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R 2e] THE PARLIAMENT OF OWLES(猫头鹰议会), 施工中,请勿回复。
GreyGate
2021-07-13, 19:43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3
   7

Group: Builder
Posts: 49
Joined: 2019-11-15
Member No.: 84103


“如果邪恶的灵知晓它们与人相连,又知晓它们从他那分化而出,若是这样的灵可以钻入人体,它们将用一千种手段去摧残他,出于其对人的死嗜之恨。”
— J. Sheridan Le Fanu(乔瑟夫·雪利登·拉·芬努)《绿茶》



它们始终在这儿。

从人类知晓应当敬畏黑暗开始,血族便始终被这些对生命又饥又妒的暗影之物所困扰。他们听闻从坟墓中蹒跚爬出的尸体撕肉吮血的故事;Kindred(血族)中年轻又愚蠢的家伙认为这不过是draugr(尸妖),revenant(亡魂)和最下贱的同类犯下的错。只有血族才是唯一真正的吸血鬼。这些魔物,这些窃取尸体的烟雾暗影,并不存在。

这些Kindred(血族)错了。而如果Strix(夜枭)听到有人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它们会拿他们做个榜样。

Strix(夜枭)是暗影,是血族的对应物,根据隐秘联盟时代的古老传说——它们是血族的亲戚。如果说吸血鬼是被初拥的力量从死亡中唤醒的不死者,血族对鲜血的饥渴是将其人性拽向虚无的蛛丝,那么夜枭便从未为人从未拥有过人性。夜枭是黑暗中的阴影,是末日的前兆,他们窃取生命却不需要鲜血作为介质,他们将自己由阴影构成的形体挤入死者的尸身来重温生者的情触。夜枭是冰冷的,精于计算的邪恶。他们是传说中的吸血鬼怪物,既无人性的牵挂,也不屈从于心兽的疯狂。他们渴求那自身从未拥有过的生命,却又嫉恨尚活着的人拥有它。他们认为血族——与自身相似,却在极力伪装成人类——是一种肮脏的倒错,需要用最严厉的方式教会他们什么才是非人应有的样子。

夜枭会附身在尸体之上。

而血族正是尸体。



The Birds of Dis(狄斯之鸟)

在自然状态下,夜枭呈现出能够抗拒任何光源的,由烟雾和暗影组成的猫头鹰的形状。它的形体只有当其静立高空环视猎物时才会保持清晰。当夜枭有所动作时,其身上的烟雾便会飘散流动,它们将化作一团流淌着寒意的模糊阴影。但夜枭仅仅是出于方便才维持如此身形——夜枭完全能够散开自身猫头鹰的外形,流过任何肉眼可见的缝隙裂痕,在对面的空间重塑身姿。

夜枭是吸血鬼,这点比起血族不逞多让。它们挂立在生者身上,吸食受害者的呼吸将其化作Vitae。一些夜枭选择捕食沉睡的猎物,但夜枭完全有能力在榨干这凄凉的受害者前使其失去行动能力。在血族的传说中,夜枭会在战争和屠杀后大肆进食,在那些伤者和死者身上贪婪朵颐。

没有物理形体的Strix(夜枭)嘲笑蔑视那些会将吸血鬼打入torpor(沉眠)的伤口。拳脚,投掷武器和兵刃都会无害地穿过他们,但每个夜枭都有弱点。夜枭同享了血族对阳光和火焰的厌恶,但这两个血族最大的祸根不会焚烧夜枭。与之相反,火焰和阳光化为了不可穿越的屏障,迫使夜枭躲入隐蔽的黑暗之中。此外,每个夜枭都具有一个额外祸根,这个祸根不但可以像阳光一般将其驱逐,甚至还能伤害到它们。

Strix(夜枭)嫉妒着所有形式的生命,并因那股生命之力深深憎恶着所有活着的事物。进食时,夜枭会窃取Vitae,但大多数夜枭不满足于此。其中一些渴望去体验那些他们所不能的——进食,性爱,斗争,感受痛楚。一些想要惩罚生者,拧烂生者那美好的存在形式。还有一些想要向血族证明他们双方没有什么不同。最强大的夜枭能够将身形固化,拥有实体,即便他们仍然维持在其自然形态下——他们的身体仍然由阴影和被窃取的生命构成,但他们的利爪变得可以划伤皮肤,他们的喙变得可以啄穿血肉。大多数想要体验附身的夜枭,都会采取相同的,也是夜枭会采用的唯一方法去满足自己的愿望。它们会偷到它。

若它们想窃取一具身体,夜枭便会擒立在一具尸体上,就像它正在从生者身上吸食呼吸一样。但它没有将呼吸吮出,而是迫使自己钻入其体内,夜枭会顺着口鼻通过脖子钻进人体。当夜枭安置好自己后,它那半虚幻的暗影会弥散进骨骼和脏器,而这之后,它就可以尝试睁开自己新的眼睛了。

一旦占据了一具尸体,夜枭便能享受肉体能带来的所有欢愉。只要知晓方法,附体后的夜枭就仍然具备抽取呼吸的能力;但大多数夜枭都会尝试使用更暴力更血腥的方法来掠夺生命。被夜枭附体的尸体会撕下并啃食受害者地血肉,它们是为了享受杀戮而这么做,Vitae不过是附带收益。除此之外,一些更内敛的夜枭会吸食血液,采取血族的方式来进食。但它们腐烂的宿主并不具备吸血鬼的尖牙和Kiss(吻),因此它们只能用其他方式来吸食血液,用更明显的方式。

对血族来说相当遗憾的是,黑暗世界上有些尸体可以自由交谈行走这件事丝毫不能妨碍到夜枭。其他类型的吸血鬼对夜枭来说是完美的宿主——他们的尸体不会腐烂,他们的进食方法更加高效,宿主体内越是充盈着Vitae,夜枭就可以变得更强大,而且,老实说,是血族自己在招引夜枭。血族是自找的,谁让他们想维持那可悲的避世夜宴,以及——更卑劣的——谁让他们想否认自己和夜枭间的亲缘。

并非所有领地都曾遭到过夜枭的袭击;而且,尽管Cacophony中传递着对黄眼恶魔及恶意阴影的警告,并非所有血族都知晓其大敌存在。而在那些故事里,饥饿的死者于狂怒中穿过城市,血族们恐惧又绝望地为重建Masquerade(避世夜宴)而互相争斗。更博学地血族知晓,那些暴力的,为身份而疯狂的夜枭实际上是其群体中的少数——大部分的狄斯之鸟尽管蔑视生者和吸血鬼,但他们都非常耐心。猫头鹰们的恨意是冰冷的,不会像血族的frenzy(狂乱)是种负担。他们附身血族,渗透进Danse Macabre(死亡之舞),用计划摧毁血族所依附的社会伪装。尽管如此,夜枭非常罕见。疑神疑鬼的血族谴责对手的情况要比夜枭实际聚集的次数更多,夜宵甚至不需要举起爪子,Elysium(净土)就会以此分裂。

血族学者知晓两种确切的方法来检测那些被怀疑是夜枭的吸血鬼——其中一种较为稳妥,另一种极端危险。稳妥的方法是观察眼睛。如果以正确的方式用灯光照射他们,无论夜枭正维持什么形态,他们的眼睛都会闪烁黄色的光。更暴力的手段则是使用阳光。夜枭的附身会导致血族的灵魂陷入蛰伏,因此,被附身者的bane(祸根)将是夜枭的祸根,而非源于夜枭所披挂的血族皮囊——但正藏匿于血族皮囊内的夜枭并不会真正接触到那些祸根,火焰仍然会燃烧,一如既往焚烧掉任何尸体;但是一个被夜枭栖息的吸血鬼可以毫发无伤地在太阳下行走。一旦发现了夜枭,或仅仅是强烈怀疑,血族知晓一种杀死附身夜枭地方法。如果一具被附身的尸体在夜枭祸根的完全包围中被摧毁,那么狄斯之鸟将无处可去迎接死亡。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意味着需要将尸体彻底焚毁。只有当将尸体焚烧至灰烬,不留下哪怕一节肢体,才能真正阻止夜枭逃走。

在懂得夜枭学识的吸血鬼缺席的情况下,意识到夜枭正在渗透领地的永夜社会是一个绝望又偏激的地方。当猫头鹰们对致命的祸根一笑置之,当它们将自己的宿主当作一次性的木偶摆弄时,那些希望加害者可以像血族一样行使的血族将面对惨痛的清醒。最终,在实验和试错之后,血族有时能发现一些高效的方法,成功将暗影他们的领地里驱逐。而其幸存者,则会在Cacophony中留下警告和故事。

类似于那些老得长茧的血族,随着年龄的增长夜枭将承受额外的祸根,而那些受到夜枭袭击的领地正是想传播这些知识。许多年轻的血族都曾时不时地好奇过,为何凡人关于吸血鬼地传说中包含如此多谬误及血族并不存在地弱点,流水,银,特定草药,房前地门槛等等。其中一些是继承了避世世夜思维地血族散布的误导。还有一些是源于那些年老生茧的血族。而这些谬误中的大部分,实际上是Cacophony的产物。这些传说并不是在描述血族——而是在描述夜枭;这是为了警告并武装其他吸血鬼对抗大敌,是那些被围困于领地内的血族的绝望之举
一些亲王咨询Mekhet(迈卡特)智者,希望通过Auspex,找到一种更简单的方式来分辨那些怀疑被夜枭附体的家伙,但不存在这样的简单方法——使用Mekhet戒律来观察,寄宿于吸血鬼体内的夜枭,其灵光——令人不安的——与那些犯下diablerie的血族完全相同。

大部分Mekhet智者都不喜欢过深地思考这个问题。



Omens of Doom(末日先兆)

大多数夜枭都刻意独行,他们是单独飞行,单独狩猎,单独进食的怪物。尽管如此,有些时候他们会共同行动。一整只秘密集群的夜枭——或者用血族神秘学家的叫法“Parliament(议会)”——是一个城市即将迎来末日的预兆。无论它们是像鸟儿归巢一般被某种无法言明的灾难直感吸引而来,还是说它们就是该为灾难负责的人,大群的夜枭总是行于浩劫之前。战争,自然灾害,大屠杀,瘟疫总是尾行于议会之后,于是血族神秘学家着迷一般地研究报道和历史,尝试辨别出猫头鹰的聚集模式。以下是神秘学家们所讲述的一些故事:

古罗马时代,为了报复某种被人遗忘的罪孽,夜枭摧毁了一整支血族氏族。狄斯之鸟从黑暗中倾注进城市,强行附身这个愚昧氏族的成员,迫使该氏族谋杀其宿主。为了终结这场让人绝望的入侵,其他氏族开始无差别杀死任何这一被死亡所标记的氏族的成员,无论他们是否有被附身。

1303年,一场严重的地震和海啸后,许多被夜枭附体的尸体浮出海面。不知怎么的,它们知晓在哪里可以找到the Damned的havens(庇护所)。只有一个完全疯了的血族幸存了下来,讲述了这个故事。

1547年,莫斯科的“凯撒”在公开场合被他的childe(子嗣)同时也是预定继承人diablerized(吸榨)。这名子嗣声称自己完全不知晓此事,他也早已积累了足够的支持…但他们最后都死在了大火之中。

1738年,一场严重的腺鼠疫爆发后,数以百计的夜枭出现在了特兰西法尼亚西南部,出于某种无人所知的轻蔑,夜枭决定惩罚任何它们所能找到的血族。这一举动点燃了一场长达八年的罗马尼亚吸血鬼与狄斯之鸟间的战争…血族赢了。欧洲和俄罗斯领地的绝大多数关于夜枭的知识都来自于这场冲突,尽管至今这场进攻的起因也未被解明。



Kindred Spirits(血族精魂)

夜枭拥有知性,具备说话的能力——在暗影形态下,他们的声音会直接传进对话者的心灵中——有时个别血族甚至能遇到非常健谈的猫头鹰

夜枭讲述了许多故事,讲述了它们与血族因饥渴和历史而联系的共同纽带。 它们声称是它们教会了最初的血族如何从诅咒中生存,如何哺育Beast(心兽),一直教会了血族如何用本能跨过人类对夺食血液的顾虑。有时,夜枭声称它们就是心兽——每个血族都是一个蛰眠夜枭的宿主,那被吸血鬼误以为是自身阴暗本性的东西其实是他体内猫头鹰的低语,夜枭声称初拥是在分割血族内在蛰眠的夜枭,稀释其精华让其在血脉中传续,diablerie(吸榨)不过是让分裂的夜枭重新聚合。一些夜枭告诉血族,他们的存在其实是一份赠礼,夜枭将其赠给那些嗜食同类的凡人,缺乏真正吸血鬼作风的可悲不死怪物,想要重获实体的鬼魂,以及其他种种此类之物。夜枭也不太能理清它们和血族之间的联系究竟是什么,但在它们看来这是不言自明的,而当一个血族试图否定这种联系时,它们将升起一股骇然而残暴的极端报复欲。无论一个吸血鬼如何去表达,夜枭都将人性视作其对它们联系的否认。它们只会认同draugr(尸妖)和最低劣的血族,即便如此也有些许不太情愿。归根究底,即便是最丧尽天良的血族仍然拥有物理实体,他们仍然有着有着亲手扼住他人咽喉,感受鲜血在咽喉间流淌的能力,没有一个血族配得上这种享受。



Shadowed Past(暗影往昔)

夜枭究竟从何而来?无人知晓。从人类点燃第一朵火焰希望借此能驱散黑暗开始,狄斯之鸟就已经存在了。它们不是精魂,它们不是鬼魂,它们也不是恶魔——尽管一些Sanctified(圣化者)吸血鬼对最后一点不予苟同。在传说里,它们和吸血鬼的隐秘起源紧紧纠缠,它们与第一位血族融合,它们参与并促进了第一次死后初拥,它们使第一起死后初拥成功得以成功。完全有理由去相信,它们就像是血族那样是对大量具备强烈相似性的事物的统称,而不是特定的某一物种。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与血族的主流传说不同,夜枭从未离开过。它们可能是在某个远古的夜里闯入了这个世界,但已经没人还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情了,也没人相信有人能记得。夜枭不会衰老,但当被摧毁,或者当它们繁殖时,夜枭能死亡。而等时间到了现代之夜,和血族一样,能碰上的的夜枭凡是都已经是黑暗世界的原住民了。

有时,年迈又强大的夜枭会撕裂自身,化作两只独立的小猫头鹰。也有些时候,新的夜枭完全是凭空出现,从世界上最深最黑暗的裂缝中流淌而出,从乱葬坑溢出的鲜血,从被谋杀受害者的最后一口气中汇聚而来。在失落的Julii(朱利)的古老传说中提到了,那个蒙受劫难的氏族,其创立者发现了一种方法,能够让他们前往这个世界之外的一个骇然而饥渴的地方,他在那里和猫头鹰达成了某个随后被其氏族撕毁的协议。

这都没有任何意义。夜枭“来自”洞窟外的黑暗,来自吸血鬼Neonate的悲惨日魇,来自火葬谋杀者时的黑烟,它们自史前时代就已经存在了。



Game Systems(游戏系统)

夜枭使用和ephemeral beings(灵体)相似的规则(详见The World of Darkness Rulebook或The God-Machine Chronicle),但不完全相同。夜枭并非由ephemera(灵质)构成——它们的自然形态也并不位于Twilight(黄昏界)——夜枭没有Rank也没有Essence,不具备Influence和Numina,也不以灵体常规的模式拥有ban和bane。尽管如此,夜枭与精魂,鬼魂仍然挥之不去,这也是血族对夜枭许多猜想的源头。

对夜枭来说,让它们永恒愤怒的是,在成功窃得之前它们不具备生命也没有物理的形体。夜枭的心智,躯体和灵魂都融为一体,全部由同样的暗影材料构成。以游戏规则来讲,它们代表了不同的属性变化。

每100年,一个夜枭将获得1个圆点的Shadow Potency,除此之外Shadow Potency只能通过diablerie来提高——要么附身于吸血鬼对另一个吸血鬼犯下Amaranth(不凋花)之罪,要么在暗影形态下diablerie(吸榨)另一个夜枭(详细内容请见p.204.)Shadow Potency提升时,所有与之相关的属性也会随之提升——夜枭立刻获得新的Attribute,Dread Powers以及Embodiment。

夜枭不会陷入torpor(蛰眠),因此也不会如长老吸血鬼那样通过睡眠来跨越世代。与之相对的,夜枭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投Shadow Potency,将Shadow Potency的成功数分离为一个“子嗣”,这个过程会降低Shadow Potency。如果一个夜枭生存到了Shadow Potency 10,当其要获得下一个圆点的Shadow Potency时它必须使用这一方法进行繁殖。



Vitae and Feeding(Vitae和进食)

夜枭像血族那样囤积并使用Vitae,但存在一些关键性的差别——它们可以增幅任何Attribute,而不仅仅只能增幅生理属性,每花费一点Vitae可以在一轮内获得+2奖励(Shadow Potency所限制的是永久属性,不包括使用Vitae所增幅的),并激活其Dread Powers。哪怕是在附身于Kindred的情况下,它们也不需要花费Vitae使自己在白天苏醒(夜枭不会睡觉)。在附身的状态下,它们可以像吸血鬼治疗自己那样花费Vitae来治疗宿主。

暗影形态下的Vitae不能用来维续生命——夜枭附身在活物身上不会将其变为食尸鬼,在夜枭附身食尸鬼之前,它也不能用Vitae喂养食尸鬼。

每个场景一次,夜枭可以花费3点Vitae来重获一点已使用的意志力点数。

暗影形态及embody的的夜枭可以使用Breath Drinking Dread Power直接食用活体的生命力。夜枭擒立在受害者的脸上,将一只爪探入猎物的嘴里(目标通常处于失去意识或失去行动能力的状态)后擒拿并“咬食”,投Power + Brawl。不同于血族使用进食动作进食,无论处于什么状态,夜枭都使用Breath Drinking动作来进食。

借由相互碰撞,或强行融合构成夜枭形体的暗影材料,夜枭可以捕食同类,这一令人不安的行为类似于Amaranth(不凋花)。侵犯的一方首先必须和受害者融合——游戏机制以擒抱处理——之后两只夜枭就像进食那样一同执行Breath Drinking动作,发起侵犯的一方先投,每回合相互夺取Vitae。如果其中一方失去了所有Vitae,那么它的Corpus(躯壳)会开始受到L(致命)伤害。和血族犯下Diablerie (吸榨,见p. 101)的方法一样,一旦某只夜枭通过这种方法将对方残害至濒临毁灭,它可以花费意志力并投Power + Resistance,在取得和受害者Shadow Potency圆点数相同的成功数时彻底毁灭对方,并在成功后取得一点Shadow Potency。

附体状态下的夜枭可以使用其他方法进食,详细内容请见Embodiments(附身)。但即便是附身状态,夜枭也免疫血液成瘾以及Vinculum(血之联结)。



Breath Drinking(呼吸汲饮)

一旦在擒抱中“咬食”了目标,夜枭就可以使用这个动作击败对手。这会窃取1点Vitae,并对其造成1点L(致命)伤害。如果取得exceptional success(特例成功),窃取的Vitae及造成的伤害可以提高至夜枭的Shadow Potency数,并且,夜枭可以获得一个圆点的受害者所拥有的技能。

在进行Breath Drinking(呼吸汲饮)动作时,夜枭失去其Defense(防御)并且无法使用任何Dread Power或Embodiment。不同于Kiss(吻),夜枭的进食不会产生极端快感。清醒的受害者将获得Scarred Condition。

当Breath Drinking涉及到食尸鬼目标时,食尸鬼会先损失Vitae再受到伤害。夜枭无法汲饮revenant和吸血鬼的呼吸,他们的Vitae不可撼动地束缚在其血液中。夜枭必须先拥有一具实体才能窃取此类存在的Vitae。没有灵魂的猎物不会产生Vitae——他们已经失去了生命精髓的源泉。



Attributes and Skills(属性和技能)

夜枭不具备通常实体角色的九种Attributes(属性),取而代之的是Ephemeral Being(灵体)所使用的Power,Finesse,和Resistance。附身于宿主的夜枭使用宿主的生理属性,但心智和社交两项需要使用夜枭自己的属性。

Power描述了夜枭自身干涉这个世界的原始能力。夜枭使用这一属性来投所有需要Intelligence和Presence的骰子。其未附身于宿主时,也用来投需要Strength的骰子。

Finesse描述了夜枭将自身的意愿强加于世界时的精细程度。它被用来投所有需要Wit或Manipulation的骰子,未附身于宿主时,也用来投Dexterity。

Resistance描述了这一实体抵抗干涉的能力。它被用来投所有需要Resolve,Composure,以及,未附身于宿主时,Stamina的骰子。

所有的夜枭初始都拥有两个圆点的Brawl,Athletics和Occult。夜枭通过进食时吸收,或阅读宿主的思维来掌握新技能。夜枭的技能点数不可超过其Attribute点数的最大值,且任何技能圆点都不可超过5。夜枭的该技能圆点已达最大值又获得了一个新的技能圆点,那么它可以选择将其加在其他技能上。【存疑:If a Strix gains a new Skill dot when already at its maximum, it may choose to replace one of its existing dots.】



Embracing Embodiments(初拥附体之物)

在一些非常罕见的情况下,吸血鬼或许会试图初拥一具已经被夜枭占寄宿的身体,可能是初拥一个仍然活着的受害者,也可能是在死后初拥一具被夜枭附身的尸体。初拥确实会成功,但并非以血族预期的方式成功——夜枭在这个过程中完全不会受到伤害。这会赋予夜枭一个血族宿主,而且,既然它已经进入了这具尸体,哪怕它不具备附体吸血鬼所需的Shadow Potency水平,它也已经附身于其内了。

根据ST的判断,初拥一具被夜枭腾出的身体或许应被视为死后初拥。



Willpower(意志力)

夜枭拥有等同于10或Finesse + Resistance的意志力圆点,二者取低值,它可以像其他任何角色那样使用意志力来增幅抵抗类属性,或提高骰池。

夜枭能够以,吸血鬼使用Vitae治疗伤口时相同的比例,花费意志力来治疗Corpus(躯壳)。

夜枭不具备Virtues,Masks,Dirges或Touchstones(触石)。除了可以花费Vitae来重获意志力外(如上文Vitae小节所述),它们还像人类那样拥有一项Vice(恶德)。

对夜枭而言,比较恰当的Vice(恶德)是能够驱使它们窃取身体的恶德,“享乐主义者”就属于一个经典例子,但你也可以稍加修饰,将其变成“嗜食者”。一个渴望向Kindred(血族)展示人性如何愚蠢的夜枭可以考虑“教育家”这样的恶德。

仅限每个夜晚1点,当夜枭意识到太阳已经落下时,回复一点已花费意志力。但那些整夜都藏身于地下的夜枭不会以此方法回复意志力,此方法只适用于那些见证阳光这一祸根远去的夜枭。

夜枭不会睡觉,因此它们无法通过休息来恢复意志力。

夜枭无需为在战斗中见血而花费意志力,它们也没有接受投降的必要。【存疑:The Strix don’t have to spend Willpower to go for blood in combat, and don’t have to accept a surrender.】



Corpus and Injury(躯壳与伤口)

很多血族认为夜枭免疫所有伤害,他们说的几乎完全正确——物理层面甚至灵体层面的攻击全部会从夜枭烟雾状的身体间无害地穿过。只有部分魔法,包括强力的Crúac rites(新月血咒仪式),以及最具毁灭性的Disciplines(戒律)和某些Bane(祸根)可以撕裂暗影并真正伤害到Strix(夜枭)。

代替健康等级方块,夜枭使用Corpus(躯壳)方块,其数量等同于其Resistance + Size。Corpus(躯壳)方块系统不会出现wound penalties(受伤惩罚)。

自然情况下夜枭根本不会受伤,因此也不具备康复机制——它们的伤口不会随时间治愈。夜枭所受的伤势会体现在其暗影形态上,表现为随着伤害类型而越发严峻的的裂缝和破口。在任何情况下,夜枭都可以迫使自己由烟雾编织而成的形体散作阴影。夜枭能够以与吸血鬼花费Vitae修复伤口完全相同的模式花费意志力来恢复伤势。

无论夜枭遭受了何等程度的伤害,它们都不会失去意识,只有当所有Corpus(躯壳)方块都被恶性伤害(A)填满时夜枭才会被消灭。

受伤对夜枭而言时一种极为罕见的体验。它们完全免疫除了能造成恶性伤害(A)的Discipline(戒律)和Devotion外,任何形式的物理及灵体攻击,而即便是此类攻击也只会对它们造成瘀伤(B)。有些Bane(祸根)也能对它们造成伤害,特别是阳光和火焰——如果夜枭无处可逃的话。

对处于暗影形态的夜枭造成恶性伤害(A)或致命伤害(L)会使其损失Vitae——每填满一格损失一点。

当夜枭占据宿主时,所有伤害皆由宿主承受,而非夜枭。



Other Trait(其他Trait)

因为夜枭使用简化Trait,夜枭计算衍生属性时有一定变化。

Initiative(先机):Initiative等于Finesse + Resistance.

Defense(防御):暗影形态下,夜枭的Defense等于Power和Finess中数值更高者;附体时,则使用Dexterity和Finesse(中数值更低者)+Athletics(运动)。

Speed(速度):暗影形态下的速度为12。夜枭具备飞行能力,其飞行能力不受天气,空气状况及其他阻碍影响,始终维持全速。夜枭可以流入任何肉眼可见的开口。

Size(体型):夜枭的Size通常为2,当夜枭的Shadow Potency达到8,9和10时,Shadow Potency每高于7一点,将Size提高1圆点。

Stealth(隐匿行动):作为“活”阴影。夜枭极难被发现,尤其是在夜里。它们在任何与Stealth相关的骰池中获得+3奖励。

语言:夜枭可以与任何同它们视线接触的目标在心灵中直接交流。交流的另一方会听见一个使用其母语交谈的,除她外任何人都听不到的声音。交谈会使暗影形态下夜枭的黄色眼睛闪烁光芒,就像其被光线照射一样。附身于一个博学宿主的夜枭可以清晰地以宿主掌握或生前掌握的语言交流,它也可以通过眼神接触使用其天生的心灵沟通能力——而这会使得附身变得容易暴露。大部分扮作血族的夜枭都会坚持用嗓音交流。

Integrity(人格完整度):夜枭完全不具备Integrity(人格完整度)或Humanity(人性)。如果某个骰池需要使用这类属性,使用Shadow Potency代替。

Aspirations:夜枭不会像其他角色那样挣得Beat(节拍)或Experience(经验);但为了照顾Social maneuvering及那些与Aspirations互动的能力,夜枭具备短期或长期目标。



Bane(祸根)

同它们的表亲一样,夜枭同样遭受吸血鬼所苦的超自然祸根的困扰。其中严峻的祸根,火焰与阳光,对所有夜枭都是通用的,而其他祸根则会在夜枭的力量成长后显现。



Common Bane(通用祸根)

火焰和阳光不会点燃夜枭,但会对它们形成一面不可跨越的屏障。如果一个夜枭被太阳光线或火焰击中,那么它将被以任何可以实现的方法逼退——若是有可以穿行的裂缝,那么夜枭会被推挤着流过去,如果夜枭有能力附身一具躯体,那么它将会强制附身其中。假设夜枭彻底无处可逃——例如完全被火焰包围,或在阳光的照射下被困于无法穿透的表面——每暴露在祸根前一分钟,夜枭的躯壳就会受到1点致命伤害(L)。宿主的身体可以从两大祸根造成的伤害及物理排斥中保护夜枭,但火焰本身仍然会对宿主的躯体产生伤害,尽管不会作用在夜枭身上——当宿主的躯体被火焰完全焚毁时,夜枭会被驱逐进热炎,在那儿它将承受极其严重的伤害,并如同血族那样迎来死亡。



Uncommon Bane(罕见祸根)

从Shadow Potency 3开始,同那些老得长茧得血族相似,夜枭将背负额外祸根。以下是一些范例祸根;

Abjuration(弃绝):仿佛Spirit(精魂)一般,拥有此祸根的夜枭容易受到Abjuration(弃绝),Warding(结界)和Exorcism(驱魔)的伤害(更多内容见The World of Darkness Rulebook或The God-Machine Chronicle)。既然弃绝动作可以终结精魂的Manifestation,那么它也能强行终止夜枭对宿主的附身。

Bell(铃声):该夜枭无法忍受铃铛的响声,铃声会对它们造成极致的痛苦。这种现象只有当铃声在现场敲响时才会发生;录播的铃声不会产生痛苦。夜枭每暴露在铃声前一分钟,它都会受到投Shadow Potency成功数的瘀伤(B)。

Counting(计数):当遇到米,枯枝,硬币,以及其他此类事物时,该夜枭必须停下来,去清点零散之物的数量,哪怕在Shadow Form(暗影形态)下也是如此。除非它受到伤害或被迫中止(例如被阳光推开),夜枭在等同于其Shadow Potency数值的分钟内无法终止这样的强迫行为。

Crossroad(十字路口):主动穿过十字路口会使该夜枭陷入混乱。在这一场景的剩余部分里,该夜枭的所有骰池不得超过Shadow Potency。

Hated by Beasts(为兽所厌):动物厌恶该夜枭,并可以察觉其存在,动物会进入防御状态,咆哮,发出嘶嘶声。夜枭通过Animal Ken和Animalism与动物间的任何互动都会受到等同于其Shadow Potency的惩罚。

Invitation(邀请):该夜枭无法在未被邀请的情况下进入私人居所,等同于房间内部充满阳光。

Loner(独行者):该夜枭无法与其他夜枭同席,当其他夜枭出现在等同于其Shadow Potency码的范围内,它就必须退却。

物质祸根:该夜枭与特定事物不相容,例如大蒜,食盐,蔷薇或河流。夜枭会仿佛正在面对阳光一样被这些事物击退,如果使用这些物体作为武器攻击夜枭——哪怕是Shadow Form(暗影形态)的夜枭——将造成致命伤害(L)。同一个夜枭可能会反复获得此类祸根,代表其与不同事物无法相容,这也是夜枭最为常见的额外祸根。

Plague of Purity(洁净之扰):对该夜枭而言,纯净的内心最为可憎。拥有8或8以上Integrity(人格完整度)的人类对该夜枭的任何接触,都会对它产生等同于投Shadow Potency成功数的瘀伤(B)。

Ravening(贪食):如同一个饥饿的吸血鬼一样,这个夜枭完全被骇人的饥渴所吞噬了。在其Shadow Potency的数值个回合内,除非猎物死了,否则它无法停止进食动作。

Running Water(活水):对该夜枭而言,流淌的水及其上方的大气如阳光般不可穿行。它可以通过桥梁,但无法越过水流,一旦被强行浸入活水,它每回合都会受到1点致命伤害(L)。

Symbol(符号):代表信仰和奉献的符号会使该夜枭虚弱。接触这一符号,或面对挥舞该符号的人物时,该夜枭任何行动的骰池都不可高于其Shadow Potency。每回合1点,与这类符号的物理接触将使其受到瘀伤(B)。



Supernatural powers and the Strix(超自然力量与夜枭)

夜枭使用其Shadow Potency作为其超自然抗性,并在发生意志冲突时使用它,但无论如何,夜枭都极难被超自然力量所影响。

夜枭不像其他黑暗世界游戏定义的那样是ghost(鬼魂),亦非spirit(精魂)或demon(恶魔),它们完全免疫作用于这些存在的任何力量。除非夜枭正在使用Twilight Form Embodiment,它也并非位于黄昏界,因此也完全免疫任何作用于黄昏态存在的力量。

夜枭,某种意义上,是影子。对影子施加影响的力量若是能战胜猫头鹰的超自然抗性,可以对夜枭产生作用。

血族的血法术无法召唤出不在场的鬼魂或精魂,但能够召唤夜枭,就像它们听见了Gathering Cry(召集之泣)一般。



Frenzy(狂乱)及Predatory Aura(掠食者气场)

夜枭有时声称它们是血族的心兽,在许多血族看来,这其中蕴含着事实。夜枭永远不会遭受Frenzy(狂乱)——它们不会像血族那样失去控制——但它们会触发Predatory Aura(掠食者气场)。夜枭在血族的感知中表现为血族,夜枭可以感知到血族和夜枭,但他和它都没办法仅凭气场来分辨目标到底是什么:血族没法辨识出对方究竟是一个吸血鬼,还是一个附身在尸体上的夜枭;而就算吸血鬼感知到了附近有无法目视的事物存在,她首先想到的也是“Obfuscate(混淆术)”而非“夜枭”。

与吸血鬼相同,夜枭可以lash out,并以此来回应其他lash out,在对抗投中投Power + Shadow Potency。

夜枭通过此方式,借由令其他角色经历Breaking Point(崩溃点)来解决Wanton Condition(Wanton处境)。



Common Powers(通用能力)

所有夜枭均享有四种超自然能力,数量远远超过其shadow traits(暗影属性)【存疑All Strix share four supernatural abilities, over and above their shadow traits——这到底是在说什么?】。

Gathering Cry(召集之泣)

大敌嗜好单独现身,但若是为了引发灾难或推动其阴谋,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夜枭会召唤其他夜枭以寻求帮助。夜枭花费1点意志力点数,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哭,该夜枭Resistance + Shadow Potency英里内的其他夜枭,部分动物,年轻的人类,增强了感官的血族都可以听到这声鸣叫。其他听力特别敏感的生物也可能听到这声哭泣。

Owl Eyes(猫头鹰之目)

夜枭对黑暗的喜好甚至远超过血族,他们可以在黑暗中完全缺乏光源的情况下无障碍地看清任何东西。即便在完全黑暗的环境里,夜枭也不会受到任何因视线受限所产生的骰子惩罚。若是现场有着足以帮助人类看清事物的光源(例如月光或街灯),夜枭在任何涉及到感知和视力的骰子上享受+3奖励。

Taint of Life(玷污生命)
夜枭同样享有血族感知并追踪猎物的能力,但不同于血族吮吸鲜血,夜枭汲取生命——以及吮吸血族窃藏于Vitae的生命。

夜枭可以感知到其Shadow Potency * 2码内的任何活物或Vitae(无论这Vitae存于食尸鬼体内,吸血鬼体内,Vitae髑盒中,或贮存于其他的容器里)。

夜枭,同它们所形似的猫头鹰一样,是尖端的追猎者。当追踪或猎捕任何夜枭曾经汲取过Vitae的猎物时,在与之相关的任何骰池内加入该夜枭的Finesse + Shadow Potency。

Doom Sense(末日预感)

夜枭对命运的重量和即将到来的灾难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它们经常在这样的重大事件中聚集,尤其是那些会大范围夺走生命或带来痛苦的事件——这对它们而言都是极好的饵食。

在不使用Dread Power来进一步增强感官的情况下,夜枭能感知到的是其Shadow Potency个月内是否有灾难正被编织。尽管特定的超自然力量可以在更强更直观的层面上扭曲概率,但夜枭可以清晰地捕捉到这些变化——夜枭总是能察觉到自己周遭每个人身上那些涉及到命运,未来,或运气的能力和Merit(特质)。



Nine Tenths of the Law: Embodiments(十分之九的律法/近乎于律法:具现)

只有最年轻最弱小的夜枭才会受限于其暗影之鸟形态。随着夜枭年龄增长或互相吞噬,狄斯之鸟会取得用以寄宿宿主的必要力量——最开始是寄宿尸体,不过很快就能逐步附身revenant和Kindred(血族)。

Shadow Form(暗影形态)(Shadow Potency •)

除非附身一具尸体,或使用那些仅对shadow Potency等级更高的夜枭开放的Embodiment(具现)能力,否则狄斯之鸟将维持在其原初的暗影猫头鹰的形态里,构筑骰池时也仅使用其自身的Attribute。它们通过Drinking Breath(呼吸汲取)来进食,(当某些东西成功对其造成了损伤时)用自己的Corpus(躯壳)来容纳伤害。

Possess Corpse(附身尸壳) (Shadow Potency ••)

一旦一个夜枭通过年龄增长或Diablerie(吸榨)进一步开发了其Shadow Potency,它将具备通过让自己流入受害者的呼吸道来附身尸体的能力。尽管方死不久的尸体可以保鲜更长时间,但只有在腐朽之末,尸体变成一具没有皮肤没有毛发的骨架时,它对夜枭而言才能发挥屏障的作用。附身一具尸体需要花费一点Willpower并耗费一整Turn(轮),但不需要投骰。

附体状态下的夜枭使用其宿主的物理属性投骰,但社交和和心智行动使用它自己的简化版属性。伤害将作用在躯体的Health(健康)槽,而非夜枭的Corpus(躯壳)槽。当夜枭寄生于死尸之中,除非涉及到特定会造成更重伤害的祸根,那么无论攻击所使用的时何种武器,夜枭之宿主只会受到瘀伤(B)。附体状态的夜枭不会因为伤害过量而失去意识,直到其健康槽彻底被恶性伤害填满前,它们都能保持活动。

夜枭无法从一个已经死去的大脑里提取任何有用的信息,因此它们也无法以此从宿主处来吸收学习任何知识技能或语言。它可以使用其任何已经掌握的技能构筑骰池,不过,拥有Auspex之Spirit’s Touch能力的夜枭能够阅读宿主的记忆,此情况视其宿主为Revenant,详细见下。

附着于物理实体使得夜枭能够进行生理意义上的进餐,尽管是通过一种颇为蛮乱的方式——噬食生者的血肉(这需要一次成功的擒抱并以啃咬攻击造成致命伤害L,亦或者在更理想的情况下,直接啃食已经失去意识或失去行动能力的猎物),夜枭每造成2点致命伤害(L)就能收获1点Vitae。如果夜枭饮用吸血鬼之血,它能像Ghoul(食尸鬼)那样从中接受Vitae,不过夜枭仍然免疫血液成瘾以及Vinculum。

夜枭的存在会加速尸体腐朽——宿主每周失去一圆点生理属性。当Strength衰退至0,附体中的夜枭不再能够举起任何东西,亦无法通过Brawl或Weaponry造成任何伤害。当Dexterity衰退至0,附身状态的夜枭不再能移动。而当Stamina衰退至0,因Size(体型)而残存的健康槽将以每周1圆点的速度衰竭。而当Health(健康)衰退至0,这具尸体将崩塌成一滩无用又腐烂的团块,而夜枭也会被驱逐而出,回到其暗影形态。附身之初便已并不“新鲜”的尸体视作已经开始腐烂,其程度由ST判决。如果该尸体并非因腐朽而崩解,而是被伤害摧毁,那么夜枭将处于危险之中。若是摧毁这具尸体的最后一轮攻击造成的伤害低于夜枭的Shadow Potency,那么夜枭只是被驱散到其Shadow Form(暗影形态),不会受到伤害。若非如此,那么最后一轮的攻击在对宿主的Health(健康)槽造成伤害的同时,还会全额作用在夜枭的Corpus(躯壳)槽上。

夜枭能在任何时候终止对尸体的附身。解除附身需要花费一整Turn(轮),但不需要投骰。



Possess Revenant (占据Revenant)(Shadow Potency •••)

成长阶段的夜枭会趁者目标安眠时入侵并接管Revenant的躯体,受害者的意识会陷入休眠,而夜枭将得到一具能够更大程度调动Vitae的身体。

夜枭花费一点意志力,并投Finesse + Power + Shadow Potency对抗受害者的Resolve + Composure + Blood Potency。尝试附身要花费一轮,且夜枭必须保持在与受害者一步的距离内。

戏剧性失败:夜枭非但没能钻入宿主的躯体,还因这次尝试弄伤了自己,夜枭受到受害者Blood Potency数值的致命伤害(L)。

失败:夜宵被阻退了,没能成功附身宿主。

成功:夜枭成功附身宿主。

例外成功:夜枭成功附身了宿主,且使用宿主的技能和Discipline(戒律)时不受任何骰子惩罚。

被附身的受害者将被送入Torpor(蛰眠),并在夜枭控制身体期间经历Torpordream(蛰眠之梦)。受害者的Bane(祸根)将被完全替换为夜枭的Bane(祸根)。附体状态下的夜枭使用其宿主的生理属性投骰,但社交和和心智行动使用它自己的简化版属性,且夜枭用自己的Shadow Potency及其延申的Vitae上限,每回合Vitae最大消费上限,取代受害者的Blood Potency。此状态下夜枭受到的伤害将根据吸血鬼的伤害规则作用在宿主的Health(健康)槽上,而非夜枭的Corpus(躯壳)槽。需要注意的是,考虑到这个混合实体使用的是夜枭的祸根,而宿主已经陷入Torpor(蛰眠),因此木桩除了造成物理伤害外没有其他效果,即便宿主的Health(健康)槽已经填满,夜枭也不会因木桩而陷入Torpor(蛰眠)——只有用恶性伤害(A)完全将其摧毁才能阻止它。

附身的第一晚,该实体可以通过一个受-4骰惩罚的Finesse骰阅读宿主的心灵,在受-3骰惩罚的情况下使用宿主的生理技能,并在受到-4骰惩罚的情况下使用宿主的Discipline(戒律),社交及心智技能。每过去一夜,此类惩罚减轻1点。

吸血鬼类——即便是Revenant——其身体不会像通常尸体类宿主那样腐烂,夜枭可以无限期地寄宿其中。如果宿主的身体因伤害而毁坏,夜枭有机会从中逃离——如果摧毁这具尸体的最后一轮攻击造成的伤害低于夜枭的Shadow Potency,那么夜枭只是被驱散到其Shadow Form(暗影形态),不会受到伤害。若非如此,那么最后一轮的攻击在对宿主的Health(健康)槽造成伤害的同时,还会全额作用在夜枭的Corpus(躯壳)槽上。

当寄宿于吸血鬼类地躯体,夜枭可以使用和Revenant及吸血鬼同样的规则来吞食血液并产生Vitae,不过夜枭仍然免疫血液成瘾及Blood Bond(血缚)。夜枭不会像高Blood Potency地血族那样受到进食类型限制。它如今可以使用Revenant地尖牙并享受Kiss(吻)的益处。当夜枭刚刚进入吸血鬼或Revenant体内的时候,它会取得宿主拥有的所有Vitae,不过不能超过其Shadow Potency最大Vitae容量上限。宿主体内夜枭无法获取的Vitae将会流失。当Revenant被夜枭附体时,这具Revenant之躯不会在每夜的最后失去所有Vitaed。

寄生于宿主内的夜枭能够犯下Diablerie(吸榨),它将如p.201所描述的那样提高Shadow Potency。如果宿主从夜枭的附身中幸存了下来,它会立刻取得受夜枭支配期间犯下Diablerie(吸榨)带来的所有好处,并承受Humanity(人性)损失。除此之外的崩溃点由ST仅由决定;尽管夜枭犯下崩溃点时吸血鬼正处于Torpor(蛰眠),然而若是当附身结束之后发现自己在被夜枭附身期间犯下了残暴之举,这也将成为崩溃点。

除了因受创而被强制驱逐外,夜枭只要花费一Turn(轮)的努力,就可以在任何时候脱离其占据的身体。投宿主的Blood Potency减去夜枭的Resistance;夜枭会在主动脱离时失去等同于该投骰成功数的Vitae,这些Vitae将留在宿主体内。宿主则被视作刚从Torpor(蛰眠)中醒来——宿主每被占据25年Blood Potency便降低一点,最低降低至1,且宿主必须能如常支付1点Vitae才可恢复意识。因为夜枭已经将前宿主的血液转化成了Vitae,因此夜枭更替宿主时不会因宿主进食限制的改变,而影响其Vitae有效性。



Decay(腐烂)

尸体宿主和活体宿主以不同的方式腐烂,腐烂形式取决于具体夜枭,及宿主所经受的残酷对待。有些宿主表现为其眼睛逐渐浑浊(当其不闪烁黄色微光时)或皮肤脱落。也有些宿主散发出腐烂的气味,亦或展现出如毒品成瘾般的憔悴。

Possess Kindred (Shadow Potency ••••)(附身Kindred血族)



Possess Kindred(占据Kindred血族)(Shadow Potency ••••)

随着力量的增长,夜枭的的附身能力将成长到足以侵入并控制完整的Kindred(血族)。附身血族的规则和附身Revenant的规则完全相同,除了以下两点有所变化:

血族必须陷入Torpor(蛰眠),而非普通的睡眠。

夜枭无法使用宿主的Blood Sorcery(血魔法),也无法从Coils, Carthian Law, 或 Invictus Oaths中获得任何收益。当受害者被夜枭附体时,与之签订Invictus Oath的另一方也会失去誓约带来的好处。

附体在吸血鬼身上的夜枭可以尝试进行Embrance(初拥);但它们缺乏初拥需要花费的Humanity(人性),其初拥往往只会产生Revenant.



Possess Living (占据生者)(Shadow Potency •••••)

夜枭是代表死亡的生物,是临近的末日。对它们而言侵入死者和活死人的躯体要相对轻松一些,但强大的夜枭能够战胜困难侵入生者体内。可对生者而言,被一个如水蛭一样吸食生命的暗影猫头鹰附体是一段极为痛苦的经历,很多人都无法从这个过程中生存下来。

与其他性质的占据一样,侵入一个活着的猎物的身体是一个瞬间动作,并要花费一点Willpower(意志力)。夜枭投Power + Finesse + Shadow Potency对抗受害者的Resolve + Composure + any Supernatural Tolerance trait

戏剧性失败:夜枭不但没能钻入宿主体内,反而因这次尝试弄伤了自己,受到1+受害者Supernatural Tolerance trait点致命伤害(L)。

失败:夜宵被阻退了,没能成功附身宿主。

成功:夜枭成功附身宿主。这会对宿主造成夜枭附身投成功数的致命伤害(L),夜枭会获得等同于其数值的Vitae。如果这一行为会导致宿主死亡,那么本次附身沿用“Possess Corpse(附身尸壳)”规则,但Attribute(属性)衰退延缓至每月一个圆点。

例外成功:夜枭成功附身宿主,且使用宿主的技能时不会受到任何骰子惩罚。它可以选择进入宿主体内时不造成伤害,但这么做它也无法取得任何Vitae。

如果受害者能够从中幸存,那么夜枭将占据一具生者的身体——受害者的思维和灵魂则会堕入沉眠,其灵魂和思维只有当夜枭结束附体后才能回归,假若那时这具身体还活着的话。附体状态下的夜枭使用其宿主的物理属性投骰,但社交和和心智行动使用它自己的简化版属性。伤害将作用在躯体的Health(健康)槽,而非夜枭的Corpus(躯壳)槽。附体状态的夜枭不会因为Health(健康)槽被瘀伤(B)填满而失去意识。

附身的第一晚,该实体可以通过一个受-4骰惩罚的Finesse骰阅读宿主的心灵,在受-3骰惩罚的情况下使用宿主的生理技能,并在受到-4骰惩罚的情况下使用宿主的社交及心智技能。每过去一夜,此类惩罚减轻1点。

单凭夜枭的力量无法供养生者之躯的健康,而猫头鹰们对自己的玩具几乎从不爱惜。如果夜枭忘记了去进食饮水,或任由Health(健康)槽被致命伤害(L)填满,被宿主的躯体很有可能死去。假若宿主的躯体并没有完全坏掉(所有健康槽被恶性伤害A填满),那么夜枭的附身规则立刻转变为上文所述的“Possess Corpse(占据尸壳)”。此外,如果宿主受到的最后一轮伤害的数值超过了夜枭的Shadow Potency,那么它的Corpus(躯壳)槽将受到最后一轮的全额伤害。当宿主仍然活着的时候,夜枭可以按正常速率自然恢复宿主的伤势,并能像Ghoul(食尸鬼)那样花费Vitae进行自我治疗,

寄宿于生者中的夜枭会受到更加严苛的进食限制,不过从长期来看它们能受益更佳。夜枭能够以反射动作汲取宿主的Vitae,宿主死亡前每对其造成1点致命伤害便收获1点Vitae。它也可以像食尸鬼那样饮用吸血鬼之血,但不会获得食尸鬼化的其他好处。耐心的夜枭会“耕种”宿主的生命精髓,让身体能够在每次汲取间有充足的时间自我治愈。



Synthesis(融合)(Shadow Potency ••••• •)

强大的夜枭可以将自己和宿主的躯体融为一体,永久性的将饥饿之影灌入受害者体内。只有当夜枭已经附体在一个受害者身上时才能尝试进行Synthesis(融合)。夜枭支付1点意志力,用其Shadow Potency构筑骰池执行Extended Action(持续动作),最大投骰次数等于其Shadow Potency,每次投骰的Interval(间隙)为一夜。目标成功数由宿主的情况决定:

此处应当插入表格——回头再来插入。

如果成功融合,夜枭立刻投Power + Finesse,并失去其成功数的Shadow Potency。若是此举将夜枭的Shadow Potency降低至0,夜枭将被毁灭,否则它只是被驱逐至Shadow Form(暗影形态)。

• 尸体类宿主立刻转变为Blood Potency 1的血族,并失去等同于夜枭损失的Shadow Potency的Humanity(人性)。

• Revenant(归来者)宿主会变成完全的血族,并失去等同于夜枭损失的Shadow Potency的Humanity(人性)。

• 血族类宿主获得等同于夜枭Shadow Potency量的Blood Potency,同时自动损失等量的Humanity(人性)。

• 生者宿主受到等同于夜枭Shadow Potency损失的致命伤害(L)。如果因此被杀,他们将在随后的夜里复活为Blood Potency 1的血族。

新生吸血鬼之Clan(氏族)与夜枭最后汲取Vitae的吸血鬼的Clan(氏族),或那个制造Revenant的吸血鬼的Clan(氏族)挂钩,若是该宿主与血族间不存有任何联系,那么便随机决定氏族。



Materialize (实体化)(Shadow Potency ••••• ••)

极其强大的夜枭能够迫使贮存在它们体内暗影中的Vitae固化,使得它们鬼魂般的利爪化作拥有实体的锐利刀锋。

夜枭花费1点意志力,在接下来的整个场景中化为实体。尽管它仍然使用夜枭的简化Attribute(属性),不过夜枭现在可以参与战斗了。它的利爪是3致命伤害(L)的武器,而它的鸟喙袭啄则会追加2致命伤害(L)。

实体化后,夜枭可以吞食血肉或饮用吸血鬼之血来进食,类似于附体于尸体类宿主的情况。

此时受到的伤害会作用在夜枭的Corpus(躯壳)槽上,但除了Bane(祸根)以外的来源只能造成瘀伤(B)。在物理形态下,它可以以吸血鬼的费率消耗Vitae来治疗伤口。它也可以如常花费意志力来自我治疗,但两种方法同一轮中只可选其一。



Twilight Form(黄昏形态)(Shadow Potency ••••• •••)

部分夜枭超越了固化这一步,能够将自己从暗影形态转变为黄昏形态,来猎杀捕食存在于此的鬼魂和精魂。

夜枭花费1点意志力并完全从人的肉前消失,切换进Twilight(黄昏态)。

当处在Twilight(黄昏态)时,夜枭可以享受到完全无形的益处——它能够不被察觉地穿过实体,且它从Bane(祸根)中受到的伤害类型会降低一级(如果瘀伤继续降级,那么伤害无效)。它可以接触到鬼魂和精魂,就仿佛它们是实体一样,并且能够如啃食血肉般饕食其Corpus(躯壳),每吞噬3 Corpus(躯壳)获得1点Vitae. 【存疑,gaining one Vitae per three Corpus consumed.3躯壳是什么意思,3个恶性伤害?】

转变回暗影形态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除非夜枭刻意转变,否则黄昏态时永久的。可以转变需要投一个成功地Power + Resistance,夜枭重组其身会导致其降低1个圆点地Shadow Potency。



Shadow Jump (暗影跳跃)(Shadow Potency ••••• ••••)

成长到这个阶段,夜枭对暗影已经形成了亲和,使得它们能够进入一处影子,再从另一处出来,以此跳跃逃跑,从不可预测的角度攻击,或转瞬间跨越遥远的距离。

夜枭冲入一处影子并以瞬间行动投其Shadow Potency。如果成功,它刻意立刻从Shadow Potency英里内的另一处影子中冲出。在阴影间跳跃需要夜枭瞬间塑造一具新的身体,而这总会留下痕迹。夜枭会因暗影跳跃受到距离英里数+1的致命伤害(L)。

夜枭冲入一处影子并以瞬间行动投其Shadow Potency。如果成功,它可以立刻从Shadow Potency英里内的另一处影子冲出。在阴影间跳跃需要夜枭瞬间塑造一具新的身体,而这总会留下痕迹。夜枭会因暗影跳跃受到距离英里数+1的致命伤害(L)。

付出一些努力,夜枭甚至能带着宿主的躯体一同跳跃,投骰时承受-3惩罚。除了受到伤害外(伤害由宿主承受),夜枭还会损失等同于伤害量的Vitae。



Dark Places(黑暗之地) (Shadow Potency ••••• •••••)

最强大的夜枭已经开发了转换自身的暗影之躯使其偏离或近似物质的能力,开发了通过影子影响它们亲眷的方法,并朝着重获那些属于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初的夜枭的能力取得进展。夜枭可以控制一整片完全黑暗的地区,并使之延申,向下侵蚀,直到这片黑暗不仅仅是一片无光之域,更是一道通往夜枭起源世界的门户。

创造门户需要完全缺乏光照的至少一立方码(或立方米)的空间。夜枭栖立于其中心,将自己倾泻进整片区域,就仿佛这片区域是它的宿主一样。花费1点意志力,该夜枭投Shadow Potency。如果成功,这片区域将化作夜枭起源之处黑暗地域的一部分,尽管它同时也仍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所有被夜枭的本质所污染的——举例来说,夜枭,吸血鬼,食尸鬼,都能够花费1点意志力穿越门户前往夜枭的世界。门户只会在一个场景内保持开放,任何试图寻觅远古夜枭的,都必须在这个时间内返回,或彻底迷失于另一端。

有时新的夜枭会趁着大门开放逃窜进这个世界。一些夜枭使用这一Embodiment(具现)来召唤盟友,也有一些选择在大门关闭后停留在另一边,与那些古老的暗影重聚。



施工中,未完待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GreyGate: 2021-07-30, 19:48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7-30, 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