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柯南时代的诸国背景介绍]阿奎罗尼亚Aquilonia, 西伯莱时代/海波瑞安时代(Hyborian Age)的阿奎罗尼亚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28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00
   5

Group: Speaker
Posts: 497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阿奎罗尼亚Aquilonia
“世界上最骄傲的王国是阿奎罗尼亚,至高无上地统治着梦幻般的西方。”
——尼米迪亚编年史The Nemedian Chronicles
阿奎罗尼亚是西伯莱王国中最先进和最强大的。他的人民比其他人更为自豪和富裕。在柯南的时代,阿奎罗尼亚在文化和生态上非常类似于中世纪的法国。政局充满了阴谋诡计、谋杀和恐怖,很容易成为新战役的理想背景。
阿奎罗尼亚的男爵和伯爵世世代代保持着古老的宿怨,生活在边境沿线的人不仅相互战斗,而且还与皮克特人(Picts)、西梅利安人(Cimmerians)、尼米迪亚人(Nemedians)、俄斐人(Ophireans)作战。
阿奎罗尼亚人既有趣又多样。总的来说,阿奎罗尼亚人有着较长的脑袋,是一个又高又瘦的种民族。在富饶的阿奎罗尼亚地区风城市居民往往倾向于肥胖,而挨饿的人相对较少。他们的军事力量主要依靠由全副武装的骑士指挥的骑兵部队,尽管来自冈德兰(Gunderland)的枪兵(pikemen)和长矛手(spearman)以及来自柏森尼亚(Bossonia)的弓箭手也很受欢迎。

人口与文化
阿奎罗尼亚人(Aquilonian)主体是西伯莱人(Hyborian)。他们是一个高大的种族,黄头发、灰眼睛,肤色依据当地情况而变化。许多省份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民族,如柏森边界(Bossonian Marches),冈德兰(Gunderland)和波伊坦(Poitain)。由于阿奎罗尼亚南部——尤其是最南部的波伊坦(Poitain)——的人们与棕色的辛加拉人(Zingarans)混血在一起,黑发和棕色的眼睛逐渐占主导地位。
尽管被征服的财富和奢侈的挥霍,阿奎罗尼亚人仍然强壮而充满活力。他们也傲慢自大,以不容忍和轻蔑的态度对待弱小者。作为自封的主人,他们把自己的部属视为被征服的省级臣民。

荣誉
阿奎罗尼亚人倾向于有一种文明的荣誉准则(参见《柯南角色扮演游戏》),尽管也发现了其他的荣誉准则。荣誉对阿奎罗尼亚人来说是一个真正的概念,它影响他们的声誉、道德认同和自我认知。这一荣誉延伸到家人和朋友身上。被轻蔑的荣誉会以对决或其他形式的赔偿来补偿。
贵族们认为他们的荣誉使他们凌驾于贱民之上;荣誉对他们来说就像城堡一样真实,但更重要的是,因为损坏的城堡比受损的荣誉更容易修复。事实上,如果是出于维护名誉而犯下的行为,否则将被视为犯罪的行为可以得到原谅。
在阿奎罗尼亚的边境地区,荣誉尤其重要,那里的执法人员很少,因此人民自己执行他们的法律。

忠诚
阿奎罗尼亚基于效忠他人的理念。整个封建制度是建立在忠诚与个人之间以及家庭之间的相互联系上的。效忠被认为比法律更可靠,一位光荣高尚的人物将宣布至少一项效忠。
不明或没有效忠的人在阿奎罗尼亚不值得信赖。

阿奎罗尼亚的服装
阿奎罗尼亚的大多数人都穿着羊毛外衣和亚麻布内衣。大多数人只穿简单的束腰外衣和软皮靴。阿奎罗尼亚各地的富人都穿得很好,比起农民穿的款式,他们更喜欢鲜艳的颜色、更好的材料和更长的长度。精致的丝质长裙、贴身夹克、镀金编织裙和锯齿状袖子是阿奎罗尼亚宫廷中的典型服装。头发通常是卷曲并带有香味的,通常用银线织物或金线织物的带子绑在一起。大多数男性贵族的头上都戴着装饰的帽子。大多数贵族都佩剑,尽管其中许多只是礼仪上的武器。男性的阿奎罗尼亚式时尚通常包括胡子。尽管有这些相似之处,阿奎罗尼亚的服装风格因地区而异。其他人穿着简单的紧身短上衣/短袍(tunics)、紧身裤(hose)和软皮靴。
托朗/陶兰(Tauran)和中部的男爵领和郡,妇女穿用腰带绑紧的羊毛紧身裤(woollen hose)来遮住双腿。紧身裤上她们会穿一种名为“科特(cote)”的长袖低腰的连衣长裙。在“科特”外面,她们还会穿上一件短袖外套(short-sleeved surcoat),另外还会披一件斗篷在肩上。有钱的女人会佩戴着温帕尔头巾(wimples),一种戴在头上,并围住脖子的围巾。中部地区的男人穿紧身裤和有褶的夹克。
在冈德兰(Gunderland)和柏森尼亚(Bossonia),妇女穿短而无袖,并且光滑的,被称为佩利肯(pelicons)的衣服,作为内衣。长袖、及脚踝的链子(chainses)穿在佩利肯之上。有着修长的喇叭形袖子的短款外裙(Shorter-skirted kirtles)穿在链子之外。斗篷或披肩经常系在喉咙处。女人的头发是编成辫子的,尽管未婚的妇女和女孩可能会把头发垂下来。男人穿紧身短上衣/短袍(tunics)和外套(surcoats)。冈德兰人留着长长的头发,通常挽成马尾。
在波伊坦(Poitain),女人穿的内衣是低领长袖的宽松内衣(chemise)。在这件宽松内衣的外面是一件短袖紧身胸衣(corset),以突显这件宽松内衣。胡普兰衫(houppelande),一种有着修长喇叭状袖子的宽松连衣裙,通常被较富有的妇女穿着。腰围(Waistlines)在波伊坦通常被穿得很高。天气不好的时候,女人们会戴上披肩,用一条带子系在锁骨上。这些妇女还戴着精致的头饰,通常是戴着薄纱面罩的高尖顶礼帽(tall steeple caps)。男人穿紧身裤(hose)和带裙的夹克(skirted jackets)。裙子越长,显得男人越富有。
在韦斯特马克(Westermarck),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制的。拓荒者和妇女通常用柔软的动物皮制作服装:到膝盖一半高的系带鹿皮靴,皮革马裤(breeks),鹿皮衬衫和夹克,毛皮或草帽。边疆较富裕的阿奎罗尼亚人可能会与柏森人(Bossonians)从中部省份购买亚麻布或丝绸,并穿着更传统的阿奎罗尼亚时装,尽管很少有边境居民关心时尚和装饰。

阿奎罗尼亚的性别角色
在阿奎罗尼亚,妇女,无论是贵族还是农民,在社会上都处于困难的地位。阿奎罗尼亚妇女通常被指派做诸如做饭、烤面包、缝纫、编织和纺纱等任务,她们被认为不如男人重要。在阿奎罗尼亚,女性人数超过男性,因此,一些阿奎罗尼亚女性从事通常为男性保留的职业并非闻所未闻。许多人从父亲或丈夫那里学到一门手艺,在他死后继续干他的工作。妇女在农村的日子往往更轻松。城市阿奎罗尼亚的女性往往更保守,因为许多行会(guilds)不允许女性通过她们的丈夫进行储蓄。因此,要想成为一名职业单身女性是很困难的,许多搬到城市找不到家境(domestic situations)的年轻女性被迫转而为娼。
女人在结婚前都受父亲的控制。贵族妇女受包办婚姻的约束,虽然农民在婚姻方面有更多的自由选择,但那时因为他们的嫁妆不是小就是不存在,他们的土地和潜在的孩子对贵族家庭来说太重要了,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与许多西伯莱时代的国家的妇女不同,阿奎罗尼亚的贵族妇女不仅仅是附属物,不仅仅是交换物或生育的容器。拥有土地的妇女有许多权利,可以相当自由地行使权力。贵族妇女在婚姻中常见的礼物是封建财产,她们可以自由地控制和监督自己的财产。富有的妇女可以继承财产,成为完全受益的封建领主。他们可以解决有关附庸、城堡和其他财产的争端。一些妇女甚至可以派遣军队,带领他们参战。

爱情与婚姻
在阿奎罗尼亚,年轻的女孩从小就期望结婚。只有 富裕的贵族女孩才有能力保持单身,通常是为了密特拉(Mitra)献身。对婚姻的需要促进了整个阿奎罗尼亚地区婚姻经纪人和媒人行业的发展。浪漫的爱情在阿奎罗尼亚式婚姻中起到的作用很小——婚姻太过政治化和经济化,无法仅仅是吸引和选择。婚姻,除了穷人,几乎总是由父母安排,以确保子女的富裕。新娘的家庭负责提供嫁妆,嫁妆通常是土地、封地或庄园(或更多)。如果没有土地,农民的嫁妆也可以包括金钱或牲畜。真正贫穷的人结婚时没有嫁妆,而且常常为了爱情而结婚。新郎也被要求提供嫁妆,嫁妆通常也包括土地。婚姻是阿奎罗尼亚财富再分配的一种形式,这反过来又给富有的女孩施加了比农村女孩更大的结婚压力。

财产
土地和财产是财富和社会声望的源泉。阿奎罗尼亚的封建领主是政治和经济的关键人物,因为他们拥有土地。这些贵族经常寻求增加他们的财产和权力。在阿奎罗尼亚,财产的获得是通过领主和附庸之间的关系来完成的,这些财产包括土地、磨坊、烤炉、制革厂、矿山、采石场、河流和森林或其任何组合。这可以包括所有权,也可以仅仅是管理权的授予。

社会地位
阿奎罗尼亚有四种不同的社会秩序,每一种都有自己的潜规则和隐藏的习惯。这四种秩序是劳动者、市民、贵族和神职人员。这些秩序本质上是社会的和政治的,而不是经济的,因为地位和地位不是由金钱决定的。封建主义是政治结构,不是经济结构。
劳动者(Labourer):劳动者在土地上为生活必需品而工作。他们的工作不仅是为了生存,而且是为了支持那些不劳动的人,例如神职人员和贵族。在西伯莱王国里,有四类劳工:农民(Peasant)、农奴(Serf)、自耕农(Yeoman)和住农舍者(Cottager)。
农民(Peasant):一个农民是一个自由的人,他住在一个村庄或更多的农村环境中,拥有自己的土地,或者最多,在他的土地上欠租金。大多数农民是农民,但也有一些是工匠。农民只有在收获期间才负有主要的劳动义务。
农奴(Serf):农奴是指生活在一个村庄或更多农村环境中的人,但与农民不同,他的自由受到封建领主的限制,负有劳动义务。大多数农奴是农民,但和农民一样,也可能是工匠。农奴不是奴隶,因为没有人拥有他。然而,他却与别人拥有的一块土地捆绑在一起。农奴没有领主的允许,不能离开他所依附的土地。
自耕农(Yeoman):自耕农是不拥有土地或承担封建责任的自由人。这些人中的许多人生活在一个村庄里,但并不属于这个村庄,被视为外来者或家属,而不是社区的正式成员。失去土地或到村里来无地的农民是自愿的。许多人以雇工的身份从一个村庄搬到另一个村庄;其他人则作为庄园劳工(manorial labourers)而长期受雇。熟练工/雇佣工ourneymen(比学徒工匠apprentice craftsman高一级)属于这一类。
住农舍者(Cottager):住农舍者是没有土地,但至少拥有或租用住宅的人。从本质上讲,一个住农舍者就是接受一栋房子住进去的人,即使它只不过是一个棚子,然后和家人一起搬进来。他在富农或封建领主拥有的土地上工作,作为回报,他被允许居住。住农舍者生活在社会的边缘,常常被农民甚至农奴看不起。
——
自由市民和市民(Free Townsfolk and Burghers):自由市民通常被贵族视为劳动者,即使他们不为贵族或神职人员劳动。他们为自己劳动。城市生活与乡村生活截然不同,尽管它们相互依赖。
——
贵族(Aristocracy):贵族阶层包含了一个庞大而流动的社会范围。贵族阶层极为活跃,因为战争和婚姻的命运使家庭迅速崛起和衰落。在西伯莱王国贵族有四种类别:王室(royalty),贵族(peerage),绅士(gentry)和骑士(knights)。
王室(royalty):西伯莱皇室是西伯莱王国的统治家族。
贵族(peerage):西伯莱贵族不仅是政治统治者,而且还掌握着军队,拥有自己的社会事务。这种社会秩序有着惊人的物质保障和政治权力;西伯莱贵族通常会花时间努力维持和改善自己的地位。
绅士(gentry):低级贵族的最低地位是绅士。士绅的成员是持有土地和行使封建权利的骑士。
骑士(knights):西伯莱国家的军事力量是由那些无土地的骑士和士兵组成的,这些骑士和士兵是由各个封建领主抚养的,作为他们对男爵、伯爵和国王的义务的一部分。
——
远低于贵族和军队的地位,甚至低于平民的地位,阿奎罗尼亚的奴隶们在辛勤劳作。在《剑上的凤凰》中,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托特·阿蒙(Thoth-Amon)在阿奎罗尼亚过着奴隶般的生活。阿奎罗尼亚的阿修罗异教(cult of Asura)保留奴隶;奴隶们经常驾驶异教成员的死亡之船(boats of the dead)沿着霍罗塔斯河(Khorotas river)航行。然而,冈德兰的人民不蓄养奴隶,甚至觉得仅仅是奴隶制的想法都是令人厌恶的。

社会阶级的流动性
除了通过婚姻,阿奎罗尼亚几乎没有社会流动性。无论一个人的行为有多好,无论他完成了多少,无论他积累了多少财富,都不能因为这些事情而提升自己的地位。不构成犯罪的品行不端也不会降低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向下流动当然比向上运动容易。例如,如果一个贵族接受了工作,他就被取消了贵族资格,因为贵族不以劳动为生。此外,犯罪行为可能会导致一个人被社会排斥,使一个角色得不到法律保护。
不过,有些职业比其他职业更有声望,通过鼓励儿子或女儿从事比自己更受尊重的职业,可以获得有限的向上流动性。在阿奎罗尼亚社会中,唯一可靠的晋升途径是通过婚姻,因对封建领主的特殊服务而被授予高贵的地位,或者像西梅利安人柯南那样,用自己的双手和自己的关系(terms)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

贸易经济
大多数阿奎罗尼亚贸易都是相对本地的。随着农场和庄园的扩张,越来越多的村庄发现他们在生产少数商品和交易其他商品方面具有相对优势。大多数阿奎罗尼亚商人和小贩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推销商品。在大城镇里,贸易是由手艺行会和商业行会主导的。行会者倾向于联合起来以保护彼此的贸易。他们共同努力,禁止或限制任何受行会保护的商品的贸易,迫使外国商品的批发商和商人支付津贴或费用,以获得在该城市销售其商品的权利。然后,关税在所有相关的商人之间进行分配,并将一部分关税上交给封建领主或城市,以获得征收关税的权利。
庄园是阿奎罗尼亚的经济生活单位。庄园包括一个庄园和一个或多个相关的村庄和数千英亩的土地。整整三分之一的土地用于支持贵族封地主及其随从。在土地上耕作的农奴和农民,通常被要求花一半的时间在为贵族留出的那部分上,而剩下的时间则要按照当地领主的要求,在自己的土地上耕作,或从事一些特殊的工程,如修建桥梁或道路。
货币
阿奎罗尼亚是少数几个铸造金币的国家之一。这些硬币,有时被称为卢纳(luna),在世界各地都很值钱。因为是金币,因此也被叫做金月(golden luna)。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34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33
Post #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00
   5

Group: Speaker
Posts: 497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阿奎罗尼亚的军队
地方领主有自己的军队,国王可以命令他们作战。这些军人,骑士(knights)和武士(chevaliers),在柯南的时代成为他们自己的公民阶层。通常这些战斗人员都有自己的部队名称;帝国军队被称为黑军团(Black Legion),国王的个人保护骑士被称为黑龙(Black Dragons)。阿奎罗尼亚的士兵包括强大的骑兵和令人印象深刻的步兵。阿奎罗尼亚似乎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国家,它承认训练有素的步兵的重要性。大多数步兵都是弓箭手,擅长长矛和短剑,柏森尼亚人(Bossonian)弓箭手在现代弓箭术方面是无与伦比的。在国家战争时期,柯南国王可以指挥超过5万人的军队,就像他在《龙之时刻(The Hour of the Dragon)》所做的那样。在阿奎罗尼亚的军队经常通过奥列芬特/象牙号角(oliphant)发出信号,这是一种华丽的象牙乐器,熟练的表演者可以用它来模仿从狮子或大象的吼声到微风的声音。
在战斗中,阿奎罗尼亚军队倾向于用一个标准的编队来对抗敌人。阵型的中心,重甲骑士,是最强的部分。两翼由较轻型的骑兵单位组成,由长矛兵和柏森尼亚弓箭手支撑。翅膀先于中心移动。弓箭手释放他们刺痛的死亡和枪兵,剑手随后跟进。弓箭手举起他们的目标向敌人的后方开火,以避免杀伤自己人。接下来是骑兵部队,后面是骑着巨大战马的骑士。

以下来自《Royal Armies of the Hyborean Age》摘录
阿奎罗尼亚的旗帜:黑底金狮旗。但在柯南成为阿奎罗尼亚之王以前,国王们使用皇室之龙符号,而非黑底的金狮。
阿奎罗尼亚可能是西伯莱时代的主要力量。一支在战场上的阿奎罗尼亚军队可能包括多达20%的雇佣兵。以下描述是指军队的本土部分。
波伊坦骑士(Poitainian knights)是波伊坦的征兵,他们以使用双手巨剑(two handed broadsword)而闻名。这些骑马的骑士会在他们的盾牌和旗帜上携带波伊坦的纹章——红底色上狂暴的银豹。
阿奎罗尼亚骑士(Aquilonian knights)是阿奎罗尼亚的男爵和他们的骑兵。这些人会有他们自己的军装,或者穿上部队副指挥官的军装,他将成为自己的男爵。他们会使用阿奎罗尼亚旗帜。
黑龙(Black Dragons)是阿奎罗尼亚皇家卫队(Aquilonian Royal Guard)的骑兵部分,其特点是黑色制服和羽毛装饰、银色盔甲和盾牌,盾牌上有黑龙的军团图案。他们会把白底色上的黑龙作为旗帜,除非柯南在部队服役,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使用阿奎罗尼亚国家的旗帜。
柏森尼亚弓箭手是来自皮克特边境的精锐边防卫队。他们会穿绿色或棕色的土色调和朴素的钢铁盔甲。这个单位没有旗帜。
来自冈德兰(Gunderland)省的是金发碧眼的冈德人(Gundermen),他们充当长矛兵(pikemen)。冈德人倾向于穿暗淡的颜色和普通的钢盔和盔甲。他们的旗帜将是阿奎罗尼亚狮(Aquilonian Lion)。
阿奎罗尼亚步兵是步兵的主体,它是由各种男爵领的武装人员组成的。在一个特定的部队中,可能有不止一个男爵领的分遣队。这些军队会穿上他们男爵的军装,举着他的旗帜。在那些由几个男爵的军队组成的部队中,阿基罗尼亚旗帜将被携带。
黑军团(Black Legion is)是步行的皇家卫队,会有像黑龙(Black Dragons一样的制服。

骑兵(Cavalry)通常占军队的25-40%。如以下所示:

波伊坦骑兵(重骑兵),12人/队, 0-50%;
阿奎罗尼亚骑士(重骑兵)12人/队,40-100%;
黑龙(重骑兵),12人/队,1 支部队

步兵通常占军队的60-75%。如以下所示:

柏森尼亚射手(中型步兵),24人/队,0-25%;
冈德兰枪兵(长矛重步兵),30人/队,0-30%;
阿奎罗尼亚步兵40-100%(重步兵)24人/队,40-100%;
黑军团(重步兵),30人/队,1 支部队


阿奎罗尼亚的宗教
在柯南国王统治期间,宗教容忍是强制性的;然而,作为一个西伯莱民族,卓越的神是密特拉(Mitra)。古老的西伯莱神波瑞(Bori)仍然受到尊重,在某些地区,仍然受到崇拜。阿奎罗尼亚也有一个阿修罗异教分支在其境内活动。在《龙之时刻(The Hour of the Dragon)》之前,这个异教是秘密运作的,但之后可能会更加开放。

密特拉Mitra
阿奎罗尼亚人崇拜密特拉,这是“西伯莱人的普世之神”。阿奎罗尼亚人对密特拉的忠诚是狂热的,尽管柯南国王拒绝迫害外国宗教,但密特拉祭司完全主宰了阿奎罗尼亚的宗教生活。密特拉被认为是一个真正的神,站在宇宙中,没有其他众神,甚至没有配偶支持他的宇宙统治。然而,他确实指挥着一个天堂的军队。圣徒们也和他站在一起,正如一个波伊坦人(Poitanian)的感叹所证明的,在柯南被认为已经死了但在《龙之时刻》,站在站立在他面前时,他说:“天堂的圣徒们啊!(Saints of heaven!)“密特拉宗教为了更好地实现世俗权力而实行宗教信仰不宽容。
密特拉的宗教是宽恕与和平。它是一种文明和和平的宗教。据说,西伯莱世界的奇迹是密特拉力量的直接结果。俄斐(Ophir,)、科林西亚(Corinthia)、布莱图尼亚(Brythunia)和科斯(Koth)的社会问题被描述为忽视密特拉的种子并允许其他宗教分享土地而收获的结果。除了神学和哲学之外,密特拉的牧师还被教导了许多东西。许多人学习他们文化的实际方面,如铁匠、木匠、石匠、采矿、冶炼、铸币、婚姻中介、重商主义和外交。
密特拉宗教的哲学是,密特拉是真理,而蛇(如赛特和阿修罗)代表欺骗。密特拉宗教试图克服对死亡的恐惧,因此它提供了一种形式的来世作为其信仰体系的一部分。密特拉的宗教有天堂和地狱。密特拉的追随者对其他邪教持怀疑和不容忍态度,尽管某些异教比其他异教更能激起他们的愤怒。最让人痛恨的是赛特教(cults of Set)和他的整个“阿皮什神(apish gods)”诸神,祂们蹲坐在斯泰吉亚之中幽暗的神庙的阴暗祭坛上。密特拉的恶魔名单上的下一个是皮克特众神(Pictish gods)。
除了对外国宗教的不容忍外,密特拉宗教也不赞成炫耀性的宗教表演。密特拉的庙宇是令人敬畏的简单朴素,但却是庄严、艺术和美丽的,尽管缺乏华丽的象征和巨大厚重的,大规模的结构形式,尽管这普遍存在于大多数西伯莱寺庙。祭坛充其量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姿态,因为密特拉宗教的信徒不会为他们无所不在的神献祭人类或动物。一尊庄严的雕像同样允许,但不必接受崇拜。任何密特拉的雕像都被认为是信徒们试图以理想化的形式来观想密特拉,因为他的真实形态是不可知的。
关于这个宗教的更多信息可以在信仰与热情(Faith and Fervour)中找到,包括入会仪式、宗教象征、禁忌和神秘。

——插入文本——
与伊什塔尔(Ishtar)神龛的奢华展示相比,简单朴素,这是密特拉宗教所特有的质朴的庄严和美丽。天花板很高,但它不是圆顶结构,由纯白色的大理石建造而成,墙壁和地板也是如此,前者周围有一个狭长的金色带状浮雕装饰画。在一座明显是碧玉的祭坛之上,没有任何祭品的痕迹,基座上坐着神明的物质形态的显现。雅斯梅拉(Yasmela)敬畏地看着他那雄伟壮阔的肩膀、轮廓鲜明的五官——宽阔的直眼睛,家长般的胡须,浓密的卷发,后者被一条简洁朴素的带子经过鬓角环绕起来。尽管她并不知道,这是艺术的最高形式——自由,一个高度审美的种族无偏见的艺术表达,不受传统象征主义的影响。
——罗伯特·E·霍华德《黑色巨人(Black Colossus)》
——插入文本——

波瑞/鲍里Bori
尽管密特拉宗教的压迫性,在阿奎罗尼亚仍然存在一些小的异教。对波瑞的崇拜就是其中之一。冈德人(Gundermen)最初崇拜波瑞,这是一个起源于早期多神论的西伯莱人的原始神,崇拜这个古老神明的小祭仪仍然存在,因为阿奎罗尼亚陷落后,冈德人将开始崇拜这个古老的神明。在波瑞的异教中,实践巫术被认为是没有男子气概的,因此由被称为赛德科纳(seidkona)的妇女进行,她们穿着蓝色斗篷,戴着镶有白色猫毛的黑色羊毛帽。波瑞异教主要是万物有灵论者,对精神世界的祈祷构成了实际实践的大部分。醉酒被认为是波瑞喜欢的标志,因为他认为允许烈酒(spirits)占有醉酒者是合适的。

——插入文本——
冈德兰的生活方式比阿奎罗尼亚人,是更粗鲁,更原始的西伯莱人(Hyborian),他们对更文明的南方邻居的主要让步是采用密特拉神来代替原始的波瑞——然而,阿奎罗尼亚陷落后,他们又回到了这种崇拜中。
——罗伯特·E·霍华德《关于海博里时代不同民族的笔记》
——插入文本——

阿修罗Asura
文迪亚(Vendhyan)神明阿修罗在阿奎罗尼亚有一小部分追随者,尽管当地的阿奎罗尼亚人很少崇拜这个令人畏惧的神。火焰、蛇和水是阿修罗宗教的主要宗教象征。阿修罗人的死者被送上一艘黑船,由奴隶驾驶,沿着霍罗塔斯河(Khorotas River)顺流而下。对阿修罗崇拜者来说,邪恶是相对的,没有什么是天生的邪恶。这个宗教主张平等,谴责背信弃义的暴力行为。信徒们对其他宗教持宽容态度,并鼓吹警惕,尤其是对阿刻戎人(Acheronian)的活动。
密特拉和阿奎罗尼亚的其他神明在信仰与热情(Faith and Fervour)处有更详细的讨论。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34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35
Post #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00
   5

Group: Speaker
Posts: 497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阿奎罗尼亚的政府
——插入文本——
“我发现阿奎罗尼亚被一头像你一样的猪抓着——这头猪追踪他的家谱已经有一千年了。这片土地被男爵们的战争蹂躏了,人民在镇压和税收之下大声哭喊。今天,没有一个阿基罗尼亚贵族敢虐待我最卑微的臣民,人民的税收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轻。”
——R·E·霍华德《猩红城堡(The Scarlet Citadel)》
——插入文本——

阿奎罗尼亚代表了西伯莱时代社会的顶峰,一个启蒙和繁荣的王国。即便如此,它的政府形式和对不同经济阶层人民的待遇,仍然可以追溯到古代的西伯莱传统。阿奎罗尼亚有一个封建政府。它由一位国王统治,他把土地和王国的责任分给不同的男爵和伯爵,然后再进一步细分他们的财产和责任。阿奎罗尼亚目前在位的君主是柯南王。
阿奎罗尼亚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大王国,比它的国王能有效统治的还要大。国王不能阻止地方势力的崛起,除非派遣有价值的军队镇压他们。国王也没有足够的士兵来执行他的意志。因此,这些国家留下了由地方伯爵和男爵组成的支离破碎的政府,他们以国王的名义履行民事和军事职能,而另一个同样分散的王国又被划分为无数的封地和次封地。
每一个西伯莱王国的地区被分成更小的领土或省份。这些领土或省份又被分解成更小的碎片。通常边界并不明确,伯爵或男爵统治的各种土地也不需要相邻。这一点在边境地区表现得极为明显,在那里,自认为是阿奎罗尼亚一部分的韦斯特马尔克(Westermarck)被冈德兰(Gunderland)与这片国度其他地区隔开,而冈德兰,尽管达成了相反的协议,但冈德兰并不认为自己是阿奎罗尼亚的一部分。这种分裂倾向于破坏国王的主权,导致伯爵、男爵和从属于上层贵族的下属的政府效率低下。
当国王授予伯爵和男爵官方权力时,他们拥有贵族头衔和封地。这些封地的授予是通过专利证书或契约合同完成的,贵族们向国王宣誓效忠,国王授予他们与作为封地的土地有关的所有权利。封地包括私有财产和贵族头衔。这些高贵的头衔是通过男性继承的,尽管国王可以随意取消头衔。长子或长女的丈夫几乎总是继承贵族头衔。然而,封地的实际财产,可以在领主的继承人之间按他认为合适的方式分配。如果发生继承纠纷,特别是贵族没有产生继承人的情况,国王可以进行调解并指定继承人。
这个政府体系的核心是对君主服兵役的义务。主分地的全部原因是为了得到他不需要支持的战士。附庸支持那些军队。拥有附庸的附庸们突然发现自己和骑士们在一起,他们可以派他们去见他们的君主。阿奎罗尼亚的大多数附庸们用硬币支付他们的军事义务,也就是所谓的军费,允许君主购买更多的专业士兵——雇佣兵。君主可以接受或拒绝这种货币支付,但大多数人接受它,除非军事行动需要附庸的特殊才能。一个附庸也会为他的主人提供建议。他必须在被传唤时出现;一个附庸无视传唤,有可能失去他的封地。顾问(counsel)的义务是用金钱买不来的。西伯莱的封建领主要求他们的附庸在他们的宫廷中担任顾问。此外,大多数封建领主要求他们的附庸召集他们自己的附庸,听取他们的意见。
作为对军事义务和忠告的回报,君主有义务为他的附庸履行某些职责。首先,一个君主必须与他的附庸保持诚信,不以损害他们的荣誉、生命或财产的方式行事。第二,君主必须保护他的诸侯。如果他的诸侯受到不公正的攻击,君主必须帮助他们。第三,君主必须为他的封臣提供法律保护,必要时提供建议和财富。第四,君主必须为他的附庸们提供养家糊口的手段——他通常为他们提供庄园,一般包括基本的农场、工业或两者的结合。这使一个附庸有权自己成为一个领主,如果养活自己的手段是土地。在宫廷中得到支持的附庸被称为单身骑士(bachelor knight)。请记住,附庸的附庸在技术来说上并不是原君主的附庸。
一个领主创造的每一个附庸,他的声望都会得到+2,他的领导能力得分也会得到+1调整。如果一个附庸的声望比遗赠的领主更高,那么领主将获得+4声望而不是+2。获得一个采邑(benefice),皇家特许证(royal charter)或土地赠予(land grant)给接受角色一个+1的声望加值。几乎所有的庄园或其他形式的收入都要求人物宣誓效忠。
在一个西伯莱王国里,获得土地和财产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向一位君主宣誓效忠以换取土地。经过几个世纪的这种实践,西伯莱王国创造了一个环境,许多封臣拥有多个领主。如果一个附庸需要更多的土地,他只需宣誓效忠其他的领主,除了所有以前的领主。这在理论上很简单,但是当两个君主开战,都向附庸求援时会发生什么呢?为了避免诸侯被迫在两个领主之间做出选择或者干脆忽视两个领主,西伯莱王国建立了一个称为“列支敦士登(liegeancy)”的等级制度,其中一个领主是受到承认的君主领主(acknowledged liege lord),而在他之下的只是领主。本质上,效忠是有优先顺序的。
如果一个附庸或领主不履行他的义务,有三种补救办法。一是公开宣布丧失信仰。这一声明告诉社会,有一个失败的表现,导致了-10的声誉惩罚被谴责控诉。被告可公开解释其行为(通过外交检定解决)。如果成功,他的声誉将恢复,原告将对其名誉处以-5的惩罚。如果不成功,被告必须立即赔偿以恢复其名誉。如果这种方法不能解决这种情况,可以使用第二种补救办法。战斗是解决这种失败的下一步。如果不赞成采取军事行动,就有第三种解决办法来解决那些附庸的问题(如果是君主不履行对他的附庸的义务,第三种选择就不存在了)。所有的贵族都有社交娱乐的权利,通过这种权利,贵族可以访问他的附庸庄园。当一个君主旅行时,他的所有随从都会和他同行,包括家人、顾问、职员、仆人、警卫、猎人、朝臣和谄媚者。附庸必须为每个人提供食宿。个君主可以在经济上证明他的观点,君主可以强迫附庸无限期地接待他的君主。
附庸是两个人之间的合同,当其中一人死亡时终止。虽然继承权在一些西伯莱王国是一种有保障的权利,比如尼米迪亚(Nemedia),但在阿奎罗尼亚却没有得到保障。如果继承权得不到保证,一个附庸的继承人想要成为主的新附庸,除了宣誓效忠外,还必须向他支付救济金。救济金相当于有关封地一年的收入,其中可能包括许多庄园。如果继承人未成年,君主可以要求其监护权,并支付救济金,将该封地作为自己的土地,直到继承人成年,宣誓效忠于君主并拥有土地。如果一个附庸死了,没有继承人,或者无力支付救济金,那么封地就会被封地或归还给君主。如果继承人是女性,如果女封臣支付救济金以保留对采邑的控制,那么君主有权决定其与谁结婚。如果她想选择自己的丈夫,她必须为这项权利支付双倍的救济金。如果她想保持未婚,但仍然是一个附庸,她必须支付三到五倍的救济金,以及证明她能够履行一个附庸和一个男人的义务。如果她付不起这么高的救济金,她将被迫嫁给领主为她选择的任何一个人。
不幸的是,阿奎罗尼亚的政治和军事结构往往只维持国王之下团结的幻觉。伯爵和男爵经常可以而且确实无视国王的法令和命令。虽然国王在理论上统治着所有的阿奎罗尼亚,但真正的权力实践表明,国王只统治塔兰提亚(Tarantia)及其周围的庄园。在阿奎罗尼亚的历史上,许多省份都把自己置身于阿奎罗尼亚之外,使得国王不得不以武力“重新夺回”。阿奎罗尼亚的疆界膨胀和缩小取决于各个国王的相对实力。柯南国王是一个强大的国王,但即使是他也有自己的问题,在他伟大王国里的各省份、贵族、人民和庄园之间的问题。贵族之间的战争曾经很多,现在已经很少了。柯南国王尽其所能地为野蛮的暴行调解调停。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38
Post #4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00
   5

Group: Speaker
Posts: 497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阿奎罗尼亚的主要地理特征
阿奎罗尼亚是一个美丽的温带土地,自从三千年前阿刻戎(Acheron)陷落以来,它一直被西伯莱文明慢慢征服。几个世纪以来,宜人的气候与肥沃的土地相结合,促进了农业的发展。农业使大部分可耕地变成了宝贵的小麦、大麦和其他蔬菜田。森林也比比皆是,尽管东部的大部分林地都是为贵族保留的,由看守人保护,他们把流氓和危险的动物拒之门外。广阔的西部森林仍然是野生的,到处都是黑豹、猿、熊、狼,如果向西走得够远,还有皮克特人(Picts)。最显著的地理特征是河流。

阿里曼河(Alimane River)–Alimane河是一条标志着阿奎罗尼亚和辛加拉(Zingara)之间边界的河流。那里的水深太浅,不允许有太多的通航河流贸易。在《龙之时刻》,柯南可以骑着他的马过河。一条商队的小道沿着阿里曼河岸而来。商队小道(caravan trail)在佩达萨村(village of Pedassa)处穿过通往霍罗塔斯河(Khorotas)的道路。诺加拉浅滩(Ford of Nogara)是从萨克斯拉山口(Saxula Pass )到阿里曼河(Alimane)的常见贸易路线。一条道路从这里经过,到达波伊坦(Poitain)的首府库拉里奥(Culario)。

比塔萨河(Bitaxa River)——比塔萨河是阿里曼河的一条湍急的支流,流经伊米里亚陡崖(Imirian Escarpment),流入下面的布罗西利亚森林(Brocellian Forest)。

黑河(Black River )——这条河是阿奎罗尼亚的边境线,那里也是许多与野蛮的皮克特人战斗的地方。这条河水流湍急,但很深很宽,携带了大量的水。这条河的源头在皮克兰(Pictland)北部山区的某处。它沿着柏森尼亚边界(Bossonian Marches)的边境向南流动,然后沿着韦斯特马克(Westermarck)的边界流动。最终,它向西边弯曲,流入辛加拉(Zingara),然后流入公海。辛加拉首都科尔达瓦(Kordava)坐落在它的河口。

布罗西利亚森林(Brocellian Forest)——布罗西利亚森林位于波伊坦南部城市和伊米里亚陡崖之间。农民们相信这些树林里潜伏着超自然的生物。波伊坦的贵族们鼓励这些信仰,因为迷信会保护森林以满足他们的狩猎乐趣。一条公路穿过森林,通向伊米里亚陡崖,在那里,比塔萨河雕刻出巨人缺口(Giant’s Notch),这是一个巨大的峡谷,穿过公路所经过的悬崖。从森林的边缘到悬崖需要一天的时间。传说萨提尔(Satyrs)生活在这片黑暗的森林里,但特罗瑟罗(Trocero)和他的男爵们在森林里打猎时没有遇到它们。

狂怒之河(Fury River)——这条河流过希卡斯(Sicas)流向西南,最终汇入霍罗塔斯河。

戈拉利安山脉(Goralian Hills)——这些山位于阿奎罗尼亚西北部,谢尔基河(river Shirki 上方。这些山丘曾是几位阿奎罗尼亚国王最后站立的地方。在这些山丘的峭壁和蜿蜒的山峰之间隐藏着狮子谷(Valley of Lions),这是一个扇形的山谷,两边都有陡峭的山丘,很难攀登。正是在这里,瓦莱里乌斯(Valerius)在《龙之时刻》被出卖并被杀死。

伊米里亚陡崖(Imirian Escarpment)——这个悬崖位于波伊坦。它可以通过巨人缺口(Giant’s Notch),比克斯塔河从那里穿过。伊米里亚高原(Imirian Plateau)在它的上面。

霍罗塔斯河(Khorotas River)——这是阿奎罗尼亚的一条主要河流。它的中游地区可以通航,距离塔兰提亚只有一英里。一旦进入波伊坦及其山区,河流就会形成一系列如画的瀑布和急流。泰伯(Tybor)河和阿里曼(Alimane)河与之汇合,在阿戈斯(Argos)的梅桑提亚(Messantia)流入西海(Western Ocean)。国王之路/国王大道(Road of Kings)在霍罗塔斯河(Khorotas)与泰伯河交汇处附近穿过。渔民和商船是河上常见的船只,但偶尔会有一艘载着阿修罗(Asura)之死者的细长黑船顺流而下。这条路在佩达萨村(village of Pedassa)穿过通往阿里曼河的路。

戈拉米拉山(Mount Golamira)——这是永恒之山,在阿奎罗尼亚被称为“黑心(black-hearted)”。1500年前,传说中的先知埃佩米特罗斯(Epimetreus)的遗体安葬在一座受魔法保护的坟墓里。当阿奎罗尼亚急需时,他会在梦中发送出他的灵魂。

奥萨尔河(Ossar River)——这是一条湍急的河流,最终在恶劣的希卡斯城(wicked city of SicasSicas)与狂怒之河(Fury River)交汇。它的源头在塔兰提亚周围的山上。

谢尔基河(Shirki River)——谢尔基河是穿过阿奎罗尼亚的重要水道,尽管它基本上不适于航行。尽管塔纳苏尔(Tanasul)的岩石很高,大部分时间都穿越冈德兰(Gunderland),但它的源头在西梅利亚(Cimmeria)的群山,一路经过塔纳苏尔,非常湍急。在加拉帕兰(Galparan)还有另一个交叉口,尽管它比塔纳苏尔交叉口不那么确定。谢尔基河的下游可以通过渡船。急流和瀑布是这条流经托朗(Tauran)的河流的典型。

雷霆河(Thunder River)——这是阿奎罗尼亚的另一条重要河流,是皮克兰(Pictland)的边界。它被命名为雷霆河,因为它在辛加拉北部和柏森尼亚南部有着长长的白色湍急水流。

泰伯河(Tybor River)——霍华德在《猩红城堡(The Scarlet Citadel)》中将泰伯河描述为一条平静的河流,标志着阿奎罗尼亚和俄斐(Ophir)之间的边界。河流穿过沙玛尔(Shamar)时上面没有跨河大桥,因此它必须既深又宽,以便河流交通。

狮子谷(Valley of Lions)——狮子谷是位于阿奎罗尼亚西北部的戈拉利安山脉(Goralian hills)上的扇形山谷。更多细节请参见戈拉利安山脉上的条目。

瓦尔基亚山谷(Valley of Valkia)——这个山谷,伴随着河流,位于阿奎罗尼亚东部,距离尼米迪亚(Nemedia)边界约10英里。山在它的西边。这是柯南的军队在《龙之时刻》开始时输掉的一场大战役的地点。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41
Post #5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00
   5

Group: Speaker
Posts: 497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重要的阿奎罗尼亚城市

塔兰提亚(Tarantia)——塔兰提亚是阿奎罗尼亚的首都,这座“西方世界最高贵的城市”。这座城墙森严的城市矗立在阿奎罗尼亚东南部霍罗塔斯河(Khorotas River)不远处的平原上,沿着国王之路(Road of Kings)。这座城市是一个强大的商业中心,也是阿奎罗尼亚国王柯南的家乡。驻扎在这里的军队被称为黑军团(Black Legion),国王的私人保镖被称为黑龙(Black Dragons)。大门由巨大的青铜大门守卫。有钱人乘着两轮战车(chariots)在城里四处旅行。塔兰提亚的人口大多数时候超过8万。

◎城堡(The Citadel):国王的宫殿有着蓝色和金色的塔楼,四周是厚厚的城墙和城垛。冈德兰(Gunderland)的长矛兵和柏森尼亚(Bossonian)的弓箭手保护着城墙。墙是通过一个外堡穿过的。穿过门楼,你会看到一座吊桥,然后到里面的外堡,那里有一个铁制的舷窗和巨大的双开的城门保卫着外庭院(outer ward)。外庭院的房屋内住着仆人的住处、马厩、水井、锻造房、小树林、田地和其他维持城堡建筑。一道内墙围绕着这个城堡,柯南和他的家人就住在这里。一扇大门可以进入内庭院(inner ward),在那里可以找到更直接的维持城堡建筑,如厨房和面包房,私人花园和皇家马厩。城堡本身是整个皇家城堡中最坚固的部分。

◎铁塔(The Iron Tower):“在迷宫般的狭窄街道和拥挤的房屋中,这座冷酷的铁塔与主城堡隔开,那些卑鄙的建筑占据了一个更挑剔的退缩的空间(appropriating a space from which the more fastidious shrank,不知道怎么翻译),侵入了这座城市对他们来说通常是陌生的一部分。这座塔实际上是一座城堡,是一堆古老而可怕的重石(heavy stone)和黑铁(black iron),在更早、更粗野的世纪里,它本身就是城堡。”(罗伯特·E·霍华德《龙之时刻》)。这座臭名昭著的铁塔现在被用来处决阿奎罗尼亚的政敌,尽管一千多年前,它是最初统治这些土地的西伯莱国王的主要城堡。塔的内部和外部一样令人生畏和阴郁。

科里亚兰(Corialan)——科里亚兰是塔兰提亚和科林西亚(Corinthia)王国之间的一座充满活力的小城市。
库拉里奥(Culario)——库拉里奥是波伊坦(Poitain)的首都。它位于南方。街道狭窄,城垛上飘扬着波伊坦的旗帜。该市举行市长选举。人口15223人。

加尔帕兰(Galparan)——加尔帕兰是一个位于狂怒的谢尔基河(Shirki River)边的城市,它是一个危险的渡河点。它有一万多人口。

米兰/米朗(Miran)——米兰是一个小镇,位于阿基罗尼亚军事哨所(military outpost)以北一天半的地方。这个小镇位于塔马罗斯(Tamaros)东南部,在通往尼米迪亚(Nemedia)的路上。在南部的军事哨所,这条路有个岔口,一个岔口通向尼米迪亚,另一个通向塔兰提亚(Tarantia)。因此,米兰和前哨通常都有关于首都的最新消息。

萨马拉拉(Samalara)——萨马拉拉是阿奎罗尼亚中部的一个军事哨站,从波伊坦(Poitain)出发需要两天的车程。在无声之敌(The Silent Enemy)事件发生之前,萨马拉拉完全由冈德曼人(Gundermen)控制。

——插入文本——
“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它现在正在前往阿奎罗尼亚的希卡斯(Sicas)的途中,如果它还没有在那里…它不是一个伟大的城市,但据说是一个恶劣的城市。它位于塔兰提亚和沙玛尔(Shamar)之间的国王大道几英里处,在奥萨尔河(Ossar River)和狂怒之河(Fury River)的交汇处。它的财富主要来自于它附近的聪明人,这种财富吸引了粗人。据说,那里的皇室官员具有理解和宽容的天性。”
——约翰·马多克斯·罗伯茨,《无赖柯南(Conan the Rogue)》
——插入文本——

希卡斯(Sicas)——这个位于塔兰提亚和沙玛尔(Shamar)之间的小城(人口10402)在矿石开采之前曾被称为银之城(City of Silver)。现在这是一个相当恶劣的阿奎罗尼亚城市,由一个国王派出的地方行政官(Reeve)统治。。驻扎在那里的大多数皇室官员通过接受几乎任何形式的贿赂来赚取他们富裕的生活方式。

——插入文本——
宽阔的平原延伸到一条蜿蜒的大河,在这条河的尽头,平坦的土地很快就变成了迷宫般的低山。河的北岸矗立着一座有城墙的城镇,护城河两头都有护城河。“克罗姆在上!”柯南说。“是沙玛尔(Shamar)!那些该死的狗包围了它!”
——R·E·霍华德《猩红城堡(The Scarlet Citadel)》
——插入文本——

沙玛尔(Shamar)——沙玛尔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可能比亚特兰蒂斯更古老。这是一座建在泰伯河(Tybor River)河岸上的城墙城市,河流本身为护城河供水。南面的城墙靠着河,上面安着弩炮。这座城市由一位公爵(duke)统治,其最著名的出口商品是葡萄酒。它是一座具有战略意义的强大城市,曾多次遭到袭击。俄斐( Ophir)至少三次围攻它。尼米迪亚(Nemedia)已经两次试图攻占它。甚至阿奎罗尼亚在一次叛乱中也攻击过它。它的公爵维持着一支超过2500名士兵的庞大民兵部队(militia force),自《猩红城堡(The Scarlet Citadel)》时代以来一直在壮大。沙玛尔是阿奎罗尼亚最大的城市之一,人口超过42000人。

塔马罗斯(Tamaros)——塔马罗斯是“塔玛之子(child of Tamar)”。它被描述为一个有酒馆、客栈和赌场的大城市。它位于伯德王国(Border Kingdom)、尼米迪亚(Nemedia)和冈德兰(Gunderland)的边界附近,但在阿奎罗尼亚的一侧。它被认为是一个从东线进入塔兰提亚的北部门户,因此在该城镇有一个军事哨站(military outpost)。有两条路从塔马罗斯通向尼米迪亚。一条是直的,另一条向东南方向行进穿过一个叫米兰(Miran)的小镇。

塔纳苏尔(Tanasul)——塔纳苏尔是阿奎罗尼亚北部的一个设防城镇。它坐落在一个岩石礁上,一座天然的桥梁,在湍急的谢尔基河(Shirki River)上。它守卫着那条强大的河流上唯一可涉水的地方之一。另一个浅滩位于塔纳苏尔北部的加拉帕兰(Galparan)。在洪水泛滥期间,这处浅滩和河的其他部分一样无法通行。塔纳苏尔有4989人。这是柯南对塔拉斯库斯(Tarascus)和撒尔托顿(Xaltotun)战争期间的一个战略要地,这里的事件向撒尔托顿的盟友揭示了阿刻戎人(Acheronian)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瓦南迪(Vanandi)——瓦南迪是阿奎罗尼亚的西南前哨(outpost)。

维利特里姆(Velitrium)——维利特里姆是韦斯特马克(Westermarck)的科纳霍哈拉行省(province of Conajohara)的市场交易中心。它是阿奎罗尼亚(由柯南领导)和皮克特人(Picts)之间一场大战的地点。这是科纳霍哈拉仅存的985人口的定居点。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45
Post #6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00
   5

Group: Speaker
Posts: 497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阿奎罗尼亚的省份
阿奎罗尼亚大约有54个男爵领、郡县和公国。其中一些很少有人被提及,但下面是一些更为人所知的名单。这些地方的首都都有这个地区的名字。例如,阿尔比奥纳郡(Albiona county)的首府是阿尔比奥纳城(city of Albiona)。

阿尔比奥纳(Albiona)——阿尔比奥纳是阿奎罗尼亚的一个郡。它的统治家族是俄斐的瑟林戈/特林戈封地持有者(Theringo fief-holders)的亲属。阿尔比奥纳伯爵夫人玛拉(Marala, Countess Albiona),曾是俄斐女王/王后(Queen of Ophir),但现在流亡阿奎罗尼亚。

阿米利乌斯(Amilius)——阿奎罗尼亚男爵领。它位于阿奎罗尼亚北部。它曾经由提比里亚斯(Tiberias)统治,直到他被瓦莱利乌斯(Valerius)打倒。提比里亚斯后来在小说《龙之时刻(The Hour of the Dragon)》快结束时向瓦莱利乌斯复仇。

阿塔罗斯(Attalus)——阿塔罗斯被霍华德称为阿奎罗尼亚最重要的、也是文化和商业最发达的阿奎罗尼亚男爵领之一,对这个富裕的省份知之甚少。阿塔罗斯男爵位于阿奎罗尼亚的东南部。

——插入文本——
在阿奎罗尼亚和皮克特荒野(Pictish wilderness)之间是柏森尼亚边界(Bossonian Marches),他们是土著人的后裔,早在西伯莱漂流(Hyborian drift)的第一个时代就被一个部落征服了。这些混血儿从来没有达到过更纯正的西伯莱人的文明程度,被他们推到了文明世界的边缘。柏森尼亚人身材和肤色中等,眼睛呈褐色或灰色,属于中等头型。他们主要以农业为生,生活在有围墙的大村庄里,是阿奎罗尼亚王国的一部分。他们的边界从北部的伯德王国(Border Kingdom)一直延伸到西南部的辛加拉(Zingara),为阿奎罗尼亚建立了一个对抗西梅利安人(Cimmerians)和皮克特人的防御工事。他们是顽强的防御战士,几个世纪以来对北方和西方野蛮人的战争使他们进化出一种几乎坚不可摧的防御方式,以对抗直接攻击。
——R·E·霍华德《西伯莱时代(The Hyborian Age)》
——插入文本——

柏森尼亚(Bossonia)——柏森尼亚也被称为柏森尼亚边界(Bossonian Marches ),是阿奎罗尼亚中心地带、皮克特荒野和西美尔人之间的边境省份。最近向西的扩张使韦斯特马克(Westermarck )处于柏森边界和皮克特人之间,但柏森尼亚人仍然是阿奎罗尼亚抵抗皮克特人攻击的主要防御力量。粗犷的柏森尼亚人是无与伦比的战士,他们是阿基罗尼亚扩张主义军队中最出色的战士。柏森尼亚的人们生活在有围墙保护的堡垒和村庄后面,在那里他们可以防御野蛮人的攻击,不管他们是西梅利安人还是皮克特人。柏森尼亚人以弓箭手和猎人而闻名,尽管他们也从事自给自足的农业。

坎特勒姆/坎特里姆(Cantrium)——坎特里姆是由马洛里克男爵(Baron Maloric)统治的阿奎罗尼亚中部男爵领。在漫威漫画的《国王柯南(King Conan)》第25期中,柯南国王拜访了这个男爵领。
卡斯特里亚(Castria)——卡斯特里亚是阿奎罗尼亚的男爵。它是中部省份之一。柯南把它作为对辛加拉人穆尔齐奥(Zingaran Murzio)的奖励,他是柯南的间谍之一。它是由穆尔齐奥男爵(Baron Murzio)在“阿奎罗尼亚的柯南(Conan of Aquilonia.)”事件后的战役中统治的。

库坦(Couthan)——阿奎罗尼亚的一个县。它位于阿奎罗尼亚的中心地带。在柯南统治期间,这个省由莫纳尔戈男爵(Baron Monargo)统治。

——插入文本——
冈德兰曾经是一个独立的王国,但后来被带进了一个更大的王国,与其说是征服,不如说是协议。它的人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阿奎罗尼亚人……他们对更文明的南方邻居的主要让步是采用密特拉(Mitra)神来代替原始的波瑞(Bori)。
——罗伯特·E·霍华德,关于西伯莱时代不同民族的笔记
——插入文本——

冈德兰(Gunderland)——冈德兰是一个北部省份,位于阿基罗尼亚腹地和西梅利亚之间。冈德兰曾经是一个独立的王国,但为了避免作为臣民被俘虏,他选择成为阿奎罗尼亚的附庸。尽管阿奎罗尼亚得到了让步,冈德兰的人民仍然认为自己是相对独立的。阿奎罗尼亚陷落后,冈德兰再次成为自己的主权国家。这里的人黄褐色头发,灰色眼睛。他们不蓄养奴隶,只与其他种族的人进行最低限度的杂交,因此保留了最纯粹的西伯莱血统。

拉曼(Raman)——拉曼是阿奎罗尼亚的男爵领,位于冈德兰北部边界。许多边境战争在这里进行。拉曼的老男爵名叫乌尔里克/尤里克(Ulric),他在内战中与柯南作战。他是一位白发苍苍的战士,是一位与野蛮的西梅利安人和伯德王国(Border Kingdom)人民进行边境战争的老兵,据说他是维纳留姆(Venarium)的幸存者。尤里克男爵有一个侄子,名叫陶兰/托朗的巴尔蒂斯(Balthus of Tauran)。

佩利亚(Pellia)——尽管阿奎罗尼亚大部分地区由伯爵或男爵统治,但这个省曾一度由一位声称拥有皇室血统的王子/亲王(prince )统治,据推测,这条血脉与产生努梅迪德斯(Numedides)的千年血脉相同。佩利亚的阿尔佩罗王子/亲王(Prince Arpello of Pellia)有着问鼎王座的企图,他是中部地区最强壮的王子。在《猩红城堡(The Scarlet Citadel )》中,柯南把佩利亚王子称为屠夫/刽子手(butcher)。柯南把阿佩罗王子从宫殿的墙上掷了下来,下落了一百五十英尺,然后摔在街上。佩利亚现在由柯南国王任命的男爵统治。

卡拉班(Karaban)——阿奎罗尼亚的一个郡。它位于阿奎罗尼亚的心脏地带,是中部省份之一。它的伯爵,矮子伏尔马纳(dwarfish Volmana),几年前因叛国罪被柯南王杀死。

科尔蒙(Kormon) ——阿奎罗尼亚男爵领。它位于阿奎罗尼亚的心脏地带,是中部省份之一。塔斯佩鲁斯男爵(Baron Thasperus)统治着这个男爵领,以及位于舍希拉(Schohira)的封地。

洛尔(Lor)——阿奎罗尼亚的一个男爵领,位于阿奎罗尼亚的心脏地带,是中部省份之一。

玛纳拉(Manara)——阿奎罗尼亚的一个郡,位于阿奎罗尼亚的心脏地带,是中部省份之一。

波伊坦(Poitain)——波伊坦由库拉里奥的特洛赛罗伯爵(Count Trocero of Culario)统治,是阿奎罗尼亚最南端的县,也是柯南最忠诚的省份。不到二十年前,特洛塞罗亲自率领波伊坦人(Poitainians)对抗塔兰提亚(Tarantia),许多阿奎罗尼亚人都记得,如果波伊坦人再次崛起,他们会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波伊坦的风景是起伏的平原和风景如画的牧场。小麦、玫瑰和棕榈都很常见。橘子园也是有名的。波伊坦的纹章标志是一只金豹(golden leopard)。这里的人都是披着黑色长发的,除了一些靠近柏森边界沿线的农民,他们与柏森尼亚人类似。这些人都是顽强的人,为了保护自己的财富不受贪婪的邻居的伤害而一生都在为战争而奋斗。在该郡较原始的地区也有土著民族的残余。萨克斯拉山口(Saxula Pass )穿过拉比利安山脉(Rabirian Mountains),通往阿戈斯(Argos)。

◎伊米鲁斯(Imirus)——这片土地位于波伊坦北部。它由科南统治时期的胖男爵吉莱梅(fat Baron Guilaime)统治,他从罗阿尔多男爵(Baron Roaldo)手中接过了它。圭莱姆男爵很勇敢,并且支持国王,他以英勇行为和对柯南的忠诚而被人们津津乐道。

◎隆达(Ronda)——隆达是波伊坦北部的男爵领。阿曼男爵(Baron Ammian)是它的总督。这个省份主要是一个农业区。

◎阿玛维(Armavir)——阿玛维是阿奎罗尼亚的男爵。它位于波伊坦的北部。它由一个叫贾斯汀(Justin)的胖男爵(fat Baron Justin)统治,阿玛维是另一个农业省。

陶兰/托朗(The Tauran)——这个位于阿奎洛罗 尼亚西北部的省份,是一片森林星罗棋布的“开阔的树林和阳光斑驳的牧场”的土地。虽然他们不住在边境省份,但陶兰人觉得他们对保卫阿奎罗尼亚和任何边境省份一样重要。他们认为自己是优秀的伐木工人,但柏森尼亚人认为陶兰人/托朗人(Tauranians)是“牛眼乡巴佬(ox-eyed yokels)”,他们出发点很好,但最终还是缺乏严肃的木匠技艺。陶兰人/托朗人以猎杀而闻名,本地的鹿和豹是他们最喜欢的目标。这是一个文明的国度,但它的人民以某种拓荒者的姿态带给人一种相当迷人的乡村气息。这个省份的房子都是带玻璃窗的茅草小屋。该省的经济是农业性的,以该省广阔的果园和在美丽的牧场上放牧家畜为基础。

图恩(Thune)——图恩是阿奎罗尼亚的一个郡,由伯爵统治。它的前领主,图恩的阿斯卡兰特伯爵(Count Ascalante of Thune )是一次暗杀柯南国王计划的领导者。在小说《剑上的凤凰(The Phoenix on the Sword)》中,他带领着所谓“反叛四人组(Rebel Four)”对柯南王进行了一次失败的暗杀行动。

托赫(Torh)——托赫是阿奎罗尼亚的男爵领。在导致柯南成为国王的内战期间,科纳瓦加行省的霸主布罗卡斯男爵(overlord of Conawaga, Baron Brocas)统治着这里。布罗卡斯男爵在内战中支持努梅迪德斯国王(King Numedides)。

——插入文本——
这些(韦斯特马克)男爵只对阿奎罗尼亚国王负责。理论上,他们拥有土地,并获得一定比例的收益。作为回报,他们提供军队保护边境免受皮克特人的攻击,修建堡垒和城镇,任命法官和其他官员。事实上,他们的力量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绝对。
——罗伯特E 霍华德《关于西伯莱时代不同民族的笔记》
——插入文本——

韦斯特马克(Westermarck)——韦斯特马克是雷霆河(Thunder River)以东的一个地区,位于皮克特荒野(Pictish Wilderness)和柏森尼亚边界(Bossonian Marches)之间。韦斯特马克是根据维勒鲁斯国王(King Vilerus)[注]的命令建立的。这一重要的边疆为皮克特人和阿奎罗尼亚的心脏地带提供了缓冲。它包含以下封地:
[注]不确定是哪位维勒鲁斯国王(King Vilerus),但维勒鲁斯三世的继任者是他的侄子努努梅迪德斯(Numedides)。

◎奥里斯科尼(Oriskonie):奥里斯科尼是最北端的省份,由一个皇家证书(royal patent)授权管辖权的西进开拓的男爵统治。韦斯特马尔克是人口最少的省份。这个省,在内战期间,让柯南掌权,支持柯南,赶走男爵任命的总督(governor),野蛮地打击那些忠于努梅迪德斯国王(King Numedides)的人。

◎科纳瓦加(Conawaga):位于奥里斯科尼和舍希拉(Schohira)之间,科纳瓦加由一个皇家证书授权管辖权的西进开拓的男爵统治。科纳瓦加是韦斯特马克最大、最富裕、人口最稠密的省份。这是唯一一个有大量拥有土地的贵族绅士(gentry)定居的省份。托赫的布洛卡斯男爵(Baron Brocas of Torh)在叛乱期间统治着科纳瓦加,并迫使该省支持努梅迪德斯。

※斯堪塔加(Scandaga)是科纳瓦加的首府。

◎舍希拉(Schohira):舍希拉是最小的省。它就在丹达拉(Thandara)的北部,由一个皇家证书授权管辖权的西进开拓的男爵统治。这位男爵在内战期间也支持柯南。它由塔斯佩拉斯男爵(Baron Thasperas)统治。
※科亚加(Coyaga):舍希拉的土地所有者居住在科亚加省级镇(provincial town of Coyaga)。它位于奥加哈溪(Ogaha Creek)外10英里处。

※特尼塔亚(Thenitea):这是奥加哈溪上的一个村庄,是舍希拉军队的集结地。

◎丹达拉(Thandara):丹达拉是最南端的省份,也是“最纯粹的拓荒先锋省份(pioneer province)”。这个省由一名被推选的军事指挥官统治。最初,这个省是战马河(Warhorse River)上的一个要塞,名叫丹达拉。它是根据阿奎罗尼亚国王的命令建造的,由皇家军队(royal troops)驻守,当科纳霍哈拉(Conajohara)陷落入皮克特人之手(霍华德的小说《黑河之外(Beyond the Black River)》中)时,他们发现自己被定居者淹没了。据霍华德所说,这些定居者用武力占有他们的土地,从未获得或要求皇家许可。尽管他们看起来是独立的,但这些定居者从他们中间选出的军事指挥官需要得到国王的批准。国王并没有派遣军队到丹达拉,而是丹达拉人民自己建造堡垒,自己驻扎,组成了一个叫做“游骑兵(Rangers)”的军队进行军事防御。这个省对柯南王极为忠诚,是最早支持野蛮篡夺者的省份之一。小荒原(Little Wilderness )就在北边,最近的皮克特部落(Pict tribes)是黑豹(Panther)、短吻鳄(Alligator)和水獭(Otter)。在内战期间,柯南登上了王位,丹达拉达拉由布兰特·德拉戈的儿子(Brant Drago’s son)和一个上尉/队长委员会(council of captains)管理。

◎科纳霍哈拉(Conajohara)——这里曾经是韦斯特马克北部的一个省份,是一个“伸向野性荒野的狭长楔子”(霍华德的小说《黑河之外(Beyond the Black River)》)。科纳霍哈拉以北和以南的土地是一片不可逾越的沼泽;托斯塞兰堡( Fort Tuscelan)是为了保护西部边界而修建的。它的首府维利特里姆(Velitrium)就在雷霆河(Thunder River)畔。科纳霍哈拉在一次皮克特人暴动中消失陷落了,不再是阿奎罗尼亚的韦斯特马克的一部分。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49
Post #7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00
   5

Group: Speaker
Posts: 497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阿奎罗尼亚的地图
由文森特·N·达拉格(Vincent N. Darlage)绘制

Attached image(s)
Attached Image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53
Post #8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00
   5

Group: Speaker
Posts: 497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阿奎罗尼亚的历史
“我从赤裸的野蛮人的深渊爬上了王座,在那次攀登中,我挥洒自己的血和挥洒别人的鲜血一样自如。”
——罗伯特·E·霍华德《猩红城堡》

阿奎罗尼亚是大约3000年前由一个古老的西伯莱人(Hyborian)部落建立的。关于这个被遮蔽的时间,人们知之甚少。阿奎洛尼亚现在所在的地区曾经是阿刻戎(Acheron)的一部分。柏森尼亚和冈德兰在阿刻戎时期就由西伯莱人定居,将皮克特人驱赶到西部。这些早期的西伯莱人经常被阿刻戎所袭掠成为奴隶和祭品。阿刻戎利用冈德兰的西伯莱人作为对抗西梅利安人的屏障,就像柏森尼亚人是对付皮克特人的堡垒一样。夹在阿刻戎和西梅利亚(Cimmeria)之间的柏森尼亚人被迫保持他们的西伯莱血统的纯净。因此,这些国家持续了两千年。

虽然关于阿刻戎的陷落更是鲜为人知,但据撒尔托顿(Xaltotun)所说,阿赫里曼之心(Heart of Ahriman)被偷走,被一个戴着羽毛装饰的野蛮人萨满用来击败赛特(Set)的祭司。阿刻戎陷落之后,西伯莱部落在阿刻戎的废墟上建立了阿奎罗尼亚和尼米迪亚(Nemedia)。

——插入文本——
很久以前,它盘绕在世上,就像一条巨蟒盘绕着猎物。历尽一生,我花了比三个正常人的一生都长的时间与他搏斗,终将他赶回了南方神秘的阴影中,但在黑暗的斯泰吉亚,人们仍然崇拜它,可对我们来说它就是大恶魔。
——罗伯特·E·霍华德《剑上的凤凰》
——插入文本——

从最初的首都塔玛尔(Tamar)开始,阿奎罗尼亚扩张迅猛,最终扩展到冈德兰、波伊坦、尼米迪亚以及柏森尼亚的非西伯莱之地。阿奎罗尼亚成立近一千年后,吞并了冈德兰和柏森尼亚,并将其领土划分为阿奎罗尼亚男爵的封地。

大约四五个世纪后,一场宗教动乱撼动了西伯莱王国,密特拉(Mitra)成为主宰神。西伯莱人的土地再次受到赛特和他祭司的威胁。在一段比三个正常人的一生都长的时期里,圣人埃佩米特罗斯(Epemitreus the Sage)与赛特和他的祭司战斗,最终把他们赶回斯泰吉亚。这场成功的战争带来了宗教革命,使密特拉成为西伯莱文化中至高无上的一员。密特拉的祭司们毫不松懈地铲除赛特的庙宇,后来又几乎驱逐了任何外国宗教。

六百年后,阿奎罗尼亚国王,持剑者埃庇斯(Epeus the sword-wielder)出现了。当尼米迪亚国王布拉戈鲁斯(King Bragorus)入侵时,埃庇斯与尼米迪亚人( Nemedians)作战。在接下来的四个世纪的某个时候,阿奎罗尼亚的首都在与波伊坦王国(kingdom of Poitain.)的激烈战斗期间被移到了塔兰提亚(Tarantia)的宗教中心。
波伊坦最终被加入了阿奎罗尼亚的版图,尽管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被征服的还是以外交手段臣服。不管怎样,即使在大约五百年后的柯南时代,波伊坦人也几乎不把自己当作阿奎罗尼亚人。

对波伊坦的吞并标志着阿奎罗尼亚内部动乱的基本结束。不过,战争在很大程度上仍在边疆地区盛行行,但在很大程度上,中部省份的农民并不知道。通过和平,阿奎罗尼亚变得富裕起来。当弱小的国王统治阿奎罗尼亚时,波伊坦偶尔会站起来为独立而战,但强大的国王很快就会重新夺回王国,和平又会悄悄地穿过阿奎罗尼亚的心脏地带。贵族间的更替循环偶尔会爆发,皇室家族之间也会多次易主王冠,但一般来说,在心脏地带的和平是常态。

在柯南生命的早期,阿奎罗尼亚试图把它的北部边界进一步推向西梅利亚。这种殖民尝试在最近阿奎罗尼亚历史上最血腥的战斗中失败了。西梅利安人(Cimmerian)部落做到了被认为几乎不可能的事。他们团结起来反击。

在柯南冒险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维勒鲁斯国王(King Vilerus)统治着阿奎罗尼亚。维勒鲁斯国王梦想着帝国的征服,渴望用武力和恐惧来统治。维勒鲁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他宣布雷霆河(Thunder Rivers)和黑河(Black Rivers)周围的皮克特人的土地成为一个阿奎罗尼亚新省份,即韦斯特马克(Westermarck),他相信分裂和不谐的皮克特人(Pictish)永远不会团结起来反对这一殖民努力。在他把新皮克特人的土地分给一些他最喜欢的附庸后不久,维勒鲁斯去世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侄子努梅迪德斯(Numedides),他继续推进维勒鲁斯中道崩殂的地方。这一努力也失败了,皮克特人作为盟军在巫师佐加·萨格(Zogar Sag)的领导下奋起反击。皮克特人对科纳霍哈拉(Conajohara)的托斯卡兰堡(Fort Tuscelan)的残酷袭击只留下一名幸存者。尽管当时的唯利是图的柯南能够带领阿奎罗尼亚阻止皮克特人的入侵,但阿奎罗尼亚人还是失去了新省份科纳霍哈拉。

努梅迪德斯国王不是一个强大的国王。在《黑河之外(Beyond the Black River)》事件发生的八年后,阿奎罗尼亚卷入了一场激烈的内战,在这场战争中,柯南站出来从传统上统治着阿奎罗尼亚的西伯莱后裔手中夺走了王位。出于罗伯特·E·霍华德未透露的原因,柯南攻入塔兰提亚(Tarantia),在阿奎罗尼亚王座的台阶上勒死了努梅迪德斯国王,并为自己夺取了最伟大的西伯莱王国的王冠。

——
柯南夺取阿奎罗尼亚的王冠时,他大约四十岁,而在“龙之时刻(The Hour of the Dragon)”的时候,他大约四十五岁。当时他没有男性继承人,因为他从来没有费心正式地让某个女人成为他的王后,而他很多小妾的儿子也不被承认为王位继承人。

我认为,他多年来一直是阿奎罗尼亚的国王,在一个动荡而不平静的统治时期,当时西伯莱文明达到了最辉煌的高潮,每个国王都有帝国野心。起初他是自卫的,但我认为他最后是为了自卫而被迫进行侵略战争的。我不知道他是成功地征服了一个世界性的帝国,还是在这一企图中灭亡了。


——罗伯特·E·霍华德,给P.· S·史密斯的信
——

《剑上的凤凰(The Phoenix on the Sword)》事件发生在一年后。一个杀死柯南国王的阴谋已经出现,如果不是透特-阿蒙(Thoth-Amon)的魔法——他召唤的恶魔在叛军首领对受伤的国王造成致命打击之前就杀死了叛军首领——以及圣人埃佩米特罗斯的干预,他的魔法符号把柯南从上述的怪物手中救了出来。后来,《猩红城堡(The Scarlet Citadel)》事件发生了,柯南卷入了俄斐(Ophir)与科斯(Koth)国王的计划,柯南不得不为自己的生命而战。另一个王位觊觎者被杀,柯南又和平地统治了两年,用坚定但宽容的手段执政。

——
许多男爵都会暗地里为柯南的倒台而欢呼,他是一个没有皇室血统甚至没有贵族血统的无名小卒。
——罗伯特·E·霍华德《龙之时刻(The Hour of the Dragon)》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4:54
Post #9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00
   5

Group: Speaker
Posts: 497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冒险起因
虽然柯南是个强大的专制君主(despot),但他的统治并非毫无争议。平民对他忠心耿耿,因为他减轻了他们的税赋,保护他们免受贵族的过激行为之害。边疆地区,特别是韦斯特马克(Westermarck)和波伊坦(Poitain),也致力全心全意效忠于柯南。是他们在内战期间支持柯南。然而,阿奎罗尼亚的许多老省份却不那么高兴。柯南减少了他们的税收收入,减少了他们对待平民的方式。对这些男爵来说,柯南是一个野蛮的篡夺者,必须被打倒。帝国阴谋的战役,因为这些男爵之间不仅为权力而战,而且还与柯南国王作战,这将使人印象深刻的战役或故事背景。这些贵族中的许多人都知道,尼米迪亚(Nemedia)可能会出兵帮助支持王室政变和恢复旧王朝。

罗伯特·E·霍华德在一封信中指出,柯南国王很可能发动侵略战争,扩张阿奎罗尼亚。在这种暴力的背景下,一场激动人心的竞选活动很容易就可以展开。人物可能是在外国作战的阿奎罗尼亚军队的士兵,也可能是与强大的阿奎罗尼亚军队对抗,拼命保卫自己的家园,抵抗侵略者。

阿奎罗尼亚的皇家地图显示了近700座城堡点缀着整个风景(landscape)。大多数仍然看到积极的使用,但大约180个防御工事已被摧毁或长期放弃,或是受到战争,饥荒或超自然的干预。这只涉及西伯莱人的建筑(Hyborian structures)。阿刻戎人( Acheronian)的遗迹也可以在乡村附近找到。整个战役可以很容易地围绕着对这些闹鬼的古代石头和木料的调查而展开。

雷霆河(Thunder River)是西伯莱时代的一个地理异常。这条河在任何山脉中都没有源头,周围的地形非常平坦,因此一些学者认为它的存在是不合理的。有些人声称它的来源是魔法的影响,而皮克特人可能是唯一真正知道的人。一次探索这条河真正源头的冒险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刺激。

众所周知,阿刻戎曾经矗立在阿奎罗尼亚现在所处的位置,但阿刻戎的首都巨蟒城(Python)的位置至今不得而知。一些人认为它的废墟就在现代塔兰提亚(Tarantia)的下面。另一些人则认为它的紫色塔楼深埋在其他地方,要么在阿奎罗尼亚,要么在尼米迪亚。也许线索就在古老的沙玛尔(Shamar)。一场引人入胜的战役可以围绕着寻找那些由前人类历史上的巨人王们(giant-kings of pre- human history)建造的古代遗迹而展开。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7-28, 2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