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欢迎来到夜谷》第188集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21-05-22, 07:31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624
   130

Group: Avatar
Posts: 200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荣幸的进行了46集及之后部分的翻译,此后也会继续在这个论坛发布更新。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188. 听众问答
呃,嗨,是我,Joseph Fink,这个播客节目的共同作者和创造者。
欢迎来到夜谷。
所以由于某种在这里说出来就太无聊了的时间安排问题,我们推迟了我们原计划今天放送的节目。但是别担心,别急着按暂停键,我们还是为你们大家准备了特别节目。几年来我们一直收到邮件,询问我们关于制作夜谷,我们最喜欢的角色,还有我们对这对那怎么看之类的问题。而在大多数时候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回答每一个,但是我想要是今天能拿出一些最有趣的邮件,给出他们所求的答案的话还是挺好的。
第一封邮件来自克莱蒙特的Lucy,嗨Lucy!她写道
“嗨不管是谁,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加入这个节目的,或者为什么你说是你写了它。这是来自一个真实城市的真实播客节目。我现在就能在我的收音机里听到它。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广播站,你都知道什么关于夜谷的事情,还有为什么你要假装是你写了这些?我想要回答。”
呃。
嗯。
好吧,好吧,很抱歉我把这封邮件拿出来了,真的。我知道我在某种意义上让这些邮件看起来是手工选择过的,但是我们的业务经理Joella实际上……你知道的,多亏了Joella!但是,这确实有点奇怪……老实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
Lucy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我的意思是我以为这就是个玩笑,但是你知道的,也许打给她会很有趣呢。好吧,你知道的,我就要打给她了。等等。
(电话铃声)
 
Lucy:你好?
 
Joseph:哦,嗨。哦哇哦。我不知道还会有人接起……好吧,是克莱蒙特的Lucy吗?
 
Lucy:您是哪位啊?
 
Joseph:好吧,是的。我是欢迎来到夜谷的Joseph Fink。你来信了,谢谢你,但是我有点奇怪——
 
Lucy:哦,所以你就是那个假装作品都是你的的人。
 
Joseph:但是这就是我的作品。我已经写了——
 
Lucy:看看,我不知道你盘算着什么,但是我已经听夜谷广播听了几十年了。
 
Joseph:几十年。
 
Lucy:是啊,广播。你知道,像播客节目一样,但是是空中播报的。
 
Joseph:它在哪个调频?
 
Lucy:它们没有什么固定的频率。只是在我听别的什么东西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这。Joe Frank的KCRW。如果按理说,应该是KROQ。正常的信号,然后是静电信号,然后就是Cecil。你们是这么干的吗?
 
Joseph:不,因为我们是播客节目。我写了这些剧集。我们从来没把它授权给地面广播。
 
Lucy: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专门打电话给我,就为了继续演戏。我很期待能接到别的什么知道这个节目的人的消息,但如果你继续撒谎的话……
 
Joseph:我不觉得我在撒谎……Lucy?Lucy?她挂掉了。
我觉得我没法更好的处理这里发生的情况了,但是我要去找Cecil。Cecil Baldwin,我们节目的主播,住在布鲁克林,是个演员,你知道吧?
(电话铃声)
所以我要打给他了。看看他对这个怎么想。
 
Cecil:(完全没有扮演角色)嗨,我是Cecil Baldwin。我不会听我的语音信箱,所以直接说吧。
 
Joseph:嗨Cecil,呃,我是Joseph。出了件有点奇怪的事情。没什么要担心的,但是给我打电话吧。我会给你发短信的。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没关系的。不用费心听这个了。我会给你发短信的。
我再给Jeffrey Cranor打个电话吧。他是我的共同作者。我们一起写了这个节目。因为这是个虚构节目。它不是真实的。它是有剧本的。然后演员们会读剧本。
(电话铃声)
 
Jeffrey:嘿,怎么了?
 
Joseph:哦,嘿,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
 
Jeffrey:什么?
 
Joseph:你有没有看到Lucy昨天发来的邮件?发到我们夜谷消息的地址的那个.
 
Jeffrey:Lucy(哔——)?
 
Joseph:就是那个。
 
Jeffrey:让我看看……啊!(自己大声的读出来)嗨不管是谁,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加入……真实城市的真实播客节目……为什么你要假装……(停止朗读)我不知道。这真是封奇怪的粉丝来信。我们偶尔会是会到这种信的。要我说,还是别回复了吧。
 
Joseph:我打给她了。
 
Jeffrey:好吧。
 
Joseph:她坚持说她能在她的收音机里收听到这个广播,而夜谷是真实的。
 
Jeffrey:但事实上不是的。所以。
 
Joseph:不。我知道。我知道。你猜怎么着,这真是太蠢了。真抱歉打扰你。替我向你的猫问好。
 
Jeffrey:哦我现在就跟他们说!Reba!Barry!Carol!Joseph叔叔向你们问好!
(Jeffrey挂断电话)
 
Joseph:好吧,所以我刚刚搜索了一下夜谷。通常会找到一些照片,我不知道。我们的书。或者我们的现场节目。或者同人作品。通常第一个结果会是我们的网站。但并不是,好吧,以下是我所看到的。
夜谷市。人口,建立日期,维基百科链接。这个城镇本身有一个维基百科网页。这还是挺完善的。有用户上传的照片,格橹公园和月光通宵餐厅,诸如此类。好吧,等等。我要查查月光通宵餐厅。
这有个Yelp点评列表。Ouroboros路。夜谷。24小时开放。4.3星,267条评价。“你得尝尝不可见派。”Luann说,“只有一个空盘子,但是非常美味。”
之前都没有这些东西。应该有个同人维基,我觉得。(敲击键盘声)那个同人维基去哪了?我输入了我们自己的网站。Welcom to Night Vale.com。然后出来了一个在俄亥俄州托莱多的汉堡王的网页。这有一个油锅的特写照片,奇怪的选择,还有一份他们的招聘启事。
我觉得我们的网站被黑客黑了。是这么回事吧?汉堡王黑了我们播客节目的网站。我觉得我在万事皆晓那边听说过这种事。
我得……我得再给Cecil Baldwin打个电话了。很明显,他是那个读台词的演员,所以他应该最知道这都是虚构的。现在我听到这个的话,我觉得,会有用吗?我不知道,我不需要什么理由,我只需要……
(电话铃声)
 
(角色中的Cecil Palmer)
Cecil:嗨,我是Cecil。我不会听我的语音信箱,所以直接说吧。
(挂断)
 
Joseph:没关系。我等下再打给他。他等下就会有空了。
就是……所以我从2012年就开始写欢迎来到夜谷了。我一开始写的段落是关于Arby's上空的光,感觉很对,然后我就一直跟着这种感觉。我那时候25岁。所以夜谷是真实的,如果这些都是来自那个小小的沙漠城市真实的广播节目,那……我一直以来都在写些什么啊?我是谁?我要怎么把它放进现实中呢?
你知道的,这些不是什么小问题。我猜,发现你的虚构作品现在变成真的了,不是什么小事情。我能去夜谷看看吗?不,我不会的。哦等等。Delta应用显示有个从肯尼迪国际机场直飞夜谷的航班。(停顿)我不会去的。
 
(电话扬声器中播放着Mal Bulm的San Cristobol片段)
嗨,Jeffery。怎么了吗?
 
Jeffrey:所以。我做了一些研究……我觉得我知道出了什么事了。
 
Joseph:好吧,好极了。我很高兴有人这么做了。
 
Jeffrey:夜谷现在是真实的了。
 
Joseph:它变成真的了。
 
Jeffrey:好吧,它一直都是真的。那是个城市,在西南,一个非常非常奇怪的小镇。它存在,一直以来都是。但是直到昨天还都不是这样。
 
Joseph:这真是,老实说,对我而言没什么意义。
 
Jeffrey:这是因为它同时非常令人困惑又一目了然。夜谷从来都是不存在的。然后,有一天,它就一直都是真实的了。它从虚构变成了非虚构,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它的整个历史都变成非虚构的了,它就一直都存在了。
 
Joseph:我不知道对此应该作何反应。
 
Jeffrey:是啊,这真是狂野。嘿,你有没有看到Joella发的费用报表?
 
Joseph:呃,我还没看呢。所以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是我们写了这个虚构作品,那现在虚构的变成了真实的,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是神吗?我们会有危险吗?
 
Jeffrey:永远都不在神学上是伟大的,但则两者都是可能的。我是说,比起我们突然成为神,还是遇到危险的可能性更大。Carol,不!抱歉,Carol得被教育一下她不能往窗帘上爬了。
 
Joseph:那只猫真是一碗土豆泥。
 
Jeffrey:她在还是小猫的时候确实是。现在她更像是一个青春期的垃圾袋。
 
Joseph:我还是超级在意现在这个夜谷已经成了一个真实存在的东西了。你知不知道Cecil好不好?我是说,我们的Cecil?
 
Jeffrey:不清楚。(对Carol)不!抱歉,Carol又这么干了。我失陪了。
 
Joseph:哦。呃。再见。
所以看样子是时候再次联系Cecil了。也许他就是有点忙,现在正是一年中他比较忙的时候,也许他还没发现我打去的电话。我……给我点时间。
(电话铃声)
 
自动语音: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挂断后再拨。
 
Joseph:我—我没有—好吧。
抱歉,我得暂停这段录音一段时间了,我得驾车去Cecil的公寓。我得弄明白出了什么事。我一会儿就回来。这只是这些事情中的一件罢了。你一天至少得完成这些事情中的一件,你明白吧。就是一天中,事件A,事件D。与此同时,这是我喜欢的一首歌
 
(“Hey” by Standpoint feat)
 
(音效注释:接下来的部分,我们在外面,而他们在一个回音的室内空间。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应该能听到他所描述的那种声音。也许对于拿着麦克风的人而言,我们只听到了低沉的咕哝声,一种令人不快的类似讲话的声音。)
好吧,我去了Cecil的公寓。没人来应门,但是前门开着,所以我敲了敲门就进去了。还是什么都没有。里面也没关门所以我进去了。在门的另一边是一家餐厅的后厨走廊,至少看起来像是这样。白瓦白墙,一扇门上标示着储物间。三间浴室,一如往常。所以我沿着走廊走下去,叫着Cecil,像是“嘿Cecil,你在吗?”然后我到了餐厅里。 那里的所有人都看着我。
一名女子走过来。她别着的名牌上写着“Laura”,有两枝树枝从她的胸腔,手臂和脖子里长出来,这听起来简直是异想天开,但是我希望你能想象一下现实中出现这样的场景。血肉和树皮的交汇处那奇怪的粗糙皮肤,以及它弯曲着从身体中出来的样子。我想要理解的东西太多了。那名名叫Laura的女子问我:“你在找Cecil吗?他现在不在这。他通常在广播电台。”
我谢过了她。然后我摇摇晃晃的出来了。
那时候是日落,而我正身处这个沙漠小镇之中。热风吹来,有种蜂蜜,和泥土的味道。有种巨大的轰鸣声,黑色的直升飞机在头顶盘旋着,随着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山脉后面。一个人走过来,他身上满是麦克风,比起一个人更像是麦克风,而他说“闯入者,你在这做什么?”而我说“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到这来的,我不清楚这都是怎么回事。”他同情的点点头,同时说“这很常见。”全过程中他都在笔记本上疯狂的记着笔记,红色的记录灯在他浑身上下闪烁着,就像在夜间航班上看到的城市一样。“我得走了。”我说。然后我拔腿就跑。
然后就到了这里。在这个我创作出的沙漠小镇中,沿着路一直跑着。我经过一处购物中心,Big Rico披萨就在这。我编出了那个名字。我编出了那个名字。然后现在它就在这了。在窗户上写着“现在提供小麦及小麦副产品”。但是在厨房里的东西看起来并不像小麦。它看起来。哦我的天。哦天哪。好吧,接着跑。
隔壁就是实验室。上面明亮的闪烁着霓虹灯“Carlos的实验室:你所等待的科学”。然后另一个霓虹灯上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家伙在不停高踢腿的动画。警方的警戒带封锁了这里的门,上面有很多“警告:科学”的字样,还有“禁止好奇”。很多老旧的警方警戒线,一层压着一层的被盖在下面。
沿路走下去我能看到沙漠之花保龄球综合娱乐中心。看来今天真是门庭若市。我猜所有人应该都在。停车场停满了车,政府机关人员正在记录这些车辆的车牌号码,然后把这些纸条交给鸟儿拿去筑巢。
还有哦。哦。哦。是广播电台。它不是我所想象的样子。一个没有窗户的水泥建筑。看起来像是荒废了,被风吹雨打侵蚀了,被神诅咒了,它看起来就像已经有一千年没有人住了。我猜我得…我猜我进去了。我在门口了。它用铰链上了锁,但是锁已经锈蚀了。我拉开了铰链。我打开了门。
(打开了门和整栋建筑的声音)
有股麦芽和灰尘的味道。伸手不见五指。看起来这里停电了。我看到了一扇标有电台管理层的门。我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但是显然我不会,我不愿意,我不要进去。这扇门很温暖。实际上在发烫。哦。
好吧,我猜以上就是听众问答的部分了。感谢所有我笔下的人。很抱歉我不能一一拜访你们。再多说一点,来完成这一集。
Martin问:制作的时候最欢乐的是哪一集?好问题Martin。有很多集数——
那是什么?
(长长的停顿)
那是什么?
(停顿)
抱歉,我觉得我看见了……什么也没有。没有其他人在这了。这里漆黑一片,废弃已久。
好吧Martin我最喜欢制作第67集的过程,那超有趣的。还有第71集中学生思春注册表的写作过程也很愉悦。谢谢你的邮件,还有谢谢收听。
什么都没有。我的身后什么都没有。因为没有什么东西看起来是那个样子。
等等,我听见有人在说话。有人吗?
我看到了一盏灯。我想那里可能是演播间。Cecil?
(Cecil的声音逐渐变大,仿佛我们在逐渐接近声源。我们听到Joseph移动发出的微弱声音,他正拿着麦克风。)
 
Cecil:接下来将是夜谷另一个宁静美丽的夜晚。我希望你们大家都能与什么人一起,或者至少是你曾经这么做的时候的美好回忆一起进入梦乡。
晚安,
夜谷。
(突然离得非常近)
晚安。
(声音突然以一种令人沮丧的方式中断了)
 
今日谚语:隧道的尽头有光,但是鮟鱇的诱饵也会发光。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ushroomliang: 2021-05-23, 10:21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7-28, 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