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DG IMPOSSIBLE LANDSCAPE】介绍
FlanderYog
2021-05-24, 16:55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6
   4

Group: Builder
Posts: 4
Joined: 2019-01-13
Member No.: 79964


前注:译者水平有限。精通西语者看过原版后若发现此译本的翻译不当之处,请务必予以指正。若想要参考原文也可联系本人寻求原件。另外此译文并不完全。
翻译:FlanderYogg,Walter
校对:狗头,AD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可思议的风景》是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绿色三角洲》的一部战役。此战役以罗伯特·W·钱伯斯所著的《黄衣王》为中心,同时也是约翰·斯科特·泰恩斯(John Scott Tynes)在《不可名状的誓约》(The Unspeakable Oath)第1期的《哈利之路》(The Road to Hali)、《Delta Green:倒计时》(Delta Green: Countdown)以及他自己的小说《绍斯特里斯》(Sosostris)、《安布罗斯》(Ambrose)和《布罗达尔宾》(Broadalbin)的集大成之作。
该战役讲述的是一位失踪女性、一部引人癫狂的剧作、一个名叫黄印的符号、一栋疗养院、一个不存在的国家和世界的终焉。特工在揭开自身存在的谜团边缘滑行,竭力在一处不知为何显现于现实中的虚幻之地,卡尔克萨,寻找归路。
《不可思议的风景》注重的是超现实恐怖,为其同样出现在《先见之明》、《闪灵》、《异世浮生》、《妖夜慌踪》以及《第九人生》中。绿色三角洲特工与无数怪物对峙作战,但最为恐怖的威胁诞生于人类的内心深处。它们如幻想一般无穷无尽,如烟雾一般虚无缥缈,比任何洛式的沉睡古神都更加致命。


战役结构

战役中包含的四个模组之间互有关联,每个模组的游玩时长约为2次到5次。以战役标准结构展开的模组在结尾时都能接入后续的模组。这些模组的名字以及设定年份为:
∆ The Night Floors (1995)
∆ A Volume of Secret Faces (2015)
∆ Like a Map Made of Skin (?)
∆ End of the World of the End (∞)
还未曾游玩过《夜间楼层》模组的特工应从这次行动开始游玩,或是以《A Volume of Secret Faces》为起点。当然,你也可以只把本章的内容当做一个目录,按照自己的喜好,随意更改行动的顺序。不过无论你采取何种游玩顺序,都最好在开始前读完整本战役,尽管这有些令人望而生畏。但毕竟,书中的一切事物都是相互关联的。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行动概要

《不可思议的风景》里的四场行动都旨在将玩家们的特工从有序世界里拖入黄衣之王主宰的疯狂之国——卡尔克萨。当特工们在那里回首往昔时,他们会发现自己曾一度确信的“世界”,只不过是黄衣之王统治下的浮于超现实表面之上的一栋海市蜃楼。
在第一场行动开始时,特工们就会被黄衣之王的力量所掌控,无法脱身。战役中存在着无穷的线索、选择、与可供探索的区域。然而只要到达某个时间段,特工们就会被这股黑暗之力吸引,无论他们是否选择主动前往卡尔克萨追寻黄王。足够幸运的特工会得知,自己绝不可能全身而退。他们必须继续深入卡尔克萨,只有穿过它才能逃出生天。

夜间楼层

1995年夏天,为了寻找一位失踪的画家——阿比盖尔·莱特,特工们进入了纽约一家名为 "麦卡利斯塔大楼"的艺术家合作公寓。《夜间楼层》模组首次出现在《绿色三角洲:倒计时》模组集中。而现在这部模组为了适应《绿色三角洲:角色扮演游戏》经过了更新,其中的恐怖也因此成倍增加。
恐怖戏剧《黄衣之王》曾出现在了这栋公寓之中,而黄衣之王的力量借此得以侵染此地。夜幕降临后,麦卡利斯塔大楼内部涌现出了无数通向夜楼的房间,为其正是卡尔克萨的腹地。特工们将在此迅速理解黄衣之王的性质,深陷其魔爪之下。
A Volume of Secret Faces(待填)
Like a Map Made of Skin(待填)
The End of the World of the End(待填)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超现实恐怖

绿色三角洲的核心在于恐惧,而超现实的恐怖则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恐惧形式。绿色三角洲中的洛式( Lovecraftian )怪物代表着人类无法理解的力量,而黄衣之王的超现实怪物虽然同样超越人类理解的范畴,但它们却以某种方式诞生于人类的思想之中。也正是这点,使它们变得更加具有毁灭性、更加私人化、也更加诡异。
掌局者必须格外注重创新性与灵活性,才能充分发挥超现实恐怖的特性。
超现实恐怖是种笼罩于信念边缘的恐惧。尽管其偶有超出人类的理解,但又总会归于现实。脱离现实过久将会使你失去一切客观判断能力。现实世界是一把衡量超现实恐怖尺度的量尺。如果超现实恐怖失去了其现实基础,那么它本身也将无从存在。
想象一下,一圈环绕着超现实元素旋转的椭圆轨道,就像是盘旋在太阳周围的那些星球,特工们就处于这样的位置。有时超现实就在触手可及之处。但在大多数时间里,他们与其相隔甚远,完全无法看清其本貌,只能看见它投射下的阴影滋生出的怪异之物。而当它们靠得太近时,就会烈火焚身。
定义不可定义之物(Defining the Indefinable)
超现实恐怖具有以下几种特点,令人费解、极其私人化、并且出人意料。它使本该带来宽慰的世俗世界变得毛骨悚然。它所蚕食的是特工们的自我信念。
 自己原本死去的朋友摇晃着站了起来会让人感到世俗的恐惧。而超现实恐怖是:那位死去的朋友坐了下来,享用午餐,而所有人却对此熟视无睹。
 目睹一只怪物从时空的无底深渊中爬出会让人感到世俗的恐惧。而超现实恐怖是:那只生物的每根触手末端,都长有你母亲的脸庞。
 遭受枪击会让人感到世俗的恐惧。但超现实恐怖是:尽管你感受到了极大的痛楚,但却没有流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的是无数的碎花彩纸。
 一本揭示了宇宙奥秘的反常典籍会让人感到世俗的恐惧。而超现实恐怖是:那本著于1611年的书籍记载了你生活中的全部,包括那些最微小的细枝末节,甚至包括着,你现在正在阅读着这本典籍的事实。

节奏与大局

这个游戏不能只是一个接连不断的疯狂想法表演秀,它必须暗示某些更加庞大的秘密,它必须围绕着某个轴心旋转,否则玩家们很快就会对它失去兴趣。就此范畴而言,超现实恐怖应当围绕着一个 概念 以及一个 威胁 而展开。《不可思议的风景》的概念为创作与癫狂的边界。而威胁则是一种被称作为黄衣之王的力量,它潜藏在剧本《黄衣之王》、及其象征符号“黄印”背后。

操作《不可思议的风景》

掌局者必须构建起超现实恐怖的基本规则,并在第一场游戏为玩家们展现出来这些概念,以让他们明白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情况:
 现实:虽然超现实恐怖超越常识,但特工的判断标准必须源于他们所处的现实。参考现实生活来设置背景,以便凸出即将到来的疯狂。要想让特工们超脱世俗世界,就必须先让他们相信自己身处于现实之中。
 一致性:特工们会根据掌局者给出的信息做出行动。所以当掌局者提供给特工们信息时,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每时每刻都保持一致性。每当变化出现时,它们都必须暗含某种意义。即使这些变化起源于超现实,甚至背后的原因也超越了特工的理解。
 不确定性:特工们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才会觉得自己彻底控制住了局势。但如果他们一直觉得一切尽在掌握的话,那只能说明,现实的状况与他们所认为的完全相反。
 张力:掌局者必须在揭示恐怖与暗示恐怖之间保持平衡。破坏掉这份张力的话,骇人之物很快便会失去散播恐惧的能力。观察你的玩家,练习观察和处理局势的能力,以便能在适当的时刻制造恐怖的冲突来延续诡谲怪诞的氛围;明白何时该放缓节奏,制造出一个能让特工们小憩片刻的轻松环境。

细节、焦点、与坠速

要想玩家们认为一场《绿色三角洲》游戏进行的足够出色,需要注意很多事项。首先,要让每位玩家觉得自己的特工都曾处在过舞台中心。其次,要让每位玩家都感觉自己的特工在实现某些目标上取得了进展。第三,要让他们感到恐惧。
推荐使用以下三个指标来营造游戏中的氛围:细节,定焦,以及坠速。
 细节:细节意为掌局者给玩家们提供的信息量。要想放慢游戏节奏的话,就需要让描述更加细节化。要想加快游戏节奏的话,便需要熟练运用概括性描写,或者引入一个新威胁、谜团、或者恐怖事件。
 焦点:如果把一场游戏比作一部电影,那么摄影镜头所在之处便是焦点。如果掌局者单独描写一位研究古书的特工,那便是聚焦。如果掌局者描写了一场涉及整个团队的火拼,这便是泛焦。单线处理能够增强恐惧与悬疑,但如果聚焦在某个人身上的时间太长,那么其他玩家就会对游戏失去兴趣。泛焦是有效增加玩家参与感的一种办法。
 坠速:特工们面临危险的程度。游戏中有没有一位过于稳重的特工?利用源自黄衣之王的诡异信息动摇他对于现实的信念。游戏中有没有一位特工过于靠近边缘即将坠落?使用第15页的 场景类型 中的提示来减缓他的坠落,或将他的毁灭打造得宏伟而又壮烈。

场景类型

绿色三角洲的调查行动是一段在有序世界的光明与非自然威胁的黑暗之间的徘徊。而在光明中驻足不前的话,会让黑暗变得更加可怕。一位能够读懂游戏气氛的掌局者能够直观地看见正常世界与非自然恐怖世界之间的夹缝,而绿色三角洲的调查行动,正是奠基于这夹缝之间。
一场连贯的游戏体验是由掌局者缔造出的数个场景奠定而成的,其中每个场景的目的都在于让玩家们产生某种特定的情感。通常来讲,一次绿色三角洲游戏会被分成以下几类小型场景。

关系场景

一位优秀的掌局者会永远不会忘记,特工们同样是群普通人。他们拥有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并且保护亲友的意愿高于保护他人。关注每个特工的重要关系,并确保他们在每场游戏中保持联系,有时这些联系可能会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发挥作用。
情感:正常、斗争、进步
为何使用,何时使用?:对于部分玩家而言,过于频繁地触及这份关系会使他们感到厌烦。但完全不触及这一要点则会使这些关系在游戏中变得无足轻重。重要关系或者家庭场景最好能作为一块重复出现并带来安慰的试金石( a repeating and comforting touchstone)来使用,或是安排做某次恐怖事件之后的小憩。
这些场景奠定了游戏的基础,并为玩家们设出了一场赌局。既能将赌注压在机制(重要关系点数)上,又能将赌注压在角色扮演上。
在战役后期,重要关系将会成为危险的载体,黄衣之王很可能会利用这份关系,或者将它腐蚀。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程序或行政场景

大多数的绿色三角洲特工都为联邦机构或者执法部门工作。这类工作通常枯燥乏味且毫无意义。追查书面记录、出庭作证、询问证人、前往犯罪现场收集证据——几乎所有绿色三角洲特工都对此无比熟悉,同时也倍感无趣。
情感:正常、斗争、不确定性
为何使用,何时使用?:程序化的场景有助于让场景恢复常理。例如,你的特工在废弃商场里花了一个小时来追逐人形瓷偶。那么接下来她就需要在下午2点前出庭作证为自己辩护,否则就可能获刑。行政场景同样也可作为实施处罚的工具,比如对特工提出诉讼,质询特工们做出的奇怪行为。
程序及行政上的场景可以使游戏变得更加平和,能缓和掌局者所过度渲染出的恐怖感。有时你会需要提醒一下特工们,他们拥有一份真正的工作,而作为绿色三角洲特工才是他们所需要隐藏的第二职业。
在战役后期,随着黄衣之王的力量对特工的影响逐渐增强,这类场景的常态性便会显得愈发空洞。

世俗场景

有时掌局者可能会希望绿色三角洲特工们处理些日常事务。如校准车胎、更新ID卡、享用午餐。
情感:正常,斗争
为何使用,何时使用?:利用世俗场景来凸显之后场景的恐怖感,或是将其作为维持氛围平和的方式,使游戏避免变得过于恐怖。使用世俗场景作为之后怪异场景的铺垫,或者干脆把它当作降低战役中恐怖强度的一点小补充。
在战役后期,世俗场景会变成一个用来掩饰黄衣之王恐惧的面具,而特工则无法在这找到任何慰藉。

暗示场景

此场景为绿色三角洲的重要部分,掌局者应该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塑造它。暗示场景会使特工窥见非自然之物的一鳞半爪,却无法找出任何证据。金袍诡影显现于快餐店橱窗的倒影之上。血瀑从镜子中泄出,淌满一间反锁着的房间地板。午夜拨来的电话声每天都会悄声吐露出一个数字,而你将会意识到这些数字正在构成一段倒计时。每个特工都会触发一个谜团,并且这些谜团通常能够与现有谜团互相衔接。
情感:不确定性,恐惧
为何使用,何时使用?:当玩家感觉难以融入游戏,或者游戏太过平淡时,暗示场景能够有效帮助他们找回玄秘感。
利用暗示场景将玩家们引进更深的谜团,但绝对不要过度使用。时刻对特工的腐化等级保持注意,这可以帮助你确认何时应该引出暗示场景。(详见第17页的腐化等级)。腐化等级越高,特工周边的现实生活就越怪异。

威胁场景

其他的所有场景都是威胁场景的铺垫:一场枪战、与来自彼界蹒跚之物的一次疯狂对峙、一场席卷汽车旅馆的熊熊大火。恐怖与不确定性深深关系着特工们的生存。
情感:恐怖,不确定性
为何使用,何时使用?:玩家们想要直奔战斗是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因为这就是所有谜团的意义所在:线索导向的尽头都应是一场战斗、一次行动、或是一种特殊的解决方案。但这种套路绝不能被滥用。因为如果游戏中每个环节都变成了一场枪战或是与某个非自然实体的对峙,那么这些威胁就会贬值,玩家们的兴趣也会被消磨大半。
以调查的进展来奖励那些明智的调查行动。有时,这种进展会在战斗中发挥最大的作用。而在其他环节,调查的不断进展只会为玩家们提供“该如何前进?”的更多的选项。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腐化等级

因为黄衣之王的力量由幻想与信念支配,并凌驾在理智极点之上。所以游戏中需要一个能够正确反应它的一栏额外统计数据。在调查行动中,那些积极调查黄衣之王的特工受到的影响会相对较大。而那些退缩、逃避、销毁证据或拒绝透露相关信息的特工受到的影响则会相对较小。
为每个特工建立一个腐化等级表,从0级到10级。确保特工们永远不知道他们的腐化等级数值,也不要让他们知道你正在记录它们。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连腐化等级的存在都不要让玩家们知道。
游戏开始时,特工每在适应暴力和适应无力感条目上拥有1个标记,其便会增加1级腐化等级。在适应暴力条目上拥有2个标记并在适应无力感条目上拥有1个标记的特工的初始腐化等级为3级。没有任何标记的特工初始腐化等级为0级。同时,每20%的艺术技能也会为特工增加1级腐化等级。
初始腐化等级数值只在开始阶段适用。如果特工在游戏中途获得了暴力或者无力感标记,或是增加了20%或更高的艺术技能,则不需要为其增加腐化等级。

腐化等级影响

腐化等级代表的是特工对黄衣之王力量的无意识倾向。每当特工探寻黄衣之王的力量时,他们就会获得腐化等级。
腐化等级能在许多方面为掌局者提供帮助:
 穿梭:特工的腐化等级数值决定了这个特工是否能够前往一处特定的被黄衣之王所侵染的地点。比方说,前往麦卡利斯塔大楼的夜楼需要1+腐化等级。参加卡尔克萨的假面舞会需要7+腐化等级。
 目标:队伍中腐化等级数值最高的特工最有可能成为黄衣之王力量的首要目标。幽灵的哭嚎呼唤的对象是?杀人娃娃举刀捅向的目标是?腐化等级最高的特工通常会是敌人的首要目标。若是队伍中有多个特工的腐化等级相同,那就选择SAN值最低的那个倒霉蛋。
 异象:当特工们独处时,腐化等级较高的特工会比腐化等级较低的特工看见或是经历更多诡异、恐怖、且离奇的异像。
 卡尔克萨的控制:在夜界与卡尔克萨的领域中,腐化等级较高的特工可以通过自身信念去改变世界的性质。但他们可能永远无法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腐化阈值

某些能够连接卡尔克萨的地点具有特定的腐化阈值,而这表明特工的腐化等级必须超过地点的腐化阈值的才能看见它们并与之交互。比方说,腐化等级为2的特工能与腐化阈值为2的地点产生交互,但却不能与腐化阈值为5的地点产生交互。
如果一位拥有足够腐化等级的特工与一位腐化等级较低的特工共同行动时遇到了这些地点,那么他们两人都能够发现此地点。但糟糕的是,腐化等级较低的那位特工在发现该地点时,其腐化等级会上升到等同于该地点的腐化阈值的等级。
例如,一个腐化等级为8级的特工和一个腐化等级为3级的特工遇到了一个能够通往卡尔克萨的入口,该入口的腐化阈值为5级。拜腐化等级为8级的特工所赐,两人都能够发现该入口。不过此时另一位特工的腐化等级会从3级上升到5级。
这便是黄衣之王侵染的本质。腐化等级较高的特工会在无意间拖累自己的同伴,强化黄衣之王的现实存在。
腐化等级达到10级的特工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成为一个吸引黄衣之王力量的信标、一个黄衣之王渴望捕获的耀眼灵魂。而当一个人的腐化等级达到10级,并且理智点归0时,他便会褪为自己的倒影,作为一名重现者永远在卡尔克萨中游荡徘徊。

腐化等级的增减

腐化等级的增减由掌局者决定,而增减机制并不存在明确的限制。作为“平衡”游戏参考来说的话,一名特工在《夜间楼层》的每场(session)游戏不该增加或者失去超过3级腐化等级,在《A Volume of Secret Faces》里则不该超过4级,在《Like A Map Made of Skin》不该超过5级,《The End of the World of the End》不该超过6级。
每当特工主动去处理一个与黄衣之王有关的威胁时,掌局者便可选择在暗中为其增加一点腐化等级。从特工的行动或对话中寻找线索:“我要仔细观察这只发条娃娃”,“我要阅读这本怪书”,“我要尝试在这张怪异地图上确认我们的位置。”上述的每个动作都表示特工正在尝试跨越真实世界与卡尔克萨之间的鸿沟。作为回应,掌局者可以为这位特工增加一点腐化等级。在这场战役中的很多情况下都可以这么做。
相对的,如果特工试图有意地阻止黄衣之王腐化的扩散,那么掌局者应在暗中为其减少腐化等级。什么情况下应该减少腐化等级呢?“我要对我的队友隐瞒此事"、"我要烧了这本剧本"、"我尝试无视镜中的幻影"。这些行动都可以表明特工们在试图远离卡尔克萨和黄衣之王,而掌局者可以以此为由,为他们减少一点腐化等级。同样的,在这场战役中的很多情况下都可以这么做。

游戏范例

黄昏时分,特工道格(腐化等级2级)与特工迪米特里(腐化等级1级)跟踪逃犯马克西莫·弗兰德博士进入了芝加哥东区的一个公寓庭院。与此同时,他们的同伴特工迪娜(腐化等级0级)正在库克县监狱档案馆中寻找一名死去多年囚犯的私人物品。这名囚犯被怀疑与剧本《黄衣之王》有所联系。

掌局者:道格和迪米特里二人身处院落,你们发现这院子里破烂一片,杂草丛生。破旧的油漆罐堆在一起,一辆彻底腐坏的汽车靠在栅栏边,公寓上方某处播放着拉什创作的《汤姆·索亚》。就在你们进入院子时,发现远处有一扇薄薄的木门重重关上了,发出‘砰’的一声。肯定是弗兰德先进去了。

此时此刻,掌局者的目的是强调情景的现实感。油漆罐、汽车、另类的音乐、与失谐的音调。这些元素对玩家来说都是“正常世界会有的东西”。

特工道格:我拔出手枪进入木门。

掌局者想要让特工们感受到不确定性,所以他替换了门后预存的空间。

掌局者:门后通向的房间像是一个舞厅,房间很大,并且漆黑一片。你没法看到房间的天花板,房间内的木质地板则向着中央倾斜。远处有些金属物品在黑暗中闪烁着光芒,你被这些不断变化的炫光弄得有些眼晕。
特工道格:我能看见什么?
掌局者:你的搜查技能值是多少?
特工道格:嗯…30%?
掌局者:你看不到太多东西。借着从房门处透进屋内的光线,你发现屋内有几块不规则的光斑,看上去不像是日光。整个房间带给你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剧院,或像一个没有照明的溜冰场。
特工迪米特里:我跟在他后面走进去,拔出手枪,但把它放在身侧。
掌局者(对道格):在你的视野中,你发现黑暗里有什么东西正在移动着,大约距你10米远,或是25英尺到30英尺。那是一个形体。
特工道格:卧槽!我要把枪对准那个方向,并尝试观察那个形体。

掌局者在这里把焦点切换到了特工迪娜身上,原因有二:一、给迪娜的玩家一个参与游戏的机会。二、为道格和迪米特里建立出紧张的气氛。

掌局者(对迪娜):好的,迪娜。你现在独自一人身处于库克县监狱一个石灰绿色的煤渣房里。里面有着四个陈旧的盒子,上面写着 "德克雷格,伊恩·F。" 一旁的时钟发出咔嗒一声,现在的时间是下午5:30,时钟不断嗡嗡作响。
特工迪娜:好的,我要从盒子里寻找德克雷格的照片。
掌局者(对迪娜):过一次搜查检定。
特工迪娜(掷骰):11/55!成功了!
掌局者(对迪娜):你从盒子里拿出的第一件东西,是一张映着德克雷格的黑白照片,上面标注的年份为‘1925’。照片上的他是一个秃顶的胖子,平和地笑着,牙齿歪裂,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身旧式的监狱制服,一座俄罗斯风格的巨大塔楼绘成背景。他手里拿着一个闪闪发亮的破面具,看起来像是自制的。这照片中的某些东西你似乎很熟悉。照片背面写着“秘密之书(Libro Secretorum Manifesta)”这样的字迹。

掌局者将视角转回到道格与迪米特里。

掌局者(对迪米特里): 让我们将视角转回到对弗兰德博士的追踪行动当中。特工道格刚刚举起了手枪,像是在黑暗的舞厅中发现了什么。
特工迪米特里:我看见了那个...呃...他看见的东西了吗?
掌局者:你没有,但你看到道格愣了一下,随即把头猛然转向另一边,并将枪口对准了黑暗。突然间,你们二人都在黑暗中听到了一段像是八音盒演奏出的微弱音乐。
特工道格:我向前走了两步:"你好?"

这是对黄衣之王的秘密的主动追寻。于是掌局者暗中为道格增加了1级腐化等级,现在的他腐化等级为3级。

特工迪米特里:我回头察看我们进来的木门。
掌局者:从门缝中,你可以看到庭院昏暗的轮廓,离开这里的话,会让你们轻松不少。

掌局者现在正在维持局势的一致性。入口处的那扇木门仍然清晰可见,那是通向 "安全 "的明确出口。

掌局者:报出你们的DEX数值。
特工道格:妈的...呃,15点?
特工迪米特里:16点。

掌局者选择腐化等级为3级的道格(而不是腐化等级为1级的迪米特里)作为目标。

掌局者:特工道格,你脚下的脆弱木板被你的重量压垮,你落入了一片漆黑的广阔空间。请进行一次运动检测。
特工道格(掷骰):呃,32/40。 好耶!
掌局者:你顺着塌陷的地板滑了下去。此时你一手抓枪,另一只手扒住了一块坚固的木板,勉强维持着没有坠落。你能听到碎裂的木片掉落在地板上而产生的回声。你凭着声音大致估摸了一下深度,下面很深。
特工迪米特里:我在哪?我可以拉他一把吗?
掌局者:你处于塌陷地板的边缘处。你能看到道格的手紧紧抓着一块木板,它就在眼前... ...然而每当你移动时,整个地板也随着你的移动而不断晃动。
特工迪米特里:我把枪收回枪套,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去,试图抓住道格的手。
掌局者:进行一次DEX*5的检测。
特工迪米特里(掷骰):呃,24/80。
掌局者:尽管脚下的地板仍在不断晃动,迪米特里还是稳住了身子与脚步,抓住了特工道格的手。

掌局者将视角转回迪娜。

掌局者(对迪娜): 好的,迪娜,现在的时间在6: 15左右,你已经把箱子里的东西都阅览了一遍,并做好了分类。里面记录着的内容是125101号囚犯,也就是伊恩·F·德克雷格的故事。他的档案上附有一个奇怪的标记,上面标注着 "逃犯"。
特工迪娜:哇哦,他是怎么逃出来的?
掌局者:那天是1925年的8月30日。那时的德克雷格已经在监狱里关了20年了。这段时间里,他贿赂狱警,以进行他最近沉迷的某种戏剧创作。8月30日当天 ,他当着狱警的面走进了监狱休息室内的舞台布景门里,然后就消失不见了。从此以后他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特工迪娜:好的,我将这些记录到笔记本上。

特工迪娜正在主动追寻黄衣之王的秘密。于是掌局者暗中为迪娜增加了1级腐化等级。现在她的腐化等级为1级。掌局者将视角转回到道格和迪米特里这边。
掌局者(对迪米特里): 好了,迪米特里,你现在紧紧抓住了在地板裂口边缘晃荡着的道格。与此同时,凹凸不平的地板正在逐渐崩塌。
特工迪米特里:我要观察一下裂口下面,估摸一下到底有多深。

掌局者暗中给迪米特里增加了1级腐化等级,特工迪米特里的现有腐化等级为2级。

掌局者:特工迪米特里,进行一次对抗非自然的理智检测。
特工迪米特里(掷骰):啊,该死!64/35,失败。
掌局者(掷骰): 你失去了2点理智值。裂洞内除了道格悬空的双腿之外,还有数张银白色的脸庞处立当中。随着分散视线的缓缓汇合,你看的更清楚了些,那些银白色的脸庞是一张张陶瓷面具,而佩戴这些面具的是何方神圣,你却看不清楚。面具下的身影漆黑一片,但面具的眼孔处透出的眼神里,却抱有某种狂热的期盼。这群人的中心处有一人与众不同,他戴着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面具。面具上的前牙是裂开的,而黑色的眼窝前则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他们抬头望着你们,似乎在等待着道格的坠落。

在这掌局者将两边的场景结合在一起叙述,加深了游戏的恐惧感。

特工迪米特里:卧槽!"往上爬!" 我要拉他上来!
掌局者:迪米特里,进行一次STR*5的检测。道格,进行一次DEX*5的检测。你们下方那些形体突然绽开,悄无声息地围成一个圆,内外跳跃、翻滚、翩飞,展现着一场无与伦比的精妙舞蹈,无限盘旋。
特工迪米特里(掷骰):31/45,成功!
特工道格(掷骰):81/75,失败,行吧。
掌局者:随着地板的又一次剧烈颤动,往黑暗里陷了一尺左右,裂洞也随之扩大,崩裂的木板不断掉落在下面的水泥地上。道格所紧抓的那块木板也不例外,坠进黑暗。失去了木板的支撑,现在道格所能依靠的只有,在裂洞上用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迪米特里。心中的紧张感不断攀升,双脚却在不断下滑。
特工迪米特里:我要把他拉上来!把他拉上来!
掌局者:下方的那些身影突然停止了行动,就和它们开始舞动时一样迅捷。一阵鼓声响起,这些人影转身面向某处黑暗,好像在等待着某人的到来。接着,它们散开了。迪米特里,进行一次STR*5的检测。
特工迪米特里(掷骰):99/45!大失败!
掌局者:你脚下的地板塌陷,慌乱中你松开了道格的双手,导致他摔在了下面的地板上。道格,你因摔在水泥地面上而受到2D6的伤害...所以是...(掷骰)8点伤害。
特工道格:呃,我只剩1点HP了。
掌局者:道格侧着身子摔到了地面,头部与地板剧烈相撞,导致他失去了知觉。迪米特里,进行一次DEX*5或运动检测。
特工迪米特里(掷骰):DEX。嗯...29/80。成功了!
掌局者:在撒开道格之后,你差点儿因为身形不稳而一头栽进裂洞内。但很快你便反应了过来,抓住了边缘仍旧牢固的木板。现在,在这个大型房间之内,你所能看到的只有这个裂口。而鼓声则依旧在黑暗之中响奏。
特工迪米特里:啧,我往下看看?

掌局者暗中又给迪米特里提升了1级腐化等级,现在他腐化等级的数值从2级提高至3级(这已达到了他在一节游戏中腐化等级增减的最大限值;详见第18页的腐化等级的增减)。现在,他可以感受到黄衣之王全新的恐怖层面了。

掌局者:那群人影蜂拥而至,围绕在道格的那具失去意识的躯体周围。他们不断旋转、舞动。偶尔,他们还会把瓷质面具仰起,迎向光芒。鼓声达到高潮时,他们随之又一次分散开。而道格仍然失去知觉地躺在地上,但他现在的脸庞已经变成了一个镶有他容貌特征的瓷制面具:胡须,浓眉。而他曾经长着眼珠的地方现在变成了一双黑色的眼窝。两个人影钻出人群,将他拖入黑暗。

掌局者将视角转到迪娜。

掌局者(对迪娜): 好的,迪娜,你现在已经把所有东西都归整好了。你把这些文件都复制到了手机上,还拍了一些照片。现在进行一次警觉检测。
特工迪娜:25/42,过了!
掌局者(对迪娜):你一边浏览着手机里的照片,一边走出了房间。里面的最后一张照片是1925年德克雷格站在布景前那张。你看着照片,突然愣在了原地。在你第一次看到照片时,照片内只有德克雷格孤身一人,但现在又多了一位:特工道格。他穿着囚服,面无表情地站在德克雷格身旁。他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这张90年前的黑白照片上。特工迪娜,进行一次理智检定。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landerYog: 2021-05-25, 14:27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6-20, 0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