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WTNV]《万圣节之月》楔子文本翻译
mushroomliang
2021-09-28, 19:05
Post #1


位面旅者
Group Icon
 440
   136

Group: Avatar
Posts: 243
Joined: 2018-10-27
Member No.: 76957


《纽约时报》畅销书成人作家Joseph Fink创作的一本邪恶又有趣的中年级小说,讲述了一个名叫Esther Gold的女孩对万圣节着迷的故事。去年,她在万圣节玩“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结果发现她住的小镇被一个神秘的存在所控制着。
Esther Gold最爱万圣节了。所以她决定今年再参加“不给糖就捣蛋”,尽管她的父母认为她已经太大了。从服装到糖果收集策略,Esther都计划好了。但当夜幕降临,有些东西感觉……不对。
没有人来开门。月亮呈现着不自然的橘黄色。奇怪的孩子们在街上游荡,穿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服装,而这些服装可能根本不是服装。除了Esther之外,似乎只有她最好的朋友,她学校的一个恶霸,还有她一个成年的隔壁邻居才能清醒地看到这一切。
这个不可能的小队必须团结一致,想方设法,解除这已经施加在在他们小镇上的诅咒,否则就太晚了。因为有人要让万圣节永远不结束。就连Esther也不想永远被困在这一夜。

楔子
本宁顿异常与稀有博物馆并不是个吸引了很多游客的旅行热点。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它的存在,而这正是博物馆所期待的。
唯一常来的参观者是James Bennington,他也是他的拥有者和馆长。他将一笔巨额遗产的大部分投入了其中,这样他就能给他自己的夜游赋予名义,对着他的奖品骄傲的傻笑。
除了James,最常来访的是那些为馆藏送来新藏品的人。作为一种礼节,他通常会带他们游览参观,尽管即便在这种场合下他也会把一些珍贵而著名的藏品秘不示人。那些藏品最好还是不为人知。并且在这样的参观中,他还会着意强调和展示这栋建筑中的大规模安保系统有多么严密。考虑到他这些访客的职业,以及这些藏品所代表的诱惑,展示任何偷盗的企图都会悲惨的戛然而止是非常明智的。
偶尔,会有博物馆的朋友,无价之宝的收藏家来拜访他。这很少见,因为James几乎没有朋友。他情愿把他的藏品当成他所需要的所有朋友。但是如果一个像他一样的收藏家来访了,他也会带他们参观,明白在知乎也会相应的得以参观这位访客的收藏。只有这些人才能被James允许看到那些最为珍贵的藏品,一部分是为了向他们展示他的收藏毫无疑问的超过了他们,另一部分是因为这样他在下次拜访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对他有所保留了。这是像他这样的收藏家之中的一种共识。他们过着非同寻常的生活,也遵循着非同寻常的规则。他们更擅长此道,而他们的收藏就是对他们不凡天性的证明。
本宁顿异常与稀有博物馆的展览在网上没有指南或是概览。它并没有在任何组织中注册。实际上,对于世界而言,它并不是一所博物馆,而只是James的家而已,在众多达官显贵聚居的南加利福尼亚山麓中的一个不起眼的死胡同中,安全地躲在高墙大门和监控摄像头后面。
James一文不名,对于出名也毫无兴趣。他的邻居中有不少名人,而这只会让他厌烦,因为这意味着会有汽车和观光巴士来看那些演员,体育明星或者随便什么人。他不关心这些邻居究竟是什么人。他只关心他的收藏,还有他本人和访客完全的隐私。
他深居简出的原因很简单:他的收藏并不合法。其中的所有物件都是偷盗得来,大多数是从博物馆,或者守卫森严的存储机构,或者有时候是从其他收藏家的家中,尽管很少如此,因为从其他收藏家处偷盗等同于邀请他们也来你处偷窃。非法收藏的社区是建立在相互信任之上的,同样的,也是建立在相互不信任上的。
这个十月上旬的夜晚,是个干燥炎热得令人不适的秋日夜晚,风很快将沙漠的炎热吹来,山上烧起了大火,这个与世隔绝的小社区尽管距离危险还有好几码远,空气中仍旧充满了烟雾和危机感,James感觉不会再有访客到来了。在门外几分钟的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让他咳嗽着,流泪不止,所以他之整天都躲在他的博物馆经过过滤和降温的空气中。
这就是为什么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感到那么困惑和惊慌。甚至不该有人能敲响他的门,因为那是在安保围栏之后,还要经过好几道传感器和监控摄像头。但是那毫无疑问是敲门声。他掏出了她的手机,给他的安保主管Donna发了消息。他的安保成员全天值守,而Donna本人住在这所住宅中,主管安保事宜。一天二十四小时她都会秒回他的消息。但是Donna没有回复消息。过了几分钟都没有回复。敲门声仍在继续。
他到了对讲机跟前把它打开。“走开,”他以一种被他自己误以为是勇敢的语调说,“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正在赶来。如果你现在离开,我们不会起诉你。”
“这真不是待客之道。”他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他尖叫一声,环视四周。一名男子打扮的就像旧式的服务员,黑裤子白衬衫,戴着一顶白色的纸帽子。他的穿着打扮从头到脚笔管条直,干净整齐。
“哦,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吓到你的。”这名男子说。他微笑了,那是一种温暖而完美的假笑,“只是一直没人来应门。”
“警察马上就赶到了,”James说,“你得走了。”
“警察?”男子说,“但是你说的是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到底是什么,Mr.Benington?”
James听到了一阵声音掠过。像是一群昆虫。是不是有个小孩从那个男人身后的走廊跑过去了?那看起来像个孩子。从来没有孩子被允许进入这个博物馆。他一想到一个孩子会对他的收藏做出什么就两股战战。
“没有什么人会来,Mr.Bennington,对不对?”男子说。他没有靠近,靠在这所房子八个壁炉中一个的壁炉架上。“你会没事的。你会平安无事的。我们差不多只需要你收藏中的一件。”
“我的收藏是不出售的。”
男子的微笑更灿烂了。更饥渴了。“我们不打算买。”
这时候毫无疑问的有三个小孩从走廊里跑了出来。他们穿着破破烂烂的万圣节服装,尽管万圣节还要有三个月才到。其中一个打扮得像海盗的,在从James身边跑过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但是光线反射得很奇怪,而他没看清那孩子的脸。
“我一直聘有安保员工,”James说,“他们围着这所房子呢。”
“哦?”男子说着优雅的表现出好奇的环顾四周的样子。他查看到视线范围之内完全没有其他人,然后他又听出完全没有接近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他抬起他的手,这个姿势表示,你要做什么?救兵难找啊。
“我相信事情就是像你说的那样,先生。”男子说,“而在此基础上我本人完全没有什么对应的安保人员来应付正在赶来逮捕我们的人,我有的”—他随即伸出一根长长的,苍白的手指指向了James的身后—“是她。”
那名女子在他身后的门口。她之前还不在那里,而他确信她没听见一丝她接近的声音。她就是刚刚还不在那,然后就在了。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纯粹的力量。她很矮小,但是她的影子拉长了,贯穿整个房间,比她那矮小的人类身形长得多。
“嗨,抱歉!”女子说着,带着歉意揉了揉脸。“这花不了多少时间,然后我们会消失在你的头脑中。我保证。我知道我也很讨厌不速之客。来吧,Dan。”
这名奇异的男子和令人生畏的女子转身沿着大堂向着藏品而去。James不顾恐惧,追上了他们。不管这些怪人是什么人,她永远不会让任何人碰他的藏品。
但是,让他恐惧的是,他们已经这么做了。穿着脏兮兮的万圣节服装的孩子爬得到处都是,就像是小学的万圣节聚会一样,坐在他相信完全防盗的展箱里,现在拿起了那个在文艺复兴国际数据库里被登记为“永远遗失”的古代骨灰盒,在那上面留下了指纹。那是他最糟糕的噩梦。
那名女子和她带着纸帽子的搭档无视了那些孩子,目标明确的走过了那些藏品。
“就像我们所说的,”那名女子说着,在一个展箱前停了下来,“只有我们所需要的。”
James疯狂的拍打着手臂。
“绝对没门。那尊雕像是无价之宝。作者在雕琢它的时候死了。你能看到在他倒下的时候在手肘处留下了缺口。根据这尊雕像写出了一整本著作。全国都没有像这样的雕像。全世界。”
带着纸帽子的男子随意的抬起了防盗有机玻璃展箱,就像那只是酒店免费早餐炒鸡蛋上的盖子一样。
“别担心,亲爱的。”那名有着奇怪影子的女子说,“我们对雕像毫无兴趣。看?”
就像猫把玻璃杯从桌子上推下去一样,她开玩笑似的将雕像推向边缘,James感觉自己的肠子都绞在了一起,然后雕像掉下来摔碎了。James喘不上气来。他情愿她已经杀了他。他把收藏看得比他自己更重。那是他留给这个世界的遗产,尽管他从不让世界看到它。
那名女子大笑起来,这时他发现她并不是个女人。她是个升腾着的,深邃的力量,穿着薄薄的服装打扮成人类的样子,就像那些不知怎么闯进他的博物馆的那些孩子身上的服装一样假。那就好像太阳带上了从十元店买的塑料面具,绕着地球漫步,假装是个人类。
“我想要的,”那名女子说,“是这个。”她拿起了那尊雕像旁边的东西,轻快的在双手之间抛来抛去。
“那个?”James说,感觉又能喘过气来了。“但那个…我是说,在这样的收藏中…它是有些意思,但它除了新奇之外基本没什么价值……”
“完美!”那名女子说,“那你就不会想它了。就像我们从没来过一样。”
然后他们就不在了。James又是独自一人站在他的收藏之中了。没有孩子们,没有戴纸帽子的男子,没有并不是个女人的女子。
他环视四周,估量着损失。他的雕像无法修复了,这让他的心肝又痛了起来。当然还有那个被盗的小装饰。但是他的博物馆根深叶茂,有着无数珍惜的,举世无双的藏品。总体来说,他确认了它们都还好。吓坏了但是还好。他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胸口上,感受着空气进进出出,让他的心跳回到平常的节奏。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在他多年来的梦魇的声音。报丧似的警笛声朝他的前门而来。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mushroomliang: 2021-10-03, 21:18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10-25, 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