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WWaV:CotI] 多米尼克 Dominique
河伯大君
2021-11-11, 05:03
Post #1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多米尼克
魔宴的梵卓逆族


我无法提升你成就的一切
我无法以我的所见打动你
我从未向你请求太多
我从未要求你更像我
若我改换顺序,是否很自私?
若我不追随你,是否很愚蠢?
但我有能力走过
你曾走过的一切
我不会墨守父辈的陈规
——克里斯・艾伯哈特,《父辈的陈规》



魔宴成员渴望并珍视自由,高于一切事务。不受束缚的自由。摆脱权威的自由。挣脱长老之压迫与期望、摆脱上古耆宿之獠牙的自由。以绝对自由之名,他们恫吓、毁灭凡人与吸血鬼。他们的自由观令其他吸血鬼恐惧。

秘盟不知,在魔宴那晦暗的地底大厅里,一场安静的风暴正在席卷自由。魔宴各层成员都在为一个重要问题争吵、打斗甚至杀人:所有魔宴是否均可随心而动、自在而为?抑或绝对的自由要求绝对的责任?

梵卓逆族多米尼克是吸血鬼“权责派”的主要倡导者。她因此立场而在魔宴内树立了强大的敌人,但也赢得了许多有影响力的叛党的支持,这些叛党将她视为派系的良知,并相信她有助于确保魔宴不至于将世间变成一个活地狱。




**其生**

在中世纪大学任教的学者们过得比绝大多数农奴更富有、更安全、更幸福。尽管他们缺少贵族们的财富,但他们也将自己从沉重的贫困和无知中解放了出来。

当知识与智慧在法兰西悄然重获新生时,银匠公会成员亨利・图兰亦转而拿起教职。他辅导贵族子弟,当有兴致时也教导自己的女儿多米尼克。结果证明多米尼克是他最出色的学生,在诸多领域很快便超过了他,如拉丁语、几何学、历史以及哲学。贵族和商人纷纷想要与她结交,她的聪明才智很快就折服了所有见过她的人,令他们目眩神迷。贵族青年们争相向她求婚,他们越过众多更美貌、更富有、更恭顺的女性而去追求多米尼克。但她无感于他们的关注,而这反而使他们更踌躇满志。

当她二十五岁时,这位聪颖、异常独立且快乐的未婚女性不仅仅吸引了热烈追求者的注意,她还引起了裁判所前身的教士的愤怒。他们抨击多米尼克的父亲,说他胆敢教导自己的女儿。“女性被上帝赐予的乃是歇斯底里的能力,”他们指出,“劳心费力地教导她们只会败坏‘理性’神圣的宝座。”

她的父亲表示歉意,并试图强迫多米尼克放弃她的书本,但她拒绝了。作为古希腊哲学家忠诚的学生,她相信自己行动的最高指引乃是“认识自己”,对自己坦诚,并接受自己行为的后果。他的父亲同意她的观点,但却缺乏她的勇气。

后来,仇恨之风吹遍了瘟疫肆虐的欧罗巴大地,“仇女”的烟火也被大风点燃为地狱的烈焰。助产士与受过教育的女性被大肆强暴、烧死,富裕的寡妇则被剥夺财产。

多米尼克没有躲起来,相反,她向教士的权力发起挑战。她大声反对教会在教育上的立场,并呼唤理性与荣誉。她的父亲放弃了教职,重操银匠旧业,但很多有权势的男子加入了她,反对教会的过度行为。不幸,教会反击以更多的公开处刑,多米尼克的支持者也渐渐消散。

**其死**

当富有的求婚者们抛弃她时,裁判官逼近了她,并宣判她为异端。在庭审上,她告诉那些迫害者,她不惧怕自己行为的后果,并愿意欣然承受代价。她有理有据的论点动摇了许多围观者,她心甘情愿献身殉道的意愿甚至赢得了部分裁判官的勉强的钦佩。但最终,不宽容的派别还是占了上风,她被判处绞刑。

她的公开行刑被一阵黑雾打断,这吓坏了人群。几名佩戴头盔的骑士攻了进来,击倒了裁判官和周围民众。但是多米尼克却反抗这些来解救她的人,最终,这些解救者成功绑架了她,将她带回到梵卓提图斯的庄园。不顾多米尼克的意愿,提图斯喝干了她的血,将她转化为自己的女儿并血缚了她。

提图斯的人类仆人热烈地爱着她,乞求提图斯释放她。提图斯同意,急切地想让她的智慧服务于梵卓宫廷。然而,他们谁也没料到多米尼克的反应。

多米尼克愤怒道,“你们打断了我的行刑,你们令我的立场遭到嘲弄。若我一人身死而得‘理性'长存,那就应该如此。”她明言道,血缚迫使她听从另一人的支配,“这残酷远甚于裁判所的手段。我的理智已被掀翻。你声称与我共享对学识的热爱,但却丝毫不尊重我的决定。”

提图斯却不明白她根本不想被解救,决心强迫她享受做一个梵卓。“毕竟,”他恳求道,“我们血族不是所有生物中最为智慧的?你可以在此继续你的学业,直到永远!想想你将会有何等造诣!”

**其不朽**

但提图斯却搞错了永恒的含义。裁判所找到了他的城堡、杀死了他的仆从并撕裂了他的家庭。绝望中,他命令他的子嗣掩护他,而自己则逃之夭夭。可怕的战斗之后,叛党到来,在被遗弃的吸血鬼子嗣中招募幸存者。

多米尼克急切地加入了。她发现在自由的血族中她更能适应周遭生活,而不是在血缚的奴役下。从梵卓森严的等级中解放出来后,她天赋的领导才华终于得以显现。她成功策划了多次对裁判所的突袭,并保护裁判所的凡人目标。许多至今仍然服务于魔宴的血仆家族都是当年被多米尼克救下的。

随着裁判所的威胁越来越小,秘盟成为了更危险的威胁。多米尼克敏锐的头脑使她成为了魔宴最伟大的战略家之一,但她拒绝帮助制订计划去彻底摧毁秘盟。她坚持认为她唯一反对的是使用血缚,而不是秘盟的生存权。

这一立场激怒了黑手号令天使,包括Jalan-Aajav,后者秘密策划将她血缚并强迫她来策划他们的战术。这种行为违反了魔宴最基本的信条,激怒了魔宴的高级成员,他们一概禁止了这种行为。

但这确实突出了多米尼克最有力的观点:若无内在指引,自由将毫无意义。在巴黎的一场大型魔宴集会上,多米尼克问她的叛党同胞们,“当我们向血族提供’自由’时,我们真正在提供什么?

“打破血缚是一项艰苦的工作。清除新生与导师之间的情感、社会与超自然的联系需要异常强大的指引。

“因此,我们在年轻血族面前挂出最纯粹的诱饵:绝对的自由。我们兜售不受约束的行动的自由,吸引众多年轻吸血鬼加入魔宴,就像苍蝇拥向蜂蜜。我们告诉他们,自由意味着完完全全的鲁莽轻率,彻彻底底的不负责任。这散发着巨大的吸引力,在他们受到这么多年来、在秘盟统治之下、来自兄弟姐妹、导师、长老以及上古耆宿的压迫之后。因此年轻的血族将魔宴视为一个机会,可以让他们过上爆炸般暴力的生活,而不会有其他人去制止他们最原始的冲动。

”但关键正是‘没有其他人’。我们都必须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究竟要对哪些欲望采取行动。于我,自由不意味着彻底的不负责任,反而意味着完全的责任。这是探索自控与自我认识的机会,远离了秘盟宫廷那令人窒息的规限。永远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若一个人不了解自己是谁、又为什么而活,也就不知如何度过这些时间。

“多数魔宴成员,一旦品尝过由内心准则与个人道德生活带来的自由,都会发现,相比起奴性般地痴迷于追随瞬间的心血来潮,这一自由才真正令人满意。我们的心绪并非我们的意志,而任性妄为则是比秘盟领主更大的暴君。只有活在比我们自身更大的愿景中,我们才是真正自由的。”

她的话语在许多叛党中引起了共鸣,他们为了自身的愿景与目的感而踏上了个人的求索之路。同时她的话也激怒了更为野性的成员,他们认为这是对他们的自由的偷袭,是狡诈地以用他们无法理解的方式在规范他们的行为。

正是后一种叛党让魔宴有了“以杀戮为生的怪物”的名声。但许多魔宴成员拒绝无节制的暴力,而赞成人道的、有良知的行为:正直胜于胁迫。这两个群体围绕着魔宴意识形态的心灵与灵魂展开了一场持久战,虽然第二个群体是显著的少数派,他们在魔宴成员眼中却有着巨大的力量。尽管,当这些吸血鬼向多米尼克寻求指导时,她很可能只是回答,“你怎么认为?”

**其心**

多米尼克为自由而活。她加入魔宴是因为她相信每个人都有权利不受外界限制地行动。对不羁的帮派,她赞成选择的自由,同时强调更大的、而非更少的责任。

她所传达的信息——即不负责任是和血缚同等巨大的牵制——并不总是受欢迎,但即使她在魔宴中的敌人也尊重她。他们倾听她,因为她不会谴责他们残暴的、各不统属的行事方式,而许多魔宴领导人就会这样做,并且试图统合群体内各色的元素。她已经明确表明,她不会因为魔宴有缺陷,就用自己的生活去交换压抑的秘盟中的屈从。

像许多梵卓一样,多米尼克似乎根本不用费力就能赚钱。她对人类本性和商业的直觉得到了回报,甚至在经济环境恶化、秘盟操纵市场的情况下也如此。她不费吹灰之力的商业精明以及对血族行为的务实建议使得她在魔宴中很有影响力。

多米尼克享受自由交流思想,尽管她有时不满于同胞们的暴戾之气,但她唯一的责备之词就只是让他们接受自己自由表达的后果。“凭借自身的力量与经验,我们可以成为世界的主宰。因此我们必须先确定我们的动机和目标,然后再行出击。”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21-11-11, 05:18
TOP
Lucivenya
2021-11-13, 16:01
Post #2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55
   4

Group: Director
Posts: 33
Joined: 2018-03-21
Member No.: 73376


发现了自己没有看完审判庭之子的我不禁滚回去看了看……

这本书整体而言讲述了后世吸血鬼社会的秩序是如何奠定的(比如秘盟和魔宴的成立)(说到这里或许本版应该开一个“每本书大致是规则书/资料书/模组还是什么的简介?),多米尼克作为“魔宴的梵卓逆族”代表,某种程度上和蒙塔诺的“秘盟的勒森魃逆族”形成了一定的对照,他们厌弃自己氏族大多数人选择的道路,但实际上他们也和那另一个道路格格不入并且散发着非常氏族的强烈特点(换句话就是翻面梵卓/影子形象的标杆)

有意扮演翻面的人可以学习,而一个立派的秘盟梵卓、魔宴勒森魃应该把他们作为世上最突出的反面例子(“看,那就是一个空有能力却不以个人野心行动的下场”/“看,那就是一个空有风度却不走正道的下场”XD
TOP
河伯大君
2021-11-13, 20:15
Post #3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QUOTE(Lucivenya @ 2021-11-13, 09:01) *

说到这里或许本版应该开一个“每本书大致是规则书/资料书/模组还是什么的简介?

实际上除了模组就是模组之外,很多规则书和资料书之间的界限往往不明确,甚至模组也可以充当资料书。
纯粹的资料书或许只有像本书或者挪得书那样完全讲故事的。
当然如果你自己想整理一个帖子那是万分欢迎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appy.gif)
TOP
怀藏卷
2021-11-14, 23:22
Post #4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
   0

Group: Primer
Posts: 7
Joined: 2021-04-30
Member No.: 92592


QUOTE(河伯大君 @ 2021-11-13, 20:15) *

实际上除了模组就是模组之外,很多规则书和资料书之间的界限往往不明确,甚至模组也可以充当资料书。
纯粹的资料书或许只有像本书或者挪得书那样完全讲故事的。
当然如果你自己想整理一个帖子那是万分欢迎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happy.gif)
河伯大人,可不可以简述一下Tremere七人议会的结局,维也纳之夜之后他们是都没了?还是跑了?扫罗是披着老巫师的皮跑了,还是留在学院里?大概几十个字简单说一下就好。
TOP
河伯大君
2021-11-15, 05:09
Post #5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QUOTE(怀藏卷 @ 2021-11-14, 16:22) *

河伯大人,可不可以简述一下Tremere七人议会的结局,维也纳之夜之后他们是都没了?还是跑了?扫罗是披着老巫师的皮跑了,还是留在学院里?大概几十个字简单说一下就好。
七人议会的结局……完全没印象……XD

扫罗的结局是开放式的,在终夜模组里面给了好几个选项。
TOP
怀藏卷
2021-11-15, 16:28
Post #6


主物质者
Group Icon
 3
   0

Group: Primer
Posts: 7
Joined: 2021-04-30
Member No.: 92592


QUOTE(河伯大君 @ 2021-11-15, 05:09) *

七人议会的结局……完全没印象……XD

扫罗的结局是开放式的,在终夜模组里面给了好几个选项。
哦(●°u°●)​ 」,是这个样子。对了!问个关于巴利的问题,再拥的个体他的氏族诅咒是彻底变成巴利的了吗?还是两个同时存在?换句话说,再拥能不能美容(诺斯费拉图,石像鬼,冈格罗,卡帕尼西亚),或者治疗心理疾病(莫卡维安,雷夫诺)?
TOP
河伯大君
2021-11-17, 02:20
Post #7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QUOTE(怀藏卷 @ 2021-11-15, 09:28) *

哦(●°u°●)​ 」,是这个样子。对了!问个关于巴利的问题,再拥的个体他的氏族诅咒是彻底变成巴利的了吗?还是两个同时存在?换句话说,再拥能不能美容(诺斯费拉图,石像鬼,冈格罗,卡帕尼西亚),或者治疗心理疾病(莫卡维安,雷夫诺)?
我印象里是在原来氏族的基础上叠上巴力的模板……或者是将一个原氏族异能替换为恶魔术(还是加一个恶魔术?忘了)……并不会洗掉/逆转原来的特征。(这种细节我都是用到才去确认的,并不记得那么多。所以你要用的话最好还是去确认一下吧233)
以及这种从别的氏族转化的我记得会被Baali本家当成“二等公民”,因为他们不是完全的巴力。换句话说,巴力去“感染”别人,但被感染者不会反向变成感染原……XD
巴力招募别的氏族简单说就是通过黑暗奇术“污染”别人,让别人能学恶魔术什么的,并不是“转化成新的血脉或生物”。

但是也看版本了,有些设定会随版本变动。所以怎么处理版本间的关系就自己看着办?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21-11-17, 21:55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6, 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