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吞噬》第3章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21-06-06, 05:29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624
   130

Group: Avatar
Posts: 200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纽约时报畅销书《欢迎来到夜谷》以及广受欢迎的同名电台作者所带来的全新故事,关于探索信仰与科学的交叉点,两个渴望彼此信任的年轻人之间所发展的关系,以及微笑之神那令人毛骨悚然,巨齿森森的力量。

3.
Nilanjana对Carlos没有兴趣,而且无论如何他也已经和本地广播电台主播,Cecil Palmer,结婚了。虽然如此,她还是无法不注意到,他以他的方式,惊人的英俊。甚至他皱起的眉也是完美的,而他将他的手完美的插入了他完美的秀发。
 在科学上,当然了,外表完美的压力一直都很强烈。外表对于一名科学家的职业生涯十分重要,而顶级科学家面临着各种整形手术和不健康饮食的指控,小报杂志和八卦博客一直在对他们不断地进行审查。但是Carlos一直置身于此之外。他是个美丽的人,但是这从未引起他太多的兴趣。他只关心两件事:他的科研工作,还有他的家庭。
 Nilanjana不是很了解Carlos的家庭。她知道他有个青春期的外甥女,Janice,有先天性脊柱裂,而在她每次频繁的去做体检以让眼睛,肾脏,还有脊椎恢复健康的时候,Carlos会请几天假去陪她还有他的大姨或者姨父。
Nilanjana知道他的丈夫,Cecil,在夜谷这样一个充满了恐怖秘密的城市中作为一个记者,有时候会面对极端的危险,而这些危险让Carlos担心得呆若木鸡。他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强忍着不去打电话给广播站问Cecil的安危。在Carlos因为Cecil的安全焦躁不已的时候,在实验室就完成不了多少工作。她能看出来什么时候Carlos在晚间有约会计划,那时候他会往他的头发上涂上发胶,并穿上他最引人注目的实验袍。
 她不清楚为什么Carlos这会儿会想要约谈她。她希望这是关于他的科学工作的。她对于恋爱话题没有什么可说的。不是她没有男朋友。她是个对其他人类怀有兴趣的成年人类,并且她从高中开始就有过恋爱经验了。但是她还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在这种问题上给出建议。她只是一路上跌跌撞撞,就像所有人一样。偶尔愉悦,长久寂寞,不管她当时是否正处于与某人的关系中。
 Carlos打破了这阵幻想,拿出了一张写着大大的“科学”字样的纸。
 “今天要讨论的话题是科学。我带来了视觉辅助。”
 哦谢天谢地。
 他做了个手势让她坐下,但她不太想坐下,于是她做了个手势表示她还是想站着,然后又你来我往了若干回他们谁也理解不了的手势。最终,Carlos坐着而她还是站着。
 “我知道你注意到那所房子了。”他说。
 “是房屋总体上的概念吗?”
“不,呃,抱歉,是那所并不存在的房子。”
他拿出了另一张图标。那上面是一所房子的图片。
 “是的,”她说,“我知道那所房子。它并不存在。它看起来就好像存在一样。比如说在你看它的时候它就在那,而它处于另外两所完全一样的房子中间,所以它存在比不存在更说得通,但是……”
 “……它实际上并不存在。”他总结道。
“是的。那是所奇怪的房子。或者那不是所奇怪的房子。它很奇怪但是并不是所房子?很难说要怎么描述它。”
城中的所有人都知道那所房子看起来似乎存在但实际上不存在。在科学家中有种冒险挑战就是去敲敲它的门然后跑开。Carlos本人曾经进入过那所房子一次。他没有过多的提起过这件事。每次这个话题被提起,他只是挥挥手试图改变话题。
Nilanjana从他的研究记录中所了解的是,从这所房子的窗户向里面看进去,它的内部结构与普通的预置房屋完全不同。从里面看,这所房子里没有家具,没有装徐,只有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上面是一处灯塔。这所房子并不是一所房子,而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沙漠的入口:那里广阔而空旷。在那另一个世界中有一座山,而这对所有看到它的人而言是完全可信的。在那座山的峰顶上就是照片中的这处灯塔。从四面八方有冷光照射过来,尽管从来没有可见的太阳。
假设:另一个世界的沙漠是冰冷而空旷的,让Carlos对他所爱的人有种失落感。Carlos最在乎的就是他所爱的人,所以一个空无一人也空无一物的地方对他而言是一种创伤。
Carlos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之后的几年之中,实验室中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对那所房子相当着迷。而就像所有对真相的痴迷一样,这让市议会很是紧张。
“你的工作是做个科学家。”市议会派了眼神空洞的儿童信使在他半夜三更起来小便的时候从浴室莲蓬头中冲出来对他说,“所以外表漂亮并发表论文就行了。别去寻找什么所谓的真相了,别再窥探了。”
“朋友。”Nilanjana在Carlos对她说起来自市议会的口信的时候说。
“是的,这是很令人失望。”Carlos说,“我当然是被一个眼神空洞的儿童信使困住了,而你知道市议会要来把他们接回去要花上多长时间。结果我们在接下来的三周中都得每天送她去学校。我们明天还要去参加她的八年级毕业典礼。”
“哦真可爱。”
“超可爱的。但是我不会让市议会阻拦我保护其他所有人免受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伤害。他们一直在试图阻拦我。”
就是这样。
Carlos产生了使用他办公室里的壁挂机对那所不存在的房子进行测量的想法。那架机器有雷达,微波还有激光进行测量,能产生数字并发出尖锐的呼啸声。
通常,特别是在炎热的日子里,并不存在的那所房子客厅的窗户是开着的,而他可以尝试测量不存在的房子的外侧和它平行的内侧平行宇宙尺寸。测量过平行宇宙入口,用激光得到他们的深度是一种对所有新房的常规检查,并且这样他就能用他的建筑工具解决他的实验问题了。如果有人从窗户往里看,那里就像一个典型的客厅:扶手椅,沙发,没有音量调节钮的扩音器用于播报政府宣传,紧急备用沙发。常见的物件。但他知道这只是一种视觉效果,这是一种幻想,这是对于谎言的科学名词。
在他打开他的机器的时候,一切都出了问题。一阵轰鸣声,从沙漠脚下深处的沙子中传来。地面为之震动。那几乎就像一场地震,但并不是人造的,也没有像平常的地震一样通过市政日程安排公开出来。震动和噪音让他所有的读数都失去了意义。
科学原本就是很艰难的。无论如何,如果不是一群无聊的人在信仰过于简单的时候试图挑战他们自己,哪还有什么科学呢?于是他又一次打开了机器,小心的校准它。又一次,在他的手指接触到开关的那一刻,又传来了轰鸣声。实验被毁了。
“有人在看着我。每次我想进行实验,地下就传来暴力的移位。人们都不见了。”
“但是是谁想要掩盖事实真相呢?”Nilanjana问,“除了秘密警察,市议会,市长,世界政府的任何成员,还有来自其他世界的入侵势力之外?”
“正是,”Carlos说,“市议会是最可能的,既然他们已经警告过我了。”
Carlos请求市议会听他一言,一个勇敢的举动。不管在议会室里居住着怎样一头多形态的多维度的野兽,散布出烟雾,硫磺,城市条例和人类贪婪的味道。但是Carlos将科学和他的社区置于第一位,所以他穿上了一件防火实验袍,戴上了眼罩避免看到议会的蠕动陷入恐慌,前往了市议会。
“是谁这么做的?”他请求道。
“做了什么?”市议会的众多声音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最近都在休假。我们什么也没有做。你觉得我们做了什么?”
“毁掉我对那所不存在的房子的实验。妨碍我理解我需要理解的事情。”
议会发出了哈气声。
“你已经被通知过放弃这件事了。我们的所作所为也是有限度的。”
“所以是你用来自底下的轰鸣声扰乱了我的实验吗?”
“愚蠢的科学家。真相的寻找者。你以为你是唯一一个对那所房子感兴趣的人吗?还有很多人在寻求发掘它所隐藏的力量。”
“什么力量?什么人?”
“我们已经说了太多了。我们应该吞了你。但有一个颇有影响力的媒体成员保护着你,我得罪他们是不值得的。趁你还有命在,快点逃吧。”
“那所房子的力量事什么?你知道些什么?”
市议会咆哮了起来。一只潮湿的,海绵状的手缠绕住了他的脖子。
“Wordsmith警告过我们有什么正等着进入我们的城市。你在窥视一扇不该被打开的门。终结你的实验,否则它将终结你。”
湿润的手指收紧了。Carlos向后倒去。在他后退的时候手指松开了,放他走了。他身上留下了一种泄漏的电池的气味,他能在舌根处尝到一种酸味。
“Wordsmith?”Nilanjana说。不顾她自己,靠在桌子上,听着这件事,“那是谁?”
“不清楚,”Carlos说,“我从前从没听过这个词。也许是另一个谜。一个谜接着一个谜接着另一个谜。”
他拉了一根线,而三张图表一瞬间自己卷了回去。
“看起来这些询问已经到了我已经无法继续下去的地步。”
“你不能因为市议会说你必须放弃就照做。”
“我很害怕,Nils,这正是我将要做的事。”
他叹了口气,站了起来,从窗户看出去,看着脱衣舞厅上破碎的沥青,那正是他的实验室所在地。那有几辆车在停车场里。迷茫的市民们停下来道隔壁的Big Rico’s买片披萨。青少年们寻找着安静的地方露出或凝视着彼此对于广阔无垠的夜空的恐惧。没有标识的黑色轿车里坐满了面无表情西装革履的政府人员,监听着任何人说过的每句话。
“科学是对真相的追寻,没有妥协。但是科学必须在人生中完成,而人生是充满妥协的。特别是在这里的人生,在我们隔墙有耳的小城中。”
他用他的头示意了一下黑色轿车。他转身背向她,他喃喃道,你明白了吗?
她点点头。
“Nils,我永远不会让你帮我继续试验。我永远不会让你找到轰鸣声的源头。继续这件事实在太危险了。如果我要你这么做,你完全有权利走出这扇门继续你的细菌研究。”
“为什么你要让我去,而不是其他科学家中的哪个?”她问,“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想继续这个实验,你肯定不会的。”
从他的办公室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门缝下闪过一道亮光。然后能听到Luisa的喊声,“你太让人失望了!”很明显这不是冲着Mark也不是土豆。
Carlos朝门看了一眼,然后看回了Nilanjana。他对她微笑了一下,伸出了他的手。她握住了他的手,会心地点了点头。
一场实验被阻止了。对于一所不存在的房子。一个让市议会恐惧的谜。还有一个名叫Wordsmith的人或者组织。看起来朦胧,不可能。
但是科学研究已经教会了她如何处理不可能。收集数据。建立假设。验证假设。用你所了解到的收集更多数据。很快,不可能将会揭示它本身不过是一层薄薄的柔弱的屏障。
她会从整件事中最实际最可测量的部分开始。沙漠中传出的轰鸣声。
“恐怕我帮不了你。”她说,朝着门走去。“请原谅我,我得放下我的细菌去沙漠里了。我有些需要参加的个人事务。”
谢谢你,他喃喃道。
她把她那毫无用处,被毁坏殆尽的实验从桌子上扫进了垃圾桶—Lusia向她投来困惑的一瞥,有些打破了她冻结的关于失望的实验—然后钻进了车中。
Nilanjana发现她在发动引擎的时候笑了起来。她带着真正的快乐笑着,却不理解为什么她会感到这种快乐。
这是她会让她自己从事的事业吗?她快乐地笑着。她不知道。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7-28, 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