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Posted By: lq1588 @ 2019-05-30, 23:10
  Tanis是一部由Public Radio Alliance出品的伪纪录片风格的播客节目。故事以主持人Nic Silver(由制作人Terry Miles配音)多方寻找,探寻横亘古今的Tanis之谜为主线,将现今流行的猎奇亚文化及都市传说内容融会贯通,创作出了一个宏大却又无比诡异的精彩故事。

  目前该播客节目已经发布了四季内容,并且得到了不少好评,甚至还和夜谷一样有改编电视剧的消息。因此译者出于推荐的目的尝试着翻译了第一集的文本内容,欢迎各位搭配本译文对照收听(在节目官网和各大播客节目平台均可收听)。

  由于译者水平有限不能保证译文精确符合原文意思,同时原文中也存在大量生僻的人名地名词汇,因此如果有误希望大家及时指出,也欢迎有兴趣的朋友继续翻译工作。另外在翻译时参考了第三方文本站的内容,向他们的工作表示感谢。

————————

  NIC:有些故事有着完好的层次、历史、充满大量细节的观点记录、模糊的视频、肮脏的照片以及数不清的目击者。这些所谓的事实,凭借着它们众多的一手叙述,历经数年、数十年甚至数个世纪的岁月,难道更倾向于是真实的吗?有时候我们会遭遇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一个真正的谜团。有些奇诡而又神秘的事物似乎从来没有被记录在历史、网站或者是任何公开资料上。而这就是其中的一个故事。

  帕萨迪纳市(Pasadena)拥有多彩而悠久的历史。帕萨迪纳的意思是“溪谷的钥匙”,这片地区在1843年还是墨西哥的领土。在早期时候这里是禁酒者的避难所,是度假疗养的胜地,也是柑橘种植者的天堂,而帕萨迪纳也因此一天天兴旺。形形色色的人们来这里安家谋生,但是恐怕没有人比Jack Parsons(译注:常译作杰克·帕森斯)更有意思了。他是一名年轻的火箭科学家,从洛杉矶搬到这里来。Parsons因为科幻小说而对火箭研究产生了兴趣。到了1941年,他就已经创立了Aerojet公司来销售自己开发的技术。在这时,Parsons住在Orange Grove大道的大豪宅里。

  哦,还有一件事。Parsons是东方圣殿教(Ordo Templi Orientis),或者被人熟知的塞尔玛教会(Thelema)的领导人。这个教派是Aleister Crowley(译注:阿莱斯特·克劳利,著名神秘学家)创造的一个新宗教运动,它还有另外一位声名狼藉的成员——一位通俗科幻小说作家,名叫L. Ron Hubbard(译注:L.罗恩·哈伯德,除科幻小说作家外还是知名邪教山达基教的创始人)。

  据说在Parsons和Hubbard召唤Babalon女神降世失败后,Hubbard带走了Parsons的所有积蓄和他的妻子,当然这也是据说。Parsons依然专注于自己的火箭研究,直到1952年离奇死亡。警方认定他的死因是一次事故,但是认识Parsons的人怀疑那是一场暗杀。

  有许多有趣的角度可以用来探索这个故事。那么这个故事究竟是什么呢?好吧,这是一个关于秘密的故事。而直到Jack Parsons去世数十年后,直到他的一些手稿和诗被旧金山的一家小杂志社出版时,他的角色才出现在我们的这个谜团当中。那本杂志叫做《奇异世界》(Strange Worlds)。Parsons的作品并不特殊,也无法引人注意。他写的故事都太个人化了,基本上都只是些草稿;他的诗写得也很简陋,并不是那种优雅的简约风格。相比于Parsons,Hubbard才是那栋豪宅里的作家。但是如果你问认识他的人,那么Parsons确实有一点比Hubbard强,确切地说比任何人都要强,那就是他的研究能力。远在所有人得到龙纹身之前,Parsons是第一个能找到文件证明的Lisbeth Salander(译注:莉丝·莎兰德,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的小说《龙纹身的女孩》主人公)。

  在那本杂志中,Parsons 贡献的第四个故事是一篇非常不起眼的短文,名叫《Tanis在哪》。故事全篇用第二人称写成,而且短到就像是在读文献综述。这篇故事写得非常差,甚至叙述结构之间都缺乏有力的联系。但是这篇小故事却是我们创作这个播客节目的原因。

  您正在收听的是由Pacific Northwest Stories 和 Minnow Beats Whale制作的Tanis。我是Nic Silver。广告之后我们马上回来。

  NIC:培养和保持一种对于神秘事物的感觉似乎是一种属于过去的能力:像是一个在未知时代的废墟一样。就像是现在在心里记住一个电话号码,或者是去你叔叔家的路一样——毫无用处。我们随时能用手上或者口袋里的东西来联络或者精确导航。

  GPS:您已到达目的地。

  NIC:在这个谷歌、Reddit和维基百科的时代,还有多少真正的谜团遗留在这个世界上呢?我们可以暂停下一部影片去查找出镜的演员,我们可以知道他们的每一部电影和每一个电视节目,知道他们和谁结婚,被目击到和谁在法国里维埃拉(French Riviera)接吻。当然,还有他们午饭时喝的冷压果汁,也正好能在Instagram上看到。

  在休息之前,我提到过那个《奇异世界》杂志里写下的短篇故事《Tanis在哪》。这就是我们的故事真正开始的地方。现在,我不是在谈论那个埃及第20王朝的坦尼斯(Tanis),虽然夺宝奇兵(Raider of the Lost Ark)里也提到过那座古城,而且它可能和我们的故事还有一些联系。我将讲述的是作为神话的Tanis,作为谜团的Tanis。它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一个纯粹的谜团,一个能够真正震撼人心的最后机会。

  我将会谈论共济会、圣殿骑士团、光明会和杜科波尔派(Doukhobors);讨论暗网、洋葱浏览器和黑网站。我将会讲述大学宿舍里阴谋论者用棕色纸袋流传的旧VHS录像带。还有各种笔记、旧电话簿上留下来的可疑字迹以及在分类广告上刊登了数十年的故事。我将会讲述黑暗中的呢喃,午夜时分等地铁时站在身旁的陌生人的絮语。总之只有一个主题:Tanis。

  根据《出埃及记》的记载,在希伯来传说里摩西被从尼罗河里发现的地方一般都被认为是在坦尼斯城。然而很多历史学家辩称这些说法基本上都属于宗教寓言,因为没有任何考古证据证明这一说法。学界普遍认为埃及的坦尼斯古城在公元6世纪左右遭受了来自尼罗河的洪灾。所以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坦尼斯曾经是埃及的一座城市。但是关于Tanis的神话却始于更早的时代。这座古城会不会反而是根据神话命名的呢?

  ADAMS:你需要知道的一点是,从人类历史的角度来看,埃及人的坦尼斯是一座新兴的城市。

  NIC:你刚才听到的声音来自于在牛津大学研究历史和宗教的教授Carl Adams。这次采访录制于1999年Pacific Northwest Stories出品的一集节目中,那时我们还在地面频道。那个节目是一个关于探寻三个神秘地带的纪录片:百慕大三角、复活节岛,还有亚特兰蒂斯。

  当时的制作人最终没有把Adams教授的采访收录进节目中,因为他们不能确定这段采访内容的真实性。基本上说,他们在当时找不到任何实际证据来证明他对于Tanis的论断。

  ADAMS:如果你知道正确的查找方式的话,你会发现Tanis从一开始就在那里。从青铜时代到古希腊和罗马,再到阿兹特克和玛雅。Tanis在第一次编辑的福音书里就被提到过,后来这些福音书组成了圣经。它还在死海古卷里记载过,尽管里面还有一些章节没有进入公共研究领域。

  ALEX:所以说,Tanis是一座城市?

  ADAMS:有时候是,可能是,但不是那座城。

  ALEX:我不是很理解你说的话。

  ADAMS:这不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概念。Tanis不同于其他事物,它更加深奥和不稳定。有人说Tanis是伊甸园的所在地,也有人说Tanis是上帝本身。它被叫做盖亚(Gaia),又或者如果你相信Robert de Boron(译注:13世纪法国诗人)和Joseph d'Arimathie(译注:亚利马太的约瑟,《新约》中提供了自己的坟墓给耶稣安葬用,在由Robert de Boron创作的同名诗作中将圣杯辗转带到不列颠)的话,它就是真正的圣杯。有时Tanis是一个地方,有时它是一个概念,有时它甚至是一个人。埃及的坦尼斯古城是为了纪念Tanis神话而命名的,并非其他的原因。

  ALEX:有时Tanis是……一个人?

  CARL:或者是一个神,又或者根据一位埃及高级祭司说法,它是一只猫。

  ALEX:所以,没有人知道Tanis究竟是什么?

  CARL:我觉得你不能这么说。

  ALEX:为什么不能?

  CARL:因为在每一个关于Tanis神话的记录当中,都能找到一条共同的线索。

  ALEX:什么样的线索?

  CARL:嗯,首先,Tanis不断移动,而且似乎每四百年迁移一次。另外它会改变形态。如果没有细致研究的话确实很难去解释这个神话的方方面面。

  ALEX:我有点能够理解了。

  CARL:他们说当你看见Tanis的时候你立刻就会知道是它。尽管那时已经晚了。

  NIC:感谢Christina Rains和Alex Reagan(译注:PNWS另外一档节目The Black Tapes的主持人)制作了这节访问,并且允许我们在这个节目里分享给大家。

  Adams教授声称亚特兰蒂斯其实是Tanis的一个化身。在沉入大洋之前,它活跃了大约四百年。事实上,在古闪族语系当中表示亚特兰蒂斯和Tanis的单词的图形基本上是一致的。另外虽然还存在争议,但是Tanis对应的苏美尔符号在时间上似乎比亚特兰蒂斯早至少十年。Adams教授继续讲述它其他可能的化身,以及另外潜在的文化渊源。接下来他开始讲述伴随Tanis神话本身而来的感受和恐惧:根据故事讲述者的不同,这成了一种强烈的宗教敬畏或者击碎灵魂一般的预兆。根据Adams教授研读古代文献得到的结论来看,有种说法称Tanis是邪恶的,是一个装满了能够改变心智的恐惧和痛苦的黑暗口袋;而另外一种说法则称Tanis能够彻底治愈人的肉体和灵魂。但是所有的说法都认同一件事——当你遇见了Tanis之后,不论后果如何,你都被永久地改变了。

  所以为什么我们会在这?为什么是Tanis?为什么这个神话对我来说这么重要以至于我制作了这个节目来讲它?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这个世界需要谜团吗?是的,我相信我可能找到了这么一个谜团。一个挺大的谜团。那就是Tanis,一个古老的神话传说。它可能是伊甸园的源头,可能是人类的摇篮,可能是卡美洛(Camelot,传说中亚瑟王宫殿所在地)的原材料,也可能是地狱本身。有人说Tanis是路西法从天堂坠落时落脚的地方,也有人说Tanis握有永生的钥匙。但是不论它现在是什么或者过去是什么,又或者现在在哪还是将要去哪。在各种模糊的提示和传言之外,关于Tanis这个主题的文章只有很少一部分,而且几乎都是Adams教授编写的。

  在现在的互联网上除了那座埃及古城之外完全没有任何Tanis相关的信息。最终,在我踏足暗网之后,它才终于出现了。我们广告之后回来。

  [广告]

  MK:“Tanis?” 我还以为你说的是"tennis"。哦对,这个是五个字母,那就是Tanis了。好了,这就讲得通了。

  NIC:这是Meerkatnip。我猜应该不是她的真名。她是一名从事非法地下网络交易的专家。我花了三个星期和一堆比特币才让她同意和我打五分钟的Skype电话。

  NIC:所以我正在找的是所有关于Tanis神话的资料。

  MK:然后你还说你想让我排除掉那个埃及古城相关的?

  NIC:对。

  MK:呃,那就没剩多少了。

  NIC:对,我不是很惊讶。

  MK:你要找的这些东西是不是没有数字化?

  NIC:呃,我对于要找的东西没有任何概念。

  MK:你确定这是什么有名的东西?

  NIC:说实话我什么都不确定。

  MK:[叹气]反正是你花钱。

  NIC:我们稍后会回到Meerkatnip这边。但是首先我想讲一些背景故事。就在一年前,当我在找一部50年代的通俗科幻小说的时候,偶然在旧金山的一家二手书店里看到了一本《奇异世界》的复印件。当读到其中的短篇故事《Tanis在哪》时,我回想起了Adams教授的采访。那次采访和这篇短文一起激起了我的疑问。从此我就没有停下来。我会在我们的官网上放出PDF格式的《Tanis在哪》的链接。本来我打算直接读给你们听的,但是后来我觉得应该把机会留给你们自己。

  NIC:好的,我们现在位于Pacific Northwest Stories工作室,接下来我们将会跟着我的朋友和制作搭档Alex Reagan,她也在写自己的播客节目。

  [敲门声,开门声]NIC:看看她正在……

  ALEX:嘿!进来吧!

  NIC:嗨!

  ALEX:稍微等我一下

  NIC:好的。

  [沙沙声,打印机声]

  ALEX:最近怎么样?

  NIC:还不错。

  ALEX:你正在做新节目?

  NIC:我现在就在做新节目。

  ALEX:啊。

  NIC:因此……

  ALEX:嗯?

  NIC:我想问问你是不是乐意为我们的听众念些东西。

  ALEX:哦,当然。

  ALEX:就这么录音吧,摁一下这个[音频变得清晰了]

  NIC:让我试试看效果怎么样?

  ALEX:好吧。所以接下来我会讲这么一个故事。

  NIC:我能把这个放近一点吗?

  ALEX:嗯……

  NIC:或者这样……

  ALEX:不了这样比较好,因为这个会挡住视线。

  NIC:哦,好吧。

  ALEX:所以我必须这么做。

  NIC:哦,好的。

  ALEX:(念到)“你叔叔告诉过你引跑者知道路,或者会记住路,但是第一个引跑者必须找到地图。接着,只有这样,他才会开始找路。

  ”上一个找到Tanis位置的引跑者很年轻,但是也很强壮。他也是由你的叔叔训练出来的。在你叔叔之前,他的父亲一直在训练他。一直如此,今后亦如此。

  “现在轮到你了。你是引跑者。你知道上一个人差点被杀掉。你将会明白这件事很常见。即便是最有经验的引跑者也是冒着生命危险上路。

  ”Tanis是永恒的,永远的。但是它只在这里,在这密林中停留相对短的一段时间。大约不到两百年,但是没人知道具体时间。Tanis总是在移动,或者说你总是在移动;它总是在变化,或者说你总是在变化。

  “曾经,上一个引跑者告诉你他记得什么非常罕见的事。他告诉你说他曾经带领着他的追迹者们穿过了深邃的常绿林,循着只有引跑者才能听见的声音,那声音是一股持续的颤动和对他们称之为“静寂“的轻声呼唤,那是Tanis的心跳。他的追迹者们走出树林来到一片空地,而正在注视着红色岩石的引跑者明白,如果他向后转的话,静寂就在他的身后。

  “这些追迹者的任务已经结束。在静寂,时间停止了,或者减慢了,又或者一同消失了。你明白引跑者从来不能进入静寂。你明白引跑者会带领寻找他的人,也就是那些追迹者。你知道那些追迹者们,只有那些追迹者才能进入静寂。在Tanis,如果他们足够幸运的话,你的这些追迹者们的梦想将会成为现实。如果他们不够幸运的话,追迹者会进入一个噩梦般的世界,一个由他们自己创造出的他们无法想象的地狱。

  “你的父亲说他曾经教导过你的叔叔,在很久之前。‘在Tanis向来如此,今后永恒亦是如此。在Tanis,他们终将相见。’”

  NIC:感谢Alex Reagan花时间为我们读了这个故事。Adams教授相信Tanis是但丁九重地狱的灵感来源。在浪漫主义诗人和画家William Blake(威廉·布雷克)未完成的作品《悲伤之歌》中,“Tanis是真的”出现在其中的几处诗句里,在作者去世一个多世纪之后才被发现:

  Tanis,在热与火之中
  在沙与塔之中
  她的光芒沉睡
  她的黑暗消逝
  越过大海
  她即永恒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Adams教授相信Blake诗中提到的正是Tanis上一次移动的场景。它在欧洲存在了数个世纪,从文艺复兴到拿破仑时代,直到最终消失。

  ADAMS:Tanis的每一次迁移都是具有纪念意义的。如果你知道怎么查找的话,你会发现关于它的记录贯穿整个历史。但是所有资料来源都承认一点,那就是正好在Blake写这首诗的时候,也就是十九世纪初叶,Tanis直接消失了。

  ALEX:消失了?

  ADAMS:Tanis直接消失不见了。即便是那些过去知道它在哪的人也看不见它了。Tanis就这么直接……没了。

  ALEX:那它去哪了?

  ADAMS:我认为Tanis在1823年的某个时刻从欧洲移动到了北美。

  ALEX:等一下,所以……在北美有关于Tanis的报道吗?

  ADAMS:一开始没有,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那时的北美洲人烟稀少,与当时的文明世界之间还被大洋隔绝开来。

  ALEX:是的。

  ADAMS:几乎没有记录保留下来。而且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有数十年没有Tanis的消息的原因。直到海达人(译注:Haida,生活在现今不列颠哥伦比亚和阿拉斯加西南部的一支印第安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ALEX:海达人?

  ADAMS:海达人流传过它的故事。他们用的名字是Xanu,但是毫无疑问那就是Tanis。最早关于新位置的提示出现在1834年。那是一在华盛顿州普吉特海湾地区(Puget Sound)劳作的毛皮猎人,具体位置在尼斯奎利堡(Fort Nisqually),那是一座哈德逊湾公司下属的交易站。这名猎人在一封信里详细记录了一则他从海达人那里听到的故事。他暗示有一种恶魔般的鬼火能够蛊惑人心,还会驱使人们做一些残忍疯狂的行为。突然的,难以名状的暴力行为。

  ALEX:不好意思我想确认一下:你是说你认为Tanis现在就在华盛顿州?

  ADAMS:当然。它就在普吉特海湾地区的某处。

  NIC:尽管Adams教授在几年前就去世了,但是我依然设法联系到了他的前任助理,他十分热心地在大学和Adams的家人卖掉或者毁掉Adams的心血之前抢救出了这些资料。在Blake和亚特兰蒂斯的资料之外,和Tanis相关的资料只有几页。但是这几页资料却十分有意思。这是几页在尼斯奎利堡的毛皮猎人的日记,就在他残忍杀害九名自己朋友和同事的前一天写成。

  “1834年四月7日。我醒过来,嘴里全是血,想要尖叫。我能听见外面的马在焦躁不安。我站起来,把血吐到地上。我的头很疼,还稍微有点耳鸣。我挣扎着走出去,走进森林,想要摆脱这个好像同时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然后我就看见了她。一身薄纱睡袍像烟雾一样包裹着她。她转身走进森林。我知道她想让我跟着。

  “我尝试着跟上她,但是她总是在我前面,总是追不上。最后我在一块空地里跟上了她。她真漂亮,但是……我记不清……她到底长什么样。我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是怎么发生的,但是我觉得我感觉到了她的嘴唇,接着她就在亲我。然后……她就在杀了我。我躺在地上,没法活动,而她站在上面,拿着刀。她把我慢慢划开,把器官一个接一个地拿出来。我想要大喊,但是发不出声。我想要活动但是却做不了任何事。切。切。她微笑着,唱着某种童谣。切。切。切。

  “我知道死亡将至。它黑暗而又令人恐惧,就像是慢慢沉入一片浓厚的黑色苦痛之中。我将会被永远抹掉。接着,我又能够活动了。我站起来向下看。那个女人就在脚下。她死了。她的器官像花一样散落在草地上。我扔掉了手里的刀。我的手在颤抖。我的嘴里全是血。她的血。然后整个世界开始旋转,我跑了出来。当我醒来时,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知道,她将为我而来。”

  刚才我们听到就是Adams教授生前整理的可疑证据,一份疯子猎人的日记摘录,加上之前那位充满抱负的魔法师兼火箭科学家写的神秘短文还有William Blake丢失的一节诗句。现在我们要怎么做呢?现在,我们要回到暗网,在那里Meerkatnip说她找到了什么。

  MK:我现在发给你。

  NIC:有什么我需要留意的吗?

  MK:呃,我哪知道?

  [暂停]

  NIC:好了。所以我应该看什么?

  MK:[叹气]这是一条50年代的旧分类广告,而在数字版本上线13秒之后这条消息就被删除了。

  NIC:所以你是怎么找到的?

  MK:用一个滚动缓存系统,这是一个我帮忙创建的全能解析算法。这个系统为那些能够找到它的人建立了一个网络。在这里大部分的文本都经过了加密缓存。

  NIC:大部分文本?什么文本?

  MK:所有。

  NIC:所…所有文本?这有点……

  MK:不可能?

  NIC:对,有一点。

  MK:其实文本很小,根本不算什么。文本内容在整个互联网中只占及其微小的一部分。回到你要我调查的这件事情上就是,2001年有人为了一个文化研究项目而把一小部分50年代的分类广告转成了文本形式。

  NIC:所以……好吧,所以你都找到了什么?

  MK:有这么一些东西。应该是一组信件,一群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人用分类广告来互相联络。他们在秘密地谈论某件事,而且是某件他们认为非常重要的事,目前可以这么肯定。他们提到Tanis这个词一共……75次。但是很奇怪的是,我的程序显示这个词被加密了。

  NIC:如果它被加密了的话,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词就是Tanis的?

  MK:呃,加密技术在1952年可是和现在不一样。它就是一个简单的替换式密码,我的程序直接自动把它解码了。有一堆旧的德国恩尼格玛机出现之前的密码都用同样的密钥,我的系统直接解开它然后记了下来。

  NIC:哇,听上去真是个好系统。

  MK:对,当然了。

  NIC:呃,所以这些分类广告是50年代的?

  MK:对。

  NIC:然后它们又被删掉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MK:不知道,这不是我的范围。

  NIC:所以,你能把这些给我传过来吗?

  MK:我会的,不过还有一条有意思的消息。而且这条消息距离现在稍微近了一点。

  NIC:Tanis?

  MK:对,就是它。

  NIC:这条消息从哪来的?

  MK:在另外一个快速存储缓存里。这条消息发布后……六分之一秒就被删了。他们的动作越来越快了。

  NIC:谁的动作越来越快了?

  MK:呃,不管是谁反正他不想让你找到这条消息。

  NIC:我?

  MK:不,不是你。是像你一样找东西的人。

  NIC:哦,好吧。嗯,像这种消息删除得这么快的现象常见吗?

  MK:对的,这种事情一直在发生,常有的事。

  NIC:哦。

  MK:但是这种级别的智能和速度……确实很有意思。我想甚至NSA都没有这个能力。

  NIC:没有?

  MK:没有,不可能。

  NIC:[停顿]哦。

  MK:是这样的。

  NIC:好吧,所以这是第二条信息,用六分之一秒提到了Tanis。这条消息是从哪找到的?

  MK:一个北美洲的网站。

  NIC:什么网站?

  MK:Craigslist(译注:一个免费分类广告网站)。在华盛顿州西雅图。

  NIC:在尼斯奎利堡的毛皮猎人交易站以北40英里的普吉特海湾中部坐落着华盛顿州西雅图,一个海湾港口,也是北美发展最迅速的城市。西雅图是Jimi Hendrix(译注:吉米·亨德里克斯,知名摇滚吉他手)出生的地方,是90年代Nirvana乐队戏剧性地增加法兰绒衬衫销量的地方,还是Tanis播客的故乡。

  NIC:所以说你能下载那个Craigslist广告的内容?

  MK:当然能。

  NIC:太好了!你能念给我听吗?

  MK:我用邮件发给你吧。

  NIC:哦,谢了。嗯,谢谢你。但是如果你念一下的话节目效果会更好。

  MK:好吧,毕竟是你出钱。

  NIC:谢谢。

  MK:你准备好了吗?

  NIC:嗯,准备好了。

  MK:挺短的一条消息。

  NIC:好的。

  MK:只有四个词。

  NIC:可以,说吧。

  MK:“搜寻Tanis,引跑者就位”(Seeking Tanis. Runner available)

  NIC:就完了?

  MK:完了。“搜寻Tanis,引跑者就位”

  NIC:“搜寻Tanis,引跑者就位”。四个单词,四个只有看了《Tanis在哪》的人才能知道的单词。Meerkatnip解释说没办法逆向工程出发布广告者的联系方式。这条Craigslist很有意思,但是实际上它只是一个死胡同。所以我决定要发布一条我们自己的广告。我们的广告不是“搜寻Tanis,引跑者就位”,而是“搜寻Tanis,引跑者在哪”(Seeking Tanis. Runner wanted)。

  我们把这则广告发表在尽我们所能的任何地方,然后很快就得到了一个回复。一个改变一切的回复。

  我是Nic Silver,这里是Tanis。我们下周回来。直到那时,请持续关注。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Comments: 3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yum @ 2019-02-27, 05:10
### 简介

SCP 基金会档案合集(SCP Files)是一款非官方的 SCP 阅读应用,旨在为 SCP 爱好者提供全面完善的数据检索功能与便捷流畅的移动阅读体验。

### 下载

!!请务必仅从下述方式获取,其他来源均不保证安全性!!

直接下载:[scpfiles-v0.5.5.apk](https://trow.cc/wiki/_media/scp/scpfiles-v0.5.5.apk)
加群获取:785599190

### 更新日志

v0.5.5 添加夜间模式

### 截图

 

 

### 后续计划添加的功能

- 更多特殊格式
- 账号系统
- 收藏功能
- 搜索功能
- 离线缓存
- ~~夜间模式~~ √
- 无图模式
- 多语种支持
- 等等

敬请期待。

### 关于 iOS 版

目前尚处于测试阶段,待版本升级至 v1.0.0 后,便会同步发布于 App Store,并且安卓版也将上架 Google Play。
Comments: 2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Rincewind @ 2019-02-24, 03:26
其实就是封底的两段话和序章,抛砖引玉用意。
原书的排版相当精良,推荐摸来亲自看看。


作者:Kenneth Hite
摸鱼翻译:Rincewind

External Image

封底

External Image
QUOTE

阅后即焚 / BURN AFTER READING

四十年前,在1928年,美国政府摧毁了位于马萨诸塞州的一个小镇,印斯茅斯。
印斯茅斯突袭(The Innsmouth Raid)揭晓了克苏鲁崇拜这一对现实本身的超自然威胁的存在。而更糟糕的事情却仍然隐藏着:纳粹巫师、米戈集脑者、食尸鬼、噩梦维度,以及一尊传播末日仪式的无头之神。最为糟糕的是,在MAJESTIC计划之下,联邦政府盲目的力求将这些高危的的外星秘密化为武器。
你是绿色三角洲的一名特工,这是一个归类为绝密的黑色项目,为美国政府所批准,但其存在却不被承认。
你的任务:找出并摧毁祖国和海外存在的一切超常之物。不惜成本。不计代价。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QUOTE

末日已至 / THE APOCALYPSE IS NOW

杀人邪教在中东与加州兴起。
反现实暴动使巴黎陷入瘫痪。俄国间谍渗入政府。
美国军队在全世界打响秘密战争,并向越南的丛林与村镇中倾泻火焰与毒药。
太空探测器在异世界着陆。人们感到不可见的太阳的光热。
在1968年,这些都只不过是出现在头条上的事。
而在阴影之中,还有更为邪秽的势力存在。反社会阴谋集团将地球拱手送予奈亚拉托提普。黑手党遵循非人的指令。一枚黄印在古巴与旧金山一闪而过。不可见的拷问者从中国一涌而出。世界正在发狂。群星正在归位。
1960年代以阳光明媚的乐观主义开场、却在中南密林漆黑如夜的灾难中告终。1950s的盛夏已然过去,如今、秋天来临……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概要 / INITIAL BIREFING

External Image
QUOTE
“……无论政治还是社会都在遭遇剧变,再加上许多骇人听闻的现实危险,这些都加剧了人们的不安。其中,有的危险仿佛威胁着一切,有的危险仿佛只能来自最为恐怖的恶梦中的幻想。[1]”
——H. P. 洛夫克拉夫特,《奈亚拉托提普 Nyarlathotep》

一片海外湿地撕裂了美国军队[2]。
末世邪教在中东兴起,暴动让巴黎陷入瘫痪[3],俄国向欧洲大举进军[4]。
合众国在全球各地发起秘密战争,全然不顾国内社会支离破碎、城市在战火中闷燃。
新的技术、新的科学、以及新的音乐完全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地球生态在剧毒废墟的边缘摇摇欲坠。
群星正在归位。
这是1968年。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何谓绿色三角洲? / What is DELTA GREEN?
绿色三角洲是一个为美国国家安全机构所认可、但却不被官方承认的黑色项目(black program)。其中的人员来自联邦政府的各个部门,尤其是军队、执法部门、以及情报部门。这个任务被划定为最高机密,只有获得了绿色三角洲的许可的人,才能知道它的存在、以及它的任务。这个项目在五角大楼有一小批常设工作人员,但其特工都是秘密行动的。
这个计划将绿色三角洲的任务掩藏在其他进行中的军事任务底下,或是将其伪装成训练任务、联络工作、或是完全无关的调查。绿色三角洲的特工们在联邦机构的其他各处——军队、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局,或是其他机构——也有着普通的职位。他们的上司从未知晓这一计划的真正任务是什么。
绿色三角洲发祥于发生在四十年前,1928年对马萨诸塞州的印斯茅斯的突袭。那场袭击揭露了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对美国以及全世界而言的末日威胁。它让联邦政府得以一窥关于异星之神与永生怪物的平行物理与生物学。与这些异象之间最为轻微的接触也能毁灭心智与生命;非自然的触碰会将研究它与反对它的人一并污染腐化。与这个敌意难平、无从理解的宇宙的遭遇,曾将文明夷为平地、让大陆沉入海底。
绿色三角洲的任务是:搜寻并摧毁存在于国内外的、这一非自然现实的任何方面。不惜任何代价。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何谓《绿色三角洲之秋》 / What is The Fall of DELTA GREEN?
本书将Arc Dream出版社的《绿色三角洲角色扮演游戏(Delta Green: The Role-Playing Game)》用Pelgrane Press的“侦探”规则系统(GUMSHOE rules system)进行了改编,《Night’s Black Agents》[5]与《克苏鲁迷踪(Trail of Cthulhu)》也使用了这一系统。
Arc Dream将《绿色三角洲角色扮演游戏》设立在了“当下”,21世纪早期。而《绿色三角洲之秋》则作为“前传”、将年代设定在前一款游戏的背景之中;具体而言,是1960年代,绿色三角洲项目于过度扩张之中自我瓦解的十年。
1970年6月24日,参谋长联合会议(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正式解散了绿色三角洲,从那以后,它成了一个潜藏在联邦政府之间的非法密谋机构。
在那之前,你们都还有着拯救国家与世界的委任状。
玩家们扮演绿色三角洲的特工、线人或是友军,参与致命的单发冒险,或是涵盖了从希望到疯狂的这些年头的长战役。绿色三角洲的特工可能会:
∆ 在大西洋之下搜寻深潜者,或是在喜马拉雅山之上追捕米-戈。
∆ 调查纽约的激进艺术家们、或是旧金山的激进化学家们所产生过的危险幻觉。
∆ 在刚果或是越南的腹地,寻找并摧毁崇拜异星神明的拜死邪教。
∆ 在美国广阔的中心区域、或是为暴乱所苦的城市里,以某种方式控制并抹除存在于显现于其中的恐怖之物与诡异梦魇。
∆ 保护绿色三角洲的秘密,防止其被调查记者、共产主义间谍、以及他们在CIA和FBI的友军发现。
∆ 调查并在暗中阻挠MAJESTIC-12与其它技术官僚,他们愚蠢地相信超自然力量能够加以开发、成为武器。
这十年以明媚的乐观主义开场,却在中南密林漆黑如夜的灾难里告终。1950年代的盛夏已经过去,如今、秋日来临——绿色三角洲之秋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QUOTE
探员与主管 / AGENTS AND HANDLERS
绿色三角洲在世界各地雇佣了很多官员、线人、分析师、以及行动专员——总的来说,许多特工。游戏里用首字母大写的“探员(Agent)”一词指代玩家们扮演的绿色三角洲人员。并非所有绿色三角洲的特工都被称作探员;只有你们正在团中扮演的那些被如此称呼。
类似的,这个游戏将主持人或者说GM(或者,如果你熟悉《克苏鲁迷踪》的话,守秘人)称为主管(Handler),这是“特工主管(asset handler)”的略称。尽管行话充满味道,但由主持人控制的角色并没有特殊称呼,仍旧被称为主持人角色(GMC)。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大写字母之咏叹 / Capital Letter Blues
既然提到了术语,这本书使用全部大写(译文里用粗体字代替)的绿色三角洲一词来指代这个正在活动的黑色项目及其许可。类似地,书中的其他政府项目与企划也用全大写字母表示。
绿色三角洲设定下的其他作品,例如《绿色三角洲角色扮演游戏》,往往使用首字母大写的词汇,以此来表示即使失去了来自联邦的授权、绿色三角洲仍然存续着。在提及于1992年设立并且持续至今的整个绿色三角洲设定的时候,这本书用首字母大写的词汇(译文中没有粗体)。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QUOTE
一日奔跑 / A DAY AT THE RACES
单独的一场《绿色三角洲之秋》游戏被称为一个小节。

一整场绿色三角洲之秋的神秘事件(在别的游戏中会被称为一个剧本、或是一场冒险)被称为一场行动。在游戏世界里,绿色三角洲的行动有着出于安全起见定下的代号:库尔兹行动,黑曜石行动,诸如此类(译注:这里的行动名也都是全大写字母)。有些行动需要很多个小节的游玩才能完成。游戏中的一场“行动”,对于整个绿色三角洲行动而言可能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南方盛情[6]行动持续了足足八年!
有些时候,绿色三角洲的探员们把一场行动称作是“一日奔跑”,或者一场“红皇后奔跑”,这是对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镜中奇遇记》的指涉,其中爱丽丝和红皇后跑了一整天,为的只是留在原地。另一些资格更老的探员有时会声称“一日奔跑”这一词汇来自于绿色三角洲之前的总负责人库克的一个习惯,他总是在月桂公园的纯种马跑道开始行动,这一地点几乎不可能被监听或追踪到。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何谓侦探系统? / What is GUMSHOE?

“侦探”系统游戏的核心在于搜集证据以解开谜团。在侦探系统中,如果你有对应的能力,你就会拿到线索。不需要掷骰。
查看你的角色表。大部分角色表里会包含了一个能力列表,游戏开始时,你花费点数购买这些能力,在每场冒险之后(或者,如果已经积累起了若干点数的话,在一场游戏的当中),你还能再追加花费点数。你在一个能力上花费的总点数就是它的等级,一般以如下方式表示:运动 5。当你在某项能力中消耗点数的时候,你是从对应的能力池中消耗的。在你消耗点数和刷新的时候,你的能力池可能增加或减少:如果你为爬上防风栅栏消耗了2点运动,那么你的运动能力池就会变为3点,但你的运动能力等级仍然是5。
角色表中列出的调查能力永远能够够生效,即使那个能力的等级只有1,能力池只有0。例如,历史 1代表着你在这一领域积累了充分的阅读与训练;而历史 3能够让你扮演一个世界级的专家,如果你乐意的话。到了似乎与之相关的情境,你需要做的只是告诉主管你有这个能力——他会告诉你在这个场景中你需要找到的线索。有些时候,主管甚至会主动提示你们:“谁的天文学等级最高?”而对于社交能力,例如威胁或是交涉,你或许会需要一些扮演来有机地获取对应的消息。
你可以花费调查能力池的点数来获取额外的好处:更多信息,GMC更好的反应,角色扮演的有趣一刻、例如闪回场面,甚至是在之后的较量中的优势,如果你使用得当的话。与免费使用能力一样,主管或许会主动提供花费点数的机会:“有谁想花费一点天文学么?”点数话费是故事通货,当你花费点数的时候,你是在表示:“我的角色能够为这个场景添加一些很酷的东西”;当主管提供花费点数的机会的时候,他是在说“在这里的表象之下有些酷玩意儿,如果你想拿到的话(就花费吧)。“只要想花费就去花费吧,即使你的调查能力池下降到0,相应的能力也总能让你拿到核心线索。你的调查能力池通常在一场剧本结束之后刷新。
与之相对的,一般能力可能会失败。把它们当做调查能力的时候,并没有失败:如果你是在辨认一辆车,驾驶不会失败。但如果你是打算在泥泞的古巴悬崖公路上让吉普车来个急转弯,驾驶就可能以任何激动人心的方式失败。在一般能力上等级为0代表着,在这个能力上,你最多也就仅仅达到平民的程度:驾驶0能让你开车去商店,或许甚至还能平行停车;而驾驶8则代表着正儿八经的精通:你就是队里的车轮艺术家。
要进行一般能力的检定,如果你有对应能力等级的话,投一枚六面骰。将结果与主管设立的、从2(非常简单)到8(几乎不可能达成)及以上的难度等级相比较。如果掷骰结果大于等于与难度等级,你就成功了!平均而言,有一定挑战性的任务的难度会是4,所以你在半数时候会成功。要得到更好的结果,你可以消耗能力池中的点数。掷骰,并将你消耗的点数加进去。不要在消耗点数时畏缩:绿色三角洲所面临的危险最好尽快解决。你的(一般)能力池会在你的角色有机会休息的时候刷新。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QUOTE
摇动骰子 / TUMBLING DICE
侦探系统只用一枚六面骰来决定游戏。
“d”这一简写代表了投掷一枚骰子的出目。例如,“d+1”这一记号代表着“一枚骰子的结果再加上1”,大部分手持武器的伤害都在d-2(拳头)到d+1(重火器)之间。
有些时候这本书里也会用“1d6”来表示一枚骰子的出目,或者用“1d3”来表示一枚骰子的出目再除以二。这一般出现在简简单单的”d”或是”d/2”会造成混淆的规则文本部分。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这就是全部了!欢迎来到《绿色三角洲之秋》。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1] 译文取自玖羽的翻译版本。
[2] 暗指越战。
[3] 当年5月,法国爆发学生运动,许多人罢工示威,整个法国陷入瘫痪。史称“五月风暴”。
[4] 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运动爆发于同年。八月,苏联向捷克斯洛伐克派遣军队,令“布拉格之春”运动戛然而止。
[5] 暗夜黑谍(Night's Black Agents):同一家出版社出版的、使用同一套系统的规则,官方将其风格描述为“吸血鬼间谍恐怖片”。
[6] 南方盛情(Southern Hospitality):代指一种“美国南部居民热情好客”的刻板印象,类似于国内的“某某省人爱偷井盖”,只不过不是贬义。
Comments: 0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Frend @ 2019-01-11, 22:48
前言: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QUOTE( NTSapp @ )
首份报告

当切尔顿开枪的时候,我带着笔记本包跳进了镜子间。哪儿都比外面强,我想。在那个时候,这像是步好棋。外面还有枪声,有人已经死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糟呢?

别回答我。

老麦克提格的运气还在,老爸。相信我,你会为我自豪的。

从洛杉矶大学的实验室里,镜子间不可思议地通向了一片浅海,浅海上面是钻石一样坚硬的光点组成的墙壁。我瞪大了眼睛,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然后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事情实在太出乎意料了,我猜。水温像是在热带,低矮的石头小岛冒着蒸汽,我能尝到嘴里有金属的味道。然后镜子间自个折叠了起来,就像是张折纸玩具。感觉好像有人抓住了我大脑的两边,将它们扭起来,扯成了两半。

在它消失之前,我已经昏过去了。

我醒来发现自己的头埋在泥里,浸在温暖的水中。我一个人待在这地方,这个世界。我站起来,大声叫喊。周围只有干净的、膝盖深的水,和低矮的石头小岛。什么也没有。没有镜子。没有人,没有生命。当我呼吸得太快时,我开始感到高兴,还有些蠢蠢的。我的平板没有进水。别问我是怎么做到的。除此之外,我还有些M&M糖豆。

我坐了一会儿,试图搞清楚世界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我脱下鞋,然后把脚泡在了水里。

接着,最后一点侮辱也来了。月亮升了起来,超级的近。非常巨大,完美无缺,就像是小孩子的脸。它的表面是白色的,完美的,空荡荡的,就好象还有无穷无尽、没有我的岁月去给它刻上伤痕,直到我再度出生。

我会在这里写下我最后的报告。该死的。第一份报告。我会写下第一份。现在,我是第一个探员。我只有这点乐趣了,所以别否定我。行吗?

你好?

亲爱的V-单元*,不要进入镜子间。不要让约翰进入镜子间。摧毁镜子间。摧毁曙光科技。摧毁约翰。摧毁世界。亲爱的V-单元,没有什么是真的,所有东西都是活的。终结已经到来,而且还会一次次到来。

*V-Cell,Cell是美军术语中用来指代执行秘密行动的一个小组。

在这里找到的我的骨头,看好。知道。等着我。我来了。但时间过得非常慢……
[不要问我这玩意是什么意思,原文(见下)我也没看懂。]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Introduction
介绍
————————————


主持人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选择《绿色三角洲》。他们可能想要编织一个故事,构造一个谜团,或者塑造出某些全新的恐怖。但不论他们的目的为何,归根结底,创作本身永远不会是件易事。当调查一层层深入下去,所揭露的往往是完完全全的无尽虚无。

因此,请将这份概述视为一份委命。

《绿色三角洲》讲述的是人类的终结。

偶尔,你可能会让这些故事看起来像是在讲述其他一些东西。例如家庭,生活,以及那些让我们之所以为人的东西。它包含了这些元素,但这并不是它要讲述的东西。

它是会撒谎的。

在《绿色三角洲》的故事里,你会看到三个因为掏枪决斗最终死在莫哈韦沙漠的人,砰,砰,砰,还有一个里面装着一块未知金属锭,外面标着“表面样本桶1号”的箱子。

在《绿色三角洲》的故事里,你会拼凑起NASA发生的一连串自杀事件,并最终发现ER10911将在19个月后与地球相撞。你的母亲、父亲、姐姐还有她的儿子都只有19个月可活了。世界将会被火焰清理殆尽……除非……

在《绿色三角洲》的故事里,你会看到一个精神崩溃、疯疯癫癫的探员以及她那被绑在汽车座位上还在尖叫两岁孩子加速驶离一座燃烧着的房子,全然不顾房子里的火焰正在炙烤着自己丈夫的尸体——因为那不是她的丈夫,那是别的什么东西。

《绿色三角洲》讲述的不是爱。
《绿色三角洲》讲述的不是安全。
《绿色三角洲》讲述的不是理性。
《绿色三角洲》讲述的是人类在这个宇宙中的真正位置。

而这个位置什么都不是。我们是一群虱子,在虚无之海的一粒尘埃上吵个不停。我们去往群星的机会不比我们治愈那些将会摧毁我们的疾病的机会更高。我们的存在是一台逐渐慢下来的大钟。当钟声敲响,那些真正能够造成影响的存在会不经意地将我们弹走,并将地球冲刷干净,为它们无限——无穷——的计划做好准备。

《绿色三角洲》关注的不是属性、武器或者杀死野兽。《绿色三角洲》关注的是欺骗你的玩家直到他们所控制的探员意识到最终的真相。人类并不是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批住民,也不是最后一批。地球被某些东西侵扰着,而我们甚至都算不上是侵扰它的鬼魂。我们仅仅只是它们的影子。

欢迎光临。

The World of Delta Green
绿色三角洲的世界
————————————


欢迎来到的《绿色三角洲》,这是一个关于恐怖、奇迹与阴谋论的角色扮演游戏。打开这本书意味着你选择成为主持人。身为主持人,你的任务在于保证玩家们——负责扮演绿色三角洲探员的人——参与到游戏中来。你是创造者与主持人,同时需要对一切发生虚构的绿色三角洲世界里的事情进行仲裁。你将为这个世界填满秘密,扮演那些非玩家角色(NPC),并且为玩家创造出他们要面对的威胁。你负责投掷骰子并做出决定。只有你知道绝对的真相。

《绿色三角洲》关注的是那些会带来痛苦的真相。而最终极的真相是:在那些遥远的地方,在时空的裂缝后面,在我们有限的四维存在的帷幕背后,有些东西正等待着解放之时。而当它们自由之时,人类将会被付之一炬。一小群孤立的人——所谓的“绿色三角洲”——正奋力抵抗这最终的火焚末日。

身为一个主持人需要做好周全的准备,富有想象力,并且对于游戏的发展方向有着坚定不移的预期。改变一次掷骰结果去拯救一个探员;或者当队伍走上错误道路时泄漏一个关键线索似乎是个好主意。但是请遏制住这些冲动。《绿色三角洲》关注的不是胜利,而是斗争的过程。

《绿色三角洲》关注的是我们在一个人类完全无法生存与理解的宇宙里试图继续生存下去,以及理解这个宇宙的冲动。当人类世界飞快地滑向无可避免的毁灭深渊时,绿色三角洲的探员们正在奋力击退那些超出了人类理解范围的威胁。探员们过着自己的生活——那些他们还能够维持的生活——并竭力避免他们所爱的人接触到最终极的秘密:不论他们做什么,他们知道,终结将至。

祝贺你,主持人。你现在已经被提拔成为末日的代言人。

Running Delta Green
运营绿色三角洲
————————————


在开始一个绿色三角洲的游戏时,作为主持人,你需要召集朋友,并向他们描述他们探员究竟遭遇了什么。玩家们则需要像个探员一样对你所描述的情形做出反应,试图破解谜团,避免让自己的探员陷入疯狂或者失去生命。

一个简单的绿色三角洲游戏单元剧被称为一期(session)——它通常会持续两到三个小时。一个简单的绿色三角洲谜团则被称为一次行动(operation)。某些行动需要许多期游戏才能解决。串联在一起的许多次行动被称为一个战役(campaign)。

绿色三角洲的探员们偶尔会将一次行动称为一次“歌剧之夜”(night at the opera)或者一场“疯狂歌剧”(psychotic opera)。为了保密,行动通常有自己的代号,例如“南部宽慰行动”,“静滞行动”或者“救生员行动”。

绿色三角洲自1942年时就已经存在。当时它是由秘密的战略情报局下辖的一支武装力量,负责调查二战期间纳粹痴迷的神秘学活动。纸面上,它负责执行与精神以及心理学有关的行动。实际上,它一直在与纳粹研究部门所开发的非自然恐怖作斗争。

自二战以来,绿色三角洲有过许多不同的形式。起先,它是一个突击小队行动组,接着又变成一个心理战部门,随后是一个调查团体,然后又变成了一个隐藏在联邦政府内部,没有官方身份掩护的地下组织。

到了2017年,美国境内存在着两个自称为绿色三角洲的团体:一个没有得到官方承认的地下组织和一个有着官方掩护、独立运转的计划。二者都在独立运作,而且有些时候会产生危险的对峙。最重要的是,这两个组织中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二者之间存在的裂痕。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What a Delta Green Agent Does
绿色三角洲探员的工作
————————————


绿色三角洲探员负责定位与摧毁那些威胁到美国利益的非自然力量,并掩盖它们存在的证据。当然,非自然的威胁也存在于合众国之外,但绿色三角洲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处理它们,或者他们并不愿意充当世界警察。世界上的少数政府也拥有类似的项目,例如英国的“双鱼宫”(PISCES);加拿大的“M-史诗”(M-EPIC)以及俄罗斯的“格鲁乌 SV-8”(GRU SV-8)*。在他们所辖的领土内,这些团体以与绿色三角洲类似的方式运作着。

*格鲁乌,源自俄语:Главное Разведывательное Управление。意思是“情报总局”,其缩写为ГРУ,拉丁转写为GRU,指的是俄罗斯联邦的军事情报机构——总参谋部情报总局。

绿色三角洲的探员往往在暗中行动,而且经常在联邦政府内部有着一个普通的职位,像是FBI探员,邮政稽查员,或者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专家。他们的雇主——政府机构,军事力量,或者某些私人公司——永远都不会知道绿色三角洲的存在,更别提了解它的真正任务了。

绿色三角洲的行动往往需要探员们为了大局去撒谎,作弊,偷窃,乃至犯下重罪。这些行动充斥着暴力、疯狂与死亡,所有在团体中工作的人最终都会付出肉体或精神上的代价。但在人类灭绝的危机前,任何行动都是正当的。

探员们扑灭的威胁是真实的,而且永不停歇。在很久以前,整个团体就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只有持续不断地抵抗来自外界的力量。当然,绿色三角洲从来都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新兵。如果他们活得够久,他们会自己明白这一点的。他们总会明白的。

The Outlaws and the Program
法外之徒与政府计划
————————————


过去数十年来,绿色三角洲曾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存在过。和其他所有执行秘密任务的机构一样,它的某些部分是秘密运作的。有些团体从它当中分离了出去,还有些人则成为了叛逃者。

你们的探员隶属于被口头上称呼为“政府计划”(the Program)的合众国政府官方秘密机构?还是利用政府资源在没有得到任何批准的情况下执行秘密 任务的非官方地下组织“法外之徒”(the Outlaws)?抑或其他从未听说过“绿色三角洲”这个名字的编外人士——一只煤矿里的金丝雀*?

由于金丝雀对于一氧化碳极为敏感,因此早期煤矿经常使用金丝雀来对煤气浓度进行预警。后来该词也被用来形容负责预警的人或设施。

游戏中所出现的绿色三角洲的真正性质仍然交由主持人来自行决定,而且这与探员们自己所相信的事实没有任何关系。探员们或许认为他们是官方计划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却在为一些地下组织的成员工作。他们或许会以为自己是一群编外人员,正在听从一些隶属于重启的政府计划的人调遣。他们也许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在组织内部指挥体系里的位置。而这应该是游戏的中心主题之一。

绿色三角洲的探员们唯一应该清楚知道的是他们的任务,即便是在最让人嫌恶的时候,他们仍然在拯救生命,而且永远也不能将之曝光给大众。

What Is the Unnatural?
什么是非自然?
————————————


所谓“非自然”就是指所有超出人类理解的事物。

绿色三角洲所面临的危险不仅仅只是物理上的威胁;非自然事物的存在本身就已经超出了人类的理解范围,而且将会永远超出人类的理解范围。而更糟的是,有关非自然事物的知识是如此的危险,它们可能会导致人类发疯,或者将一个人转化成为黑暗的仆人。此类事物不仅要在物理上进行抑制,而且它们的性质、行迹乃至它们存在的事实也必须完全保密,否则它们就会感染这个毫不知情的普通世界。

长期执行任务的探员知道那句老话是错的:知识不是力量,知识是死亡。

绿色三角洲面对的威胁被详细记载在了第二部分:往昔中。

The Handler
主持人
————————————


这本书是为主持人创作的。它包含了《绿色三角洲》这一设定的秘密,以及帮助你创造非自然的超维几何(Hypergeometry)*、非自然的存在、非自然的威胁、非自然的地点以及相关行动的规则。

*超维几何是《绿色三角洲》引入的一个游戏概念,相当于利用某些“非自然法则”来实现一些超出正常物理法则的事情,也就是说,魔法。

作为一个主持人,你需要控制游戏,创造供探员们调查的谜团。主持人需要扮演探员们在游戏里遇到的每一个人(所谓的非玩家角色,NPC),描述探员们置身的情景,决定是否需要进行掷骰,进行那些掷骰,以及为什么要进行掷骰。主持人是叙述者,导演以及裁判员;你需要塑造整个世界,以及其中的规则,以便让玩家们探索与体验它。

玩家们则需要描述探员们的决定、选择、以及对这个虚拟世界的反应。作为主持人,你有责任让这个世界活起来,创造那些玩家们试图去解开的秘密,通过上千种因素来保证游戏的氛围与悬念。在这些规则中,你会经常看到例如“由主持人决定”这样的语句。作为一名主持人,你的言语即是法则。

完成这一切需要在玩家与你这个主持人之间建立许多的信任。而这本书则致力于帮助你建立和维持这份信任。

How to Be a Handler
如何成为一名主持人
————————————


作为主持人,你需要描述整个游戏世界,控制游戏世界中一切不是探员的存在,并为它们发声。你的责任如下:

Describe the World of Delta Green
描述绿色三角洲的世界


你对于这个世界的描述是玩家们体验绿色三角洲这个游戏的渠道。如果探员们正在开车,你需要描述车辆,道路,路边怪异的休息站以及休息站里那个有着鼓胀双眼的员工。如果他们想要靠近看看那台拼装起来的电脑,你就得编织出细节将它描述给他们听——它有可能是由一个时间旅行者组转起来的吗?你说什么,这个世界就在字面意义上是什么样子。尽量让描述变得有价值。但你要记住,仅仅只描述那些相关的东西,并且尽可能让它们能够吸引玩家们的注意。

Teach New Players
教导新玩家


新玩家会想要学习规则,并令人信服地扮演他们的探员。因此你需要帮助他们。如果他们不知道执行一些他们的探员本该知道的重要举动,那么你需要提醒他们。永远不要指导他们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但当你认为他们需要是,给予他们一些程序上的建议。让他们看看《探员手册》(Agent’s Handbook)上165页有关谍报技术的一些窍门。将delta-green.com上的一些玩家印刷品打印出来。他们很快就会像是老练的探员那样思考了。

Be Vigilant
保持警惕


注意探员的作为,想法和感觉。玩家们经常会表现出他们的意图。探员们在准备闪光弹和防弹背心吗?那么他们可能很快就要突袭邪教总部了。确保你大致上知道他们可能会在那里发现什么。学会快速思考,不要被抓住马脚。

You Are the Entire Cast Except the Agents
你是除了探员以外的全部阵容


当探员们与二手汽车销售员讨论他发现的古怪小刀时,主持人就是二手汽车销售员。你还是犯罪现场的警察,丢失了小刀的邪教徒,以及源自时空之外、应那把武器召唤而来、不断嚎叫的可怖之物,主持人描述、控制绿色三角洲游戏里的一切存在,并为它们发声——除了探员们以外(他们由玩家们控制)。这是非常大的责任,但当你正确做到它们时,这也会带来无法想象的乐趣。

Set the Mood
创造氛围


绿色三角洲的世界表面上与我们的世界别无二致,但却潜藏着秘密的非自然威胁。因此,整个游戏的氛围应该给人以真实、黑暗并且充满偏执妄想的感觉。每一次绿色三角洲行动都会有着被曝光、疯狂以及死亡的风险。你需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创造并维持住这种氛围。只有在这些风险为背景的衬托下,活下来改日再战的乐趣才会被真正体现出来。

Work With the Players
与玩家们合作


主持人应该努力从玩家的角度来看问题。在合理范围内与他们合作会使得游戏体验变得更加有趣。在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上尽量为他们留有余地,但在涉及规则,角色的死亡或者疯狂时,主持人仍然应该采取严格的态度。只有当玩家们理解游戏的基调时,他们才会开始以这些限制为基础展开行动,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所控制的探员才会表现得好像真的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动一样。

Trust the Players
相信玩家


你们所有人都是为了同一个原因聚在一起:你们想要一场悬念丛生,令人恐惧的绿色三角洲游戏。作为主持人,你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让玩家们去操心他们自己的探员。如果一个玩家想要做一些你不太认同的行为(而且他的行为会给游戏带来负面影响),警告玩家,但不要干涉他。毕竟,想要在游戏里证明人类的脆弱,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玩家们操纵着自己的探员不顾一切地冲向末日。没准下一次探员们会在动手前三思而后行。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Introducing New Agents
介绍新探员
————————————


一场绿色三角洲游戏通常从主持人要求玩家介绍他们的探员开始。玩家会描述探员们的日常生活:工作,朋友,家庭,那些寻常但却对探员们至关重要,并且让他们愿意为之去死的东西。你需要帮助玩家们创造新的探员,将他们带入游戏里。玩家们需要主持人来确定他们究竟应该创造一个什么样的探员,这个探员又与其他探员有什么样的关系,以及他们究竟有多了解自己的世界。

Less is More
少即是多


绿色三角洲只会向新加入的探员们透露那些他们必须知道的事情。而且即便是最核心的信息也要等到绿色三角洲确定探员们的确见过某些非自然的东西后才会透露给探员们。探员们能得到的最基础的信息通常是:联邦政府内部有一个负责保护美国对抗非自然力量的组织。该组织被称为“绿色三角洲”,但如非绝对必要,任何人都不得大声提及这个名字。

但相比于绿色三角洲的存在,还有一个隐藏得更深的秘密。在现代,美国有两个“绿色三角洲”组织。“政府计划”是一个经费充足(但完全非法),以一些秘密项目为掩护进行运作的组织,如同虱子般嵌在联邦政府内部。“法外之徒”则是一个由许多拒绝加入“政府计划”或者根本不知道其存在的探员们建立起来的临时组织。

但是,探员们不应该知道有两个拥有相同名字的组织在同时运作,更别提自己属于其中的哪一个组织了。此外,探员们也不应该知道非自然威胁的影响范围与程度。不论一个潜在的探员最初遇见过怎样的非自然存在或影响——不论是什么样的恐怖情况让组织注意到这名探员——绿色三角洲都会告诉他,他所遇到的就是绿色三角洲面临的主要威胁。如果一个探员看到了一个水栖的类人生物,那么绿色三角洲就是一个对抗水栖类人生物的群体;如果一个探员遇到了一种来自其他维度、拥有知觉的色彩,那么这就是绿色三角洲需要对付的东西。随后,当他遇到新的威胁时,这一误会将被当成是一个工作疏忽推诿过去。随着时间的推移,等探员了解到世界上还存在着许多非人的智慧生命与威胁,了解到那些自外而来的生物时,他已经没有退出的机会了。

那么你的探员待在组织里的时候会了解到哪些关于绿色三角洲的信息呢?除开一些极端情况外,他们能了解到的其实非常非常少。绿色三角洲的成员会对自己过去的工作三缄其口,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们会尽量避免与他人对比自己掌握的线索,除了指挥结构里的直接上下级外,他们也不会想要更进一步加深对组织的了解。主动调查组织与指挥系统的结构可能遭致各种各样的惩罚,从被训斥到被永久性的“除役”都有可能。不论是政府计划还是法外之徒都非常重视行动安全。而一个不听话的探员已经足够对它们的行动产生威胁了。

主持人可以让探员们自己填上空白。他们会想象出许多关于绿色三角洲的疯狂结论。如果他们真的相互对比过线索,他们组合起来的故事就会像是一个怪异的、如同弗朗肯斯坦的怪物一般的情报机构——而在这个情报机构里,除了与他们直接联系的人员外,其他所有东西似乎都如何烟雾一样虚无缥缈。

The Inciting Event
引子


作为一名主持人,你工作的一部分内容就是与玩家们合作却确定是怎样一个引子让他们的探员受到了绿色三角洲的关注。这个引子不一定是探员们遭遇了非自然的事物。具体的细节可以等到以后探员们相互交换自身经历时再补充,但主持人最好能够在游戏开始前对这个引子究竟是什么有个大致的概念。当与探员们一同创作他们的背景故事时,记住以下几条:

»» 几句话:介绍他们如何加入绿色三角洲的故事应该尽可能的短。一句或者两句就够了,最多一段话。

»» 并不是所有的探员知道非自然事物:绿色三角洲会根据实际需要招募成员。有些时候,这意味着他们会招募学术界的人。其他时候则是职业化的士兵。绝大多数绿色三角洲的成员在被招募之前都接触过非自然事物,但并不是全部。一些经历了战争,情报收集行动,或者反恐行动的老兵也曾见过许多可怕的事情,足以让绿色三角洲相信他们不会因为接触非自然事物而失去继续下去的决心。

»» 非自然事物是无法解释的:一个探员的引子应该引人入胜、可怕同时也可信,但最重要的是,它应该足够神秘。没有哪个探员从灌木丛里钻出来时会说:“啊,那个深潜者差点抓住我了!”但他们或许会说,“我曾经调查过一个孤儿院,里面的小孩全都长着鼓胀眼睛,唱着一些要返回大海母亲的歌。”主持人应该指导探员将引子创作得模棱两可。因为探员们可能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

»» 逃跑:即便看一眼来自外面的东西已经足够了。它不一定要是复杂的故事。事实上,最普通的遭遇能被总结为:一个探员意外撞见了某些他无法理解的东西,然后逃走了。有些故事更加深刻。其他的则更私人化。但那些更加复杂、有意义的故事应该交给更有经验的玩家去创作,或者在主持人的监督下创作。第一次加入游戏的玩家应该尽量将引子创作得短小而简单。

»» 探员是如何引起绿色三角洲注意的?:这部分解释了探员是如何成为绿色三角洲成员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们报告了他们所看到的东西,然后被绿色三角洲挑中了?绿色三角洲在一个不可能生还的情形下营救了他们?他们撞见了什么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并且解决了某些问题,从而引起了绿色三角洲的兴趣?主持人需要与你的玩家们一同确认他们的探员们是如何加入绿色三角洲的。

Interpreting the Rules
解释规则
————————————

作为一个主持人,你应当对桌面上发生的事情,以及探员的行动所引发的故事负责。对规则进行仲裁是你的工作,不论那条规则来自《探员手册》还是《主持人指南》。因此,你的玩家们也指望着你能熟练的掌握它们。

An Example of Play
游戏范例
————————————

安博正在扮演FBI特别探员康沃尔。塔比瑟在扮演人类学教授帕尔默博士,他负责就异常案件为FBI提供咨询。康沃尔与帕尔默都隶属绿色三角洲,后则派遣他们前去调查几起怀疑是恐怖非自然的力量入侵的案件——并且掩盖入侵的证据保护其他人远离恐怖的危险。

康沃尔与帕尔默正在追踪一个似乎与那些非人、非自然力量有牵连的邪教团体,并寻找他们的隐藏窝点。他们意识到它就在市中心某处。随后,他们在一个警用电台里听到两个警察因为接到了几起关于尖叫与奇怪噪音的投诉,正在前往一个废弃的住宅。探员们快速赶到了那里,走了进去。主持人描述了他们的发现。

主持人:所有的东西都破破烂烂的,而且被水泡坏了。里面散发着霉味。建筑里非常安静,一团漆黑。
塔比瑟:我想看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主持人:周围很安静,而且事情还在控制范围内,所以你不需要做技能检定。你的搜索技能至少有40%对吧?在第二个隔间你找到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涂鸦。
塔比瑟:怎么个奇怪法?我有70%的人类学技能和80%的神秘学技能。
主持人:那是一幅图画,几乎像是洞穴壁画,但是是用喷涂颜料画的。你认出了几个画在巨大方块里的人物形象。可能是一座建筑。他们在围绕着一个疯狂的黑色形状跳舞。作画的人在画画时就好象癫痫发作一样。
安博 :继续前进。我们得找到那些警察。
主持人:继续深入,空气变得更糟了。就好象是血液和下水道的味道,你们还要继续找吗?
塔比瑟:我们该走了,
安博 :不!那些该死的警察在哪?
主持人:再经过两个门后,你看到了他们。那是个起居室,地板已经凹进去了。一个趴在地上,满身是血。你觉得他还在呼吸。另一个……到处都是。就好象她爆炸了一样。做一个理智检定。如果失败了,损失1D6点理智点。
安博 :天呐。说真的。我有60点理智点,我扔了……48。成功了。好的,我大喊到,“帕尔默!“
塔比瑟:好吧,我跑过来了,别问为什么。
安博 :我把活着的那个拖了出来。
主持人:有些东西从裂缝里涌了出来。
塔比瑟:早说了我们得离开这儿!
主持人:它就像是碾碎的塑料、木头碎片、内脏与骨头全都黏在了一个隐形的形状上,它隆起形成了某种不确定的图案。进行一个理智检定。如果成功损失1D6点理智,如果失败失去1D10点理智。
安博 :我扔了……66。该死。
主持人:检定失败,而且是两个骰数一样,是个大失败。你损失最大可能损失的理智点数。10点理智。这个数足够造成暂时性疯狂了。
安博 :我要转移到一个纽带(Bond)*上来减少这少结果。我是为了我的孩子才做这个的!
主持人:没问题,投1D4。花费相应数量的意志点数,少损失相应数量的理智点数,同时从纽带值中减去相应数量的纽带。
安博 :我扔了……2。靠!好吧,我花了2点WP,减少2点和孩子们的纽带。我猜这之后我要变成个糟糕的家长了。损失的理智值减少为8点。
主持人:这个数还是足够导致暂时性疯狂了。你失控了。帕尔默,你转过弯看见了所有的恐怖景象。我等下也要知道你损失的理智值。你看见康沃尔尖叫起来,然后拿起霰弹枪开火了。但是康沃尔,你的敏捷是11对吧……所以它先行动。它有50%机会命中。我扔了……12。
安博 :我能闪避吗?
主持人:你已经发疯了,记得吗?抱歉,你还在试图开枪。它造成的伤害骰是……噢,17。
安博 :我的身体护甲可以减少3点伤害。伤害还有14点。我只有12点生命值。
主持人:没错,帕尔默,你看见那个奇怪的东西像是蛇一样猛地击中了康尔沃。这一击止住了她的尖叫。她被扯碎了。血到处都是。她的一部分黏在了那个东西上面的血块与残渣上。其他部分则被洒到了你身上和整个房间里。那个东西一瞬间变成了某种全新的、无法理解的形象。然后转向了你。理智检定
塔比瑟:啊,好吧。我扔了20。检定成功。
主持人:好的,我来扔你损失了多少理智值。只有4!运气不错。现在你要做什么?

*纽带(Bond)是《探员手册》引入的一个新机制,该数值用来衡量角色与对他而言最为重要的人之间的亲密程度。玩家可以利用纽带在理智检定中获得好处。
Comments: 4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Frend @ 2018-11-21, 11:06
前言:今天我们看到的蛇人其实是混沌社将几个不同的文学形象拧在一起的结果。严格来说,蛇人的形象源自罗伯特·霍华德的剑与魔法系列奇幻小说“征服者库尔”与“蛮王柯南”中的善于使用魔法的邪恶生物,但为了丰富它们的形象,混沌社同时又向原有的形象中混入了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丘》中那个存在于昆扬下方掌握着高超基因技术但已经完全毁灭的神秘文明。

由Shannon Appel在1997年夏天发表在混沌社季刊《Starry Wisdom》(第一卷第三期,蛇人特刊)上的《伊格的子民》一文就是为了调和各方叙述而做出的努力(同时也创作了许多蛇人的史前历史)。可以说本文的才发表标志着克苏鲁神话中蛇人这个种族真正的诞生。最近偶然又翻到了这篇文章,所以特意翻译下来,留个存货。
原文地址
http://www.reptilianagenda.com/myth/m082100c.shtml

The Children of Yig
伊格的子民


by Shannon Appel

以下内容是一份针对蛇人的研究材料。在诸多最为古老的地球居民当中,它们是土生土长的原住民。

History
历史

在三亿年前,石炭纪时期,地球上出现了最初爬行动物。经历过严酷的进化,其中的一部分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聪明,并最终开始了直立行走。大约在两亿七千五百万年前,二叠纪时期,最初的蛇人出现了。旧日支配者伊格据说是众蛇之父,因此蛇人在诞生之初便开始崇拜祂。

传说称最初的蛇人在一片位于超级陆块盘古大陆的中心附近、被称为伐鲁希亚(Valusia)的肥沃土地上建立了它们的第一帝国。整个帝国倚重魔法与炼金术,在最鼎盛的时期,它肯定统治了古生代世界里的大片土地。如今我们很难断定这些传说里到底包含了多少真实的内容。当时生活在地球上的远古者与伊斯伟大种族所留下的记录中鲜有提及早期蛇人。不论如何,在两亿两千五百万年前,当恐龙开始从它们的始鳄目祖先中崛起时[注],第一帝国已经灭亡了。

[注:恐龙其实属于主龙类(Archosaurian)和始鳄目(Eosuchian)亲缘关系较远。]

虽然位于伐鲁希亚的古老文明毁灭了,许多蛇人却存活了下来。它们逃到了地下,准备一直躲藏到世界变得再度适宜居住为止。蛇人们建立的诸多地底文明中最为伟大的就是幽嘶(Yoth),其位置深藏在今天的北美洲地下。蛇人们在此处生活了两亿年的时间。期间它们的文明起起伏伏历经了百余次变迁。

在五千万年前,幽嘶文明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蛇人们已经变成了极其卓越的科学家。它们能够随意地创造其他的生命形式,过着奢靡而愉悦的生活。

然后,当好奇的探险者们找到了通向黑暗无光的恩·凯伊(N’Kai)的道路时,幽嘶的末日开始逐渐显现。它们在那里发现了供奉撒托古亚的巨大祭坛。这位蟾蜍模样的神明拥有着无可比拟的力量与智慧,于是许多蛇人背弃了伊格转而开始崇拜撒托古亚。伊格并不会对那些抛弃自己的子民们佛眼相看,因此祂诅咒了它们。幽嘶的蛇人开始退化,失去了它们的语言能力,它们的肢体,它们的智力。它们再度变成了千万年前蛇类祖先的样子。

只有虔信者躲过了伊格的诅咒。高阶祭司Sss’haa带领那些虔诚的信徒离开了幽嘶。它们旅行到了一片位于北方,被称为终北之地(Hyperborea),的土地上,并最终在沃米斯阿德斯(Voormithadreth)山的地底深处定居了下来。
在沃米斯阿德斯地下,蛇人们最为伟大的科技文明继续繁荣昌盛。这时候,它们已经成为了毫无怜悯之心并且近乎绝对理性的生物。这些蛇人不再拥有任何的道德观念。它们坚持的唯一理念就是永远都必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终北之地的蛇人们最为伟大的成就仍然是基因工程。据信,在大约三百万年前统治了终北之地地表的沃米斯人(Voormis)就是它们的造物。然而,沃米斯人特别亲近撒托古亚的表现也意味着这些所谓的虔信者间依旧残余着蟾蜍神明的污染。

我们无从知晓那些生活在终北之地的蛇人们的确切结局。一百七十万年前,伊塔库亚的寒冷将它们创造的沃米斯人一扫而空。而人类在一百万年前抵达了终北之地并形成了新的文明。七十五万年前,他们也消失了。今天,终北之地只留下了一块极小的残余,也就是现在的格陵兰岛。

在蛇人开始移民的时候,也就是五百万年之前,地表的情况也在发生变化。毁灭了第一帝国的恐龙早已消失。哺乳动物开始崛起。在非洲,最初的类人生物正在逐渐演化;它们就是人类真正的也是最初的祖先。

逃离终北之地后,蛇人试图在刚隆起的利莫里亚大陆(Lemuria)上建立一个新的王国。不幸的是,它们与新生的人类种族产生了冲突。在公元五十万年前,位于利莫里亚大陆上的蛇人文明衰落了。蛇人朝着南方继续逃亡,最终来到了苏瑞安大陆(Thurian Continent)。在这里,它们终于得以重建自己的帝国。蛇人们将新建立的帝国称为第二帝国,并且用传说中的伐鲁希亚(Valusia)命名了定居的土地,而新帝国就位于伐鲁希亚的中央。蛇人发动了许多场战争,最终奴役了生活在苏瑞安大陆的人类。一些人类逃到统治不那么严酷的地区,但世界的中心地区已完全被蛇人掌握。

不幸的是,爬行动物的时代已经结束,而哺乳动物的时代已经到来。蛇人能够镇压最为原始的人类,但在无情的演化竞争中,它们仍然难逃厄运。虽然这个过程需要一百万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但早期的人类文明:卡米利亚(Kamelia),维鲁利亚(Verulia),葛兰铎(Grondor),图勒(Thule),康莫瑞亚(Commoria),亚特兰提斯(Atlantis)与利莫里亚最终还是崛起了[注]。在百余场战争后,蛇人的第二帝国被摧毁。一部分蛇人逃到了苏瑞安大陆南端建立了新的王国,但大多数都躲进了地下,或者单纯地死掉了。

[注:此处提到的卡米利亚,维鲁利亚,葛兰铎,图勒与康莫瑞亚皆是罗伯特·霍华德笔下苏瑞安时代(Thurian Age)里出现的人类王国,它们与伐鲁西亚一同分割了苏瑞安大陆。而亚特兰提斯与利莫里亚则是位于苏瑞安大陆附近的小块大陆或岛屿,由野蛮人部落占领。]


残余下来的蛇人不愿意放弃对于世界的掌控。当暴力失败后,它们转而开始使用谎言。利用伪装的能力,它们替换了那些掌握着权力的人类,代替他们继续统治着王国。它们的伪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非常成功,但一名叫做库尔(Kull)亚特兰提斯人最终毁掉了它们的阴谋。此时已经是公元前一万八千年了。

在库尔开始施行自己的统治后不久,一场大灾难动摇了苏瑞安大陆。这演变成了蛇人南方王国覆灭的序曲。一千五百年后,利莫里亚的幸存者们在经历过数世纪的灾难与奴役后早已变得坚忍不拔,他们突袭了那些躲过大灾难的蛇人城市。于是蛇人的南方王国也被毁灭了。不过,诞生在南方王国灰烬上的人类国度斯泰吉亚(Stygia)依旧继承了蛇人的许多信念,包括对伊格的崇拜[注]。

[注:罗伯特·霍华德及其后续作者笔下,斯泰吉亚实际上崇拜的是巨蛇赛特(Set),蛮王柯南的系列故事中并没有提及任何有关伊格的线索。混沌社在制作TRPG时为了整合世界观,通常将赛特看作是伊格的另一个名字。]

蛇人最后的残余继续向南逃亡,一直逃到大洋边上才停了下来。在那里,它们建立了最后一座城市扬尤加(Yanyoga)。但它完全不如之前那些城市那样恢弘壮丽。扬尤加存在了数千年的时间,但在公元前一万年前后,它也被库尔的辛梅里安(Cimmerian)后裔[注]毁灭了。

[注:此处指的是蛮王柯南的族人辛梅里安野蛮人,而非考古学中提及的在高加索和黑海的北岸的印欧人。]

自那之后,蛇人就很少染指世界的历史了。它们依旧潜伏着,居住在最深的洞穴之中,有时候甚至躲藏在我们之中,但它们的力量已经变得破碎不堪了。

Serpent People in the Modern World
现代世界的蛇人

现代世界可能出现四类不同的蛇人。分别是堕落之蛇(degenerates),潜伏之蛇(the lurkers),梦之蛇(the dreamers)与沉睡之蛇(the sleepers)。

堕落之蛇已经退居地下,对于现代世界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力。一部分堕落之蛇是蛇人与人类混血产生的劣化生物,其他的则仅仅只是蛇人不断退化的结果。许多堕落之蛇的亚种都失去了它们的肢体,智能甚至说话的能力。最广为人知的堕落之蛇可能是依旧生活在威尔士与苏格兰地下的大地蠕虫 [注1]。生活在美国西南部失落山谷的古老之物[注2],以及生活在中东无名之城里的蠕行生物也是退化的蛇人[注3]。

[注1:出自罗伯特·霍华德的小说《Worms of the Earth》(1932)里出现的一种怪物,在原作小说中,这种怪物其实是由生活在地下的人类退化而成的。]
[注2:The old ones of Lost Valley,没有找到来源,可能来自混沌社出版的某个战役集。]
[注3:出自洛夫克拉夫特的《无名之城》,此处的怪物原来其实也不是蛇人。《无名之城》的创作时间比蛇人早。]


潜伏之蛇倾向于隐藏在人类社会之中,使用它们伪装的能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人类。大多数潜伏之蛇都是活了数千年的伟大术士。基因学家Ssruthaa与高阶祭司Ssathasaa就是两个强大的潜伏之蛇[注]。

[注:此处两个角色都是混沌社出版的战役集中的角色。]

梦之蛇是远古时代逃入梦境之地的蛇人。早在伊格诅咒幽嘶的时候,它们就通过辛之墓群[注]逃到了那片土地。因此,生活在梦境之地的大多数蛇人依旧崇拜撒托古亚。

[注:the Vaults of Zin,该地名同时出现在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丘》与《梦寻秘境卡达斯》中,因此常被认为是现实与梦境之地的交汇处之一。]

沉睡之蛇是冬眠了数千年,并且在最近才苏醒过来的蛇人。它们宣称终末之时(the End Times)即将到来,宣称它们很快就会建立起第三也是最后的帝国。在所有蛇人中,沉睡之蛇是最为危险的个体。它们极端强大,而且对亘古之前导致自己种族倾覆的苦涩失败毫无印象。

BIOLOGY
生物学

蛇人是爬行动物自然进化的终点。它们与蛇类,尤其是眼镜蛇家族,有着许多相同的特征,但在以下四个方面更加进化:它们有智能,它们有肢体,它们直立行走,并且它们是温血动物。虽然蛇人的听力非常糟糕,但其他的感官都很锐利。它们有着非常精准的视力,并且对移动的物体特别敏感。而靠近蛇人鼻窦的凹坑能够为蛇人一种原始的红外感知能力。那些生活在地底的堕落之蛇身上的这一感官尤其敏锐。犁鼻器的存在辅助了蛇人的嗅觉能力。它们能够使用叉状的舌头将气味分子传递给这一极为敏锐的器官。

与许多蛇类一样,蛇人也是有毒的。某些亚种甚至能够像是非洲的喷毒眼镜蛇一样吐出它们的毒液。蛇人的一些变种拥有具有催眠能力的眼睛。大多数蛇人都能冬眠很长一段时间。

许多蛇人都是术士。伪装成人类,奴役被杀者的鬼魂以及驱役尸体是蛇人当中最常见的魔法能力。

最重要的是,蛇人非常长寿,甚至可能是不朽的。许多见证了数千年岁月的蛇人依旧还活着。

TECHNOLOGY
技术

在最辉煌的时代,蛇人们都是伟大的科学家。它们最为著名的成就便是通过炼金技术制作毒物和利用基因技术调整了许多其他的生命形式。格林兰岛的沃米斯人与昆杨的盖艾-幽嘶(gyaa-yothn)依旧保留有蛇人调整后的痕迹。在现代世界,只有零散的潜伏之蛇与沉睡之蛇还记得它们曾掌握过的技术。大多数蛇人都堕落了,它们要么变成了只保留有兽性的状态,要么就只懂得使用魔法。

SOCIETY
社会

在现代世界,蛇人的社会几乎已经完全被遗忘了。如今,一些堕落之蛇与梦之蛇过着原始的氏族社会生活,但大多数蛇人都居住在人类社会中。在它们最辉煌的时候,据说蛇人过着一种近乎无政府主义的生活,一个由完全独立个体组成的独立社会。

CULTS
教团

对蛇人而言,最为重要的神祇是它们的创造者,伊格。祂有许多名字,例如丹巴拉(Damballah),库库尔坎(Kukulcan),克特萨尔科瓦特尔(Quetzalcoatl)与赛特(Set)[注]。伊格通常以一个带有蛇类特征的人类形象出现,但是在某些情况下,祂也是一条巨蛇。根据某些传说,伊格被囚禁在昆扬下方的诺格斯深坑(Pit of Ngoth)之中。

[注:丹巴拉是海地伏毒教信仰中一位神明,人首蛇身,背有双翼。而库库尔坎与克特萨尔科瓦特尔是玛雅与阿兹特克人对羽蛇神的称呼,赛特则是霍华德小说中远古王国斯泰吉亚崇拜的巨蛇。]

在过去,人类经常从蛇人那里学习如何崇拜伊格。在这些皈依者中就有海伯瑞安时代的(Hyborian Age)的阿刻戎人(Acherons)与斯泰吉亚人(Stygians),美洲的印第安人以及生活在昆扬的人[注]。如今,蛇之母(the Mother of Serpents),一位从其他人的皮中重生的人类,是最为强大的伊格祭司之一。

[注:根据《丘》的叙述生活在昆扬的其实是一群看起来像印第安人的外星生物。]

某些蛇人崇拜其他的蛇类神明,包括黑暗之汉(Dark Han)与蛇须拜提斯(serpent-bearded Byatis)[注]。

[注:此处均为罗伯特·布洛克小说中提到的邪神]

当蛇人们生活在幽嘶时,一群蛇人皈依了蟾蜍神明撒托古亚。伊格为此严厉地惩罚了祂的子民,诅咒它们不断退化。只有少数撒托古亚的崇拜者逃过了伊格的怒火,从辛之墓群躲进了梦境之地。

CALL OF CTHULHU ADVENTURES
《克苏鲁的呼唤》冒险


1. "That is not dead ...."
“那并非死者……”

一条来自传说中的第一伐鲁西亚的沉睡之蛇苏醒了,蛇人们相信终末之时已真正地降临了。这条沉睡之蛇召集了那些最为强大的潜伏之蛇,开始准备建立它们的第三帝国。一场充满了偏执妄想的传奇战役就此展开。蛇人们真的能够将时钟拨回两亿七千五百万年前吗?

2. Degenerations
堕落

虽然那些堕落的蛇人通常躲藏在它们地下的居所里,但是它们仍然可能会因为愤怒、恐惧或者单纯的饥饿前往地表。那些前去调查牲畜屠杀(cattle mutilations)事件[注]的调查员可能会发现有一群堕落之蛇制造了这些惨案。然而,探索它们的洞穴可能会是一场极为致命的冒险。此外,如果那些堕落之蛇是因为恐惧逃离了洞穴,那么究竟是什么在驱赶它们呢?

[注:该词特指在北美地区牛或其他牲畜被反常方式杀死的奇异事件。被害动物的尸体上通常留下了精准的切口,血液被抽干,或者失去特定器官等。一部分人认为这是与UFO有关的超自然事件。]

3. Blue Genes-
蓝色基因

近年来基因技术取得了快速的发展,但这种发展是否是蛇人在幕后操纵的结果呢?它们或许在试图削弱人类的基因编码,或者更加邪恶一点,它们可能会将蛇类的基因嵌入人类基因当中,如此一来,当群星的位置正确之时,我们全都会成为蛇人。

4. The Devil That You Know
你所熟悉的恶魔

大胆的守秘人或许会允许由一个玩家来扮演一条潜伏之蛇。一条愿意对抗自己族人的蛇人或许可能制造出许多有趣的情节。

MAJOR SOURCES
主要来源

Conan of Aquilonia, by L. Sprague de Camp & Lin Carter
Conan the Buccaneer, by L. Sprague de Camp & Lin Carter
"The Curse of Yig", by H. P. Lovecraft & Zealia Bishop
"The Hyborian Age", by Robert E. Howard
Keeper's Compendium, by Keith Herber
Legion from the Shadows, by Karl Edward Wagner
"The Mound", by H. P. Lovecraft & Zelia Bishop
"The Seven Geases", by Clark Ashton Smith
"The Shadow Kingdom", by Robert E. Howard
Thongor and the Wizard of Lemuria, by Lin Carter
"The Vengeance of Yig", by Lin Carter
"Where a God Shall Tread", by Scott David Aniolowski
"Worms of the Earth", by Robert E. Howard

This article was drawn from Starry Wisdom V1 #3, Summer 1997. It has been slightly expanded in its current form to correctly account for the Serpent People's stay on Lemuria.
本文来自《Starry Wisdom》1997年第一卷第三期,夏季刊。本文在原文的基础上做了些许扩展,以便能够更准确地叙述蛇人生活在利莫里亚大陆上发生的事情。

http://www.chaosium.com/chaosium/starry-wi...w3-racesp.shtml
混沌社原刊购买地址(这个链接已经废了,要买只有去亚马逊搜旧书了)
Comments: 3 :: View Comments
9 Pages V  1 2 3  » 

Expand

Billboard

若无特殊说明,本聚合页面内容均为T.R.O.W.会员创作编译,未经发布者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Expand

Stations

Time is now: 2019-07-18, 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