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D:tF] 第一章 源起, 挖坑占位,欲转载者请与译者联系
inthel
2006-10-07, 19:28
Post #1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01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脚下是无边的黑暗,顶上是狂怒的风暴。Gaviel用尽每一丝意志对抗深渊的拉力,驱使自己不断上升,一直飞进巨漩的入口。烈风切割着他的灵魂,但他因这痛苦而狂喜。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距离粉身碎骨、坠入永恒灭亡有多么近,这濒临毁灭的凶险令他兴奋万分。失败的斗争远比坐以待毙好得多。这是深渊给他上的一课,而Gaviel学得很好。

  狂风的险恶程度随着他的飞升而增加,但在风暴之上,Gaviel已经可以感觉到精神界的边缘,以及其后物质界的织锦。巨漩的风暴如冰刃般深深地刺入他的灵魂,不断迫使他退回全然的黑暗。然而他怀着对痛苦无比欢迎的心态强迫自己继续上升。如果可以开口,死亡国度也将在他挑衅的大笑中颤抖。他正在逐步接近那个曾以为已经永远失去了的世界。他回想起了蔓延于群星间隙的冷冽黑暗和流淌于形体表面的跃动火焰。他品尝到了曾经参与创造的绿色世界的空气,感受到了脚下充满生机的大地万物的情感。他渴望着它,以亘古以来一直所不知道的激情渴求着它。现在他就要得到它了。

  Gaviel像炽热箭头一样刺进了两个界域之间的帷幕,只依稀记得自己好不容易才挣脱。世界就在面前,触手可及,但他感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解体。除非能在风暴之中找到避难所,否则毁灭的脚步迟早会赶上他。

  他像流星一样坠向大地,脑海中喧嚣着六十亿灵魂颤抖的交响乐,它们的希望与恐惧传达了血肉的回声。一些灵魂如新星爆发般地耀眼燃烧,其它的则像余烬一样渐渐消退,在人类形体的虚无墓穴中微微闪烁。他觉察到一具活力充沛而又神志衰弱的躯体,如雷电般迅速地袭了过去。

  和占据的冲击比起来,巨漩的魔爪根本不算什么。

  图像的洪流。感觉。记忆。全都比Gaviel自己的迟钝和冷淡,但它们太多了……它们如雪崩般塌落在他的意识之上,凭着自身重量埋葬了他。

  Gaviel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脸颊压在冰冷潮湿的沥青上,灼热撕裂的感觉从皮肤上传来。有人拉扯着他的肩膀,试图把他翻过来。Gaviel咕哝着顺从了。

  “哦,耶稣啊,哦,上帝,你还好吧!”一个女人俯视着他,脸颊冻得通红,蓝色眼眸中闪着泪光。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冰雪覆盖的街道中央,顶上球状昏光灯散出的冷漠光芒遮掩在风雪之中。Gaviel将头偏向左方,看到了引擎仍在运转的汽车,以及它的前灯和支架。铬钢上还有血迹。

  女人拉着他的克什米尔羊毛外衣,乞求上帝宽恕她的所作所为。与此同时,Gaviel,天堂的背弃者,用新得到的肺换了口气,笑了起来。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2-03-23, 11:55
TOP
inthel
2006-10-19, 18:20
Post #2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01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第一章 源起

随心入世此世空,本初未生烦恼风,
画眉身死意犹在,幻惑三千可相从?
尚有高洁存世中,行迹飘忽影无踪,
何来微风翻枯叶?秋落流火焚残焸。

- T·S·艾略特,焚毁的诺顿①

  Matthew Wallace牧师皱着眉头坐在他的位置上,试图通过揉眼睛来集中精神。现在已经将近午夜了,他却还在工作室赶广播稿。这篇稿子枯燥冗长,全是些不足挂齿的信息。相关统计表明,Wallace主持的《神力时刻》已经连续三年保持了收听率的稳定增长,但广播网的头头们仍然不满足。他们想要进一步拓展他的影响以获得更多的听众。于是他们建议他把自己重新包装,以全方位迎合或通俗、或土气、或小资的听众们。

  “他们为什么不干脆叫我去把自己抹白,好得到更多的白人听众?”他咆哮着。

  虽然看起来正在阅读思考,但他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些文件上面。他真正的心思一直在围着Gina转。

  “我在想些什么啊。”Wallace嘀咕着翻了一页,开始阅读关于他在黑人自由职业者中影响力下降的资料。但只读了一半,他的思绪又转到了Gina身上。

  “我可以给Zola打电话。”他自言自语道,“她会看到我的电话号码是办公室的。跟她说我工作到很晚--这是事实,我没有说谎。然后悄悄的离开,给Gina一个惊喜……”他使劲摇着自己的头。他不能给妻子打那种电话。

  在接下来的两段文章中,他发现了一个可能有利用价值的点子,是关于资金筹集活动的。这使得他的注意力集中了大约两页文件。然后他又开始考虑是否要打电话给妻子。

  “我可以先给她打电话,然后再给Gina打。或者我可以先打电话给Gina,确定一下她是不是有空,也方便她做好准备。”他已经很疲劳了,但还能感到那个小小的计划在自己思维中抓挠。不。他不能。这是错误的。他看着桌子上Zola的照片,让负罪感洗涤着自己的身心。

  “去他妈的。”

  Wallace把报告扔到一边,站起身来大步离开办公室。他准备回家,回到妻子和孩子身边,回到真正属于他的地方。他告诉自己已经足够老,老得再不能寻花问柳了。是的,他不仅老了,而且也对此感到厌倦了。他准备和Gina断绝关系。或许是在周六,那天Zola要带着孩子们去看奶奶。

  他计划这周六不管有什么变化都要去见Gina。也许的确是时候去结束了,也许。

  带着对自己小小美德的满足感,他锁上身后的门,转身朝停车场走去,在薄雾般的细雨中折起衣领。他差点儿就没注意到那辆停放在自己宝马旁边的二手车--一辆看起来很熟悉的雷克萨斯……

  Noah的车。

  Matthew最后一次见到他的长子Noah的时候,他们几乎不是在交谈,而是在对吼。

  他谴责自己的儿子公然宣扬无神论。

  Noah声称他的父亲是个骗子,把救赎当成万灵油贩卖。

  Matthew暴跳如雷,指责Noah从来没有拒绝头上的房顶、口中的食物、银行里的财产以及Matthew自己所没有得到过的良好教育。

  然后Noah告诉了Matthew鲍灵格林大学毕业生全额奖学金的事情。他说自己不再需要Matthew了,他终于可以挣脱父亲的金钱镣铐了。

  Matthew怒斥他是个被宠坏的忘恩负义的小崽子,威胁说要和他断绝关系。

  Noah则回敬说他是个诈骗犯。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自从那时起他们就再没说过话。

* * * * *

① 这段诗词选自托马斯·斯蒂恩·艾略特《焚毁的诺顿》(Burnt Norton),由[马赛克]友情翻译。原文如下:
QUOTE
Into our first world, shall we follow
The deception of die thrush? Into our first world.
There they were, dignified, invisible,
Moving without pressure, over the dead leaves,
In the autumn heat, through the vibrant air...
—T. S. Eliot, Burnt Norton
PS:值得一提的是,《猫》(不知道这是什么的请自行搜索)的故事就取材于T·S·艾略特的诗作《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Cats》。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inthel: 2015-03-31, 22:45
TOP
free child
2008-06-28, 22:32
Post #3


YYer
Group Icon
 516
   41

Group: Sinker
Posts: 159
Joined: 2006-03-11
Member No.: 6565


启示

  一个被黑暗渲染的人影站在那儿。高大,英俊,身着骆驼绒的外套,脚蹬精美的皮靴。接近古铜色的头发上并未带着帽子,白羊绒的围巾同巧克力色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肤色比Matthew稍淡一点,不过可能比Zola稍深那么些。

  Matthew瞬间感到口干舌燥,不由舔了舔嘴唇。

  “儿子?”他嘶哑的说道。接着咽了下口水,用更响亮和强健的声音再次说:“孩子!”

  Noah噤声不语。

  “哦,Noah。。。Noah,我。。。”他张开自己的双臂,“我真想你,孩子。你都不知道我为此祈祷了多少遍。”

  那个身影纹丝不动,寂静无声。Matthew突然感到脖子后的寒毛竖了起来。

  “儿子。。。Noah。。。”他结巴起来。“我知道我说了些糟糕的话。我很抱歉。我当时太自负了,不肯承认自己的过错。那之后,我没有一天不在想着我们之间的事,直到现在。拜托。。。拜托告诉我,你回来了。”

  “你真的祈祷以求你儿子回来么?”那声音是Noah的,但是语气却冷淡之极,仿佛法官的宣判。

  牧师不由皱起了眉头,“你知道我是的。”

  “即使以前的回答总是‘不’也仍然坚持不懈么?”

  “那已经过去了,你就在这儿,不是么?”

  他面前的人影笑起来。。。然后变了。

  原本站着英俊黑人的地方,变成了一丛光耀的火焰。周围的水坑蒸发成气体,迅速消退不见。空荡荡的停车场瞬间被这耀眼的圣光所点亮。Matthew惊骇的睁大双眼,跪倒在地,双手合十。

  “我的上帝,我的主!”他叫到,“我的上帝,我的主!”

  “Matthew,”曾是他孩子的幻影说道,“毋需害怕。

  “您想让我做什么?”

  “你能向我敬献什么?

  “任何东西!任何东西,我的主!我是您的奴仆,随您差遣!”

  “我所想要的只是你的忠诚,Matthew。我所想要的只是你的信任和誓言。

  “我属于您,您知道我的一切,我从未动摇过!您拥有我的一切,主啊,您拥有一切!”

  “我可以在你的脸上刻上我的印记么,来标志你将永远属于我?

  虔诚的闭上双眼,Matthew充满期待的探出身去,呈上他的额头。

  透过眼帘,他看到奇迹之火慢慢的熄灭,归于黑暗。当他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周遭的一切仍然被橘色的卤素街灯和透过薄雾的青蓝月光所照射着。

  在他面前站着的,还是自己的儿子,轻蔑的摇着头。

  “愚者。”Noah说道。

  Matthew猛地感觉到透过衣服渗进他膝盖的寒气,怒气渐渐盖过了恐惧。

  “这是什么意思?”他质问道,摇晃着站了起来。

  “噢,Matthew,你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家伙。很少有人会那么轻易的将一切献给神——或是宣称自己是神的某人。”Noah的语气中透着尖锐的嘲笑,不过他的表情显然并不是在嘲笑。

  Matthew怒容满面,“我看到了什么?”

  Noah的眯起黑色的眼睛,“你认为自己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我主全能的荣光。”

  瞬间,Noah的眼神黯淡下来,但片刻之后,伴随着悔恨的干笑声,他开始摇头。“不,Matthew,你看到的不是神全能的荣光。你看到的,是神将他的荣光带走之后,留下的空洞。那是创造者的伟大所留下的碎片之影和灰烬。”

  “Noah。。。”Matthew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他的头脑仍然一片混乱,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情景。

  他面前的身影倾身过来问道:“你觉得我是什么?”

  “我认为我看到了主的天使。”

  Noah看着他父亲,露出痛苦的悲笑。“再猜猜。”他转向他们面前的建筑物,读着门前的标牌。“全然天赐社团,Matthew Wallace牧师和神力时刻之家。”他晃着脑袋,“你给耶稣做了不错的二手广告。”

  “那又怎样?”Matthew吼道。

  “让我们进去聊吧。”Noah举起双手放在门上——紧接着倒抽了一口凉气。

  Matthew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白烟从Noah的手指间倾泻而出。Noah飞快的抽回自己的双手,紧抿嘴唇盯着它们审视起来。

  看到浮现的水泡和卷曲焦黑的血肉。。。牧师感到一阵晕眩。Noah跪下身子,将双手放入油腻的水坑中。当他抬起双手时,手掌已是一片斑驳的血污和焦灼的皮肤。

  “真有趣,”他说,回过头看看工作室的门,带着机警而尊敬神情。“看来我们只能去其它地方讨论这个问题了。”

  “你是什么?”

  “啊,天哪。有些人的反应的确够迟钝的。”Matthew清楚,他所知的Noah绝对没有咂舌的习惯,也不会在嘲弄恼怒的时候转动眼珠。他眼前的Noah显然会,而他绝对不喜欢这样。

  “让我们瞧瞧。。。”Noah伸出血淋淋的手指数起来。“伴随着燃烧双翼显现的荣光;不是主的天使;尝试诱惑凡人宣誓效忠。。。而且被神圣之处所伤。你觉得还有什么可能?”

  缺乏信仰的人也许会心存怀疑,但Matthew,毫无疑问是个真正的信仰者。

  “滚开,撒旦。”他悄声说道。

  Noah哼了一声,“你就此走开不就行了?”

  Matthew喘着气冲上前来,抓住Noah的领子,将他架了起来,使得他只能用脚尖站着。“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他咆哮道。

  那个人——那个魔鬼?——什么都没说,只是眯起眼睛给了他一个含糊的笑容。

  如果Matthew真是个暴力的人,他会一拳打在那嬉笑的脸孔上,挖下那对眯起的眼睛,然后将那家伙扔到人行道上。如果那张脸不属于他的孩子,他会将其狠命的摁到门上,祈求神圣之火将之烧毁。但是Matthew是个有教养的人,所以他只是站在那儿,紧抓着Noah的外套,越来越觉得自己看起来很蠢。

  “我们之间似乎有什么误会。”他眼前的人用柔和的表情说道。“这夹克是我的私人物品,请你放手。”

  Matthew用刀子般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松开了手指。

  “现在,如果我们能。。。”

  突然,牧师举起他的手,指向黑沉沉的天空。“啊,我主耶稣,倾听我的祈求!从魔鬼手上拯救我!请宽恕您的仆人,让他远离来自深渊的邪恶吧!”他的声音在周围建筑的混凝土墙上反射回荡着。

  “停止!”Noah叫到。

  “我请求您,仁慈的主啊,拯救您胆怯的仆人吧!指引我吧,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

  “我警告你!”Noah的脸庞因为仇恨。。。和恐惧而扭曲了。

  “仁慈的主啊,以您的名义,我祈祷。。。”

  在Matthew说出更多之前,Noah冲到他面前,白色的牙齿离他的鼻尖就几英寸。“你在和唱诗班的领唱干的时候有向耶稣祈祷么?你把她扑倒在床上的时候有向他祈祷么?你有跪下来祈祷‘噢,主啊,请别让我的妻子发现这一切。’?”

  Matthew愣住了。他尝试重新开始。“您是我的坚盾,我的一部分。。。”

  “她有什么好的,牧师?因为她愿意吸吮你的老二,而你妻子不愿意?每次你偷偷出去和她交媾的时候,你有祈祷宽恕么?还是说你会积攒起来每月做一次大忏悔?”

  “给我闭上你那张该死的臭嘴!”

  在他察觉到之前,那人早已松弛下来,用那双突然变得光洁而不见任何烧伤的手拍了拍灰,整了整外套。“我已经受够驱魔咒了。”Noah说。

  Matthew傻愣愣的跌坐在人行道上。“离我远点,”他说,“别再折磨我了。”他并不在要求,而是在恳求。

  “你真的想这样么?”Noah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温和。“如果你想要我离开,我会走的,你不会再看到我了。”当Matthew无言以对的时候,Noah从口袋里拿出了某样东西。“我想我该把这个还给你。”

  Matthew迟疑着,但当他看清那是什么的时候,却本能的伸出了手。

  那是本圣经——棕色皮革封面,镶着金边,纸质上佳,装订整齐的圣经。他认出来了,在Noah第一次圣餐之后,他将这本圣经送给了他的孩子。Metthew打开它,念道,神与你同在。我爱你,孩子。

  “你为什么那么做?”Matthew轻声问道。

  “因为我觉得,你能帮助我,”他说道,然后转身而去。

  “等等!”Matthew喊道。

  Noah回过身来。

  “你能跟我来么?”Matthew问。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e child: 2008-06-28, 23:52
TOP
inthel
2008-06-29, 02:12
Post #4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01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看到时隔近两年的大坑有人填了,/me 实在是非常感动……
TOP
free child
2008-07-22, 13:30
Post #5


YYer
Group Icon
 516
   41

Group: Sinker
Posts: 159
Joined: 2006-03-11
Member No.: 6565


与魔鬼的交易

  由教堂往下走两个门牌,就是Rollins的作坊。Sonny Rollins是归Matthew教堂管辖的教区居民,而这里是他的主要生产点。他一年前把这里的钥匙给了Matthew。

  Sonny的办公室窄小而凌乱(还残留着浓重的烟味),不过这儿有两张舒适的办公椅和咖啡机。

  “真不错。”牧师的客人说道。

  “什么不错?”Matthew问道。

  “你的电视台是处神圣之地。”

  “那儿首先是间教堂,其次才是电视台。”

  那家伙哼了一声,“哦,是啊。所以它才掩埋在一大片商业和工业地产中,远离那些居民确实聚集的地区。”

  Matthew摇了摇头。“教堂并不是一处建筑,而是一种存在状态。‘无论何地只要有人在我的名下聚集……’”

  “或者,你可以说,在家看着电视屏幕。所谓的‘会众’现在竟然还包括那些在家孤单的看着电视,并祈祷的家伙。这可真滑稽。”

  “你为什么来这儿?”Matthew问道。“等等,我想应该从更简单的问题问起:如果你不是我儿子,你是谁?”

  对方静静的注视着他——面无表情,就如检视着手牌的扑克玩家。Matthew也毫不示弱的以瞪视回敬,直到他的客人得出结论。“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以叫我Gaviel。在其他人面前称‘Noah’会更好。这样会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Gaviel。”

  “别轻易那么叫。”Gaviel眼神中的某些东西,让Matthew知道,他可不是在开玩笑。

  Matthew攥紧了拳头,咬紧了牙齿,但他的语音——不可否认这是他最好的工具——仍然保持着冷静和控制。“而你是个魔鬼。”他说道。

  “完全正确。”

  “你正占据着我儿子的身躯。”

  Gaviel点点头,“我想是的。”

  “你最好清楚,在你离开他的身体之前,我是决不会善罢甘休的。”

  Gaviel垂下目光,在这一瞬间,他看起来十分的悲伤。“Matthew,我并没有杀死你的孩子,我也没有强迫他离开自己的躯体。我希望你能相信这点。”

  “我肯定你会那么希望,但请你原谅,我不得不怀疑。”

  “Noah Wallace已经不在了,Matthew。我真的十分抱歉,不过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你凭什么那么说?他的躯体就站在我面前,而我正聆听他的声音。”Matthew的话语听上去心平气和,但他正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快要爆发的心情,想方设法让自己保持冷静。

  “肉体还在,记忆还在,但是你儿子的灵魂已经不在了。五天之前,他在穿越大学附近的某条街道时,被车撞了。伤到了大脑。”

  “我不相信,这是某种诡计,一定是的。”

  “警方的报告已经归档了,你可以自己去看。他的思想受损,灵魂虚弱,而我感觉到了。我轻而易举的占领了他的躯体,而他消散了,那是所有人类都将面临的命运。我知道他的记忆和技能,不过那个你所熟悉的Noah——那个如火花般熠熠生辉的本源——已经不在了。”

  “你撒谎!”

  Gaviel叹道,“对此撒谎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你害怕我会驱除你。”

  “我想,对此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那就是你的信仰还不足以完成那个任务。”魔鬼回应道。

  “我或许很弱,但我还是主的代言人。”

  “拥有某个在滚石广告上出现的神学院所授予的学位。”

  “我有神学博士学位!”

  “你有学院颁发的名义上的博士学位,那没错,你的母校所着力的市场点,在本质上和卡车驾驶学校没什么区别。你的确有博士头衔,不过请允许我提醒你,你拿到学位的那年曾向学院的奖学金账户资助25000美元。”Gaviel摇晃着脑袋,“你甚至不会阅读圣经。”

  “我每天都读圣经!”

  “你每天都读翻译版的圣经。然而除了‘quid pro quo’你还懂其他拉丁语么?希腊语呢?希伯来语呢?”Gaviel得意的看着对方的挫败。

  “信仰更重要,信仰比学位,知识,造诣更重要。”

  “哦,这点,我们赞同。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他靠过来,“你或许清楚的意识到了,刚才在外面,在雨中,我能获得你的灵魂?我能够让你变成我的仆从——我的奴隶。以我的意志来束缚你,以我的思想来随意决定你的生死。但是我没那么做。我让你保有自己的灵魂,甚至忍受你粗鲁暴力的对待我,对我加以污辱和唾弃,还召唤神的愤怒来惩罚我。”

  “你想要某些东西,你想从我身上得到某些东西。”

  “神的宽恕真的无所不包么?”

  这个问题让牧师的放松了警惕,“当然,是的,毫无疑问。”

  “包容一切罪过,无论那多么严重?”

  “如果真诚悔改的话。”

  “那么对于堕落天使呢,牧师?神能否原谅那样的存在?蓄意违背他的直接命令?蓄意的污染神所有的造物,还让人类膜拜自己?”

  对此,Matthew犹豫了。“我不知道。那样的存在真会忏悔么?”

  Gaviel停了一下,再一次笑了,“这是个问题,不是么?”

  “这就是你想要的?重回神的身边?”

  “如果可能的话。你们相信一个人的代祷能拯救全人类。而我相信一个人的代祷同样也能拯救我的族群。你愿意帮助我么?”

  Matthew的眯起了眼睛,“我可以试试,在你真诚的前提下。”

  Gaviel摊开双手,“我已经对你展示了确实的仁慈和容忍。你还需要我提供怎样的证据?”

  Matthew倾身向前,眼眸燃烧着。“释放我的儿子。”

  “Matthew,我向你保证,我并没有囚禁他。”

  “对于自我承认的背叛者和渎神者所说的话,又有何可信之处呢?”

  “与傲慢,自以为正义的奸夫所说的话一样可信。我说,得了吧:你真以为自己是哪种能够蒙受天使赐福的圣人么?你是一个媒体布道者,这词在美国学者阶级之间等同于‘骗子’或‘伪善者’。我承认你未曾从捐献盘中偷过任何东西,不过那只是因为你自定的财政方针是那么宽松,甚至允许自己购买轿车和珠宝。老实说,在‘廉价牧师’的博彩中,你除了没在手上纹制‘爱’与‘恨’,还有什么没做过?”

  “如果我这么下贱,那你又如何呢?如果我在信仰上如此薄弱,那么向我寻求帮助的你来说,又怎样呢?”

  Gaviel耸耸肩。“很有道理,牧师。那么你是愿意坐在这儿整晚互相冷嘲热讽,还是想知道,确切的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你?”

  “我确信,无论如何你迟早会告诉我的。”

  “我选择你是因为你傲慢自大。你对自己的理想主义深感自豪。你认为自己做的任何事都是正确的,因为那是你在做的。你拥有开天辟地般的信仰,而我需要这种信仰。这种认为‘或许我可以救赎一个堕落天使。’的信仰。”Gaviel坐回去,思考着。

  “牧师,现在有两种可能。我如俘虏般的囚禁着你儿子的灵魂,或者我没有那么做,是吧?如果我囚禁着他的灵魂——事实上我没有,不过看起来我无法在这点上说服你——那你最关心的莫过于,尽可能的在我身边,直到找到解救他的方法。现在,拜托,行行好吧,想想我告诉你的一切是否有可能的确是事实。Matthew可能真的不在了,而我告诉你的,关于忏悔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你能对此置之不理,还自称为是神的代言人么?”

  Matthew沉重的叹了口气。

  “我仍然认为你在尝试欺骗我,”他说,“不过你是对的。我陷进来了。我无法对你置之不理。”

  “对此我十分感激。”Gaviel坐回他的椅子里,看起来放松了许多。“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

  “我想我们可以读几张天主教义,如果你想忏悔自己的罪恶。”

  “而如果,在这过程中,我暴露出某些你可利用的弱点……”

  Matthew不置可否地摊开双手,“你不信任我,我也不信任你。但是既然我们要共事,那么至少应该假装一下。”

  “我明白了。”

  反射性的,Matthew用了他对每一个来寻求他建议并良心不安的忏悔者所说的开场白。“我们为什么不从头开始呢?”

  Gaviel微笑着,“非常好。”

  “最初……”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free child: 2008-07-24, 11:27
TOP
inthel
2008-07-24, 00:13
Post #6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01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free child君加油 - -
QUOTE
Matthew不(置)可否(地)摊开双手
挑下小错误,哼唧。
TOP
free child
2008-07-24, 20:09
Post #7


YYer
Group Icon
 516
   41

Group: Sinker
Posts: 159
Joined: 2006-03-11
Member No.: 6565


inthel的风凉话无论何时听着总是无比亲切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话说最近在MSN上不太见你,难道是公事缠身?关于solo的活动就此作罢?
TOP
Milk
2008-07-24, 20:19
Post #8


经群众长期全面细致考察而认定的光荣团员,授予头衔“公开的好喵”!
Group Icon
 439
   9

Group: Builder
Posts: 1276
Joined: 2007-11-11
Member No.: 17300


QUOTE(free child @ 2008-07-24, 20:09) *

inthel的风凉话无论何时听着总是无比亲切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一直没看出来是风凉话。
很感兴趣Matthew用什么做牺牲献祭来拯救堕落天使,当初耶稣用自身做牺牲献祭。这个我相信Gaviel不准备提醒Matthew的。
TOP
inthel
2008-07-24, 21:34
Post #9


Walk in Darkness
Group Icon
 ???
   ???

Group: Seeker
Posts: 6001
Joined: 2005-06-25
Member No.: 4


QUOTE(free child @ 2008-07-24, 20:09) *

inthel的风凉话无论何时听着总是无比亲切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hifty.gif)

话说最近在MSN上不太见你,难道是公事缠身?关于solo的活动就此作罢?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leep.gif)

奥运将近,诸事烦扰,solo活动可以考虑先抓别人,嗯哼。
TOP
free child
2008-07-24, 23:26
Post #10


YYer
Group Icon
 516
   41

Group: Sinker
Posts: 159
Joined: 2006-03-11
Member No.: 6565


QUOTE(inthel @ 2008-07-24, 21:34) *

(IMG:style_emoticons/default/sleep.gif)

奥运将近,诸事烦扰,solo活动可以考虑先抓别人,嗯哼。

inthel的事业竟然和奥运有如此息息相关,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由让我敬仰万分啊~~~为此再更新一小段。
TOP
free child
2008-07-24, 23:27
Post #11


YYer
Group Icon
 516
   41

Group: Sinker
Posts: 159
Joined: 2006-03-11
Member No.: 6565


无动于衷的上帝

  Noah停了下来,看着Matthew那眉头深锁的表情。“怎么?不是经典论调的爱好者么?”

  “你想让我相信,你诞生于宇宙形成之初?”

  “你觉得魔鬼从哪儿来?我们在一切之始就存在,因为我们就是所有存在的原点。”

  “当真?”

  “我们是神最初的创造物,神创造我们,而我们继续创造整个宇宙。”

  Matthew轻蔑的哼了一声。“你八成以为我是傻瓜,对吧?你真的觉得宣称自己是万物的创造者,我就会放过你?”

  “我们先不谈这个问题,行吧?我正好心且严肃的尝试向你解释某些知识,好让你像理解接受——那个词怎么说来着?——‘主和神’那样快速了解我。不过你首先得答应我,认真听别打岔,并抛开那些条条框框的常识。”

  “我尽量。”Matthew怒视着对方说到。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所接触的任何东西,都会对我们本身造成影响,对吧?接触就意味着交互——或者玷污,如果你觉得这么说更好的话。那么怎样让一个完美的存在变化呢?如果它变化了,那么它将不再完美。除非它已经不完美了,那么它就能通过排除不完美的要素而变成完美的存在。”他扬起一道眉毛,“这个理论不怎么让人喜欢,是么?实事上宇宙就是一个哽在全能存在喉咙里的毛团。”

  “看起来你是打定主意要在我面前藐视上帝了。”Matthew评述道。

  “Matthew,我确实认为神无足轻重,所以我才会那么说她,这点请你相信。”

  “她?神现在成女人了?”

  “当然,她以前也曾是个大美人,不过经过那么些漫长岁月后,她着实重了不少。”

  “甚至连你们这些渎神者都越来越不顶用了。”Matthew嗤之以鼻。

  “说神是个屁股肥硕的女人就是亵渎,而说她是个脚蹬草鞋满脸白须的男人就是虔诚?听着,神就是神——全知全能,无限无穷,超凡不朽,无法理解。神根本不需要你的敬畏,对全能存在说些过分的话对其根本无关痛痒。那只会伤害你,腐蚀你周围的世界而已。这就如同朝着天空吐唾沫,天空根本不会在意,而你却很有可能自己抽自己耳光。”

  “三十秒之前你还自称是宇宙的创造者,转瞬之间你又开始对渎神大放厥词。如果你想让我的灵魂堕落,最好还是说的有条理点吧。”

  “感谢提醒,老板。”魔鬼深呼吸了一下,“瞧,如果你觉得顺耳,我可以称上帝为‘他’。只要,拜托——这能让我们回到正题上。”

  “因为上帝的体重问题而跑题的人可不是我。”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1-05-14, 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