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H:tR-R] 前言 信件
hieik
2021-06-17, 19:21
Post #1


艾尔
Group Icon
 355
   48

Group: Avatar
Posts: 315
Joined: 2005-07-11
Member No.: 317


【代发,译者:菲】

Hunter: The Reckoning
Hunter-Book:Redeemer


救恩之手

“我在此聆听你的罪。忏悔永远不迟——即使在永生之后。”
救赎:猎人中自封的救世主。他们相信任何灵魂都可以得到救赎,包括那些怪物。当然,忏悔的代价很大——与它们堕落的程度成正比。是什么让这些猎人为不配得救之人奔走?而你,配得上这份答案吗?


前言


亲爱的C

我不知道你听说了多少布鲁塞尔的事,但情况真的很糟糕。据我所知,超过一半的社员都死了,更糟糕是有些人失踪了。我不知道他们是躲起来还是已经被抓。
以此为代价,我们从渗透进欧盟和北约的不死者那边偷来的一些文件。
这件事说来话长。
记得RM吗?那个来自坦桑尼亚的小伙子,你夸过他的屁股很可爱。嗯,经过一番讨论,社员们让他去接触一个精挑细选出来的吸血鬼。我们对七个能够确定身份的北约内部人员观察了好几个月,已经搞清楚了谁是头儿、谁是手下。在监视的过程中出现了第八个对象,一个新人。她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本性,但从未杀死过受害者,甚至有几次,她吸完血以后哭了。我们觉得这一个可用的突破点。
RM走过去,用了一个我们称之为“提问”的把戏。他先问她:“你记得多少?”这句话产生了明显的影响。过了几个晚上,他又去问:“你最后一次看日出是什么时候?”这次她没有受惊,但显得很伤心。然后是:“你爱过吗?”“普通人看到这个可能会以为我们的小伙子在勾引她。
他在两个月内接触了她五次。最后她开始积极地寻找他。我们极为小心的保持监视。看起来她对自己的遭遇守口如瓶。
当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时,我们几个人躲在一旁,准备事情出了差错就动手。还好没有。
她想知道他是谁,他是怎样让她觉得自己还活着的。他没有回答,但在她的要求下又用了一次那种能力。
她显然对这种感觉上瘾了,想付钱让他帮她回忆过去。他提出用内部信息作为交换。她先是拒绝,但最后还是改变了主意。
从那时开始她就为我们监视她的同类。我们积累了一大堆档案,其中大部分是垃圾——字面上和比喻上都是。她把别人扔掉的文件收集起来,当做报酬付给我们。每一千页中,大概有五十页是我们能够破译的有长远价值的东西。最有希望的那些被保存在“钥匙”文件里,这是最后的据点被占领时我唯一能拿到的。里面有已知的七个吸血鬼的照片。
我不知道我们是怎么暴露的。也许RM搞砸了——他毕竟是个学生,不是特工。也许我们的间谍被她的同族发现了。无论如何,钥匙文件中的每一项内容都可能是为了诱骗我们而设下的圈套,所以要小心。
RM和间谍都死了,但我想是我们迫使吸血鬼摊牌的。他们想抓住她审问,我们的人在那之前杀了她。实际上,公社已经不复存在-——安全屋被夷为平地,幸存者四散奔逃。我将永久离开欧洲,希望在其他地方找到安全的落脚点。
令人欣慰的是,我觉得钥匙文件是安全的。他们不知道我们有这些,除非间谍把消息泄露了出去。既然他们那么急于审问她,想必还没有得到什么。您将荣幸地收到第一个副本。原件还在我手上,我想交给可以更好的保护和使用它们的人——RM对“君士坦丁之灯”的情报特别感兴趣。他是一名基督徒,总是认为那些不死者可以被“拯救”。不管怎样,祝我好运吧。

—— D

——————————————————————————


这些照片是在监视时拍的,给我们的联络人看以便确认身份。

Attached Image

REYNARD
雷纳德:姓氏不明,住址不明。我们确信他是首领。其他人都服从他。他能对活人使用某种类似暗示的力量。身边的保镖从不少于两人,其中必然有一个血仆。

Attached Image

EMILY VARETTA
艾米莉·瓦雷塔:欧盟的“特别顾问”。杂志上说她是个经济学家。在城外租房居住,周围空旷,极难接近。身边一直有两个守卫。能力未知。

Attached Image

LOUIS PIQUET
路易斯·皮奎特:法国驻北约武官,该组织中地位最高的人。他是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兵,住在布鲁塞尔市中心的一套顶层公寓里。有三个爱尔兰猎人试图从远处狙杀他,被他全干掉了。拥有卓越的力量和速度。任何时候都携带武器。

Attached Image

EDGAR NOBSTULLING
埃德加·诺布斯杜林:为《新闻周刊》和《经济学人》撰写关于欧盟和北约的评论文章的记者。对一个拿着记者薪水的人来说,他过的太滋润了。在布鲁塞尔和伦敦都有公寓,在法国乡村还有一座城堡。他经常招待斯隆和我们的间谍。在布鲁塞尔的俱乐部圈子里很有名。

Attached Image

GODFREY:
戈弗雷: 姓氏不明,住址不明。我们的联络人对戈弗雷了解不多,有传言说他在欧盟的工作只是情报工作的幌子。对他的能力一无所知。

Attached Image

JANA RYDELEK
杰娜.RYDELEK: 北约德国军官Fritz Geier的助手,我们相信这位军官是她的血仆。住址不明。可以隐身移动。不管怎样,她能简单的消失,又简单的出现。

Attached Image

STAN SLOANE
斯坦·斯隆:北约驻美国办事处的夜班职员。尽管他的职位很低,但似乎与许多美国高级官员关系友好。在城外有一所小房子,还有一个“妻子”和三个“孩子”。妻子和管家都是血仆。三个孩子似乎很正常,只是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都因贫血接受过治疗。拥有惊人的力量。


——————————————————————————


听说一切进展顺利。她弄坏了我所有的电子设备,但没对房子本身造成结构性的损坏,对吗?我真的很讨厌那些穿着钉鞋到处乱踩的建筑工人,只要没人看着,他们的脏手就会摸遍每个角落。
还有两个问题,都和我们的客人有关。首先,你确定纪尧姆永远消失了吗?我即将开始下一次探险,并不想看到他又跳出来和我竞争。另外,帮我问问凯瑟琳,她还能记起更多关于君士坦丁之灯的细节吗?
看到这里想必你已经知道我在找什么。如果当初的报告准确,怎么拿到它将是个独特的挑战。我完全相信玛塞拉的忠诚,她的技艺则另当别论。但如果我们真都无法接近那盏灯,她应该足够安全。
我不能告诉你太多。我们正在调查非洲北岸的一处温泉。助手们告诉我,当地的地质条件不太可能形成真正的温泉,所以我们怀疑是那盏灯让水沸腾了几个世纪。没有任何古老存在抵达或穿越该地区的记录,但我的两个研究员一去不回。如果不是灯,那就是别的东西。我可能会改变主意,不过拿玛塞拉冒个险还是值得的。我猜特洛伊也派出了他的代理人。一想到神器落到他手里,我就不寒而栗。

尽快回信。

Nobstulling

——————————————————————————

Attached Image

显而易见的年代错误表明这个故事是后来添加的,大约在公元650年左右。不合时宜的措辞加深了人们对整个事件的怀疑。这里完全没有提到圣奥古斯丁重现面包和鱼的奇迹,整个场景让人感觉是生硬的接驳进去的,语气和用词也完全不同。
罪魁祸首是谁?我怀疑是一位无名的僧侣,他于公元637年到662年住在底比斯城外的修道院里。修道院的记录中称之为“塞浦路斯人”。他抄写了几篇文章并记录了自己的家乡是地中海。这可能是真实的。(虽然我没有找到其他佐证)
在这个拙劣的寓言中,上帝赐给君士坦丁大帝一块太阳的碎片,作为他皈依基督教的奖赏。这个故事有一副幻想出来的插图,君士坦丁大帝笼罩在火焰中,目视真理,聆听上帝从天堂传来的话语。文中提到,君士坦丁把这个礼物放在一盏标有“Chi”和“Rho”的灯里,任何靠近它的恶魔都会被上帝的力量所征服,要么忏悔自己的罪过,要么被太阳的光芒毁灭。
这样粗陋的写作手法显然是有原因的。

节选自丹尼斯.特维德恩的《第七宗宗教故事》

——————————————————————————

Attached Image

戈弗雷——
要是每听到一次拉斯普廷的死讯我就能得到一个金币,它们已经多的够造盔甲了。
他们说他被晒死了,被牧师烧死了,被狼撕碎了,被小鬼吸干了。但我还是会不时看到他出现在基辅附近,鬼鬼祟祟的走动,嘀咕着那些古老的龙。更糟糕的是,有时候我没看见,却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希望是错觉。他活着的时候已经够难杀了。我需要一些比谣言更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他已经永远消失了。

——————————————————————————

我正在听那个胡言乱语的家伙说他的预言,并赶紧把它们誊写下来。遗憾的是他还没来得及解释这些话,就被人发现并赶走了。不管怎样,这就是特拉维夫市接下来六个月的“治理指南”了。

Attached Image

扰乱人心的召唤需要跳舞。女儿们,敌意,无尽的种子滋生而起。四十多岁的魔杖——恶棍。那同样美好的阳光,为爱离开女孩的监狱,遭受第二次折磨(瞬间的折磨?)。尸骨中孕育着奴隶的钥匙。常春藤那闪耀的、仁慈的、翡翠般的血液蜿蜒爬行。当他倒下时,有一首歌响起。装腔作势地宣扬着,那心照不宜者的美德。石头,恶臭,在迷离的死月下飞翔。使命。救世,以免诅咒失去意义。两颗星生出怪物。你将只能饮下水,酒和奶。

——————————————————————————

Attached Image

艾米丽,

我告诉过你,袭击中国大使馆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当然,美国不得不道歉,事态紧张了好几个月,但这他妈的有什么大不了的?想想金三角和香港的船运来的东西,我们真的希望彼此之间保持礼貌?紧张的局势会带来严密的搜索,这能消除很多隐患。
从大局来看,我们已经遥遥领先了。下一次性丑闻发生时,一半美国人不会记得这事,另一半则会归咎于政府的无能和愚蠢。只要他们不相信政府,就不会产生威胁。不会再有反战者抵制宗教裁判所了。
我还是不确定地下室里的玩意是什么,但它挨了枪子儿后还是干掉了我最好的打手之一。另外两个人准备得更充分,成功了。想看的话,他们发报告时我抄送一份给你。

S.S.

——————————————————————————

Attached Image

亲爱的夏洛特: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让我很痛苦,但如果我必须威胁和命令,而不是礼貌地请求你的理解,那就这样吧。你警告我不要对这份长久的友谊妄加揣测,我也可以对你说同样的话。这件事的严重性远超我们的私谊和礼节。
我了解你,也了解你的骄傲。在大多数情况下,你的自信是完全合理的,但我依然坚持,你和你的部下要在三个月内离开雅典。必须掩盖掉一切活动的痕迹,包括我们存在的证据。
我们相识已久,我曾给过你愚蠢的建议吗?如果你的答案是“不”,那么再想想我的话。你们还没有准备好面对the Union of Doves(鸽盟?)。作为你的朋友,我有责任警告你不要接近他们,但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责任:对我们整个族群的责任。如果鸽盟发现了我们,这里将再无容身之处。
离开雅典。这是最后通牒。我会知道你是否离开。如果你留下,我将别无选择。只能亲自动手除掉你,你的部下和你的仆人,以及你在这世上留下的所有痕迹。

雷纳德

——————————————————————————

Attached Image

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但间谍认为它非常重要。她说这个被锁的很严,她是闯进老板的办公室才偷到的。无论如何,一位已故的社员认为这就是让吸血鬼打破沉默开始追杀我们的原因。
别把这个贴到猎人网上,它会连累所有人。我们还没能破译,发帖只能让敌人知道我们有它,更有甚者,把它传递出去说不定正是那些混蛋想让我们做的。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hieik: 2021-06-17, 19:22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9-19, 1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