看到你的名字的时候,我觉得我从没这么开心过。我离开去寻找我自己,我也确实做到了。我以为为了寻找我自己,我已经失去了你,但是也许并不一定非要如此。会不会已经太晚了?我会得到那个问题的答案吗?
在542米处有一家新开的夏威夷风情酒吧。你在周四晚上有什么打算吗?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我希望你也有很多话跟我讲。”信件收尾道。
在底端,一颗心里面写着“S加H”。Saad把那封信放在胸口,长叹一声。他再也见不到Hollis了。但未来的他会。他只希望那个人是最好的,希望未来的Saad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想要正确的东西。
继续收听,接下来将为你带来一阵咯吱声,一阵摇晃,一阵噼啪声。一如往常的,
晚安,
夜谷。
晚安。
 
今日谚语:骗我一次,是你的错。骗我两次,还是你的错。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这个样子?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6-20, 1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