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原创】一则笑话
LOCKEDFIRE
2021-06-09, 22:3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21-02-25
Member No.: 91683


一则笑话

你没有办法取笑一个小丑,除非他自己开口
可惜的是唯独在小丑的行业里,这一点难以形成共识
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些,因为这种纷争、这种羞辱都脆弱的像纸一样,像他擦屁股擦粉揩油的纸,常见的很
他还要激烈,痛快:要严肃的调侃,撇过头去假惺惺的笑,然后自轻自贱的自我解嘲
像这样把话题抬高,再高,要有你的灵魂那么高,然后…“砰”,突然松手
“你看,这灵魂充了气的,都不‘嘘’。”
让尴尬像泡沫光环一样托住你。对,腰要挺直
这时候他们会不明不白的笑
你看就是这样
他是个多么货真价实的小丑,他对凡人的爱你们根本想象不到。我也是,但是至少顶得上五个陀思妥耶夫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耶夫斯基野夫嘶~~~
你看他还在那儿站着卖笑,舌头坐在嘴里,尿点躺在肛门下面。哦,还有他的头发。飘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反正不在头上
就冲这个,他比谁都思虑观众的福祉,他还要给观众买护发素,霸王的,还得手工上色
幸好他道具老师没给批,不然他就要倾家荡产了
妥妥的老婆本,出卖没过门的老婆换来的本钱
“总比出卖灵魂强啊”他讪笑着争辩,但是他还没有老婆
哦——没有人爱他,他笑话起来。没有人给他发买菜钱,而且为了揽客口水吐干,加班费都没有,有了老婆也要离婚。但是他还是把心思都花在了做“伟大的事业”上。
好处是回家也不会吵架,没有力气·
其实没观众的时候他像个皮球,瘪的。看的好大一搭,一抹就趴,还是一样轻贱
但是只是因为他的热心观众像看老虎一样来探望他,隔着窗栏扔下果壳——他又能活下去了,多艰难,多贱呐,但是他还是好坏不分的卖笑卖颜色卖臭鸡蛋烂番茄
他沉沉老去的心脏需要这种大功率刺激
甚至热心观众学会了他的颜色,也摆出一副古怪劲来。他笑的时候,观众死死的瞪着,他撂了包袱要开奖,要把最新的丑闻编的耸人听闻,要下流的调侃自己的观众比他不存在的waifu还会甩脸色
但是观众们都戴上面具,自己新近出品的特色小丑面具
他仿佛看到自己被人爱被人嫌弃了,像他过世的父亲一样冷面,不假辞色的蔑视
他感觉自己这一次笑话一定能说得声泪俱下,让观众好好难堪一把
这绝对不是笑话
这是挑战,他对观众的挑战,观众对他笑匠艺术的挑战
这是他作为小丑的最后尊严所在
“你看看你们,都什么眼光啊。好好地下三路笑话不听,跟我折腾这个”
“你是在看自己吧,小丑先生”
他比以往的任意一场都要大声,甚至开始不分轻重的辱骂
以往习练的半点技巧都不剩了,他正专心致志的讲他第四次初恋被骗钱的故事。讲的情真意切,却失了从容,甚至把他的妆都弄花了
“她当然不在乎,因为我们是小丑,而她,他们是观众。我们的全部价值为了他们而生,但你以为我是为谁表演?”
……
一段伟大的故事过后,刚卖出的小丑面具在地上丢的到处都是,覆满各种秽物的尸体端庄的满足的躺在舞台中央——或许是激动死的?
……
“我好容易凑够了易拉罐想去换钱看望她爸爸,却在夏天的垃圾场迷了路,五毛钱一斤的破烂铝片像树叶一样被吹得到处都是。我以为自己也会和它们一样,被某场狂风巨浪卷的稀里哗啦七零八落一文不值。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现在我还无耻的站在这里
“我一直在等那场飓风”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6-17, 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