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Posted By: radiofree @ 2018-10-19, 16:22
如果你是先看到的本文,那么在文章末尾会有1-46集的授权中文翻译文本。其中1-45集为豆瓣用户图安一记(豆瓣个人主页)翻译,46集开始在 trow 发布翻译。在此向转授人表示感谢。

今后我本人也会在 trow 参与Welcome to Night Vale 系列之后的翻译工作。届时还希望大家能多提宝贵意见,让更多人领略到本节目的精彩。

本文最早于2018年8月11日上载于机核网,作者是我本人。根据论坛形式,此处与原文章稍有修改。另外还要感谢机核网编辑白广大对此文的校订和其他帮助,感谢 inthel 和 lq1588 的邀请。
--------------------------------------------------

这里是一个友善的沙漠小社区,此地日头如火、夜色如水,神秘亮光在所有人装睡时从头顶掠过。
欢迎来到夜谷


以上是本文试图安利的播客(Podcast)节目Welcome To Night Vale(欢迎来到夜谷)第一集的第一句话。寥寥两行便把故事的舞台交代完毕。夜谷镇位于美国西南沙漠遍布的某个地方。而这个节目就是该镇的社区广播,就是那种你到了附近才能用 FM 收到的那种。这个镇比较特别的地方在于,在这个地方,你所知道的、不知道的、真假难辨的以及明显胡扯的谣言传说、阴谋论等等全都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安利该节目的念头由来已久但又一直未能成行,究其原因大概是故事没有明显主线,元素杂糅铺张,除了新怪谈这个标签几乎无法描述。因此,比起先尝试谈论架构和文化之类宽泛的理论,直接举几个例子反而更方便了解这个节目的调性:

  • 夜谷新开了遛狗公园,该公园严禁任何狗和人类入内,任何狗或人类严禁与公园内戴兜帽长袍的人形交流(都市传说)
  • 外星人光临夜谷并尝试控制镇民心智却未能成功,因为他们没发现镇民的心智其实已经被居住地底的蜥蜴王掌控了(双峰+克苏鲁)
  • 公共图书馆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因为那里有空洞眼窝中泛着红光的图书管理员,撕扯任何胆敢闯入的人(心理创伤)
  • 如果你在家遇到了危险,不要惊慌,向任何一个秘密警察安插在你家中的隐藏摄像机呼救。识别方法是看有没有你不记得自己安装过的门把手或你回忆中不曾出现的年老宠物(政府阴谋)
还有其他种种简直心疼镇民,他们每天日常面对的事物,小到五头龙是否有公民权可以竞选镇长,大到老兵参加太空血战(Blood Space War),随便哪个放到 SCP 基金会都至少Euclid级别

上图为SCP基金会中对夜谷的联动条目有兴趣的话可以移步相关网页


在夜谷镇,理性和科学所能建立的社会模型彻底崩溃。如果统计历次事件中消失(包括但不限于被撕碎、吞噬、传送、抹煞、转化、逮捕、失踪等)的人数(次),严格一点来算这个地方早被抹掉十几次了。而创作者也乐于通过反理性的方法制造出符合夜谷调性的离奇故事。比如其中一期节目提到通过某种方式与夜谷相邻的漠崖,由于镇上唯一的雇主破产,政府歉收决定削减开支。到这一步都还算合理(先忽略一个镇上只有一个雇主这件事),但接下来削减的开支方法就比较不科学了。政府决定不再监控和记录市内树木的活动。

你说啥?!你惊讶的多半是树有什么好监控的或者树怎么会动?但在夜谷和漠崖,居民惊讶的多半是:政府还还能再不作为点么?!连树都不监控了?!

网络上有些推广和译介还会着重介绍节目的另一个特性:细思恐极。不过老实说,当你接受了这种绚烂的惊奇故事风格,就实在没什么可恐的了。比如我非常喜欢的一段,主持人 Cecil 请来了自己的儿时玩伴,专业厨师 Earl Harlan, 来节目当嘉宾,教大家做一道文火猪扒。Earl 的教程着重于夺走猪的生命的过程和对失去生命之后的猪的处置,其中伴随着 Cecil 似乎已经品尝到珍馐的赞赏。当你将自己完全放松在沙发或床单中,听着 Earl 充满磁性的声音和 Cecil 充满魔性的赞誉,感受着生命的洪流和时间的消逝将猪不久前还在挣扎的生命酿造成与之相配的甜美,你将发现自己并不感到恐惧,而是愉悦。

欢迎来到夜谷。

2017年7月休斯顿公演剧照

版块

大概聊了聊节目的调性,再来谈谈他的表述形式,在社区节目中表现为板块。先说说经常在节目中出现的版块名字:

新闻/通告
常规
赞助商广告
交通信息
天气

以上是基本每集都有的版块,还有一些偶尔出现的版块:

社区日历
科学好有趣儿童知识角
和Earl 一起做料理

对,没错,和普通电台或地方电视台的节目版块一样一样的。这里挑几个版块稍微介绍一下。其他没有单独介绍的版块基本上都是风味小豆腐块,用非常小的篇幅给来达到渲染夜谷世界观,抖抖小机灵,怼怼主流和大厂,就不再冗述了。



新闻/通告节目作为社区广播主要是政府允许或要求居民了解的社区相关的信息,比如秘密警察要求所有居民在下次盘查时需要记住的词汇表,再比如在这个沙漠居民区新开辟的码头和水上乐园的开业盛况。开篇介绍的不允许人类和狗进入的遛狗公园就是在第一集的通告中播出的。总有居民会误认为遛狗公园就是开放给人类和狗的,而往往忽略其中被吞噬和变异的危险。因此,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绝对有必要通过社区广播告知那一小撮刁民,遛狗公园不是给人类和狗准备的!别瞎逛!

常规是这个节目的主轴故事,是节目叙事的主要载体。节目并不总有嘉宾,因此绝大多数故事都以 Cecil 的经历或各种形式的消息更新来推进。这些更新方法有时是闪灵小女孩一样突然出现在背后递给 Cecil 的小纸条,有时是 Cecil 与相关当事人取得联系后的总结。其中变成节目传统的方式是 Cecil 手下实习生的现场报道回传。Cecil 总是以一种 80 后老鸟看办公室 95 后实习生怎么看怎么没有职业精神的嫌弃去指使他们赶赴现场报道的,对于夜谷这种节目简直现实发指。现场工作并不只是伸出录音笔问问题就完事儿的。仅有那么几个实习生逃脱了不得善终的下场。在夜谷的小说里,Jeckie 还建议接电话的时任实习生去 Abby‘s 工作,因为那里的打工是整个夜谷死亡率最低的。


节目迷制作的前几位实习生和他们的消失原因。专业精神与生存技能缺一不可,最好再有点光环。

和常规是故事的主轴相比,新闻只起一个辅助作用,承担诸如节奏控制之类的工作。比如在第 60 集《断水》 (Water Failure) 中,节目以夜谷镇的天空出现了复数个太阳的新闻开始,但常规故事的主轴则是播音室断水了。Cecil 在整个节目中关心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办公室没有水,没法喝咖啡没法用洗手间之类的切身问题。他甚至一度忘记要更新关于两个太阳又变成了四个太阳的消息。这里新闻所起的作用是通过夸大和主题之间的差异来渲染荒诞的气氛,效果非常之好。这一期故事的最后,Cecil 给水务公司打电话的时候因为冗长、诡异、不着调的电话答录客服和水管里怪味的堆积晕了过去。在座的各位又有多少人因为银行或者旅行网站的电话客服树折磨到想摔手机呢?

当然故事最终问题还是通过四个太阳恢复正常解决了。Cecil 对自己切身问题的各种纠结和挣扎什么作用都没起。而且最后也没能明白接线员(不论是否是真正的人类)想传达给他的信息。但这也不重要,Cecil 和夜谷镇都回到了正常的步调。

另一个比较值得一提的是天气。夜谷的天气节目比较特殊,毕竟是沙漠谷地属于小气候区。这个单元是主创人员在独立创作社区上征集的单曲。每集一首,通常在故事达到高潮时切入。天气之后迎来故事的结尾,Cecil 会用总结的方式将天气节目时发生的事情讲述出来,并结束一天的节目。诸君可以移步 Eliza Rickman 的主页感受一下。其中的 Pretty little head 被选为第 45 期的天气版块。


由于夜谷认识的 Rickman 大姐姐,最近痴迷中

来自夜谷的声音

节目单元大概就是这样,而作为一个播客节目,配音演员的功底自然是重中之重。还记得上文提到的介绍文火猪扒做法的Earl 吗?为什么他的声音会比较魔性呢?因为他的配音是 Wel Wheaton(威尔·惠顿)。有些人可能对这个名字不熟悉,待会儿我们会在介绍中再提到他。

除 Wel Wheaton 外,其他大牌还有 Mara Wilson, James Urbaniak, Molly Quinn, Felicia Day, Christopher McCulloch, Maureen Johnson 等。夜谷为了形成故事体系,邀请了近三十个(到投稿为止)客座配音。除了之前提到的有些名气的家伙们,其他嘉宾的标签上总能找到“表演者”这个类别,而且几乎全员都有剧场经验。创作团队也会经常采用实验性的叙事方式辅以客座配音来形成新的体验。比如第一次分 AB 面双主视角的节目《沙暴》,客座配音不与主播交互的《报数电台》,全程第二人称的《你的故事》,穿插大量独白的《悄摸猫在你家里的无脸老太婆》,漠崖广播站阵容的各期节目,以及实力乱入剧透满脸的《(防剧透)》。

各位可以通过下面的图册认识一下几位可爱的演员和他们的声音。

魔性领衔Cecil. 主攻男低音,人形ASMR播放器,各国英语口音通吃。在各地小剧场出演固定节目,专注小剧场(也拍过少数电影短片)。最近在NPR 问答节目Ask me another 中做Puzzle Guru ,真是挖到宝了。

Molly Quinn,作为演员2009年凭借短片《牺牲》成为摩纳哥国际电影节新人奖得主。07年至今每年都有影视作品产出,在夜谷配了一个阴谋论下数字电台的AI 以及其他两三个小角色。如果你玩过寄生前夜系列的话,你是可以在卡司中找到这位演员的。他在第三次生日中为 Eve 配音,因该是国人最有可能接触到的媒介了。

Mara Wilson, 配了名字超长的The Faceless Old Woman Who Secretly Lives in Your Home。目前专注于写作。如果你觉得很面熟那么你应该是看过她作为童星拍过的电影,包括《玛蒂尔达》,《窈窕奶爸》。

Wel Wheaton, 就是上文提到的魔性大厨Earl ,作为演员在美国流行文化里作为一个梗+吉祥物的存在。真玩家,痴迷程度病入膏肓,各类大展常客。我提几他参演的片子:《伴我同行》(成名之作)、《星际迷航》(好多集)、《飞天法宝》,还在《生活大爆炸》里以本人出镜。不看电影也没关系,他还给《无尽任务 2》、汤姆·克兰西《幽灵行动》和《彩虹六号》配系统音,GTA 系列 FM 西部电台新闻和谈话节目的配音,《辐射:新维加斯》里的脑控机器人配音,而且还出镜了褒贬不一的《电子游戏大电影》。

油管阿婆主 Felicia Day 在WTNV 中配了一个变身怪体质的动物园管理。制作了油管上的获奖网剧《the Guild》,基本就是她玩儿网游的日记戏剧化产物。之后还做了《Geek & Sundry》,其中还有威尔·惠顿出演。电影电视网剧无处不在。Day 小姐还作为游戏《龙腾世纪2》中的 精灵刺客 Tallis 的原型演员出演了真人电视剧《龙腾世纪救赎》。

Maureen Johnson,配了一个被遣散的实习生。这位其实是个作家,还挺高产,04年至今几乎每年都有作品。然而并没有读过,主要是机核网《末日戏法》节目介绍过的YA类作品。其人还给 DS 和 PSP 平台发售的的《哈利·波特与半血王子》写过脚本。

精分专业户Christopher McCulloch,WTNV中给一条五头龙配音。五个脑袋五种性格。忘了在那个动画里给七个小人儿配音来着。他的本职(姑且算本职吧)是漫画家,风格接近老美80、90年代的卡通片。

Glen David Gold, 这位其实是可做编剧,编写了剧中很重要的一集《Auction》(拍卖),深入设定的《Woman from Italy》以及由三集联播的《eGemony》。他本人倾向于写历史题材的东西……对不起,没读过……完全不知道这个人……他的前妻就是写了《可爱的骨头》的 Alice Sebold。

为了烘托夜谷的特殊氛围,主创先找来了 Disparition. 一个主要用电子乐、器乐、采样和声音加工创造氛围音乐的独立音乐人 Jon Bernstein。说找来大概不是很贴切,制作人 Joseph 听过他的作品,非常喜欢。而 Jon 就是简单说了句:“当然,拿去用。”

搞定了氛围音乐,接下来就是天气版块的音乐人了。这也不难,纽约的独立音乐人几乎是要多少有多少,而且质量上也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翻翻 Fandom 看看曲风涵盖了除古典以外多数的流行音乐风潮。投稿前这档节目已经做了六年 126 期,其中有两期是 AB 面,共 128 首。这其中很少有重复上场的音乐人,也就是没有所谓的御用音乐家(除了 Doomtree 这种音乐团体,他们以团体和个人身份共献声 6 次,算是老铁了)。在节目高潮部分采用歌曲,对于剧本来说调动听众情绪的功能要大于其实际功能。而换个角度来看,采用音乐来填充天气节目其实也是出于支持和推广独立音乐人。

独立音乐人不得不自己个人做宣发,或者像 Doomtree 一样抱团,或者像 Jason 和 Amanda 临时组成 Evelyn。情况简直和 80 年代中国摇滚类似:有多少独立音乐人便有多少独立音乐人组合。而面对诸如 itunes、 Youtube Red、百代、滚石这些公司的市场画圈能力,独立音乐人不但宣发手段和力度有限,宣发水平也参差不齐。能以音乐收入达到温饱甚至中产的独立音乐人毕竟少数,很多人不得不面对自己只能做兼职音乐人的处境。因此,能得到夜谷这种 podcast 上达到下载量前十节目的推广对独立音乐人有着极大的帮助。

文章的结尾会有Fandom,其中有夜谷所有音乐人的音乐信息和网站链接。强烈建议大家去多听,多欣赏。在工业化音乐的年代独立音乐的个性反而可能是照亮我们自己的一面镜子。千万不要错过。


创作者们

这档节目基本上就是这样了,接下来我想聊聊节目的两位主创:


Joseph Fink

Jeffrey Cranor

Joseph Fink 是夜谷的官方制作人。其人履历上除了小剧场经验对该剧有所帮助外,作为编辑参与成书《Untold Stories Of H.P. Lovecraft》 ,研究爱手艺大师也是专业。而他自己也是这本书的出版商 Commonplace Books 的几位联合发起人之一。Joseph 的分工更倾向于表演的控制。每期节目成型后都是由他先通过朗诵来评估节目于其质量并作相应调整的。并且作为主创,他深知什么样的声音,什么样的音乐符合他的要求。也正因为对内容,氛围,元素和台本设计的严丝合缝,Joseph 对于表演的执行有着近乎雕版印刷一样的一致性要求。即使原本即是朋友的 Cecil 也表示“对台本完全还原,不能即兴的要求相当严苛”

夜谷的另一位编剧是 Jeffrey Cranor,同时也是刚才提到的《Untold Stories Of H.P. Lovecraft》的作者。夜谷节目的调性和形式就是此君定下来的。多年的先锋剧场经验促使他倾向于通过戏剧的形式但采取直接、个人的方式与观众互动。他编写了应该算是系列剧的《Too much light makes kids go blind》以及其他至少上百个小剧本,还会编舞,还参与剧场运营。要文笔有文笔要管理有管理,业界大佬就是说这位了。需要强调的是,Jefferey 的剧场经验不仅仅赋予他写作的经验,更多地是针对podcast 这种形式,编写出的节目如何调动听众的能量,怎样调整这种能量的高低,如何使故事和听众的期待同步的能力。比如之前提到在高潮部分采用音乐,而在音乐过后由 Cecil 总结过程和结果,便是在听众情绪调动起来之后用音乐形成引导,使所有听众在这个点达到最高,而由音乐逐渐下调至叙事,从而避免不同听众在故事高潮过后情绪水平不同需要再引导而对之后的叙事和尾声提出难题。这种能力就不是杂志写手能驾驭的了。

在此之前,Jeffery 作为一个小剧团团体一员已经崭露头角,而 Joseph 在志愿工作中认识了老哥。

而这部剧本身的灵感来源呢?就是这位 Joseph 先生开着车听着广播,突然想到,如果在世界的某个地方,一切政府阴谋论都是真的,那会怎么样?于是便有了《欢迎来到夜谷》的雏形。如果他纯做一个阴谋论广播剧那就 Low 了,而且说实话也确实不好做。那如果把这个剧做成花儿会怎么样?Joseph 于是找来Jeffery 开始琢磨剧本(此前是Jeffery 找来Joseph 写了《What the Time Traveler Will Tell Us in the East Village》这部剧)。就这样,该剧的调性、走向和形式就差不多定下来了。两人开始在各自从业过程中认识的人里物色人选,颇有《十一罗汉》的感觉。

节目的种子是政府阴谋论,而阴谋论天然地与自由主义对等。在这样的框架下, 《欢迎来到夜谷》的主要听众已经早早锁定:就是这些自由主义信奉者和边缘小众人群。而两位主创又是表演与观众控制的专家,知道要在哪里按按钮。

在这样的图景下,我们看到的是一群小剧场演员,有创作欲望的创作者,表演着先锋风格的台本,与一群独立音乐人搞了一个天马行空的,丝毫不需节制的节目。虽然这个不需节制的节目在夜谷的框架下已经被收缩的似乎微不足道,但这个节目的核心足够坚定,而创作有足够好。一如一个封闭的蜂巢,外界的一切似乎与它无关,而它的存在只有区区一隅,也许只在你本想赏花的时候才会发现这里有一只蜜蜂。你开始欣赏她的舞姿继而跟随找到蜂巢,然而在切开之后,才会惊叹其中精妙的结构和其中有条不紊的律动,惊叹仅仅蜂蚁便可形成如此琼浆。


The Show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2012 年 6 月 12 日,节目的第一期试播上线了。这一期内容包括了什么呢?按照发生顺序排列如下:

都市传说:神秘黑影和不允许进入的公共设施。
反传统:天使帮忙给老太太收拾房间换灯泡。节目的最后政府宣布不允许与天使沟通并加密了天使的相关信息。
LGBT:这里是男同,镇上来了位智慧型帅哥迷倒了 Cecil。
政府阴谋论:陈述在你周围打转的不同颜色直升机代表什么意思。
未知力量:客机突然贴着地面出现又消失干扰了夜谷中学队的训练。
百思不得解:沙漠小镇新开的水上乐园开幕式。
控枪:国枪协的一份关于枪不会杀人的宣传。
种族主义:描述了一个穿着阿帕奇部落印第安服装说俄语高加索人。在剧本中明确提到“那个种族主义混蛋”!
鬼故事:幽灵车在高速公路上的交通播报。
重口味:这里引用图安一记的翻译“ 我认为最佳的死亡方式将会是被一条巨蛇吞食。双脚先进去,然后整个身体进入一个粘糊糊的胃部将会赋予你的人生完美的对称。 ”
克苏鲁或其他洞穴神话:在当地的保龄球中心地下发现仍然活动的地底文明。

第一集在不到 30 分钟的时间里密度非常高地陈述了上述话题在夜谷这个世界的情况。不是自由主义者标榜的正确价值观(或讽刺)就是小众文化。作为一个试播集非常成功地挠到了目标人群的痒痒肉。

而试播集的年份也有点意思,新怪谈运动已经开花结果,这一年又恰好是奥巴马第一任期结束寻求连任的选举年。美国人民(节目的最主要听众地域来源)已经在奥巴马的白宫下生活了四年。这位总统大概是美国式自由主义能找到的最好代表了。黑人、近祖移民、支持少数族裔事物、政策上支持同性恋(然而还是被 Lady GAGA 怼了)、支持网络中立、提倡严格的控枪、较为开明的堕胎政策、教育上支持公立学校和公办教育。如果拿这些政策和试播集里宣扬的政治元素做一个比照,除了奥巴马就是政府这一点以外,观海同志就是完美的目标听众。而他的连任也表明了自由主义在当时是顺应潮流的。2013 年 7 月, 《欢迎来到夜谷》登上 iTunes 播客排名第一名,单周下载能达到 15 万次。


奥巴马卸任了,我很怀念他……(相对来讲)

这就是《欢迎来到夜谷》,<Welcome to Night Vale>这个节目。单纯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节目,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听到它。希望诸君能不吝文章稚拙,拨冗欣赏节目。

其他

更多内容可以访问:
夜谷维基

除了节目单,还有各种统计信息和介绍,非常全面的粉丝维基。

Welcome to Night Vale 图案一记 前45集 授权翻译
Welcome to Night Vale 第46集 授权翻译

再捡几个我自己喜欢的小箴言翻译一下:
第 4 集:什么东西早上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我不知道,我把一个这样的玩意儿锁卧室里了!快找人帮忙!
第 22 集:如果你爱什么人,放他们走。放他们走!警察!你被包围了!
第 73 集:蜡炬已燃,如尼已书,牺牲已献,召唤之仪已然完备。吾辈齐颂:夏奇拉!夏奇拉!(王菲!王菲!)
Comments: 0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lq1588 @ 2018-10-17, 01:09
《欢迎来到夜谷》作为一部泛都市传说类型的播客作品,以其超现实而又不乏黑色幽默的独特世界观与故事情节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巨大的人气(虽然国内也就那几十个人在听)。在翻译了与其相同时期相同世界观内核的另外一部作品后,我也在很多人的推荐下收听了这部作品并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样出于更好的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很荣幸的向原译者要到了转载前文和接棒翻译的授权(在这里感谢豆瓣用户图安一记多年来在翻译和推荐这部作品上所作出的不懈努力),翻译了时隔多年的第46集剧本。今后sl4y区也将会开展大规模的翻译和介绍活动,希望能让更多的朋友一起来了解这部优秀作品的魅力。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在翻译时文中的人名和机构名称为了避免误解而直接使用原文;另外由于原节目中的开头和结尾内容时效性明显,不适宜这个更新频率以年计数的论坛的一般模式,因此在这里不做翻译,仅保留最后的今日谚语,敬请谅解。
由于夜谷节目发布的平台众多且多数平台有幸未已被屏蔽,在这里就不逐一列举收听地址。请自行前往官网内公布的平台对照收听
另外本文所用台本原文及同人创作图片来自非官方剧本站点cecilspeaks

本文由Radiofree进行精心校对,其本人也于近日发布一篇夜谷介绍文章,敬请期待。
————————
第46集 -游行日
行动自然一点。要像整个自然一样自然。要像整个生、死、变异、重生的循环一样自然。

欢迎来到夜谷!

听众朋友们,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游行日!

还记得我之前在广播里跟你们一起讨论过举行地点的那个一点也不神秘的游行日吗?还记得我公开宣传过的今天游行的具体地点吗?还有我绝对是用一种清楚并且有声的语言宣布的,绝对不是在篮球比赛精彩时刻的节目底下用密码敲出来的。我们希望所有人参加今天的游行,在我们之前讨论过的时间和地点。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今天将会发生很多事情!有计划好的事情,还有战略上的事情。这里还会请不少特殊来宾,这里不会有叫Tamika Flynn的年轻不法分子。她不会来这里,因此她也没有任何可能会组织集体暴动!她就是个逃犯,曾经想毁坏Strex集团的财产,但是我们不会让她出现毁了我们的游行日的,也不会让她带着一架直升机来反抗她口中的——她说的,不是我啊——“一个反乌托邦的企业官僚主义管理制度”。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绝对不行!我绝对不想整垮这个还拥有我们电台的恶毒[咳嗽声]嗯—良心企业的!事实上,如果你看见了Tamika Flynn,你可能会跟着她,而且会仔细听她对你说了什么。但是你是不会因此想要推翻Strex集团的! 根本不会。
跟着Tamika Flynn。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让我们在游行日再见!

再来看其他的新闻,最近镇子里出现了一系列单面开的门。Perez会计师事务所的负责人Tomás Perez说一扇黄铜把手的旧橡木门半夜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里。正好出现在杂物间门口的前面。他说当他早上去杂物间拿员工开会时要用的东西——笔、书签、一本笔记本、一些抗蛇毒血清——的时候,不小心打开了另外一扇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群站在一处明亮但干燥的地狱景象中的男女,他们拿着剑和棍,甚至还有几把枪。

Tomás盯着他们。他们也盯着Tomás。其中一个野蛮人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摇了摇头。不~另外一个人慢慢靠近,抓住门,又慢慢地关上,并且全程用眼看着Tomás。

Claire Wallace是一名自由摄影师,她给我们寄来了几张出现在Rec中心正对面空地上的门的照片。照片里的门被打开一条缝,旁边还有一名年老女性。我看不清她的脸。她举着一个标志牌,上面写着:“老夜谷歌剧院未来的家”。在另外一张照片里她正朝着门走过去。她的脸还是很模糊。在最后一张照片里,门关上了,而她也不见了。我还发现在标志牌的底下印着一行小字,上面写着“Josephina承包股份有限公司”。

夜谷或啥都没有的邻里促进组织负责人Juanita Jefferson说她家院子里也有这么一扇门。从一边看起来这似乎是一扇黄铜把手的旧橡木门。从另外一面看起来则是…啥都没有。她什么门也看不见。Juanita说她从可见的一边打开了门,之后她看见了一片广阔的多沙荒地,以及旁边连绵的群山。“那些山都是幻影。”她补充说。在其中一座“山”的顶上有一座灯塔。她还说她没看见有什么树。

“树~~~”她伤心地说。“它们是我们~~~~”她懒散地挥着手补充道,好像在驱赶一只飞得非常慢的蜜蜂。

紧接着记者就注意到一只非常慢的蜜蜂,慵懒又无比坚决地盘旋着逃离了现场。

接下来,是赞助商时间。

看看你的人生。你看见了什么?

啥都没有,对吗?你啥都看不到。哦当然你觉着你看见了一些忽明忽暗、有形无形的色彩。你觉着你看见了一些熟悉的东西,像是一些脸庞,一些字母,还有一些墙,还有你自己的手。

你其实并不熟悉那堆东西。

你之前从来没见过它们。甚至你的手也不是你自己的手。这些手是谁的手?是谁?这是不是就像人死时候的样子?你快死了吗?如果没有,那什么时候?还有你要死在哪里?你又是什么时候在哪出生的?

等等——你是怎么把你自己的出生日期和出生地给忘了的?我能理解你无法理解生存的无情这件事,但是你自己的生日应该很好记啊!

你的麻烦比我们想象得严重啊这位听众朋友。

OK,没事。你的生日是7月3号,你的出生地是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感觉好点儿了?

其实你并没有。你什么都感觉不到,因为你的手从来都不是你自己的。全都是你的想象,你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至少你闻起来不错。我们至少能告诉你这一点。

Irish Spring(译注:一种香皂).那些手是谁的?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交通信息。

这里有几条路。这些路上有很多车。有的车沿直线或者稍微弯的曲线移动。有的车在狭长的群体里堵着。这堆车里还有人。人们跟着他们的车一起,移动着,或者堵着。人们静静地,安稳地坐在舒服的座椅上,双手搭在一个能给他们指定方向的圆圈上。忽略掉汽车,他们看上去简直就像婴儿一样。这些人是多么的脆弱,紧缩在自己的保护壳当中。

我们的生活真的安全到能够远离被伤害吗?

当然不能。我们绝对不安全。但是这个问题不对。真正的问题应该是我们的生活真的值得被伤害吗?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我们都要驶向什么地方。我们都要驶离其他的什么地方。这是…简单的物理学常识。简单的自由意志常识。

当你接近游行日出口的时候准备好会有些堵车,但是不要改变路线。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沿着你的路走。

以上是交通信息。

我们又收到了很多关于门的消息。事实上,现在我正好在跟一位重要的科学家通电话。他在自己的领域非常拔尖,是一名英俊的科学家!

闭嘴!

嗨, Carlos! 所以,你说你看见那些新的门了?

对,我和我的研究团队现在正在一座漠溪住宅建设里根本不存在的房子里。这房子看上去就在这,但是根本不在这。我们之前尝试着去弄清楚这座房子,但是却发现根本没用。这房子从窗外朝里面看是空的,但是当你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又堆满了家具,还有一个叫Cynthia的女人住在里面。

可是在今天,这房子里的所有合成玻璃纤维门突然都变了。现在这些门全变成了黄铜把手的旧橡木门。当我们打开其中一扇门的时候,终于看见了之前从窗外看到的那个空房子。

如果你从这些新门进去,那你就可以探索这个并不存在的房子,但是除非这扇门外有人,否则你就再也出不来了。

我们中的一位科学家Rachelle进去了,但是她自己回不来了!我们觉得她只在房子里面待了大约45分钟,但是当我们在外边把门打开的时候,她飞奔出来,并且表示已经在房子里困了好几个小时了!她浑身是汗而且饿的不行,还把Dave给我们每个人做的哥拉奇(译注:一种面包)都吃光了。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实验。我们必须要小心,因为夜谷的时间很奇怪。但是我还是要去稍微探索一下这个房子,好给你还有你的听众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


Carlos? 一定要小心啊!

我会没事的Cecil! 队伍里还有5个天赋异禀的科学家跟着我呢。他们会检查我的进度,还能防止我被困。当然没了他们这房子里可就危险了。但是我不会没有他们的。根本不会。

好吧,你真是勇敢。

谢谢你, Cecil.

听众朋友们,关于门的故事我们会为您跟进到底的!因为我们这边有科学!

我们外向的市长Pamela Winchell今天又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她的大多数记者招待会都不值得报导,因为她做每件事都要开个记者招待会。吃午饭、买新茶几、跟街角的邮箱吵架、测试低飞小鸟的表面张力……基本上,我们每天做的所有简单活动她都想变成新闻。

然而今天早上,当她抱怨夜谷市长选举过程中的不公平过程,也就是所有选票为了支持那个从隐峡里发出的宣言而全部丢失的事情时,Winchell 市长看见她市政厅办公室里凭空出现了一扇门。当她打开那扇黄铜把手的旧橡木门时,她说她看见了一个天使。那天使长得高大、美丽,还向外放射出黑光和歌剧般的乐曲。Winchell 市长转头对着还坚持参加记者招待会的几个记者说:“天使都是真的!我现在正在盯着一个!他们是真的,OK?”

她接着开始把门开得大一点想让这些人也看见,但是那个人形轮廓——当然绝对不可能是天使——用唇语对着Winchell 市长说道:“闭嘴,Pamela!”

那个所谓的天使又补充:“嘘~~~~!天~~~啊!”并且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Pamela更正了她之前宣言中激烈怀疑天使存在真实性的部分——但是暗示那些山中可能有些什么

“我不知道!仔细想想它!”她充满思索地说,同时用博伊刀不停地把自己的桃花心木桌子削成大块。
[不在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听众朋友们,游行日终于开始了!

快来广场看看这个骄傲的社区所爆发出的多彩的欢声!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我刚才听说事实上13岁的Tamika Flynn也在游行队伍当中。事实上她一直跟着游行队伍。我现在要把这条消息告诉我的制作人Daniel,他现在正在控制室里扔椅子。我现在要把这条消息告诉我的制作人Daniel,他现在正被我锁在控制室里。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我要给我的制作人Daniel看看我用我自己的调音台也能主持好节目,而他只能默默地盯着他自己刚才从墙里拉出来的电缆。

正如你们所知,这场示威游行,正如你们一直知道的那样,是在氡气峡谷边缘的Strex集团总部举行。这场示威游行包含半打黄色直升机,都是由Tamika的同伴们征用而来。他们都是博览群书的初中生,他们离开镇子,训练了几个月就是为了这一刻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他们显然通过看书明白了怎么驾驶直升机。更确切地说,他们是从Italo Calvino的《看不见的城市》和Shirley Jackson的短篇选集里学到这些知识的。

永远不要低估优秀文学作品的力量。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听众朋友们,这将是夜谷历史上最伟大的时刻。同时这也是我们参与这个时刻的机会。我们不会像镇子里的老一辈那样,当他们带上柔软的肉质皇冠,用自己的血书写下这座镇子的宪章时,在旁边见证这一切的只有一只困惑的郊狼。现在,我们都有机会来见证这个小镇开启一个真正的崭新时代的伟大时刻。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目击者报告直升机已经出现在Strex集团上空。目击者报告许多左胸口袋上佩戴着不同阅读成就等级标志的小学生们拿着弹弓出现了。

目击者又报告那群笨手笨脚的Strex集团保安根本无法控制这场小型革命!

目击者还报告一个被吓傻了的卑鄙又臃肿的机构因为贪婪而被自己压垮了!

我也要报告,为了反抗这家Strex拥有的电台的统治,我在门口布置了街垒,同时正在对被困在小屋里的Daniel做鬼脸。

另外,夜谷同胞们,当你们为了夜谷,为了你们的小镇,为了你们的家人战斗的时候,我向你们,胜利的公民们,播送天气!
[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Take Up Your Spade” ,Sara Watkins]

夜谷听众们,和往常一样,在播送天气过程中发生了很多事。而且我们都错过了。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及时报导,而是因为我们没有去参与。

那些目击者确实在报告他们今天都看见了什么。

但是这些目击者都没有参与游行。

这些目击者们只是在目击着这一切,无力地目击着。

听众朋友们……哦,听众朋友们。这群博览群书的儿童革命者,包括他们的领袖和我们镇子仅存的英雄Tamika Flynn,都已经被Strex集团的安保队伍控制住了。Tamika想要掀起一场反抗这个镇子里的可怕邪恶组织的革命,并且想要恢复之前那个不太可怕的邪恶组织。但是没有人露面帮忙。他们只是在看着

她呼唤过你们!我也呼唤过你们,夜谷同胞们!但是我们的力量就是不够。

这些孩子们都会被送往的少管所。多亏了由夜谷心理协会精心调配的经过特殊校准的学校午餐,这里已经空了许多年。
就在她被捕的前一刻,Tamika还在平静地挥舞着一本满是标注的Bertolt Brecht的《伽利略的一生》。她还引用了这位著名德国剧作家的原句:“这片土地没有英雄并不可悲,可悲的是这片土地需要英雄。”

一名官员拿走了这本书并且把它丢进了塑料袋里,接着Tamika被戴上手铐,塞进了一辆带有橙色三角标志的亮黄色警车后座里。

夜谷……夜谷。我尝试着向你们讲述这一天。我之前说得非常清楚。Tamika之前说得也非常清楚。我们本可以做出什么成就,夜谷同胞们,但是我们……选择不去做。没有一个公民能为Tamika和她聪明勇敢的同伴们走出来,今天可是由这群孩子站出来在反对的暴政!我们都选择不站出来,并且希望他们能够为了我们赢得这场斗争。为了我们,而不是我们。我们相信会有其他人来完成。我们相信有这么一个英雄。

但是相信只是第一步。

行动才是第二步。为了你的信仰而斗争才是第二步。团结才是第二步。联合才是第二步。我们今天并没有迈出第二步啊夜谷同胞们!

那么接下来也不会有第三步了!

我们已经辜负了Tamika。但是更可怕的是,我们辜负了自己。

我—

嗯……

我的演播室里进来了几位客人。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破坏掉我的秘密街垒的,我明明用厚纸板做了标示,还在纸板上用大写字母和感叹号写了“离远点!”和“秘密房间!”,但是我的节目主任Lauren,还有几个我之前没见过的人——

不对,我之前见过他们!我之前在哪见过你们来着?

不过他们看上去都不怎么高兴,夜谷听众们。Lauren和那些陌生人咧嘴笑着,他们唇红齿白,小眼睛瞪得浑圆,深陷的酒窝就像括号一样把他们的小鼻子给括了起来,他们在笑,但是他们看起来不高兴。

可能是,呃,是时候结束今天的节目了。嗯,我肯定很快会再次同你们相见的,听众朋友们。

请继续收听接下来的一段轻柔的宽恕之声和轻快的治愈旋律,让我们下次再见,晚安,夜谷——

嘿!嘿!你们要——

[后面演职员表背景中的莫尔斯电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今日谚语:如果你爱一个东西,就放它自由吧。如果它开始叽叽喳喳地绕着你飞,那它可能是只鸟。
Comments: 0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砂糖 @ 2018-08-08, 04:27
这次我去了美国Gen Con桌游展。见到了Sandy Petersen还有Chaosium的人。在一个小的workshop讲座里。Sandy Petersen亲自和听众们一起现场编Call of Cthulhu 的模组,从而分享一些他个人的制作恐怖故事的经验和窍门。不熟悉Sandy Petersen的人可以大概搜索一下他的名字。他是TRPG Call of Cthulhu这个规则的创始人。还干过很多年电子游戏的设计。最近几年他和儿子自己搞了一个桌游公司,设计了一些桌游,比如《克苏鲁战争》。但是“coc创始人”这个名号恐怕要一直盖过他其他的成就了。

他对洛夫克拉夫特的热情,应该是高于Chaosium。他和Chaosium也是雇佣与合作的关系更多一些。他本人还是比较喜欢cult风格的恐怖电影。他的模组也有那个方向的倾向。最近Chaosium把他的段模组编成一本模组集《Petersen's Abominations》。从他的讲座里,可以看出他接触过大量的恐怖电影和小说。虽然coc的模组风格有很多,Sandy Petersen本人的经验应该算是比较贴近本源的,毕竟coc这个规则就是他编的……很多的观点很有启发性和指导意义。

以下就是我把这个讲座基本完整地复述了一下。因为是一个现场的互动讲座。所以有一些话语会比较零散。有些地方也没有听清,再加上我翻译的功力有限,可能读起来会比较跳跃。不过内容上95%是准确的。我在括号里也给了一些电影和历史的注释。不明白的地方,欢迎回复讨论。

=========
M.R.James是一个鬼故事作家。每年圣诞节他都会写鬼故事读给朋友听。不知道为啥,英国的圣诞节时节,人们经常读鬼故事……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那些故事还没有被编纂成书。但是现在你们很容易就能读到。

James故事里的鬼又干枯瘦长、披头散发、邪恶无比,总之是写得很棒。

我今天提到他,是因为在他写的一篇文章里(http://www.roberthood.net/obsesses/treat_them_gently.htm),列出了,“写出好的鬼故事的三条法则”。这三条法则也可以被运用到跑团里。当然,在克苏鲁故事里,就不是鬼了。而是类似鬼的东西。

第一条:鬼必须是恶意的。(It's malign.)
不是说鬼必须要坏到杀掉世界上所有的人。但是一定要是有恶意的。一个反面例子就是George Scott出演的电影《The Changeling》。电影前面都很好很恐怖。但是最后告诉你其实鬼是好的……反正至少对我来说,这电影瞬间就烂掉了。我不会花太多时间讲这个方面,因为我们要跑的是coc。你懂的,一般不会在这方面出问题。但是偶尔有的人还是想要把恐怖的东西设计成善良的。我强烈建议三思而行。

第二条:地点要设计在读者(在我们的情况下是玩家)可以想象的到的地方(Places where the players can imagine themselves to be.)
我对这条的例子是电影《异形》。《异形》是个非常优秀的、发生在飞船上的恐怖片。虽然故事是在飞船上,但是飞船是那种古旧的地方。引擎室什么的……完全不像是飞船,而是像一个日常寻常的地方。而想象一下《星际迷航》的飞船。所有的地方都是干净的、光滑的、超现实的。所以《星际迷航》上的恐怖故事恐怕不会像《异形》的恐怖故事那么吓人。

有一件事情可能很多人想不到。我一般会把我的克苏鲁恐怖故事设定在现代,而不是1920年代。因为玩家很难想象1920年代的事情。洛夫克拉夫特在1920年代写故事的时候,并没有写什么历史故事,而是描写的当时最与时俱进的现代故事。他的故事里有飞机,有潜艇,有各种最新的科学发现。都是用的当时最时髦的素材。

记得有人跟我说过:“克苏鲁并不厉害,可以被蒸汽船击败。”但是他们不明白。在1927年,人类能造出并且应用的,最有威力的机械产物就是蒸汽船了。洛夫克拉夫特想要说的是,人类造出的最强的东西都无法杀死克苏鲁。最多能阻止它几秒而已。如果故事发生在1945年,我敢保证换成原子弹也是一样的结果。就像Robert Bloch在《Strange Eons》里写的一样,克苏鲁10分钟后就重新构成了身体。

而coc trpg的基调被设在1920年代是有原因的。当我在设计规则的时候,洛夫克拉夫特在当时非常鲜为人知。至少所有我认识的人,都是从我这里才知道洛夫克拉夫特的……当时Chaosium想做一个有关洛夫克拉夫特的游戏。他们觉得洛夫克拉夫特是一个糟糕的雇佣文人。但是,Chaosium很明智地意识到,他们既然对洛夫克拉夫特有这种偏见,那他们就没办法公正地做一个洛夫克拉夫特游戏。他们决定把这个差事交给一个洛夫克拉夫特的死忠爱好者去做。很多公司没有这么明智。他们只是随便用一个主题去做游戏而已。举个例子,有的超级英雄电影续作,交给了一个不喜欢超级英雄漫画的导演去做,结果搞砸了。所以最终他们找到我来写这个规则。之后Chaosium又提出,希望背景设定在一个他们也可以乐意去插手写一些模组或者其他东西的时代。最终,他们决定把1920年代作为这个游戏的基调。不管现在怎样,但是在当时,1920年代的作用,其实主要是为了让Chaosium也乐意去参与进来。

我也经常跑一些1920年代的模组。但是我不会加入太多1920年代的内容进去。我只是专注于恐怖故事的部分。如果你跑的模组设定在1920时代、1800时代,或者不管哪个年代。如果你可以把年代的部分淡化,让人感觉是发生在现代的故事,那就比较好。

我实际上写过数百年后背景的科幻主题的模组。也许会收录在下一本《Petersen's Abominations》模组集里。但是跑过的玩家普遍反映他们感觉就像是发生在现代。

总而言之,就是要营造出一种氛围,让玩家觉得他们身临其境。

第三条:没有行话(No jargon。这里的“行话”指的是规则、解释等等,比较出戏的东西。)
M.R.James当时担心的是,在1920年代有很多科幻的内容。比如人们经常谈论“幽灵震动”或者“前世回溯”之类的东西。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里,《银钥匙》和《穿越银匙之门》之类的,是最不恐怖的几篇小说。就是因为里面有太多的行话或者说是解释。

那么在编写恐怖故事或者恐怖模组的时候,你必然会需要用到规则。但是你不想让玩家太专注于数字。所以,你不应该说“怪物击中你,造成6点伤害”。你应该说一些像是“它的爪子划穿了你的肩膀,你受到了xxx伤害。”让他们觉感到疼痛感,而且让他们觉得因为肩膀受伤了,所以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或者比起直接说“进行一下神智检定。”,你不如注重于好好描述,把规则部分放到之后再说。这样做会能更好地营造恐怖气氛。所以,如果你加入太多的“行话”,则必然会降低恐怖感。

这些就是M.R.James建议的一些规则。我在创造模组的时候也会尽量去遵守。

除此之外,我也尽量避免去做一些我不擅长的事情。比如,模仿口音这种事,我希望我能做。但是我做不到。所以我一般不去做。

噢,还有一个就是,不要描写NPC之间的讨论。因为这样做相当于游戏自己在玩。而玩家们只能在旁边等着。所以我一般就直接跳过这些讨论,比如“A和B讨论了一下,过来告诉你们可以进去。”这是我自己的准则。

(之后这段听众提问,有人问Sandy有关M.R.James的小说《Casting the Runes》,以及根据这个小说改编的电影。谈到手法的时候,Sandy觉得可以聊一聊,对创造模组有帮助。说明一下,这个影片有两个剪辑版本叫《Curse Of The Demon》和《Night of the Demon》。大概浏览了一下,讲的是和巨石阵有关的一个符文。貌似是谁拿到了,谁就会被恶魔杀死。而恶魔会无形之中引诱受害者把符文字条留在身边。想要摆脱命运,就必须在某一日10点之前把那个符文字条给别人。有点像午夜凶铃的设计。

其中有个镜头是,男主以为自己把符文放在宾馆。结果别人提起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把装符文的公文包带在身边了。Sandy引用这一段,是想说。有的时候通过NPC来指出玩家注意不到的事情,可以很好地暗示玩家被控制了。营造诡异感。)

我在说M.R.James是个很好的鬼故事作者,但是我没说他是一名很好的恐怖故事作者。毕竟我还是喜欢Lovecraft多一些。

=========
(以下是和听众一起设计模组的部分。Sandy的思路很活跃。而且这个又是创意活动。经常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所以对话都比较跳跃。我力求原汁原味,所以复述了原话,没有进行总结。)

好的,现在我们现场来设计一个恐怖模组吧!
我一般是很视觉化地编故事。所以我的故事很多镜头的灵感都来自于电影之类的事物。我们首先挑一个电影场景开始设计。你们谁想提一个电影场景?比如弗罗多把魔戒扔到火山里,或者电影《The Tell-Tale Heart》里,主人公听见地下有心跳声,或者罗密欧与朱丽叶。任何一个小说、戏剧、电影的场景都可以。

(有个听众提了一个建议。)好的,“把兔子烧掉”?(这里是童话《The Velveteen Rabbit》的故事。小孩有一个非常喜欢的兔子玩偶。然后小孩得了猩红热。治好以后,大人为了防止细菌污染,准备把他的兔子烧掉。)

实际上这主意很酷。我记得有个场景是画外音:“兔子在哪?我们得把它找出来烧掉!”我们可以用这个场景。

接下来,我们需要一个地点。可以在苏格兰,可以在白宫,可以在空间站、下水道、卧室。任何地方都行。
温泉?好。

最后,我们需要一个反派。我们可以选一种事物。不一定非得是怪物,也可以是邪教徒什么的。
不死的祖先?可以。

我们有了一个场景、一个地点,还有一个敌人。现在,让我们想想怎么把这些串起来。一个不死的祖先,在一个温泉。这个还真的有点难度(笑)。

现在我们想想这个祖先想要做什么。对了,一般当我设计一个反派的邪恶计划的时候。我不会去考虑玩家怎么去解决这个事件。这个是他们要考虑的。我知道有的人总是替玩家考虑怎么解决,但是我自己只会去考虑设计谜题。我可以设计这个反派已经开始实施了邪恶计划,并且把整个计划流程设计好。这样显得更真实。

我想考虑为什么玩家要去那个地方。必须有一个原因。如果只是说温泉里有个怪物,就显得比较违和。有了,这个祖先一定是玩家的祖先。这个祖先通过某种手段引导玩家去那里。

我把这个温泉设计在冰岛。这个祖先应该是有同伙帮助他从温泉吸取能量、魔法之类的东西。

噢,顺便。我决定这个祖先的名字叫Heidrig。是一个我最喜欢的冰岛明星的名字。冰岛人的姓氏一般不固定。子孙的姓氏可以和祖辈不一样。

这个祖先不是M.R.James的鬼。而是洛夫克拉夫特风格的那种有实体的东西。我脑海中的场景是,在温泉里,一个腐烂的身体从冒着泡的水里站立起来。这个温泉可以给他能量。也许是Gobogeg。(Gobogeg是Sandy在他自己的桌游《克苏鲁战争》里原创的旧日支配者。来源是疯狂山脉里最后的部分,丹佛斯在噩梦中嘟囔的各种邪神之一。)不一定要让它在模组里直接出现。玩家如果有心去研究的话,自然会知道。

那为什么那个祖先要让自己的子孙回到身边呢?可想而知,温泉对一个尸体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尸体会一直腐烂。所以他要赶快想个办法把自己转移到后代的身体里。也许他已经把身边的后代都用光了,也可能是他暂时忘记自己的子孙来到了美国。毕竟他们的姓氏都变了。所以他会召集信徒去举办一个有关Heidrig家族的节日或者聚会,从而把所有自己的子孙聚集到一起。这个祖先就可以从中挑出一个来转移自己。

(这里有一个听众问有关小孩子的事情。Sandy的意见是,不要让PC有小孩。因为不管玩家现实中有没有小孩,这样都很容易出戏。)

我们可以设计大约2个PC是Heidrig的后代。但是如果PC都是后代,就显得有点不自然。其他PC可以只是单纯的游客。怪物可以就是单纯地把无关人士杀掉。

这个祖先可以每隔一段(一年,或者几年)时间举办这种活动,来保证一直有身体可以更换。

我可以这么设计,每个人都来参加这个庆典。每个人都会得到一个Heidrig的信物。这些信物应该藏有这个祖先身体的某一部分,手指、牙齿什么的。可以和他产生共鸣。而且在未来还可以把PC带回这个地方。

所以什么东西PC不容易扔掉?戒指?牙雕?牙雕这个不错。鲸鱼牙雕不容易被毁掉。而且很值钱,所以PC绝对不会被扔掉。

对了,我们给这个祖先一个完整的名字。Heidrig实际上是个名字。我们需要一个姓氏……那就叫Heidrig Petersen吧!(笑)

对,就是这么回事!Heidrig Petersen曾经是个舵手。曾经远航到别处,见到过卡纳克人。没准和马什有联系。也许做过马什的船员(详见《印斯茅斯的阴影》)。Heidrig需要到冰岛去做一些仪式来召唤旧日支配者。但是也许冰岛比较偏僻,人烟稀少,他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实现这个计划。于是他问旧日支配者该怎么做。旧日支配者告诉他,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他长生不死来准备仪式。Heidrig说,那就这么办吧。

现在在温泉里也许不是他的原本的身体,而是经过几次转生之后的身体。但是比如《门外之物》里写的。想要转移身体,必须要有某种情感上的联系。不能随便就转移到别人身上。所以祖先就要把人召集到一起庆祝家族节日。从而建立情感联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那个牙雕作为更进一步的情感的媒介。而且牙雕也不容易被烧掉,很难破坏。

这个牙雕最好一开始到冰岛就给玩家。这样,玩家就会忘记这件事。到了故事后期,他们会突然想到这个东西的重要性。

还有一个要点。这个庆祝节日的聚会,会让玩家总觉得有事要发生。结果……什么都没发生。(场下听众和Sandy不约而同发出了邪恶的笑声……)因为Heidrig在这个聚会中挑选要转移的身体。

节日结束之后,玩家会发现它们回程的航班延迟了。因为当地Heidrig的教徒或者本地人,虽然不是Heidrig的子孙,但是他们估计已经比较疯狂了。他们会去做一些事情来延迟航班,从而把玩家留下。比如在飞机上大便之类的……不管怎么说,玩家得在那个地方多待一天。“哦,好遗憾。不过我们这里正好有多余的房间。”之类的。

然后,Heidrig就该行动了。我的建议是,在这个时间点,Heidrig决定好目标了。但是Kp你不一定决定好。你可以先放出一些诡异的事件。好,我们来谈一谈“诡异事件原则”。

一个反面例子是,玩家开了一扇门,结果里面有一个怪物把他们都杀死了。这样并不好。
你要做的是,给他们三次存活的机会。

第一个机会是,你给玩家一点“提示”。你可以说:“这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下水道的强烈的气味。”这样,玩家就知道有些事情不对头了。

如果玩家说:“我们不在乎,我们还是要进去。”你可以给他们一些明显提示有危险的“证据”。比如:“你们发现有个人的尸体倒在地上。脑袋被吸干了。浑身沾满了粘液。”这样他们就知道事情不对了。不管怎么说,一个人的脑袋被吸干了,肯定有问题啊。

如果玩家还在说:“嗯……我们还是要进去看看。”就这样,第三次再让怪物出场。

玩家如果是这样被杀死,他们不会去责怪你,因为你给了他们好几次警告了。我从事电子游戏的设计22年。我从中学到的一点就是,你要让玩家每次死亡都去责怪自己。你不会去让他们责怪游戏设计师。这样做可以让玩家不断尝试玩你的游戏。所以在这个例子里,如果玩家死了,你可以说:“我可是暗示过你们了哦。是你们自己要去送死的。”当然,既然玩家选择玩coc,就是为了体会这些东西。但是大概意思你们懂的。

所以回到我们的模组。首先,我们让这个在温泉里的尸体Heidrig,在晚上偷偷靠近玩家所在的地方,好让玩家闻到这种加热过的腐烂的肉块的气味。或者在走廊里留下一些痕迹什么的。

因为温泉对人的健康有好处。我们可以设计成,当地人推荐玩家去泡温泉。然后在普通温泉的下一层,是Heidrig所在的私人温泉。

玩家可以有各种方式解决事件。我不是那种强行规定玩家解法的类型。但是我能想到的一个解决时间的方法是:把那个牙雕扔到最深处的温泉旁边的岩浆里。就可以让这个东西回归能量源头。这样就可以解除情感连接。Heidrig就不能转移到那个人身上了。当然他还是可以杀掉玩家,但是不能转移了。

另外一个结局是:最坏的情况,一个PC被Heidrig杀死并且附身了。这样一来,剩余的玩家赶到温泉底层的时候,发现泡在温泉里的是他们之前的同伴。这该多酷啊!只要有玩家死掉,你就可以在那上面做很多文章了。

另一种提示可以是,玩家发现温泉周围有一些痕迹,皮肤、牙齿之类的不好分辨的东西。然后让当地的信徒NPC说漏嘴。比如:“哦,我们还没清理干净。”玩家就会琢磨:“清理干净?清理什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在电影或者小说里,主角去询问别人,一般问到什么线索以后就会罢手。然后故事继续推进。但是在游戏里,这帮愣头青会不断地刨根问底:“这是怎么回事?那是怎么回事?”你必须在适当的时候打断他们。让NPC必须去做什么事情,找个借口回绝玩家。信徒们不一定都很聪明。你可以这样扮演。让一个信徒说:“噢,在下面的位让我这么做的……不,我是说在上面那位。我的老板让我做的。口误,是上面,不是下面。”然后如果玩家还要问,你可以让信徒说:“抱歉,我那边还有活干,必须要走了。”然后就打断他们的对话。另外,利用冰岛人语言不太通也是一个方式。

还有一种提示可以是让玩家发现Heidrig曾经和马什船长一起航海。可能有的玩家会意识到其中的联系。但是如果他们的角色不知道的话,可以让他们在图书馆里调查出马什船长以及印斯茅斯等等的联系。

有了这些提示以后,某天早上,受害的玩家,就叫他达德利吧。达德利不见了,没有来和其他PC一起吃早餐。实际上是,达德利被拖到了最深处的温泉。达德利醒来以后可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拴着铁链。信徒告诉他无路可逃了。然后就可以进入动作戏了。玩家们决定:“我们一定要救出达德利。”如果真的有玩家完全不开窍,你可以引导他们发现普通温泉旁通往下层的入口。比如:“一扇虚掩的通向下层的门,慢慢开了。”之类的。

他们来到下层,看到那些疯狂的仪式。信徒们吟唱。各种符文什么的。周围还有小片的岩浆。然后那个不死的boss从滚热的温泉里慢慢靠近过来。我可以保证在战斗中有人会死在岩浆里,可以是玩家也可以是信徒。然后玩家会意识到,必须要把牙雕扔到岩浆里去毁掉。当然,向boss开枪没什么用。因为那个身体本来就快要腐烂了。没准Heidrig就是要让自己的身体毁掉,可以让精神获得自由进入新的身体。喔!这样太棒了。他想要冲进岩浆里把身体毁掉。这个场景太棒了。(自我陶醉中)而你们玩家的目的反而是要在这里阻止他的自杀行为!哦,这个太有意思了。(笑)

在这个地方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信徒。很多信徒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去机场或者别的地方去切断玩家的逃脱路线。比如杀死出租车司机什么的。我会设计玩家在等出租车到来,结果苦等不来。结果在周边发现了被杀死的出租车司机之类的。

回到刚才的场景。玩家一边要阻止boss自杀,一边还要把牙雕扔到岩浆里。如果牙雕不在身边。还要有人马上跑到地面上,从行李箱里拿到牙雕再跑回来。

我一直觉得有一条经常在现代恐怖故事里出现的设定很蠢。那就是:你的没有手机,或者手机没法用。 《The Return of the Living Dead》里就做得很好。他们用手机呼救了。但是只不过僵尸送来了更多的僵尸。所以我们也可以利用电话。比如玩家跑到行李旁边打电话问同伴。这时候,鬼把电话掐断了……我没说不让用电话啊(笑)。如果玩家打电话给警察。你可以让警察喝醉了。也可以让警察表面上郑重其事。然后挂掉电话就和同事嘲笑玩家,不把他们当回事。或者更好的主意。当玩家打电话的时候,让他们在电话里听到熟悉的声音。比如是boss的声音,或者某个信徒的声音……

如果玩家没有阻止boss自杀成功,达德利可能就会被附体。你可以让一切看上去解决得很顺利。让玩家坐飞机回程。然后在飞机上,达德利的心脏就停止跳动了。然后一下飞机,达德利就会想要回到冰岛。因为他已经被转化了。

这个就是我们设计的模组。可以是一个大的模组,也可以是一两次就可以跑完的小模组。有恐怖的动作戏,也有一些小创意,比如刚刚说的“不能让boss自杀”。你这次冰岛遇到的人和事物,可以用到未来的模组里。我觉得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串起来了,做出了一个不错的故事。

这就是Sandy Petersen如何创作一个恐怖模组。

(之后听众提问。Sandy大概说了以下一些有用的信息。他比较偏向于物理上直接的恐怖刺激,而不是心理恐怖。因为很难去控制玩家的反应和感受。如果玩家卡住,比如不知道达德利到哪里去了。kp可以让他们在电话里听到达德利正在处于危险之中,从而引导他们。有关“行话”,Sandy觉得还是要著重于气氛和描述,而不是规则。比如可以描述一个怪物多么多么恐怖。这种时候,玩家应该主动申请神智检定。如果玩家不提,kp可以提出。但是一定要在大量生动地描述场景之后,再提规则的事情。再一个就是kp不一定所有地方都要投骰子。比如如果玩家栽倒岩浆里,基本就死了。没有必要去用骰子。如果玩家非得要求用骰子,那也没办法了,可以告诉他们规则,不过结果也没什么差别。)
Comments: 7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lq1588 @ 2018-05-18, 07:24
说明
嵯峨崎地域新闻是一个由日本作者、n站up主Enbos主导、众多网友参与编写的“文字自由素材集”,其本质是一堆由Enbos本人及众多“新闻记者”投稿在tumblr同名站点上的假新闻的设定集。每一条新闻都由正文和记者手记组成,而后者主要是给正文的事件增加一些更加耐人寻味的色彩。广大模组作者可以自由使用这些新闻,制作出以虚构的日本小城“嵯峨崎”为背景的都市传说风格的跑团模组(目前几乎全部是coc规则模组,但是官方模组集里收录了一个使用insane规则的模组)。
由于这是一个基于网络的集体创作,截止到目前为止,嵯峨崎新闻已经成为了一个十多万字的大型设定资料集,而由此发展的模组作品(虽说就那几个)无论是在故事风格还是设定的详细程度上都与其他的日系coc作品存在着明显的区别。特别是Enbos自己使用官方模组《睥睨异界》(暂译)制作的跑团实况《嵯峨崎怪奇事件簿》获得了大家一致的叫好不叫座的评价,目前虽然和负责背景音乐的大佬闹掰了但是依然在火速连载当中,非常值得深入发掘研究。
出于宣传和推荐的目的,我翻译了部分新闻(基本上是由Enbos本人撰写的全部内容和几篇话题性强的,大约占总数的不到五分之一),希望大家能够以此管窥嵯峨崎这个微小又庞大世界观的一部分,同时如果能有人接着把剩下的几万字翻完那就再好不过了 biggrin.gif
另外由于这是译者第一次翻译这么大篇幅的新闻体裁内容,水平有限不能保证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
最后感谢作者Enbos(愿他身体健康)和其他网友的创作热情,感谢墨西哥胡椒发现并翻译了《嵯峨崎怪奇事件簿》这个实况作品,感谢圆规怪兽之前翻译的几篇新闻(出于省事的目的那两篇翻完的我就直接复制粘贴了),感谢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sdl trados在我电脑win10自动更新失败重装系统原有资料全丢的情况下奇迹般地保留了部分翻译完的文件。
嵯峨崎地域新聞网站
《嵯峨崎怪奇事件簿》原作链接:sm20105986
b站链接:av4352905
————————


大学教授失踪(2012年7月23日)
23日下午2时30分左右,110报警中心突然接到了一名在嵯峨崎市武方的三逆湖附近的男子(19岁)打来的报警电话。该名男子在电话中声称:“我们正在这边调查的时候,教授突然消失了。”
据信,失踪者为本市武方的嵯峨崎大学文学部历史文化学科的吉田贞治教授(45岁)。目前县警等单位正在进行搜索工作。
另据记者从嵯峨崎市警察局了解到的消息,报警男子声称吉田教授是在调查位于三逆湖北侧的被称为“三逆古坟群”的遗迹的过程中突然从该男子的眼前消失的。案发现场位于三个月前刚出土的新遗迹处,案发时吉田教授与报警男子及其他的4名学生正在共同调查此处遗迹。
吉田教授消失的瞬间也被其他4名学生所目击到,并且都留下了证言。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在进行事件调查时,我听到了这样一条消息:吉田教授在古坟群附近发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圆石”。报警男子称吉田教授对于这块圆石十分小心谨慎,并且绝不允许自己以外的人接触这块石头。
另外,三个月前在这里发现“三逆古坟群”的正是吉田教授本人。有消息称遗迹出土时,吉田教授一边说“这里最好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边及其准确地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开始发掘。
“三逆古坟群”和普通的古坟相比有很大的不同。一般的古坟是指有坟丘的古墓,而此处的古坟群其实是“一米左右的前方后圆状(钥匙孔状)石砌构筑物群混乱地排列在一起”。严格来说这里不应该叫“古坟群”而是应该叫“遗迹”更为贴切。
“三逆古坟群”周边据说是一个奇妙现象频发的地方,包括报警男子在内的5名大学生似乎都对这里感到很害怕的样子。这些奇妙现象应该不是什么物理作用之类的,大概是由于感官异常引起的错觉吧。


岐之戸神社夏日盛会“羽褪祭”将隆重举行(2012年7月23日)
 毎年7月24日举行的 “羽褪祭”已于今日完成准备工作。仪式内容主要是将岐之戸神社内神体从社殿里移动到紅鯉州瀑布中的岩洞内的过程。担任明天主祭的神社宫司小工聡先生(52岁),现在正神色紧张地迎接明天的到来。
 羽褪祭的具体执行流程主要是先由神职人员手捧神体献上祝词,之后由4名身披羽毛装饰服装的巫女将神体送往紅鯉州瀑布内的岩洞当中。羽毛装饰将和神体一同安放在岩洞里。到冬天将会举行“衣褪祭”,届时神体会回到社殿。
“对于这项长年举办的祭祀活动,我将认真主持,绝不愧对祖先的托付。”小工先生说。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我之前从一个在嵯峨崎大学里教民俗学的名叫吉田貞治的教授那里听说,所谓的“羽褪祭”似乎是一个歌颂再生与变化,特别是由死复生的祭祀活动。
 通常这种类型的祭祀活动的最后大多都会因为象征着对现世的执着而将神体返回原来的位置,但是如果我们把羽褪祭和与其相对应的衣褪祭结合起来考虑,整件事情就会变得完全不同。
 羽褪,是指羽毛的退化;而衣褪则是指穿着衣服的人类的退化。举行这两个仪式是为了模拟一种从人类生活的世界向另外一个世界(吉田教授将其称之为腐界)来回往返,以达到生命永续的过程。
 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对佛教轮回转生思想的否定,和整个日本神话体系相异。从这一点上看这个祭祀还真是让人充满兴趣。
 另外所谓的神体是一个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五角柱。不过在过去的文献记载中,这个神体之前的形状是一个“五角型的金属板”。


诊所内暴力事件起因恐为集体幻觉(2012年7月23日)
 23日,在嵯峨崎市渡神的向山医院内的暴力事件中被逮捕的男女三人目前由县警以集体暴行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等罪名移交给嵯峨崎地检署。
 男女三人分别是在本市居住的无业游民(32岁)、会社社员(21岁)和临时工(25岁)。三人涉嫌在22日下午对位于渡神的某诊所所长(43岁)实施了殴打、踢踩等暴力行为。
 由于三人均供称“看见所长变成了怪物”,面前县警正考虑其他审讯途径。
 另外,遭受暴力行为一时昏迷的所长已于23日出院。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事件发生在22日下午5点左右,110报警中心接到了从位于嵯峨崎市渡神的向山医院打来的电话。电话称“患者正在闹事我们根本控制不住”。
 当警方赶到现场时,向山医院的院长正在被三人围殴。三人的手中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握着纱布。
 面对到场警方发出的“危险,不要靠过来”的警告,三人中唯一的女性,25岁的临时工仍向一名警察猛扑过来。警方由此逮捕了这名女性,并同时逮捕了还在继续行凶的两名男性。
 三人在之后的审讯过程中一直在重复“那个院长是怪物”这句话。
 我自己在独自询问三人当中21岁的会社社员时,他告诉我说:“我看见从院长的口袋里面掉出来了一个被切断的手指头,然后就看见院长飞快地把那个断指拾起来放进了嘴里。”
 我打算接下来
            (记事本的文字在此处突然中断)


小轿车坠入三坂湖致驾驶男子死亡(2012年7月23日)
 23日下午6时20分左右,在位于嵯峨崎市武方的462国道上发生了一辆小轿车冲破护栏坠入三坂湖的事故。
 驾驶小轿车的男性在事故发生时并没有成功逃脱。赶来的救援队员将轿车用起重机牵引上岸时确认了车内男子已经死亡。
 事故现场位于三坂湖北侧的单测1车道的一处平缓左转弯路段。另据记者从嵯峨崎市警察署了解到的消息,死者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性,目前警方正在积极调查死者具体身份及事故原因。
 另外,由于该路段从三个月前开始频繁发生此类事故,已有市民团体针对此事提出了该路段是否存在道路设计和标识错误的问题。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武方的462号国道,特别是三坂湖北侧的这一路段,三个月来已经发生了14起交通事故了。在这之中有9件是致人死亡,剩下的5件中造成当事人意识昏迷的重伤事故也占到了3件。
 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了?虽然是出于我的臆测,但是这些事故的原因会不会真的和三坂湖北侧发现的那个遗迹有关呢?
 我不是在聊什么鬼怪或者什么超自然现象,只是单纯地感到奇怪。
 这之后,我准备调查一下发掘这个遗迹的人,嵯峨崎大学的吉田贞治教授。


女子滑下紅鯉洲瀑布 遗体已被发现 (2012年7月24日)
 24日上午9点,119急救中心接到报警称一名女性突然从位于岐之戸神社内的紅鯉洲瀑布上摔下。事发时岐之戸神社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羽褪祭。
 经过县警和救援队在现场及周边的搜索,终于在位于紅鯉洲瀑布下游100米附近的岩石岸边发现了死者的遗体。经确认,死者是家住東京都葛飾区的会社社员草山律子女士(29岁)。
 由于草山女士数日前就已行踪不明,其家属也已向警方提出过搜索的请求,目前,县警已开始调查这起事故是否有人为参与因素。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根据从神主小工先生那里听说的消息,在20年前恰好也发生过同样的事件。但是那时的事件并没有死人,而且是在冬天发生的,当时正好在举行衣褪祭。
 另外小工先生还对我说,20年前衣褪祭的时候,从瀑布上掉下来的是一个小女孩,会不会是小时候的草山女士呢?
 我自己也去瀑布上面调查了一下,发现瀑布跌水口周边的水流较为平缓,河滩上的岩石也不常有被溅起的水花打湿的现象,而且起伏也不大。
 因为有人为事件的可能性,草山女士的遗体将进行司法解剖。现在我也只能等待解剖结果出来后再做进一步的调查。
 但是,有一个让我注意到的细节,那就是小工先生的表情。
 虽说是偶然,但这起事故却是在刚好举行这么重要的祭祀活动的时候发生的。祭祀被死者玷污这种事,作为主持者本应感到遗憾才是。但是我总感觉,小工先生的脸上似乎总是浮现着微微的笑容。


“白与黑的艺术”——古谷林檎个展于渡神开展(2012年7月24日)
 在嵯峨崎市经营古代美术品买卖,同时也是木版画家的古谷林檎女士(42岁),目前在位于渡神的笠松画廊举行了名为“黑白集”的个展活动。本次展览将集中展示、贩卖古谷女士作品中以黑白色调为主的作品。展览将持续到本月的31号,其间参观者可免费入场。
 自从大学时代被朋友推荐制作木版画以来,古谷女士到目前为止已创作完成了超过一千件作品。因其用版画的艺术手法所表现出的独特的魄力和幻想般的景色,古谷女士的作品业已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然而面对这些评价,接受采访时古谷女士只是含混地回答说:“我只是把梦中见到的景色用版画做出来罢了。”更多展览信息详询笠松画廊。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作为一名女性版画家,古谷林檎女士的大多数作品有着精巧且奇怪的特色,这让我们很难将这些作品与她美丽的容貌和优秀的个人魅力联系在一起。
 往往在进行完被称为神经质一般的雕刻创作之后,人们会感受到其作品有一种真实到异常的远近感,但是所有的景色似乎又异样地扭曲一般的感觉。
 观者在欣赏原始的雕版时或许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一旦印到纸上,就会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违和感向观者袭来。
 这种感觉非常难以用语言来表示。而我仿佛也成为了这些版画的俘虏了一样,就连昨晚的梦里,我都梦见了在画廊中央展示的那幅版画。而我梦中的版画和现实的作品,没有一丁点差异。


支倉某住家发生火灾致3人轻伤(2012年7月24日)
 24日下午5时30分许,位于嵯峨崎市支倉住宅街内的久山真司先生(34岁)的住宅发生火灾,并且波及周围建筑,最终造成三栋民宅全部烧毁。
 火灾发生源头的久山先生的房子里住着包括久山先生和妻子响子女士(34岁)在内的一家五口。其中长子(19岁)、次子(14岁)和长女(16岁)在火灾发生时立刻逃出后被送往医院。三人均受到了较轻的烧伤。
 目前消防人员正紧急确认未能及时逃脱的真司先生与响子女士的安全状况。所幸周边住宅皆为空房,未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火灾现场位于JR与462国道之间的支倉住宅街,这里一直是一片僻静的住宅区。由于采用了阶梯状的规划设计,所有住宅都能毫无保留地欣赏到三坂湖的景色。
 我采访到了拨打119报警的男士,但是在和他交谈时,我注意到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困惑的表情。
 据他描述,在看到久山家的房子冒起黑烟时,他赶紧向火警进行了通报,但是等他报完警就看见久山家的三个孩子好像一点都不慌张似的从玄关里出来了。
 为了确认一下孩子们有没有受伤,该名男子走近了这三人,却发现这三个人全身煤污,身上还有很多细小的切割伤和擦伤。
 另外,据说三个人好像跟很费力地完成了什么事情一样,在走到离家最近的电线杆下面之后,家里的长子抱着小声哭着的另外两个人睡着了。


我市部分儿童后背出现原因不明伤痕 暂无健康问题(2012年7月25日)
 进入这个月以来不少地方向我们报告了一些奇怪的病例,那就是市内22所保育院、幼儿园中的数名儿童的后背上出现了形状奇怪的伤痕。
 县警在调查几起疑似亲生母亲虐待儿童的报案时发现了这一共同症状。
 记者通过专门医生了解到,这些印痕均呈现出明显的几何学形状,似乎是被某种物体强行摁压形成的。
 虽然没有健康问题,且印痕也在不久之后消失,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县警仍呼吁各位监护人今后应注意类似问题。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当我看到报告给我们的印痕的照片的时候,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些斑印的形状全是一样的。
 都是直径2厘米左右的,近乎精准的五角星的形状。星形的内部则显现出一种奇特的图案,就像是用同样大的印章摁下去形成的形状一样。


篠木某民家仓库内发现疑似祭祀用石柱(2012年7月25日)
 近日,在位于嵯峨崎市篠木的草間茂先生(40岁)家里的土仓中,发现了四根由名为英安岩的火山岩制成的可能用于某种仪式中的石柱。每根石柱直径约为6厘米,长度约160厘米,重量在15千克左右。
 篠木地区从很早以前就出土过很多类似石舞台形状的遗迹。另外目前已经发现,在这一地区从古留下来的土仓里发现的像这次一样的石柱中,有一部分石柱能和石舞台中的孔洞完全贴合。
 此次发现的石柱是草間先生在整理土仓中杂物时无意找到的,因为之前也在听说过附近的民家曾发现过类似石柱的消息,他便把这些石柱寄赠给了嵯峨崎大学文学部、歴史文化学科。
 另据嵯峨崎大学助理教授古谷香澄的消息,这些石柱和石舞台经分析后判明是属于同一时代的物件,制作时期大致位于平安后期到镰仓前期之间。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听古谷助理教授说,关于石柱从石舞台中移开的原因有诸多假说。
 其中最有力的说法是这些石制品是祭祀这个地方原来信仰着的神灵的祭坛,却被现在的日本人的祖先给破坏掉了。
 关于这些石制品的研究和调查工作原本是由嵯峨崎大学文学部、歴史文化学科的吉田貞治教授参与进行的,但是由于前几天吉田教授失踪,目前的调查和研究的进程似乎暂时停止了。
今后万一吉田教授要是回不来了,这项研究据说是要由古谷助理教授来接替。


支倉监禁事件嫌疑人因监禁伤害、教唆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30年(2012年7月26日)
 近日,最高法院驳回了因从今年三月至五月在位于嵯峨崎市支倉的自家住宅中非法监禁两名女性、并且教唆其中一人杀害坂口葦花(23岁)女士而被控监禁伤害与教唆杀人等罪行的犯罪嫌疑人花芽村邦正(32岁)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与二审的结果判处其有期徒刑30年。
 由于被告人花芽村在庭审时不断重复“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等话语,辩护方曾经以精神失常为由主张其无罪。
 另据记者从县警处了解到,在案件审理时原本还将听取该案女性受害人的证言来追究被告人的其他罪行,但是由于被害人患有严重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而作罢,同时预计被害人恐将花费较长时间恢复精神状态。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我旁听了这个案子的一审和二审,在要求被告人花芽村发言时他只是重复地在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服从他了”等等毫无价值的话。
 他似乎是想用这些无意义的话语来逃脱惩罚,真是岂有此理。对于这件事我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直接把被告人花芽村说的话记在下面吧。
“他没有脸”
“有个黑脸的男人”
“只能服从他了”
“我被人耍了”


香鹿川又现遗弃尸体 今年已有3具(2012年7月26日)
 26日凌晨4时许,119报警中心接到一名散步中的男性报警称在流经渡神的香鹿川下游处漂浮着一个人形物体。随即,嵯峨崎市警察署和同市消防机关赶到现场,并在河流中游打捞出一具尸体。
 警方根据遗体身上携带的物品判断死者是家住渡神的公司职员森下弘樹(22岁)。森下在23日没有回到家中,与其同居的女子也曾向警方提出了搜索的请求。
 司法解剖的结果表明,死者的死因并非溺水,而是由于全身被锐器刺出112处伤口造成的出血性休克。
 警方判断本案有杀人与遗弃尸体犯罪的可能性,并且可能与今年发生的其他几起尸体遗弃事件相关。目前警方正在继续调查森下生前最后的行踪。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今年以来已经是第三次在香鹿川发现遗体了。每一具被遗弃的尸体身上都有112处伤口,由此就能看出这个事件是有多么的反常了。
 新闻上说的“锐器”,用尸检人员的原话说是:“112处伤口全都是由不一样的尖锐物体造成的。”
 对于这起事件,单纯用异常来形容都远远不够。我虽然感到恐惧,但是又不禁燃起了兴趣。
 只是我总感觉这种不幸也会降临在我身上。是的,他也是嵯峨崎地域新闻的记者。
 他在23号去了渡神的向山医院调查那里发生的暴力事件,但是在调查的过程中突然失踪了。
 他现在已经没法告诉我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可能已经知道了,哪里不是我应该踏足的地方。


嵯峨崎地域新闻记者林kurara遗体被发现 死因不明(2012年7月27日)
 27日凌晨4时许,119报警中心接到一位回家路上的男性打来电话称有一个人倒在路上。当消防人员赶到时该名女子已经处于心肺功能停止的状态,在送往医院后被确认死亡。警方根据其身上物品判定死者为在本社工作的林kurara女士(28岁)。
 由于在尸体后背发现了锐器伤口,警方将进行司法解剖以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她知道得太多了


男子从窨井跌入下水道死亡(2012年7月28日)
 28日上午10时30分许,家住嵯峨崎市篠木的草间茂先生(40岁)跌入了一处打开的窨井。这一情况被一名散步路过的男性发现,并且立即拨打了119报警。
 被救出时由于草间先生全身遭受重击,不久后便被确认死亡。嵯峨崎警察署认为草间先生不小心失足跌入的可能性很高。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草间先生就是之前新闻上报道过的那位在自家土仓发现英安岩石柱并且捐赠给嵯峨崎大学的人。
 据说好像是有人在大学里看见他和古谷助理教授关于石柱所有权之类的事发生过争吵。


从背后被刺成重伤! 杀人未遂仍在调查!(2012年8月8日)
翻译:圆规怪兽
7日下午10时左右,居住在嵯峨崎市渡神町渡神商业街支仓区的个体户女性(42),被回家途中的男性发现全身是血的倒在了路旁,并拨打了110。
女性的腹部到背部有数处刀伤,后被送到市内的医院,并无生命危险。女性表示「突然被不认识的人袭击了」,嵯峨崎署已以杀人未遂立案并进行调查。
根据署内调查,女性是在回家途中,经过渡神商店街的丁字路口拐弯时,撞到了某个人。当时腹部已经被刺伤,之后后腹及后背多处也被刺伤。
女性被发现时已经失去了意识,并且在现场没有发现凶器。
据调查,嫌疑人身高大概在160~165公分,全身黑色着装。性别和样貌暂且不明。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遭到袭击的女性,是之前在本报采访过的木版画家,古谷林檎。袭击她的凶器也被认定为「类似利器的某种东西」。从伤口中提取出的碎片残留鉴定后,确定是「人类的骨头」。
同时,从伤口的情况来看、「仿佛被刺猬刺中了一般」,从腹部到背后一共分布了3~6处伤口,而凶器的刺入口则放射性状散开。


篠木石舞台被割(2012年8月8日)
 30日下午1点左右,正在嵯峨崎市篠木进行发掘调查工作的嵯峨崎大学文学部历史文化学科的学生们发现,分布在篠木的部分石舞台被人为破坏。
 篠木的石舞台被认为是制作于平安后期到镰仓前期的物品。虽然到目前仍没有探明其用途,但是在舞台周边的房屋中发现了能和舞台中空穴完全贴合的石柱。
 由于今后还有使用石柱来进行调查的计划,负责组织调查工作的嵯峨崎大学文学部历史文化学科的古谷香澄助理教授对本社记者说:“要是调查工作被终止或者推后的话那就非常遗憾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篠木现在已经发现了11处石舞台,如果算上未调查的地方的话推测总共会有20处这种遗迹。
 听古谷香澄助理教授说,目前已经从周边房屋中发现了共计72根石柱,今后可能会进行更大规模的调查研究活动。
 我还听参与研究的学生们说,三坂湖的“三逆古墳群”遗迹可能和篠木的石舞台有什么联系。


“童话世界再现”——菊地先生个展于渡神开展(2012年8月10日)
 嵯峨崎市支倉的菊地延行先生(26岁)的水彩画个展目前正在渡神的笠松咖啡举行。展览将持续到8月31日。
 菊地先生在高中时代因为一本画册而开始涉足艺术创作的世界的。刚开始时他选择专攻油画,19岁时又将表现手法转为水彩画。
 他的绘画题材全部都是之前创作的童话和梦中世界的景象。当问及菊地先生选择咖啡厅作为个展举办地的理由时,他回应称水彩风格的画作有一种特有的透明感,“我希望到场的观众们能够边喝咖啡边欣赏我的画,但愿能够缓解他们日常生活中疲惫的心情。”
 展会具体信息详询笠松咖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笠松咖啡是前几天新闻报导过的笠松画廊的姐妹店。笠松画廊的经营者是笠松香織女士(32岁),笠松咖啡则是由妹妹笠松伊織女士(28岁)经营。
 两人用低廉的画廊和咖啡厅展位的出租价格来吸引年轻有为的画家或者雕刻家等艺术家。
 这次菊地先生的个展似乎也是由伊織女士邀请而开始的。


小学教师因伤害班内学生被免职(2012年8月10日)
 嵯峨崎教育委员会在本月10日针对之前发现的多名小学生后背出现锐器伤痕一事,对嵯峨崎市内的小学校内的一名40多岁的女性教员处以免职处分。
 据记者从市教委了解到,该名教师是因为对之前报导的五角星伤痕出现强烈的兴趣而被发现的。另外,该名教师班里的被害学生的后背上目前已没有之前的伤痕印记。
 数名被害学生的监护人并未向警方报案。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要是让我说的话,这件事中最奇怪的地方是这些学生的监护人没向警方报案这一点。自己的孩子受伤了居然什么事也不做。
 反而是由教委和其他看热闹的人把这件事闹大的。
 这种差别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探亲路上小轿车相撞致五人死伤(2012年8月11日)
 10日下午6时许,在嵯峨崎市武方的462号国道上,家住实甲的横江功先生(29岁)驾驶的小轿车越过道路中线与对侧的汽车相撞。紧接着又正面撞上了后续驶来的大卡车,造成3人死亡,2人重伤昏迷。
 据记者从嵯峨崎市警察署了解到的消息,死者是横江先生车上的妻子真里子女士(32岁),以及对侧车上的煤宮市獅子丘人狭間久兵衛(78岁)和其女儿紀伊与沙(42岁)。横江先生本人和与沙女士的丈夫紀伊裕太(45岁)重伤。紀伊夫妇当时正在回家探亲的路上。
 事故现场位于三逆湖北侧的单测1车道的一处平缓左转弯路段。市警察署正积极调查事故的详细情况,但推测是由于当时天色较暗导致事故的发生。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我在武方的462号国道上开过车,并没有发现这条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就是觉得这条路有些奇怪。这件事也不好用语言明说,不过唯一确定的是这里有些奇怪。
 这些事故难道是都和时间有关吗?还是


巌疋马厩中六匹马离奇死亡(2012年8月13日)
 13日上午11时左右,在嵯峨崎市巌疋的巌疋马厩内发生了马匹突然倒地死亡的异常事件。
据称马厩中饲养的并非全是赛马,也有在附设的巌疋乘用马俱乐部里登记的马匹。而这些马匹据称前几天还能被人骑着正常奔跑。
记者从这些马匹的担当医师处了解到,这些马的死因均为心脏麻痹,未发现外伤等其他异常。巌疋马厩的天城花梨女士(29岁)对记者说:“这么可爱的马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怜了,要是能够找到原因就好了。”
巌疋马厩饲养了合计20匹的马和幼年马,今后将把马匹的健康管理列为重点。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没什么要特地写的事情。
但是,从紧邻巌疋的煤宫市的蠍山上流下来的支流也流经这里,问题说不定出在水上。
 而且最近煤宫那里也在流传一些奇怪的传言。看来那边也要调查一下了


船尾线发生事故致二十多岁男子重伤(2012年8月16日)
 16日上午5点左右在嵯峨崎市巖疋的巌疋站发生了始发电车将男子撞飞的事故。由于此事故的原因,船尾线往来电车时刻发生了较大的混乱情况。
 由于在监视器中发现男子身后有人影的迹象,警方怀疑此次事件涉及杀人未遂和故意伤害,目前已开始搜查工作。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正好巖疋站的站长是我的朋友,就特别给我看了一下监视器的录像。
 但是那个录像嘛——把那个东西看成人影让人有点怀疑啊。
 虽说确实是人的形状,但是这种运动方式……像是在滑行一样的身影,简单地判断成人影真的好吗……?


嵯峨崎忍者村表演活动中突现死亡事故(2012年8月16日)
16日13时许,在位于巌室的嵯峨崎忍者村内发生了一起爆炸事件。当时,正在为周围的小学生进行表演的片沖太郎先生(42岁),在表演途中由于脚滑不慎从空中跌落,紧接着就出现了爆炸事件。
 由于周围并未发现火光,爆炸原因亦不明确,据称目前警方和消防部门一道探究爆炸缘由。同时嵯峨崎市警察署正从事件或事故两方面对现场进行搜查。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这件事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什么奇怪的地方都没有。连我都能判断出来。
 他只不过是作为忍者修行倦怠了。仅此而已。


繁华街道中的悲鸣 女性被刺身亡(2012年8月20日)
翻译:圆规怪兽
20日凌晨4时左右,居住于嵯峨崎市州勲町巌疋区的公司职员谏山沙罗(30),被路过的男性发现全身是血的倒在了路边,并拨打了119。
女性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不幸身亡,嵯峨崎署已以杀人事件立案调查。
女性全身有几十处,仿佛被利器刺伤的伤口。从通报的男性那得知,他在发现她之前就听到『好疼』的悲鸣声。现场没有发现凶器。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数日前,我写了一篇关于渡神那出现了会留下刺猬刺伤般伤口的拦路杀人魔,看来这次发生的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
因为关于伤口的情况实在是过于相似。
仿佛被无数长度在1公分到4公分的利器按压般的伤口。
伤口会像被刺猬刺伤般呈放射状,加上复数的伤口分布能看出是同样的手法。
而且,伤口的深处及骨骼周遭残留着凶器的碎片,碎片被分析出是「人类的骨头」。
......连环拦路杀人魔事件,这一定是个大新闻。我决定将这个事件追查下去。


失踪教授在三逆湖被发现(2012年8月23日)
23日下午2时30分左右,在嵯峨崎市武方的三逆湖附近,上个月23日失踪的嵯峨崎大学吉田贞治教授(45岁)被正在“三逆古坟群”进行遗迹调查的学生们发现了。
据称吉田教授被发现的时候穿着和失踪当天完全一样的衣服,并且似乎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发现教授后在场学生立即拨打了119救援电话进行通报,而教授本人也被急忙赶来的救援队送到了医院。
————————————————————————————
吉田贞治教授消失后究竟去了哪里,目前还不得而知。
在场学生说,教授“和失踪时的那个瞬间一样,突然就出现了”。这种说法让人一时间无法接受,还是期待今后进一步地检验证明吧。
另外,在嵯峨崎新闻社接收的记事里,从上个月开始有关吉田贞治教授的新闻逐渐多了起来,关于这一问题也应该有一些调查的必要。


繁华街两人死伤 恐为连续杀人魔作案(2012年10月15日)
15日凌晨1点左右,家住渡神的公司职员小山茂人(26岁)和其男性友人(27岁)被发现满身是血倒在嵯峨崎市州勲的路边。一位路过的女子听到惨叫声发现他们后及时拨打了119求救电话。
小山先生在送往医院后由于出血性休克伤重不治,一同被害的男性友人则侥幸脱离生命危险。嵯峨崎市警察署称目前已开始以伤害杀人为由进行搜查工作,同时指出今后将加强相关地区的警戒工作。
由于小山先生与男性友人皆为全身数十处被锐器刺伤,因此警方怀疑该起事件可能与最近发生在嵯峨崎周边一带的一连串歹徒杀人事件有关。市民团体敦促警方加强警戒力度,强化夜间巡逻等措施。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最近嵯峨崎地区一直有被称为“刺猬”杀人魔的人在流窜作案。
虽然警方觉得这次的事件也是同一个犯人所为,但是作为一直追踪案情的人,我可能知道了一点,那就是这起事件很有可能是“刺猬”杀人魔的模仿犯做的。
根据“刺猬”杀人魔至今的犯案倾向来看,他一直在袭击“在繁华街区路灯开始熄灭的时间点左右独自行走的人类”。这一直是他的作案规律。
至今还没有例外。但是,要是假设他从这次开始规律变了呢……
那恐怕要等到下一个被害者出现之后才能判断这次的事件是不是模仿犯所为吧。
虽然这样想有些太不谨慎了,但是我不禁开始期待下一个被害者出现了呢。


二十岁左右女子离奇死亡 尸体在三逆湖发现(2012年10月23日)
23日凌晨5点左右,在嵯峨崎市武方的三逆湖湖畔,一位遛狗的男性向警方通报称发现了一具浮在水面上的女尸。
被发现时遗体损伤十分严重。从携带的身份证等物品中警方判明,死者是六年前失踪的家住严疋的广川幸子(29岁)。目前警方正在对这起案件是否有人为参与因素展开调查。
——————————————————————————————
根据先前的记录,6年前在嵯峨崎大学学习民俗学的广川女士是在三逆湖周边进行田野调查时消失的。在她消失时周围并没有目击者,而且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根本找不到她的任何线索。
我查阅当时警方的调查记录时发现,广川女士当年消失的地方居然和后来“三逆古坟群”的发现地正好相同。并且数月前吉田贞治教授消失的地方也正好是这里。
两人以同样的方式消失,经过一段时间后又以同样的方式回来。与吉田教授一个月就回来的经历不同,广川女士经历了六年的岁月到头来变成了一具尸体。两个人在消失的时候,究竟经历了什么呢?


管弦响彻州勲森林音乐祭(2012年11月7日)
 由嵯峨崎大学吹奏乐部主办的第12届“州勲森林音乐祭”将于11月10日下午2点在位于嵯峨崎市州勲的州勲森公园正式开幕。
 “今年我更要尽全力参与好这次活动。”
 面对采访时,手持着从多位前辈手中流传下来的古董长笛的嵯大吹奏乐部的森本沙織同学(22岁)这样对记者说。
 在去年“州勲森林音乐祭”上森本同学在开幕前的排练过程中因为身体原因很遗憾没有参加,但在本届的音乐祭上,观众朋友们能够近距离欣赏到她的长笛独奏曲目。远离纷乱嘈杂的街道,沉浸在长笛澄澈的音色中,对于现代人来说不失为一个良好的选择呢。
 本次活动具体细节详询州勲森公园管理事务局。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当我近距离实地聆听森本同学的长笛时,演奏一开始就能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席卷了全身。
 就是一种即便是睁大眼睛但是仍然觉得眼睛紧闭的未知的感觉。
 要是硬用语言表达的话,就是一种被囚禁在黑暗中的……
 她的独奏曲目是弗朗切斯科·保罗·托斯蒂作曲的《黎明是光与暗的分界》的长笛变奏版。
 虽然她的表情在演奏这首曲子时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在这轻松舒缓的曲调中,我总是隐隐地感觉到莫名的恐怖。


繁华街再现杀人魔 女性被刺身亡(2012年11月8日)
8日凌晨4时许,家住嵯峨崎市州勲的家庭主妇久山典子女士(29岁)被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的民警发现倒在血泊当中。警察听到悲鸣声后立刻赶往现场并拨打119救援电话,然而在送往医院途中久山女士确认死亡。
 警方认为久山女士是被目前网络论坛中称为“刺猬”的杀人魔袭击身亡的。嵯峨崎市警察署目前已将重点搜查方针转为对连续杀人魔的搜索。
 久山女士的死因与之前的被害人一样都是全身被数十处锐器刺伤所致。
 另外本次案件和之前一样都没有发现凶器和目击者。
 警方针对最近一连串的事件发表了将会加强警备工作的讲话,同时呼吁事发地临近居民也应重视警戒意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果然来了。
从上次杀人魔时间到今天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我每天都在期盼的被害者终于出现了。
・只袭击单独的人
・只在夜间作案
・刺入体内的放射状伤口
 这次事件的特征才是“刺猬”杀人魔标志性的特征。
 他(也说不定是她)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才做出这种事的呢?
 虽然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但是我对这起事件还是有无穷的兴趣。
 下次的话要不要先在现场附近埋伏起来呢?


船尾线发生人身事故 列车通行暂时推迟(2012年11月20日)
16日凌晨5点左右,一辆普通列车在行至位于嵯峨崎市巖疋的巌疋-久叶站间道口时发生了与闯入铁轨的小轿车相撞的事故。此次事故造成了线路上包括特急列车在内的往返12趟列车停运,18趟列车延误,其中最长延误时间达1小时50分。受影响旅客达3万人。
 小轿车中的男性在送往医院后被确认死亡。
 由于事发道口周边数年前亦发生过相同的事故,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事故中是否有其他人为因素参与的可能性。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最近巖疋站周边人身事故多发……不,这已经不是多发的程度了。包含轻伤重伤的人身事故,单是这个月就已经超过10起。要是加上八月中旬我去巖疋站采访时候的数据的话,已经发生了39起了。
 无论哪一起好像都是列车乘务员没错,出事的人负责,最后草草了事。
 还有就是,监视器上面总是出现的黑影……那个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条船尾线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支倉某住宅被全烧 现场惊现16具遗体(2012年11月28日)
 28日上午11时30分许,位于嵯峨崎市支倉的近藤治太先生(46岁)的住宅发生火灾,火灾造成建筑面积150平方米的两层钢混结构住宅全部被烧毁。
 由于火灾现场发现了包含近藤先生和妻子郁江女士(45岁)在内的16具尸体,目前嵯峨崎市警察署正在进一步调查并确定失火原因。
 另据警方消息,由于近藤夫妇平时单独生活,目前正在紧急确认其他遗体的身份。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支倉住宅街之前也发生过火灾。那次久山真司先生家发生的火灾,活下来的只有久山先生的三个孩子。
 ……还有就是,这次火灾中近藤夫妇以外的遗体,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呢?16具遗体,除去近藤夫妇以外还有14具。这14个人要是都住在那一个房子里也未免太挤了。
 而且最近支倉住宅街那里也在流传一些奇怪的传言。好像是和一个叫“羽褪会”的新兴宗教有关的传言……会不会和这期事件有什么关联性呢?
 虽然不能轻信那种谣言,但是总感觉有些东西很吸引我。看来我对这起火灾还应该再稍微深入地调查一下。


小轿车与货车正面相撞、波及摩托车致两人死亡(2012年12月19日)
 18日下午6时15分左右,在嵯峨崎市武方的462号国道上,家住渡神的宇羽島kimika(24岁)驾驶的小轿车越过道路中线与对侧的货车正面相撞。
 事发时与货车并行的摩托车也被卷进事故当中。事故共造成坐在货车上的两名男性死亡,包括宇和島女士在内的三人重伤昏迷被送往医院。
 事故现场位于三逆湖北侧的单测1车道的一处平缓左转弯路段。现在嵯峨崎市警察署正在调查事故的详细情况。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以前这条国道462线就发生过很多瘆人的事件,我虽然一直在跟进调查,但是依然不知道这次事故发生的原因。
 因为事故多发这条路还装了反光镜,道路中线还特地重新刷了一遍,也做了很多改善道路状况的施工。可以说市政府方面把能做的对策都做了。
 但是各种事故却根本没有要停止的意思……难道真的有什么超自然的原因吗?
 可能我真的需要再重新考虑一下。肯定有什么别的、决定性的理由存在。


三逆湖小学生集体失踪 数小时后发现(2013年01月30日)
 29日下午2时30分左右,在位于嵯峨崎市武方的三逆湖附近发生了前来远足的36名嵯峨崎南小学校的二年级学生突然失踪、数小时后又在同一地点突然出现的不明事故。
 警方称事发后带队的两名教师慌忙奔向警察并报告说带领的学生在他们眼前消失了。而就在警方决定派出搜索队开展搜救工作的同时,失踪学生又突然全员回到了事发现场。
 另据警方描述,回到现场的失踪学生们从外表上看非常健康,以防万一送往医院进行精密检查后亦未发现其他异常。
 嵯峨崎市警察署表示,虽然本次事件有恶作剧的可能性,但是并未发现带队教师有说谎的迹象,因此建议嵯峨崎南小学校方面宽大处理涉事教师。
 事发现场位于“三逆古坟群”遗址内,据附近居民表示,该地区经常发生所谓的奇妙现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正好我有一个熟人在嵯峨崎南小学校当老师,向他问这件事的详细过程的时候他对我说:“其实那里不是我们之前预定的远足的地方。”
 但是为什么这次远足的组织者在证言里都说之前决定的远足地点就是三逆湖呢?
 要是硬让我说对这起事件的感想的话,我一定会说这是三逆古坟群这地方很异常。最近这地方发生的怪事太多了。
 我不相信什么超自然现象,之前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总是把它们当作笑话看,但是最近的这些总是让我想到一些可怕的东西。
 为了自身安危着想,最近还是别接近这地方为妙。


三逆湖二十多只乌鸦离奇坠落 疑为异常活动(2012年12月19日)
 市政府10日接到联络电话称位于市内武方的三逆湖附近的公园内发现了大量乌鸦尸体。在派出人员实地处理后共发现、回收了26具乌鸦遗体。
 经解剖,死亡乌鸦的胃内容物中并未发现类似毒物的成分。但是据记者采访周边居民了解到,事发时“突然有数十只乌鸦就像是想把身体往湖面砸一样地飞着往下落。”
 另据记者了解到,三逆湖周边最近经常发生动物出现异常活动的现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新闻里面采访的“周边居民”其实就是我自己,真的在现场看见这一幕的时候我确实是被吓到了。
 简直就像是黑色的奔流往湖中猛灌一样的景象,脑子里全都是骇人的入水声和乌鸦临死前的惨叫。
正好来三逆古坟群这边拍照,没想到会看见这种事情。照片是吓得拍不成了,还有一件事我也突然想不起来了。
 我为什么要来这边拍照呢?


州勲森公园出现集体失忆原因不明(2013年3月12日)
 市警察署本日某时接到报警称有可疑人员占据了位于州勲的州勲森公园。接到报警后警方立即赶往事发现场对可疑人员加以控制。据记者了解事发现场的十余名可疑人员皆处于穿着睡衣、意识朦胧的状态。
 据警方消息称这十多人在数小时后恢复了意识,在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后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之后自行返回了住处。
 另据警方消息称,这十余人都没有关于事发当时的任何记忆。事发地周围群众传言称这可能是集体失忆现象。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结果还是一个没头没尾的事件,只查出来这些人都是住在州勲3丁目的小川附近的居民。
 还有一点警方没有公布的是,所有的被害人身上都附着一些“绿色的像粘液一样的东西”。我尝试着偷偷地把这些东西送到嵯峨崎大学医学部的升贝abiru教授那里,看看能调查出来什么。
 不过庆幸的是采访到一名当时正在给钢琴录音的受害男性,他保留了在失忆时留下的录音。为了调查我准备听一下。
 感觉录音里像是有某种高频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首歌)。好像是不用拾音器直接录下来的吉他曲一样,我、、、、、、、、、、、、、、、、、、、、、、、、、、、、、、、、、、、、、、、、、、、、、
(记录在此处突然中断)


幻之奇书《蛊鸣记》向公众公开(2013年12月23日)
嵯峨崎大学人文学部所藏的幻之奇书《蛊鸣记》将于明年1月7日开始向公众公开展示两星期。会场位于嵯峨崎大学附属图书馆企画展示室。免费入场。开馆时间等内容详询大学附属图书馆(总机号码ooo-oooo)。
《蛊鸣记》是8世纪初期从倭马亚王朝传到中国的怪奇诗集《阿尔·阿吉夫》的翻译和解说文本。这本记录着各种各样奇异的精灵和怪物等等魑魅魍魉的书,在文化鼎盛时期的中晚唐文人中间产生了巨大的轰动,并且诞生出许多翻译与解说书籍(其中之一的《妙法虫声经》目前收藏于福冈县的安兰寺)。被称为鬼才的中唐诗人李贺也是《阿尔·阿吉夫》和《蛊鸣记》的忠实读者。从他的《箜篌引》、《払舞歌詞》和《神弦曲》等作品中可以看到其所受到的强烈影响。
《阿尔·阿吉夫》在欧洲也被以《Necronomicon》(死灵之书)的书名翻译成了希腊语(之后翻译成了拉丁语),在被天主教会认定为禁书后基本上损失殆尽。现在仅有大英博物馆与美国哈佛大学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所藏的数本存世。另外作为目前仅存的在文末添加阿拉伯语原文的版本,《蛊鸣记》的价值显得更加珍贵。现在哈佛大学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以及来自中国的李贺研究者,为了研究这部书而经常来到嵯峨崎大学交流访问。
————————————————
这么珍贵稀有的《蛊鸣记》,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不被公众所熟知呢?更加奇妙的是嵯大官网上的谜之注意事项:“精通中文者及中国文学研究者请勿阅览”。我问询问了嵯大方面的相关人士,得到的答复是“可能是我们考虑得过分了,但这也是为了唤起公众的安全意识”。我无法接受这个回答,于是找到了这次企画展的中心人物、嵯大人文学部历史文化学科教授吉田贞治先生,并对他进行了突击采访。“原来如此,那种回答确实是没法让人接受呐,但是之前已经有郑教授的例子了…”说完如上的开场白后,吉田教授向我讲述了下面这个让人无论如何难以理解的故事。
被称为李贺研究第一人的复旦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郑学良先生在嵯大访问期间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件。每天晚上从郑教授住的宾馆房间里都会发出奇怪的尖叫声。当听到郑先生“啊!窗!窗!”的叫喊声时,住在隔壁房间的客人立刻向宾馆工作人员通报。当工作人员匆忙赶到时,郑教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沉沉地睡着。第二天早晨当问起他时郑教授也什么都回忆不起来。当他回国后,郑教授被奇怪的耳鸣和幻觉所困扰,在写作基于《蛊鸣记》中内容的新研究书《李贺新论》时,他可能已经完全地陷入了忧郁的状态。最后,当《李贺新论》写完原稿的当晚,郑教授全家诡异地集体自杀。
话说回来,这本《蛊鸣记》是吉田教授的大伯父,民俗学者吉田清治郎先生在满州的日本人学校执教时从认识的古董商那里得到的。在清治郎先生死后通过贞治教授寄赠给嵯峨崎大学。
(注:本文为记者すずめ投稿)


嵯峨崎地域新闻新年祝福+通知(2014年1月6日)
祝大家新年快乐。
去年我们收到了许多地方上的投稿,编辑部同仁也积极地参与采访工作,取得了积极的成果。今后为了能够服务更多读者朋友,我们将以饱满的精神投入到崭新的采访活动中去。
另外,虽然嵯峨崎地域新闻一直以贴近嵯峨崎市民为宗旨,但实际上却一直报导以武方繁华街为中心的南部地区。
由于去年记者活动成果丰硕,人身安全也能得到充分保障,投稿数不断增加,因此从今年开始我们将开始募集嵯峨崎市北部的投稿文章。
下面我们将简单地介绍一下嵯峨崎市北部的相关情况。
(以下内容引用自嵯峨崎地域新闻读解导览)
 北部
・在北部地区占据大片山岳的是「厘内」,在其旁边的是「奥厘賀」,以及包围这它的「外厘賀」。在三处地区周边还有「瀬摺」、「魚棚」和「瀬瀬来」等自然景观丰富的地区。
名为“奥厘賀山地”的山脉横贯奥厘賀地区,成为了积雪稀少的嵯峨崎市内珍贵的冬季运动胜地。另外,这里在夏天也是户外运动和合宿活动的重要地点。
  ◯奥厘賀山地
   以东
   鹿子山(1,497m)
   差金山(1,329m)
   引台山(1,092m)
   片撥山(1,397m)
  ◯外厘賀周边
   瀬摺:在武方以南填海造陆之前承担了首都机能
   魚棚:在江户时代是嵯峨崎的鱼市场
   瀬瀬来:这里有旧造船所等遗址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地区存在,现在我们正在紧张地制作地图当中,请耐心等待。
今年嵯峨崎地域新闻也会为广大嵯峨崎市民提供贴近生活的新闻作品。
请继续支持嵯峨崎地域新闻。


参观中麸点心工厂爆炸?厂长微笑回应(2014年1月26日)
 说起嵯峨崎的名品点心那就不得不提据称是一根一百多日元的高级麸点心了。但是据关系人士称生产这种点心的食品工厂在26日白天发生了爆炸。事故发生在位于篠木的食品企业“株式会社比翼制果”的直营工厂,事发当时工厂正在利用休息日组织游客进厂参观。
 爆炸发生在游客体验烤制麸的环节上。据说是由于某个客人在操作时发生了某种差错,造成了正在烤制的麸比平常的麸膨胀了320倍并且从烤麸机器里爆炸出来的情况。
 当记者采访厂长白居 易先生时,他长舒了一口气说:“幸亏是在休息日出的事。”同时白居先生还对今后的工厂休息日参观活动充满了期待:“如果还能有发生这种事故的客人的话欢迎今后继续光临。”
 据了解,在株式会社比翼制果的工厂内除了普通的黑糖麸点心之外,还能买到高级麸点心的组合套装。在附设的咖啡馆里还能够品尝到美味的麸点心咖啡,是非常值得一去的景点。
 具体信息详询株式会社比翼制果。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事件当中的点心真的能膨胀320倍吗?
 这种麸质加工食品基本上都应该有一个伸长的界限吧。即便是放了淀粉和膨胀剂什么的,也不应该膨胀到那种地步吧。确实很可疑。
 ……但是这个麸的味道,真的是让人停不下来啊。


嵯峨崎市政府称昨日死亡与失踪人数为零(2014年4月1日)
本日11时,嵯峨崎市政府发表公告称昨日市内时隔85年未发生死亡与人口失踪事件。
虽然死人是嵯峨崎建市以来的传统,但是市长黒井均先生依然强调我市的安全性:“虽说这里以住进来就会死而闻名,但不是还有没死的人嘛。”
另外,由于本来预定会来参加发布的副市长守山旗先生被发现离奇死在自己家中,可以想见今后的嵯峨崎市依旧暗云涌动。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昨天,我的母亲死了。死因是全身被刺造成的休克死。
没错,是被刺猬杀的。
明明应该死了。
明明应该死了才对。
但是,今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母亲却在厨房若无其事地做早饭。
奇怪。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注:此条新闻有愚人节标签,虽然不知道到底哪里愚人了……)


中国留学生离奇死亡,尸体已被发现(2014年5月12日)
5月12日凌晨,在嵯峨崎大学附属图书馆企画展示室内发现了一具离奇死亡的尸体。巡逻中的警备员在展示柜前发现了倒毙的尸体后立刻拨打了119进行通报。经警方确认,死者是正在东京大学留学的中国留学生王韦礼。记者从警备员的口中了解到,前一天闭馆时在馆内的巡逻中并没有发现有人留下来,这之后也根本没有响起入侵者警报。目前警方正在继续调查王氏的死因和侵入路径。另外由于遗体被发现的房间属于“幻之奇书 蛊鸣记展”的会场,主办方因为涉及到警察调查等其他原因认为该展览无法继续进行,因此“蛊鸣记展”从今天开始停止举办。
——————————————
王氏是在死亡的前一天才来到嵯大访问的,不仅如此当天他还在图书馆内引发了轻微的骚乱(也正是因为如此发现尸体时没有携带任何标识证件的王氏的身份确认会进行得如此迅速)。
王氏似乎是刻意将自己的本名和东大留学生的身份以及为了看到《蛊鸣记》而特意从东京赶来等信息告诉了图书馆职员。(由于自己是中国人)被禁止参观而被激怒的王氏不停地吼叫着“这书本来就是我们中国的国宝,是你们这些日本人战后趁乱从我们国家偷走的”这样的话语;到后来王氏又严肃认真地说着“这本书本来是我家的传家宝,明朝的时候被一个让妖怪附身的女仆偷走了”等一些很难想象是在精神正常时说出来的话。后来得到通知的警备员们将王氏赶了出去。
即便如此王氏对于《蛊鸣记》的执着还是超乎常理的。嵯大关于“蛊鸣记展”的通知并没有在本校的官网上公布过。嵯大的通知也只是在本报上登载过(上月登载)。住在东京的王氏究竟是怎样知道这只在地方报纸角落里悄悄公布的“蛊鸣记展”的消息的呢?去东大采访时发现,王氏的专业是生化学,《蛊鸣记》应该是不可能作为这个专业的研究资料的。
另外,虽然王氏的死因目前仍不明(医生认定是突发性的心脏病),但是据听说,王氏的遗体上遍布着狗的齿痕一样的痣。因为毕竟是痣而不是真正的狗咬的伤口,所以这肯定不是什么致命伤。闭关后的图书馆根本不可能溜进来一条狗,更不用说现在已经根本不存在野狗之类的东西了。
不过说到狗,在采访过程中我还从之前的警备员那里听到了一个奇怪的故事。最近这里每天晚上好像都会从馆内的某个地方传出微弱的,像是狗的低吼一样的声音。这也是从“蛊鸣记展”开展的当晚开始出现的。警备员觉得可能是幻听而已便没在注意,而那个声音也一直持续到这次离奇死亡事件发生。这之后警备员田中先生的精神似乎变得非常受不了的样子。虽然《蛊鸣记》是寄赠给嵯大图书馆的,但是平时都是被保管于历史文化学科的吉田研究室,这次是因为展示会才特意拿回图书馆的。这让田中先生几乎是确信了《蛊鸣记》是本被诅咒的书。
随着采访的继续深入,我发现这次企画运营的中心人物吉田教授自身似乎对这件事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以嵯峨崎市和马萨诸塞州阿卡姆市缔结友好城市为契机,嵯峨崎大学和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开展了考古学方面的交流以及《Necronomicon》(死灵之书)与《蛊鸣记》的比较研究。这项展览的企画其实是校长为了抓住提升学校知名度的机会而强硬推行的,而吉田教授似乎很不乐意。从历史文化学科的学生们那里听说,在这次的事件发生后,面对陷入恐慌的校长,吉田教授只是冷冷地说:“我之前应该已经忠告过您了”。
(注:本文为记者すずめ投稿)


关于中止圣诞活动的通知(2014年11月 28日),
由于本次主动担当圣诞老人角色的本社记者赤福三太先生(25岁)突然失踪,今年的嵯峨崎新闻社圣诞派对活动暂时中止。
望周知。


关于再次举办圣诞活动的通知(2014年12月24日)
 虽然本社在11月28日发布了关于圣诞活动中止的通知,但是由于本次主动担当圣诞老人角色的本社记者赤福三太先生(25岁)在本社地下3层的社外秘资料室内的玻璃盒子里被成功找到,因此今年的嵯峨崎新闻社圣诞派对活动将克服艰难再次举办。
 另外,由于赤福三太先生被发现时身高缩短了大约一米左右且近似变成了一个标准的立方体的形状,为了判断其质量是否发生变化,本次活动中将会安排赤福先生站在圣诞树下。
望周知。
 另外圣诞老人角色在活动当日还可现场报名。务请拨冗参加。
嵯峨崎新闻社


特別編:巌疋男性死亡 疑被熊袭击 (2015年5月19日)
嵯峨崎市警察署发布公告称,昨日被发现死在嵯峨崎市巌疋街上的家住附近的八本木浩徳先生(51岁)根据司法解剖的结果推断死因为由颈椎骨折等原因造成的外伤性休克。据记者了解,由于现场残留有野兽活动的足迹且尸体胸口和腿部存在多处尖锐伤口,警方判断死者生前遭受熊袭击的可能性较高。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手记134页
最近年轻人之间流传着很奇妙的流言。说是从巌疋厩舎逃出来的“肉食的马”在袭击人类。那匹马在夜间活动,用瘆人的速度追着猎物。
虽然不知道流言的出处,但是据说巌疋的明科学园的几个学生深夜时目击到了一匹在国道上奔跑的马。
手记135页
到巌疋厩舎采访的时候问了一下,被回“开什么玩笑”。
当然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傻事。
手记245页
坏了 真的有!!
这么大!!
(潦草的笔迹)
手记246页
大发现啊,真的在国道(此处字迹无法辨认)
幸亏开车出来,追(此处字迹无法辨认)
地点就在巌疋厩舎附近,那(此处字迹无法辨认)
(之后文章字迹无法辨认)
※以下是从记者森口陸男向嵯峨崎新闻社值班电话留言中记录下来的内容
(电流音)
凌晨 零点 三分
(咔沙咔沙的声音)
(野兽吼声(很像马嘶声))
啊,好疼,好疼,这么(噪音)
不要,好疼,啊啊啊(尖叫)
(之后一分钟左右一直持续着滴答滴答的液体声和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
(电流音)
(注:根据本条新闻下标签判断这可能是为了引出衍生桌游新聞記者奔走記(暂译:嵯峨崎记者跑得快)而专门创作的特别篇)


大巴劫持犯袭击幼儿园校车过程中死亡(2016年11月12日)
11月12日上午8时15分左右,一辆开往嵯峨崎篠木的幼儿园校车突然被两名持枪男子袭击。
事发当时犯人将在场的13名篠木幼儿园儿童和1名司机劫持为人质并企图逃往邻县。然而当二人组中的黒亥宗治(46)命令司机开车时,所持手枪突然爆炸,因此与另一名共犯戸平義男一起被赶来的警官抓获并紧急逮捕。
犯罪嫌疑人黒亥因出血量过多被紧急送往医院,但是一个小时后在医院被确认死亡。死因被认为是出血性休克。
经历了如此恐怖的事件后被当作人质的司机和一部分儿童出现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在此我们也希望受害儿童能够早日康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虽然一大早就遇见这么吓人的事情很没办法,但是关于这起事件我还有不少纳闷的地方。
首先就是根据司法解剖的结果犯罪嫌疑人黒亥的死因是14发子弹(25口径回转式小柯尔特左轮手枪(载弹量6+1))以心脏为支点向外呈放射状飞出贯穿身体造成的出血性休克死亡。
但是根据当事警察的话说,在逮捕两人时他们拿的手枪里都没有子弹。究竟是怎么爆炸才能让子弹全部从一个人的身体内部而且还是心脏正中飞出来的呢?
其次,在调查共犯户平时据说他一直在椅子上抱着头晃着身子重复地说:“那些小孩一直在盯着我的枪。”
现在户平因为举止不安正在接受精神鉴定,那是不是应该把他的话当作胡言乱语呢?
还有,作为凶器的14发子弹到现在还没找到,因此调查仍在继续。还是希望警方能早日解决吧。
最后,在采访受害的篠木幼儿园园长細川美枝时打听到了下面的话。
“这次的事件真的是非常可怕。面对本园所施行的提高儿童能力的教育方针,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十分遗憾。今后我们将向家长谢罪并且针对儿童的心灵健康重点实施教育工作。”
心灵健康还有安全性,摆在篠木幼儿园面前的课题还真是不少
(注:本文为チーズマヨマヨ记者投稿)


【道歉信】(2016年11月12日)
针对之前嵯峨崎地域新闻电子版错误上传的发生在未来的记事,编辑部向广大读者致以深深的歉意。
但是由于前述的事件已经过记者调查取证,因此编辑部呼吁家住嵯峨崎市篠木的读者中有家中孩子在篠木幼儿园上学的家长,为了双方的安全请务必不要让您的孩子明天去上学。
毕竟您不会想让孩子受伤吧。
今后请继续支持嵯峨崎地域新闻。


嵯峨崎新闻社女记者失踪两年仍不知所踪(2017年12月27日)
由于本社一记者于2015年12月至今行踪不明,嵯峨崎市警察署与本社自今日起向全社会公开寻求相关信息。
井之坂菊江女士(22岁),女,工作单位嵯峨崎新闻社。身高154厘米,体重44公斤,长发。失踪时穿黑色v领橄榄色大衣。
根据市警察署调查,井之坂女士于2015年12月28日下班后失踪。失踪后两天的12月30日,收到井之坂女士邀请去其自宅访问的友人报警称其房间门锁被打开且地板上留有大量血痕。经警方鉴定这些血痕与井之坂女士血型一致,因此判断发生事件的可能性较高。
(注:本条新闻是模组《archive》的序言)
Comments: 11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Frend @ 2018-02-17, 18:58
邪神与那些创造邪神的人



写在前面的话:

首先,请不要把这个东西当作克苏鲁神话快速入门指南或者怪物图鉴,它不是。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整理和阐述现代的克苏鲁神话是如何而来的;那些神明、怪物、书籍、城市经历了怎样的变化才发展成了今天的样子。因此它面向的读者是对克苏鲁神话有一定了解的爱好者。如果你对克苏鲁神话一无所知,那么我建议你先去看看小说,这篇文章并不适合你阅读,因为很多时候你可能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巨大也非常有意思的工程,我预估可能需要花费三到四篇同样长度的文章才能勉强做一个大致的阐述。为了将工程量限定在一个有希望完成的范围内,如果没有意外,我在这篇文章里谈论的小说大多都是七十年代之前的作品。至于七十年代之后的作品,我只会挑出那些流传得太广或者影响太深远的观点和概念进行陈述(比如混沌社的桌面游戏规则)。当然这并不是说七十年代之后的作品就不值得注意,或者不够优秀。而是因为它们相对较新,传播范围仍然有限,因而造成的影响也较为有限。通过阅读本文你就会发现,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克苏鲁神话的绝大部分仍然是七十年代之前的作品决定的。或许等到2050年的时候,会有人再将七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的作品进行系统的归纳和分析。

我写这篇东西的最终目的仍然是鼓励爱好者们多阅读小说,包括小说原著。当然我也知道真正愿意读小说的人并不需要什么鼓励,不愿意读小说的人也没办法被鼓励。但幸运的是,作为一个兴趣使然的工程,我根本不在乎结果如何——何况整个过程虽然困难重重但总体上还是挺有趣的。总之,我不打算将它写成是一本百科全书或者怪物图鉴,以免过多地破坏阅读的悬念与乐趣。因此你会看到有许多地方我都没有选择引用而选择进行概括性的陈述。同样地,那些已经存在翻译版本的作品我都会尽量附上它的中文译名(而且你几乎肯定可以在trow.cc找到它),方便有兴趣的人阅读。虑到它的某一部分或许终有一天会搭配着奇奇怪怪的图片出现在某些科普介绍性的文章里,所以我决定将它写得尽量严肃与学究一点,尽量展示故事真实的样子,而不是渲染它的神秘性。

由于许多信息在传播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发生扭曲和错位,因此如果你知道的某些信息并没有出现在这篇文章里,那么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它来自于七十年代之后的作品,或者某篇被我以及Joseph F. Morales无意间忽略了的作品;二种可能是它在传播过程中出现了扭曲,或者来自没有作品基础的爱好者理论。如果你很想知道信息的源头与原貌,欢迎与我分享,我会尝试查询其源头(但不能保证总是成功)。

在此非常感谢Joseph F. Morales收集整理制作的Cthulhu Universalis。可以说没有他的工作,我根本不敢去想象这样一个工程。

一切荣耀归于Morales

A
——Abdul Alhazred阿卜杜尔•阿尔哈兹莱德

“阿卜杜尔•阿尔哈兹莱德”原本是洛夫克拉夫特童年时阅读过《一千零一夜》后为自己起的笔名(根据某些考据,他外祖父的家庭律师阿尔伯特•巴克在起名时可能也做出了一些贡献)。虽然看上去煞有介事,但这个名字并非是真正的,或者正确的,阿拉伯语人名。还一些评论家认为“Alhazred”其实是“All has read”的文字游戏而已。

在1921年1月创作的《无名之城》(The Nameless City)中,洛夫克拉夫特第一次将这个名字用在了自己的小说里,并将其称为 “疯子诗人阿卜杜尔•阿尔哈兹莱德”。然后,在他1927年创作的《<死灵之书>的历史》(History of the Necronomicon)中,洛夫克拉夫特简单地叙述了阿尔哈兹莱德的生平,为我们描绘了一个“崇拜着某些他称之为‘犹格•索托斯’与‘克苏鲁’的未知存在”,书写了许多 “恐怖且自相矛盾的事情”且“默默无闻的穆斯林”——这基本就是我们今天所知道的那个 “阿卜杜尔•阿尔哈兹莱德”的形象了。

当然,作为《死灵之书》的作者,这一人物自然也被其他作家在小说里反复提及,不过这种提及大多都是简单地一带而过,并未对这一角色进行更多的补充。而真正值得在这里提及的是奥古斯特•德雷斯于1951年创作的小说《The Keeper of the Key》。在这篇小说中,德雷斯对洛夫克拉夫特之前做出的叙述进行了些许的改变,并且较为详细地讲述了阿尔哈兹莱德的最终命运。小说将阿尔哈兹莱德称为“掌匙人”(The Keeper of the Key),并且将他的死亡时间改写到了公元731年(根据《<死灵之书>的历史》,阿尔哈兹莱德应该在公元738年失踪或死亡)。根据小说的叙述,由于阿尔哈兹莱德的研究及其所编写《死灵之书》泄露了某些秘密,他被邪教徒从大马士革绑架到了无名之城。在那里,邪教徒对他进行了惩罚与折磨,挖掉了他的眼睛与舌头,并最终处决了他。

——Arkham 阿卡姆镇

“阿卡姆”一词最早出现在洛夫克拉夫特1920年创作的故事《屋中画》(The Picture in the House)里,顺带一提,“密斯卡托尼克(Miskatonic)”这个词最早也是出现在这个故事里,但是故事里提到的是“密斯卡托尼克河谷”而非后来更加著名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不过,在故事《屋中画》里,洛夫克拉夫特只是简单地提及了“阿卡姆”这个地名,但并未做更多的叙述。

随后,在1921年,洛夫克拉夫特将故事《赫伯特•韦斯特—尸体复生者》(Herbert West—Reanimator)的前半部分情节放在了这个他新发明的叫做“阿卡姆”的地方,并且将故事的两位主角安排成为了在阿卡姆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就读的医学生。但此文中的阿卡姆仍然是个毫无特色与风格的城市,即便我们简单地将它替换为“某城”,也不会让故事有任何不同之处。接着,在1923年,洛夫克拉夫特创作《不可名状》(The Unnamable)时,又将故事发生的地点放置在了“阿卡姆的一座老墓园”里。同样地,他也没有对墓地之外的地方做任何的描述;同年10月,洛夫克拉夫特又在故事《盛宴》(The Festival)里再度提到了“阿卡姆”这个地名,但却仍旧没有谈论任何的细节,只是在故事的结尾简单提及故事的主角被人们送进了阿卡姆的“圣玛丽医院”(St. Mary’s Hospital in Arkham)。

新英格兰小镇


事情在1926年出现了转变。在纽约经历了从满怀希望到彻底失望的一连串转变后,洛夫克拉夫特于这一年再度回到了自己位于新英格兰的家乡普罗维登斯。对于大城市纽约的厌恶以及回到家乡的喜悦对他的创作产生了微妙的影响。他在1926年到1927年间创作的作品,诸如《银钥匙》(The Sliver Key),《雾中怪屋》(The Strange High House in the Mist)以及花了整整一章唠叨普罗维登斯风景的《查尔斯•迪斯科特•瓦德事件》(The Case of Charles Dexter Ward),全带上了强烈的新英格兰风情。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个在他搬家前往纽约之前曾用过的虚构地名也被翻了出来,并跟着镀上了一层特别的新英格兰风情。

在1926年9月创作的《雾中怪屋》(The Strange High House in the Mist)里,洛夫克拉夫特终于描述了一点儿自己想象中的阿卡姆:“…越过好几里格的河流与草甸,眺望见阿卡姆城那片由乔治亚风格的尖顶组成的可爱景色…”;随后在《银钥匙》(the Sliver Key)与《梦寻秘境卡达斯》(The Dream-Quest of Unknown Kadath)里,他开始以新英格兰地区那些自殖民地时期就已经存在的小镇子为蓝本,概括地构想了这个他曾多次提及的虚构小镇:“…他折回了阿卡姆——那个被女巫侵扰的新英格兰古镇,那个他祖先曾生活过的地方…”(《银钥匙》);“…那位于被女巫侵扰着的古老阿卡姆中的灰白色复折式屋顶…”以及“…阿卡姆那生长着苔藓的山墙屋顶和城市后方乱石散布的茵绿草甸…”(《梦寻秘境卡达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今天所熟悉的那个充满了女巫传说与复折式屋顶的新英格兰古老小镇终于诞生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洛夫克拉夫特在自己的小说里沿用了“女巫传说”,“复折式屋顶”,“古老小镇”这样的概括性的描述,继续将阿卡姆的形象符号化。但在此同时,他按着创作需要,也随手为这座古老小镇添加了一点儿细节。例如,他在1927年创作的《星之彩》(The Colour out of Space)里提到阿卡姆有发行《公报》(Gazette)——这是一种定期发布、用来刊登重要公共文件的政府报纸——这份报纸也被后世的爱好者称为《阿卡姆公报》(Arkham Gazette)。而在1928年创作的《敦威治恐怖事件》(The Dunwich Horror)里,他杜撰了另一份更加有名的商业报纸,《阿卡姆广告人》(Arkham Advertiser)。与仅仅提过一次的《阿卡姆公报》不同,《阿卡姆广告人》后来又在《疯狂山脉》(At the Mountain of Maddness),《暗夜呢喃》(The Whisperer in Darkness)都有露面。值得一提的是,后来奥古斯特•德雷斯在创作小说时,也频繁地提到了这两份报纸,使得这两份报纸与复折式屋顶一样成为了阿卡姆的标志物。遵循同样的过程,我们还在《印斯茅斯的阴霾》(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中得知了阿卡姆存在有一个历史协会;在《门外之物》(The Thing on the Doorstep)得知了那里有一座疗养院。

更晚些时候,1932年2月,阿卡姆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次发展。洛夫克拉夫特再一次将故事的背景放在了阿卡姆,并创作《魔女屋中之梦》(The Dreams in the Witch House)。虽然他在创作这部小说时仍然遵循着一贯的风格,但这一次他较为详细地描述了阿卡姆的一些景色与地点,并且贡献了大量的街道与地名,让这座虚构的小镇看起来变得更加真实了,也为后世那些吃设定这口饭的人——比如混沌社——提供了莫大的便利。

那些熟悉美国历史与新大陆驱巫运动的人在看到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阿卡姆时,通常都会联想到了同样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塞勒姆,以及著名的塞勒姆驱巫案。洛夫克拉夫特本人也在与朋友的信件中认可了这种想象。他在1934年4月给F•李•巴德温的书信里这样写到:“…想象中的阿卡姆应该是个氛围与建筑风格有些类似塞勒姆的镇子,但地势要更起伏一些,而且还有一座学院(当时的塞勒姆还没有设立学院)……我准备把这座镇和想象中的密斯卡托尼克河放在塞勒姆北面的某个地方——或许靠近曼切斯特……”

其他作家对于阿卡姆的贡献大多因为缺乏足够的知名度而没能得到大范围的认可。较为值得一提的是,罗伯特•布洛克在自己1937年出版的小说《The Creeper in the Crypt》中提到了在阿卡姆镇可以看到海边;而1974年出版的那部德雷斯未能完成的小说《The Watchers Out of Time》中也提到密斯卡托尼克河在阿卡姆镇进入大海。这两处描述似乎都暗示了阿卡姆是一个港口城市。虽然洛夫克拉夫特在《雾中怪屋》(The Strange High House in the Mist)里的一些描述似乎也暗示了阿卡姆离海不远,但港口城市的设想仍然会产生非常多的问题,因而最终还是被爱好者们抛弃了。因此,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阿卡姆地图仍然将它描绘成为一个分部在密斯卡托尼克河两岸的小城市。

混沌社在1982年开启了《克苏鲁的呼唤》d100TRPG产品线后,自然也对这座著名的新英格兰古镇进行了整理和翻修,并且出版了详细的设定集《Arkham Unveiled》(或者也被称为《H.P. Lovecraft's Arkham》)帮助玩家与主持人更好的认识这座城市。当然这其中包括了很多混沌社自己编撰的内容——毕竟,洛夫克拉夫特与后世作家们笔下的阿卡姆是无论如何也凑不出一本248页的书的。这部设定集一共出了三版(第一版1990年,第二版1995年,第三版2002年),但在设定方面的内容变化并不大,差别的更多是TRPG剧本以及配合不同版本的CoCTRPG规则作出的一些调整。而在2009年的时候,为了将更新设定集(出更多的书骗钱),混沌社还出版了一本基于现代背景的设定集《Arkham Now》,将阿卡姆在21世纪初的模样展现给了玩家。


混沌社出版过的一张阿卡姆城地图

——Azathoth 阿撒托斯


阿撒托斯是个特别难搞的角色。由于他的地位实在特殊,所以很多作家都想要往他身上添点什么,再加上爱好者们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演绎与附会,如今万物之主的面目已经变得和他本身一样扭曲了。

“阿撒托斯”一词最早出自洛夫克拉夫特1922年创作的只有480个词的故事片段《阿撒托斯》(Azathoth)。但是这个故事与我们所知道的痴愚之神没有任何联系。洛夫克拉夫特也没有解释标题Azathoth究竟是什么意思。

盲目痴愚之神


而“阿撒托斯”第二次露面时已经变成我们所知道的那个存在。在1927年初创作的小说《梦寻秘境卡达斯》中,洛夫克拉夫特这样写到:

“它存在于有序的宇宙之外,一个任何梦境都无法触碰到的地方;这股没有确定身形的毁灭力量存在于最深的混沌里,待在一切无垠的中央,翻滚冒泡,亵渎着一切神明——那就是无所限制的恶魔之王阿撒托斯。没有哪张嘴唇胆敢高声言及它的名讳。在那些超越时间之外、让人无法想象的黑暗巨室里,污秽巨鼓敲打着隐约而又令人发疯的回响,邪恶长笛吹奏出的空洞而又单调的哀嚎,而在这一切之中,它饥饿地啃咬着。那些巨大的至高神明缓慢笨拙而又荒诞不经地伴着那令人憎恶的敲打与尖啸翩翩起舞。他们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类神明,盲目痴愚而又阴暗无声,而他们的灵魂与使者即是伏行之混沌,奈亚拉托提普。”

这段文字基本已经概括了我们对于阿撒托斯的所有印象:无限中央,邪恶长笛与污秽巨鼓的声音不断回荡,一大群盲目痴愚而又阴暗无声的神明翩翩起舞。此外,这里还提到了阿撒托斯的第一个,也是最少被提起的称号“恶魔之王”/“恶魔苏丹”(daemon-sultan)——至于洛夫克拉夫特为什么选择了sultan而非更常见的king或者lord,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或许仅仅只是为了增加一点儿异域色彩而已。

而在《梦寻秘境卡达斯》的后半部分,伦道夫•卡特被奈亚拉托提普欺骗,骑上夏塔克鸟飞向深渊时,洛夫克拉夫特再次提到了阿撒托斯:

“而最后那股位于最深混沌中、没有确定身形的毁灭力量则正待在无垠的中央,翻滚冒泡,亵渎着一切神明——那便是毫无心智可言的恶魔之王阿撒托斯。”

这也是阿撒托斯获得“盲目痴愚之神”(the blind idiot god)这一称号的主要原因。

随后,在1929年到1930年创作的长诗《来自尤格斯的真菌》(Fungi from Yuggoth)中,洛夫克拉夫特专门用整整一节(第二十二节)谈论了阿撒托斯。当然,具体的内容与《梦寻秘境卡达斯》中没有太多的区别:笛声,混沌,毫无心智,一应俱全。但在这一节里出现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

“Here the vast Lord of All in darkness muttered
Things he had dreamed but could not understand,”

“黑暗之中浩瀚的万物之主于此喃喃低语
口中所言皆是他梦见却无法理解之物,”

阿撒托斯之梦

让我们暂时跳出乏味又学究的考据之路,先来谈一谈一个广为流传而且颇具迷惑性的观点。关于阿撒托斯有这样一种说法:“我们所知道的宇宙以及其他万事万物只是一个阿撒托斯的做梦,他是宇宙的创造者;而当他醒来时,宇宙就不复存在,所以他也是宇宙的毁灭者。”

而支持者们最常用来论证这一观点的论据就是《来自尤格斯的真菌》中的这一段诗:

“黑暗中浩瀚的万物之主在此喃喃低语,
口中所言皆是他梦见却无法理解之物,”

其中的逻辑大概是这样的:我们在做梦时,理性和逻辑都会消失,但梦中世界对于我们来说似乎和清醒世界一样真实(至少在醒来之前是这样);而对于阿撒托斯来说也是如此,他的梦境里诞生了理性与逻辑这些他“无法理解之物”,而我们就生活在这个充满理性与逻辑的宇宙梦里。而当他醒来之时,我们所知道的这个充满理性与逻辑的世界也将不复存在。

这个推理虽然听上去很有意思,但我们必须承认,从一段诗句跳跃到这个结论实在有点儿过于跳跃,难以让人满意,更别提在洛夫克拉夫特笔下宇宙本身就是“盲目痴愚”而又“漫无目的”的。

但是,“阿撒托斯之梦”虽然很可能只是穿凿附会,但它或许的确摸到了一些东西,因为它有着一个并非属于克苏鲁神话的原型。在邓萨尼勋爵1905年出版的第一本书《The Gods of Pegāna》中存在着一位叫做Māna-Yood-Sushāī的神明。在邓萨尼勋爵的笔下,他是Pegāna的第一位神明,他创造了其他所有神明,然后便开始休息,而当他再度醒来时,他就会开始创造新的神明与世界并毁灭那些他已经创造出来的一切。于是,当Māna-Yood-Sushāī创造出Pegāna的诸神时,其中有一位名叫Skarl的神创造了一面鼓。当Māna-Yood-Sushāī入睡后,Skarl就开始敲打这面鼓。鼓声让Māna-Yood-Sushāī陷入沉眠,不会醒来。于是鼓手Skarl就这样永恒地敲打下去。有人说,无数世界无数太阳都是因为Skarl鼓声的回音而存在;也有人说无数世界无数太阳本身就是鼓声在Māna-Yood-Sushāī脑中激起的梦境而已。

当我们将这个故事与“阿撒托斯之梦”进行对比时,之间的关联就变得非常明显起来——无比强大而危险的神明与安抚他的鼓声。在1919年前后,洛夫克拉夫特读到了邓萨尼勋爵勋爵的作品,并很快就着了迷,而对他影响最大的一本书就是《The Gods of Pegāna》。而在1919年到1927年,洛夫克拉夫特创作的许多与梦有关的小说里都有着邓萨尼勋爵的影子,那么谁又敢保证《梦寻秘境卡达斯》里的阿撒托斯不是洛夫克拉夫特的Māna-Yood-Sushāī呢?

从梦境到现实

需要说明的是,直到此时为止,阿撒托斯仍然是梦境系列故事里的存在。虽然洛夫克拉夫特喜欢在自己的小说中交叉引用。但他对于梦境系列故事与那些发生在现实世界的故事之间的交叉似乎是比较谨慎的。事实上只有小部分最早出现在梦境系列故事里的东西,后来被他挪到了现实的舞台上,而阿撒托斯就是其中之一。

在1929年到1930年间,洛夫克拉夫特与齐里亚•毕夏普合作的《丘》(The Mound)中,他再一次地提到了阿撒托斯——虽然仅仅只有一个名讳,但这位盲目痴愚之神的确就这样被带进了现实世界。随后在1931年创作的《暗夜呢喃》(The Whisperer in Darkness)洛夫克拉夫特给阿撒托斯赋予了一个新的名号“核心混沌”(nuclear chaos)。这个称号后来在某些情况下被解释为阿撒托斯代表了核能,但放在当时的视角下看,此处的nuclear更可能是指“处于中心”的意思,而非在当时较为罕见的 “核能”含义(洛夫克拉夫特在1934年创作的《超越时间之影》里描述核能时使用的术语仍然是Atomic而非Nuclear)。随后在1932年创作《魔女屋中之梦》(The Dreams in the Witch House)时,洛夫克拉夫特再次搬出了阿撒托斯,甚至再度描绘了一遍阿撒托斯的王庭,并且也暗示了他的王庭并不存在于我们所能够理解的宇宙空间之中。

阿撒托斯的家谱

让我们将时间继续推移到1933年。那年的4月27日,洛夫克拉夫特给朋友詹姆斯•F•莫顿写了一封信,介绍了一些自己从巴勒斯街10号搬到了学院街的情况——这就是著名的617号信件(因为它在《洛夫克拉夫特信件摘选》一书中排在第617篇)。洛夫克拉夫特肯定没有想到,这封信后来居然引发了爱好者间旷日持久的争吵。当然这和洛夫克拉夫特搬家毫无关系,而是因为他在信里画了一个这样的东西:


于是,每个看到这封信爱好者都会面临一个两难的问题——这个玩意到底算不算是克苏鲁神话的一部分?如果说它算,这张表格上面的东西不仅滑稽,而且充满了从未在其他作品里出现过的内容,对我们熟悉的体系来说简直就是颠覆性的改变;如果说它不算,这张表格出自洛夫克拉夫特亲笔,恐怕不会有比它合法性更高的东西了。就在这样的纠结中,这张表造成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其中的一些内容甚至脱离了表格本身,以独立的形式出现在了常见的资料里,使得本来就已经非常混乱的神话体系产生了更多的误导。比如,英文wiki里“阿撒托斯”一栏里就列举了阿撒托斯的子嗣——其内容完全来自这张表格,却根本没有提及表格一事;还有我们经常在中文资料中看到的那句“……他(阿撒托斯)生出三柱原神——‘黑暗’、‘无名之雾’和‘混沌’……”亦是来源于此。

从今天的角度看起来,这张表格仅仅只是洛夫克拉夫特与朋友开的玩笑,熟悉他信件的爱好者会发现他的信件里充满相似的玩笑内容。比如,他曾经抱怨纳各与耶伯(没错,就是表里犹格•索托斯和莎布•尼古拉斯的子嗣)搬来和自己一起住,让自己睡得不好。但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洛夫克拉夫特的确没有考虑过将自己的故事当作一个完整的神话体系来看待,也并没有认真考虑过各种神话存在之间的联系。

另外,在1934年9月份,C•A•史密斯写信给R•H•巴洛时,同样也绘制了一张与阿撒托斯有关的家谱:

介于C•A•史密斯一贯的脸滚键盘式命名方法,我就不翻译这张家谱了。

滑稽的是,C•A•史密斯在这件事上的态度要远比洛夫克拉夫特认真得多,但这张家谱的影响力却要比前一张小得多——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家谱里的“著名人物”并不太多的缘故。

旧日支配者头子


在洛夫克拉夫特去世之后,德雷斯主动扛起了克苏鲁神话这面大旗,并且创造出了许多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概念,其中就包括了“旧日支配者”(Great Old Ones)——关于旧日支配者的具体细节,我们留到相应的条目再做讨论,但在这里我们需要知道的只是:德雷斯笔下的“旧日支配者”是一个非常宽泛且缺乏明确定义的术语。今天我们所熟悉的“外神”,“旧日支配者”,甚至其他一些神话存在,在当时统统都被划到了“旧日支配者”一栏里。当然,出于种种考虑,德雷斯同样也在自己小说里创造出了另一批仁慈的存在——“旧神”(Elder Gods)。接着自然就有了被爱好者们口诛笔伐的“善恶大战”。

在最早于1945年出版的《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中,德雷斯提到了:

“……旧日支配者们与旧神展开了大战,而指挥他们的乃是阿撒托斯,盲目痴愚之神,以及犹格•索托斯,万物归一,一生万物者……”

面对这样的叙述,人们往往容易将注意力集中在批评“善恶大战”这一想法上,却忽略这些叙述的深层含义。如果我们简单回顾一下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神”,我们就会发现在他的故事里,“神”与“神”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联系(除了那张奇怪的家谱图)——阿撒托斯与他的“王庭”整个处在无垠中央,仅仅只与奈亚拉托提普有所牵连;就连《穿越银匙之门》(Through the Door of Sliver Key)里的犹格•索托斯也没有明确地向卡特提起阿撒托斯。在他的笔下,阿撒托斯与犹格•索托斯与旧日支配者的关系更像是玉帝天庭,諾恩三女神与西瓦尔巴的死亡诸神——他们同存在于一个现实世界里,但却属于不同的神系,彼此间也鲜有交互。而德雷斯却在尝试将他们揉合在一起,让阿撒托斯与犹格•索托斯带领旧日支配者对抗旧神,让克苏鲁与哈斯塔死斗到底,从而让这些神秘的存在真正融合进一个“克苏鲁神话万神殿”。接下来,我们还会看到更多这样的例子。

另外,多说一句,在许多英文资料里都提到了,根据德雷斯的理论,阿撒托斯是在对抗旧神失败之后被旧神剥夺了智性。但我目前没有在他的小说里看到这样的说法(当然,我实在没有兴趣翻完他所有的小说,所以的确有可能他说过这样的话),而且根据一些叙述的推测,这种说法可能是以讹传讹。

夏盖虫族之神

在拉姆齐•坎贝尔1964年创作的小说《Insect from Shaggai》中,坎贝尔为阿撒托斯打造了一批昆虫一样的信徒,这就是后来广为人所知的“夏盖虫族”(其实它们在小说里被称为Shan,Shaggai只是它们原本所居住的行星的名字)。需要指出的是,Shaggai一词并非是坎贝尔的原创,洛夫克拉夫特的确在《夜魔》(The Haunter of Darkness)里就曾提到过这颗星球,但夏盖虫族的确是坎贝尔的原创。在小说里,这些虫子一样的生物崇拜阿撒托斯,并且建造了像是金字塔一样的神殿。这些神殿同时也是一种能够传送的宇航设施。在小说中,它们的母星已经被毁灭了,只有在阿撒托斯神殿中的夏盖虫族幸存了下来。另外,小说里的主角Shea曾在这样的神庙里曾瞥见了某些东西,让他联想到了阿撒托斯的模样——混沌社后来根据这一片段声称每一座夏盖虫族的神庙里都保存着用阿撒托斯的一小块碎片供能的反应炉。

另外在拉姆齐•坎贝尔1964年创作的另一篇小说《The Mine on Yuggoth》中,他提到了阿撒托斯存在有另一个秘密名字“N——”(但故事中并没有将它完全写出来)。这个细节后来被混沌社改编成了CoCTRPG里的一个咒文“DREAD CURSE OF AZATHOTH”。

——book of Azathoth 阿撒托斯之书

阿撒托斯之书最早出现在洛夫克拉夫特1932年创作的小说《魔女屋中之梦》(The Dreams in the Witch House)里。虽然现在很多爱好者都把它当作魔法书来看待,但根据小说中叙述,它实际上是一种类似女巫名册一样的东西,加入老凯夏所属的女巫教团的人需要用血在该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挑选一个新的秘名后才算正式加入了教团。(这一点混沌社倒是做的非常忠实,至少在第六版的CoCTRPG核心规则里《克苏鲁神话中的主要书籍》一章并没有提到阿撒托斯之书。)同样注意的是,在《魔女屋中之梦》里提到阿撒托斯之书(book of Azathoth)时并没有使用斜体,book一词也没有大写,因此可以看出洛夫克拉夫特并没有把这个词当作一本书的名字来处理。

另外,德雷斯在1957年创作的小说《The Peabody Heritage》也提到了阿撒托斯之书,而且把《魔女屋中之梦》里被老鼠咬出血来在书上签字的桥段又玩了一遍,只是把老鼠换成了黑猫。

——Book of Eibon《伊波恩之书》

伊波恩是C•A•史密斯1932年创作的小说《The Door to Saturn》中的主角,这也是他的第一次正式出场。C•A•史密斯将他描述成为了一个生活在终北之地(Hyperborean)的巫师,并且崇拜Zhothaqquah(撒托古亚的另一个名字)。但是在后世爱好者当中,这个名字远不如《伊波恩之书》有名(Book of Eibon)。

《伊波恩之书》最早则出现在洛夫克拉夫特与海泽尔•希尔德在1932年合作的小说《石像》(The Man of Stone)中,但是考虑到洛夫克拉夫特与C•A•史密斯一直有着非常密切的书信来往,很难说《伊波恩之书》就是洛夫克拉夫特的原创。接着,C•A•史密斯在1933年的小说《Ubbo-Sathla》与《The Holiness of Azedarac》中详细阐述了一些与《伊波恩之书》的有关的信息。

在《Ubbo-Sathla》中,C•A•史密斯表示《伊波恩之书》最初的版本是由一种已经被遗忘的终北之地语言书写的(考虑到书的作者,这是个很自然结果),随后它被翻译成了希腊语,然后又在中世纪被翻译成了法语。这本书里面充满了险恶的神话,宗教祈祷,仪式与咒语,也记载了与乌柏-撒斯拉(Ubbo-Sathla)有关的许多信息。同样地,C•A•史密斯还在小说中表示,与《死灵之书》相比,《伊波恩之书》里记载了许多相同的黑暗秘密,同时也包含了一些阿尔哈兹莱德不知道或者有意忽略的知识。此外,《Ubbo-Sathla》也提到此书后来被翻译成了希腊语,并且在中世纪时,其希腊语版本又被翻译成了法语。

而在《The Holiness of Azedarac》中,C•A•史密斯则详细地描绘了其中一本《伊波恩之书》的副本,称它是“一本由终北之地语言书写的副本”,上面有“用龙血绘制的装饰与图案”,包含着“最为古老的咒语”以及“那些已经被人们遗忘了的,有关Iog-Sotot(犹格•索托斯的另一个名字)与Sodagui(撒托古亚的另一个名字)的秘密学识”书的封皮是用“一种原住地的类人生物的皮”制成的。显然,他对于这一副本的描述,比如,神秘的文字,以及使用人皮装订等特色。可以看到这些描述后来被多次套用在了克苏鲁神话中的其他魔法书上。

其他版本的《伊波恩之书》

同样地,许多作家也在自己的小说使用了《伊波恩之书》在其他语言中的名字。当然遵照C•A•史密斯对于此书的历史设定,其他作家使用的名字基本都是此书的拉丁文名字或者法语名字,包括:
拉丁语:
《Liber Ivonie》,出自罗伯特•霍华德的故事残篇《The House in the Oaks》;
《Liber Ivonis》,出自洛夫克拉夫特1935年的小说《夜魔》(The Haunter of Darkness),罗伯特•布鲁洛1950年的的小说《The Shadow from the Steeple》(《夜魔》的后续)以及德雷斯1945年的小说《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与1951年的《The Adventure of the Six Silver Spiders》
《Liber Ivoris》,出自德雷斯1957年的小说《The Shadow Out of Space》
《Libor Ivonis》,出自德雷斯1945年的小说《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
(老实说,这四个拉丁文名字中只有《Liber Ivonis》勉强算是正确的)
以及法语:
《Livre d'Eibon》出自洛夫克拉夫特与威廉•拉姆雷在1935年的《阿隆佐•泰普尔的日记》。

B

——Byakhee拜亚基


“拜亚基”一词最早出现在德雷斯1945年的小说《The Watcher From the Sky》中,但早在1944年的小说《库文街上的小屋》(House on Curwen Street)中,他就已经提到了这种生物。在《库文街上的小屋》中,德雷斯将拜亚基称之为“蝠翼怪物”或者“半人半兽的蝠翼生物”,并且侍奉哈斯塔,这也是后来混沌社出版的剧本模组里经常将拜亚基与哈斯塔的信徒们联系起来的主要依据。在小说里,它们主要被当作坐骑来看待,但却也提到它们与侍奉克苏鲁的深潜者有冲突,似乎又说明了它们并非仅仅无心智的怪物。此外,“黄金蜂蜜酒”(space-mead)也出现在此文中,并被视为是一种乘坐拜亚基前的准备手续。自此之后,黄金蜂蜜酒就经常与拜亚基一同出现在小说中

但是,混沌社在1988年出版的小册子《Sandy Petersen's Guide to Mytos Monsters》时,却在拜亚基的描述部分使用了洛夫克拉夫特1923年创作的小说《魔宴》(The Festival)里提到的一种“杂种有翼生物”(顺带一提Sandy Petersen就是第一版CoCTRPG的作者)。而且这一叙述一直沿用到了CoCTRPG的第七版。对于这一使用,有部分爱好者提出了一些疑议。因为洛夫克拉夫特在小说中描述他笔下的怪物时,使用了乌鸦、鼹鼠、猛禽、蚂蚁、吸血蝙蝠以及腐烂的人类尸体做了比喻;但德雷斯的描述则简单得多,仅仅只称它为蝙蝠一样的大鸟,或者长着黑色翅膀像是蝙蝠一样的生物,因而很难断定两者说的就是同一种东西。因而一部分爱好者也试图将这两种东西看作是拜亚基的两个不同种加以区分。

C
——Celaeno昴宿增九/塞拉伊诺


德雷斯在1944年创作的《库文街上的小屋》(House on Curwen Street)将这颗星星揽入了他的克苏鲁神话体系。在这篇小说中,他提到了昴宿增九上有一座图书馆,里面存满了旧日支配者“从旧神那里盗来的象形铭文与书籍”。而在他于1945年创作的《The Watcher from the Sky》中,他又补充提及这些象形铭文与书籍一部分是旧日支配者对抗旧神时偷走的,另一部分则是后来偷走的。而在他于1949年创作的《The Gorge Beyond Salapunco》中,德雷斯进一步地描述了这座大图书馆,称其由雕刻的花岗岩修建而成,有着雄伟的立柱,桌子以及放满了巨大书籍的书架。

由于昴宿增九是一颗次巨星,所以这一设想的问题在于一座由花岗岩图书馆是如何修建在恒星上的。一种理论认为,德雷斯在这里所指的昴宿增九只是对于某颗围绕昴宿增九运行的行星的简称;另一种理论则认为,大图书馆本身可能就是围绕昴宿增九运行的一颗行星。但德雷斯从未给出过明确的解释。

塞拉伊诺断章

与昴宿增九一同出现在德雷斯小说里的还有一本名叫《塞拉伊诺断章》(Celaeno Fragments)神秘书籍。此书的第一次露面亦是在德雷斯1944年创作的《库文街上的小屋》中。在故事里,《塞拉伊诺断章》是故事主要人物舒斯伯利博士的重要之一。根据德雷斯的叙述这是一本带封套的对开本(sealed folio),在舒斯伯利博士的授意下,由故事的主角将它捐赠给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图书馆。虽然德雷斯并没有透露该书的内容,但根据名字来推测,该书的内容显然应该与昴宿增九上的大图书馆有关。此外,德雷斯也没有谈及该书的作者是何人,以及为何将之取名为“断章”。德雷斯后来在其他故事里提到的《塞拉伊诺断章》要么就是密斯卡特尼克大学收藏的这一本,要么就是它的副本。

混沌社在2007年为守密人出版的《The Keeper's Companion》中也提到了《塞拉伊诺断章》(应该有更早的相关叙述,但旧版的资料太难查了)。但与德雷斯之前叙述稍有不同的是,《The Keeper's Companion》称此书是舒斯伯利博士根据自己在昴宿增九大图书馆中的研究编写而成的,主要内容是一些研究笔记(这解释了为什么是“断章”),并且称其与《纳克特抄本》及埃尔特顿陶片互有对应,因而可能同源自一本更古老的书籍。

——Chaugnar Faugn 昌格纳•方庚/夏乌戈纳尔•法格恩

昌格纳•方庚是少数小有名气却仅依靠一部小说就完全定型的神话存在。我们今天所知道的绝大部分关于昌格纳•方庚的信息均出自弗兰克•贝纳普•朗于1931年在《Weird Tales》上连载的《The Horror from the Hills》,包括——它的形象,吸干受害者鲜血的行为,以及它能够挑选一名使者并让他/她的面貌变得与自己相同的故事(基本上就是混沌社的规则书里提到的那些东西)。但是,《The Horror from the Hills》里还提到了一些有趣但并不太广为人知的东西,比如:

昌格纳•方庚原本生活在阿尔卑斯山,并且用原始的两栖动物与爬虫创造出了一个类人种族作为自己的仆从(就是所谓的“昌格纳•方庚的蟾蜍人”,即“Miri Nigri”);
它有五个兄弟,但弗兰克•朗同时也在故事里提到昌格纳•方庚与它的五个兄弟可能是同一个高维存在在三维世界的不同化身,而非五个独立的个体;
当在罗马的军团抵达阿尔卑斯山附近的时候,昌格纳•方庚召集仆从将自己迁移到了亚洲的的缯原(the plateau of Tsang),但它的兄弟们却不愿离去,因此它们就此分道扬镳。

与执著于神秘主义的德雷斯不同,弗兰克•朗更喜欢从科学的视角来解释神话(虽然他笔下的科学理论也是一堆奇奇怪怪的胡话),因此弗兰克•朗在《The Horror from the Hills》里也借不同的角色之口对昌格纳•方庚展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崇拜昌格纳•方庚的祭司认为它就是神明,是神在过去、现在与未来投下的具现;而作为犯罪调查人员与神秘主义学者的小罗杰则认为昌格纳•方庚并非真正的神明,只不过是某个来自遥远世界与邪恶维度的存在而已。

虽然昌格纳•方庚也出现在了许多别的小说里,但它的形象并没有因此发生太大的变化,充其量不过是一些小小的补充而已。例如,罗伯特•布鲁洛在他1939年创作的小说《Death is an Elephant》中称在马来的一个叫做Jadhore的小邦国里,印度教的象神也被当作是昌格纳•方庚与撒托古亚进行崇拜——这种形象上的联想是可以理解的,甚至弗兰克•朗可能在最初构想昌格纳•方庚的形象时就受到了象神的影响。但由于这一说法有冒犯的嫌疑,现在已经不太被人提及了。

——Cthugha 克图格亚


“克图格亚”一词最早出现在德雷斯于1944年创作的小说《库文街上的小屋》(House on Curwen Street)中。在这部小说里,他提到了一些后来广为流传的,有关克图格亚的信息,例如克图格亚盘踞在北落师门;一些火焰样的生物侍奉着它(也就是后来CoCTRPG里所提到的炎之精);以及克图格亚与奈亚拉托提普以及莎布-尼古拉斯保持着敌对的关系。但德雷斯并没有在小说中描述克图格亚的形象,或是它的其他特点。

在德雷斯于同年11月份出版的小说《黑暗住民》(《The Dweller in Darkness》)中,德雷斯再次提到了克图格亚与奈亚拉托提普的敌对关系,甚至让书中的角色在威斯康星州北部召唤了克图格亚,借此摧毁了一座被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the Dweller in Darkness)所盘踞的森林。在故事里,德雷斯提到了召唤克图格亚的情景:黑暗突然消失,琥珀色的光芒将世界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树木、地面、房子上出现无数起火的光点(这就是后来CoCTRPG中称召唤克图格亚时,炎之精会与克图格亚一同降临的来源)。但德雷斯在小说里对于克图格亚形象的描述仍然很含糊,称其为一团琥珀色的云雾。事实上德雷斯虽然后来又在几本小说中提到了克图格亚,但却从未仔细描述过它的形象。

在他于1945年创作的小说《The Watcher from the Sky》中,德雷斯将克图格亚划归为“元素论”中的“火”,称其为“Fire-being”。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元素论”中属于火焰阵营的唯一一个。

——Cthulhu 克苏鲁


“克苏鲁”第一次登场是在洛夫克拉夫特1926年创作的小说《克苏鲁的呼唤》中。这也是洛夫克拉夫特笔下唯一一篇以克苏鲁为主题的小说(当然他的大多数造物都是一次性的)。小说对克苏鲁的形象进行了描述(包括一尊克苏鲁的雕像,以及克苏鲁真正现世的情景);同时谈到了即使在不死不活的长眠中,克苏鲁似乎仍然有能力对人类的心智造成影响。小说称只有“群星位置正确之时”克苏鲁才会真正复活;同时还谈到拉莱耶的一些情况。我们今天所谈论的克苏鲁的形象基本上都来自于这篇小说。但需要说明的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克苏鲁图画是经过了后世许多画家想象和美化的结果。不论是在小说的描述里,还是洛夫克拉夫特的亲笔画中,克苏鲁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很纤细精壮的形象,洛夫克拉夫特想要的表达的其实是一种令人作呕的臃肿和肥胖。


1934年洛夫克拉夫特在写信给巴洛时附上的克苏鲁简笔画。我得说他幸好选择写作而非绘画作为职业,不然饿死都不多。

虽然克苏鲁在洛夫克拉夫特的其他小说里并未以主要位置出现,但这仍然不妨碍洛夫克拉夫特为这位肥胖的邪神继续添加各种细枝末节的故事。

在1928年创作的《敦威治恐怖事件》(《the Dunwich Horror》)中,洛夫克拉夫特又一次提到了克苏鲁,而且还在是在一段《死灵之书》的“摘抄”中。这段文字称克苏鲁是旧日支配者们(Old Ones)的兄弟,但克苏鲁也只能模糊感知到旧日支配者们的存在。

接着,在1930年他与毕夏普合作的《丘》(《The Mound》)中,洛夫克拉夫特创造了一个名叫昆扬的地下世界,在那里生活着一群外貌类似印第安人的外星种族。在这个故事里,这些昆扬人将克苏鲁称为“图鲁”(Tulu),并将作为主要神明进行崇拜。因为在他们的神话中,是图鲁指引他们来到地球的。同时昆扬的神话还宣称,拉莱耶的沉没与克苏鲁被囚禁在深海之中是一些与克苏鲁作对的太空魔鬼(space-devils)所为。但小说中并未真正给出太空魔鬼的真面目,甚至都没有去探讨这些神话究竟是真实发生的历史或者只是昆扬人用来保持自我封闭的借口。

此外,在1930年创作的《暗夜呢喃》(《The Whisperer in Darkness》)中,米•戈似乎也在崇拜克苏鲁。

随后,在1931年创作的《疯狂山脉》(《At the Mountains of Madness》),洛夫克拉夫特终于借着远古者们留下的壁画填补了克苏鲁及其眷族最初降临地球的情景。根据远古者们留下的壁画,克苏鲁及其眷族是在一块新大陆从南太平洋的海底隆起后降临。降临之后,克苏鲁及其眷族发动了针对远古者的战争,并在短时间将远古者都赶到了海底。但远古者们很快投入了战争,使得双方最终达成了和平。作为交换,克苏鲁的眷族占领了那片从海中升起的新大陆;而远古者则仍控制着海洋与所有的旧大陆。在收复了南极洲后,远古者们还清除了克苏鲁的眷族在那上面修建的所有城市。随后,在地质变动中,克苏鲁及其眷族占领的那片大陆再度沉入了海底,克苏鲁被囚禁,于是远古者们再次控制了整个地球。故事里并没有说明这段历史发生的时间,但肯定发生在二叠纪中期,修格斯叛乱之前(在这里有一个问题,二叠纪中期在地质学上的时间应该是两亿五千万年之前,但洛夫克拉夫特一直误以为这一时间段是在一亿五千万年之前,他在《疯狂山脉》与《超越时间之影》里都犯了这个错误)。

而洛夫克拉夫特最后一次在小说中提到克苏鲁是在1931年晚些时候所创作的《因斯茅斯的阴霾》(《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也是在这篇小说的最后,他提到深潜者(Deep Ones)可能也是克苏鲁的信徒。

德雷斯笔下的克苏鲁

作为德雷斯迷之喜爱的旧日支配者,德雷斯在总共27篇不同的作品里提到了克苏鲁,但侧重点总的来说限制在三个方向:

•将克苏鲁描绘成为元素中“水”的力量,是“水”领域的领袖。比如《The Sandwin Compact》(1940),《Beyond the Threshold》(1941)与《The Black Island》(1952);

•描述克苏鲁与哈斯塔的关系。比如在1939年创作的《The Return of Hastur》中,他甚至让克苏鲁与哈斯塔短暂地碰了个面;而在1944的创作的《库文街上的小屋》(《The House on Curwen Street》)中,他又提到了克苏鲁与哈斯塔是半个兄弟(half-brother)并且相互敌对。但由于德雷斯从未在小说里提到过克苏鲁与哈斯塔的其他亲属,或者它们的家谱,因此这个描述显得非常古怪——但有可能是受到了洛夫克拉夫特画的那张家谱树的影响。

•讲述世界各地对于克苏鲁的崇拜,并借此讲述英雄与这些克苏鲁教团做斗争的故事。例如《库文街上的小屋》中提到克苏鲁克丘亚人(生活在南美洲的一支民族,他们被认为是印加帝国的后裔)神话中的吞噬者非常相似,并且声称南美的某个湖通向克苏鲁的所在,邪教徒们聚集于此进行崇拜;而在《The Black Island》中又称库克群岛上的居民将克苏鲁视为“渔夫之神”(Fisherman's God)等等。

克苏鲁的家谱


即便我们抛开洛夫克拉夫特开玩笑的家谱树与哈斯塔的半兄弟关系不提,克苏鲁也是现今神话中少数几个拥有亲属的神明之一。我们经常会看见有人提到“加塔诺托亚是克苏鲁的长子”这样的说法;而且很不幸的是由于加塔诺托亚后来还被用到了奥特曼里,导致这个本来名气并不大的角色在中文爱好者圈子里却变得家喻户晓起来,然后就导致“加塔诺托亚是克苏鲁的长子”这样的说法在没有搞清楚前因后果的情况下也得到了大范围的流传。由于本文旨在讨论克苏鲁神话中各种事物的演变历程,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将这段关系稍微理一理。关于加塔诺托亚的具体情况,我在对应的词条再谈。简单地说加塔诺托亚是最早出现在洛夫克拉夫特于1933年和海泽尔•希尔德合作的《超越万古》(《Out of the Aeons》)中。但在该小说中,加塔诺托亚克苏鲁没有任何的关系。真正将两者扯上关系的是林•卡特的Xoth系列小说。

如果没有必要,我实在不太想谈林•卡特的作品,因为一旦将他的作品牵扯进来这篇文章的工作量就会变得没完没了起来(你很快就会看到这一点),另一方面林•卡特属于比较近代的作者,作品目前的影响力的确比较有限,但偶尔的确有那么一两条信息流传得特别广泛,比如克苏鲁的亲属问题,因此不可能绕过去。简单地说,林•卡特在1971年到1981年间总共创作了五篇小说《The Dweller in the Tomb》(1971),《Out of the Ages》(1975),《The Horror in the Gallery》(1976),《The Thing in the Pit》(1980)以及《The Winfield Heritance》(1981),这就是后来所谓的Xoth系列故事。这一系列故事都都围绕三位神明——加塔诺托亚克(Ghatanothoa),Ythogtha以及Zoth-Ommog——展开,而这三位来自Xoth双星系统的神明正是克苏鲁与Idh-yaa所诞下的子嗣(准确地说是儿子,虽然我不确定人类的性别分类是否适用于克苏鲁神话里的存在,但林•卡特就是这么说的)。

如果你对这一大串名词感到困惑,不知从何开始了解它们的来历,请不要紧张,它们都是林•卡特的创造,而且绝少出现在林•卡特以外的作家作品里。顺带一说,Xoth系列故事不仅产出了克苏鲁一家,还产出了撒托古亚的父母(Ghizguth与Zstylzhemghi),以及克图格亚的子嗣(Aphoom-Zhah)。(总之如果某位著名的神话存在有着一个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名字的亲属,它有八成的可能是来自林•卡特的某篇作品)

除了三位儿子之外,克苏鲁与Idh-yaa还诞下了一位小女儿——Cthylla,但她不是林卡特的创作。Cthylla最早出现在布莱恩•拉姆利的小说《The Transition Of Titus Crow》(1975),但该小说并未详细描述她的形象。直到1997年,缇娜•L•简森才在小说《In His Daughter's Darkling Womb》(1997)中将它的形象描述成为了一只长着巨大翅膀的章鱼。(顺便吐槽一句,与Cthylla有关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离奇,足以让人自戳双目)

当然,就我所知大名鼎鼎的克苏鲁至少还有另外两任配偶和两位子嗣,但幸运的是它们都非常不出名,因此我也不需在此提及了。

克苏鲁的眷族

在1926年洛夫克拉夫特创作《克苏鲁的呼唤》时,他在小说里同时提到了另一些与克苏鲁一同降临地球的存在,并将其称为“Great Old Ones”(是的,这个术语现在被翻译成了“旧日支配者”,我会在旧日支配者的条目里谈论语用学的问题,在这里我会使用英语原词避免造成更多的困扰)。在小说中,克苏鲁似乎是这些“Great Old Ones”领导者。它们与克苏鲁一同长眠在拉莱耶石屋中,而且克苏鲁的魔法保护着他们。但《克苏鲁的呼唤》并没有说明“Great Old Ones”的具体形象,因为“No man had ever seen the Old Ones”。

随后,在1931年创作的《疯狂山脉》中,洛夫克拉夫特再度提到了这些跟随克苏鲁一同降临在地球上的存在。这一次洛夫克拉夫特借着远古者们留下的壁画将之描述成为了一个“像是章鱼的陆地种族”,并且第一次将这些存在称呼为“克苏鲁的眷族”(Cthulhu spawn),同时他也在小说中提到构成克苏鲁眷族的东西与与我们所知道的物质完全不同,因而它们能够进行某些变形与重组过程。

接着,在1933年他与霍夫曼•普莱斯合作的《穿越银匙之门》(Through the Gates of the Silver Key)他还非常简单地提到了这些存在将它们的文字带到了地球上,也就是我们所知道的拉莱耶文。

但到了德雷斯的笔下,克苏鲁的眷族已经不再完完全全地被束缚在拉莱耶了。例如,在1939年的创作的《The Passing of Eric Holm》中,德雷斯提到有某种咒语能够将它们召来,故事中的角色Eric Holm也正是用这种咒语召来了克苏鲁的眷族并最终被它杀死了。德雷斯还在故事中提到了巨大带蹼的不规则脚印。显然,在他的笔下,克苏鲁的眷族并非完全像是洛夫克拉夫特所描述的“陆地种族”而是更多地带上了水生生物特征。

在林•卡特笔下(是的,我不得不又提到他了),克苏鲁眷族的形象又被进一步细化。在Xoth系列小说里,克苏鲁的眷族成为了一种原来生活在Xoth星系的可变形生物,它们崇拜克苏鲁,并且将自己形象改变成了与克苏鲁类似的模样,并最终随着它们的神一同来到了地球上。

而我们今天对于克苏鲁眷族的称呼“克苏鲁的星之眷族”(Star-spawn of Cthulhu)或者“星之眷族”(Star-spawn)其实是一个非常新的共识。事实上,1988年出版的小册子《Sandy Petersen's Guide to Mytos Monsters》里克苏鲁的眷族仍然被称为“spawn of Cthulhu”,但是在1992年出版的第五版《Call of Cthulhu》规则书中,对这一族群的称呼却变成了我们今天熟知的“Star-spawn of Cthulhu”(由于我并没有1989年出版的第四版规则书,所以第五版目前是我能够追溯到的“Star-spawn”的最早源头)。“Star-Spwan”一词显然来自于德雷斯在1932年创作的小说《The Lair of the Star-Spawn》。但是该小说里的star-spawn本身其实与克苏鲁或者克苏鲁的眷族毫无关系,而现在也没有任何相关的材料能够说明混沌社究竟出于何种考虑对称呼进行了变更。但是随着《Call of Cthulhu》规则书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克苏鲁的星之眷族”与“星之眷族”已经逐渐替代了老旧的“克苏鲁的眷族”或“克苏鲁眷族”成为了对这一族群的正式称呼。

——Cultes des Ghoules/Cultes des Goules 《食尸教典仪》

Cultes des Ghoules/Cultes des Goules是法语,虽然该词的两种形式都曾出现在作家们的故事里,但准确地说“Cultes des Goules”才是正确的拼写方法,而它的字面意思是“Cults of Ghouls”(食尸鬼教派,或者劫墓者的教派)。

《食尸教典仪》的正式登场出现在罗伯特•布鲁洛于1935年6月刊登在《Weird Tales》上的《The Suicide in the Study》上。但这个名字在被正式印成铅字之前,早已经在罗伯特•布鲁洛与洛夫克拉夫特的书信中提过多次了。最明显的证据就是,早在《The Suicide in the Study》发表以前,洛夫克拉夫特已经在自己于1934年底到1935年初创作的《超越时间之影》(The Shadow out of Time)里使用了这个名字(但《超越时间之影》直到1935年11月份才发表,所以《The Suicide in the Study》仍然是《食尸教典仪》的第一次正式登场)。当然,这样的现象在洛夫克拉夫特与他的笔友圈子里其实非常常见,比如我们之前提到的《伊波恩之书》。

此外,在《The Suicide in the Study》里,布鲁洛同时还提到该书的作者是一位法国人,名叫德雷特伯爵(Comte D'Erlette)。根据一些信件考据,该名字应该是洛夫克拉夫特创造的,而且是他和德雷斯开的一个玩笑(D'Erlette与Derleth)。此外洛夫克拉夫特还曾在信件里表示德雷特伯爵就是德雷斯的一位祖先,不过德雷斯的祖先其实是日耳曼人(Derleth与他母亲的娘家姓Volk都是德语里常用的名字)。

1976年,艾迪•C•贝廷在自己的小说《Darkness, My Name is》对些说法又做了巧妙的修改。他将Comte D'Erlette当作了一个称号(Comte De Erlette,厄勒特地区的伯爵)进行处理,同时给了这位虚构的作者一个更加法国化的名字“弗朗索瓦-奥诺尔•巴尔福”( François-Honoré Balfour)。这一个更改后来得到了混沌社的采用,并且在第五版的《Call of Cthulhu》核心规则以及2000年出版的《The Keeper's Companion》第一卷中将这一信息正式写入了混沌社的官方规则(额外还编了一些《食尸教典仪》包含的内容与它的历史发展)。

D

——Dagon and Deep One 大衮/达贡与深潜者


“大衮”一词原本指的是亚摩利人(闪族人的一支)所崇拜的丰饶之神。希伯来圣经里将他视为是非利士人的主神。在过去,他经常被描述为下半身为鱼,或者头披鱼皮的男性形象,有时也被称为“鱼神”(Fish God);但1930s往后的研究显示可能这是根据希伯来文里鱼的读音“dâg”而产生的错误联想,不过洛夫克拉夫特当时并不知道这一点。

另一方面,深潜者的鱼人形象也并非是洛夫克拉夫特的原创。罗伯特•M•普莱斯在1998年为混沌社出版的《The Innsmouth Cycle》做序时就指出了至少两篇对于深潜者小说形象有极大影响作品,其一是罗伯特•钱伯斯于1899年创作的《The Harbor-Master》,其二是欧文•科伯在1913年创作的《Fishhead》。前者讲述了人们发现一个水生类人种族最后遗民的故事,里面提到了长着鱼一般圆鼓眼睛的人;而后者则讲述了一个黑人与印第安人通婚后生下了一个头部类似鱼头的混血儿——这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了洛夫克拉夫特在《印斯茅斯的阴霾》(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里谈到混血人。

《大衮》

“大衮”与“深潜者”最早被引入克苏鲁神话体系在洛夫克拉夫特于1917年7月创作的《大衮》(Dagon)中。小说借着一系列的浮雕描绘了一个居住在海洋之中,“有着带蹼的手掌与脚掌”,“鼓胀无神的眼睛”的水生类人种族,并且提到浮雕上这些生物中的一个个体似乎特别巨大,因为“雕刻将他表现得几乎和鲸鱼差不多一样大小”;而在小说的后半部分,洛夫克拉夫特更是直接描述了某个庞然大物从海中冲出,来到在一棵巨大的立柱前举行某种神秘的仪式的情景。这些描述就成为了今天克苏鲁神话里有关大衮与深潜者的最初原型。

但和大多数人想象的不同,这篇小说并没有明确指出所谓的“大衮”究竟是那个海中出现的巨大怪物,还是它崇拜的对象,抑或是主角在见到怪物后联想起了自己所知道的异教神明。毕竟当故事中提及“大衮”这个名字时,洛夫克拉夫特所指的仍然是非利士人神话里的那个鱼神。我们今天之所以会自然而然地认为海中出现的庞然大物就是我们知道的那个大衮,完全是因为后世的作者(准确地说应该是混沌社)已经为我们植入了“大衮就是特别巨大的深潜者”这一形象而已。

大衮密教


在完成《大衮》的14年后,洛夫克拉夫特再次在自己于1931年创作的小说《印斯茅斯的阴霾》(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再次提到了大衮与深潜者。虽然这篇小说对于那些曾经出现在《大衮》中的石刻浮雕上的人鱼有了细致的描写,并且给予了它们“深潜者”(Deep One)的名字,介绍了它们的行事动机以及希望与人类混血的奇异行为,但却依旧没有向读者描述或者解释“大衮”究竟为何物。不过,在这篇小说中,他引入了一个崇拜大衮的宗教,“大衮密教”(Esoteric Order of Dagon)。这一奇怪的教团将大衮称为父神(Father Dagon),并且还提到了一位与大衮并列的存在——母神海德拉(Mother Hydra)——显然这个名字的创意应该来自于希腊神话里的多头海怪Hydra。

根据小说的描述,大衮密教似乎是印斯茅斯的居民在与深潜者们取得联系后衍生出的副产品,但小说里同时也提到太平洋上的一些与深潜者有来往的岛屿也存在着一些献祭活人的邪教,因此很难断定在洛夫克拉夫特笔下,这个宗教究竟是人类自发形成的邪教组织,或者深潜者授意下建立的控制工具,抑或从深潜者们自己的宗教里衍生出的人类宗教分支。但不论如何,“大衮密教”意味着深潜者与“大衮”这个名字之间的确存在着某种联系。

但在《印斯茅斯的阴霾》的最后,洛夫克拉夫特却将这种简单的关系变得复杂起来。因为他在小说的最后谈到“眼下,它们(深潜者)会稍作休整;但有一天,如果它们还记得,它们将会按照伟大的克苏鲁的意愿再度崛起。”(此外,他还谈到修格斯,似乎暗示了修格斯与深潜者之间存在着某种关系)仅仅从整篇故事的内容来,洛夫克拉夫特在这里提到克苏鲁可能仅仅是一种习惯性的引用,以期望在不同故事间创造联系。毕竟整篇故事只有三处地方提到了克苏鲁——而另两处则是一句祷词而已。但是这种引用却为后世的作家提供了一个可以将深潜者与克苏鲁联系起来的支点,也使得深潜者、大衮、克苏鲁三者的关系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旧日支配者”或“克苏鲁之仆”

1938年,在洛夫克拉夫特去世一年后,他的笔友亨利•库特勒发表了另一篇关于深潜者与大衮的小说《Spawn of Dagon》。在这篇小说中,他将深潜者称为“大衮的子嗣”(children of Dagon),并认为他们崇拜大衮——但是故事仍然没有说明大衮究竟是什么,只是简单地将它描绘成一个被视为禁忌的邪恶海洋之神,因而导致后来的许多爱好者认为库特勒在这里所指的大衮其实仍然是非利士人神话里的那个“大衮”;但话说回来,洛夫克拉夫特也从未否认过他笔下的大衮不是非利士人神话里的神明——甚至《大衮》本身就暗示过非利士人所谓的“大衮”可能存在其他的源头。不过,《Spawn of Dagon》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大衮”给人的感受——某种类似神明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至今仍然有许多爱好者认为大衮属于旧日支配者中的一员,并且统治着整个深潜者种族。

但是当德雷斯接手深潜者这份遗产时,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由于德雷斯对于克苏鲁这一文学形象特别喜爱,因此在他笔下,深潜者与克苏鲁的关系得到了进一步深挖。早在1941年,德雷斯创作的第二篇与克苏鲁神话有关的故事《Beyond the Threshold》中,他就借角色之口直截了当地将洛夫克拉夫特在《印斯茅斯的阴霾》中所提到的深潜者称作“克苏鲁的眷族”(The Spawn of Cthulhu)——但由于洛夫克拉夫特早在自己的小说里提到过克苏鲁的眷族,并且它们与深潜者毫无相似之处,因此德雷斯的这一称呼并没有得到广泛的使用,甚至就连他也没有再提起过。但是深潜者崇拜克苏鲁并为它服务这一基调已经在德雷斯的小说中得到了确立。在《库文街上的小屋》(1944),《The Watcher from the Sky》(1945),《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1948),《The Gorge Beyond Salapunco》(1949),《The Keeper of the Key》(1951)以及《The Seal of R'lyeh》(1957)中,他均花费了一定的笔墨描写深潜者,并且让它们以克苏鲁的仆从与爪牙的身份与故事中的角色有所交互。此外,他也为深潜者补充了一些后世偶尔会有提及的细节,例如在1945年的《The Watcher from the Sky》中,他提到火焰会对深潜者造成严重的伤害并彻底杀死它们;而在1957年的《The Seal of R'lyeh》中,他也提到某些深潜者与人类产下的后代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御血脉中深潜者的影响。这些细节后来经常会出现在混沌社或玩家自创的模组剧本里。因此可以说,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深潜者与克苏鲁的关系绝大部分都是受到了德雷斯的影响。

相比之下,深潜者与大衮的关系在德雷斯笔下却很少提及。德雷斯似乎并没有将大衮视为一个独立的存在,而是一个在印斯茅斯地区受到崇拜的宗教形象。他每次提及大衮时都是在与印斯茅斯有关的叙述中,例如《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1948)以及两篇以印斯茅斯为主题的故事《The Shuttered Room》(1959)和《Innsmouth Clay》(1971),甚至就是在这些故事里他也仍然不忘提到克苏鲁的影响。

对于后世的作家、模组剧本创作者以及游戏主持人而言,德雷斯对于深潜者-克苏鲁关系的扩展提供了大量可以发挥的空间。毕竟,在很多时候将深潜者与神话中最具标志性的形象“克苏鲁”联系在一起会带来更强的冲击力,而大衮的形象则仍然笼罩在迷雾中,让人摸不清头脑。甚至罗伯特•M•普莱斯在为混沌社1998年出版的《The Innsmouth Cycle》小说集做序时提出了一个饱受争议但也影响深远的想法——“大衮”其实就是克苏鲁的另一个名字。他认为当洛夫克拉夫特试图创造某些异类存在时,他总会创造出一些无法发音的词语来显示其怪异特征,但“大衮”明显不在此列,因而“大衮”可能仅仅是马什船长及其同伴(《印斯茅斯的阴霾》中人物)在使用一个圣经中的形象来描述深潜者们所崇拜的真实存在——克苏鲁——而已(事实上这是个挺不错的解释,除了它直接消抹掉了“大衮”这个神话形象以外)。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直到1998年在整个克苏鲁神话圈子里,对于大衮的形象以及大衮与克苏鲁的关系仍然没有一个共识。

但是作为普莱斯当时的东家,混沌社可不这么想。对于卖设定的混沌社而言,任何曾经出现在小说里的细枝末节都比自己生造一个新的东西来得更好。因而早在1992年第五版的CoCTRPG规则书中,混沌社就对大衮做出了明确的定义:“父神达贡和母神海德拉,是在体型和年龄上均大大成长的深潜者”,“它们支配着深潜者,率领深潜者们崇拜克苏鲁”(也不知道普莱斯写序前是没看过混沌社的设定集,还是根本没把混沌社当回事)。自然,这就是我们今天最熟悉的“大衮”的形象了。

至于混沌社最早是在何时将“大衮是巨大的深潜者以及克苏鲁的祭司”这一概念写进设定集的,现在已经很难考证了。比较可能的时间点是第四版规则(1989)到第五版规则(1992)年的某个时间点,因为在为三版规则服务的《Sandy Petersen's Guide to Mytos Monsters》(1988)中并没有提及大衮这一形象。

——De Vermis Mysteriis 《蠕虫之秘密》


《蠕虫之秘密》一书最早出现在罗伯特•布洛克于1935年创作的小说《The Shambler from the Stars》中。在此文中,布洛克为《蠕虫之秘密》的历史做了简单地介绍。根据《The Shambler from the Stars》的叙述,此书为法兰德斯(今比利时北部)的术士路德维希•蒲林在牢房中等待巫术审判时所著。在蒲林完成全书后,该手稿被偷偷运出了牢房,并最终在蒲林死亡一年后于科隆印刷出版。《蠕虫之秘密》的原稿与第一版均为拉丁文。在出版后不久,该书便被查禁,只有最早接触到该书的人存留了少数几本。《The Shambler from the Stars》中的主角罗伯特•布莱克(此人的原型其实是洛夫克拉夫特)就获得了一本有着铁皮封面与手工雕刻书名的副本。在这个故事里,《蠕虫之秘密》似乎是一本主要记录咒语、魔法与占卜的书籍。其中,布洛克就提到了能够召唤“The Shambler from the Stars”(也就是后来CoCTRPG里的“星之吸血鬼”)的咒语。

随后,在1936到1937年间,布洛克又连续创作了四个与古埃及有关的故事,并扩展了《蠕虫之秘密》的内容,为其塞进了许多与古埃及有关的信息。最早在布洛克于1936年出版的《The Faceless God》中,他就提到了《蠕虫之秘密》里记录了蒲林所知道的与奈亚拉托提普有关的寓言与神话。而在1937年三月出版的《The Brood of Bubastis》中,布洛克又提到《蠕虫之秘密》里包含了一个叫做“撒拉逊仪式集”(Saracenic Rituals)的章节,里面记录了象岛与布巴斯提斯的毁灭。在同年11月份出版的《The Secret of Sebek》中,布洛克更是详细地描述了“撒拉逊仪式集”的来历,称这一章节记录的是蒲林在十字军东征期间在埃及旅居时从亚历山大港的先知们那里学习到的知识,并且还谈到了埃及的祭司们通过薰香与人牲献祭从古埃及那些兽首人身的神明那里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从该故事的名字就可知道,该故事主要描写了与埃及鳄鱼头神索贝克有关的信息(当然全都是布洛克自己编的)。

——Dreamlands 幻梦境/梦境之地

抛开简略涉及的故事不提,洛夫克拉夫特笔下与梦境之地有紧密关联的故事共有7个,分别是《降临在萨尔纳斯的灾殃》(1919)、《白船》(1919)、《乌撒的猫》(1920)、《塞勒菲斯》(1920)、《蕃神》(1921)、《修普诺斯》(1922)与《梦寻秘境卡达斯》(1926)。由于在这几个故事中,存在着大量后面故事引用前面故事内容的情况,因而现在很难说清楚“Dreamlands”这一概念究竟成型于何时。这七个故事中的前三个《降临在萨尔纳斯的灾殃》、《白船》以及《乌撒的猫》似乎只是纯粹仿造邓萨尼勋爵风格创作的故事;但在1920年洛夫克拉夫特创作《塞勒菲斯》时,他心中应该已经有个大致的概念了。正真将这些松散的故事完全串联起来的,是他从纽约回到故乡后创作的《梦寻秘境卡达斯》。这篇故事以游记的形式介绍了梦境之地的风土人情,并且将之前提到的所有故事都有机地串联了起来。

著名图像小说集《Dream-Quest of Unknown Kadath and Other Stories》的作者Jason Thompson所绘制的梦境之地地图
(什么,你以为我会把梦境之地的著名景点全都在这里说一遍?自己看书去。)

E

——Elder Gods 旧神


由于德雷斯并没有确定一个严格的术语来指代这一群体,因此我们今天所说的“旧神”事实上有至少四个不同的常用称呼:“the Elder Ones”,“the Ancient Ones”,“the Old Ones”与“the Elder Gods”;另一方面,这些称呼也经常在小说里被德雷斯用来指代其他的存在例如“the Ancient Ones”与“the Old Ones”在有些小说里也等同于旧日支配者(“the Great Old Ones”);因此英文术语有时候会变得非常混乱,如果缺乏前后文意思,可能会很难清晰地分辨德雷斯究竟在指代哪一群体。为了避免将这一情况带入中文圈,所以我先在这里做一个简单定义——此处的“旧神”指的是德雷斯创作的那个与旧日支配者为敌的群体,其对应的标准英文术语为混沌社最终敲定的“Elder Gods”,但也包括德雷斯笔下其他具有相同特点但使用不同术语,例如“the Elder Ones”或者“the Ancient Ones”,来描述的群体。

“旧神”的雏形最早出现在1931年夏天德雷斯与马克•肖勒合作的故事《The Lair of Star-spawn》中(当时还不叫这个名字)。在这个故事里,德雷斯提到了曾有一群来自参宿七与参宿四的古老存在生活在地球以及其他一些行星上,但是“它们曾经的奴隶(原文就是slave),那些试图反抗推翻远古者(the Elder Ones)的存在——克苏鲁的邪恶追随者,不可名状的哈斯塔,双生的污秽罗伊格尔与札尔追踪到了它们”。远古者与那些追踪而来的存在战斗了许多个世纪,最终将它们征服了,随后它们返回了猎户座的群星中。在仅仅只有两个段落叙述的中,德雷斯先后使用了“the Elder Ones”,“the Ancient Ones”,“the Old Ones”与“the Elder Gods”四种不同的专有名词来指代他所提到的这一族群。这种错乱使用专有名词的现象后来还出现在了德雷斯的其他小说中,使得他笔下这个原本就语焉不详的群体更加的令人混淆。

这篇故事后来被德雷斯投稿给了《Weird Tales》,但却被当时的主编法恩斯沃斯•莱特拒稿。洛夫克拉夫特得知此事后,主动帮助德雷斯修改了他的稿件,并将故事的名称变成了我们今天知道的《The Lair of Star-spawn》,再度投给了《Weird Tales》,并最终得以在1932年8月得以发表。所以洛夫克拉夫特的确是知道德雷斯笔下“旧神”这一概念的。

可能是出于鼓励或者朋友间相互引用的习惯,洛夫克拉夫特在1931年11月份创作的《印斯茅斯的阴霾》中同样也提到了曾有“the lost Old Ones”使用特别的魔法印记来阻挡深潜者。但他并没有描述其他与这群神秘的“the lost Old Ones”的信息,因而很难断定这究竟是不是他认同了德雷斯所创造的“旧神”,但至少他不太排斥这个想法。当然了,洛夫克拉夫特对待所谓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也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认真。

随后,在德雷斯于1939年创作的《The Return of Hastur》中,他再次提到了旧神。在这篇小说中,德雷斯将这一群体称为 “the Old Ones”、 “the Elder Gods” 以及“the Ancient Ones”,并宣称它们居住在参宿四;它们无可名状,并且能够阻止克苏鲁、哈塔斯、阿撒托斯等等“邪恶的存在”(Evil Ones)。随后在1940年创作的《The Sandwin Compact》里,德雷斯仍然将这批存在称呼为“the Elder Gods” 以及“the Ancient Ones”,并且声称它们在撤离之前封印了克苏鲁。

在这个过程中,德雷斯心中那种“神与魔鬼”的类比模式逐渐清晰了起来。到了1945年,德雷斯在创作《The Watcher from the Sky》时第一次将旧神称为了“仁慈的权威”(benign authority);而在1949年创作的《The Gorge Beyond Salapunco》中,他更将旧神形容为“良善的”(beneficient)。

同时也是在这个时期,德雷斯终于对术语进行了规范,在《The Gorge Beyond Salapunco》(1949)与《The Black Island》(1952)中,他终于将这一群体的名字确定为“the Elder Gods”,而经常一同出现的“the Ancient Ones”安在了旧日支配者的头上。此外在1952年创作的《The Black Island》中,德雷斯更是对旧神与旧日支配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概括性的阐述,他认为旧日支配者(“the Ancient Ones or the Great-Old Ones”) “想必是邪恶的源动力”,并试图对抗那些“代表善的力量,良善的旧神”;并且称“曾经一切都处于和谐之中”,但旧日支配者们(很奇怪的是德雷斯在这里点了所有有名的旧日支配者,唯独漏了阿撒托斯)发动了一次颠覆性的动乱试图推翻旧神。这场对抗以旧日支配者的失败告终,它们消失并被驱逐到了宇宙中的不同地方,并且试图有朝一日能再度崛起对抗旧神。甚至,他在《The Black Island》中还借角色之口将《旧约》里约书亚记10:12中提到的伯和仑之战,《库奥蒂特兰编年史》(Annals of Cuauhtitlan)中提及的无尽黑夜,以及其他许多神话中的大战视为是人类神话对这一场大战的回忆与模仿。因而也无怪乎许多后世评论家都认为,德雷斯笔下“旧神与旧日支配者”的善恶对抗实际上就是一种对《圣经》文学中“神与魔鬼”永恒对抗的借鉴与模仿。

但需要明确地是,从始至终,德雷斯都将旧神视为一个整体——考虑到他一直使用的是复数,因此旧神应该不止一位——此外,他也并未在小说中记提及任何一个旧神个体的名称或形象。可以说,德雷斯想象的旧神与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旧神——比如,洛夫克拉夫特在梦境系列小说里经常当作机械降神使用的诺登斯,或者巴斯特——还有很大的差距。

由于德雷斯笔下的旧神与洛夫克拉夫特笔下毫无意义而又充满恶意的宇宙显得格格不入,因而“旧神”这一概念受到了大量的质疑与否定。但在德雷斯过世之后,神话作家中也不乏试图将“旧神”整合入洛夫克拉夫特的宇宙体系中的尝试。在这之中影响力最广的是加里•迈尔斯所创作的,以梦境之地为主题的故事。在他的小说集1975年出版的小说集《The House of the Worm》中,他将德雷斯笔下言之不祥的“旧神”替换成洛夫克拉夫特在梦境之地系列小说里提到的那些地球神明,诸如诺登斯、许普诺斯以及巴斯特等神明;而在他笔下旧神也不再是镇压与封印旧日支配者的强大存在,相反这些神明知晓旧日支配者可怕之处,并在看到旧日支配者沉睡之后试图使用魔法与其他各种力量阻止它们再度苏醒。

混沌社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加里•迈尔斯的改造。在第5版规则开始,混沌社引入了旧神(以及外神)的设计,并且将它们视为是“另一种中立并且可能与外神敌对的神明”。“对人类而言,旧神,如果存在的话,似乎不像阿撒托斯以及它的族类那样危险,但它们与人类接触的情况甚至更加罕见。”(这是混沌社网站上介绍克苏鲁神话里的原话)。

——Elder Sign 旧印

今天克苏鲁神话体系中的旧印其实存在两个不同的版本:洛夫克拉夫特版的旧印与德雷斯版的旧印。虽然没有证据显示德雷斯笔下的旧印是由洛夫克拉夫特的创造演变而来的,但由于两者同时使用“Elder Sign”一词,因此产生了一定的混乱,使得很多爱好者会误以为两者是同一个东西,或者是同一事物的不同形象。但事实上,德雷斯笔下的旧印可能更接近洛夫克拉夫特在《印斯茅斯的阴霾》里提到的另一个东西。

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旧印

“旧印”一词最早出现在洛夫克拉夫特1926年创作的小说片段《后裔》(《The Descendant》)中。该故事首先提到一些“奇怪的人在一个悬崖上的洞窟中集会,并在黑暗中制作旧印”。这篇故事并没有提及旧印的作用或者形象,仅仅只是简单地提到了这个名词而已。

随后,在1926年到1927年初创作的小说《梦寻秘境卡达斯》(《The Dream-Quest of Unknown Kadath》)中,洛夫克拉夫特再次提到了旧印。在故事里,当卡特向一座生活在农舍里的夫妻打听关于梦境诸神的事情时,那对夫妻比了个旧印然后给他指出了通向尼尔与乌撒的道路。从这一段叙述可以看出,洛夫克拉夫特此时似乎是将旧印当作某种具有祈祷或辟邪意义的符咒来看待,而且应该类似于某种特殊的祈祷手势。

接着在他于1929年创作的诗歌《The Messenger》中,他再次提到了旧印,但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描述,只是声称“长久流传下的旧印,让摸索着的黑暗重获自由。”(The Elder Sign, bequeathed from long ago, That sets the fumbling forms of darkness free.)

洛夫克拉夫特对于旧印形象的直接描述出现在1930年他写给C•A•史密斯的一封信中。

这个就是著名的洛夫克拉夫特版旧印

在信中他手绘了旧印与一个叫做“Seal of N’gah”(从未出现在他的故事中)的符号,希望为史密斯的创作贡献一点力量。当然,这个符号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旧印是某种特殊手势的可能(英语通常会将有特定含义的手势称为“ XX Sign” 或者“Sign of XX”,例如Sign of the Horns),毕竟想要做出这样一个形状的手势有着相当的难度,因此爱好者们倾向于认为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旧印应该是一个特殊符号。人们可以通过绘画,或者直接在空气中划出它来产生某些意义。但是这些猜测都无法从洛夫克拉夫特的故事中得到证实。

同样地,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旧印似乎也不见得一定会有效果。因为在1932~33年间洛夫克拉夫特与普莱斯合作的《穿越银匙之门》(Through the Gates of Silver Key)里洛夫克拉夫特就曾提到“那徜徉黑夜的事物,那玷污旧印的邪恶……”显然,在这一叙述里,旧印似乎具备某种与邪恶对立的意义,但显然并没有什么作用。

严格来说,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旧印只是他在创作小说时随手用来给小说增加神秘氛围的词语而已,我们可以找出一连串类似的东西来。它本身并没有明确的意义和作用。

德雷斯笔下的星形石与旧印

我们今天提到的旧印通常都是指德雷斯笔下的旧印(可能还参杂了一些混沌社的创造在里面)。但可能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德雷斯其实只在《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1945)这一篇小说中提到过“Elder Sign”这个词。

早在1939年德雷斯与马克•肖勒合作的《Spawn of the Maelstrom》中,德雷斯就提到了一种石头护符。故事里将之描述为“五角星的石头”,并且认为它与旧神存在某些联系;随后在德雷斯1940年发表的《The Sandwin Compact》以及与马克•肖勒合作的《The Horror from the Depths》中再次提及了这种石头与旧神。甚至在《The Horror from the Depths》中,德雷斯提到了这种石头是用来封印克苏鲁的。随后在1944年的作品《库文街上的小屋》(The House on Curwen Street)中,德雷斯再次提到了星形石,并且在封印之余还将它当作了某种可以起保护作用的护身符。

直到1945年,德雷斯终于在小说《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中第一次给了这种星形石一个名字—— “旧印”(Elder Sign)。从今天看来,很难说“Elder Sign”这个词究竟是德雷斯从洛夫克拉夫特那里借用来的,还是他自己的创造。毕竟,从Elder Gods到Elder Sign似乎也不是一个特别跳跃的联想。但是《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的意义不仅仅在于给了星形石一个名字。我们今天所熟悉的与“旧印”有关的一切基本都来自于这篇小说。它非常全面地解释了“旧印”,其中包括了:

旧印的形象——“……形状像是一颗星星,中央有一颗破损的菱形,那菱形像是在抽象地模仿一只眼睛,而其他一些线条则暗示那可能是一团火焰,或者一根火柱……”;

旧印的意义——“……它(旧印)被旧日支配者所畏惧与憎恨……”,“……那是旧神——那些旧日支配者永远无法抗衡的旧神的标记……”

以及旧印的作用——“……挖出了这些带着旧印的石头用来重新封印开口……”,“……克苏鲁被旧印封印在拉莱耶的一座满是藤壶的高塔内,他的随从无力去触碰那个封印……”

(顺便说一句,《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是德雷斯与洛夫克拉夫特“死后合作”的作品之一,所以不要奇怪为什么《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的作者栏通常写的都是德雷斯与洛夫克拉夫特。这类作品通常都是德雷斯基于洛夫克拉夫特已有的一些小说片段,或者一个点子,发展完成的小说。就拿《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来说,全文大约5万词,属于洛夫克拉夫特创作的部分大概只有1200词。)

值得一提是,在这部小说之后,德雷斯又多次在作品里提到星形石,但却从未再用过“Elder Sign”一词(但使用过诸如“Elder Seal”之类词语)。

至于我们今天所说的这个旧印形象应该源自混沌社的创作。虽然我目前还没查到这个形象最初出于何人之手(可能来自某个模组剧本),但混沌社拥有此图案的版权(Kickstarter上有人制作克苏鲁卡牌游戏时使用了这个图案,被混沌社警告过)。

——Eltdown Shards 埃尔特顿陶片

“埃尔特顿陶片”一词最早由一位名叫理查德•F•西赖特的业余小说作家创造。在1933年通过《Weird Tales》的编辑介绍,西赖特结识了洛夫克拉夫特,并经常将自己创作的故事寄给洛夫克拉夫特,希望对方能够加以修订并给出写作上的建议。也就是在这段通信来往中,大约在1934年的时候,西赖特创作了一篇名叫《The Sealed Casket》的小说,并在故事开头虚构了一段号称是来自“埃尔特顿陶片”的内容作为引文。洛夫克拉夫特看到了小说原稿后将属于“埃尔特顿陶片”的引文抄给了C•A•史密斯,并说这些东西让他觉得这是史密斯写的。不过,当小说《The Sealed Casket》最后于1935年3月在《Weird Tales》上发表时却不知为何删掉了这段引文。不过洛夫克拉夫特仍然将“埃尔特顿陶片”一词引入了自己的故事。而另一方面西赖特也没有忘记自己的造物,并且又在几个故事里再次提到了神秘的“埃尔特顿陶片”。

这一曲折的历史使得埃尔特顿陶片的信息变得非常杂乱起来。这段历史中的一大问题在于,西赖特后来创作的许多小说在当时都没有得到正式的发表,因此根本无法确定大致的创作时间,也无法知道洛夫克拉夫特读过西赖特所写下的冒险故事以及与埃尔特顿陶片有关的信息;此外,他创作的那些小说本身其实也根本算不上是克苏鲁神话,而是些更加老派的奇幻冒险故事而已。因此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埃尔特顿陶片”与西赖特笔下的“埃尔特顿陶片”已经分裂成为了完全不同但又时常被混为一谈的东西。

洛夫克拉夫特最早在小说里正式使用“埃尔特顿陶片”一词是在1934年开始创作的《超越时间之影》(The Shadow out of Time)中,并且声称陶片提到了伟大种族的降临地球之前的家园,并将之称为“伊斯”(Yith)(这就是伟大种族为什么也会被称为“伊斯之伟大种族”)。

随后在1935年八月他与另外四个人玩小说接龙创作《来自彼方的挑战》(The Challenge from Beyond)时,洛夫克拉夫特又在故事属于他的段落里将“埃尔特顿陶片”定义为了陶土碎片(原本Eltdown Shards直译过来应该是“埃尔特顿碎片”并不含陶土的意义),并且称其是在英国南部的一处前石炭纪地层中出土的,而它们起源的时代还不存在人类。根据故事的叙述,一位苏塞克斯郡教士——阿瑟•布鲁克•文特斯-哈尔牧师——“翻译”了这些陶片,并且出了一本书。虽然洛夫克拉夫特并没有在小说里提及这本书的名字,也未在其他故事里提起过,但是有些时候这本书会被一些爱好者称为《苏塞克斯碎片》(Sussex Fragments)——不过这个名称经常会与一本名为《苏塞克斯手稿》(Sussex Manuscript)的书(其实《死灵之书》的不完全拉丁文译本)混淆,因此不是个特别好的名字。回到“埃尔特顿陶片”上,在《来自彼方的挑战》中,文特斯-哈尔牧师的编译的那本小册子里提到了许多关于耶库伯人的信息(这几乎是耶库伯人的唯一出处了)。不过,依照洛夫克拉夫特叙述的口吻来看,它们也可能不是真正记叙在埃尔特顿陶片伤的内容,而是文特斯-哈尔牧师的私货——因为小说提到文特斯-哈尔牧师的工作时,使用的是带引号的“翻译”。

另一方面,由于西赖特笔下关于“埃尔特顿陶片”的小说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发表,也没有确凿的时间记录,难以考证他是否受到过洛夫克拉夫特对于埃尔特顿陶片的创作的影响(或者反过来)。因此我只在这里做一些简单地介绍:

在《The Warder of Knowledge》中,西赖特将陶片描述一共23块,铁般坚硬的灰色粘土块,形状大小不一,多数都有破损和残缺,上面雕刻着精致的对称符号。(洛夫克拉夫特则说上面写的是象形文字)。

而根据《Mists of Death》以及《he Sealed Casket》原稿,陶片的内容并非是什么遥远外星的故事;而是一位名叫Om Oris的巫师击败各个魔鬼的故事。

F
Comments: 19 :: View Comments
8 Pages V  1 2 3  » 

Expand

Billboard

若无特殊说明,本聚合页面内容均为T.R.O.W.会员创作编译,未经发布者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Expand

Stations

Time is now: 2018-11-15, 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