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译]黄印(The Yellow Sign)(暂未完), 《黄衣之王(The King in Yellow)》Part4
Sakura华
2021-11-10, 08:27
Post #1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
   2

Group: Primer
Posts: 8
Joined: 2021-10-07
Member No.: 95262


The Yellow Sign
黄印
原作:《The King in Yellow》Part4
作者:罗伯特.W.钱伯斯(Robert W. Chambers)
译者:樱华
译者注:
译者水平低劣,文章多为意译,可能存在多处错漏。本译文仅为爱好者分享,若侵犯到作者本人或相关利益会立刻删除。
-----------------------
“让那红色的黎明去臆测我等将行之事,
当蓝色的星光消逝之时,森罗万象亦会归于终焉”
------------------Ⅰ----------------------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是无法解释的!就像是某些来自于音乐之中的和弦总是会让我想起那来自于秋天落叶的深棕与金黄,圣塞西尔的弥撒会将我的思绪带入一个用银涂满墙壁的洞穴之中徘徊。在百老汇六点钟的喧嚣之中,我的眼前为何却闪过了一片寂静的,布列塔尼的森林,阳光穿过早春的嫩绿,而西尔维亚弯下了腰,眼神中一半好奇,一半温柔,注视着那只正趴在石块之上的绿色蜥蜴喃喃自语道:“这也是来自神的小小护佑!”?注①
当我第一次看到那位守望者时,他正背对着我,我冷漠地注视着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了教堂之中。我在他身上投入的关注绝对不会比那一天早上所有在那个广场上经过的人们更多,当我关上了窗户重新回到我的工作室里时,我已经完全地将他忘之脑后。傍晚时分,天气开始转暖,我重新打开了窗户,探出身子打算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然后我再次的注意到了,早上的那个男人正站在教堂的中庭里,当然,就如同早上一样,我同样没有对他生起什么兴趣。我的视线穿过广场,注视着那正在喷涌的喷泉,然后,我的脑海里充满了关于树木,柏油路,匆匆行过的旅客们的模糊印象,我决定回到我的画架面前。当我转身时,我无精打采的往下一瞥,再一次的看见了下面墓地里的那个人,他的脸现在朝向着我,我以一种完全没有自觉的姿势弯下了腰去看它,而同时,他也抬起了头看着我。那一刻,我第一时间想起的,便是那些攀附在棺材之中逐渐腐烂的尸体之上蠕动的蠕虫,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想的,但我脑海里一只丰满白色蠕虫的形象是如此的强烈和让人作呕,我的表情一定是厌恶的,因为当他将那张浮肿的脸转过去的时候,那让我感觉像是一只蜷缩在栗子之中不安的幼虫。
我回到了我的画架前,示意模特恢复到原来的姿势。又投入到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很满意地发现,我必须尽快地毁坏我先前所做的一切,我拿起了调色刀再次地刮去了颜色,我将肤色画成了灰黄这样不健康的颜色,我不明白在此之前我为何会将如此病态的颜色用在这上面。
我注视着泰西,她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当我皱起眉头的时候,她的脸颊与脖子都浮现出了一片健康且不安的红晕。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她问道。
“不——我把这条胳膊弄的一团糟,我可能这辈子都搞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把那样的泥巴涂在画布上的。”我回答道。
“是我的姿势有问题吗?”她坚持着自己的问题。
“不,那是完美的。”
“那,并不是我的错咯?”
“是的,是我的问题。”
“我很抱歉。”她说。
我告诉她她可以去休息一会当我试图用抹布和松节油处理掉画布上的那些该死的宛如瘟疫一样的小点上的时候,然后她开始抽起了烟,看起了《法国信使》上的插图。注②
我不知道是因为松节油的关系还是画布的缺陷,但我擦的越多,坏疽反而开始愈加蔓延。我像一只小心翼翼的海狸一样试图将它们弄出来,但这种疾病开始从一部分肢体开始蔓延到另一部分。我惊慌失措的试图阻止,但现在连乳房上的颜色都开始发生改变,,就像吸收了那些感染一样,又或者说是海绵吸水。我频繁地使用着调色刀,松节油和刮刀,同时心里还想着该如何给卖给我画布的杜瓦尔一个教训;但很快的我注意到,有缺陷的不是画布,也不是颜料的问题。“一定是松节油,”我气愤地想“不然我的眼睛一定被午后的阳光弄得模糊不清,什么都看不清了。”我呼唤着泰西,她走了过来,靠在我的椅子上,向空中吐出一圈又一圈的烟雾。
“你对它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我咆哮着“一定是因为松节油!”
“它现在的颜色可真可怕。”她说“你觉得我的皮肤像绿色的奶酪吗?”
“这不是我做的!”我生气地说道“我难道以前有这样画过吗?”
“好吧,的确如此。”
“所以?”
“一定是松节油之类的缘故。”她承认道。
她套上了一件日式长袍,走到了窗帘旁边,而我则继续刮擦着,直到我感到厌烦,我终于忍不住拿起我的画笔,把它们扔到了画布后面去,而发出的声音,让泰西转过了身。
“又是这样!咒骂,装傻,然后乱扔你的画笔!你已经画了三周了,现在呢!?撕掉画布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们这些艺术家到底在想什么?!”
在这样的爆发之后,我像往常一样感到累羞愧,我把被毁掉的画挂在了墙上,泰西帮我清理刷子,然后跳着舞去穿上衣服。她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向我提出来一些关于我发脾气的小小建议,直到她认为我已经受够了折磨之后,才背过身来让我帮她扣上带子。
“从你从窗户那边回来并讨论你在墓地里看见的那个男人之后,一切都被毁了。”她宣布道。
“是的,是的,他对这幅画施展了魔法。”我打着哈欠回答道,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我很确信,现在已经是六点以后了。”泰西说,她正站在镜子前调整着她的帽子。
“是的,”我回答道。“我不是故意将你留的这么久的。”我从窗户探出身子,然后厌恶地退缩了,因为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仍然站在下面的墓地里,泰西看到了我的样子之后,也探出了窗户向外看去。
“这就是你不喜欢的那个人吗?”她低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
“我看不到他的脸,但他确实看起来又胖又软。”她继续说着,转过头来看着我“他让我想起来一个梦——一个我曾经做过的可怕噩梦。或者…”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匀称的靴子,沉思着,“这到底是不是梦?”
“我怎么知道?”我笑了。
泰西微笑着回答道
“你在里面,”她说“所以也许你会对他有所了解。”
“泰西!泰西!”我抗议到“你怎么能用梦到我来奉承我?”
“但它的确发生了,需要我说一说吗?”
“那么请开始吧。”我点着了一只烟回答道。
“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躺在床上,脑子里什么也没有想,那一天我为你维持了一个姿势太久,我很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根本睡不着。我听到了十点,十一点和午夜的钟声,我想我大概是那时候睡着的,因为我不记得之后有没有听到钟声了。在梦里,有什么促使着我去靠近窗户,我提起腰带,探出身子,就我所见,二十五街的街道上空无一人,我开始感到害怕,外面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黑暗,那么的不舒服。然后远处,车轮声缓慢地靠近着,我觉得这就是我应该等待的东西。它越来越近,当它从我的楼下驶过的时候,我看到它是一辆黑色的灵车。然后,当我浑身发抖的时候,司机将脸转了过来,直直地看着我。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站在敞开的窗户旁边被动的瑟瑟发抖,那辆用黑色的羽毛装饰的灵车与司机都不见了。去年三月时,我又做了这个梦,又在敞开的窗户旁边醒来。然后是昨天,在昨天,那个梦又一次的出现了——你知道的,昨天晚上下了一场雨,我站在窗户旁,我的睡衣完全湿透了。”
“可是我是如何出现在你的梦境里的?”我问。
“你——你在棺材里,但是你并没有死去。”
“棺材里?”
“是的。”
“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到我吗?”
“不,但我知道你在那里面。”
“你是吃了威尔士干酪还是龙虾沙拉?”我开始大笑,但女孩的惊恐打断了我。注③
“出了什么事情?”我说着,她缩进窗边的缝隙。
“那个—教堂墓地里的人—他开着灵车。”
“胡说八道。”我说,但泰西的眼睛因为恐惧而睁得大大的。我走到窗边往外看,那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来吧,泰西。”我催促道“别犯傻了,你只是因为维持了一个姿势太久,精神太过紧张罢了。”
“你觉得我能忘记那张脸吗?”她喃喃道“我有三次看到灵车从我的窗户下面驶过,每次司机都会抬起头将脸面对我。哦,他的脸是那样的苍白,那样的软?它看起来已经死了——看起来好像死了很久了。”
我引导着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玛莎拉酒,然后我在她的身边坐下,试图给她提供一些安慰。
“听着,泰西。”我说“你得去乡下待上一两个星期,这样你就不会梦到灵车了。你总是要保持着一个姿势,这让你的精神过分紧张了,到了晚上你就会难以入睡。你不能再保持这样的状态了。再说一次,当你完成一天的工作后,你不必去睡觉,而是跑去苏尔寿公园野餐,或者去埃尔多拉多或康尼岛,当你第二天早上精疲力竭地来到这里时你会发现没有什么灵车,而是一个关于软壳蟹的梦。”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墓地里的那个人呢?”
“哦,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不健康的生物罢了。”
“我以我的名字泰西.雷登发誓,斯科特先生,教堂墓地里的那个人的脸就是开灵车的那个人的脸!”
“好吧。”我说“看来这是一场关于诚实的交易。”
“那您相信我确实看到了灵车?”
“哦,如果你真的看到了,那么他是由下面的那个人开着他的可能性也不大。”我委婉地说“里面什么都没有。”
泰西起身,展开了散发着香味的手帕,从下摆的一个口袋里取出来一颗口香糖放进来嘴里。然后,在戴上了手套之后,她向我伸出来手,冷冷地道“晚安,斯科特先生。”然后,她走了出去。注④

注① :关于西尔维亚以及布列塔尼的森林,或许(重点)意指威廉.莎士比亚取材于16世纪英国作家托马斯·罗奇所著《罗瑟琳》的《皆大欢喜》,剧中所提到的‘亚登森林“正是布列塔尼境内最大的森林,西尔维亚(原文Sylvia)可能(重点)为剧中西尔维斯的混用或演变。(存疑)
注② :《法国信使》:原文Courrier Français,由朱尔斯.罗克斯(Jules Roques)1884年办,为当时最有代表性的讽刺性报刊之一。
注③:“威尔士干酪”:该处可能是指的20世纪初所流行的《干酪恶魔之梦》(1904~1925)(目前多译为《罗彼得.芬德的梦》),漫画由著名漫画家泽纳斯·温瑟·麦凯以笔名希拉斯创作,剧情没有连续情节和常见角色,主要内容大多是人物吃过威尔士干酪后做恶梦或怪梦,在结尾苏醒并后悔不该吃干酪。该漫画的情节可能是因为人们相信清醒时吃下的食物会影响梦境。同时在哈尔·奥伦·康明斯(Harle Oren Cummins)所著的的《威尔士干酪奇谭(Welsh Rarebit Tales)》也调侃式的提到了这点;但根据译者研究,无论是《威尔士干酪奇谭》还是《干酪恶魔之梦》都远远晚于《黄衣之王》的出版,考虑到本文版本并非是第一版的缘故,译者认为很可能这一段遭到了编撰者的修正以贴合时代流行。(存疑)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Sakura华: 2021-11-10, 23:25
TOP
Sakura华
2021-11-10, 08:35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25
   2

Group: Primer
Posts: 8
Joined: 2021-10-07
Member No.: 95262


该文选自由罗伯特.W.钱伯斯所著的《黄衣之王》的第四章。
——————————
最近几周有些忙外加上文中有着大量不属于当前时代背景的东西需要注释.....所以只做完了第一部分的翻译,之后还有两个部分,翻译完了之后会一起放上来。
....我为什么非要选这篇喽!#掀桌(╯‵□′)╯︵┻━┻
不说校对和翻译,查资料这一部分才是花了我最多的时间的#抹泪,虽然如今网络这么发达,但是这篇文章已经是100年前的了,有很多当时流行的东西以及专有的词汇现在根本就不会用了,查了好久才找到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哎,原本还打算把前面几篇也一起翻译的...现在嘛,果然还是认真考虑一下吧∠( ᐛ 」∠)_
TOP
Radical
2021-11-12, 22:36
Post #3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9
   0

Group: Primer
Posts: 1
Joined: 2021-11-03
Member No.: 95730


wow辛苦了!文笔相当妙阿!最后的考据部分太赞了!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