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Posted By: 阿希巴尔德1 @ 2020-04-05, 08:24
本文译自由Dayofnight创作的threedrowned。译注与原文以[]的形式标注。格式有调整。

视频已由inthel=桑上传补充,特此感谢。


第一天:今天,事情开始变得奇怪起来。在我详细说明之前,我得交代一下背景。大概两周之前,我放完了秋假。在开学的第一周,我朋友Owen没来学校。他没回短信、电话,据我所知他也没登陆任何社交网站。我一开始只是耸了耸肩,因为许多家庭还在旅行,还没回来。但一周之后,Owen还是没回来。我问几个朋友Owen去哪度假了,他们都说Owen没去旅行。

Owen和我都是游戏评论员。因为这篇文章发在网上,所以我就假定自己不需要解释游戏评论是什么了。我们决定在各自的xbox账号的简介里放上我们油管频道的链接,来打个广告。几天前,我玩了些游戏,同时查看了Owen的油管账户,看看他上次在线是什么时候。他最后一次上线是在假期结束前两天。也就是说Owen没去旅行。我还注意到,他的简介换成了另一个油管频道。简介上写着www.youtube.com/user/threedrowned[三名溺亡者]。出于好奇,我看了下频道,那时里面只有三个频道。我看了第一个名为“仙境[Wonderland][1]”的视频。

视频很奇怪。视频开头展示了一间黑屋子的许多图片,然后切到了一个《爱丽丝梦游仙境》黑白电影的片段。视频中出现了好几处变形,颜色也彻底变了。背景音乐听上去像是孩子们在笑,唱着欢乐的歌。视频最后出现了两行字“我把他们带到了仙境”。[2]


Wonderland (仙境)

第二个叫《兔子洞》的视频或许是三个视频中最正常的一个了,这个视频基本上什么都没讲。视频是以第一人称视角记录某人在白天绕着一间非常破败的屋子游荡。那地方非常破旧,在被遗弃之前似乎是一个农场。记录者走进了一扇门,进到了房子里的一部分,然后视频变黑了几秒钟。然后切到了一个摄像机从楼梯顶向下拍摄的片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和第一个视频开始时的图片相同。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以前见过那座房子,不过我不记得为什么了。


The Rabbit Hole (兔子洞)

然后,我看了第三个视频,名为“最初[The First]”。我发现这个视频是最奇怪的一个。视频开始于一只手躺在水中的画面,背景传来了背景的静电噪音。几秒钟之中,静电噪音变得更响,视频也切到了另一段。这段视频是Owen在森林里走着。这很奇怪,拍他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离他很远,就好像他知道自己在被拍摄一样[3]。视频再一次切了画面,静电噪音更响了。这一段是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脸上似乎……罩着塑料。在远处的背景中有什么东西,但是我没能认出来。我不确定那是什么,或者说我不能肯定那是不是人类,但我看到它正在动。视频结尾写着“更好奇,更好奇一点”。[4]


The First (最初)

我猜《兔子洞》里的拍摄者会不会是Owen,因为他在第三个视频中也拿着一台摄像机。也许是他拿着摄像机边走向那间屋子边拍摄?我跑题了,不管那个知道Owen在哪的频道拥有者是谁,恐怕我朋友都已经遇到了可怕的事情。今天是我最初在油管上看到那些视频的第二天。

如我之前所说,事情开始变得奇怪起来。今天一整天,我在走路时都觉得好像有人正在跟着我。哪怕是我在家里待着时,也好像有人正在看着我。我想我眼角的余光扫过了什么,在我努力要找到它时,它离开了。如果发生什么更奇怪的事情,我会继续更新这篇文章。

第二天:我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我曾说过我通常是用余光看到了那东西,那可能只是我在看了《三名溺亡者》的视频后产生了偏执和恐惧。但并不是这样,这次不是这样。我看到了什么东西。它只出现了不到一秒钟,但确实就在那里。

我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我觉得是某个疯子做出来这种事,但我必须开始拍摄我做的一切。天,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大理石黄蜂》里的角色[5],但这是我能找出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唯一方法。

更糟的是,我觉得自己开始丢东西了。我今天发现,我手中的那份《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拷贝不见了。就在昨天,我厨房里的一把厨刀似乎是消失了。

第三天:三名溺亡者今天上传了一个新视频,名为“旅程”。我不知道这个题目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视频的拍摄地点在哪里。

这是一个以第一人称视角穿过树林的视频;视频随后切到了另一个第一人称视角的视频,拍摄者走进了《兔子洞》里那间破旧的屋子。视频里没有太多内容。用第一人称视角强调了一些东西,然后切到了黑屏。视频似乎没什么内容,但我知道了我为什么觉得那间屋子看上去那么眼熟。我以前开车穿过镇子时曾经路过这里好几次,我总觉得它看起来很恐怖。我准备明天去看看这间屋子。


Journey (旅程)

整件事真的开始让我感觉难堪了;我已经难以入睡了。今天上课时,外面有人正看着我。他看上去正在外面和别人说话,但我能用余光看到他正在看着我。我立刻转过头想要当场抓住他,但他太快了。每当我转过头去,他都立刻移开了目光,继续和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人说着话,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已经在用摄像机查看我之前拍摄自己的视频了,我什么都没发现,但我知道我看见了他。我他喵的是怎么了?

第四天:今天下午,我决定开车去我在视频里看到的那个屋子。这主意很傻。但我之后想了想,这总比我待在房子里不知道该他喵的做什么要强多了。前门和前窗都用木板钉了起来,所以我决定去后门。门开着。房间里的大部分地方都荒废了,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车库是空的,我踏上的大部分地板也是如此。房子没有二楼。

我有些失望,但彻底放下心来,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了远处传来了孩子的哭声。似乎是从下面传过来的。在这之前,我都没有意识到这里还有个地下室,也许是因为我没注意到那扇通向地下室的门。我看向周围,找找有没有什么能保护自己的东西,因为我他喵的绝对不会不拿防身的东西就进到地下室里面。我找到了一块木板,打开了门,进到了地下室里,走下了楼梯。

哭声变得更响。地下室里一片漆黑;哪怕是借助楼梯顶的亮光我也很难看清任何东西。我只能用开了夜视模式的摄像机看东西。地下室非常脏,整个地板上布满了水坑,我希望里面的液体只是水而已。坏掉的椅子乱丢在地上。青藤爬满了墙上,那面墙上钉着许多娃娃,娃娃上也爬满了藤条。最令我感到不安的是房间中央放着的桌子。上面有指甲抓过牙齿咬过的痕迹。那面布满了藤条的墙上有一扇门。小孩的哭声从门那边传了过来(幸好门上没有铁丝网,不然我就难办了)。正当我握住门把手的时候,哭声停了。我虽然觉得奇怪,但并没有想太多,还是打开了门。开门后,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衣柜,里面则有一辆看上去很旧的婴儿车。那里面放着许多毛毯,我翻开毛毯,拼命地要找到那个在哭的孩子。我没找到什么孩子,只找到了我那份《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录像带。

有东西从后面袭击了我。可能是三名溺亡者,但我不确定。房间里太黑了,我没法清楚地看到那个东西,尽管我努力去看,但也同样没从摄像机里看到那东西。我可以用刚才拿下来的木板打他(可能是在可悲地挣扎了一阵之后)。我拼命地想要上楼,但却找不到楼梯在哪(天色似乎暗了下来,从楼梯上射下来的阳光也更少了)。当我上楼跑出了屋子时,我知道了楼梯为什么那么黑。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虽然我是在下午进到了这间屋子里,但现在似乎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不确定之前袭击我的东西现在是不是还在,但我并没有回头看。直到我回到了车里,开车回到了家。

我最近重新查看了录像带,准备写下我在那间屋子里拍到了什么。并不是因为我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而是我什么都没发现。地下室的部分完全不见了。看上去在我听到哭声的那时候,录像就中断了,但录像中断时我似乎正准备离开房间。我不记得我那时走到了任何临近出口的地方。我以为自己拍下的其他内容(地下室,不明袭击,我开车回家)都完全不存在。现在我真的没有线索了。整个地下室的情况是不是我在做梦呢。

第五天[6]:忘了之前我提到的《旅程》吧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记得自己看完了整部视频。屏幕变黑以后什么都没出现。今天我再去看这段视频的时候,黑屏持续了一分钟,然后发生了变化。黑屏之后的内容是我的摄像机拍到的视频。是我晚上在自己的卧室中(我得补充一点,我的卧室是在二楼)睡觉的样子。随后,有东西从我的窗口缓缓经过。他凝视着我,然后慢慢离去。几秒钟之后,视频结束了。

我很害怕。我比以前更加偏执。了我觉得这些事情可能有,某种奇怪的解释。也许 是[7],我很快就会醒过来,嘲笑自己的噩梦。但并不是。那不是做梦。不管三名溺亡者是什么,它都拿到了我的摄像机。它知道我住在哪,它知道我是谁。以及我是谁[8]。这就是证明。我不确定另一卷录像带怎么了,但我想三名溺亡者对它做了什么。

我觉得证据已经足够了,我决定去报警。我拿起电话,就在我准备拨号的时候,我看到我那把不见了的菜刀出现在了案板上;上面满是干掉的鲜血。刀子旁边放着一张纸条,纸条上用深色的铅笔写道“哥们,我要是你就不会去报警。”

第六天:ta往账号上上传了更多视频。Doushi我摄像机里的带子。Wo在视频中看到了她。Ta在看着我。在我周围转来转去、转来转去、转来转去、转来转去。我在喧闹的酒会上[carousal]。还没结束。我难入睡。我到不任何地方。我为什么要?有什么必要?ta在看着我。没法逃跑。Dui任何人都没法说起。Ta也会找到他们的。它他妈的在等什么。让一切结束吧。快点,就让我一个人。它很享受 看着 我像现在这样吗?我很不安?它很享受我受这种苦吗?


Stolen (窃取)


Nigtmares (噩梦)


Watching the Watchers (监视监视者)


Lost (遗失)


Tugley Woods


Paint it Red

第七天:我是Madeline。我已经去过仙境了。那里太黑我看不见东西。我喜欢这个男人。他说的东西很有趣。发人深省。我想我们都应该花点时间去思考一番。我很抱歉看到他变成这样。这时他成了一个可怜的孩子。在仙境在迷失。他在受苦。虽说他挺适合这种角色的,对吧?走来走去,自言自语。真让我想笑啊。他不在乎它们。他没注意到没有 人 在这没人 会帮他没人会救[hlp]他他们为什么[wy]不帮[hep]他ltlchildwhyhynnklfl;L;H’BFB;LASDBNJB

///

第七天:Madeline死了。我们都死了。它杀了Madeline。但我肯定我也是。我怀念她闪亮的浅绿色眼睛。她美丽的黑发。像黑夜一般黑,像空中的星辰一样亮。天呐她好美。在这样一瞥之前,我从未被她的美貌震惊,但我现在开始想她了。我希望自己可以和这位美人一起共度余生。她现在已经死了。什么都没法把她带回来了。你知道我最想念Madline的什么吗?是她美丽的微笑。我是独自挂在墙上的娃娃。另一个躺在地上。弟[th]三个在哪。我从来没让它走出仙境。

第七天:永别了。


The Third (第三段)






[1]因为后文中提到这个视频与《爱丽丝梦游仙境》有关,所以这里意译为“仙境”。

[2]具体来说是爱丽丝跟着兔子先生进兔子洞的那段。是的,油管上确实有这个频道,也确实有这个视频。

[3]原文:as if Owen was being filmed with his knowing

[4]油管上的视频内容与文中描述内容的大致区别是:一开始那段手躺在水中只持续了不到一秒,背景没有声音,画面则受到了干扰;拍摄Owen那段的背景中不只是放大的静电噪音,还加上了类似往铁板上砸东西一样的“咣”“咣”声;没有椅子上的男人那一段;结尾处把“Curiouser”拼成了“Curioser”(故事原文里也是Curiouser)。

[5]Marble Hornets,由Troy Wagner, Joseph DeLage导演,发布于油管的ARG(Alternate Reality Game,侵入式虚拟现实互动游戏)系列。在该系列作品中,其中的角色Jay、Alex等人在Slenderman的影响下开始有意无意地用摄像机记录自己的生活。翻译见:

【Marble Hornets】大理石黃蜂第一季【中字】(短片合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4s411B7GT
【Marble Hornets】大理石黃蜂第二季【中字】(短片合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As411B7PC
【Marble Hornets】大理石黃蜂第三季【中字】(短片合集)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3s411B7a3

[6]从这段起,原文的很多地方出现了标点错误与缺失,由于可能是原作者有意为之,故译文中仍然保留这些错误。原文中大小写没区分的部分则全部作汉语拼音。

[7]原文中几个单词之间没有空格,译文中将几个汉字之间全部加上空格,下同。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Comments: 5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阿希巴尔德1 @ 2020-01-11, 10:03
本文翻译自由Alex Hamann创作的Duolingo。译注与原文以[]的形式标注。格式有调整。翻译有问题请指出。

图片据官网





“我的生活中不能没有奶酪切片机。”

“猫在穿鞋。”

“蔬菜不喜欢素食主义者。”

多邻国[Duolingo],我智能机上的语言软件,有时会生成奇怪的句子。这些句子经常会逗乐我。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多邻国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bug。

我一直都在复习德语。我母亲是一个退休的德语教师,在我成长的那段时间中对我说德语。但是,现在,我29,在结婚之后有好几年没接触过德语了(目前说她不是恐同者,但是,哎呀,在我和一个女人结婚以后她就开始疏远我还真是个巧合呀),在我终于把德语捡起来的时候,我已经忘了不少了。

我不想丢掉已经掌握的只是,而且德语对工作也有帮助。我决定去参加等级考试[placement test],然后再从基础学起。我对德语的理解力很不错,但我不会拼写,也对语法和名词的“性”了解甚少。德语中的所有词都有阳性、阴性和中性。当个……“der Arsch”[德语,“蠢蛋”“蠢货”之意]很痛苦,那句话是这么说的吧?

不管怎么说,我经历的那个奇怪的bug与那个在语言学习中需要学习者跟着朗读的部分有关。APP运行良好,我的麦克风运行良好。我也答对了问题。

但我觉得APP让我说的话并不是普通的德语。以我的水平不知道这些话应该怎么发音,但我知道德语听上去是什么样的。APP上的发音有些像德语,但又非常不同。它写出来和德语的字母表相同,但听上去更……古老。发音也更粗糙。我已经学了“Valhalla”[瓦尔哈拉]这个词有一段时间了。元音的发音也和德语不太相同。

尽管如此,我的发音水平更高了。当然,这事还是困惑着我。我给APP的维护方写了一份短消息。我是这么写的“我觉得德语课有些问题。有些发音练习中的发音并不是德语,而是另一门语言。也许是北欧语的词源”。同时,我给他们发了一张与这个问题有关的截图。

他们很快就回复了。

“我们没在APP里加这样的东西。您确认您的APP已升级到最新版本了吗,您确认您没有使用破解版吗,您确认这不是网上的什么玩笑吗?”

我猜应该在愚人节过去后再汇报这个奇怪的bug。但是,因为我不想丢失连续学习268天的进度,软件的其他部分也运行良好,所以我还在使用多邻国。

不过,我还是将截图和APP给我展示的奇怪的单词的发音寄给了我兄弟,他去过很多地方,同时我还把这些寄给了我的母校的一位德语教师,我希望他可以将这些分享给研究其他语言的教授们。

就在我等待回应,继续使用多邻国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是说,是啊,全球变暖引发了奇怪的天气模式,但不管我什么时候在户外使用多邻国学习,读出一句奇怪的句子的时候,我就能听到雷声,看到闪电,然后一场暴风雨开始了。如果我一边走一边学,我似乎好像能听到身后传来第二声脚步,以及其他人的呼吸声。自然,这让我很不安。

所以我不再使用多邻国,尽管我对中断了280天的进度感到伤心。

但并没有什么用。第二天我丢失了一段时间,在我找不到一个比“醒来”更好的词时,我发现自己在一堂课上。我没法让这样的事情停下来。

就在今天,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坐在院子里学习德语,读着一个奇怪的短语,看着街对面公园里的一片空地。一阵闪电打来,我的眼睛在眼窝里打颤,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灰色、有一半形体的东西从空中出现。但是,在我为最后一个单词的发音感到困惑时,它消失了。

几个月之后,我从兄弟和教授那收到了回复。我兄弟认为这个bug是冰岛语混了进去,在我把截图和录音发过去之后,他仍然这么认为,不过他感到奇怪,这个21世纪的语言软件中基本没有任何现代词汇。

教授将这个bug到处分享,到最后,这些东西发到了他一个研究中世纪历史的同事那。我收到了一封邮件,上面有那些东西的复印件。

这是古斯堪的纳维亚语。而且,考虑到这些奇怪的事情,以及我没法放下多邻国这个事实,我很担心,在我最终发出了正确的发音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
Comments: 1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lq1588 @ 2020-01-03, 03:32
异夜之下,无人注目。这是一群无关者们的独白,在这个伟大时代落幕与开启之间的独白。

为迎接T.R.O.W.成立15周年,Surreal Lullaby自营的播客厂牌「异夜电台」发布了旗下第一个节目「无关者们」(the Uninvolved)的试播集,讲述了一位生活在宁静村庄里的普通少女对于远方朋友的追忆,欢迎各位前往收听。



网站链接
Comments: 7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洛萨Lotherthunder @ 2019-12-24, 11:18
声明:
嵯峨崎地域新闻是构建在日本虚拟地区——嵯峨崎市的虚拟新闻栏目
主要收录网站维护者Enbos先生和其他作者撰写的都市传说,以新闻的形式写成
Enbos先生制作的著名TRPG跑团replay——《嵯峨崎怪奇事件簿》,其使用模组《睥睨异界》正是结合了嵯峨崎地域新闻中的两条新闻作为核心创意制作的。
嵯峨崎地域新闻 网站
《嵯峨崎怪奇事件簿》跑团replay Niconico链接:嵯峨崎怪奇事件簿 第00話
《嵯峨崎怪奇事件簿》replay B站搬运:嵯峨崎怪奇事件簿 第00-02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月5日,2018
纪水送名 有50年历史的传统仪式落下帷幕(1986年2月2日)

1986年2月9日,在实甲地区的衣良户村,传承50年的传统祭典「纪水送名」最终退出历史舞台。
这项传统祭典起源于本地的大地主荒凪(あらなぎ)家祈求作物丰收的传统仪式。
然而现在这项风俗逐渐废弃,从5年前开始,随着执行祭典的巫女荒凪克恵(70岁)小姐引退,村庄自治会决定不再举行这项祭典,今年也是如此。
祭典中会执行名为「借名」和「返名」的独特仪式,巫女会借来土地神的名字,由此被授予神力,在给予村庄恩惠后将神名返还。祭典分为两部分,分别在8日和15日举行。
听说今年举行的就是最后一场祭典了,「返名仪式」之后据说还会从外地叫来专业人士举办盛大的烟火大会。
住在附近的各位不如也来参加这场最后也是最盛大的祭典如何?
(本文由畔上牧人记者投稿)


9月5日,2018
文化专栏——嵯峨崎实甲小学内流行的不可思议的游戏「借名」(2008年2月5日)

如果诸位读者有听说过在笔者那个年代存在一种名为「银仙」的占卜游戏,那么就能大体上理解本篇报道将要讲述的内容了
回到正题,最近嵯峨崎实甲小学内悄然流行起一项出处不明的「占卜游戏」。
而小孩子们称之为「借名」
似乎只要施行仪式就能借到神明大人的力量,是个稍微有些超自然气氛的游戏。
甚至小孩子们还给占卜游戏加上了“进行仪式后一周以内如果不做某件特定事情的话就会死掉”这种恐怖的后果,由此可以看出小孩子们想象力丰富。
校方虽然并没有将这项游戏当做重大问题看待,但似乎有玩这项游戏的小孩子突然想不起来自己名字,引发了小规模的骚动,校方最近禁止了学生们玩这项游戏。
另外,似乎是由于上文提到的占卜游戏找不到其他例子,嵯峨崎大学正准备以民俗学的观点进行调查,大概短时间内都会专注于这个话题了。
(本文由畔上智之记者投稿)


9月6日,2018
渔民间的秘传 淌酒之仪式

嵯峨崎市曾经有过非常繁盛的渔业,而这里酿酒的往事同样广为人知。
这里并不是使用米来酿酒,而是将海藻浸入提前准备好的酒中制作药酒。
药酒制作完成后,这个地区的人们就会进行「淌酒之仪式」来庆祝。
仪式大体上就是酿酒者(虽说是酿酒者,但制作过程中并没有进行‘酿造’,所以只是个名头而已)念诵祷文,人们将制作完成的药酒倒进最终汇入大海的河流中。
倒入河流的药酒的量非常大,如果是不了解情况的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觉得非常浪费吧。
酿酒者 鯰谷昭一(なまずたに しょういち)是这样说的:
「大海给予的恩惠让我们得到了酒。而我们将这份来自大海的恩惠以新的形式归还给大海。
我们做成的酒是献给神明让神明来喝的。从今往后我希望能一丝不苟地将这个仪式进行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渔家特有的仪式,有些别的地方看不到的独特之处。尤其值得一写的,是它的复杂度。
具体情况是:必须要背诵又长又难理解的祷文,而且必须要把鱼形的神像和烛台之类的东西摆在确定的方向和确定的位置才行。
虽说药酒的制作并不和日本酒酿造那样一年进行一次,但每次制作药酒时都要进行仪式。
虽然药酒的制作没有确定的周期,但似乎每几年就会进行一次。

……另外,关于这个仪式有些不好的传闻。
尤其是住在进行仪式的河流下游的居民,他们对于仪式非常不满。
笔者在独自进行调查时,了解到下游的居民中流传有「仪式结束之后好几天河里都有股腥臭味」「总有人会在河里溺水」这样的传闻。
也有人目击到巨大的鱼影向上游游去,但真相不明。
(本文由埴安记者投稿)


9月7日,2018
演员阿浦篝小姐 出任嵯峨崎警署一日署长

创下收看率40.2%的连续剧「还想吃更多」的主演演员兼歌手 阿浦篝小姐昨日就任嵯峨崎警察署一日署长。
身穿警官制服的阿浦小姐参加了年末年初特别安全警戒活动的启幕式。
嵯峨崎市出身的阿浦小姐向警员们发出了「为了让市民能安全安心地进行生活 就拜托诸位更加尽心尽力了!」的激励。
同时阿浦小姐目送了警车和执勤摩托车出发。
当日下午阿浦小姐在市内沿街进行防止犯罪相关演讲。
也有前往「犯罪」和「交通事故」多发的街区进行呼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她被认为是现今最有影响力的艺人。
虽然嵯峨崎市内总有案件发生,但还从未有过什么事情能像这样引起媒体的极大关注。
在出道后的几年时间里阿浦小姐的出身地一直不明,直到她被报道即将出任一日署长,大家才知道她原来出身嵯峨崎市。
由此可以推测,她大概是从这净是发生奇妙事件的嵯峨崎市逃出,最后被从华丽的演艺界召回用于招揽客人的观赏动物吧……
阿浦小姐出任一日署长这件事引来了不少粉丝的关注,对发展经济来说这也是件大好事,但我只祈求不要再有新案件发生了……
(本文由雨野记者投稿)


9月8日,2018
文化专栏——嵯峨崎旧事「和尚和与作」

这次的专栏将介绍流传于嵯峨崎市渔夫间的旧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被称作与作的年轻渔夫非常擅长打渔,被同伴们称为「擅用网的与作」
在某个寒冷异常的冬至,与作正和同伴们一起在海边撒网捕鱼。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网住了,但如果是鱼的话重量似乎过大,手感像是网住了岩石。
与作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呼叫同伴们帮忙总算是把网拉了上来。
网中并没有鱼,取而代之的是8个秃头的小人,小人们穿着和尚似的袈裟。一见到渔夫们。小人们就开始像诵经一样用没有抑扬顿挫的语调诵唱着什么。没有人听过这种经文似的东西,亦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含义。
与作打开渔网将和尚小人们放回海里去。
当时与作向和尚小人们说了两三句话,但之后问起时,没人透露当时说的具体是什么。
那之后不久,与作突然剃光头当了和尚。
之后与作在村子附近徘徊了一会,但随即消失不见了。
从那之后,渔村流传起了冬至当日休渔、在家念经唱佛的习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国也有被称为“海和尚”的类似故事,也流传有“看到海中的和尚被渔夫网到岸上、在海岸边诵读经文”这样的的民间传说。
有的传说中打捞上来的东西被当做食物吃掉了,现在来看,推测是海豹一类的鳍脚类动物与群体失散,顺着海岸漂流到这里引发了传说。
(本文由林多一记者投稿)


9月8日,2018
从红鲤地区洞穴中发掘出蔚蓝色物质 会是新种矿物吗?

或许这会成为震惊地质学领域的发现。
红鲤地区的红鲤洲瀑布内存在一处祠堂,在祠堂周围岩石随处可见。虽然这里是一处观光名胜并且有相关历史资料存在,但仍需要从多角度考察这一情况。
这些岩石结晶全都是由正五边形面组成的正十二面体,相关人士认为「自然界中还没有发现过正十二面体深蓝色结晶体,这可能是一种全新的矿物」
在不对建筑物造成破坏的前提下进行的发掘工作和针对其详细化学构造的分析工作已经被提上日程。
(本文由夜乃森きなり记者投稿)


9月9日,2018
女子高中生离奇死亡 「只是撞了一下肩膀而已她就倒在地上了」

昨日清晨,嵯峨崎市武方区街上发生一起女子高中生突然死亡的事件。
事件发生当时,报警者撞上一名一边走一边玩手机的女性,该女子当场失去意识倒地,虽然之后被紧急送往嵯峨崎综合病院但随即被判定死亡。
该女子身上看不到外伤,死亡原因完全不明。
离奇死亡的女子是附近高中的学生,据说从约两周前开始就一直处于失踪状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必须要写下报道中没有提及的事情真相才行。
自从开始负责调查报道这个案子,我就对早上去上班这件事感到深深的恐惧。
首先,该女子的死因并非不明,她实际上死于大脑缺失。
我是从在嵯峨崎综合病院上班的友人那里了解这一情况的,当时我也感到不可思议。
然而根据X光片等证据来看,他所言不虚。

那么也就是说,当时这名女子高中生是以没有大脑的状态走在街上的。
那么肯定就是目击者在撒谎了,考虑到这里我直接找当时的报警者进行了采访。
然而报警者似乎没有撒谎的迹象,而且距离现场较近的一位便利店店员提供了相同的证言。

被恐惧驱赶着,我又去采访了这位女子高中生的父母。
于是我在她的遗物——那部手机上,找到了一封让她去武方区的游戏中心的短信。
没错,确实有这样一家游戏中心,就在案件发生现场近旁。
(本文由羽毛枕记者投稿)


9月9日,2018
州动森公园附近发现大规模遗迹

今日上午10时左右,有相关人员在公共设施建设现场的泥土中发现了石器。之后对周围进行了进一步发掘,发现了更多石器和标题提到的遗迹。
虽然被认为是遗迹出入口的房间处在被掩埋的状态,但其他房间没有坍塌。
探查队已于今日下午2时左右被派出,现正在遗迹内部探索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如大家所知,这座小城——嵯峨崎市是个从不缺乏案件的城市,每天总有不少杀人事件和失踪案件发生,今天我们也总结了发生在嵯峨崎的日常事件,将它们以新闻的形式播报出来。
在这样一座城市里发现了遗迹,想必之后也会有和这座遗迹有关的事件发生吧。如果是别的普通小城,这种想法也许只是杞人忧天,但嵯峨崎,总会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因此现在我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之中,担心着是否会有可疑团体出现、担心着是否会发生失踪案件和自杀案件之类的。
(本文由minotsu记者投稿)


9月10日,2018
「银仙占卜」已经过时! 现在是「兰普大人」的时代了!!

现在以武方地区为中心,嵯峨崎市内以学生为主体的人群间正流行着被称为「兰普大人」的游戏。
笔者对此稍微有些在意,在调查后发现这个「兰普大人」似乎是个有意思的小巫术。

「兰普大人」的玩法如下所示:
首先「兰普大人」必须一个人独自来玩。
需要准备写有日语五十音的白纸、五日元硬币,另外还需要准备一盏灯。

在昏暗的房间里将灯点亮后,需要将五日元硬币随意放置在写有五十音的白纸上。之后需要一边盯着五元硬币一边咏唱「兰普大人 兰普大人 请降临」。
到这里为止的内容都和有名的「银仙占卜」基本一样,有趣的是之后的内容。

这个「兰普大人」竟然存在着名为“好感度”的系统。第一次听说时真让我惊讶到眼珠都要跳出来。
似乎多次叫出「兰普大人」、和他进行对话后「兰普大人」的好感度会逐渐上升,到达一定程度后甚至能够实现一些愿望。
既然好感度能够上升,当然也会下降。好感度下降的条件有「几个人一起进行这个仪式或进行仪式时被别人看见」「进行仪式时偷瞄灯光」「进行仪式时把手从五元硬币上拿开」等等。
针对「兰普大人」巫术,笔者向嵯峨崎大学民俗学的某位教授进行了询问,他表示:
①这是只需一个人就能完成的简单咒术
②不能被别人看见这条规则会带来紧张感和刺激感
③「兰普大人」巫术中有和恋爱游戏一样的好感度系统
根据上述观点,教授认为「兰普大人」是传统玩法的现代风改编,大概是从「银仙占卜」改造而来,以年轻一代为目标群体的占卜游戏吧。
确实「银仙占卜」实在是太过流行,以至于「银仙占卜」兴起当时的神秘氛围现在基本上已经不存在了。
因此,为了让「银仙占卜」能够在现代环境下也流行起来,「兰普大人」也许正是以年轻一代为目标群体的进化产物。
如今在武方市内,「兰普大人」游戏所需的灯具悄然热卖,引发了一阵小小的热潮。
「兰普大人」是否会像当年的「银仙占卜」一样在日本全国引发热潮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由撰稿人 介错寺 笃

有一些事情我没有写在报道中
在调查这个咒术的过程中我听说有一位正在住院的患者(之后称他为K小姐)
K小姐使用了某种特别的灯具,接二连三地进行「兰普大人」仪式后突然倒下,被紧急送往医院进行急救。
她被住院已有一个月时间,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恢复意识。
笔者感到事有蹊跷,于是向K小姐的熟人打听了「兰普大人」的事情,终于得到了一些相关情报。
K小姐在进行「兰普大人」仪式时,正好被K小姐朋友T小姐目击到了。
当时有大量黑色的雾状气体从K小姐的身体中冒出,并且那些黑色雾气似乎正被吸入灯具。
笔者角色这可以成为写作素材,因此稍微进行了些调查,结果发现有不少相同的目击情报,并且了解到有好几位被目击进行「兰普大人」仪式的人都昏迷不醒被送入医院。

「兰普大人」仪式似乎是被设计得很容易在现代年轻人间流行传播。虽然报道中写的是“为了让「银仙占卜」能够在现代环境下也流行起来,「兰普大人」正是以年轻一代为目标群体的进化产物”,但如果转变一下思路考虑,也许设计者是为了从施行仪式的人身上回收什么东西,才将「兰普大人」游戏设计得非常容易在现代年轻人间流行。说不定「兰普大人」仪式是有意撒播的饵料。

她(K小姐)究竟被灯具吸走了什么?
另外笔者对她使用的“特别的灯具”也很好奇。
之后还准备继续采访调查。
(本文由介錯寺篤记者投稿)


9月11日,2018
卯田原举办丰收祭 祈求之后一年作物丰收

本月末,卯田原的二鞍神社举办了祈祷五谷丰登的盛大祭典。
与其他地区相比,本地举办丰收祭的历史要稍短一些。在流传下下来的传说中,那位降临于此地、现在被祭祀的神明被称为圣尼古拉,从这一点大概就能推测出这一祭典的历史不长。
另外还有这样的传说,丰收祭典是由圣尼古拉的后裔、二艾家的女性家主负责一代一代地执行下去的。
最为重要的当然是丰收祭的具体内容,但祭典的大部分内容都不对外公开,我们能够看到的只有丰收祭进行到最后的场景:
执行过降神仪式的二艾家的巫女来到神社正殿,将祭品逐一吃下,然后用苇笛进行演奏,祈求来年作物丰收。
祭典中比较特别的一点是,奉献给神的供品与其他普通丰收祭的供品有所不同,主要使用禽类的心脏、用本地特产蜂蜜制成的点心、大蒜以及鲜鱼这类比较容易让人想起古希腊的黑卡蒂女神信仰的供品。
另外,祭典最后演奏的乐曲也非常有特点,它由被称为苇笛的乐器进行演奏,在如同牧歌的曲调中确实存在着庄严的旋律,让听众为之入迷。仿佛在演奏着乐曲的巫女身上,能看到观众自己从未见过的圣尼克拉的身影。
回荡在山间的悠扬笛声,让人感觉卯田原的丰收祭有着某种超凡脱俗的异国情趣。如果有人想要亲身体验历史习俗或是异种文化的话,我推荐您一定要来参加卯田原的丰收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编辑后记
卯田原的祭典一般会持续数日,对一个小村庄来讲这样的祭典可以说是规模相当大了。祭典上的摊贩主要售卖各种小吃,既有能边走边吃的小零食,也有盖饭和套餐,能够吃到相当多种类的料理。
询问了一些店铺的老板参加祭典庙会的理由,他们表示:自从本地开始举办丰收祭后,就再也没有遭遇过饥荒或是冻灾。因此他们选择在祭典上开店,象征着向神明献上供品,希望也能得到神明的赐福。
另外这些店铺的老板还把“能见到二艾家的巫女”作为理由列举出来,他们表示「在祭典举办期间,二艾家的巫女小姐会到所有店铺巡视问候。和那位平日里见不到面的巫女小姐直接对话的机会,也就只有在祭典期间才有了」
在店铺工作人员间有如此魅力的那位二艾家的巫女究竟是什么人?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直接采访到她,尝试接近这个谜团的中心。
(本文由沖名亮记者投稿)


9月12日,2018
忽那村「祭典」 盛大开办

秋分,也就是昨天,自远古传承下来的传统祭典在位于嵯峨崎市北部山间的忽那地区(旧忽那村)开办。
考虑到将守护神的名字直接表示出来有可能会触犯某些禁忌,忽那村的这一节日仅被称为「祭典」。住民在秋分(注1)举行的这一祭典,用于抚慰上文提到的土地守护神。
祭典的主办者,「忽那神社」的粥下 一郎表示:
忽那地区的守护神平日里温厚慷慨、但一到秋天就会变得狂暴不已。因此当地流传下来抚慰那位守护神的「祭礼」。

祭典中,被称为“粥子”的村中小孩们会在奉祭着守护神的山洞前发出独特的齿擦音(注2)。

我没有被允许到洞穴前进行实地采访,取材活动只能在洞穴所在的森林外进行。从寂静的森林中传来“粥子”们发出的「su——」「sya——」的齿擦音,声响在山间回荡不止,带给人些许庄严肃穆的感受。
据粥下先生所说,虽然祭典开始的准确年代很难确定,但据残留的资料记载,祭典在江户时代之前就已经开始,有明确的历史由来。
然而近年来少子化的浪潮也波及到忽那地区,每年举行祭典也逐渐变得困难起来。

粥下先生面对采访,以非常认真的表情说出了下面这番话
「我们奉祭的守护神是一位强大的神明。
为了不让神明动怒,我希望尽一切可能让祭典持续举行下去」

注1:并非是秋分那一天,指的是太阳黄经到达180度那一天
注2:指的是将舌头紧缩,让气流撞在牙齿的内侧面上,发出的强烈噪音。「su——」和「sya——」与蛇尾发出的声音类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被发现的嵯峨野 仁记者的取材笔记
……虽然报道中写的是“庄严肃穆”,实际上一片寂静的山林中回荡起「su——」「sya——」这样的奇特声响,与其说是庄严肃穆,不如说会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异常感。
某种……没错,某种异常感。
另外,不知道是否是那种独特齿擦音吸引过来的,或许是因为山间有蛇的巢穴,总而言之在回来的山路上遇到了不少蛇。
哎呀哎呀,这样说也许有些对不住忽那村的居民。但是祭典真的非常奇怪……真的只能给人留下「奇特的祭典」这样一个印象。
不过它稍微勾起了我的兴致
虽然还有好几件要调查的事情。
但我还是想先针对这个祭典稍微做一些调查。
总而言之先去约嵯峨崎大学的民俗学教授吉田贞治教授见一下面吧。
(本文由嵯峨野仁记者投稿)


9月13日,2018
会成为临终护理行业的救世主吗? 美国海归年轻医生发起挑战!

不知大家是否了解“临终护理”?
“临终护理”就是被称为Terminal Care,以缓和过于衰老、患有晚期癌症或患有晚期老年痴呆症的患者身体和精神上痛苦为目的的医疗手段。
然而,临终护理的前提条件已经完全崩解了。
在美国,有许多原本因各种缘由已经没有治愈希望的患者在治疗下得以成功取回健康的体魄。
在这种情背景下,有着治愈多名疾病晚期患者成绩的27岁年轻医生西 兵儿先生回到了家乡嵯峨崎市,预备在嵯峨崎大丘地区开设「西临终护理疗医院」,把从美国学来的最新医疗技术提供给大众。
这是否会成为受到老龄化、癌症、精神疾病等因素影响而日益困难的临终护理行业的一道曙光呢?
希望能够进一步关注这位海归年轻医生的挑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被发现的嵯峨野 仁记者的取材笔记
……终于成功申请到采访西先生的机会。
西先生身材相对矮小,虽然给人比较文静的印象,但通过采访提问,我感觉到他的头脑异常聪敏。
由于详细的治疗内容过于专业,我不太能面面俱到地把握其中的细节,但简略来讲大概是针对某种药物进行严密的计算,然后开具处方之类的。
西先生表示:
「所谓生命,只是化学反应的循环往复而已。而所谓衰老、疾病、受伤,只是这些化学反应出现了差错或是遭到了损坏阻塞
也就是说,只要用药物代替进行化学反应,生命就能够维持下去」

……在对他采访的过程中,我多少感到有一些疑惑。
第一点,是医院的所在地。
预定建设医院的土地旁边就是一块墓地。如果是以临终护理为主要经营对象的话,似乎不太应该犯这样的错误。

第二点,是西先生在美国的活动情况。
根据调查,他似乎是把奄奄一息或昏迷不醒的患者“复活”了,“复活”就是字面意思。

让患有晚期癌症、生命只剩几天的患者完全康复,这是可能的事情吗?
我自己是医疗方面的外行,看来必须要拜访一下嵯峨崎综合医院或是嵯峨崎大学医学部的专业人士了……
(本文由嵯峨野仁记者投稿)


9月14日,2018
在孩童间流行的迷之语言 这究竟是……?

现在,嵯峨崎市内的孩童间似乎正流行着某种奇怪的语言。
这个现象被发现的原因是,有不少孩子的父母来医院表示「我家的孩子一直在说奇怪的听不懂的话」。
然而在对那些儿童进行实际诊断、向他们询问那种迷之语言究竟是什么时,这些儿童也只是很普通地用日语进行回答,并回答说并不知道有什么奇怪语言存在。
因此一部分杂志评论认为这些父母遭遇了集团性妄想症。不过真的会发生这种程度的集团性妄想吗?
协助事件调查的语言学者表示「调查才刚刚开始,所以现在还没法下定论。之后准备将其和类似的语言对照进行调查」
类似报告的数量仍在不断增加,希望事件发生的原因能够尽早解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被发现的嵯峨野 仁记者的取材笔记

虽然不断有孩子的父母来到医院表示「我家的孩子突然开始说起某种未知语言」,但是除了这些证言外也并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那种迷之语言正在市内的孩童间流行。
就像报道中写的那样,「向他们询问那种迷之语言究竟是什么时,这些儿童也只是很普通地用日语进行回答」,并且由于并不存在录音证据,实在是令人怀疑究竟有没有这种迷之语言在儿童间流行。
但是,确实有其他记者听到过这种迷之语言。
然而他们关于听到这种迷之语言的记忆似乎都很模糊,关于这件事只能说出一些不得要领且非常暧昧的话。
明明有人听到过这种迷之语言,却完全分辨不出这到底是什么语言。写下这段话我的脑海也开始变得混乱起来。
到底是小孩子在说那种迷之语言,还是说其实是听到迷之语言的这一方状态比较奇怪。还有,为什么关于那种语言的记忆都这样不完整、像是被篡改过一样呢……
……真的是相当棘手的事件。
(本文由嵯峨野仁记者投稿)

9月15日,2018
展览企划「对比现在与过去的嵯峨崎」 尽在嵯峨崎乡土资料馆

将展出大约20幅居住在嵯峨崎市内的画家西堂德信先生绘制的昭和初年嵯峨崎风景画。
风景画将与嵯峨崎现在的照片并列展出,能够对比地看出画中描述的地方现在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展览期间 5月11日~9月13日 星期一休馆
地点 嵯峨崎乡土资料馆2层 特别展览室
咨询电话 嵯峨崎乡土资料馆 xxx-xxx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取材的缘故,我得以在展览开始之前看到了这次展出的展品
有些地方能看出当年的影子,有些地方已经和当年完全不同,其中几幅画有些令人在意
就是本来应该在那里的东西却没有在画中画出
并不是说没有画出的建筑是在风景画画成之后才建设好的,而是当时本来就应该在那里的岐之户神社、嵯峨崎稻荷神社,甚至三逆湖都没有在画中画出。
这些建筑和景物本应在的位置在画中都描绘为枝繁叶茂的森林或是显得不太自然的空地。
按照那种构图手法这些景物肯定会被画入画中,但画中却没有。所以我觉得画家必定是有意为之。西堂先生究竟有着怎样的想法呢?
(本文由岩田雄大记者投稿)
Comments: 1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Frend @ 2019-09-03, 03:54
前面惯例是一些罗嗦的话。

我、玖羽还有Setarium过去签的“悬疑世界文库”那一套书前一阵子终于出版了,按照合同悬疑世界编辑社赠了我几套样书,然而由于个人原因,他们并不能寄到我手上(况且寄来了我也没地方放),所以我找编辑小姐姐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几本样书都抽奖回馈给读者好了。

但是我是个不用微博的原始人,所以又和魔王商量了一下,准备用Trow的微博来进行这次抽奖。

嗯,就是这样
——————————————————————————————
抽奖方式:微博关注+转发抽奖。

奖品:五套《克苏鲁神话》(一套总共包含三卷)。

抽奖地区:出版社的经费只够快递给中国大陆地区的用户,所以海外的朋友多担待。

活动时间:我不是太确定微博抽奖是什么情况,所以这个得魔王来决定。这里只是一个预告,详细请关注Trow微博。

奖品介绍:悬疑世界这次出版的《克苏鲁神话》规格为一套三卷,其中的分卷分别以《克苏鲁的呼唤》、《黑暗中的低语》与《梦寻秘境卡达斯》三篇小说的题目为卷名,而每一卷包含的小说内容自然也与卷册的名字有一定的对应。其中

《克苏鲁的呼唤》包含的是更加传统的“神话故事”,
《黑暗中的低语》则更多的是涉及异族文明的科幻故事,
《梦寻秘境卡达斯》则是更加浪漫(?)的梦境故事。

当然,虽然我是这样建议分卷的,但是由于一些主题的故事要比其它主题更多一些,为了均衡每卷的厚度,所以分得并不是特别严格。我会在后面将目录详细列出。

此外,由于出版社考虑过分开售卖的问题,所以每一卷中都贴心地包含了一篇洛夫克拉夫特的生平介绍、一篇洛夫克拉夫特1934年写给李·鲍德温的信(洛夫克拉夫特在信中回顾了自己的一生,让读者可以站在他的角度看待他的一生),以及一篇他对于撰写怪奇小说的一些看法和建议。感兴趣的爱好者们应该可以通过这些文字深入理解洛夫克拉夫特对于一些事情的看法,以及他为什么选择这类主题以及这种写作风格的思路。

此书拥有盒装和散装两种版本,但是由于出版社并不确定届时的存货情况,所以你会抽到什么全部随缘。

(注意!我并没有见过实际样书,出版社发给我的第一版初稿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实际样书有差异的话,还希望大家多担待)。

吐槽一句,克苏鲁神话其实算不上是《魔兽世界》、《斩魔大圣》的文化根源,只是这些作品有所借鉴而已。

一些可能会有人关心的Q&A

Q:如果我中奖了应该做些什么?
A:中奖者需要提供一个可以让编辑小姐姐找到你的联系方式(QQ最佳)然后按照编辑小姐姐要求提供一个收件人地址就可以了。如果您不想提供联系方式,也可以通过微博私信提供一个收件人地址,代为传达。

Q:需要任何费用吗?
A:并不需要任何费用,但是按照微博抽奖的规矩需要你“关注+转发”。

Q:书里的内容和我在网上看到的有区别吗?
A:只有一些小的区别,因为译者人数限制,所以玖羽重新翻译了一些故事,我重新翻译了《大衮》(因为TR上已经有一版了,所以我没有把这版译文公开。)另外,为了版面考虑,我删掉了一部分自己写的注释,但是你仍然有很大机会看到许许多多掉书袋注释。

Q:为什么我在淘宝/京东/其他电商上搜不到这本书?
A:根据编辑小姐姐的解释,作家出版社属于比较传统的出版社,所以前期会优先地面一渠道的铺货,之后才开始进行网络销售的二渠道。所以过一阵子就能看到这本书了。

如果还有任何问题,也欢迎在这里提出,我尽量解答。

第一次办抽奖,不太熟练,以后多练习练习就好了。
Comments: 11 :: View Comments
10 Pages V  1 2 3  » 

Expand

Billboard

若无特殊说明,本聚合页面内容均为T.R.O.W.会员创作编译,未经发布者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Expand

Stations

Time is now: 2020-07-07, 1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