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W:tA-WAW: GS] 银牙的尤里与索菲娅·塔里维奇, 银牙最伟大英雄的史诗,第55-61页
Lord Ex
2021-10-06, 23:47
Post #1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382
   43

Group: Speaker
Posts: 375
Joined: 2018-05-27
Member No.: 74340


该书全称为《狼人英雄传奇(WW3401)》。
TOP
Lord Ex
2021-10-06, 23:49
Post #2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382
   43

Group: Speaker
Posts: 375
Joined: 2018-05-27
Member No.: 74340


 惧狼者从不入林。
 ——俄罗斯谚语




“田间的沙皇,
田间的公主,
林间的沙皇,
林间的公主,
保护我的牧群,
保护我的家人。
怪物被释放到了地土上,
将他赶出罗斯圣地。”
北方的樵夫如此唱道。

洁白的雪地上,
狼群正狩猎。
由两只高贵的狼带领,
安静地端详,
远远地踱步,
冰封的贝洛耶湖岸边,
有个孤独的身影。

灰云笼罩了
白色的大地。
除了猎物的呼吸,
万物沉寂。
堕妖怪物,
被撕碎流血,
被狼群追逐
半夜半日。
神圣俄罗斯的狼群,
神圣俄罗斯的银牙,
钢牙撕咬,
追逐猎物。

田间的王子,尤里,
转向他的妹妹,
“让我们了结他。”
索菲娅点头,
两人变成狼形,
在雪地上
飞速奔跑。
尤里和索菲娅,
兄妹二人,
最高贵的狼人,
银牙的领袖。
很快捉住了堕妖,
令他倒地。
索菲娅变回人形。
“汝闯入吾辈土地,
抢劫农夫,
滥杀无辜,
我已带来
银牙的报复。
若你表明身份,
我的兄弟
会立马终结你。”
被群狼殴打,
堕妖回应,
“我来自北方之龙,
沙卡拉的领地。
被他送来
散播他的黑暗杰作。”
变为化狼,
尤里撕开了他的喉咙
乌黑的灼血
融化了洁白的积雪。
“我们要南下。”
尤里说道。
索菲娅看向南方,
穿过地土
直到遥远的基辅沃地。

原文: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ord Ex: 2021-10-09, 11:53
TOP
Lord Ex
2021-10-06, 23:51
Post #3


特珞骑士
Group Icon
 382
   43

Group: Speaker
Posts: 375
Joined: 2018-05-27
Member No.: 74340




这发生在基辅城,
沃地基辅,
俄罗斯之母。
德内普尔河流过,
从北方来,
川流不息,
将她的河水
流进黑海。
强盗伊戈尔,
船夫伊戈尔,
伊戈尔·瓦尔科夫,
啃骨狼人强盗
划船到岸边。

他有三个同伴,
他的刀,
他的机敏
和他的桨。
他听见了
圣西里尔教堂的钟声,
由博雅人皮奥托尔建造,
商贾皮奥托尔,
玻璃行者皮奥托尔,
基辅权势之人。

“狼兄,”
皮奥托尔等在岸边,
说到,
“你迟到啦!
你知道钟声
只用来召唤
基辅的隐秘狼嫡。
来吧,
我们有客人
从北方而来。
快点,你这落后者!
迎接尤里王子
和他的妹妹,
公主索菲娅。”

他们前往
黄金基辅城墙外的教堂,
在那儿
狼嫡和狼人
正在行者圣地等候。
一位英俊男人
从诺夫哥罗德来,
身着丰富皮草,
站在各位面前,
演讲着,
尤里王子。
一位女孩
身着白色袖子
轻轻走过,
黝黑的双眼里
有活的传奇。
被遗忘的欢笑
抚摸着她的脸颊,
索菲娅公主
站在哥哥一旁。
她的黑发
像瀑布一样
从背后落下。
令一些人觉得
希腊的圣母像
活了过来,
让太阳照耀在
基辅大地上。

“朋友和亲族们,
我从诺夫哥罗德和特维尔
带来了消息。”
银牙王子,
尤里说道。
“我们兄妹
带来了四名战士,
波利斯、福玛、瓦西里和乌特拉,
骄傲的银牙战士。
我们来自
语言纯净的北方丛林。
我们要去
解放那些
许久以前
被夜巫唤来的恶龙
所盘踞的罗斯土地,
谁要随同?”

芬里斯的拉格诺,
讲话了,
说道:
“波洛夫斯泰,
草原蛮族,
我们的老敌人,
说另一个部落——
蒙古
正朝向伟大的基辅而来。
起初
我们认为那是另一帮蛮族,
但他们已击破
波洛夫斯泰和阿兰的军队。
东方星观乌鲁在此。
他说他们已征服
西边、中国和异域印度
的四十块土地
和所有那些住在帐篷的人。”

乌鲁站起。
“即便如此,
他们的领袖成吉思汗
除腾格里外
再也不知晓
其它领主。
树木在他面前倒下,
他的弓骑兵经过,
群山颤抖。”

索菲娅看向拉格诺,
回答道:
“我的兄长和我
极力解放
古老恶魔的领土。
那头龙有比任何人类征服者
更顽强的生命。
我们要赶走残忍者沙卡拉,
村庄和牧群的毁灭者,
解放一位不受欢迎的客人的领土。
那些勇猛者
可以加入我们。”
黑怒的卡蒂亚
毛遂自荐了。
“很久以来
沙卡拉一直是
我人民的敌人,”
她说道。
“我接受银牙的邀请。”

尤里站了出来。
“弟兄们,
基辅的窘境
也令我们担忧。
在沙卡拉被击败后,
让我们一起守护她。
愿隼注视我们!”

皮奥托尔加入了银牙,
星观乌鲁也自告奋勇,
而令各位大吃一惊的是,
啃骨伊戈尔,也去了。
下一个是黑帽部落的穆罕默德,
一个寂静行者;
然后是亚美尼亚的乔治,
也是银牙。
最后,
拉格诺
愿意效劳。
尤里和索菲娅领着队伍离开。
第十三人与其同行,
俄罗斯的精神。

尤里带领他们,
与穆罕默德交谈
前往东方废土的道路,
那是龙的巢穴,沙卡拉的巢穴。
在其周围,
没有村庄。
成灰的草地,
哭泣的树木,
死者的尸骨,
和乌鸦的叫声
打着招呼。

乔治说道,
“这个沙卡拉
曾在南方居住。
亚美尼亚的基督教国王
和那些效忠巴格达哈里发者
令他长期深陷麻烦。
他的其他同族
已被封印沉睡。”

索菲娅告诉皮奥托尔,
“我有个惊喜要给他,
一件我先祖的礼物,
合适时
再拿出。”

第五晚,
当他们在沙卡拉领土的边境上,
在树木和岩石间
安营扎寨时,
皮奥托尔叹气了。
白天,
他们都是狼形,
可在夜晚,
就变回人了。
索菲娅坐在水池旁。
月亮倒映在深水中,
她的光落在
索菲娅的秀发上,
闪闪发光,
一条亮黑色的瀑布,
一个在罗文树前的
年轻新娘。

她看上去
比鲁萨基女仆
还漂亮,
她的身影
在蔚蓝的俄罗斯天空下
渺小无比,
将她的光辉
散布到
这片伟大的土地。
天空是多么辽阔,
公主是多么渺小,
她下面的黑眉毛
皱着。

伊戈尔
看到他朋友的困境,
笑着说道。
“你爱你头上的女士。”
强盗说。
“但你不能看见自身价值。
我们啃骨,
脸庞饱经风霜,
双手饱经沧桑,
被同族像怪物一般对待,
城市丛林的脏狗。
但我们
却比向主吟唱的天使
还要纯净。
我们知道。
抬头挺胸,我的朋友,
无论他们
向你扔什么秽物。
公正的荆棘之冠,
你必须在此生中摘得,
别像些
羞涩少女
为根本不听她的
圣人的祝福
鞠躬尽瘁。”
皮奥托尔
太被其人民的
繁文缛节束缚,
但他深爱着她。

次晚,
当他们到达
沙卡拉领土时,
一个老妪
在日落后
找到了他们。
“停下,
高贵的狼们。”
她说。
“王子,
我要给你
一件礼物。”
尤里在她面前,
变回了人。
“我知晓你的任务,”
老妪说道。
“让我给你这个:
一粒魔法种子,
来自遥远南方的果园。
扔在龙前,
它会唤醒大地母亲,
削弱恶龙力量。”
“我们能回报你什么?
老母亲?”
他问道。

老妪笑了,
“你做得够多了。
至于我,
长期以来
一直是夜巫
和她怪物的敌人。
带着母亲的祝福
去吧。”
说完,她消失在暗影中。

穆罕默德
带路侦察。
他在半夜前返回。
“一座古老神庙的废墟中,
恶龙等着,”
他说道。
“为了俄罗斯地土,
上吧!”

尤里找到乔治和乌鲁。
“你俩必须吟唱深睡之歌,”
他说道。
“乌鲁知晓它,
教给乔治。
这会削弱恶龙。
若我们无法杀死,
至少能使他
和其兄弟沉睡
直到复活之日。”

沙卡拉醒来,
离开了神庙。
他比大树还大。
他伸开了双翼。
他嗅到了狼们。
“来啊!”
他喊道。
“我能嗅到你们,
老狼们,
潜伏于夜中,
悄悄杀死我,
赤红沙卡拉,
日落沙卡拉,
试图像老鹿一样
放倒我。
但我有着
更好的猎物。
我会主动前来,
像追逐兔子的雄狮!”

沙卡拉大笑,
从废墟飞出。
他的鳞片
闪着暴力红光,
和深夜深蓝。
他的双眼深黄。
他的利爪似剑。
他的尖牙致命。

尤里站在
废墟外一个山丘上。
“引蛇出洞了。”
他说道。
“我看见了你,王子,”
沙卡拉笑着,
匍匐向前。
“让我预言:
我已摧毁从此到城市喀山的土地。
我还会摧毁你。
那些逃跑者
会在蒙古人那儿发现死亡。
啃骨
会发现十字架,
并因小罪
被悬挂在上。
星观
会在苦难荒野上
对着干羊皮纸咒骂
而离世。”

尤里将老妪的种子
扔在恶龙足下
然后变成
迅捷的狼。
当恶龙往山顶吐火
他立马起跳。
远处,乌鲁和乔治
开始念咒,
使用灵具,
令空气对恶龙
厚重酣睡。

尤里带领其他人埋伏。
狼人
从四处
跳向沙卡拉,
猛烈撕咬。
索菲娅抽打双翼
以铁爪撕裂它们。
沙卡拉哀嚎,
害怕在他面前
昏迷倒下。
他的尖叫
回响在空旷大地上,
遍布被毁小屋
和杂草丛生的农场。

老妪的种子
射出巨大紧密的藤蔓。
缠住恶龙双腿,
植入大地母亲。
沙卡拉以伟力
撕扯它们,
但仍在生长,
吞没了骄傲的龙,
污秽大地的孩子。

“你有你的小把戏!”
巨兽咆哮。
“我也有我的。”

他的巨尾
举起鞭打
杀死了拉格诺和乌特拉。
他以猛火
摧毁了波利斯。
索菲娅
为她死去的战友哀嚎。
她跳起紧抓
恶龙的脖子,
将她的利爪
深深抓入
直到鲜血涌出。

皮奥托尔加入了她。
沙卡拉将他的脖子
砸向大地。
他们起跳
不受妖龙沙卡拉
巨力与愤怒的影响。

恶龙双眼
看向了索菲娅。
他的凝视定住了她。
像她的敌人一样,
她被植住了。
索菲娅从她的衣袋
拿出根巨大的羽毛。
瞬间
大地像星星般
照耀着她。
魔法色彩
将暗影投向远方树木。
“这是来自我祖父,
伊凡王子的礼物,
来自金火鸟
那只他带给父王的魔法之鸟
的羽毛。”
她射箭般
将那根羽毛
射进了恶龙眼中。
脏血泼贱,
洒在地上。
沙卡拉
因巨大的痛苦哀嚎,
一只眼
因疼痛失明,
另一只
因强光致盲。
狼人重整旗鼓。

啃骨伊戈尔撕咬脖子,
穆罕默德和皮奥托尔跳上侧身,
卡蒂亚抓紧被缚的腿,
其他则攻击能攻击的地方。
尤里试图释放
被困于地土的妹妹。

乌鲁和乔治的念咒
更耗尽了沙卡拉。
他知道自己行将就木。
地土贪婪地啜饮他的血。
愤怒中,他垂死挣扎。
他的利爪撕裂了卡蒂亚。
他再度吐火,
但他的敌人散开了。

然后,
如飞舞的蛇般迅速,
他在最后的痛苦中
击打、撕咬了索菲娅。
索菲娅倒在花开之地,
温暖大地欢迎她的孩子。
尤里复仇的怒吼
淹没了那个黑暗之夜。
愤怒中,她的兄长尤里
抓住脖子,
以爪做梯,
爬到龙头。
他手握
金火鸟之羽
刺得更深
直到恶龙头部
被致命一击刺穿。
伴随着
震动大地的雷鸣喘息,
残忍者沙卡拉死去,
他巨大的脖子撞到岩石,
击碎了尤里。

索菲娅死去了。
尤里的生命也开始流逝。
他向幸存者们示意,
乌鲁和乔治、瓦西里、皮奥托尔、福玛、穆罕默德和伊戈尔。
“我正随她而去,”
他告诉他们,
“把我放在她身旁。
我请求以古老方式
火化我们的遗体
并将我们的骨灰
随风撒遍
俄罗斯的广袤大地。”

他们建好了火堆,
皮奥托尔啜泣着,
看着索菲娅与火焰融合。
大家
都鞠躬
低下了头。
在远方,
圣西里尔的钟声
不绝地回响。

原文: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10-25, 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