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 南加州团番外小故事 马克西米利安与约翰尼斯
河伯大君
2021-12-10, 09:14
Post #1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从地面上的一整块岩体直接向下开凿出的昏暗圣殿内,迎来了一位朝圣者,他匍匐在帷幕之前,帷幕后是圣乔治的祭坛,是简朴的圣殿内唯一的物件,它和供朝圣者入内的前殿之间被这道帷幕隔开,非祭司不可见。朝圣者面容冷肃,嘴角紧绷,裹着沾满尘土的长袍,肩上背着一支步枪,即使踏入圣殿也没有放下。他静静匍匐在帷幕之前,不发一言,殿内只有门廊的投影随着日光转动,从朝阳升起直到夜色来临。

“你为何而来,孩子,又为何将屠戮的兵刃带入主的殿堂。”圣殿的守护者问,声音苍老、平静。

朝圣者直起身,“示巴女王的伟大国度正处在危难之中,我乞求天主赐给我勇气和智慧,让我拥有足够的意志,战斗到底。”

圣殿守护者从帷幕后看着朝圣者,面容平静,“在终极的宁静面前,俗世的是非皆为云烟。”

“不,”朝圣者挺直背脊,目光冷凝如坚铁,“作为人降生于世便是背负着使命,应尽毕生之力去执行。”

“即使终其一生也无法完成?”守护者问。

朝圣者站起身,沉沉地注视着帷幕,“即使燃尽此生。”他说,然后带着步枪转身离开,走出了夜色笼罩的圣殿。



意大利军队在东非高原上步步推进,尽管埃塞俄比亚人组织了英勇抵抗和求援,但还是在意军的武器和列强的媾和之下节节后退,皇帝流亡在外,首都没有足够的兵力自保,帝国各区逐渐落入意军控制。帝国北部地区,阿姆哈拉人退回高原之上,组成一股股民武,汇入地下,四处游移,从暗处骚扰敌人。其中有一支武装给意军制造了无数麻烦,他们的领导者战术精湛,带领远少于敌军的武装辗转作战、神出鬼没,不少意军都在他手里吃过亏,愤恨的意军总督也对这位领导者开出了巨大悬赏。

马克西米利安跟着意大利军队来到埃塞俄比亚,两波凡人的战争只能说稍微引起了他的一点有限的兴趣,他冷冷地看着战斗你来我往地打了几个月,然后便转身开始游历这片高原,据说氏族始祖就是在东非找到了自己的长子蒙塔诺,也就是马克西米利安的血脉先祖,或许他能在阿克苏姆的故都或者塔纳大湖中的修道院获得一些灵感。

马克西米利安漫游来到拉利贝拉,看到了阿姆哈拉人从一整块岩体向下开凿而出的巨大圣殿群,厚重的岩石仿佛承载了古老非洲大地的所有沉默无言。广阔坚硬的岩石地面上,仿佛有巨人用压花模具压出了一个个十字形,圣乔治圣殿群就掩藏在这些十字形岩体投下的浓厚阴影之下。马克西米利安越过圣殿守护者,闲适地在帷幕之后欣赏了祭坛和壁画。守护者们安坐在殿内,对帷幕后不请自来的访客无动于衷,对马克西米利安来说,这些守护者都像是风干迟滞的木乃伊,活着甚至还不如他这个死人。

然后马克西米利安在圣殿中见到了那个名叫约翰尼斯的阿姆哈拉人,那个给意军制造了无数困扰的民武领袖。他看到这个阿姆哈拉人长久地、无声地匍匐,马克西米利安倾听他和守护者的对话,看到他眼中燃烧的意志,以及靠此等意志驱动的勇力。武装的朝圣者走出圣殿,马克西米利安凝视着朝圣者远去的背影,随后他消失在暗夜的阴影中。



意大利总督又接到一条捷报,他欣喜地拍桌,得意地笑起来。那些不成气候的游击队不过是一时得势,但胜利与荣耀终将属于意大利。几个月来,意军的情报部门超常运转,接连不断地取得敌方的准确情报,总能在游击队行动之前就切断他们的部署和计划,化解掉他们的力量,可算是缓解了一直以来的憋屈,就像是终于清理掉了扒在船舷上的难缠的藤壶。唯一让总督仍然不爽的是对方的领导者一直没有被抓住,就像是堵在总督喉咙里的刺。

约翰尼斯疲惫地躺倒在简陋的避难所里喘息,希望在流走,他们不可能取得胜利,敌军不论是人数还是装备都远胜过自己领导的这支武装,最近几个月来,敌军仿佛未卜先知一般总能准确截断约翰尼斯的进攻计划,他怀疑队员中有人通敌泄密,他仔细小心地一个个探查自己的副手,但都没有在追随者中找出那个泄密者,敌人的狡诈超出他的预计。约翰尼斯搂着陪伴自己无数个日夜的步枪,举起胸前的十字亲吻,他不会放弃,不会屈服,也不会投降,他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几天后,约翰尼斯带领队伍发起总攻,但又一次地,他们碰上了准备万全的意军,不仅如此,意军还一转守势,将约翰尼斯的大部人马歼灭了,只有一小部分人来得及撤退,而约翰尼斯本人也被意军俘虏。

约翰尼斯被扔在地牢里,等待处决。疲惫、虚弱、缺水早已让他不辨时日昼夜,周围的一切都如同深渊一样黑暗,在黑暗中,他半阖着眼,隐隐看到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看起来是一个意大利人,约翰尼斯在心底嗤笑一声,他是来羞辱自己的?还是准备来折磨拷打?或者他们等不及了打算今晚就杀了自己好解心头之恨?

那个意大利人缓缓开口,约翰尼斯觉得周围的阴影似乎活动了起来,“未能击败你的,反使你变得更加强大。”约翰尼斯觉得自己一定是累晕了,他竟然隐约觉得这个意大利人的口吻中带着一丝赞许。

“不用打哑谜,你们抓到我了,现在我的命在你们手里了。”约翰尼斯口干舌燥,嗓音沙哑。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约翰尼斯觉得地牢里的一片阴影似乎爬上了自己的身躯,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像一条绞索,约翰尼斯甚至能感受到它挤压自己喉管的感觉。配合着这条诡异的阴影绞索,对面的意大利人说:“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命运或许一直都不在你自己手里。确实,你有意志,但你的力量却太弱小。”意大利人语调不急不缓,不是在表达轻蔑的感情,只是在陈述无可疑议的事实。他说道:“是我,把你们的部署告诉了意大利军队,你们所有的计划,我全都知晓。”

约翰尼斯在阴影的压制下艰难地抬起头,看向对面的意大利人,“所以我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都是你的责任。”

“但你证明了自己的意志,”意大利人站在地牢一角,回望着他,像是在回应阿姆哈拉人的视线,“唯有意志,是我们存在的基石。”

“你的使命还未完成,你的战斗还未结束。”意大利人倾身向前,他的声音混合着黑暗低语,“我给你两个选择:背负诅咒继续行走世间、执行使命,即使永无救赎;或者现在就带着尊严进入永恒的安眠。”马克西米利安向约翰尼斯揭示自己的本质。



意大利军队还没来得及享受几天安宁,一股更大的阿姆哈拉武装就组织了起来,他们举起约翰尼斯的旗帜,势如迅雷地施以反击,似乎领导者的牺牲为他们注入了更大的怒火。意军疲于奔走应付,并最终在一场战役中,落入了埃塞俄比亚军队与盟军设下的陷阱,尽数覆没。

留下欢庆到酒酣的士兵,约翰尼斯回到马克西米利安身边,至此,他的第一个使命算是完成了,他作为民武领袖存在的余韵将渐渐消散,成为人们的记忆,最后或许连记忆也将消散无踪,但这不是他关心的事。

看到约翰尼斯成功归来,马克西米利安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如我所承诺的,我已经教导了你如何达成目标,记住它们,”他对自己的子嗣说,“这是你的第一课。”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22-01-02, 04:29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18, 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