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WWaV:CotI] 蒙塔诺Montano, 除审判庭之子的单篇翻译外,顺带探讨一下L家的伦理剧
Lucivenya
2021-10-17, 00:20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蒙塔诺
秘盟的勒森魃逆族


蔑视可以凌驾万般命运
——艾伯特·加缪,《西西弗斯神话》

对一个忠诚的吸血鬼子嗣,没有哪种悲苦激起的愤怒能够比得上始祖之死那般规模。不仅是失去了亲长、也不仅是失去了主君,氏族创始人之陨落带来的被抛弃感超越凡人理解。而对蒙塔诺,关于勒森魃始祖之死的内心挣扎还远胜其他任何血族。


其生
蒙塔诺的故事始于数千年前东非Masai草原上。他在乞力马扎罗山上降生于一场夺走了其母生命的酷烈风暴中,游隼部落的萨满将这婴儿的幸存视为有力的吉兆,为他命名Ontai也即持久,将他作为下任萨满培养。
这非凡的孩子显示出对动物与精魂世界的卓越洞见,他满怀热情、求知若渴,萨满很是欣悦。
Ontai六岁那年,天空撕裂、疫病侵袭,随之前来了一个邪恶的吸血的精灵,其貌如同苍白阴暗之男子,要求部落为其献上子嗣。深受其害的部落奋力抗争,萨满释放出精魂世界的力量,然而那陌生人不费吹灰之力招架,一面嘲笑着萨满一面将其血肉自骨架上剥下,年幼的Ontai悲壮地向死去萨满的头骨宣誓,他会不惜代价将族人从这邪恶存在手中解救出来。
那吸血鬼是古老的该隐的孙辈,其名勒森魃,已为寻得一个完美称心如意的子嗣走遍了大地、曾经制造而又销毁了无数不成器的后代,已认为唯有通过从小培养,才能收获一名忠诚又有能的子嗣。
尽管血缚可以强加忠诚,勒森魃不愿接受年轻的吸血鬼在心底仍密谋反对他的可能,他渴望的乃是纵使他本人最终死去也仍会长存世上的忠诚,因此他设下千般布局测验自己后嗣的忠诚,一旦未能满足他那不可能达到的标准,他便将其抹杀,很快便杀尽了曾有过的全部。
强大的该隐后裔为得到真正忠诚之子设想出新的计划,他要找到拥有强健体魄和杰出勇气、又富有荣誉感的凡人部落,然后胁迫他们奉献一子。Masai的游隼部落看起来正合心意:健壮、常胜、坚守荣誉宁死不屈。
勒森魃进行了残酷的行为实验,他以瘟疫和精神绝望摧残游隼部族,向众人宣告他们必死无疑,除非他们为他献上一名永远忠诚的孩子。当部族为吸血鬼选中了一个孩子后,他选中了还在训练中的萨满Ontai,充当“他的孩子”的首要玩伴。为塑造那孩子的感恩与忠诚,勒森魃确保他能够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为使之成为天生的领袖,部族应在任何时刻服从男孩的指令,勒森魃认为这足以使“他的孩子”自然学会领导,习惯于下达命令并被立即服从。
然而实验结果惨淡,古老的吸血鬼期望的是强大有力、意志坚定、堪为其父之荣的孩子,他得到的却是个被溺爱而傲慢的、长不大的儿童,满心只知个人享乐。生于长于顺境,此子毫无克服困难取得成就之概念,也无指挥众人随机应变之才能。而最恶莫过于,他不以侍奉君父为要务,反沉溺于闲散游玩之中。
暴怒的勒森魃残杀了“他的孩子”,将其遗骸甩在了族人聚会之地,向他们宣告他要为这失败的实验削减他们一半的人口作为惩罚,然后重新开始,一旦他找到了产出称心之子的方法,这部族就要永世为他生产。游隼部族的众人揭竿而起,向这苍白的精灵发动了大战,在那血染之夜里,勒森魃杀死了大量的战士,但未能削减全族一半的人口,他在最初的晨光探及了血腥覆满的土地的时刻逃走,誓将在下一夜返回完成他的屠杀。

其死
第二夜,当勒森魃在他的地下居所醒来,他吃了一惊。已经长成了一位青年的Ontai正坐在他身侧望着他。这萨满门徒不知如何竟追到了吸血鬼的隐蔽居所,并因某种原因未曾出手攻击沉睡中的怪物。
Ontai随即向吸血鬼起誓忠诚,献出自身永生侍奉,纵然勒森魃身死也绝不有违。他并未替自己的族人求情,也未讨价还价,单纯地奉献了他本身。
这立即激起了勒森魃的疑心,但好奇心还要更胜,他便从毫无反抗的年轻人身上取走了生命、将Ontai的血置换为自身之血。他并不信任Ontai真有忠诚与荣誉,并有意测试之。
他带Ontai回返,下令年轻人杀死族人,就从最亲密之友朋开始。Ontai毫不犹豫便执行。
在那一刻,勒森魃意识到,Ontai将会为遵守誓言不惜代价——哪怕代价是消灭自己的族人。而他之所以这么做,仅是因为承诺了他会这么做。正因Ontai不曾经过任何议价便奉献自身,勒森魃无法复现这一实验,其成功完全在于Ontai的自由意志——勒森魃唯一无法控制的要素。
吸血鬼阻止了Ontai进一步残杀族人,将之血缚,然后离开了游隼部族,再未返回。Ontai随身带去的仅有一物,便是昔年死去萨满的颅骨,象征着他曾许下的不灭誓言。
事情的变化令吸血鬼惊异并深深不安,他创造了一个完美忠诚荣耀的子嗣,却离寻得复现之法丝毫没有更近一步。他永不可能强迫他人具备Ontai的荣誉感或重复其牺牲。
在不死之心中,勒森魃深思道:他的子嗣是否愚弄了他?一个区区小儿是否以诡计令古老的血族和平地留下了游隼部族?然而那怎能预谋?万一勒森魃任由他屠杀殆尽呢?无论如何,事实已定——正因他愿意杀戮自己族人,Ontai得以拯救他们。

其不朽
勒森魃给了Ontai西方名字蒙塔诺,并带他游遍了旧世界,散播恐怖、创造了众多后裔。蒙塔诺协助他的主人进行创造与测试。少有人能与蒙塔诺相比,更无人可具有他那不可动摇的荣誉感。上古耆宿心知他长子的荣誉乃生于内,是他无法自外加与其他诸子的力量,正因如此,勒森魃从未对蒙塔诺彻底感到舒心,而更偏爱那些并无此等贤能的后裔。若蒙塔诺因这等不公的偏爱而困苦,那他也从未让世人知晓。
勒森魃氏族迅速壮大,其心自伊比利亚半岛转至罗马帝国。于凡人世界,蒙塔诺乃是罗马宫廷中神秘、浪漫而引人注目的一员,他暗色的肌肤、雕凿般的容貌、贵族的气质为他招致许多庭臣的嫉妒与许多女子的青睐。他所得的每一分势力全都投入于氏族影响力的培养,不像勒森魃其他子嗣谋求权力滋养己身虚荣。
蒙塔诺统率精英将士,号为勒森魃常胜之师,在对吸血鬼其他氏族的文斗血战之中皆身负要职,他们的交手遍布凡人诸般事物领域,以凡人走卒的战争塑造了欧洲的历史。蒙塔诺个人强力、指挥英武,“暗夜之军”令人望而生畏,他展开的谍报网络贯穿罗马并延伸到帝国之外。为集中勒森魃氏族之力,他也确保了松散的多神信仰帝国最终演化为更稳固的基督教帝国。
数以世纪的时间流去,勒森魃血脉之力日薄,无法再保持活跃,他的大部分时间用于沉眠,事务皆交付诸子打理。其时意大利正因梵卓操控的神圣罗马战火连天,氏族中心移至西西里远避。勒森魃们建造了坚固的城堡守卫沉睡中的君主,并致力平息与德意志人的战事。
闻知大叛乱侵扰意大利的消息,蒙塔诺同情叛军作乱之根源,然而其终究为尊主祸患,因此忠诚之子仍然勉力将之击倒。他血脉的兄弟格拉提亚诺却背叛了他加入叛党,带走了氏族重大的情报。
叛军攻进城堡、击败守军,叛党领袖之一甚至饮下了勒森魃之血,余下氏族成员面临叛变或一死的抉择,所有人都选择了投降加入敌人。所有人,除了蒙塔诺。
尽管他深恨那古老的吸血鬼、并感激于他终于死了,蒙塔诺曾立誓永远忠诚,并不愿意打破。
所以他选了第三个选项——逃走。他逃离了城堡、加入了新生的秘盟,成为他们罕有的勒森魃逆族之一。

其心
蒙塔诺最卓著的品质便是愿意忍受他的命运。由于他的荣誉感,他持续效忠。由于他内心深处的人性,他也持续为自己的行为感到骇然。活在世上便是长受折磨,然而荣誉感对他却要高于个人的舒适。



*苍白的精灵(pale spirit)为本文对勒森魃始祖的独特称呼,应是以蒙塔诺视角作的形容
TOP
Lucivenya
2021-10-17, 01:05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关于这场伦理剧的演变:

审判庭之子是第一版的材料,通过勒森魃的长子与末子两人(格拉提亚诺的翻译同样可以参见本版),首次陈述了这个十分经典的剧目:留下遗产的老父亲、德才兼备的长子、阴险贪婪的幼子;在一个典型的正义打败邪恶的故事里,长子合理合法的继承权将击败幼子的谋算;而在一个立派的黑暗战胜光明的故事里,幼子便能骗得父亲的宠爱、抹黑兄长的声望、夺走于情于理不属于他的权力与财产
我们身在黑暗世界,自然没有前者的道理,在审判庭之子中,勒森魃的故事看起来就是后者,本书以后来的黑暗世界材料罕见的第三人称上帝视角,向我们清晰地宣称,“老L他完全没有想到呢”,在这两个故事里,日后被描述如神明一般的第三世代仍然充满了人性,日后被异化到只能以非人的it代称的勒森魃三代还是个全程用he也没有任何问题的老父亲,而且什么也没有想到

但即使在这版本的故事里,勒森魃看上格拉提亚诺的理由本来也就是他为了本身野心对自己凡人家族的背叛——若他真的不想要危险的孩子,为什么要找到这样一个候选人?

或许官方的作者们也觉得这个问题显得蹊跷,值得挖掘,就在第一版的L家氏族书中,暗影堡的故事就变成了其他叙述者口中含糊不明而充满迷惑的历史,叙述者甚至讲述了一个邪恶的传说:传说当格拉提亚诺带着刺客下了勒森魃的寝宫,撤去了平日防卫的始祖向着背叛了他的爱子微笑、宛如欢迎浪子归乡。在世界内这个传说反映了阴影氏族对弑上之举的不安,而在世界外铺垫了勒森魃三代最终实际上还被官方算作存在于世的伏笔。在二版以及再版的L家氏族书中这些疑虑被进一步地在世界内强化,即勒森魃根本不可能(像审判庭之子曾经描述的这样)对格拉提亚诺的背叛”完全没想到呢“,而他/它不仅想到了,它还欢迎着,或者说它找到他的时候,就在等待着他这么做。

现在这就是一个VTM的勒森魃版本的独特剧目了:老父亲、德才兼备的长子、阴险贪婪的幼子——但是,但是呢——这却是个爱好黑暗的老父亲,所以对它来说,其实这幼子才是真正德才兼备,忠勇正直的长子反而是他价值观的反面,所以它再也不是一个受到蒙蔽而阴沟翻船的普通父亲了,它是清晰地洞察了全局但仍然充满赏爱地选择了阴险贪婪的继承人的勒森魃;格拉提亚诺拼命从老妖怪手中夺得的自由,到头来不过是它的摆布、他一步也没有逃出去。
TOP
河伯大君
2021-10-17, 01:19
Post #3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香甜的新翻译!
www 这个版本和氏族书上的版本很不一样。
但不管是哪个版本,Montano都是“深恨老L,也讨厌做吸血鬼,但是为了誓言还是忠诚于老L”。
而老L啃了那么多后代想要培育一个理想继承人,只有Montano和Gratiano算是符合心意,但偏偏这两个孩子都以各自的方式“忤逆”他(诚然Montano在行为上是老L死忠,但他从来没喜欢过老L以及老L给他的不朽生命XD
老L似乎总是栽在自己子嗣手上

ps:长子和幺子什么的也非常伦理剧XD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21-10-17, 01:21
TOP
河伯大君
2021-10-17, 01:31
Post #4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QUOTE
这却是个爱好黑暗的老父亲,所以对它来说,其实这幼子才是真正德才兼备,忠勇正直的长子反而是他价值观的反面

确实,按照黑暗世界内L家的价值观,幺子Gratiano这种充满野心算计的孩子才是符合老父亲期望的,所以也能解释为什么老父亲在有了忠诚的长子之后、仍然不停寻找继承人。但我私心不喜欢把三代描写成无所不能无所不知(这还有什么玩头)。所以我更愿意取个折中……比如老L其实对待Gratiano也很矛盾……一方面觉得“真是个好孩子”,一方面是初版的“老父亲真没想到呢,孩子你怎么能这样”……
TOP
Lucivenya
2021-10-17, 02:40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勒森魃和格拉提亚诺”是这个故事中变化最多的方面,尤其是“暗影堡的最后一夜究竟是哪一夜以及发生了什么”,截至目前没有任意两个来源给出同样的记述,这和同样出自审判庭之子的另一位“被害”始祖——棘秘魑与兰巴赫·卢思文的故事情况截然不同(“棘秘魑之死”发生在1413年,过程为棘秘魑三代杀死前来谋取自己力量的叛军领袖卢戈日、然后幻化其形貌欺骗叛军离去、唯有兰巴赫·卢思文看见了真相,而始祖因一种诡异的偏爱放他生路、令他在日后惶惶终日;以上这些事从审判庭之子到终末之夜都未曾改变)

“勒森魃之死”发生的时间说法早至1380年晚至1450年,纷纭不一,其过程更为含糊。在审判庭之子中,故事声称它(他)被“叛军首领之一”吃掉,但这位理应凭借吃了一位三代而成为传奇的叛军首领是何人物却从未在任何地方揭晓;吃掉了勒森魃的到底是几人还是一人,如果是一人这人是谁?格拉提亚诺的行为也被记述得一片混乱,在审判庭之子以及有的版本中他先用洗脑的棋子诬告了蒙塔诺来分裂氏族,再为叛军内应;有的版本中他就带着阿刹迈刺客进了暗影堡;有的版本中他本人甚至远离了暗影堡,“为一盘散沙的叛军提供了他们急缺的领导力”、带着他们的军队从外南下一路打回了西西里……这些混乱的叙述并不是官方的偶尔笔误或者正常的吃书行为(如果这是吃书实在吃得太过频繁以至于没有了一个可信版本),而是有意为之,因为他们在后来干脆就在世界内直接提到了历史的不清,在小说勒森魃三部曲中更用“亲历者的记忆错乱”制造了核心笑话(与恐惧),三部曲中的格拉提亚诺本人提供的回忆至少有一件和所有关于蒙塔诺的叙事都冲突的事,即蒙塔诺在勒森魃死前就逃离了暗影堡——在所有关于蒙塔诺的叙事里都提到,他做不到在他起誓效忠的对象倒下之前逃走,但在格拉提亚诺的叙事中,他只是在寝宫的门口和兄长口头斗了几句(甚至没有打起来),蒙塔诺就毫无尝试地逃走了。这些错乱体现的官方示意是“连格拉提亚诺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暗示他的记忆为勒森魃编造)”,到此曾经好像取得了“胜利”的幼子已经失败到无以复加,和他的老父亲完全调换了戏剧意义上的位置,以他角色的落寞,我们得到了新的如神一般恐怖的第三世代,它知道一切、它安排一切、它不可逃避,不仅它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格拉提亚诺、不仅他的兄长至此已经在故事中比他更高,就连露西塔这样的外人都会暗自想道:她同情格拉提亚诺,因为他离三代太近了,即使她能逃出去,想必他也是不能的

长子的方面同样产生了些变化,但他的核心得到了保留,并且由于这种保留,在父亲和幼子的角色变化时,他的地位也仿佛得到了提升。无论故事如何变化,蒙塔诺的核心是一个(相对于黑暗世界的绝大多数吸血鬼角色)善良强韧的人,一个为了正义或者说高贵的理由把自己献给了邪恶的老妖怪的凡人,一个从心底认为勒森魃应该去死(并不只是因为个人的缘故,而是认为“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没有这个家伙更好”)并且有着最多的机会自己做这件事、却因为他说过永远侍奉它、就真的永远都不会这么做的人;我们知道吸血鬼的故事不仅经常把现实中的美好黑化,世界内的故事也经常随版本更新不断加黑,有许多NPC光鲜亮丽,但就在自己的人物卡顶上就一转“纯良无害其实是个阴谋家”、“英勇武士其实是个懦夫”、“慷慨热情其实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账”等等,蒙塔诺就没有这种转折。虽然他也是邪恶的(为了保有自己的所谓荣誉、事实上罔顾大义、为它犯下无数罪恶),但在“从未背叛勒森魃”这件事上,他从来也没有翻成“实际上也背叛了勒森魃”,至少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那种背叛

这也使他和他弟弟的关系远不止于经典兄弟反目的“竞争继承”,或者说这个问题在他们之间就近乎不是问题,蒙塔诺和格拉提亚诺的问题是
1.蒙塔诺实际上应该感谢格拉提亚诺克服(蒙塔诺自己也造成了的)重重困难终于做到了杀了勒森魃这件事,但是他没法感谢,因为他是一个认为人必须忠诚的人,所以格拉提亚诺无论有多可怜的借口都不应该弑君杀父,此等不忠不孝(乐)正是他的精神的敌人,像他这样不谋私利全心侍奉君主的人,天然和格拉提亚诺这种满口奉承背后捅刀的阴谋家势同水火
2.蒙塔诺实际上也不能对格拉提亚诺做什么,因为这个人是他所侍奉的君主属意的继承人——正如勒森魃实际上知道幼子的野心一样,父亲对弟弟的宠爱兄长也看在眼里,他的誓言是“即使勒森魃死了,我仍然忠于勒森魃”,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是勒森魃从一开始就在进行的追求——一个像勒森魃这样强大又骄傲的三代,竟然在一开始就准备好了“有一天我会死”,而且“我死的时候,我要有完美的继承人”,而不是那种更为正常的“老子会永远活着、根本不可能死”或者“要是我死了,哪管身后如何”思路——但是自然,如上所说,蒙塔诺虽有完美的忠诚,却不能当继承人,因为他既不是勒森魃自己的类型、也不是勒森魃喜欢的类型,这个继承人曾经可能是其他子嗣、最后是格拉提亚诺,那么“即使勒森魃死了,仍然忠诚”的蒙塔诺该当如何?过去他仍然尽力阻止这件事了,他劝谏了勒森魃不要再这样信任和喜爱幼子,但是当勒森魃拒绝的时候,蒙塔诺便没有像无数传统的吸血鬼那样“私下动用阴谋、悄悄把弟弟杀了再说”,他就干脆地什么都没有干,因为如果他谋害弟弟,就是不遵勒森魃的命令。

蒙塔诺和勒森魃代表着L家亲子关系的其中一种极端方向(格拉提亚诺和勒森魃代表另一种极端),坚决持久的精神抗争,如果他在任一时刻屈服、“黑化”成一个更为常见的凭着自己的意志开始搞事的子嗣,他就如同证明了勒森魃看待世界的眼光完全正确,而以他痛苦的坚持、他这邪恶的“善良”,他虽不能说对老妖怪取得了胜利,至少让它发现了世上还有这样一种对它来说莫名其妙的人;也因此他只能在格拉提亚诺的问题上陷入自己铸造的僵局,若要他尊奉主君的继承人,他尊奉不了这以叛乱夺取王座的逆子;若要他大旗一展去抢那个王座,他又明知勒森魃本人确实是这么选的;所以他只能逃跑了,不是一时逃跑,而是一直逃避这件事,在三部曲中找遍世上所有借口、就是不去面对格拉提亚诺。
TOP
Lucivenya
2021-10-17, 03:15
Post #6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QUOTE(河伯大君 @ 2021-10-17, 01:31) *

确实,按照黑暗世界内L家的价值观,幺子Gratiano这种充满野心算计的孩子才是符合老父亲期望的,所以也能解释为什么老父亲在有了忠诚的长子之后、仍然不停寻找继承人。但我私心不喜欢把三代描写成无所不能无所不知(这还有什么玩头)。所以我更愿意取个折中……比如老L其实对待Gratiano也很矛盾……一方面觉得“真是个好孩子”,一方面是初版的“老父亲真没想到呢,孩子你怎么能这样”……

三代摆布一切确实让许多东西变得黯淡了(就这个伦理剧自身来说,它也牺牲了格拉提亚诺,就好像父亲、长子和幼子这三个角色里总要有一个纯倒霉的、另外两个要紧一些一样
我的其中一个想法是,不修改它的剧本,而是为了能够稍微逃出这个剧本(很难完全逃出),安排一点违逆传统的转折,顺带一提这也是格拉提亚诺其人在吸血鬼的历史中显得非常诡异的一点,我很意外竟然从来没有人试图解释——都没有人提出什么问题。

格拉提亚诺是一个在活着的时候,连他自己家族的继承权都很可能没有拿到(不然他也就不会被轻易抛弃出去了)就已经年纪轻轻在盘算统一意大利日后当皇帝的人;一个在死后由于“无法容忍亲长与血脉兄长们高居自己之上而无法改变”干脆参与了大叛乱的人,然后这个人在勒森魃氏族请他继任族长的时候表示了什么呢?他表示不仅我自己不当这个族长、而且我希(指)望(示)你们不要找任何人当族长了,从今往后我们要改变血族社会的形态、我们再也不让整个氏族围绕着一个老妖怪活动了,每一个该隐后裔有权过上自己定义的生活;而所有那些讲故事的人却一点都没有在意,他们在讲的是“从前有一个小王子,他因为渴望王位所以不惜杀害父王坑害王兄,成功之后他宣布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要王国了,每个国民有权过上自己的生活,这王冠就永远废弃吧”的故事,却没有一个人觉得离谱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rolleyes.gif)

他也没有当魔宴摄政,虽然魔宴的每一个已知创始人都没有当,但是在他们之中,显然格拉提亚诺是最离谱的。这个所谓“渴望权力的小王子”没有把自己放在任何足够高的王座之上,相反他开始满世界游荡、游荡到什么觉得想停下来的地方时就停下来,临时宣称大主教权、“培训”当地的年轻人们,等到培训够了他就又丢开这个地方继续游荡;不要说在四代里比,世上很多七八代长老都活得比他更像个死死坐在宝座上不愿意下来一步的狂热分子……
要知道有的故事里他是亲自吃了勒森魃的,而且世上很多人认可这个故事,同样做了这么件事而且还有命在的四代是奥古斯都乔凡尼,乔凡尼也一样年轻、无法比拟真正古老的三代,但就很简单地继承了三代那种“我就是氏族之心”的感觉,他甚至只是个死灵法师商人,都没被强调过多爱这种感觉;老领带也一样(尽管他不是哪个三代亲生的子嗣)


我想这可以是一种最后的、绝望的尝试:当格拉提亚诺来到了勒森魃面前、发现自己竟然仍然是它所宠爱的孩子,他无法接受连这样的命运都被它所摆布,但事情已成,别无他法,面对那个已然指定由他继承的王座,他终于选择了不要它;不仅不要、而且要否定它;不仅不领导、而且要分散众人;连他曾经最为渴求的皇帝大权也可以为此舍弃、甘心成为一个在世界上四处游荡的怪人,不是把所有人作为他的臣民牢牢抓在手里、而是像个充满说服力的导师一样分别给不同地方的人提供不同的建言来影响他们,这就是世所知名的逆子最终的、唯一真正的叛逆(笑)
TOP
Lucivenya
2021-10-17, 03:23
Post #7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最后,虽然勒森魃们自己的历史记述可谓糟糕至极了(倒也符合他们那套“反正历史是人爱写啥样写啥样,不用太在意”的哲学),但由于棘秘魑的1413年是确定的,而“勒森魃之死”被多方描述为在“棘秘魑之死”前不久、格拉提亚诺被描述为先于卢戈日的行为表率,因此晚于1413的时间应该可以排除,在官方给出过的众多数字里,个人认为还是1405年看起来最为可靠
TOP
河伯大君
2021-10-17, 06:27
Post #8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按照我看书的印象以及某友人的说法,Gratiano杀老L其实是像心魔一样。
我看到的版本,Gratiano生前想谋求的是意大利摆脱神罗这个庞然大物的控制,要自治,而且一辈子的阴谋算计都花在这件事上。
某友人说的心魔意思是,他死后又出现一个三代这种,在吸血鬼世界里也宛如神罗一样的庞然大物、并且仿佛会永远存在下去。生前的心魔投射到死后,所以执着于“打倒这种老妖怪”。

QUOTE

我想这可以是一种最后的、绝望的尝试:当格拉提亚诺来到了勒森魃面前、发现自己竟然仍然是它所宠爱的孩子,他无法接受连这样的命运都被它所摆布,但事情已成,别无他法,面对那个已然指定由他继承的王座,他终于选择了不要它;不仅不要、而且要否定它;不仅不领导、而且要分散众人;连他曾经最为渴求的皇帝大权也可以为此舍弃、甘心成为一个在世界上四处游荡的怪人,不是把所有人作为他的臣民牢牢抓在手里、而是像个充满说服力的导师一样分别给不同地方的人提供不同的建言来影响他们,这就是世所知名的逆子最终的、唯一真正的叛逆(笑)

但是这样的解释也好香!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QUOTE
故事声称它(他)被“叛军首领之一”吃掉,但这位理应凭借吃了一位三代而成为传奇的叛军首领是何人物却从未在任何地方揭晓;吃掉了勒森魃的到底是几人还是一人,如果是一人这人是谁?

对……氏族书里也是这样写……写的是老L“被叛军首领们吃”,甚至没有“之一”。并不知道是几个人一起吃,还是其中一个人吃。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21-10-17, 06:42
TOP
河伯大君
2021-10-17, 17:47
Post #9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还有一点,我认为Gratiano是个满身傲气的人,这在他生前死后都能感受到,他无法忍受臣服于任何人。所以,如果我们采取“整个弑君杀父剧码其实都是老L本人默许甚至乐见的”这一观点,那么Gratiano发现真相后,他的傲气不会允许他接受这样得来的王座,他会宁可抛弃它、打烂它。

这么看的话,老L确实又再次栽在了自己子嗣手里。花费无数时间终于选出来的完美继承人,最后还是违逆了他,对他自愿给出的遗产弃如敝履。
TOP
Lucivenya
2021-10-17, 23:15
Post #10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QUOTE(河伯大君 @ 2021-10-17, 17:47) *

那么Gratiano发现真相后,他的傲气不会允许他接受这样得来的王座,他会宁可抛弃它、打烂它。

这么看的话,老L确实又再次栽在了自己子嗣手里。花费无数时间终于选出来的完美继承人,最后还是违逆了他,对他自愿给出的遗产弃如敝履。

这不就是我上面的版本嘛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dev.gif) 在这个思路里格拉提亚诺始终最想得到的就是“能够自主自己命运的权利”(说来这好像是VTM一直以来的大主题之一)

勒森魃不仅自己是追求称心子嗣的偏执狂,而且这套“先反复操纵玩弄候选人的人生、确定优秀后再现身引诱、带进了黑暗后又百般护短”的模式还传给了他的后裔。De Polanca在三部曲中对Lucita说,我们永远turn on those who love us, and fall for those who doom us,尽管他说的是所有吸血鬼,但对世世代代重复这一偏执的阴影氏族,可能没有人比他们家更适合这句了
在再版的氏族书里,一个生于新世纪的年轻鬼遇到了蒙塔诺,听了过去之故事之后就自杀了,死前写了一堆吐槽,包括“老L生前肯定是个毫无价值的人,不然死后不会这么沉迷这个”

我们很少看到三代和四代们的故事,不过一旦看到了,几乎都会和老L形成鲜明对比;改日可以另外贴几个翻译,探讨一下在极其有限又不可信的资料中第三世代的形象
TOP
河伯大君
2021-10-18, 01:53
Post #11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我每次看到L家选择子嗣的流程都特别想吐槽又觉得爆笑。
根本就是“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的极端版本。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小孩没吃过苦怎么办?那就扔他们到苦海里,人为制造苦难障碍,如此他们将长出坚韧的心灵,并感激亲长的培养。(捶地笑)

于是期待新的探讨帖子。
TOP
inthel
2021-10-18, 10:36
Post #1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15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QUOTE(Lucivenya @ 2021-10-17, 01:05) *

关于这场伦理剧的演变:

……
QUOTE(Lucivenya @ 2021-10-17, 02:40) *

“勒森魃和格拉提亚诺”是这个故事中变化最多的方面,尤其是“暗影堡的最后一夜究竟是哪一夜以及发生了什么”,截至目前没有任意两个来源给出同样的记述,这和同样出自审判庭之子的另一位“被害”始祖——棘秘魑与兰巴赫·卢思文的故事情况截然不同(“棘秘魑之死”发生在1413年,过程为棘秘魑三代杀死前来谋取自己力量的叛军领袖卢戈日、然后幻化其形貌欺骗叛军离去、唯有兰巴赫·卢思文看见了真相,而始祖因一种诡异的偏爱放他生路、令他在日后惶惶终日;以上这些事从审判庭之子到终末之夜都未曾改变)

……
QUOTE(Lucivenya @ 2021-10-17, 03:15) *

三代摆布一切确实让许多东西变得黯淡了(就这个伦理剧自身来说,它也牺牲了格拉提亚诺,就好像父亲、长子和幼子这三个角色里总要有一个纯倒霉的、另外两个要紧一些一样

……
QUOTE(Lucivenya @ 2021-10-17, 03:23) *

最后,虽然勒森魃们自己的历史记述可谓糟糕至极了(倒也符合他们那套“反正历史是人爱写啥样写啥样,不用太在意”的哲学),但由于棘秘魑的1413年是确定的,而“勒森魃之死”被多方描述为在“棘秘魑之死”前不久、格拉提亚诺被描述为先于卢戈日的行为表率,因此晚于1413的时间应该可以排除,在官方给出过的众多数字里,个人认为还是1405年看起来最为可靠
分析得真细致,我愿称之为WoD史学家(
TOP
河伯大君
2021-12-07, 15:20
Post #13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因为聊到了于是来扩展一下……算是脑洞吧……

QUOTE
按照黑暗世界内L家的价值观,幺子Gratiano这种充满野心算计的孩子才是符合老父亲期望的

想到老Tz对兰巴赫这废柴其实一直护着,所以兰巴赫才能“一直废柴但一直有命不死”……
然后我想到了老影子和小王子……按理说,小王子中世纪晚期才被初拥的,再怎么聪明绝顶阴谋算计,也很难一人扛过排在他前面的n位王子公主长老们……我记得他变鬼两百多年就掀翻暗影堡了……所以我觉得是老父亲“哈哈哈我终于找到满心阴谋算计的合适继承人了我要好好保护他让他阴谋得逞!” 而且想想《审判庭之子》里Gratiano的文章,老父亲是因为看到了什么想要初拥他的……“因为这个意大利人算计出卖了自己的家族,带着德意志人反戈一击”

当然影子和Tz不同,影子书其实没有直接提老影子护着Gratiano,但如果想开中古影子宫斗团而不会造成“小王子刚进宫就被反对派系砍了”的情形,这可以是一个脑洞方向……当然,为了不造成我吐槽过的“三代操纵一切”的无聊情形,老影子不用做太多也不用直接出手,就可以按照本书Gratinao那一篇所说,在别人看来“老影子特别信任小王子,他说什么都听他的,别人告小王子的状提醒老父亲警惕还要被老父亲责骂”,所以可以就只是“老父亲放任小王子随便动作”,也不需要老影子特意做些什么去操纵人。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