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NoP] 一小段, Lambach Ruthven与Tzimisce第三代之间的会面
benran
2007-02-23, 17:56
Post #1


魔宴顾问·DC大主教·纯白领主仆从·特珞吉祥物·口拙者·省略号柿饼种·逆天尝试中
Group Icon
 2256
   78

Group: Builder
Posts: 999
Joined: 2005-07-14
Member No.: 639


地下世界:

  “好消息是,我们不用担心Nictuku从底层攻击纽约。”——Smelly叔叔,Schreck网络根管理员。

  Lambach Ruthven希望他能选一个其它的时间来访问纽约和它的国家历史博物馆。昨晚他跟密盟发生了点冲突。现在又跟着一个血仆走在曼哈顿的地下隧道中,隧道是由Nosferatu开凿的,在任何地图上都没有标示,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个血仆服侍一个他不敢违抗的人。

  “我们到了,大人。”矮胖的亡魂转过头对他说道。Ruthven和Zantosa拐了个弯,走进了一幅疯狂的梦境当中。完整的鲜肉铺就的走道。数英寸厚的静脉血管和肌腱就像血管一样穿透并越过了血肉的边界。当Ruthven看着的时候,一条大动脉努力地想要从包裹着它的肌肉中挣脱出来并且已经有一点成功了。它发出像萤火虫一样的光芒。

  Zantosa注意到Ruthven停下了脚步。于是他转过身说道:“走吧,大人,有人在等您。”Ruthven慢慢地挪动着,小心避开那些从地面上抽搐着长出来的血肉。Zantosa转身催他赶快。Ruthven咬着牙服从了。

  亡魂领着Ruthven穿过了近一英里长的隧道。众多道路汇集在一个洞穴中。大片的苔藓生长在巨大的阀门上;Ruthven想不通为什么Nosferatu们要在城下近一英里的地方装这么个东西。每隔大约100步,他就发现一些藤蔓一样的管道连在跳动着的中心上。一串蓓蕾,每一个都像Ruthven的拳头一样大,都被打开释放出了一群群的翅膀鲜红的蝴蝶。一只这种蝴蝶停在了一朵像嘴一样张开的紫罗兰上,它突然合住把蝴蝶吃了下去。一个发着光的豆荚长出了腿和眼球,一蹦一蹦地跳走了。

  Ruthven还记得自己氏族那些强大的长老们是怎么把被击败的敌人融进一座血肉构成的圣堂中的。那是在几个世纪以前的特兰西瓦尼亚了,但他还知道一个有这种技艺的人。亡魂领着他通过了一片灌木丛,跟一般不同的是这里面没有花,只有孩子的头颅。而当这些头颅唱起了一首他幼年时听过,现在还记得的罗马尼亚歌谣时,Ruthven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两人走进了最大的墓穴。在那中间血肉形成的地面拱成了小丘,顶端有一棵树。一个巨大的心脏嵌在树干上,树枝上还挂着许多血红的果实。

  Zantosa跪在了树前。“主人,”他虔诚的低颂道,“他来了。”

  Ruthven朝四周望了望。一阵令人昏厥的鲜血的香醇气味冲击着他的头脑。鸟们从隧道中飞到树上栖息。它们都停在了树枝上一起构成了一幅图像——一张脸!一只鸟的尾巴和另一只的身体构成了眼睛,第三只的头被作为瞳孔;两只鸟的前胸构成了鼻子。几只鸟移动以使嘴巴能够动作。

  “Lambach。”这声音听起来高亢而甜美,就像上百只鸟一同鸣叫一样。Lambach在亡魂身边跪了下来。

  “父亲,”他充满恐惧地颤抖着回答道。

  那张脸又归于寂静。最终Ruthven忍不住沉默开了口,“主人,您为何召唤我?”脸依然没有回应。“这是什么地方?”

  面孔又一次动了起来。

  “我本人,”他吟唱道,“变幻者。升华者。我是我所示之物。”面孔再一次分成了无数飞鸟。

  藤蔓下的土地翻腾,组合成了一只叶绿色的狼。它说道,“我是大地,因鲜血而被唤醒,”然后就跑走了。

  “不要幼虫了,”一朵紫罗兰说道。“不论是对我还是对其它的都结束了。”

  Ruthven脚下的血肉形成了一张巨大的脸。它低语道“我难道没有承诺过在火焚末日来临时重新加入你吗?”然后又化成了一滩血肉。

  Zantosa站起来走到了树前。他伸手摘下一个球状的果子并掰成两半,递给了Ruthven一半。红色的果汁流淌在果皮上——不,他的鼻子告诉他这是生命。比他以前闻到过的都更加真实。

  “吃,”亡魂说道。“你将如神一般。”他咬着自己的那一半,血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慢慢地,Ruthven拣起了果实。

  “吃,”Zantosa又一次催促道,走到了Ruthven背后。“让父亲的血支持着你,从生命到死亡,然后重回生命。”

  Ruthven将果子举到了唇边,然后又犹豫了。“这是用什么东西培植出来的?”他朝周围那些永远变化的生命晃了晃手。“这些是怎么供养起来的?”他摸了摸脚下的血肉地面。“还是温暖的。”

  “父亲已经超越了不死。他从大地中吸取养料,他与这个世界成为了一体。他提供给你——他提供给他的所有后嗣——同样的东西。分享他的变幻。吃了它!”

  Ruthven把滴血的水果扔向了Zantosa的脸。他跳了起来,同时把金属手电筒砸向亡魂的光头。Zantosa头上喷出一阵血雾倒了下去。他身上的衣服逐渐陷了下去,慢慢与柔软的地面融为一体。然后Ruthven开始逃跑,还一边祈祷始祖此时正沉醉在自己的冥想中而没有发觉他。他失足被一根藤蔓绊倒了,他痛苦的尖叫了一声丢掉了手电筒。一只手没入了肉质的地面。当手溶解时,Ruthven听到了他的祖先(grandsire)的声音在自己的脑海中响起……加入我。Ruthven恐惧到甚至感觉不到痛苦的程度,他强迫自己把骨头从肌肉上拉了下来。然后他接着狂奔。上千个声音在他身后呼唤着。他逃出了祖先令人恐惧的身体内部到了曼哈顿的地下隧道中,在其中跌跌砰砰地前行。他仍然能够听到那声音,从上千张嘴中发出来的低语回荡在迷宫一般的隧道中。“加入我,Lambach……加入我……”

  当Ruthven回到地面之后,他试着告诉自己的氏族同胞关于曼哈顿的地下的事。他们对此报以嘲笑。之后,他在一份小报的头版看见了一幅画——在内布拉斯加州出现的霉菌上的像是人脸一样的图案。小报说这或许是耶稣的脸。Lambach意识到这是他的祖先的。因此Ruthven放弃了,然后继续猎杀,吸榨人类试图忘掉这些。

  这从来都起不了多大作用。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0, 1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