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奇幻的科幻外壳——《魔戒》在苏联 ​​​​
zionius
2021-07-27, 17:46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66
   4

Group: Speaker
Posts: 16
Joined: 2021-02-13
Member No.: 91495


《魔戒》第一次译成俄语,是1966年的З.А. Бобырь译本。为了过审,译者对原文作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删去2/3内容(包括大部分世界观描写),主角变成赢回王冠的阿拉贡,护戒小队任务退居支线,故事的奇幻色彩因此减弱。接下来她给《魔戒》套了一层科幻外壳,在每卷首尾穿插一段故事:科学家在地质勘探取出的钻芯中发现了魔戒,它是个记忆装置,让每个发现人都看到了一点关于魔戒大战故事的信息。大家把信息总结起来汇总成了这本书。
饶是如此,这个伪装成科幻小说的译本也未能过审,直到1990年才删去科幻外壳后出版。俄国读者当时看到这个删节版都感到莫名其妙。
1997年9月,Знание - сила杂志刊文透露Бобырь译本的原稿有层科幻外壳,并介绍了故事梗概。
2017年3月,MIRF杂志首次发布Бобырь原译稿的科幻外壳,这篇别出心裁的科幻小说终于在五十年后重见天日。它既继承了西境红皮书的风骨,用“故事的故事”圆满解释了这个译本为何是修改甚多的节译本,又有浓郁的六十年代苏联科幻(以及建国初科幻)味道。下面就让我们来欣赏这个故事。

作者: З.А. Бобырь
出处:https://www.mirf.ru/book/vlastelin-kolec-v-sssr-pereskaz-bobyr/
译者:zionius

“看!”工程师说。
其他人围着桌子,看着他放在中间的东西,疑惑地面面相觑。
“它是什么?”控制学家问。
“它”是一枚光滑的巨型戒指——显然是金的,形状和做工都毫无瑕疵,在白桌子上闪亮,仿佛自己在发光。
“它是什么?”控制学家又问了一遍。
“你看到了:金戒指。我认为是金的。”
“它有些奇怪……是从哪来的?我以前从未见过……”
工程师坐到桌子边,手放在戒指上。
“我也没有。”他慢慢说。“地上没有这样的东西。它是从五号井中取出来的——你知道,那是最深的钻井。准确地说,他们取出来的不是它,而是一根玄武岩芯。你们的任务是测试玄武岩的流动性……”
“我们知道,”物理学家不耐烦地打断。“这戒指有什么用?”
“我们熔化了岩芯,”工程师继续说,好像没有注意物理学家。“原本一切正常,突然熔化的岩石沸腾了,我们看到有东西浮出来,原来是这枚戒指。”
他移开了手,其他人更疑惑地看着那个金环。
“难以置信!”化学家小声说。“它不可能是黄金! 黄金无法承受那样的温度……”
工程师耸耸肩。“这就是为什么我叫你们来看。最奇怪的是,我用坩埚钳把它夹出来时,它几乎是冷的,可以用手捡起来。”
调配员伸手拿起戒指,然后慢慢放下。
“玄武岩……”他怀疑地嘀咕道。“这么古老,而这戒指……”
“古老?”化学家抗议。“古老并不意味着野蛮。难道不是有古老文明比取代它的年轻文明更先进的例子么?别忘了亚特兰蒂斯。”
“你是说这戒指是古代高级文明的遗物?”调配员嘲讽。
“我的意思是,我们对世界的过去知之甚少。”化学家平静地回答。“谁知道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远古时代有哪些部落和文明?谁能说清他们有什么知识和技术呢?地球已经存在了几十亿年,很难想象它直到最后一百万年才有人类居住。”
调配员轻蔑地咧嘴笑了。“外行!你检查过这个……东西吗?”他转向工程师。
“当然,”他回答,“我们已经尝试了加热、冷却、加压,甚至真空,但没有任何东西能影响它。我们无法提取样本来作分析!我看到这里有台电蚀机,不知高电压的火花会不会有用?”
物理学家点点头。“我们试试吧。”
戒指放在仪器中,所有人挤在周围盯着。物理学家打开了开关,发出一种独特的嗡嗡声。声音逐渐变强,突然一道耀眼的闪光让大家惊叫着遮住眼睛。
调配员第一个放下手,他似乎吓呆了。“魔多……”他低声说。
“你听到这个词了?”物理学家惊奇地问。“这些……类似人类却如此卑鄙的生物是什么?”
“奥克、兽人,还有食人妖,”调配员回答。
“这就是这个古老文明的全部吗?”
“不,”化学家抗议。“那里还有很多人类。刚铎、洛汗、西方之地。而古代文明则有精灵族,或者矮人?”
“还有霍比特人!”控制学家感叹。“多么光荣的民族!比尔博的这趟旅程……”
“可怜的弗罗多,”工程师若有所思。“精灵们承认他是精灵之友,太好了!”
“所以是他在魔多?”调配员问。
“我看到那里有两个人,穿着灰斗篷。”
他们面面相觑,几乎吓坏了。
“朋友们,”片刻之后调配员说,“我们在谈论什么?为什么我们在谈论同样的事情?我们知道了什么?我们看到了什么?”
工程师若有所思地看着那枚戒指,它仍然完好无损,闪闪发光。
“我不知道,”他慢慢说。“在闪光的那一刻,很难用别的话形容,我觉得自己的内心似乎被‘点亮’了。我突然一下子看到并明白了很多事情,而且都与戒指有关。”
“真奇怪!”物理学家说。“我也一样。”
“我也是,”控制学家补充。
“显然,”调配员沉默片刻后说,“它发生在所有人身上。但我想知道是否每个人都看到并明白了同样的东西。我可以说出很多关于魔多和兽人的事情。”
“我可以告诉你霍比特人的事,”工程师迅速说。“我非常喜欢他们。”
“我则是矮人,”控制学家说,“还有霍比特人。”
“而我则知道人类……”化学家补充。“还有一点精灵的东西。”
调配员说:“好吧,让我们尽量回忆自己看到的东西,并全部写下来。这样也许可以得到连贯的画面。”
“也许我们谈论这枚戒指还为时过早。”物理学家说。
大家都同意。他们把戒指从仪器上取下来,锁进了保险箱。经过简短的会议,大家决定只有所有人在场的重要的场合才能拿出来。
“它似乎不是简单的戒指,而是某种装置。”化学家说。
“是的,”控制学家同意。“它是个信息库,在火花影响下发出信息。而我们直接、即时、完整地感知到了这些信息。创造这种记忆媒介的文明多么伟大啊!”
“这东西来自哪个年代?”物理学家回应。“我注意到,陆地和海洋的分布完全不同,不过有点类似我们大陆西海岸的轮廓。”
“种族不同,语言不同,”控制学家补充,“就好像一个完全不同的星球。然而不知为何,似乎是同一个地球。”
“难以置信!”化学家说。“但我们和他们必然有共同之处,否则就无法理解他们的信息。它是以我们的语言——我们思维的语言,按语义传播的。”
“谁先发言?”调配员问,打开了记录仪。
“我,”工程师回答,“因为我知道故事如何开始。”
他舒适地坐下来,闭上眼睛,开口说话。
在他之后,其他人依次发言,相互纠正和补充。渐渐地,独立的细节串联起来,每个情节都找到了恰当的位置,整个画面也越来越清晰。但人的记忆有限,人用语言表达自己印象的能力也有限,所以他们不得不多次重复实验。每过一次,他们内心的“光亮”都会弱一些,尽管他们都没有承认。
调配员努力工作,把笔记整理成正确的顺序。这本书中的事件发生在太久以前,正如其中一个人物说的那样,“连山丘都忘记了。”

(下接《魔戒同盟》)

“故事越来越离谱。”调配员说,“护身符、灵魂、咒语……谁会当真?”
“护身符?”控制学家反对,“除了魔戒,我没看到别的护身符。而且魔戒也并非万能。有关它功能的某些说法可能是隐喻,剩下的都可以理解——只要你把魔戒当作一个信息库。”
“此外,”化学家补充,“我们所知的大多数奇迹都可以用现代科学解释。”
“我也同意。”物理学家赞同。
调配员嘲弄地看着他俩。“行吧,继续你的解释。”
“好的,”化学家说。“首先,矮人、奥克和霍比特人没有什么神奇之处。他们只是不同的种族——就像现在生活在地球上的不同种族。任何一个种族都可能是我们的祖先。”
“比如奥克?”
“对,甚至包括奥克。说到底,他们不过是岩洞和森林的原始居民。”
“精灵呢?”调配员问,“他们难道不是超自然存在么?想想罗瑞恩的奇迹吧。”
“来自大洋彼岸的精灵和努门诺尔人,”控制学家者陷入沉思,“这是最有趣的问题。努门诺尔,又名西方之地,是某个高级文明死去的中心,然后被传送到我们的世界……与之相比,亚特兰蒂斯不过是昨夜。它要古老得多,甚至可能……”
“甚至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工程师说,他原本一直沉默不语。
“怎么个不同?”调配员问。
“很简单。努门诺尔,或者西方之地,可能是另一个星球。来自大洋彼岸的努门诺尔人其实是外星人。”
“这样的确可以解释很多问题,”控制学家者思考着,“特别是努门诺尔人似乎与精灵相同。”
“那么他们所有的非凡特性也不难理解了,”物理学家赞同。“还有罗瑞恩的那些奇迹,他们把这个地区尽可能地变得与故乡相似。请注意,在罗瑞恩,时间流逝速度与其他地方有所区别。每一刻都成为永恒,过去的东西不会消失……而加拉德瑞尔的水镜可以看到过去和可能的未来……真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行吧,好吧,”调配员说,“姑且承认努门诺尔人是外星人——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种可能,但他们说的有形和无形世界的力量依然是个谜。还有那个巫师甘道夫的火棍,他的法术要怎么解释呢?”
“我有答案,”控制学家温和地打断,“我们已经知道,魔戒是个信息库,包含所有知识领域的丰富信息,甚至包括我们尚不了解的领域。谁拥有足够的信息,谁就拥有力量。”
“有形的世界里,可以这么说。但在无形的世界里呢?”
“没人亲眼见过电子,”物理学家说,“也没人见过磁力线或者电磁波。但我们可以运用它们为人类服务。”
控制学家补充:“法术也可以理解。我们也有声控设备。墨瑞亚之门是由某种继电器控制的。记得吗?‘矮人的门,有些只在特定的时间,或为特定的人才打开’,这是个时间继电器,或者是按生物电流调谐的继电器。它与巫术的相似性,并不会超过我们的自动装置。”
“而甘道夫的火棍则是个放电器,”物理学家补充,“火花型或电晕型。这也可以用科学解释。”
“甘道夫其实就是我们说的电气工程师,”工程师说。“他不是童话中的巫师,可以变出或施咒任意东西。他无法在卡拉兹拉斯的雪地中驱赶雪云,也无法让小队穿越山脉。别忘了,他只能生火。”
“并放火烧树来驱赶狼群,”化学家补充。“对,他的能力太有限,不能被称为童话中的巫师。”
“好吧,”调配员说,“那你怎么解释不用锁就能锁门的符咒?以及能解开它的咒语?还有炎魔这种怪兽?”他盯着控制学家,仿佛只对他发问。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也许这是我们尚不知晓的领域。这里有某些力量在起作用,甚至比罗瑞恩精灵控制时间的力量更神秘。”
“是的,”物理学家补充。“它看起来是超自然的,因为我们还想不出解释。像幽灵一样的黑骑手也是如此……”
工程师插话:“它们的叫声太可怕了。”
“超声波,”物理学家说,“它会使人沮丧、悲伤和恐惧,甚至引发心梗。这个我们倒是可以理解。黑骑手自身则很难理解。它们到底是什么?说是‘幽灵’等于没说,这个词无法接受。”
“对术语的争论最没意义,”工程师反对。“我认为‘幽灵’这个词最适合。它们是真实存在的生物,本质只有持戒人才能看到。它们是什么?可以是来自不同维度或者平行世界的生物,这样一切都可以解释——至少接近我们习惯的科幻小说。”
“是的,”化学家突然说,“我刚想到,对一篇科幻小说来说,无法解释的地方会比我们遇到的多得多。你发现了吗?我们已经为迄今遇到的几乎所有问题找到了解释!”
大家都笑了,连调配员都笑了。
“好吧,”他说,“我想我们已经找到了足够多的解释,剩下的也许之后能解决。但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任何读过我们记录的人都会说这是奇幻,而不是科幻。一部神秘主义奇幻。”
“不对!”物理学家反对。
“不对!”化学家和工程师异口同声说。
“我们走着瞧。”控制学家谨慎地补充。

(下接《双塔殊途》)

“帕蓝提尔……”物理学家刚开口,就被工程师打断了。
“帕蓝提尔可能类似视频电话或电视。别忘了,这个词的意思是‘远望之物’。它不是普通的电视机,像计算机一样有储存功能,所以能显示‘远方以及古时事物’。”
控制学家点点头。“有些相似,但这个设备比电视机复杂得多。它显然具备自动调谐和远程控制。按我的理解,欧尔桑克之石可以与邪黑塔双向交流,而且由巴拉督尔精确控制,因为它的通信频率保持不变。显然萨茹曼不曾更改设置,甚至石头离开伊森加德后,依然在通信。”
“在精神层面交流……”物理学家陷入沉思,“没错,它能传输听觉和视觉以外的神经冲动。还记得那个可怜的小家伙盯着石头时的痛苦吗?”
“所以那个文明已经知道传输神经脉冲的技术,”工程师回答,“而我们却只能梦想。”
“但已经有些科学家在实验了,对吧?”调配员问道。
“他们已经研究了很久,”工程师回答,“目前还没有成功。如果我们能有这样一块石头就好了,这将开辟多么美好的前景啊!”
“但它只服从控制者,”物理学家提醒,“应用会很困难,即使甘道夫这样杰出的人也不愿使用欧尔桑克之石。”
“对,他不敢。”控制学家同意。“因为帕蓝提尔不只是接收器和发射器,它对收发双方的人格都有某种影响。否则他们就不会说要让石头摆脱别人的力量。我觉得它有某种极度微妙而复杂的反馈机制。但它的本质对我们来说依然未知。我们没有机器能调整人的个性。我们知道生物电流,但它们不是一回事。”
他们瞥了一眼调配员,但那张黝黑的脸仍然冷峻而充满怀疑。
“所以你们认为一切都有解释了?”他用询问的目光扫视。“照你们说的,帕蓝提尔只是某种非同寻常的收发装置……”
“还能录像。”物理学家提醒。
“而且可以远程调谐。”工程师补充道。
“是的是的,还能传输神经脉冲,并影响通信双方的人格。”调配员不耐烦地打断,眨着黑眼睛,“无需重复,我已经记住了你们说的一切——毕竟这是我的专长。好吧,帕蓝提尔你们已经解释过了,没有什么不可思议之处。但我想听你们解释恩特的奇异特性!如果他们不是神奇的超自然存在,我宁愿相信任何事!”
他说得异常热情,其他人略感疑惑,默默盯着他。然后化学家转过身来,若有所思地看着设备中的戒指。他摇摇头,阳光在金发上闪动。
“恩特!真的很难解释。或许它也是某个种族,就像奥克、矮人和其他种族。也可能是某种完全不同的生物……”
“甚至不死者。”工程师插话说。
“你认为是智能机器?”控制学家迅速问道。
“很难说,”工程师回答说。“一方面,他们似乎有生命和智慧。另一方面,他们与其他任何生物都有很大差异。身材庞大,手指数量不同,力大无比,能徒手挪动岩石……”
“但他们也不像机器,”控制学家反对。“他们自主性很强,不仅能独立行动,而且能独立决断,甚至可以构成集体。”
“一个机器文明!”调配员哼了一声。“荒唐!”
“也许他们是某种共生体?”化学家提议。“真可惜,我们当中没有生物学家!”
“共生体倒是有可能,”控制学家同意。“某种智慧生命与树木共生。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恩特是从精灵那里学会语言和行动的。而我们的理论认为精灵是外星人。”
“共生体……”物理学家若有所思地重复,“诱人的想法!兴许他们是突变体,是外星人实验的结果……”
“难以置信!”调配员忍不住喊道,“这比我们迄今为止听到的任何东西都神奇!”
“并不比我们的仿生学更神奇,”控制学家反对,“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我们所有的假设都没有超出魔戒的可能性范围。如果我们能在帕蓝提尔和幽灵上达成一致,为什么不能在恩特上达成一致呢?”
“好吧,就这样吧。”调配员沉默许久后说道,“但这是我愿意做的最后一个假设。你们要是认定恩特是共生体或变种人,就这样吧。但我不会再做任何让步。如果我们再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我会认定整个故事是童话和奇幻。”
“不要这么武断,”控制学家警告,“否认无法理解的事物固然简单,但对研究者来说大错特错。遇到任何无法解释的现象,我只会认为我们还不了解它——暂时如此。”
调配员依次看看其他人,在每个人脸上读到了同样的想法。他耸耸肩,脸上重新现出嘲弄的笑容。“就这样吧。我不会承认自己被说服了,但我同意我们必须继续,看故事如何发展。”
“继续前进!”控制学家代表所有人回答。

(下接《王者归来》)

“看来我们已经到了故事的终点,”化学家说,“了解了所有人的最终命运。而且我认为戒指里的信息已经提取完了。”
“只提取完了一条纹路,”物理学家反对,“甚至这也不太可能。我们还不知道许多人物的细节,以及他们的背景和社会结构。”
“还有技术水平,”工程师补充。“在我看来,它似乎走上了与我们全然不同的发展方向。有戒指一样的记忆媒介,却没有枪支和运输工具。他们通过帕蓝提尔交流,掌握了某些我们不知道的力量。但他们却骑马,只使用弓箭矛……”
“是的,”控制学家回答,“他们似乎在信息和通信领域最先进,甚至可以与动物作一定交流。比如甘道夫能与鹰交谈,听懂狼的语言。”
“黑骑手驾驭的带翅膀的生物是什么?”化学家问。“看着像翼手龙。”
“或者是龙,科学界已经讨论过龙的原型生物了。”物理学家补充。“照我看,这证明了这个故事既不是童话也不是奇幻。”他朝调配员瞥了一眼,对方却没注意到。
“我们在化石中见过有翅膀的怪物。”化学家思考着,“那么希洛布呢?当今的古生物学不知道这么大的蜘蛛。”
“我们可没法确定当今的古生物学家已经了解古代地球的一切生物。”物理学家说。“很有可能,希洛布的身体太柔软,因此没在古老岩石上留下任何化石痕迹。或者留下过痕迹,但尚未被发现。无论如何,这没什么不可能的。”
“对魔多的描述也没什么不可能的。”工程师补充,“各种迹象都表明这是个火山国家。”
“的确,”物理学家同意。“而索隆王国的灭亡过程是对火山喷发的相当准确的描述。顺便说一句,这可以解释魔戒如何嵌入玄武岩。”他转头看向工程师。
“你认为几次提到的‘善’和‘恶’的戒指是什么意思?”化学家问。
“我有个解释,”控制学家慢慢说,眼睛一直盯着保险箱中的戒指。“估计是类似这枚戒指的其他装置,里面封存着生物电流的记忆痕迹。这些记忆痕迹非常复杂,不妨称之为行为程序。一旦戴上戒指,程序就启动了。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至尊戒会摧残佩戴者的人格。而‘善’的戒指编程则不一样。你瞧,没什么超自然现象。”他也向调配员投去一瞥,但没得到任何答复。
他们继续回忆这个非凡故事的种种情节,经历如此生动,仿佛身临其境。化学家感叹:“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和我们之间存在什么联系?联系必然存在,因为我们与他们有共同的思想……”
“你确定?”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的调配员发问。
“什么?”化学家不明白。
“我们和他们存在某种联系,或者说亲缘关系?”
“我很确定!”化学家感叹,他声音中的信念感染了其他人。大家带着一种新的感觉打量彼此,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化学家的金黄卷发和灰眼睛,控制学家的高大身材和黑灰色波浪头发,物理学家的细长手臂和短发卷……特别是调配员黝黑脸上的棱角,僵硬的黑发,大而有力、躁动不安的手。
“有某种联系,”控制学家平静而坚定地说,仿佛这是个无可否认的事实,其他人也点头表示同意。“但很难证明。”
“考古学无法提供帮助,”化学家沉着脸说,“事件古老得超出了考古学的范畴。”
“地质学也不行,”工程师补充,听起来同样阴沉,“似乎地壳在此之后重新构造过了。”
“大灾变理论?”调配员咧嘴笑了。
“为什么不行?它不是已经被证实了吗?”
“我们再回一次魔戒世界试试?”物理学家问。
“不太可能了,”控制学家反对,“我不知道你情况怎么样,但我每经历一次闪光,它似乎就变弱一分。我们已经做了多少次实验?”
“这不重要,”物理学家回答,“想知道我们与他们的联系,就必须承担风险,我们必须向戒指问这个问题。天知道这可能意味着什么?老实说,我可不介意有精灵那样的祖先!”
“或者奥克,”化学家咧嘴笑道。“但恐怕魔戒的力量已经耗尽了。”
“那就用升压器!”物理学家喊道。“调高放电电压!这是我唯一想知道的问题。相信你们也一样,我有把握。”他环顾其他人。
没人反对,但也没人敢同意。所有人都盯着调配员:在争论中,他是最终裁判。他沉默了很久,斟酌着种种得失,终于缓缓开口。“很好。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不利用它,我们永远不会原谅自己。让我们再做一次体验——最后一次。为防电压不够,我们要把它提高到极限。”
化学家从保险箱中取出魔戒,把它放在手掌中,欣赏它的光芒。“我倒有些害怕。”他把它递给物理学家。“我想知道,真的很想知道,但我很害怕。”
“这是最后一次。”物理学家一边调整仪器一边安慰他。
嗡嗡声再次响起,音调越来越高,空气似乎都在振动,所有东西,整个可见的世界都在振动。有人咬紧牙关发出呻吟,振动穿透骨骼、肌肉、神经,超过了人类的忍耐极限……
然后一道无声的刺眼闪光,让所有人昏倒过去……
工程师第一个醒来。他抓着椅子慢慢站起来看向烧焦的仪器,显然已经毁坏了。
“结果就这样了……”他只能用咬破的嘴唇勉强呢喃。
其他人也慢慢清醒过来。“戒指……”化学家喘着粗气指向仪器。
戒指不见了。最后的强力放电毁灭了它,没留下一丝痕迹,仿佛所有原子都变成了辐射,散布到空间中。
“这次我们看到了什么吗?”大家都恢复后,调配员问。
“可能吧,”物理学家回答,“但我们现在什么都记不得了。就像摄影时灯光太亮,所有照片都过度曝光了。也许以后……”
他们沉默不语,看着焦黑的仪器残骸。最后的问题没有答案,也再没机会得到答案。但内心深处,每个人——包括调配员——都知道,答案只能是肯定的。我们的世界以某种尚不为人知的方式,从一个消失了无数个世纪的世界接过了理性的接力棒。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zionius: 2021-07-27, 21:05
TOP
Trihex
2021-07-28, 04:27
Post #2


Yet another gamer
Group Icon
 177
   18

Group: Avatar
Posts: 114
Joined: 2014-11-27
Member No.: 61855


苏联人还拍过《霍比特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kbJdOGAxPQ

这部倒是沿用了奇幻背景
TOP
ks0301
2021-08-06, 10:01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1
   6

Group: Builder
Posts: 15
Joined: 2007-06-02
Member No.: 13434


看来过审的智慧一脉相承啊,这个套壳也真是难得了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tongue.gif)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tongue.gif)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9-20, 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