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Posted By: coin @ 2017-11-09, 15:24
  
“Terribilis Est Locus Iste”

  《Bedlam Hall》是一款将背景定为19世纪的黑暗恐怖向角色扮演游戏,正如副标题所言,这本规则书就是今年十月份所出品,现在正在kickstarter进行众筹活动,如果你看了我的翻译而对该规则产生了一点兴趣的话,那么请去这里稍微支持一下可怜的作者吧,至于为什么说可怜,你接着看下去就会知道了。
  
  首先说明,这可能并不是一款会让你们玩得特别开心的游戏,因为这是一款互相竞争(撕逼)的游戏。
  (注:此规则页数接近200页左右,本人身上欠的债已经算很多了,因此此规则的整本翻译完成时间是个巨大的问号,但是有关于游戏系统方面的翻译会尽快完成。)
Comments: 20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coin @ 2017-10-08, 11:05
  

  九月份于DTRPG中偶然看见的一个小型规则,加起来不过寥寥数页,于是忙中偷闲花了大概1-2小时的时间翻译了一下。

  这是一个看起来有趣但却并不好扮演的规则(毕竟恐龙什么的,实在有够难扮演的),如果有人感兴趣要跑这个规则的话,我给你个建议:忘掉所有该死的逻辑吧, 把这个当成一部狗血至极的B级片来跑就好了,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的PC不在束手束脚,无所适从。
  
» Click to show Spoiler - click again to hide... «
Comments: 0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coin @ 2017-07-27, 23:21

大约两个礼拜之前,世界毁灭了


那句话就这样停在空中。他说出来了,但我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盯着桌上的啤酒,只因我不敢看向他。

“你的意思是......”我开始向他询问这个问题,但他在我说完这句话前就将其打断。

“我的意思是,”他告诉我,“两周前,世界毁灭了。”

我拿起啤酒,感受着手指下冰冷的玻璃,之后一饮而尽。“好吧,”我回答道,“这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桌子的另一头,他的眼光一直注视着我。他一直没有碰他的啤酒,而我已经准备喝第二杯了。

“世界就像其他的事物一样”,他向我解释道。“我们都是同一个系统中的一部分。”他的双手开始合十,然后慢慢地把它们分开。“我们出生,我们成长,我们慢慢变老。”他又将双手重新合十了回来。“我们死去。”

“是的。”我如此回答,只因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世界也是以相同的方式运行的。”他说。“就在两周前,它死了。”

我点了点头。“好吧,但是我们还在这里。”

他指着我。“那是因为世界处于一个轮回之中。它死后,又再次重生了。”

“就像一只凤凰。”我说道。

他再次点了点头,他的眼睛依旧放散着。“是的,就像凤凰。完全一样,自旧世界的废墟中诞生,诞生出一个完全一样的世界。”

“我猜,”此时我就像回到了大学的哲学课上一般,“既然我们是由同样的东西所组成的,那么我们的许多东西都取决于我们过去的样子。”

他笑了笑。“是的,”他说。“现在你终于明白了。”

“就在两周前,这个世界重生了。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

“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他告诉我。“也只有少数人还记得。”

“我不记得了,”我说。

他的眼睛睁的更大了。“我知道。但是你做到了。这个世界忘记了你。你在FLUX中失去了你自己。”

他说这个词的方式只使我听到了首字母的"F"

“这就是它的称呼?”我询问后饮下了更多的啤酒。角落里的自动点唱机从Ratt变成了Poison。那个将手中的硬币扔入箱中的家伙最大也就是高中而已。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他开了口,“有些人清楚的记得。Flux到来,世界的死亡以及重新复活。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们依旧按部就班的生活着,就好似世界一直是这样一般。”

“那么,我所有的记忆,都是假的?”

他摇了摇头。“不,它们都是真的。世界一直保持着它原来的样子。直到Flux来改变一切。之后,当世界变得完全不同后,它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但是你还记得样子吗?”

“是的,我甚至还记得更早之前的样子。”

我点了点头,“请告诉我。”

“哦,在之前的世界死亡前,它充斥着飞艇以及蒸汽动力的奇妙物品。有着疯狂的科学家以及神秘人,真是太神奇了。”

“听起来还不错。”

“更早之前的世界?那是一场恐怖秀。充斥着秘密结社以及神秘活动和......喔,就像阿莱斯特·克劳利式的最潮湿,最黑暗,最血腥的一场梦。”

“在此之前的世界呢?”

“这有些模糊。”他皱着眉头说。“我记得长剑。红色的连衣裙。以及复仇.......”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他停了下来,奇怪的看着我。“我想你没有。”

“喔,是的。”我告诉他。“老实说我确实没明白。”我拿着钱包站了起来。他连忙站在了我身边。

“我不希望你会这么做。”他再次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将手伸向了我。我试图避开他,但他抓住了我的手臂。“但你会的”他说。

我感觉到了,就像闪电和火一样的感觉冲过我的肌肤。我试图呼吸,但似乎整个世界都堵住了我的咽喉。

世界。

......我穿着连衣裙站在甲板之上,这是一艘属于我的飞艇。一位可爱的男子偷走了我的心伤,橙红色的天空中,太阳渐渐沉没于地平线之下......

......一座黑色的古堡伫立在那里。长剑绑于腰间,马匹骑于身下。路上的尘土落在我长长的发辫。只剩半天的时间了。当我到达城堡后,我将进行复仇。最后,我将......

......猫眼石。一劳永逸。它曾经属于我父亲,但现在属于我了。然而偷窃者将面临死亡。长袍从我的肩上滑落,他于黑暗的房中注视着。我们之间的床就像一个征兆。赤身裸体的他站于月光之下,手间握着猫眼石。我想得到它。我会让他替我付出代价......

......吻他。这就是我的心告诉我要做的。“吻他!”我做到了,我将我的嘴唇印在了他的之上。他的手指穿过了我的头发。我们就这样站立于甲板之上。星辰透过视图屏幕回头望向我们。“AI能够将我们引导向Cygnus VII。”他说。我露出了微笑。“是的。”我如此回答......

......是的。

这个词悬停在了我们之间。再一次的,从我的嘴唇中说出。

“是的。”

他的手还抓在我的手臂之上。“现在,”他说。“现在,你看。”

“穿过所有的世界,”我告诉他。“你一直和我在一起。”

他点了点头。“是的。”

“有时是敌人。”我对他说道。

“有时是爱人。”他说。

“有时两者都是。”我们其中一人说。现在的我也记不清是谁所说的了。。

“这次是什么呢?”他问。

我报以微笑。
Comments: 21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coin @ 2017-06-17, 15:47
怪物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狩猎着像你这样的孩子。作为一名孩童,你有着属于你的智慧,信念以及身边的朋友。没有大人能够帮你,也没有人能够救你。只有你和怪物。
刮擦刮擦
刮擦刮擦
关上门,拴好门栓。
你不会害怕,是吗?

  第二童年
  《儿时恐惧》是一款较为另类的trpg,当其他规则将我们带入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时,它将故事锁定在了我们本身,或者说是我们的童年。在《儿时恐惧》中,我们所扮演的角色不再是那我们向往的对象,而是去扮演一个孩童,去扮演曾经的自己,让我们找到属于自己的第二童年。

  嘘,床底下有怪物
  孩童时,不知为何,总是对黑夜中的床下,窗外有一种莫名的敬畏感,总是幻想着在那黑暗的世界中,隐藏着我们所不曾知晓的存在,当我们进入梦乡时,那些怪物就会从那黑暗中出现。这或许是我们大多数人儿时都有过的幻想,而《儿时恐惧》将其化为了现实,怪物是真实存在的,而只有孩童才能接触到他们。

  泰迪熊会保护我
  孩童时,年幼的我们当面对恐惧时,总会想出各种各样的东西来保护着我们。‘只要开灯怪物就不会出现’,‘手中的木棒就是金箍棒’亦或是‘只要盖上被子,怪物就看不见自己’,这是属于孩童的信念,也是我们的信念。

  在儿时恐惧中,信念能够使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发生。相信通过旋转瓶子,你可以找回回家的道路;地上的盐线能够阻止怪物通过;泰迪熊将保护你免受床下怪物的攻击。孩子们所拥有的信念远远胜过于那些怪物。孩子们可以挖掘出一种魔力,这种魔力源于他们对某项事物的热爱和希望。

  有许多方面能够将孩子与大人区分开来,比如身高,毛发;但最重要的区别完全超出了物质领域:信念。当孩子们越来越意识到“事物的方式”和“事物是如何工作的”时,他们就失去了信念。随着他们的成长,他们变得更加理性,而世界的魔力,或者至少他们看到它并使用它的能力消失了。

  熟悉的keep规则
  《儿时恐惧》所使用的是令人熟悉的keep规则,关于相关介绍我已经在《made men》中有过介绍,但它与一般的keep有着些微的不同。一般的keep规则中,我们所保留的骰子数通常和角色的属性或技能挂钩,而在《儿时恐惧》中,keep永远是固定的,我们最多只能保留3个骰子,为何是最多呢?因为当你投掷的骰子不足3时,保留的是你所有投掷的骰子,但即使你投掷的骰子超过了3个,你也只能保留其中3个。

  理性与感性
  既然是恐怖规则,那么怎么可能没有恐惧判定呢?《儿时恐惧》中的恐惧判定分为了理性与感性两种,这两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所影响的只是角色的扮演以及进行判定时所选择的属性。当一位选择理性的玩家判定成功时,他可能扮演的将是‘这只是一个狼人,我们还有机会对付它’,感性的扮演则可能只是露出兴奋的笑容。

  堕入黑暗
  恐惧判定的失败,将导致孩子们感到不安,感到不安的孩子们根本无法保持理性的头脑。伴随着失败,孩子们将失去自己的智慧,而当智慧下降到一定程度时,孩子们将被封印一种能力,其选择权在于GM。失去运动,意味着孩子因为太过害怕而无法进行移动;失去格斗,意味着孩子无法进行战斗;失去思考,意味着孩子一旦思考将会头痛;失去交流,孩子将变得沉默寡言;失去关怀,孩子不再在乎他人,开始横加指责,而最为可怕的就是当你的智慧变为零时,你将失去一切,彻底堕入于黑暗之中。

  成长的苦恼
  “当我小的时候,我听到怪物的声音,我会闭上眼睛,紧紧地闭上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会假装自己是一只鸟或一只蝴蝶。一些美丽和自由的生物,这样我就可以扇动我的翅膀飞走了。但是当我长大了,我开始了解鸟类与蝴蝶的真相,我开始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时,我不再假装了。”——Cailey Myers,8岁
  儿时恐惧中,成长是一件快乐的烦恼,成长意味着我们变得更高更壮,意味着我们能够接触更多方面的知识,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失去了一些东西。在该规则中,创建人物卡时所拥有的点数与年龄挂钩,年龄越大,我们的身体素质也就越好,但信念也随之而减少。变得理性的孩童,无法再使用信念的魔法。

  结语
  这是一本十分有趣且另类的恐怖类规则书,当翻看这本规则书时,很容易使人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想起那一段段往事而不禁笑出声来。或许这就是这本书的作者Jason L Blair所希望让我们感觉到的情感吧。不过就算抛弃这些情感,单独看这份规则的话,《儿时恐惧》也是一款设计的十分出彩的规则书,规则简洁,d10以及keep规则能够使人很快地上手,当调查者们在邪神的威胁下逃出生天时,或许可以用这份规则重新经历一段新的童年生活。
Comments: 3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TheFool @ 2017-05-14, 15:22
最近白狼开始陆续放出关于5版的新消息,故新开一帖进行整合。

目前通过World of Darkness Berlin上有关5E的录像可以知道的信息有:

1. 主设计师为Kenneth Hite。
2. 艺术总监为Mary Lee,新版的画风将偏向写实。
3. 新版更强调“你有多饿”而不是“你有多少BP”。
4. 去年众筹成功的Beckett's Jyhad Diary将作为旧版和新版剧情间的衔接点。
5. 血族的伪装将变得更为精妙,新版中血族作为吸血怪物和作为理想中真我的部分将分得更开。

新的metaplot大致分为三个部分:
The Gehenna Crusade:魔宴在中东开辟了新的游乐场——而他们戏弄的目标是所有派系。
The War of Ages: 由于年轻吸血鬼的鲁莽行径,秘盟愈加向秘密结社的方向靠拢。现在只有“行为得体”的血族才会被纳入秘盟。
The Second Inquisition: NSA和FBI中某些深藏的派系已经认识到这些“和毒贩、人贩、古代地产有层层关系”的生物确实需要顾虑。

另附一些新版的艺术设定:




Comments: 28 :: View Comments
44 Pages V  1 2 3 4 5  » 

Expand

Billboard

若无特殊说明,本聚合页面内容均为T.R.O.W.会员创作编译,未经发布者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Expand

Stations

Time is now: 2020-02-18, 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