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闭锁之门(The Locked Door), 克苏鲁神话世界观下合理化的可能性之一
翻译
Sakura华
2021-10-20, 21:57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
   2

Group: Primer
Posts: 8
Joined: 2021-10-07
Member No.: 95262


闭锁之门
作者:Brian M. Sammons
译者:樱华
译者注:
译者本人翻译水平拙劣,如有错漏欢迎指出。侵删。
原文地址:https://lovecraftzine.com/magazine/issues/2012-2/issue-11-february-2012/the-locked-door-by-brian-m-sammons/

————————————
坐在那里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英俊男人,穿着一身精美的西装,浑身上下散发着昂贵的古龙水味,手腕上戴着一块价值超过米兰达三个月的租金的金表。他是通过电话预约的,自称为“琼斯先生”从一开始,她脑子里的那些奇妙感觉就告诉她这个名字是个谎言。并不是说这样的事情不常见;许多人第一次咨询自称灵媒的人时都会觉得十分奇怪。尽管如此,米兰达的真实性还是值得称赞的,即使在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坐在她简陋的公寓里她的桌子旁之前,她就知道他在隐瞒什么。现在她知道这不仅仅是他的身份。

“呃,琼斯先生,是什么让你来到这儿的?”米兰达带着一丝不敢置信的说道。

一个笑容在男人开口之前浮现在了他的脸上:“我想我可以放弃那个称呼了,我很确定你已经认出了我。”

“是的,西尔弗先生,任何看晚间新闻的人都会认出您。您一开始为什么要骗人?”

“我想小心点。我不想让人们知道我是来拜访灵媒的……无意冒犯,西鲁(Theroux)女士。”

“哦,没关系。我习惯了。你会惊讶我有多少老客户仍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们一直在看我。拜托,你可以叫我米兰达。我现在可以叫你雷蒙德吗?”

“哦,当然,没有关系。”

“那么再一次的,您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米兰达棕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打量着眼前的这位电视主持人。她能察觉到,他仍然在隐瞒什么,这种感觉几乎从他身上倾泻而出。

雷蒙德·西尔弗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他深吸一口气,眼睛略有些湿润的看着米兰达,回答道:“我很绝望,我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他要么说真话,要么是个非常有才华的骗子,年轻女子想,随着她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补充道,他在隐瞒什么……但是什么?

一阵难受的沉默过后,米兰达微微一笑,道:“您为什么不从头开始?”

雷蒙德点点头,弯下腰去翻他带来的公文包。他直起身子,在他们之间的桌子上放了一个奇怪的浅绿色,几乎像玉石一样的手镯。

“我听说通灵者可以触摸一个物体并了解拥有它的人的事情,这是真的吗?”

米兰达注视着她面前那颗奇怪的珠宝,却没有伸手去碰它。它的样式相当奇怪,宽、厚、重。如果戴在手腕的话会很不舒服。它被雕刻得相当奇怪,许多细长的东西盘绕在一起,形成了手镯的主体。没有仔细检查,米兰达无法分辨那些起伏的绿色曲线代表着什么。可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去捡起这个奇怪的小饰品。

我在害怕吗?她想知道。为什么,天知道?!

“米兰达?塞鲁克斯小姐,你没事吧?”

“嗯,哦,是的,对不起。”

“你是不是已经从手镯里发现了什么东西?”雷蒙德急切地问道。

“不,没什么,抱歉。我只是被它的……奇怪所吸引。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类似的东西,它是你的吗?”

主持人倒在椅子上,重重的叹了口气。 “不,它属于对我来说很特别的人。”

“您的妻子?”

雷蒙德清了清嗓子说:“现在我必须确保我们在这个房间里说的话留在这个房间里。我能得到你的保证吗?”

“是的,西尔弗先生。今天这个房间里的一切将会永远只保留在我们之间。”

“哦,那好吧。事实上,那个手镯不是我妻子的,它属于我的……我的情妇。我想应该这样称呼她,但是我得澄清一件事:我爱琳达就像爱我的妻子一样。也许更多,我不知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可能听起来很奇怪,但这是事实,现在她失踪了。她已经消失了两个多星期了。她起身离开,没有告诉我或任何人任何事情。而且我不能直接去找警察,因为那样可能,嗯……”

“把事情复杂化?”米兰达提出。

“是的,但我很担心琳达。她和我关系很好,在你问之前,不,在她离开之前我们没有吵架。那天晚上我刚到她的公寓,她就已经不在了。她所有的东西都还在,但她已经离开了,而且她已经消失了太久了。”

“我懂了。”这一次,米兰达小心翼翼的语气中隐隐透出一丝不屑,但她认为通奸者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所以你给我带来这个东西是为了帮助你找到你失踪的女朋友?”

为什么我只是把它称为‘这个东西‘?她说完就想了想。这只是一个手镯,我的天,我在害怕它。

“是的,这在她的家族中已经存在了几代人,她很喜欢它,所以我想如果你能从中得到一些幻象,你可以告诉我她在哪里,或者她是否还好。你能做到吗?”

“也许。我有时可以从个人物品中看到一些东西,但越私人越好,所以如果您有她每天都带着的其他东西,或者——”

“不,这个手镯就是最好的了。她每天都会戴着它,至少在她能够做到的时候。”

你知道他会这么说,为什么还要问?米兰达勉强笑了笑。 “那么,我不能保证什么,但我会尽力帮助你找到你丢失的女朋友。”说着,她连忙伸手将那条青石手镯抢了过来,以免她无端的恐惧阻止了她。

现在她拿着它,米兰达惊讶于首饰这么大,却如此之轻。她在手中转动它,仔细观察,得出的结论是,雕刻在奇怪绿色石头上的那些线条应该是无数触手。发现这一点后,她对这件传家宝的看法从陌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骇人听闻,她无法想象会有人想穿这件东西。

然后她的大脑中央开始发痒。

至少,这就是它一直以来的感觉。这些年,她已经习惯了。是她的通灵天赋开启了,就像一台老式电视在预热。这就是她喜欢想象的方式。当她抓着这个奇怪的小玩意儿时,她的其他五种感官便开始萎缩,为第六种感官腾出空间,让她能够触及森罗万象。

从她手中的石环中传递而来的第一种感觉是她的嗅觉,就像过去一样。米兰达嗅了几下,然后厌恶地皱起鼻子,强烈的海味袭向她。这不是帆船和白色沙滩上迷人的盐雾;那是退潮、腐烂的鱼和腐烂的海藻散发出的浓浓的恶臭味。

“你有感受到什么吗?”雷蒙德问,他把手从桌子上抽回来,举到胸前,表现出来一种几乎可笑的恐惧模样。

“嘘。是的,我有,但请安静。”米兰达的手指现在以通灵的触感感觉到了手镯。石头虽然依旧冰冷,但在她的手中似乎在移动、翻腾。米兰达确信她感觉到它的一些细小的雕刻触手缠绕在她的手指上。现在也很潮湿,她能感觉到虚幻的水滴从她的手指上流下来,滴落到下面的桌子上。

哦,天哪,这些是我在阅读一件物品时所拥有的最强烈的画面,她想。

“她和大海有什么关系?”她问。

“大海?”

“是的,大海。她是住在岸边还是喜欢游泳之类的?”

雷蒙德一只手放在下巴上,另一只手放在膝盖上,似乎认真思考了一下,才回答:“没有。反正我不知道。哦,我知道她家会捕鱼,所以那个手镯雕刻的这么奇怪。这可能是你看到那些东西的原因?或者她在海边?”

“不,不是这样,这些也不是钓鱼生活的美好回忆,一种明确的愤怒感潜藏在这片海洋之中。在汹涌澎湃的海浪中。它们是某种障碍。我……我现在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一扇被锁上的门。”

说到这里,雷蒙德松开摸着下巴的手,在椅子上直起了身子。 “锁着的门?有人绑架了琳达吗?”

“不,不是那样的。这是一种被监禁的感觉。一扇门被锁上了……但不是给她的。它已经为他人锁定。事实上,我完全没有感受到你的琳达。”

“天啊,她死了吗?”

“不……我不这么认为。我只是对她的这个项目没有感觉。你确定她真的——”

雷蒙德沉默了一会,“米兰达?”

女人没有回答,她只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将自己完全投入到自己的天赋中,通过放弃感知来感知。

“米兰达,你没事吧?”

但米兰达没有听到雷蒙德的问题,因为海浪的声音现在包罗万象,她嘴里的盐水味道也是如此。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完全让位于灵视的最后一种感觉是她的视力。原本她在现实世界中所看到的一切都叠加在那扇闭锁的门的简单图像突然成为了她面前唯一真实的东西,将其他一切都挡住了。然后门消失了,米兰达陷入了一种只能用她的第三只眼睛才能够’看到‘的黑暗中。

吓坏了的女人可以“看到”她在某种巨大的房间里。但这是错误的。这里的一切都错了。支撑拱形天花板的柱子的形状让她很困惑。当她看着房间的角度太久时,房间的角度伤害了她的大脑。一切都是模糊的,却又那么锐利,像刀子一样切入了她的视线。

米兰达被这些不合逻辑的景象迷住了,并没有注意到海浪拍打的声音消失了。一切都变得沉默了。也就是说,直到她听到身后有什么沉重的变化。

米兰达将视线转向声音的来源,脑海中仿佛一个熟悉但又微弱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尖叫: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

但她还是看见了祂。

祂铺在一块巨大的祭坛状石头上,有两层楼那么高,比两个首尾相连的足球场还长。米兰达的第三只眼看到祂后退缩了,尽管她无法看到她面前缓慢搅拌的东西的完整画面,因为她的大脑无法足够快地处理那些不可能的图像。她得到的只是感官上的一瞥,就像在黑暗的房间里闪烁的相机。但即使是那些短暂的闪光也几乎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

她感到祂沉重、松弛的肉压在她身上,并闻到了那贯穿无数岁月的腐烂。看到巨大的膜状翅膀在不安的、如梦似的沉睡中抽动。当生物的手蜷缩成一个巨大的拳头时,听到一只比任何两个人都长的错误爪子凿开它所搁置的古老石头。神啊,如此之多的触手。但最糟糕的是,当一只巨大的恶眼睁开时,转向她,专注于她。那东西不仅看到了她,而且还看穿了她,进入了她的脑海,进入她的灵魂。米兰达的天赋还不如这东西所支配的力量的影子,同时仍然部分地陷入了死亡的迷梦。一道轰隆隆的雷声在她的脑海中呼啸而起……

Pfft. Crack.①

这两种声音使米兰达从可怕的景象中解脱出来。第一个是柔和的声音,就像一本书被猛地合上,但实际上那是消音手枪射击的声音。然后是桌子裂开的声音,一颗直径九毫米的铅弹从下面穿过它,然后钻进米兰达的腹部,就在她疯狂跳动的心脏下方几英寸处。

米兰达低下头,看到她的鲜血从她身上涌出,她的蓝色裙子变得更暗了。但她还是松了口气。然后她抬头看着坐在她对面的雷蒙德·西尔弗。他的一只手放在桌子底下;另一个放在它的顶部。他的恐惧、困惑和尴尬的表情消失了。他晒黑的脸不再英俊;它现在只是一副冷漠的面具。

“闭锁之门。”米兰达只想说。

“它怎么样了,鲁西女士?”冰冷的人问道。

“它……它正在打开……很快。”

雷蒙德从桌子底下抽出手,将自动手枪对准她的脸,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是的,我知道。”

Pfft. Pfft. Pfft.

译者注①:拟声词,无实际意义
————————————
在距离米兰达公寓楼三个街区外,雷蒙德·西尔弗坐在公交车站的长椅上等着。在一个大衣口袋里放着他的手枪;在另一个口袋里,放着他的手镯。他脚边的公文包里塞满了米兰达·塞鲁 (Miranda Theroux) 的 DVD 播放机、她的廉价珠宝和一对银色相框。当一辆警车停在他面前的路边时,他正在检查他的劳力士手表。

这实际上是一辆豪华轿车,但坐在里面的是警察局长。

雷蒙德抓起公文包走向那辆黑色长车,司机下车,转身为他打开后门。

雷蒙德从豪华轿车的后座里看了看里面的两个人,然后自己走了进去。

“兄弟们,”他说。

“兄弟,”当电视主持人在他们对面坐下时,他们都回答道。在里面,副市长递给雷蒙德一小杯白兰地。

“进展如何?”警察局长问道。

“不错,你呢?”

“他只能够看到‘来自西方的危险’,我应该避开水。但仅此而已,”警察喝着自己的白兰地说。

“你有处理好他吗?”雷蒙德问道。

“当然有。这次我们不能太小心。”

“我仍然认为我们有时间可以等待那个人成功。”这位政治家插话说。

警察局长看着他右边的年轻人说:“你一直这么认为。如果由你决定的话,我们不会杀任何人,直到为时已晚。”

“等一下。”“小市长”开口道,当他的信仰受到质疑时,他总是很快就会生气。雷蒙德知道这一点,并决定问他一个问题。

“那么,安迪,你的呢?”

“嗯,我没有杀他,但那是因为我认为他可以等。我从他身上看到的只是他的配色方案的变化。不像以前那样主要用黑色和红色作画,他最近使用了很多蓝色和绿色。但他的艺术没有改变。他还在做抽象的东西。他没有画任何海景或更明显的东西,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看看他。”

“好的,没问题”

“还有你,西尔弗,”韦斯特莫尔警察局长开始说道,“你今晚见到的那个性感的黑发小女孩怎么样?”

“哦,是的,她是个真正的灵媒,她做的非常好。她完全相信了我‘失散女友’的故事,但她对我的手镯仍然有真实的反应。”

“那你是怎么对待她的?”年长的警察用他典型的粗暴口吻问道。

“就像往常那样:抢劫谋杀。”

“嗯。如果是我的话,会是强奸谋杀案。”

“这已经是本月第四起抢劫谋杀案,”副市长紧张地说,“这还不包括斯奈德和他的团队今晚的所作所为。”

警长重重的叹了口气。 “所以?”

再一次,雷蒙德试图保持和平。 “不,安迪是对的。我认为接下来的情侣应该是自杀、事故或健康相关的。”

“哦,拜托,”韦斯特莫尔警长说。老警察确实想让他的谋杀案保持简单可行的推论。 “就算有人注意到了,谁去调查?你,十一点新闻先生?还是警察?”警长摇了摇手示意自己。

“不,不过正如你所说,我们这次不能太过放松。至少现在应该如此,不应该在我们如此接近的时候。”

“克苏鲁万岁(Cthulhu fhtagn)。”副市长补充道。

“克苏鲁万岁(Cthulhu fhtagn)”另外两个回答,这结束了谈话,因为没有争论。这一次伟大的事件是真实的。教团中的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这不会是像 1925 年那样的又一次失败,这一次不会有任何“敏感”的人来警告世界。 25 年的世界很简单,但今天却完全不同,教团不能冒险让政府相信狂热的艺术家和千里眼,并派遣一支舰队等待拉莱耶的崛起。所以现在,在全球范围内,信徒们正在蔓延,寻找那些无权接受神圣召唤的人,并在警报响起之前消灭他们。

这一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地点,时间,人。

群星亦会抵达正确之时。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akura华: 2021-10-27, 02:48
TOP
Sakura华
2021-10-21, 05:14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
   2

Group: Primer
Posts: 8
Joined: 2021-10-07
Member No.: 95262


译者后记:
在克苏鲁神话背景下合理的可能性之一,毕竟如果真的存在邪神的话,虽然祂们的出现往往会导致灾难,祭祀的仪式也显得原始血腥,但他们的存在确实是无可否定,毕竟这可不是桌游,祂们不会有着属性与回合的限制,而邪教徒们也是如此;哪怕确实有些法术代价巨大,但那也足以让他们在人类文明尚显蒙昧之时便占据高位————就像是我们的世界一样,萨满,巫医,祭司...他们在人类文明处于原始部落阶段之时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我们的世界里存在着多次反对宗教的文化思潮(如西方的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中国的《神灭论》等等),但那是由于属于宗教的‘谎言’一个个的被揭穿,宗教开始变得不可信任,人文思想才得以发扬,但是在克苏鲁神话的世界观下呢?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如果在那样的世界观里也存在着被我们的世界大力批判与诟病的‘女巫狩猎’的话,那么与我们世界不同,至少有90%的人绝对不是无辜的(克苏鲁世界观里确实存在着诱惑女性成为女巫的邪神,是奈亚的分身之一)。

回到最开始的地方,拥有法术的人们往往会占据着原始社会的高位,哪怕社会制度变迁,也同样会如此。只要有一个国家的政府被他们所支配,那便意味着他们能够以此为根基向外发展,或许有人同样拥有着法术,但却没有如此病态狂热的信仰,但同样的,因为这些法术的代价,他们的数量也会伴随着极高的死亡几伏率急剧下降,而且邪教徒的出现难以阻止,或许是某一天梦境里听见了邪神梦中的呓语,又或者是沉醉于艺术之中,更不要说某个一直用着各种化身在地球上搞事的行之混沌...事实上,站在邪教徒相反一方的‘正义人士’恰好正是邪教徒团体最大的供应商之一。
因此,邪教徒占据着大部分政府社会政权在克苏鲁的世界观下是合理的。
所以说,如果想要像那些挂着‘克苏鲁’名头的网络小说一样,团结一致对抗外神,‘今天我人类就是要干爆旧日支配者们!.jpg’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除非有着外力,以及在打算这么做的时候第一时刻将全球的所有政府同时推翻#摊手
不过,反正是网络小说,只要爽就好了,不是吗?
再怎么说克苏鲁神话也只是小说罢了,认真你就输了~
2021.10.21
樱华
PS.以及有大佬能够告诉我该如何排版使用发帖里的那些功能嘛,试了好多次都不行#捂脸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akura华: 2021-10-21, 05:15
TOP
13451695
2021-10-21, 20:01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7
   0

Group: Primer
Posts: 3
Joined: 2021-09-28
Member No.: 95149


看到了无比珍奇的场面.jpg
我很好奇掌握特殊能力的邪教们不应该掌握一定社会上的主导权吗,为什么要偷偷摸摸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uh.gif)
TOP
Sakura华
2021-10-27, 02:32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
   2

Group: Primer
Posts: 8
Joined: 2021-10-07
Member No.: 95262


QUOTE(13451695 @ 2021-10-21, 20:01) *

看到了无比珍奇的场面.jpg
我很好奇掌握特殊能力的邪教们不应该掌握一定社会上的主导权吗,为什么要偷偷摸摸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uh.gif)
那当然是因为这些邪教都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一神教啊,虽然他们中的部分承认其他旧日,旧神的存在,但是他们因为那份疯狂的信仰,坚定的相信着一件事:“自己的神才是最伟大的!”,就像是zb主义敌视gc主义,gc主义也因为理念的不同而蔑视着zb主义,犹太教对天主教有优越感,天主教对穆斯林也有优越感一样,其中极端的人都相信着自己才是正确的,不能容忍其他;而在邪教中想要找到非极端的人...嗯,那还不如试着去找只五条腿的青蛙XD

而在这些邪教徒们的互相’竞争‘之下,’正常‘的人们才得以有喘息之机得以发展,尽管他们会因为自身的能力在政府中占据高层,但邪教徒的本质注定着他们是极端排外的,而这正是他们会露出的马脚,一旦被察觉,他们就会遭到其他教派的攻击,所以也因此他们得偷偷摸摸的#摊手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12-09, 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