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13 Pages V  1 2 3 4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柯南时代国度背景介绍]西梅利亚Cimmeria
DaWaaaghBoss
2021-06-07, 16:48
Post #16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边境保护
作为一个自豪和独立的人民,毫不奇怪,西梅利安人很少与邻国和平共处。北方的阿萨人和华纳人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威胁,经常发动袭击。这种突袭必然导致双方的野蛮冲突和经常的血仇。西边的皮克特人也以类似的方式让人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西梅利亚是一个拥有大量铜、锡和铁的丘陵地区。有很多土地可以放牧,有很多木头可以建房子。为了这些有价值的资产,许多其他国家都会试图来夺取西梅利安人的土地。

每当有人闯入他们的土地,西梅利安的氏族就会去杀死他们的移民,把他们烧死在土地上,因为他们知道其他国家会很乐意为他们的财富而入侵他们的土地。大火平息后,他们会在废墟中寻找战利品。这在西梅利亚的维纳留姆(Venarium)定居点很明显。

在西梅利亚的南部是阿奎罗尼亚,它是西伯莱王国中最强大的一个,阿奎罗尼亚的前哨阵地是西梅利安人主战派的共同目标。阿奎罗尼亚人试图将他们的边界扩展到西梅利亚,在荒野中建造一个强大的设防城镇,叫做维纳留姆。西梅利安人的氏族分散,互相争斗,因此西梅利安人的防御力量比他们个人的战斗力要弱。

然而,为了防御侵略军,西梅利安人在一个首领的领导下联合起来对抗阿奎罗尼亚人。西梅利安人一起攻打了维纳留姆城堡。接下来对阿奎罗尼亚人来说是一个痛苦的教训,作为几个西梅利安部落联合起来,在侵入到他们土地带来的野蛮的愤怒中突袭了维纳利姆,杀害男子、妇女和儿童。这次袭击被称为西伯莱历史上最残酷的战斗之一。

在维纳留姆的屠杀是骄傲的阿奎罗尼亚人民的历史上一个血红的日子,也是一个永远不要低估野蛮人的愤怒的警告。由于这次袭击,阿奎罗尼亚再也没有试图入侵西梅利亚。对于诺德海姆人来说,西梅利安人建立的边境线并不像他们南部的邻居那样有城墙,而是在长杆子上安装了一大排人头。倒下的华纳人或阿萨人战士的头颅警告他们,如果他们越界,他们可不会被接受。

尽管大多数边界争端都是用刀锋解决的,但西梅利安人也在寻找外交途径来保持停战。例如,与阿萨人。几十年来,西梅利安人和阿萨人都被停战所约束。在一次事件中,北方西梅利安酋长的一个儿子杀死了阿萨族最高酋长乌尔斐尔(Wulfere)的儿子。西梅利安部落不可能同时对抗阿萨人和华纳人,所以为了恢复休战,西梅利安的首领主动提出以一个西梅利安女人向乌尔斐尔联姻。

西梅利安部落不仅保卫他们国家的边界,而且部落也会试图阻止其他西梅利安人(来自其他部落)进入他们的土地。这种内在敌意的一个原因是害怕疾病或痘疹。如果有人带一个病人到另一个部落附近,部落的人就会杀了他们。

大多数西梅利安人都坚守自己的边界。柯南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西梅利安人,是少数敢于走出潮湿林地的人之一。这些西梅利安人通常是为了战争的荣耀和冒险的渴望而旅行。这个传说没有提到其他生活在发达国家中的西梅利安人。由于这种孤立,野蛮人保持了血统的纯洁。任何进入本国的外来者要么被驱逐出境,要么被视为不受欢迎并且多余无用的外国人(aliens)。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7:29
Post #17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西梅利亚的宗教
“你笑声豪迈,喝酒痛快,也热爱嚎歌;虽然我从未见过一个喝除水以外的饮品,或曾经笑过,或曾经唱过歌——凄凉挽歌除外——的西梅利安人。”

“也许这就是他们居住的地方,”国王回答说,“一片阴郁的土地从来就没有过——所有的山丘,长满了阴暗茂盛的树术,天空几乎总是灰暗的,风在山谷里凄惨沉闷地呼啸。

“难怪人们在那里变得郁郁寡欢,”普罗斯佩罗耸耸肩说,他想到了阿奎罗尼亚最南端的省份波伊坦阳光普照下的平原和慵懒流动的蓝色河流。

“他们在这里或以后都没有希望了,”柯南回答说他们的神是克罗姆和他的黑暗种族,他们统治着一个没有阳光的永恒的迷雾之地,那就是死亡的世界。密特拉在上!阿萨人的做法更符合我的喜好。”


——罗伯特·E·霍华德,《剑上的凤凰》

虽然西梅利安人承认克罗姆是他们的神,但他们从不像阿奎罗尼亚人崇敬密特拉或是斯泰吉亚人畏惧赛特那样崇拜他。作为一个民族,他们没有人类牺牲的习惯。克罗姆在山上的宝座上观察和沉思,但他对凡人的生命毫不关心。西梅利安人相信克罗姆给了他们出生时的力量,他们将需要的力量,以满足生活,适应力和决心的考验。在那之后,他们应该自力更生。除此之外他们都是利用这些礼物,而不是向克罗姆祈求援助。

因此,西梅利安人特别鄙视其他宗教的信徒,那些人似乎什么也不做,只是乞求他们的神的帮助,而不是以个性和自力更生为荣。克罗姆看着他的孩子们,只有最强壮的才会茁壮成长。在这种程度上,西梅利安人没有牧师、萨满、巫师或类似的人,因此对这些人及其行为有着健康的不信任。在战斗中,西梅利安人杀死一个敌人来赞美克罗姆。他们相信克罗姆的意志是让一个人活下来,去笑,去爱。

尽管他们从不向克罗姆祈祷,但西梅利安人是一个迷信的民族。他们相信战争的预兆并驱除邪恶。他们也尊重某些确凿的土地,相信这些土地可能是被诅咒的。

克罗姆
西梅利安人相信有一个相当黑暗的众神神殿,所有的众神都是由克罗姆(Crom)统治的,属于他的种族。总而言之,克罗姆被视为一个可怕的神,和西美利人一样阴郁和危险。西梅利安人不向克罗姆祈祷,也不敬拜他或他的同类。克罗姆和他的神明种族鄙视那些向他们求助的弱者,他们很可能会使祈求者的处境变得更糟。西梅利安人重视个性和自我价值;他们的神希望他们自己照顾自己的生命。事实上,克罗姆只为一个西梅利安人感到骄傲,如果那个西梅利安人在他一生中从不求助于他。西梅利安人认为应该靠自己从生活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向神明祈求祝福、财富、健康或其他任何东西。

霍华德在《大象之塔》中写道:
“他的神明是浅显易懂的;克罗姆是他们的领袖,他住在一座大山上,从那里他带来厄运和死亡。恳求克罗姆是没有用的,因为他是一个阴郁、野蛮的神,他讨厌弱者。但他给了人出生时的勇气,以及杀死敌人的意志和力量,在西梅利安人的心目中,这是任何神都应该做的事情。”

来世
西梅利安人的葬礼习俗是迅速和致命的。倒下的人被留在他们倒下的地方,或者被简单地处置;不必介意,因为他们的阴影已经消失了。守灵仪式举行,在场的人为逝者敬酒,然后把剩下的饮料为逝者倒在地上。如果复仇是必要的——并且以仪式的方式猎杀他们死敌,类似于他们后来的凯尔特后裔。在葬礼上,西梅利安人在冰冻的地面上挖一个浅洞,用石头覆盖尸体,因为地面经常冻得挖不动。这是因为他们相信尸体应该被送回大地,同时它也起到保护尸体不被贪婪的狼挖出尸体的作用。

宿命论,西梅利安人从来都不相信死后存在天堂或神的仁慈领域,永恒仅仅只存在于神祇突然心血来潮的奇想之中。这个死后的世界——虽然不可知,但仍然冷酷无情——被称为另一个世界(Otherworld)。在这里,人类的灵魂变成了一个阴影般的存在,神可能会根据他们对他们所接受的灵魂的态度而恩惠或折磨他们。西梅利安人相信死人的灵魂会旅行到一个朦胧多雾,冰冷异常的灰色领域,在那里他们永远阴郁的幽暗中徘徊。

在死亡之后,灵魂必须穿过剑之桥(Bridge of Swords),它跨越一个不存在的难以逾越的鸿沟。懦夫、叛徒和西梅利亚的敌人在穿越剑之桥时注定会失败,因为上面排满了克罗姆和他的同类的刀刃。只有真正勇敢的西梅利安人可以毫发无损地跨过大桥,然后进入骸骨之路(Road of Bones)。这条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道路,是由克罗姆的敌人的遗骸构成的,地面转变成白色的灰烬,在旅行者完成最后的旅程时,给他疲惫的双脚带来一些舒适的安慰。

这一旅程的高潮是另一个世界本身,在那里灵魂既不被评判、奖励,也不被惩罚,而只是被简单地用在西梅利安人不能,也不希望用任何深度去思考的方式。另一个世界确实是一个不可知的未知领域,由克罗姆和莫瑞甘等人统治。它可能是一个无休止的战争和盛宴,持久的折磨,或简单的存在,没有更多意识的世界。对西梅利安人来说,他们所能期待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跨过这座桥,走上这条路,接受只有神才能支配的来世。那些没能过桥,但又不从桥边上跳下去的人,可能会以不安的、有时是恶毒的、以灵魂状态的,渴望把他们的痛苦强加给别人。

尽管如此,西梅利安人并不惧怕死亡,他们乐于用手中的钢铁和嘴上挂着的战争呐喊来迎接死亡。克罗姆教会他的孩子们不要在生活中寻求怜悯。为什么他们期待死亡。从时间开始时就是这样,当最后一个西梅利安人描绘他最后的呼吸时也将如此。事情就是这样。对西梅利安人来说,所有的生活都是麻烦,所以他们的生活压力比其他人小。事实上,在北方人中间有一句谚语:“跳蚤总能找到狗,麻烦总能找到西梅利安人。”


圣贤/圣人
这是他能理解的。野蛮人有着他们自己的圣贤(oracles)。
——罗伯特·E·霍华德《黑色巨人(Black Colossus)》

其他国家的牧师往往是巫师,以他们崇拜的任何神的名义使用邪恶的魔法。西梅利安人没有牧师、巫师、萨满或女巫。那些以神的力量做交换的人,即使是通过祷告,在他们眼中也是软弱的。西梅利安人不会向克罗姆或其他神献祭,也不会看到那些在头脑中接触到的或只是虚弱的神。西梅利安人是迷信的,不想去尝试一下神祇。然而,他们确实有圣贤/圣人(oracles),因为这符合他们的迷信本性。这些圣贤可以从飞行的鸟类或是从动物内脏中解读出明显的厄运。几乎大自然的任何方面都被赋予了精神上的意义,聪明人都能读懂。

次级神
西梅利安人不相信死亡的神灵,这点不像华纳人和阿萨人,诺德海姆人讲述着阿塔莉(Atali)的故事,那个把人带上天空的迷人存在。西梅利安人的其他神明和克罗姆本人一样冷酷无情。西梅利安人相信他们的存在,但他们不崇拜它们。它们和其他东西一样——在那里,但是崇拜它们有什么用?向树或雕像祈祷与向神祈祷一样没有什么区别。西梅利安人经常在骂人的诅咒中使用神的名字,但从不用在祈祷中,甚至在所谓的“半祈祷”中使用神的名字。就像克罗姆一样,这些神和女神被认为是阴冷暗淡的可怕实体,不被人崇拜。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给西梅利安人带去了抑郁和沮丧。

·芭德布(Badb)是一位战争女神,经常以乌鸦的形状出现。芭德布偏爱的西梅利安人,在出生时就会被赋予有战斗狂怒(battle fury)的天赋和礼物,就像克罗姆赋予西梅利安人杀死敌人的力量和意志一样。

·里尔(Lir)玛拿南·麦克里尔(Mannanan Mac Lir)的父亲,是海洋之神,以其原始的、基本的形式存在,这有点奇怪,因为西梅利亚是一个没有海洋的内陆国家。也许在他们的历史上,西梅利安人的土地包括皮克特之地的一部分(这将解释西梅利安人对那个黑暗种族的一些仇恨)。里尔的儿子掌管天气和海洋。

·玛查(Macha)是一位战争女神,但她也负责生育;帮助战争中的西梅利安人恢复土地上的人口。

·莫瑞甘(Morrigan)似乎是西梅利亚最受欢迎的战争女神。西梅利安人似乎并不为他们的大多数神和女神统治战争和冲突而烦恼。

·尼曼(Nemain)是另一位战争女神,但也是圣泉和圣井的守护者。在战斗中,她被称为“恶毒者(the venomous one)”。

本·莫尔格——克罗姆之山
如果说在整个西梅利亚有什么地方可以说是神圣的,那就是本·莫尔格,克罗姆的居所。克罗姆就在这里监视他的人民,看他们是否是有价值的。

这座山的巨大只会增加它黑暗的威严。不管你在西梅利亚的什么地方,都可以看见本·莫尔格。然而,很少有人试图攀登这座山峰,甚至那些试图很少从这座山返回,这座山据说是克罗姆的厄运和愤怒的发源地——包括那些即使是皮克特人也会害怕的邪恶野兽。然而,那些从旅途中归来的人却像变了的人一样。他们很少说话,甚至根本不属于任何部落。相反,他们成为圣贤/圣人(oracles),在战争时期帮助整个西梅利亚的人民。有些酋长无视圣人的预兆,认为人在预言中决定自己的命运是神的旨意。有时这证明是正确的,有时却不正确。圣人很少停留足够长的时间来发现什么。
山脚下有一块死者之地(Field of the Dead),是西梅利安各氏族酋长的安葬地。正因为如此,本·莫尔格周围的土地被认为是神圣的,没有一个西梅利安人会在死者之地面前攻击另一个西梅利安人。血仇在这些地方被遗忘,没有一个部落考虑过将亵渎神圣视作为一种复仇的形式。并不是说他们也会被允许。一小群圣人通常居住在死者之地附近,并照料坟墓。他们在一个古老的亚特兰蒂斯建筑中工作,确保死者的灵魂能够安息。

虽然他们有先知和萨满,但对大多数野蛮人来说,超自然的力量是恐怖的,而不是任何奇迹或诱人的吸引。他们以自己的力量、技巧和狡诈而自豪地在生活中工作,同时从不依赖那些使其他国度的人们灵魂黯然失色的神秘事物。他们相信,魔法会腐蚀灵魂,并从修行者身上榨取可怕的代价。

月亮
对西梅利安人来说,月亮对他们有一定的影响力,就像狼一样。饥饿之月,死亡之冬,是一段时间的猎物是稀缺的,以至于黑豹转向食人。西梅利安人认为,饥饿之月是克罗姆消灭弱者和老年人的方式,因此幸存下来的人是能够自给自足的人。在这段时间通过灰色山脉进入这个国家被认为是愚蠢的,这种行为就像是在克罗姆的杯子里撒尿一样。冬季的风像冻结的玻璃一样从悬崖上呼啸而下,似乎能从骨头上切下肉来。只有傻瓜,或者一个急于找到回家路的人才会这样做。猎人之月是春天的第一个满月,是个好兆头。

狼族
西梅利安人对某种怪物有一种古老的恐惧,这种恐惧就像他们的种族一样古老。部落中的老婆婆讲述的古代传说,说到这些野兽,那些关于像狼一样行走的人以及他们是如何行走的故事。在瓦卢西亚(Valusia)和亚特兰蒂斯沦陷的前几天,狼的孩子们为了控制人类奴隶与蛇族发生了战争。故事说他们是吃人的,轻盈,敏捷,而且贪得无厌。他们几乎是不可能永远杀尽的人类死敌。他们的人类感官受到从他们黑暗灵魂中溢出肆无忌惮、毫无约束的邪恶浪潮的冲击。这些野兽不是为了食物而杀人,而是因为死亡给他们带来了愉悦。

杀死狼族(Wolf-Kind) 不一定需要银制武器,它们可以被致命一击(比如斩首、切成两半等等)杀死。当这些野兽在即将消失的月光下被杀死时,它们会变回人类的形态。狼族永远都知道人类的蔑视。然而,并非所有这些生物都是邪恶的。有些人在山林等僻静的地方寻求慰藉。死亡的诅咒不是来自狼,而是来自人。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9, 15:34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8:01
Post #18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文明与西梅利安人
西梅利安人表面上的原始性和他们的正义感常常与西伯莱“文明”种族的腐败并存。很少有西梅利亚n人离开他们的家乡,但是那些冒险进入南方这个伟大世界的人很快就会明白,其他文明种族并不遵循他们自己的荣誉或忠诚准则。在西梅利安人看来,如果一个人的言语没有价值,那他又有什么好处呢?因此,他们在自己的地上待外来者如污秽,公然嘲笑他们。

西梅利安人通常瞧不起文明文化,通常把文明文化看作是躲在谎言之网和其他不诚实行为背后的弱者,是一个值得同情而不是值得向往的国家。西梅利安人不尊重软弱或者文明的软弱,他们不尊重的东西,他们就会立刻杀掉不去管它。即使是西梅利安女人也显示出这种野蛮的力量,在战斗中与男人并肩作战。西梅利安人是按部族或部落组织起来的,从不建造城市。野蛮人几乎没有写作和读书的能力,他们只是口头地在炉边的故事或低语的传说中传递他们的知识。他们把军事力量看得比敌人重,把体力和养活自己的能力看得比一切都重要。像柯南一样,凶猛的蓝眼睛巨人,他们自己由石头劈砍雕刻而成,每天都在接受文明人做梦也想不到的考验。

在西梅利亚以外的土地上,女人们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光滑,白皙的肌肤……还有柔软的芳香头发。西梅利亚的女人不一样。古铜色的皮肤绷紧在匀称的肌肉上。冷酷、机灵的眼睛,头发散发着树叶、风和木头烟尘的气味。

对于异国他乡的人们来说,北方是一个凶猛可怕的地方,由石头和冰建成,只有最坚强的男人才能生存,只有最热情的女人才能留住他们。他们被南方人称为野蛮人,认为他们没有思想、野蛮、没有教养的人。然而,西梅利安人被西伯莱世界的“文明”低估了。西梅利安人的领导者没有穿金袍,而是穿着熊皮。权力不以财富来衡量,而是以一个部族的名誉和力量来衡量。氏族和家庭单位相当于国家和军队。他们是畜野兽,但只有坚强坚强的人才能把那些寒冷的山称为家。国王们自以为文明,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目的,才会背叛一个亲密的朋友。文明不是华丽,而是荣誉。(至少从野蛮人的角度来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西梅利安人认为南方国王是野蛮人。然而,背叛也可以在西梅利亚找到,只不过不是每天都是这样的。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9:23
Post #19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西梅利亚的主要地理特征
他的部族所占领和统治的区域位于西梅利亚的西北部,但柯南是混血儿,虽然是纯种西美利亚人。他的祖父是南方一个部落的成员,因为血仇而逃离了他的人民,经过长期的漂泊,最终与北方人民避难。——罗伯特·霍华德,给P.S.米勒的信

西梅利亚是一个由阴深茂密的树木所覆盖的由山丘和阴影般的山谷组成的土地。从埃格洛菲安山脉飘落的雪水和带来几乎持续降雨的乌云,把这片土地变成了一个阴郁潮湿的国度,无论是来访者还是本地人都无法得到多少安慰。

即使是像西梅利亚这样未开化的土地,也有一种秩序,一种事物运作的方式,一种自然母亲的机制。每天早上,只要不到一个小时,就会下雨。在冰原上,孩子们会在那里徒步行走,假装在斜坡上杀死冰巨人(ice giants)。

这是一片阴郁的土地,充斥着可怕的萧条和挥之不去的忧郁;它的人民沮丧和阴郁到了不健康的程度。柯南是一个例外,这就是为什么他逃离这片土地,拼命寻找一个出路,跳入暴力的生活,希望找到一些值得活着的东西。对霍华德来说,西梅利亚是一片沉思的土地,它的黑色记忆会让柯南喝得烂醉以求忘掉一切。

在《剑上凤凰》的早期草稿中,霍华德写道,“地球上从未有过更阴暗土地。这里所有的山,都被茂密树木覆盖,这些树木是如此奇怪阴暗,所以即使在白天所有的土地看起来阴森可怖和充满威胁。在一个人目力所能及的地方,目光停留在山峦之外无尽的山景上,远处越来越阴暗,越来越阴暗。云彩总是挂在那些山间;天空几乎总是灰蒙蒙的。寒风凛冽,带来了雨夹雪或大雪,凄凉地呻吟在山口间和山谷之间。这片土地几乎没有欢乐,人似乎也变得喜怒无常。”这是西梅利亚最真实的形象。

这片土地在阿奎罗尼亚以北,皮克特荒野以西,伯德王国以东,阿斯加德和华纳海姆以南。
Attached Image
黑色山脉(Black Mountains)——黑色山脉是西梅利亚西南部的山脉。它们与皮克特之地形成自然边界。在这些山上可以找到黑河(Black River)的源头。详见《西梅利亚2e》P29-30

断脖子(Breaknecks)——这是一片崎岖的土地,介于断腿之地和下埃格洛菲安山脉之间。这个地区到处都是峡谷、稀疏的森林和突兀的悬崖。这一地区有进入埃格洛菲安和通往华纳海姆的通道。详见《西梅利亚2e》P32

断腿之地(Broken Leg Lands)——断腿之地位于西梅利亚西北部,就在断脖子和埃格洛菲安山脉的南部。这个地区包含了整个西梅里利亚地区最危险的一些土地,这是一个高原国家,被狭窄的峡谷或锐利的悬崖分割开来,数百英尺高的悬崖踏入成堆的巨石和白色的急流之中。详见《西梅利亚2e》P32

埃格洛菲安山脉(Eiglophian Mountains)——埃格洛菲安山脉形成了西梅利亚和诺德海姆之间的边界。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冰雪山脉,以危险或艰难的山路为特点。致命的冰川中充满了可怕的冰河和死亡。详见《西梅利亚2e》P34

◎本·莫尔格(Ben Morgh),克罗姆之山(克罗姆-本莫尔山)——本莫尔山是西梅利亚最神圣的地方,一座引人注目的悬崖和峭壁之墙,也是西梅利亚最高的山。本·莫尔格被认为是克罗姆之家,他从那里发出可怕的命运和悲惨的死亡。本·莫尔也被简单地称为克罗姆山(Mount Crom)。它在西梅利亚东北部。各部族的首领都葬在山脚下一个叫死亡之地/死者之地(Field of the Dead)的地方。详见《西梅利亚2e》P36

※死亡之地/死者之地(Field of the Dead)——部族首领葬在本·莫尔格的一个地方,叫做死亡之地。详见《西梅利亚2e》P35

◎科纳尔山谷(Conall Valley)——科纳尔山谷是高德(Gaud)、拖尔(Taur)和克鲁亚德(Cruaidh)部族在西梅利亚的家园。形成山谷的山脉被称为科纳尔之牙(Teeth of Conall)。山谷的北端是通往阿斯加德的血之路。这个套索通道(Pass of Noose)通向雪河之国(Snowy River country)。详见《西梅利亚2e》P35

◎血之路/血之山口(Pass of Blood)——这是一条穿过埃格洛菲安山脉进入康纳尔山谷另一端阿斯加德的通道。

酋长之地(Field of the Chiefs)-这片位于西梅利亚东北部的土地是所有部族聚集的地方。它点缀着古老的亚特兰蒂斯岩石建筑,包括立石(Standing Stone),一个长满苔藓的黑色岩石的中心轴。没有氏族声称拥有这片土地,这里是怪异恐怖的,石头上面刻有某种怪异的几何图案。详见《西梅利亚2e》P36-37

霍斯高原(Hoath Plateau)——这个高原位于酋长之地附近,它的东端是大草原。它位于冰冻沼泽(Frost Swamp)的北部和黑色山脉的东部。详见《西梅利亚2e》P37

默罗格森林(Murrough Forest)——默罗格是康纳尔山谷以南的一片林地。这是一大片树木和灌木丛。它有宽阔的溪流、几条河流和许多池塘。它有安静的空地和突兀的山脊。这些树林里潜伏着流沙和其他危险的沼泽。详见《西梅利亚2e》P37

雪河(Snowy River)——雪河是科纳尔山谷西部的一条西梅利安河。从科纳尔山谷到这条河需要三天的路程。

尤弥尔之路/尤弥尔山口(Ymir's Pass )——尤弥尔之路是从伯德王国进入西梅里亚的多岩石的道路。它由阿特泽尔要塞(fortress of Atzel)守卫。详见《西梅利亚2e》P40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07, 20:17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9:27
Post #20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西梅利亚的未来
柯南时代五百年后,西梅利安人仍然安居在他们古老的家园里。当赫卡尼亚人入侵并消灭一些西伯莱王国时,他们的冲击力在防守凶猛的西梅利安山脉中消失了。他们冲进了西梅利安的群山,把黑发的野蛮人赶在他们前面,但是那些骑兵在山里不太有效,西梅利安人向他们发起反击,仅仅只在一整天的血腥战斗结束后,一次混乱的撤退,才救回了赫卡尼亚人的军队,使他们免遭彻底的歼灭。只有在冰川前的北欧迁徙浪潮最终取代了黑发野蛮人。华纳人赶走了西梅利安的守军,带走了反对他们的战士的头。许多被驱逐的西梅利安人随后向东迁移,一直到维拉耶特海的西南海岸。在这场运动中,没有人能反对他们。他们横冲直撞,彻底摧毁了冈德兰王国,把它从地球上抹去。

西梅利安人穿过古老的阿奎罗尼亚,在皮克特的东道主中间开辟了他们不可抗拒的道路。他们打败了北欧的敌人,洗劫了一些城市,但并没有停止。他们继续向东推进,在布莱图尼亚的边界上推翻了一支赫卡尼亚人的军队。西梅利安人向东南游荡,摧毁了古老的图兰王国,定居在内海的西南海岸。东方征服者的力量被打破了。

海洋环绕西梅利亚山脉形成北海;这些山脉后来成为后来被称为英国、苏格兰和爱尔兰的岛屿。缓慢干燥的内陆海的领土没有受到影响,北欧部族在西岸开始了田园式的生活,与西梅利安人或多或少地生活在一起,并逐渐与他们混合。在西方,皮克特人的残余,由于大灾难再次沦为石器时代野蛮人的地位,开始以他们种族令人难以置信的刚强,再次占有这片土地,直到后来,他们被西梅利安人和北欧人的向西浪潮推翻。

西梅利安人的后代包括其他斯堪的纳维亚和日耳曼部落的哥特人祖先,包括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是一个混合种族的后代,其元素包括华纳人、阿萨人和西梅利安人。盖尔人是爱尔兰人和高地苏格兰人的祖先,他们来自纯血的西梅利安家族。英国的威尔士(Cymric)部落是一个混合的柏森人-西梅利安人的种族,它先于纯北欧的英国人进入该岛,因此产生了盖尔人(Gaelic)的传说。曾与罗马作战的辛布里人(Cimbri),以及亚述人与希腊人中的Gimmerai、希伯来人中的歌篾(Gomer),都是同一种血统。西梅利安人的其他氏族在干燥的内海东部冒险,几个世纪后混入了赫卡尼亚人的血液,作为塞西亚人(斯基泰人)重新返回西方。现代的克里米亚(Crimea)的名字得自盖尔人的最原始的祖先。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2, 17:11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9:31
Post #2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西梅利安人及其土地概况
人口:80万
首都:无
统治者:各种部落首领和小国王(包括雪鹰、灰熊、黑狼、黑枭和冰豹部族)
主要城市:无(小村庄)
资源:牛、毛皮、木材、铁、铜、锡、牧场和武器
进口:从阿斯加德、华纳海姆和海珀波瑞亚大量掠夺牛和妇女
盟友:无
敌人:阿斯加德、海珀波瑞亚、华纳海姆、皮克特之地、阿奎罗尼亚
技术水平:黑暗时代
宗教:克罗姆
你应该毫不奇怪,西梅利安人在生活中通常选择的道路涉及武器、鲜血和大量艰苦的工作。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19:32
Post #2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冒险起因
他的祖先曾面对过可怕的巨熊,艾格洛菲安山脉的可怕雪龙,以及洞穴国度罕见的剑齿虎。他们曾在冬天的雪中与这些生物搏斗,北极光的颤动帘幕在头顶上闪烁。
——L·斯普拉格·德坎普《雾之女巫(The Witch of the Mists)》

霍华德描写的故事并没有发生在这片有着崎岖的山峦、黑暗的森林和沉闷的风的不祥土地上,他更愿意让这片土地几乎成为神话,一片许多人对它感到好奇却又害怕旅行的土地。游戏管理员可能会想要鼓励这种神秘感,同样也不想在这片野蛮荒芜的土地上发起任何战役。西梅利亚是一片可怕的土地,容易带来噩梦、阴郁的回忆和深深的沮丧。

尽管阿奎罗尼亚在维纳里姆(Venarium,)战役之后,在柯南的有生之年再也没有试图殖民西梅利亚,但其他国家可能已经尝试过了。华纳人(Vanir)经常突袭西梅利亚寻找奴隶,就像那些海珀波瑞安人(Hyperboreans)一样。也许这些角色是这些掠夺者的成员,快速而安静地进入喜怒无常的西梅利亚王国去俘虏奴隶,或者也许这些角色有意阻止一次袭掠行动。也许华纳人决定他们夺取一块属于他们自己的土地,建立他们自己的殖民地,故而需要有人唤醒西梅利安人再次放下他们的血仇,团结起来对抗共同的敌人。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2, 17:23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7, 20:10
Post #2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西梅利亚的生物
雷莫拉(雪魔,雅克马尔,冰虫/霜虫)Remora (snow-devil,yakhmar, frost worm)
巨型魔法兽(寒系)
气候/地形:寒冷平原、雪魔冰川(艾格洛菲安山脉)
组织:单独
先攻权:+10
感官:聆听+5,侦察+5,昏暗视觉,黑暗视觉60英尺
–––––––––––––––––––––––––––––––––
闪避防御:19
生命值:147(14HD);DR 10
豁免:强韧+14,反射+10,意志+6
速度:30英尺,挖掘10英尺。
空间:15英尺;触及:10英尺。
近战:咬+21(2d8+12加1d8冷)
基础攻击/擒抱:+14/+30
特殊攻击:颤音,寒冷,喷吐武器
魔法攻击:+7
属性:力量26,敏捷13,体质 20,智力2,意志11,魅力11
特性:黑暗视野60英尺,死亡剧痛,寒冷免疫,昏暗视觉,畏火
专长:警觉,精通先攻,精通天生武器(啮咬),钢铁意志,专攻武器(啮咬)
技能:躲藏+3,聆听+5,侦察+5
进化:15-21HD(超大型);22-42HD(巨型)

雷莫拉(Remora)是冰原上的吸血鬼,在西梅利安人的神话中几乎被遗忘的恐怖耳语。雷莫拉有一双发光的绿色眼睛,一个蠕虫般的身体和一个没有特征的鳗鱼一般的头部,头部上面生着一个无颚的、作为嘴巴的圆形开口。一条粗糙而多齿的舌头就生长于嘴巴内。雷莫拉的身体覆盖着厚厚的白色皮毛。它不能在石头上挖洞,但它能处理冰和冻土。当穿过这些坚硬的材料时,它会留下一个直径约5英尺的可用隧道。雷莫拉长约40英尺(12m),直径5英尺(1.5m),重约8000磅。雷莫拉没有灵魂和思想——只有一种无情的饥饿驱使着它们。它是夜行捕猎者。

这种生物在西梅利安人眼中被称为雷莫拉,在北方种族中被称为雪地恶魔(snow-devil),在海珀波瑞安人(Hyperboreans.)中被称为雅克玛尔(yakhmar)。某些神秘文献声称这些生物来自另一个世界(比如木卫三)。雷莫拉的血液类似于液氧,其内部很可能被冻结了。任何接触到它的血液的东西都可能变得易碎足以一碰就碎。

战斗
雷莫拉的标准攻击模式是缓慢接近目标并张开它那地狱般的细薄食管,完整地吞没受害者。否则,雷莫拉可能会躲在冰雪下,直到听到上面有动静,然后从下面攻击猎物。

寒冷:雷莫拉会产生强烈的寒冷,任何接触到它身体的东西都会受到8d6点的寒冷伤害。伤害几乎与烧伤相同。任何被雷莫拉杀死的东西都是凝固的。任何接近雷莫拉60英尺范围内的人每回合都会受到一点冷伤害,因为他的身体上形成了冰。用天生武器或徒手武器攻击的生物会受到这种伤害。用武器打击雷莫拉,伤害降低到1d8。强烈的寒冷会使对手在每次成功的啮咬攻击中受到额外1d8点的寒冷伤害。这种寒冷可以削弱武器;任何攻击雷莫拉的武器必须进行DC18强韧豁免以避免毁灭。DC豁免以体质为基础。

黑暗视觉(Darkvision):即使在漆黑的60英尺范围内,雷莫拉也能完美地看清。

死亡剧痛(death throes):如果雷莫拉被杀死,其内部暴露在足够的热量下,会发生燃烧反应,导致爆炸,对100英尺范围内的所有物体造成12d6点的火焰和寒冷伤害以及8d6点的刺穿伤害(DC 22反射减半)。DC豁免是以体质为基础。

颤音(Trill):雷莫拉可以发出颤音,啸叫的歌曲,具有压倒性的催眠作用。这种影响心灵的声波冲动影响到100英尺半径范围内的所有生物,除了其他雷莫拉。受害者必须进行一次意志豁免投掷(由雷莫拉的魔法攻击加成设定),不能采取任何行动,或者在雷莫拉发出颤音加上1d4回合之后,只能朝着雷莫拉的方向移动。任何豁免失败的人物都将不可逆转地走向雷莫拉。但是,如果被攻击或剧烈摇晃(一整轮),受害者可以再投一次豁免。一旦一个生物抵抗或破坏了雷莫拉颤音的效果,那么它在24小时内不会再受到这头雷莫拉颤音的影响。

畏火:加热过的武器(至少是红热的)使雷莫拉的伤害抗性降低到2。任何被加热到红热或白热的东西,只要能到达雷莫拉的内部,就会导致它在死亡剧痛中爆炸。此外,无论豁免投掷是允许的还是豁免的成功或失败,雷莫拉受到的伤害都是正常火焰伤害的150%,

技能:一头雷莫拉,由于它的颜色和埋在雪地里的亲和力,在它的原生环境中,躲藏检定+10种族加成。


冰虫,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登场于L·斯普拉格·德·坎普和林卡特的柯南小说《冰虫的巢穴(The Lair of the Ice Worm)》。故事中,柯南独自一人骑行穿过分隔北方国家和南方王国的埃格洛菲安山脉(Eiglophian Mountains),在被称为雪魔冰川(Snow Devil Glacier)的山口通道里,他救下了一个少女,伊尔加(Ilga)。出于同情,柯南带着伊尔加到一个洞穴躲避风雪。伊尔加害怕柯南,于是他打晕了女孩,当女孩醒来时,不断重复“雅克玛尔(Yakhmar)”这个柯南听不懂的外国话,但对柯南来说毫无意义,他很快就睡着了。夜里,一对绿色的眼睛出现在洞口,伊尔加醒了,恍惚中,她从熊皮被子里溜了出来,走向洞穴入口,走进了寒冷之中。随后柯南醒了过来,发现女孩不见了。他走出洞外,发现雪地上有一道蛇一般的痕迹,随着痕迹,柯南发现自己的马被吃剩只剩残骸,接下来,他发现了伊尔加被冻结的尸体,头和上半身只剩下骨头。
柯南终于想起了雷莫拉(Remora)的传说,一种散发着寒冷的会吸血的冰蜥蜴(vampiric ice lizard),也许这就是雅克玛尔(yakhmar)这个词的意思。柯南决定找到这个生物,并为女孩报仇。不到一小时,柯南就追踪到了冰川上的一个冰洞,在这里他发现雷莫拉。当怪物开始发出催眠的歌声时,柯南拉开他的斗篷。斗篷下是他的头盔,头盔里装满了燃烧的煤,他的斧头插在里面烧得滚烫。柯南将斧子猛投进怪物张开的咽喉,又把头盔里的煤丢进怪物嘴里,然后他转身就跑。当柯南冲向出口时,怪物死前的挣扎扭动开始引起塌陷。最终死亡的疼痛使整个洞穴坍塌,蒸汽涌出,柯南差点被冰雪给埋了。饱受摧残的柯南疲惫不堪地向着金色的南方跛行,无论是尼米迪亚还是俄斐,但他现在得一路瘸着脚走过去,除非他能想办法搞到一匹马。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7-11, 19:12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8, 20:59
Post #24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接下来是Conan D20 2e Cimmeria的内容
首先是
第一章 西梅利安人之道 The Cimmerian Way
毫无疑问,西梅利亚是一个野蛮的社会。也就是说,西梅利亚没有城市,几乎没有可以作为城镇的定居点,而且绝大多数人不愿意接受或发展这样的结构或理想。这里的环境塑造了人们,因为环境严酷、阴森、黑暗、令人生畏,所以西梅利安人也是如此。

一个真正的西梅利安人没有有时间去刻意复杂或微妙。一个男人的话语就是他的纽带,任何打破这种纽带的人都要付出生命。正义是迅速、严酷并带有报应性的。每个人都在工作,或者每个人一起挨饿:袭击一个比自己更富裕的邻近部落在西梅利安人看来只是工作和生存。强者生存,最弱者死亡:这是显而易见的。西梅利亚没有情感的空间,也没有同情的空间。然而,西梅利安人充满激情,他们意识到某些惯例和约束的重要性。尽管他们有着近乎野蛮的坚韧,但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理解荣誉、正直和尊严,即使这些概念与西伯莱时代的文明王国通过这些术语所能理解的明显不同。

西梅利安人的人生观围绕着五个关键方面展开:对氏族的忠诚(Devotion to Clan),对传统的遵从(Conformity to Tradition)荣誉和造诣(Honour and Prowess)血仇(Blood Vengeance),以及清白而诚实的死亡(A Clean and Honest Death)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31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19
Post #25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对氏族的忠诚Devotion to Clan
氏族是西梅利安人的一切。氏族的大家庭提供培育和支持,创造一个社会价值观体系,教育和延续西梅利安人的战士精神。为了氏族的荣誉,一个西梅利安人对他的敌人发动战争;为了氏族的繁荣,他袭击他的邻居;为了氏族的持续生存,他最终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大多数西梅利安人与他们的部族是不可分割的。孩子们是由男女共同抚养长大的,从最早的年龄开始就按照氏族的方式、职责、盟友和敌人接受教育。不管氏族在西梅利亚社会中的真实地位如何,自己的氏族都是散布在西梅利亚阴暗的山丘、山谷和森林中的所有氏族中最高贵、最勤奋、最有战斗力和最受祝福的那个。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轻的西梅利安人通常会意识到他的氏族地位并不一定像他的同龄人所描述的那样显赫,但到那时,氏族的精神通过他的血液流动,年轻的西梅利安人尽管知道并理解其规律,但仍将氏族的力量延续给他人。

对每一个西梅利安人来说,最重要的时刻是氏族的成年仪式;在这一刻,他不再是一个孩子而成为一个男人。即使每一个西梅利安人从他开始理解传统的那一刻起,就在坚持维护自己家族的价值观,但成年礼明确要求他这么做的。从年轻人到成年人,它赋予了每一个西梅利安人在任何逆境中保护氏族并坚持其道路的责任。氏族中的每一个成年人都应该做好为氏族献出自己生命的准备,毫无疑虑地夺去敌人的生命。

不同氏族的成人礼各不相同,但也有许多共同点和相似之处。成人仪式通常包括几个考验,包括勇气(bravery)狡猾(cunning)战争的技艺(martial prowess)意志的坚韧(mental fortitude)身体的坚韧(physical fortitude),以及个人对氏族的忠诚程度以及对氏族性质和目的的理解程度。氏族一章对这些主题进行了更详细的阐述,解释了西梅利亚各氏族的一些仪式。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31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31
Post #26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遵从传统(Conformity to Tradition)
西梅利安人不喜欢变化;一些人讨厌它,而另一些人则明确地害怕它。西梅利安人的观点建立在有效的东西上,并确保它们在尽可能少的干扰下继续工作。这意味着西梅利安人的行为和思维方式,因为它一直是这样做的。变化是毁灭性的;传统会保存和延续。变化改变一切;传统确保了可预测性,在西梅利亚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可预测性是生存的基础。

西梅利安人有无数的传统:高效的惯例;以氏族为中心的信仰和仪式;几百年来发展起来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被证明是有效的。很少有传统是因为感情原因而保留下来的;几乎所有的传统都是出于实际需要而发展起来的。有些传统是建立在迷信和民间传说的基础上的,但很少有完全是为了安抚众神而设计的。

否认传统或积极抵制传统的西梅利安人会被人以深深的怀疑和敌意看待,因为这些人不可避免地是麻烦制造者。传统是西梅利安人拥有的少数法律的基础,如果这些传统受到挑战,那么脆弱的法治也将受到挑战。对传统的尊重和“旧的方式,就是好的方式”从出生就被灌输,因此任何一个成年人如果故意反对传统,就是拒绝氏族多年来试图灌输的教导和智慧。体面的选择是离开氏族;任何试图留下来创造或强加改变的人都可能付出生命代价。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29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32
Post #27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荣誉与造诣Honour and Prowess
正如罗伯特霍华德(roberte Howard)所描述的那样,西梅利安人生活在一种“粗略的荣誉准则”之下。无论来自哪一个氏族,西梅利安人的荣誉可以用以下术语来表示:

◎接受款待时要优雅,但要时刻保持警惕

◎不接受监禁

◎不受侮辱

◎捍卫亲友的荣誉

◎保护需要保护的人;攻击需要攻击的人

◎倾听那些寻求你帮助的人,但要时刻保持警惕

◎千万不要相信巫师

◎给敌人一个干净而迅速的死亡,如果他们值得的话

◎忠于自己的氏族(也包括氏族的传统和习俗)

◎信守诺言

◎不要害怕

◎有时,甚至偷窃也是必要的

◎只说真话;惩罚说谎的人,揭露谎言

◎不要强行带走女人

◎只取必要的东西;取得过多就是偷窃

那么,西梅利安人对于什么是“荣誉”,有一个非常简单的观点:诚实、果断地说话和行动,同时尊重那些同样做的人。对西梅利安人来说,荣誉不需要再复杂了,应该一直是一件直截了当的事情。西梅利安人不会犯混淆荣誉(honour)诚实正直(honesty)圆滑老练(tact)的错误,许多文明国家都会这样做。他们也不认为礼貌和感激需要伪装成虚假的真诚或谄媚的礼貌。当一个西梅利安人表示感谢时,他就是在表示感谢 。当他需要什么的时候,他会请求或要求它,视情况而定。大多数西梅利安人的言行都是坦率、明确和直率的,但总是很体面。

造诣(Prowess)—个人在特定领域的卓越表现——对所有的西梅利安人来说都是一件事关个人荣誉的事。一般来说,大多数西梅利安人重视他们作为猎人和战士的能力,尽管对一些人来说,在其他领域的能力更受重视。大多数西梅利安年轻人都首先希望成为一名战士,但并不是所有:有些人注定会成为更好的工匠或牧民,尽管所有西梅利安人都期望有猎人-战士信条,但在文化层面上,一系列技能和才能对氏族的生存至关重要。最重要的是诚实和荣誉,了解自己的才能所在,并在这一领域取得卓越成就,同时培养狩猎和战斗的能力。

因此,所有的西梅利安人都致力于在他们所做的事情上做到最好,因为造诣(prowess)会给个人和氏族带来成功。每一个氏族都真诚地相信它能培养出最好的战士、猎人、工匠、牧民等等。每个氏族的传统都倾向于这个目标,即使每个氏族展现出不同的杰出领域。

然而,西梅利安人并不是天生就自夸的。每一次证明个人卓越的努力都会引以为豪,但很少有西梅利安人用他们的专业知识作为自我夸耀的基础。这样的行为总是会带来挑战,尽管西梅利安人从不回避挑战,但最好还是只在谨慎和保守的立场上犯错,因为每个西梅利安人都知道生活是严酷而无情的。没有一个西梅利安人相信自己被命运所超越,超越了他的亲人或同志;无论一个人获得什么样的成功,都是努力工作、训练、倾听、观察和学习的结果。自夸是鲁莽的,很可能表现出缺乏个人自信。而这一点——自信——是西梅利安人荣誉和实力的关键。每一个西梅利安人——尽管周围环境阴郁——但都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并确信自己可以成为最优秀人群中的佼佼者;但傲慢和错误判断的骄傲总是会招致失败。西梅利安人知道这一点,他们只通过行动而不是语言来磨炼他们的能力。真正优秀的剑客和工匠知道自己的作品会为他说话;如果他真的像他自己认为的那样好,别人也自然会明白这一点,不需要鲁莽和傲慢的自我夸耀。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29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42
Post #28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血仇Blood Vengeance
西梅利安人对他们的氏族充满热情和自豪感。侮慢轻蔑可以时不时地被容忍,但对家庭或氏族的侮辱和攻击都会被认真对待,永远不允许停息。复仇的欲望像他们的鲜血一样自由地流淌在每个西梅利安人身上。侮辱和攻击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代价通常是流血。

因为氏族关系和个人荣誉紧密相连,对个人的伤害就成了整个氏族或家族复仇的责任。拒绝或不愿意寻求报复会被视为软弱的表现,很可能招致进一步的攻击。因此,任何一个感到自己或氏族的荣誉受到挑战的西梅利安人,总是寻求对作恶者的报复;在复仇得到满足之前,这件事是不能停止的。

因此,氏族之间可以,而且确实存在着争斗和战争。个人甚至可以接受血仇的重担,作为证明自己荣誉和能力的一种完全可以接受的手段。对于西梅利安人来说,在采取行动之前,数天、数周、数月或数年都会对侮辱或攻击耿耿于怀,这是司空见惯的事,但行动总是要采取的。任何挑战、侮辱或损害个人荣誉或家族荣誉的行为都会引起激烈的反应。而且,很自然地,复仇会引发进一步的报复,导致长期的、血腥的仇恨,在最初的挑衅被遗忘之后,这种仇恨长期存在。孙子们为死去已久的祖父们寻求复仇;氏族与氏族战斗了几十年,遗忘了仇恨的起因,但仍保留着必须这样做的确定性。一个被冤枉的西梅利安人会成为终生的敌人,而且,考虑到每一个氏族孤僻而阴郁的本性,几乎不可能判断出什么行为会激起复仇。

这种不确定性导致氏族和个人在遇到陌生的氏族或个人时都会谨慎行事。西梅利安人不喜欢冒犯别人;不是因为他们相信尊重(远远不是:尊重是给奴隶的——没有一个西梅利安人会允许自己成为奴隶),而是因为人们永远无法确定什么行为会引发暴力反应。一旦建立了一定程度的信任和理解,西梅利安人就会放松,但始终要注意不要超越感知的界限。当然,已知的敌人永远不会受到这样的警告;但是没有一个氏族愿意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制造更多的敌人。许多氏族由于不断自发的攻击和侮辱其邻居而被消灭;而且,与一个氏族结成敌人通常会导致与受害方结盟的所有氏族成为敌人。一次侮辱就可以,而且会引起激烈的反应。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29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8, 22:44
Post #29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清白而诚实的死亡A Clean and Honest Death
西梅利安人不相信他们的神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来世。死亡是事物自然循环的一部分,每个西梅利安人都知道死亡永远不会太遥远。死亡不是用平静的语气来谈论的,它需要实事求是地、毫无感情地讨论。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希望死得清清白白。也就是说,死亡不会给氏族或个人带来耻辱。死在战场上,手里拿着剑,被敌人的尸体包围着,这是一个良好而诚实的死亡。被捕后被处决,为自己的生命求饶,则恰恰相反。每一个西梅利安人都想带着荣誉而死,他们不害怕死亡,他们惧怕的是可怜而虚弱地死去,或是荣誉被否认,或被剥夺,而使灵魂和氏族蒙羞。

同样,在制造死亡时,西梅利安人倾向于干净利落而诚实地提供死亡。如果一个敌人表现得很好,那么一个迅速、利落的死亡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事。一个干净的死亡是不残忍的,也没有诉诸不洁的方式,如毒药或毒液,这是懦夫的武器,它们缺乏干净利落地杀死敌人的能力。当面对来自其他西梅利安人的死亡时,每个西梅利安人都期待着一个迅速而干净的死亡(假设他自己表现得很体面);但是当与外界打交道时,西梅利安人知道他们不能保证这样的死亡。外人对于这种荣誉和光荣死亡的概念和手段不太了解,他们诉诸于否认这种诚实的策略和武器。不提供清白和诚实的死亡的敌人总是招致一个氏族的仇恨;那些按照西梅利安人的期望夺去生命的敌人只是在表现出荣誉,并会因此而得到承认。

那些为荣誉而死的人在氏族中总是受到高度重视,但是,再次强调,决不能过分感伤。死亡降临到每个人身上,人们无法选择何时死亡或以何种方式死亡,但如何死亡才是重要的。英勇牺牲的人在颂歌和名誉上都是光荣的。那些软弱或是懦弱而死的人,将会从氏族的记忆中抹去。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29
TOP
DaWaaaghBoss
2021-06-09, 14:59
Post #30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110
   6

Group: Speaker
Posts: 534
Joined: 2021-06-04
Member No.: 93115


西梅利安人的社会
西梅利安人的社会无一例外地以氏族为社会单位。氏族是通过共同的血缘联系在一起的大家族,无论是父系还是母系,为了共同的目的,当然主要是为了生存。大多数婚姻和生育都只发生在氏族内部,但与其他、联盟或半联盟氏族的结合是常见的,因此氏族的血脉可以得到扩展和丰富。结仇的氏族之间的婚姻是证明和解的一个好方法,尽管这绝不是一种保证和解的方式。

氏族的规模从两个到一百个家庭不等,这取决于家族的成功和声望。家庭单位在三到十二个成员之间变化;典型的西梅利安人没有大的家庭,因为婴儿死亡率很高,但有时,一个氏族中的家庭兴旺发达,导致家庭规模扩大。随着家族内部的家庭结婚生子,堂兄妹、半表兄妹等等都会激增,但一般来说,西梅利安人并不重视这种关系。同胞(Siblings)——兄弟姐妹——表现出最强的亲情纽带,但更远亲的亲戚则被视为简单的氏族成员。因此,一个典型的氏族可能由十到五十多个家庭组成,规模从40到500个不等。

很少有氏族能准确地追根溯源。西梅利安人是从亚特兰蒂斯人逐步演化而来的,但是很少有人对这个血统给予任何形式的尊重。那些可以追溯其血统的氏族可能会尊敬一位或几位祖先,但更重要的是氏族的存在、目的、目前的领土以及向其成员提供的自然支持。西梅利安人是实际而务实的人,很少有时间进行遥远的同情,他们没有对远祖崇拜的迫切需要。从集体行为来看,氏族历史是重要的,而非任何杰出的祖先,尽管在与他人打交道时,某些关键人物不时被用来援引氏族的地位(“我们是卡纳克氏族(Clan Karnak),斩首者古兰(Gulan the Head Stripper)为我们赢得了这些土地……”)。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DaWaaaghBoss: 2021-06-12, 17:28
TOP
13 Pages V  1 2 3 4  »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8-06, 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