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日常, 除了神话传奇、科幻志怪、异国轶闻我们还能写什么呢
JoenAstarouth
2021-06-04, 11:19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48
   4

Group: Primer
Posts: 4
Joined: 2020-11-17
Member No.: 90375


在一片黑暗中唯一的沙发上,我独自一人横靠在两个扶手间,翘起二郎腿,脚尖不断晃悠着。手里的GBA SP哔哔啵啵的放着童年的音乐,画面上的马里奥大叔站在路易吉头上一同像直升机一样飞起来:“这可真是...无法想象的...人格侮辱呢。”。虽然心里为向来被歧视的绿帽子水管工打抱不平,但依旧没有撼动这款游戏在我心里GBA第一的地位。这沙发也是十足的破旧,红色的布艺沙发上满是猫抓挠的痕迹,就算不论这个也能从稍显脱色的红线和微微塌矮的座垫上看出这沙发已经上了年头。说到猫,在我肚皮上又窝了一只黑白黄相间的田园猫。说白了,就是只野猫。当年我把他捡回来的时候,可着实因为她那野猫脾性挨了不少骂,更不用说这家伙根本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安静趴在人怀里。这可真是惬意的紧,但还是差了点什么。哦对,挥手间拿到一杯龙舌兰日落,一口饮下人生足矣。玩着玩着,又突然想到许久没有写文章了,穿梭脑海间,却找不到好点子,苦苦思索之中又不免想到:“除了神话传奇、科幻志怪、异国轶闻我们还能写什么呢?”

华为默认的铃声响起,我被迫打断思维从黑暗中抽离,躺在学校的硬板床上,硬是拖开眼帘。尽管仅是一条细缝,也足以找到那个毁了我惬意清明梦的“罪魁祸首”。才六点就响了真是让人想爆粗口,明明没有早课干嘛起这么早?虽然一个月有那么几次,但是清明梦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啊!好久没躺在老家的沙发上玩猫了,而且房子转租后猫被爹妈放跑,这种机会也只有这种时候了啊!真的是!我一会一定要大骂一顿定闹钟的傻逼!反手摁掉发狂的手机,在设上一个新闹铃以免真的睡过头,一翻身,帷幕再次闭合。

漫步进一片田野式花园,黄的、红的、黑的、白的、紫的都点缀在青绿的平原上。这辽阔的春季草原南北被没有阴影的山峦缓峰包围,西方是逸影绰绰的城市和一座被高楼拱卫的通天高塔,东边则是一望无垠的银白色大海。面前的欧式白色长桌上,众人已经在享用早餐。

打着哈欠缓步踱进席间,火头已经下了不少。走过席尾身着红色的三胞胎兄妹,端起一杯热茶。挨个揉了哥哥、妹妹、弟弟的脑袋,在被小家伙们打掉伸过去的手之前笑着快步逃开。躲在像个机车朋克一般的少女旁,又祈求着三胞胎今日的庇护。“不要在吃饭的时候打闹”,通常这个家伙说话比我有用,是可能她打人比我狠的缘故。一边想,一边伸手揉乱她的发型,听着她咬牙切齿从喉咙里发出“呵噜噜”的犬哮,却毫不担心。毕竟她是一只犬,哪有狗狗不喜欢被揉头的?转身在琳琅满目的点心中拿起巧克力甜甜圈,虽说是琳琅满目,但大多数是各式各样的甜甜圈,没办法大家都爱吃这个。最后落座在长桌尽头的高椅上,这破椅子怎么坐怎么不舒服,真不知道是谁搞出来的。吹吹茶杯上的热气,微笑这转头看向桌子另一侧正在吃巧克力甜甜圈的和我相貌相同的男青年和一只不断在桌上啄食的鸽子。

我不免感到有些头痛,张嘴欲骂又想到还有孩子在场:“白,起码吃饭的时候当个人好吗?”。话音刚落鸽子就化作着白裙的女孩“哐”的落在桌上,震得桌上餐食和碗具一跳,她像恶作剧得逞一般向我转脸一笑,眼眶的漆黑里满是顽皮之意。微微一叹气,又转向那男青年:“昨天闹钟你定的吧?你巧克力没了!”尾音未消那甜甜圈上的巧克力就无影无踪。幽怨的眼神望来:“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以为我不想在那里多呆一会?”“略”我对他吐吐舌头。我们一直都静默无声,大家聊的很开心,桌上最后什么都没留下。

仰面躺在洁白的躺椅上面山而背海,她也随手拉过一张与我面向相反的方向随意躺下。三胞胎在树下嬉闹,青年像往常一样消失不见。而在天空中一块一块巨大的云团之间,舞着一个白裙姑娘。仰头望着天空,目光略有尴尬的下移向远处的缺失阴子的群峦,脑中有回想起那个问题:“喂,你说,除了神话传奇、科幻志怪、异国轶闻我们还能写什么呢?”她回头望向我,嘴唇开合,却被铃声替代。
从床上一跃而起,立刻穿好衣服,简单洗漱,跃上自行车。“总之肯定是嘲讽我的话。”一边这么想,一边向道路两旁的兄弟姐妹道日安:“早”
“又起这么晚啊?”它道。
我皱起眉头:“你知道的,我那里一帮子。”停下自行车,一手扶着它坚硬而粗糙的身体一同向远处缓缓挪移的山之影挥手打招呼,树冠发出沙沙的叶响,风递去我们的致意。
“这么多人都看你呢,没所谓吗?”它的足穿透地面,挤的地砖变了形。
“他们视而不见,走了”我挥手捋掉头发上的树叶。
“诶,记得别老和他们聊天。”它的肢干们快速的摇摆着。
“行了,我有分寸”转身之后摆摆手。
铃声响起,我向父母祈祷。铃声响起,我向兄弟祈祷。铃声响起,我向姐妹祈祷。铃声响起,我回想起那个问题:除了神话传奇、科幻志怪、异国轶闻我们还能写什么呢?铃声响起,我没有想出答案。铃声响起,我为他们祈祷。铃声响起,天已黄昏,我踏出教室。
我喜欢和他们游戏,和他们聊天。即使他们总是沉默不语,那正是最大的乐趣所在。在黄昏里,他们穿过行人与自行车,在涌流奔行的大道上自由行走。偶尔山的阴影会经过这里,被笼罩的他们便漆黑的仿佛有了实体,像水流一般垂落,那时穿过他们,就像穿过一阵微风。不过总是和他们玩耍,听说与他们与我都不太好。但我并不害怕,只是他们会回忆起来,变得不再纯净、不能穿行、不再自由。
他们中的一部分,不再自由的那部分,经常会在晚上找我玩。和我最要好的就是现在在趴在我背后床边栏杆上的两个小孩子,每每我打开电台,他们都会在旁边陪我一起听。最早好像是去年中元节那期的时候,小女孩都被吓哭了,我一转过身,就被小男孩拉着逃走了。后来养成默契之后发现好像我不能转过去呢,每次电台结束就会笑着跑开。有时还会留下白很喜欢吃的糖果,是两个很有趣的孩子。和家里楼梯上那位完全不是一类,说起来有了电梯之后,那位现在怎样了呢?回家之后,要不走次楼梯去见见他... ...
想着,意识模糊了,睡了过去。
草地上,走过四仰八叉睡过去的家人,拉过一张毯子。
除了神话传奇、科幻志怪、异国轶闻我们还能写什么呢?
想着,意识模糊了,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夜幕里,那消失了一个白天的青年从城市的模糊里回来:“谁知道呢?”
TOP
菠菜
2021-11-14, 11:37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8
   0

Group: Primer
Posts: 2
Joined: 2021-11-11
Member No.: 95838


有一种混杂了很多元素的感觉,让我感觉到日常中有异常的感觉,比较奇特。期待后续。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12-08, 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