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CotN]其他值得注意的魔宴-蒙特格莫里·卡文Montgomery Coven, 以及关于血、灵魂和密特拉亲王(我是不是剧透了?)角色的探讨(笑
Lucivenya
2021-10-22, 00:51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上次说的话题不是这个,但翻书时翻到这位兄弟,忽然觉得很有情怀,而且作为diablerie的重要教材之一(笑),他竟然在本版从未有一个帖子,故而决定先给他贴一个

蒙特格莫里(蒙提)·卡文
一日为亲王,终身为亲王

背景:
在伦敦的哈默史密斯贫民区长大并不容易,无论是偶然出生在那或者被命运推落,那里的居民仅为求生就要竭尽所能。蒙特格莫里·卡文就是如此不幸,天生要与贫穷及罪恶相伴。
街道生活符合蒙提的内心,至少符合他的性情。儿童时期的蒙提渴望着他的潦倒状况所不可能供应得起的富足生活方式,后来便憎恨起任何能过得上他想要却得不到的生活的人来。不止于嫉妒而已,蒙提把自己生活的处境一应怪罪于别人。他的敏锐让他采取叛逆与犯罪行为,他用暴力夺取自己所想要的,经常令原主伤残乃至身死。
尽管所受教育贫瘠,他还是凭着迅捷的头脑与机灵的反应在同龄人中胜出。蒙提如天生领袖,号令他狐朋狗友们的种种勾当。尽管这并不令人如愿,起码也算是掌握了自己的生活,直到生活又绊了他一下。他杰出的领导能力,以及他对犯罪活动的强烈嗜好,令他成为了符合魔宴期望的候选人。
初拥之后,蒙提又成了机器上一个齿轮。魔宴承诺不朽的自由,但他发现自己处境实则还不如贫穷的童年。无法再主宰自己的命运,蒙提对魔宴领导人们的憎恶随着他们每次操控他而与日俱增。作为一个帮派成员他行动有效,然而心中对自己领袖毫无敬爱,只想耐心等待把他们踹翻的合适机会。
正如曾经确保了他更深沦落一样,命运又确保了他重获自由。他恰好遇到了刚刚杀死一群狼人的密特拉,麦修撒拉因恶战而重伤。当蒙提接近那恶名昭彰的古老者残损的形体,密特拉能做的唯有骇然的注视。蒙提大笑着他的运气,意识到找到了在魔宴领导人们自己的游戏里打败他们的办法,也就是变得比他们还要强大十倍。虚弱的密特拉无法阻止杀亲的进行,他的身体随之遭逢了最终死亡,然而蒙提所不知的是,密特拉的某些东西仍然存活——某些对于这投机的新生来说,实在过于强大的东西。
血誓的束缚在密特拉醇厚的血流进蒙提血管的瞬间便破碎了。交织的痛苦与极乐将蒙提逼进了一场持续三夜方休的狂暴。第三夜之后,他在伦敦的下水道里清醒过来、爬上地面,用一种全新的眼光——一种不完全是蒙提格莫里·卡文的眼光打量着这座城市。
过去的蒙提所能想到的无非是为自己向魔宴主人复仇而已,新的蒙提开始算计的是采取哪些必要的行动打倒本城的秘盟、为自己取得权力。
在密特拉之血的摆布下,蒙提再次找到了自己的魔宴同党。几乎是立刻,他就叫他们的首领——他的亲长,Garson——和他决斗。蒙提赢得轻而易举,加森的最后一滴血挂在嘴边时便宣称了他的领导。当晚的血誓确保了帮派成员的忠诚,即使经过稀释,密特拉的血仍然压倒区区几个新生。
蒙提最近感到十分不自在。他发现自己的生活方式每一夜都在变得更加异常。他抛弃了自己的帮派成员、切断了和过去所有的联系,连他对时尚穿着和伦敦妓女的爱好都抛弃了。蒙提难以置信地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他有时甚至质疑自己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之中,云雾朦胧的罗马战役的记忆正与当代伦敦之夜相击。
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蒙提·卡文的躯壳之下密特拉终会再起。很快那年轻吸血鬼人格的所有遗迹都将被抹去,古老的亲王将重新行走于大地。

形容:
蒙提微棕的皮肤在杀亲之后变暗了些。尽管他初拥时不过二十出头,他双眼展露的是一份古老的、纠缠的内在。他已抛弃了昂贵的西装革履,现在喜爱宽松简便的服饰。

扮演提示:
你从不屈服于他人的意志,但如今感觉自己的人格非常诡异。有另一个灵魂在支配你的举动、甚至你的思想吗?密特拉的血已经清除了你对魔宴的所有忠诚束缚,可你是不是把镣铐换成了一副新的?尽管你从古老的吸血鬼那里得到了力量与知识,你现在担心起杀亲带来的变化了。

氏族:阿刹迈逆族
亲长:Garson the Knife
本性:指使者(独裁者*)
表性:叛逆者
世代:蒙提初拥时为11代,因对密特拉的杀亲而在当前形同6代。然而蒙提几乎控制不住麦修撒拉强力的血,导致使用那年长者逐渐复生的力量时有很大波动。
初拥:1990
外表年纪:20出头
体能:力量5,敏捷5,耐力5
社交:魅力4,操控6,外貌4
心智:感知4,智力4,机敏6
天赋:警觉4,肉搏5,闪避5,胁迫6,领导力4,黑街4,掩饰4
技能:驾驶1,礼仪2,枪械5,近战6,安全3,潜行4
知识:人文1,地区知识(伦敦)7,专长:军事科学6,财务4,语言4,政治2
异能:支配4,迅捷5,坚韧4,隐身5,蛮力4,威仪4,寂灭4
背景:线人4,饵食2,财富3,扈从3
德行:坚定3,本能3,士气4
道德:权与心声之道(Path of Power and the Inner Voice)4
意志力:6

*独裁者(Autocrat)是密特拉的本性,(伦敦亲王是个从一版就上线的人物所以有许多卡,在大多数时候本性填的都是Autocrat,只有一次不是,这在之后再论)
TOP
Lucivenya
2021-10-22, 03:06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伦敦亲王密特拉在第一版的材料A World of Darkness中出场,这位从古代波斯开始存在的“神明”,借道罗马行经世界、停在了当时对人类文明而言不值一提的不列颠荒岛,然后爱上了这个地方、在两千年的时间里把它而不是他的故乡称为家。(现实中古代波斯的契约之神Mitra和罗马的诡秘崇拜Mithras并不一定是同一信仰,据我观察如今学术界许多是认为罗马人另立了一个毫无关系的崇拜只是名字一样;但在黑暗世界中,不论其他神明如何,站在波斯与罗马以及后来的不列颠的许多宗教团体背后的血族都是这同一位,宗教的变异在这里反映的是崇拜对象(也就是他们的最高组织者)本身进行的方针变化,而非凡人们自己改编的故事)
亲王是一位堂堂四代的梵卓,生前死后都如此卓越。他的外形正是年轻男子阳刚之美的顶点;他的武力可被奉为战士们的尊神;他的博闻多识与聪明狡诈令多个世纪以来无数谋算反对的敌手屡遭挫败……如此卓越,而这就是问题所在。

——为什么从密特拉而不是蒙提卡文自己开始说呢,正因为蒙提是为了亲王而创造的一个人物。虽然一上来便有着“吃掉了密特拉”这样仿佛上天开挂的优待,但对蒙提来说最不幸的恐怕便是,写他实际上是为了写密特拉。

我等ST和PC们不过是些寻常人类以扮演游戏娱乐,而如何才能讲出那些超凡脱俗之人的故事?对官方写手这问题也同样困难,在VTM这个无数棋手层层摆布世界的阴谋论套阴谋论之中,他们负有重任要给我们以各个层级的棋手(和棋子)的形象,总要写写长老、总要写写长老们的长老——总要写到第四世代(当然还有他们的亲长,第三代的问题就留到之后再议),不然这些设定岂不虚设?不列颠列岛于AWoD开篇向我们展示了他的领域,无疑正是对这种图景的一种尝试,伦敦亲王是对“上千年的棋手”形象的展示,而自从这展示之初,他其实就是一个十分难以使用——对官方自己来说,就十分难以使用的角色。用通俗娱乐的语言来说,我们到底安排人去干什么,才对得起他上千年的经验与资源?在卡上填上超过5的数据轻而易举,但一个有着那样非人数据的存在,之后写上他想要什么、如何得到才不会掉格?若要在伦敦展开一局游戏,有那样一位恐怖的亲王坐镇在上,怎么才能方便各路人马积极搞事、让事情变得像是PC们容易参与的那样活络?
AWoD第一版的操作是,让他转移到了幕后——“亲王在二战期间由于德军的轰炸陷入了沉眠,醒来后也决定:就让多数人以为他死了比较好,而他仍然从最忠诚的少数人那里听取报告”;让许多人相信他死了,便能方便地展开一些诸如“众人采取了过去所不能的大胆行动”之类的戏码,也能够方便地推出“此时暗中观察了事情进展的亲王及时出手、挫败了XXX的XXX谋划”的转折。
然而仅仅一次受伤沉眠对于亲王来说并不要紧;隐秘的幕后操作也在他漫长的鬼生里司空见惯,他的个人能力和周边资源作为故事的一部分时会让看的人感觉如此无聊(除非叙述的是他和其他四代们足够旗鼓相当的故事,但是我们很少得到这样的东西(很可能是由于官方自己也写不出来。若有人曾经像我一样去努力搜寻蒙塔诺和格拉提亚诺的敌对的材料,就会失望地发现,连这样两个明确地有私仇与大敌、有绝佳的戏剧性潜力的四代,都没有一场分执两色的棋局呈现,更不要提那些比格拉提亚诺年长得多的角色了,几乎不用想,问就是没写),连他自己活得其实也很无聊,没有什么东西是新奇的:国家崛起?见过好多了。国家灭亡?也见过好多了。有人很忠诚?见过好多了。有人造反?也见过好多了。这位漂亮的老骗子,虽然很喜欢充满活力地去做事、去战斗、去编织新的诡计,可是连他本人,都一再被重复无聊的戏码耗尽了活力、然后继续去睡觉了。

AWoD第二版便安排了超级加倍的借口将亲王从幕前撤去,这次是一件真正的、他还没有经历过的事了,自从三千多年前被老梵卓拖进黑暗之后,他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再落到任何人的尖牙利爪之下,更不要说这个竟然吃了他的人都不是一个多么可敬的对手,而只是一个因他时运不济、在最糟糕的时刻突然出现的莫名其妙的魔宴新生。这就是蒙提·卡文的第一次出场;不同于这本夜之子的版本,在最初的故事中(以及在后来很多版本中),蒙提根本就不知道他遇到的人是谁,他只是一个满怀对世界的痛恨和饥渴的年轻人、有如此走运眼前见到一个重伤休眠的血袋,他管这是谁呢先喝了再说,于是他喝了那古老的血,或者反过来说,他被它喝了。

杀亲的成功取得对方的血,而血就是生命、血就是一切,血就是记忆、情感与灵魂,蒙提卡文与密特拉是在极端例子中进行的哲学讨论:当你的人生加上鬼生总共还不到三十年的时候、往上堆叠了三千年的往事和所有与它们相伴的东西,你到底是你还是别人?如果说所谓力量只是在于挥拳的迅猛、奔跑的灵敏或者人能“施展”出来的奇妙效果,那么或许你可以安全地说你只是变得比过去更强了;但是当力量还在于知识的时候呢?还在于人格的时候呢?你“想起”了许多许多的事情,都是你“亲自”经历的,你会讲你从来不曾学过的语言、了解你从未去过的地方、记得无数你根本不认识的人,它们都“曾经”教过你该如何生活;你做出过去做不出的决定来,因为你变得更聪明、眼光更长远和全面了——可到底是谁的聪明?你喜欢穿宽松方便行动的衣服,你已经喜欢了三千年了也没人能拦住你穿你爱穿的任何东西,你哪会喜欢那碍手碍脚的西装——但到底是谁喜欢?

我们在其他地方并非没有年轻的凶手和比自己古老许多的受害者,一个著名的例子是泰勒和老哈德施塔特,那些例子的情况和这个例子的根本差异便在于那些年轻人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故事而被创造出来的,蒙提·卡文不是,你不会就为了让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魔宴年轻人能简单血腥地报复一下他的帮派头领就安排他开挂得到密特拉这样的血;相反,是为了让密特拉尝到足以令他整个人为之震撼、足以再次充满活力地投入当代夜晚的滋味,才安排他从王座沦落尘埃。

他一贯有无瑕的美貌、出众的勇武与狡诈,生前因杰出而被欣赏、死后因卓越而被崇拜;纵然多次需要“解决困难”和“打开局面”,何曾知晓如此的困苦?纵然多次从沉睡中醒来、发现世界已经改变,但何曾有一次如此彻底——他曾经拥有的一切资源不仅远去,而且甚至大多都成了自己的阻碍?
很糟糕,是的,但也同样地激动人心,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值得如此拼命去做,而此刻就是这样的时刻。这就像是P社玩家调侃说的,当你在比如CK里建立了一个帝国,剩下时间要办的全是无穷无尽的国内琐碎矛盾、再无最初小男爵领努力合纵连横的那种虽然和日后比又穷又弱但非常“好玩”、所有胜利都令人欣喜的感觉,这时你该怎么办?你应该转生再去玩一个小领主把自己之前建立的帝国掀了。密特拉就是这个转生的小领主,只不过他是被迫的,他当然不会对那个倒霉的结局感到多么高兴,但面对现在要办的事,他必将投入过去难以比拟的热情。

(他的情人齐敏提里是杀亲行为的另一个很好的教材,改天也应该探讨一下,今天就算了)

蒙提·卡文自从AWoD第二版之后就一直被继承,甚至继承到了V5,尽管故事过程经常改动极大,但总而言之核心思想都如上所言。这个故事如若细究仍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说即使要让密特拉倒霉吧这实在也太过倒霉——太过随便了,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主意有着迷人的戏剧性潜力。我一开始是不认识密特拉的,我随便看了一眼“哦,已故的前亲王是吧,那就是某个不重要的死人了”,后来细看一眼,发现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黑暗世界是不对“某个已经死了的不重要的人”投入那么多笔墨的,他事实上是个现在进行时的人物,尽管他被安排的戏份经常反而损害其格调,但就“努力地拿出来使用”这一点而言,这个角色的待遇其实超过了许多没有怎么使用的人。
TOP
sosgame67
2021-10-22, 11:55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86
   22

Group: Builder
Posts: 64
Joined: 2018-05-29
Member No.: 74385


可惜后续v5的fall of London把几个人物处理的格调全无,更别提密特拉胜利的后续处理是直接被召唤拉去中东..虽然v5写不好老鬼(但在v5 lore里三代的出没迹象反而更多了)不过写的这般拉跨还真是少见了..
TOP
Lucivenya
2021-10-22, 12:32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QUOTE(sosgame67 @ 2021-10-22, 11:55) *

可惜后续v5的fall of London把几个人物处理的格调全无,更别提密特拉胜利的后续处理是直接被召唤拉去中东..虽然v5写不好老鬼(但在v5 lore里三代的出没迹象反而更多了)不过写的这般拉跨还真是少见了..

确实!
v5在表面上继承了不少旧版的人物和事件,但在Fall of London中对这些旧人与事的灵魂只能用踩在地上摩擦来形容,不仅密特拉本人莫名其妙,伦敦的其他人也一样莫名其妙。它作为一本模组也不能说一无是处吧,如果从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角度去想“这是一个PC们面对xxx难题的游戏”那么它只不过是个庸俗的简单流程模组...而一旦想到很多人是老熟人、世界观是黑暗世界,就令人感到拉跨得绝望......

就对蒙提卡文这个点子的改动来说,真的是......如此之大的跌落就是为了让亲王简单地跟大家显示我就是密特拉我回来了?那他这一死到底是死了个什么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ques.gif)
TOP
sosgame67
2021-10-22, 17:46
Post #5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186
   22

Group: Builder
Posts: 64
Joined: 2018-05-29
Member No.: 74385


QUOTE(Lucivenya @ 2021-10-22, 12:32) *

确实!
v5在表面上继承了不少旧版的人物和事件,但在Fall of London中对这些旧人与事的灵魂只能用踩在地上摩擦来形容,不仅密特拉本人莫名其妙,伦敦的其他人也一样莫名其妙。它作为一本模组也不能说一无是处吧,如果从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角度去想“这是一个PC们面对xxx难题的游戏”那么它只不过是个庸俗的简单流程模组...而一旦想到很多人是老熟人、世界观是黑暗世界,就令人感到拉跨得绝望......

就对蒙提卡文这个点子的改动来说,真的是......如此之大的跌落就是为了让亲王简单地跟大家显示我就是密特拉我回来了?那他这一死到底是死了个什么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ques.gif)
就...v5写手写不好老鬼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glare.gif) 而且他们还用最无聊的方式把Ur- Shulgi带回来了..更别提最新sabbat指南把魔宴彻底搞成了无脑反派(基本没法作为pc扮演..)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osgame67: 2021-10-22, 17:46
TOP
Hacky
2021-10-22, 18:36
Post #6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
   0

Group: Primer
Posts: 36
Joined: 2019-09-05
Member No.: 83155


另一朵有趣的不朽之花是黑玛丽,主要是她吸干的马士撒拉太牛逼了,奇术9啊有没有,我见过的奇术9官方人物一共才三个
TOP
Lucivenya
2021-10-22, 18:43
Post #7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QUOTE(Hacky @ 2021-10-22, 18:36) *

另一朵有趣的不朽之花是黑玛丽,主要是她吸干的马士撒拉太牛逼了,奇术9啊有没有,我见过的奇术9官方人物一共才三个

Mary the Black和……君士坦丁堡的米哈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link.gif) 原谅我可能是想错了人,但是米哈伊不是个奇术型的人物吧?
TOP
Hacky
2021-10-22, 21:12
Post #8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
   0

Group: Primer
Posts: 36
Joined: 2019-09-05
Member No.: 83155


QUOTE(Lucivenya @ 2021-10-22, 18:43) *

Mary the Black和……君士坦丁堡的米哈伊?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blink.gif) 原谅我可能是想错了人,但是米哈伊不是个奇术型的人物吧?
记混了
我想说拉撒路(和克劳狄乌斯)来着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Hacky: 2021-10-22, 21:13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