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Posted By: zionius @ 2021-07-27, 17:46
《魔戒》第一次译成俄语,是1966年的З.А. Бобырь译本。为了过审,译者对原文作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删去2/3内容(包括大部分世界观描写),主角变成赢回王冠的阿拉贡,护戒小队任务退居支线,故事的奇幻色彩因此减弱。接下来她给《魔戒》套了一层科幻外壳,在每卷首尾穿插一段故事:科学家在地质勘探取出的钻芯中发现了魔戒,它是个记忆装置,让每个发现人都看到了一点关于魔戒大战故事的信息。大家把信息总结起来汇总成了这本书。
饶是如此,这个伪装成科幻小说的译本也未能过审,直到1990年才删去科幻外壳后出版。俄国读者当时看到这个删节版都感到莫名其妙。
1997年9月,Знание - сила杂志刊文透露Бобырь译本的原稿有层科幻外壳,并介绍了故事梗概。
2017年3月,MIRF杂志首次发布Бобырь原译稿的科幻外壳,这篇别出心裁的科幻小说终于在五十年后重见天日。它既继承了西境红皮书的风骨,用“故事的故事”圆满解释了这个译本为何是修改甚多的节译本,又有浓郁的六十年代苏联科幻(以及建国初科幻)味道。下面就让我们来欣赏这个故事。

作者: З.А. Бобырь
出处:https://www.mirf.ru/book/vlastelin-kolec-v-sssr-pereskaz-bobyr/
译者:zionius

“看!”工程师说。
其他人围着桌子,看着他放在中间的东西,疑惑地面面相觑。
“它是什么?”控制学家问。
“它”是一枚光滑的巨型戒指——显然是金的,形状和做工都毫无瑕疵,在白桌子上闪亮,仿佛自己在发光。
“它是什么?”控制学家又问了一遍。
“你看到了:金戒指。我认为是金的。”
“它有些奇怪……是从哪来的?我以前从未见过……”
工程师坐到桌子边,手放在戒指上。
“我也没有。”他慢慢说。“地上没有这样的东西。它是从五号井中取出来的——你知道,那是最深的钻井。准确地说,他们取出来的不是它,而是一根玄武岩芯。你们的任务是测试玄武岩的流动性……”
“我们知道,”物理学家不耐烦地打断。“这戒指有什么用?”
“我们熔化了岩芯,”工程师继续说,好像没有注意物理学家。“原本一切正常,突然熔化的岩石沸腾了,我们看到有东西浮出来,原来是这枚戒指。”
他移开了手,其他人更疑惑地看着那个金环。
“难以置信!”化学家小声说。“它不可能是黄金! 黄金无法承受那样的温度……”
工程师耸耸肩。“这就是为什么我叫你们来看。最奇怪的是,我用坩埚钳把它夹出来时,它几乎是冷的,可以用手捡起来。”
调配员伸手拿起戒指,然后慢慢放下。
“玄武岩……”他怀疑地嘀咕道。“这么古老,而这戒指……”
“古老?”化学家抗议。“古老并不意味着野蛮。难道不是有古老文明比取代它的年轻文明更先进的例子么?别忘了亚特兰蒂斯。”
“你是说这戒指是古代高级文明的遗物?”调配员嘲讽。
“我的意思是,我们对世界的过去知之甚少。”化学家平静地回答。“谁知道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远古时代有哪些部落和文明?谁能说清他们有什么知识和技术呢?地球已经存在了几十亿年,很难想象它直到最后一百万年才有人类居住。”
调配员轻蔑地咧嘴笑了。“外行!你检查过这个……东西吗?”他转向工程师。
“当然,”他回答,“我们已经尝试了加热、冷却、加压,甚至真空,但没有任何东西能影响它。我们无法提取样本来作分析!我看到这里有台电蚀机,不知高电压的火花会不会有用?”
物理学家点点头。“我们试试吧。”
戒指放在仪器中,所有人挤在周围盯着。物理学家打开了开关,发出一种独特的嗡嗡声。声音逐渐变强,突然一道耀眼的闪光让大家惊叫着遮住眼睛。
调配员第一个放下手,他似乎吓呆了。“魔多……”他低声说。
“你听到这个词了?”物理学家惊奇地问。“这些……类似人类却如此卑鄙的生物是什么?”
“奥克、兽人,还有食人妖,”调配员回答。
“这就是这个古老文明的全部吗?”
“不,”化学家抗议。“那里还有很多人类。刚铎、洛汗、西方之地。而古代文明则有精灵族,或者矮人?”
“还有霍比特人!”控制学家感叹。“多么光荣的民族!比尔博的这趟旅程……”
“可怜的弗罗多,”工程师若有所思。“精灵们承认他是精灵之友,太好了!”
“所以是他在魔多?”调配员问。
“我看到那里有两个人,穿着灰斗篷。”
他们面面相觑,几乎吓坏了。
“朋友们,”片刻之后调配员说,“我们在谈论什么?为什么我们在谈论同样的事情?我们知道了什么?我们看到了什么?”
工程师若有所思地看着那枚戒指,它仍然完好无损,闪闪发光。
“我不知道,”他慢慢说。“在闪光的那一刻,很难用别的话形容,我觉得自己的内心似乎被‘点亮’了。我突然一下子看到并明白了很多事情,而且都与戒指有关。”
“真奇怪!”物理学家说。“我也一样。”
“我也是,”控制学家补充。
“显然,”调配员沉默片刻后说,“它发生在所有人身上。但我想知道是否每个人都看到并明白了同样的东西。我可以说出很多关于魔多和兽人的事情。”
“我可以告诉你霍比特人的事,”工程师迅速说。“我非常喜欢他们。”
“我则是矮人,”控制学家说,“还有霍比特人。”
“而我则知道人类……”化学家补充。“还有一点精灵的东西。”
调配员说:“好吧,让我们尽量回忆自己看到的东西,并全部写下来。这样也许可以得到连贯的画面。”
“也许我们谈论这枚戒指还为时过早。”物理学家说。
大家都同意。他们把戒指从仪器上取下来,锁进了保险箱。经过简短的会议,大家决定只有所有人在场的重要的场合才能拿出来。
“它似乎不是简单的戒指,而是某种装置。”化学家说。
“是的,”控制学家同意。“它是个信息库,在火花影响下发出信息。而我们直接、即时、完整地感知到了这些信息。创造这种记忆媒介的文明多么伟大啊!”
“这东西来自哪个年代?”物理学家回应。“我注意到,陆地和海洋的分布完全不同,不过有点类似我们大陆西海岸的轮廓。”
“种族不同,语言不同,”控制学家补充,“就好像一个完全不同的星球。然而不知为何,似乎是同一个地球。”
“难以置信!”化学家说。“但我们和他们必然有共同之处,否则就无法理解他们的信息。它是以我们的语言——我们思维的语言,按语义传播的。”
“谁先发言?”调配员问,打开了记录仪。
“我,”工程师回答,“因为我知道故事如何开始。”
他舒适地坐下来,闭上眼睛,开口说话。
在他之后,其他人依次发言,相互纠正和补充。渐渐地,独立的细节串联起来,每个情节都找到了恰当的位置,整个画面也越来越清晰。但人的记忆有限,人用语言表达自己印象的能力也有限,所以他们不得不多次重复实验。每过一次,他们内心的“光亮”都会弱一些,尽管他们都没有承认。
调配员努力工作,把笔记整理成正确的顺序。这本书中的事件发生在太久以前,正如其中一个人物说的那样,“连山丘都忘记了。”

(下接《魔戒同盟》)

“故事越来越离谱。”调配员说,“护身符、灵魂、咒语……谁会当真?”
“护身符?”控制学家反对,“除了魔戒,我没看到别的护身符。而且魔戒也并非万能。有关它功能的某些说法可能是隐喻,剩下的都可以理解——只要你把魔戒当作一个信息库。”
“此外,”化学家补充,“我们所知的大多数奇迹都可以用现代科学解释。”
“我也同意。”物理学家赞同。
调配员嘲弄地看着他俩。“行吧,继续你的解释。”
“好的,”化学家说。“首先,矮人、奥克和霍比特人没有什么神奇之处。他们只是不同的种族——就像现在生活在地球上的不同种族。任何一个种族都可能是我们的祖先。”
“比如奥克?”
“对,甚至包括奥克。说到底,他们不过是岩洞和森林的原始居民。”
“精灵呢?”调配员问,“他们难道不是超自然存在么?想想罗瑞恩的奇迹吧。”
“来自大洋彼岸的精灵和努门诺尔人,”控制学家者陷入沉思,“这是最有趣的问题。努门诺尔,又名西方之地,是某个高级文明死去的中心,然后被传送到我们的世界……与之相比,亚特兰蒂斯不过是昨夜。它要古老得多,甚至可能……”
“甚至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工程师说,他原本一直沉默不语。
“怎么个不同?”调配员问。
“很简单。努门诺尔,或者西方之地,可能是另一个星球。来自大洋彼岸的努门诺尔人其实是外星人。”
“这样的确可以解释很多问题,”控制学家者思考着,“特别是努门诺尔人似乎与精灵相同。”
“那么他们所有的非凡特性也不难理解了,”物理学家赞同。“还有罗瑞恩的那些奇迹,他们把这个地区尽可能地变得与故乡相似。请注意,在罗瑞恩,时间流逝速度与其他地方有所区别。每一刻都成为永恒,过去的东西不会消失……而加拉德瑞尔的水镜可以看到过去和可能的未来……真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行吧,好吧,”调配员说,“姑且承认努门诺尔人是外星人——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种可能,但他们说的有形和无形世界的力量依然是个谜。还有那个巫师甘道夫的火棍,他的法术要怎么解释呢?”
“我有答案,”控制学家温和地打断,“我们已经知道,魔戒是个信息库,包含所有知识领域的丰富信息,甚至包括我们尚不了解的领域。谁拥有足够的信息,谁就拥有力量。”
“有形的世界里,可以这么说。但在无形的世界里呢?”
“没人亲眼见过电子,”物理学家说,“也没人见过磁力线或者电磁波。但我们可以运用它们为人类服务。”
控制学家补充:“法术也可以理解。我们也有声控设备。墨瑞亚之门是由某种继电器控制的。记得吗?‘矮人的门,有些只在特定的时间,或为特定的人才打开’,这是个时间继电器,或者是按生物电流调谐的继电器。它与巫术的相似性,并不会超过我们的自动装置。”
“而甘道夫的火棍则是个放电器,”物理学家补充,“火花型或电晕型。这也可以用科学解释。”
“甘道夫其实就是我们说的电气工程师,”工程师说。“他不是童话中的巫师,可以变出或施咒任意东西。他无法在卡拉兹拉斯的雪地中驱赶雪云,也无法让小队穿越山脉。别忘了,他只能生火。”
“并放火烧树来驱赶狼群,”化学家补充。“对,他的能力太有限,不能被称为童话中的巫师。”
“好吧,”调配员说,“那你怎么解释不用锁就能锁门的符咒?以及能解开它的咒语?还有炎魔这种怪兽?”他盯着控制学家,仿佛只对他发问。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也许这是我们尚不知晓的领域。这里有某些力量在起作用,甚至比罗瑞恩精灵控制时间的力量更神秘。”
“是的,”物理学家补充。“它看起来是超自然的,因为我们还想不出解释。像幽灵一样的黑骑手也是如此……”
工程师插话:“它们的叫声太可怕了。”
“超声波,”物理学家说,“它会使人沮丧、悲伤和恐惧,甚至引发心梗。这个我们倒是可以理解。黑骑手自身则很难理解。它们到底是什么?说是‘幽灵’等于没说,这个词无法接受。”
“对术语的争论最没意义,”工程师反对。“我认为‘幽灵’这个词最适合。它们是真实存在的生物,本质只有持戒人才能看到。它们是什么?可以是来自不同维度或者平行世界的生物,这样一切都可以解释——至少接近我们习惯的科幻小说。”
“是的,”化学家突然说,“我刚想到,对一篇科幻小说来说,无法解释的地方会比我们遇到的多得多。你发现了吗?我们已经为迄今遇到的几乎所有问题找到了解释!”
大家都笑了,连调配员都笑了。
“好吧,”他说,“我想我们已经找到了足够多的解释,剩下的也许之后能解决。但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任何读过我们记录的人都会说这是奇幻,而不是科幻。一部神秘主义奇幻。”
“不对!”物理学家反对。
“不对!”化学家和工程师异口同声说。
“我们走着瞧。”控制学家谨慎地补充。

(下接《双塔殊途》)

“帕蓝提尔……”物理学家刚开口,就被工程师打断了。
“帕蓝提尔可能类似视频电话或电视。别忘了,这个词的意思是‘远望之物’。它不是普通的电视机,像计算机一样有储存功能,所以能显示‘远方以及古时事物’。”
控制学家点点头。“有些相似,但这个设备比电视机复杂得多。它显然具备自动调谐和远程控制。按我的理解,欧尔桑克之石可以与邪黑塔双向交流,而且由巴拉督尔精确控制,因为它的通信频率保持不变。显然萨茹曼不曾更改设置,甚至石头离开伊森加德后,依然在通信。”
“在精神层面交流……”物理学家陷入沉思,“没错,它能传输听觉和视觉以外的神经冲动。还记得那个可怜的小家伙盯着石头时的痛苦吗?”
“所以那个文明已经知道传输神经脉冲的技术,”工程师回答,“而我们却只能梦想。”
“但已经有些科学家在实验了,对吧?”调配员问道。
“他们已经研究了很久,”工程师回答,“目前还没有成功。如果我们能有这样一块石头就好了,这将开辟多么美好的前景啊!”
“但它只服从控制者,”物理学家提醒,“应用会很困难,即使甘道夫这样杰出的人也不愿使用欧尔桑克之石。”
“对,他不敢。”控制学家同意。“因为帕蓝提尔不只是接收器和发射器,它对收发双方的人格都有某种影响。否则他们就不会说要让石头摆脱别人的力量。我觉得它有某种极度微妙而复杂的反馈机制。但它的本质对我们来说依然未知。我们没有机器能调整人的个性。我们知道生物电流,但它们不是一回事。”
他们瞥了一眼调配员,但那张黝黑的脸仍然冷峻而充满怀疑。
“所以你们认为一切都有解释了?”他用询问的目光扫视。“照你们说的,帕蓝提尔只是某种非同寻常的收发装置……”
“还能录像。”物理学家提醒。
“而且可以远程调谐。”工程师补充道。
“是的是的,还能传输神经脉冲,并影响通信双方的人格。”调配员不耐烦地打断,眨着黑眼睛,“无需重复,我已经记住了你们说的一切——毕竟这是我的专长。好吧,帕蓝提尔你们已经解释过了,没有什么不可思议之处。但我想听你们解释恩特的奇异特性!如果他们不是神奇的超自然存在,我宁愿相信任何事!”
他说得异常热情,其他人略感疑惑,默默盯着他。然后化学家转过身来,若有所思地看着设备中的戒指。他摇摇头,阳光在金发上闪动。
“恩特!真的很难解释。或许它也是某个种族,就像奥克、矮人和其他种族。也可能是某种完全不同的生物……”
“甚至不死者。”工程师插话说。
“你认为是智能机器?”控制学家迅速问道。
“很难说,”工程师回答说。“一方面,他们似乎有生命和智慧。另一方面,他们与其他任何生物都有很大差异。身材庞大,手指数量不同,力大无比,能徒手挪动岩石……”
“但他们也不像机器,”控制学家反对。“他们自主性很强,不仅能独立行动,而且能独立决断,甚至可以构成集体。”
“一个机器文明!”调配员哼了一声。“荒唐!”
“也许他们是某种共生体?”化学家提议。“真可惜,我们当中没有生物学家!”
“共生体倒是有可能,”控制学家同意。“某种智慧生命与树木共生。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恩特是从精灵那里学会语言和行动的。而我们的理论认为精灵是外星人。”
“共生体……”物理学家若有所思地重复,“诱人的想法!兴许他们是突变体,是外星人实验的结果……”
“难以置信!”调配员忍不住喊道,“这比我们迄今为止听到的任何东西都神奇!”
“并不比我们的仿生学更神奇,”控制学家反对,“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我们所有的假设都没有超出魔戒的可能性范围。如果我们能在帕蓝提尔和幽灵上达成一致,为什么不能在恩特上达成一致呢?”
“好吧,就这样吧。”调配员沉默许久后说道,“但这是我愿意做的最后一个假设。你们要是认定恩特是共生体或变种人,就这样吧。但我不会再做任何让步。如果我们再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我会认定整个故事是童话和奇幻。”
“不要这么武断,”控制学家警告,“否认无法理解的事物固然简单,但对研究者来说大错特错。遇到任何无法解释的现象,我只会认为我们还不了解它——暂时如此。”
调配员依次看看其他人,在每个人脸上读到了同样的想法。他耸耸肩,脸上重新现出嘲弄的笑容。“就这样吧。我不会承认自己被说服了,但我同意我们必须继续,看故事如何发展。”
“继续前进!”控制学家代表所有人回答。

(下接《王者归来》)

“看来我们已经到了故事的终点,”化学家说,“了解了所有人的最终命运。而且我认为戒指里的信息已经提取完了。”
“只提取完了一条纹路,”物理学家反对,“甚至这也不太可能。我们还不知道许多人物的细节,以及他们的背景和社会结构。”
“还有技术水平,”工程师补充。“在我看来,它似乎走上了与我们全然不同的发展方向。有戒指一样的记忆媒介,却没有枪支和运输工具。他们通过帕蓝提尔交流,掌握了某些我们不知道的力量。但他们却骑马,只使用弓箭矛……”
“是的,”控制学家回答,“他们似乎在信息和通信领域最先进,甚至可以与动物作一定交流。比如甘道夫能与鹰交谈,听懂狼的语言。”
“黑骑手驾驭的带翅膀的生物是什么?”化学家问。“看着像翼手龙。”
“或者是龙,科学界已经讨论过龙的原型生物了。”物理学家补充。“照我看,这证明了这个故事既不是童话也不是奇幻。”他朝调配员瞥了一眼,对方却没注意到。
“我们在化石中见过有翅膀的怪物。”化学家思考着,“那么希洛布呢?当今的古生物学不知道这么大的蜘蛛。”
“我们可没法确定当今的古生物学家已经了解古代地球的一切生物。”物理学家说。“很有可能,希洛布的身体太柔软,因此没在古老岩石上留下任何化石痕迹。或者留下过痕迹,但尚未被发现。无论如何,这没什么不可能的。”
“对魔多的描述也没什么不可能的。”工程师补充,“各种迹象都表明这是个火山国家。”
“的确,”物理学家同意。“而索隆王国的灭亡过程是对火山喷发的相当准确的描述。顺便说一句,这可以解释魔戒如何嵌入玄武岩。”他转头看向工程师。
“你认为几次提到的‘善’和‘恶’的戒指是什么意思?”化学家问。
“我有个解释,”控制学家慢慢说,眼睛一直盯着保险箱中的戒指。“估计是类似这枚戒指的其他装置,里面封存着生物电流的记忆痕迹。这些记忆痕迹非常复杂,不妨称之为行为程序。一旦戴上戒指,程序就启动了。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至尊戒会摧残佩戴者的人格。而‘善’的戒指编程则不一样。你瞧,没什么超自然现象。”他也向调配员投去一瞥,但没得到任何答复。
他们继续回忆这个非凡故事的种种情节,经历如此生动,仿佛身临其境。化学家感叹:“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和我们之间存在什么联系?联系必然存在,因为我们与他们有共同的思想……”
“你确定?”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的调配员发问。
“什么?”化学家不明白。
“我们和他们存在某种联系,或者说亲缘关系?”
“我很确定!”化学家感叹,他声音中的信念感染了其他人。大家带着一种新的感觉打量彼此,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化学家的金黄卷发和灰眼睛,控制学家的高大身材和黑灰色波浪头发,物理学家的细长手臂和短发卷……特别是调配员黝黑脸上的棱角,僵硬的黑发,大而有力、躁动不安的手。
“有某种联系,”控制学家平静而坚定地说,仿佛这是个无可否认的事实,其他人也点头表示同意。“但很难证明。”
“考古学无法提供帮助,”化学家沉着脸说,“事件古老得超出了考古学的范畴。”
“地质学也不行,”工程师补充,听起来同样阴沉,“似乎地壳在此之后重新构造过了。”
“大灾变理论?”调配员咧嘴笑了。
“为什么不行?它不是已经被证实了吗?”
“我们再回一次魔戒世界试试?”物理学家问。
“不太可能了,”控制学家反对,“我不知道你情况怎么样,但我每经历一次闪光,它似乎就变弱一分。我们已经做了多少次实验?”
“这不重要,”物理学家回答,“想知道我们与他们的联系,就必须承担风险,我们必须向戒指问这个问题。天知道这可能意味着什么?老实说,我可不介意有精灵那样的祖先!”
“或者奥克,”化学家咧嘴笑道。“但恐怕魔戒的力量已经耗尽了。”
“那就用升压器!”物理学家喊道。“调高放电电压!这是我唯一想知道的问题。相信你们也一样,我有把握。”他环顾其他人。
没人反对,但也没人敢同意。所有人都盯着调配员:在争论中,他是最终裁判。他沉默了很久,斟酌着种种得失,终于缓缓开口。“很好。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不利用它,我们永远不会原谅自己。让我们再做一次体验——最后一次。为防电压不够,我们要把它提高到极限。”
化学家从保险箱中取出魔戒,把它放在手掌中,欣赏它的光芒。“我倒有些害怕。”他把它递给物理学家。“我想知道,真的很想知道,但我很害怕。”
“这是最后一次。”物理学家一边调整仪器一边安慰他。
嗡嗡声再次响起,音调越来越高,空气似乎都在振动,所有东西,整个可见的世界都在振动。有人咬紧牙关发出呻吟,振动穿透骨骼、肌肉、神经,超过了人类的忍耐极限……
然后一道无声的刺眼闪光,让所有人昏倒过去……
工程师第一个醒来。他抓着椅子慢慢站起来看向烧焦的仪器,显然已经毁坏了。
“结果就这样了……”他只能用咬破的嘴唇勉强呢喃。
其他人也慢慢清醒过来。“戒指……”化学家喘着粗气指向仪器。
戒指不见了。最后的强力放电毁灭了它,没留下一丝痕迹,仿佛所有原子都变成了辐射,散布到空间中。
“这次我们看到了什么吗?”大家都恢复后,调配员问。
“可能吧,”物理学家回答,“但我们现在什么都记不得了。就像摄影时灯光太亮,所有照片都过度曝光了。也许以后……”
他们沉默不语,看着焦黑的仪器残骸。最后的问题没有答案,也再没机会得到答案。但内心深处,每个人——包括调配员——都知道,答案只能是肯定的。我们的世界以某种尚不为人知的方式,从一个消失了无数个世纪的世界接过了理性的接力棒。
Comments: 2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zionius @ 2021-04-25, 21:14
本文总结《冰与火之歌》官方地图中互相冲突或与小说描述不同的地方。

  • 官方地图列表

🛑每卷附录的地图。一共有三位画师:James Sinclair (早期的英版), Richard Geiger (现在的英版), Jeffrey L. Ward (现在的美版)。如何区别呢?主要看边框和海岸线的画法,另外图上都有画师签名。

三位画师的地图,大图可在https://7kingdoms.ru/story/karty-vesterosa-...-dostovernosti/查看

简体中文版地图使用非常混乱,比如黑皮版卷三君临地图是James Sinclair,其它地图是Richard Geiger;彩虹版把瓦雷利亚地图换成了Jeffrey L. Ward;纪念版的卷三则是君临地图是James Sinclair,瓦雷利亚地图是Richard Geiger,其它地图是Jeffrey L. Ward。

黑皮版、彩虹版和纪念版的卷三瓦雷利亚地图。有趣的是,彩虹版用的是Jeffrey L. Ward地图,却修改了边框样式,让它看起来像Richard Geiger地图


🛑官方地图集,画师是Jonathan Roberts

🛑Harper某些版本附送的地图,画师不详


  • 维斯特洛

🛑James Sinclair和Richard Geiger的地图里,临冬城在国王大道东边。Jeffrey L. Ward地图里在西边。地图集地图里有时画成南北门通国王大道,有时画成西门通国王大道。根据书中描述,只有Jeffrey L. Ward地图正确。


QUOTE
“啊,我想也是。”欧莎说,“我走东门,顺着国王大道走一段。” “我们走猎人门。”梅拉道。——《列王的纷争·布兰VII》

🛑孤灯堡在不同比例的地图中形状不一样

左:已知世界,右:维斯特洛

🛑地图集里姐妹屯在小妹岛上,而书里说它在甜姐岛。

​🛑极乐塔没被画成废墟,红堡不是红色


  • 塞外

​🛑地图集中的长城,向西延伸地要比正传地图多一些。由于冰火中所有距离估算均以长城长300英里为比例尺,这个问题影响巨大。测算表明 ,以正传地图版长城做比例尺,估算出的各项距离更接近小说里的描述。


🛑另外,地图集把西桥望标在了长城南侧,似乎是个错误。此前地图都是影子塔在长城最西尽头,西桥望在长城北侧。

Harper插图和权游地图中把西桥望的位置画得很明显

中译本的修正毫无PS痕迹

​🛑地图集把斯托德之角改成了有森林覆盖,因为卷五提到了森林中的死物袭击艰难屯。


  • 自由城邦

🛑Jeffrey L. Ward和Richard Geiger的地图在安达斯附近有一条V形道路,这是制图者误读了马丁的手绘。显然这条路不该存在,因为它不经过任何城镇。地图集做了更正。
🛑Jeffrey L. Ward地图中连接萨·梅尔和瓦兰提斯的瓦雷利亚大道不是直的。地图集做了更正。

🛑地图集没画洛恩河三角洲与四个入海口。


  • 多斯拉克海

🛑地图集中萨恩江东边有两个湖向北从獠牙湾入海,与萨恩江不相连。这是地图集画家看错了马丁的手绘草图而导致的错误。正确的版本在HBO地图中,其实是世界集里提到的银海干涸后剩下的三个湖,它们将向西从萨恩江入海。世界集也提到了,瀑布之城沙萨尔位于萨恩江两条支流交汇处。中文版在世界集里补了一幅图,修正了这个bug:


  • 奴隶湾

​🛑正传的奴隶湾地图,弥林被误标于河北岸,瓦雷利亚大道没连接弥林。这与小说情节不符,书中说了魁尔斯舰队顺河而上,封锁了弥林北侧。也说了要走恶魔之路去玛塔里斯,丹妮飞离弥林时还看到了瓦雷利亚大道。因此地图集中修正了。


  • 君临

🛑中译本地图把雄狮门和钢铁门标反了
🛑大部分君临地图里,都有个斜置的罗盘,说这幅图不是上北下南的。然而小说里对君临的描写表明,马丁大部分时候把这个罗盘给忘了,将君临地图当成上北下南了。最典型的例子是,卷二说雪伊住在君临东北角。
🛑据I.18凯特琳IV,鳗鱼巷在维桑妮亚丘陵上。但地图集把它标于伊耿丘陵上。

英版冰火附赠的这张图标对了鳗鱼巷的位置。本图中还有若干地图集没标的地名

  • 布拉佛斯


🛑泰坦手中是断剑,黑白之院大门应是左白右黑

  • 路线图

🛑艾莉亚路线图中,她从君临到赫伦堡是从神眼湖东边过去的。但II.14艾莉亚IV,她到了神眼湖南岸与河流交汇的地方;II.19艾莉亚V,他们沿神眼湖西岸前进;II.26艾莉亚VI,他们从西边抵达赫伦堡。

  • 错别字

🛑正传地图
Riverrrun -> Riverrun, Silverhall -> Silverhill,Lost Hearth -> Last Hearth,古桥->苦桥,维尔城->韦尔城,天极城->天及城(英文版地图的错别字已在大部分新版中更正。中文版错别字基于纪念版地图,黑皮版和彩虹版地图的错别字不再统计)

Riverrrun和Lost Hearth,注意制图家还错把Lost Hearth当成了地区名

🛑地图集
Kingdoms of the Ifeqevron -> Kingdom of the Ifequevron,Ghazdaq -> Ghardaq,Hazdahn No -> Hazdahn Mo,Lotus Port -> Lotus Point,科拉札吉·哈斯(吉斯达卡)->科拉札吉·哈斯(吉达卡),灰绞架群岛->灰绞架岛,大峭壁->灰崖,银厅->银山城,旅息城->鸦栖堡,维尔城->韦尔城,莲花港->莲花角,伊佛维隆诸王国->伊佛维隆王国,维斯·迪尔芙(哈兹达恩·诺)->维斯·迪尔芙(哈兹达恩·莫)

此外还有些图之间译名不统一,比如 斑德城-半圆堡、落木城-费尔伍德城、石圣堡 - 石堂镇、白杨滩-梣树滩、爪岛->蟹岛、老吉斯->古吉斯、暮谷城-暮谷镇等

  • 地名误译
静默修女街->姐妹街,长车楼->古冢楼,夷地->仪倜,鹿儿岛->蔻吉岛,阳戟城->阳矛城,孪河城->孪塔城,潮头岛->浮疆岛

  • 致谢与说明
本文许多地方参考了Narwen的Терра инкогнита: особенности картографии Вестероса и Эссоса в «Песни Льда и Пламени», Alto Valiriano的Sobre mapas,这两篇文章总结了许多地图错误。大部分地图集中的错误我均向参与地图集制作的Elio García一一确认过。所有地图错误均已收录于拙作《冰与火之歌翻译刍议》。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由于马丁逐步完善设定,正传每新出一卷,地图都会丰富一些细节。比如卷二地图新增了海龙角、磐石海岸、深林堡、溪流地、卵石岛、女泉镇、暮谷镇、罗斯比城、苦桥等新地名,卷三地图新增了红湖、赠地、后冠镇、盐场镇、高尚之心、仙女岛、亮水城、骨路等新地名,卷四地图新增了孤山、公羊门、红垒、高地城等新地名。这方面内容不在本文讨论范围,有兴趣的朋友可参阅拙作《冰火版本学之三:地图的变迁》
Comments: 3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zionius @ 2021-03-31, 21:36
  • 作家
Thomas B. Costain
他是马丁最喜欢的历史小说和通俗历史作家,写过一套讲金雀花王朝的The Pageant of England,是马丁了解玫瑰战争的主要参考书。
书中有个科托因家族(Costayne)就是致敬他的,该家族的纹章图案包括黑玫瑰和银酒杯,象征了Costain最有名的两本历史小说The Black RoseThe Silver Chalice。该家族里有两个人叫Tom和Tommen,也来自Thomas。

Jack Vance(杰克·万斯)
每次马丁被问到最爱的作家时,他都要把杰克·万斯的名字说三遍。所以冰火里对他的致敬也最多。有两个凡斯家族(Vance),族堡分别在旅息城(Wayfarer's Rest)和亚兰城(Atranta)。前者源自《濒死的地球》里的角色Liane the Wayfarer(中译本叫劫匪莱纳),后者源自杰克·万斯的小说Bad Ronald。它们纹章上的图案,则分别致敬了杰克·万斯的另三部作品:《龙主》《灵界之眼》《最后的城堡》。
有趣的是,冰火里的两个凡斯家族纹章上分别是绿龙和黑龙,之后马丁受此启发,在血龙狂舞里设定让这两个家族分别支持绿党和黑党。
两个凡斯家族的成员姓名也全是致敬。旅息城凡斯族长的三个孩子分别叫Liane、Rhialta、Emphyria,出自Liane the WayfarerRhialto the MarvellousEmphyrio三部小说。(前两部收录于《濒死的地球》。) 亚兰城凡斯族长有三个孩子分别叫Ronald the Bad、Ellery、Kirth ,分别出自小说Bad Ronald、万斯的笔名之一Ellery Queen、《恶魔王子》。
“去海鸥镇看美少女”出自Liane the Wayfarer里的Ho! and off to Thamber Meadow to see the beautiful golden witch
External Image

Mervyn Peake (马温·皮克),《歌门鬼城》(Gormenghast)作者
培克家族(Peake)是对他的致敬。族堡星梭城(Starpike),源自《歌门鬼城》的反派Steerpike。培克家族的成员里有Titus、Gormon、Yrma、Barquen,分别源自《歌门鬼城》里的Titus Groan、Gormenghast、Irma Prunesquallor、Barquentine。培克家族还有个私生子叫Mervyn Flowers,马丁为啥要把他设定成私生子呢,因为如果是嫡子,那他就和马温·皮克同名同姓,太直接了......

Robert Jordan(罗伯特-乔丹),《时光之轮》作者
冰火里有个乔戴恩家族(Jordayne),族长Trebor的名字源自Robert的反写。其纹章(羽笔)和族语(Let it be written)也是作家的形象。其族堡托尔城(Tor)源自与乔丹合作的出版社Tor。乔丹的妻子兼责编就在Tor工作。
卷四里提到学城有位罗德尼(Rigney)博士曾说过"时光就像轮子,人的本性不会改变,从前发生过的必然会再度发生。"这是致敬《时光之轮》,Rigney源自乔丹本名James Rigney。
2010年,马丁参加奇幻人物大乱斗活动(Suvudu Cage Matches)时,写了一篇时光之轮大战马丁作品世界的同人,并借提利昂之口说出了"乔戴恩伯爵"的真实身份:
QUOTE
"我知道你们的创世主,"侏儒打断道,"乔戴恩伯爵,在这边我们如此称呼他。"他品了一口葡萄酒,悲哀地笑了笑,"一个好人,热心,慷慨,而且有难得的幽默。他住在南方的托尔城,以热情好客而闻名。所有认识乔戴恩伯爵的人们都会想念他,所有听过他讲故事的人都记得他创造的故事。但我的女士,维斯特洛不是他创造的,也不是科托因伯爵、凡斯伯爵或培克伯爵。我们有自己的创世主......恐怕他比这些人要残酷得多。在他的领域里,唯一的规矩是人们自己创造的。这里没有'时轴'。没人能够永远平安。"

Tad Williams(泰德·威廉姆斯),《回忆、悲伤与荆棘》作者
冰火中的威廉姆家族(Willium)是对他的致敬,其纹章图案源自《回忆、悲伤与荆棘》。这一家族里的两兄弟Josua和Elyas(在冰火卷二登场)也源自此书。
有趣的是,冰火卷二初版翻译时,《回忆、悲伤与荆棘》还没有中译本,冰火译者把这两兄弟译作了乔苏拉与埃利斯。14年中译本《回忆、悲伤与荆棘》出版,把这两兄弟译作约书亚与埃利加。17年冰火再版时,便依照《回忆、悲伤与荆棘》的译名,修订了这两兄弟的名字,以便读者更容易看出里面埋藏的梗。

托尔金
山姆和橡木盾大家都知道了。
《魔龙的狂舞》里,提利昂说"龙的弱点在眼睛,绝不像某些古老故事说的在下腹","关于龙的轶事大半是蠢人编造的闲话。什么会说话的龙啦,什么囤积金银财宝的龙啦",这是史矛革。
蜜酒河(Honeywine)源自白兰地河(Brandywine)。
"羽笔酒樽"酒馆女招待萝希(Rosey)的名字,源自魔戒里"绿龙酒馆"(Green Dragon)的女招待罗丝(Rosie,后成为山姆怀斯之妻)。这样也可理解萝希的初夜为啥值一个金龙(golden dragon)。坐等山姆在学城和萝希相遇了​​​​...

Roger Zelazny(罗杰·泽拉兹尼),《安珀志》(Amber)作者
冰火里的罗杰斯家族(Rogers)是对他的致敬,其纹章图案和族堡Amberly均源自《安珀志》。
此外,布拉佛斯崇拜迷宫Pattern的宗教也源自《安珀志》。(中译本认为这是源自《时光之轮》,遂译作"试炼之阵"。)
"光之王"拉赫洛(Lord of Light)源自罗杰·泽拉兹尼的《光明王》。

H.P. Lovecraft(洛夫克拉夫特),克苏鲁神话作者
地图集和世界集里的Carcosa、K'Dath、Leng、the Old Ones、the Deep Ones等都源自克苏鲁神话。

J.K.罗琳
2001年,马丁的《冰雨的风暴》与《哈利波特》及罗伯特·索耶的《计算中的上帝》同时参与雨果奖角逐,最终哈利波特折桂。之后冰火卷四《群鸦的盛宴》里出现了黑哈利波特和罗伯特·索耶的段子:
QUOTE
她(布蕾妮)踏过哈利-索耶的身躯,击碎罗宾-波特的头盔,给他留下一道丑陋的伤疤。
伤疤自然指的是哈利波特额头上的印记。
雨果奖投票结果,《计算中的上帝》是第二名,The Sky Road (Ken MacLeod)第三,《冰雨的风暴》第四。不过貌似没找到黑第三名的段子。
有记者跟马丁说"奇幻女王J·K·罗琳曾说奇幻有自己的法则,有些事情是禁止的,不能在独角兽边做爱。"马丁回答"下本书会有独角兽,很可能也会有独角兽边的做爱。"

Michael Moorcock,Elric of Melniboné作者
血鸦的形象源自Elric of Melniboné,两人都是白化病人。后者的宝剑Stormbringer则是亚梭尔·亚亥的光明使者/Lightbringer得名由来。

Phyllis Eisenstein,科幻奇幻作者
她是马丁的密友,《冰雨的风暴》献词说"本书献给Phyllis",说的就是她。这卷里有位吟游诗人叫伊森人阿里克(Alaric of Eysen),也是对她的致敬。Eysen源自Eisenstein,Alaric是她的系列小说Tales of Alaric the Minstrel里的主角。

Diana Wynn Jones, 奇幻作者
Howland黎德的灰水望会移动,来自她的小说Howl's Moving Castle(后被改编为同名动画《哈尔的移动城堡》)
  • 名著
红袍僧索罗斯声称,作为牧师,自己也懂牧羊。梅葛一世统治了六年零六十六天。这两是圣经梗。
泰温尸体发臭源自《卡拉马佐夫兄弟》:一位圣人般的长者去世,人们都期望发生奇迹。但尸体发出恶臭,人们从此不再崇拜他。这还引发了兄弟之一的信仰危机,改变了他的人生。
罗柏凭吊特里斯蒂芬四世的情节源自雪莱的《奥兹曼迪亚斯》,马丁最爱的诗歌。
QUOTE
墓的顶盖被雕刻为埋藏其中的君王的形体,却已被风霜雨露所侵蚀。国王留着胡须,此外脸庞模糊而平滑,只依稀看得见嘴巴、鼻子、眼睛和王冠。他的双手交叠在胸,握住一柄石制战锤。战锤之上,曾刻符文,描述了武器的名讳和历史,但无数世纪的岁月已将其磨灭。这座石墓的角落处处破损龟裂,斑驳的地衣肆意滋生,野玫瑰花从国王的脚部一直蔓延到胸口。------《冰雨的风暴-凯特琳V》
我遇见一位来自古国的旅人/他说:有两条巨大的石腿,半掩于沙漠之间/近旁的沙土中,有一张破碎的石脸/抿着嘴,蹙着眉,面孔依旧威严/想那雕刻者,必定深谙其人情感/那神态还留在石头上/而斯人已逝,化作尘烟/看那石座上刻着字句:"我是万王之王,奥兹曼迪亚斯/功业盖物,强者折服"/此外,荡然无物/废墟四周,唯余黄沙莽莽/寂寞荒凉,伸展四方------《奥兹曼迪亚斯》
《魔龙的狂舞》里史坦尼斯军伪装成森林攻下深林堡,出自《麦克白》。
詹姆和黑鱼的对话"你知道荣誉是什么吗?"一匹马。来自《亨利四世》
QUOTE
What is honour? A word.
《群鸦的盛宴》里,布拉佛斯人夸耀说"我们的城墙是木头做的,漆成紫色。我们的舰队就是我们的城墙。不需要别的东西。"这个典故源自希罗多德。波希战争前夕有一则德尔斐神谕说雅典人会受到木墙的庇佑,雅典名将泰米斯托克利把神谕里的木墙解释为舰队,督促雅典人发展海军,弃守城市,以海战决胜负,从而奠定了希腊胜利的基础。雅典的海上霸权年代也从此开始,木墙成为雅典海军力量的象征。
《魔龙的狂舞》中梅丽珊卓看到了艰难屯的幻象:
QUOTE
雪花从黑暗的天空盘旋落下,灰烬自下方扶摇相迎,灰和白在半空交织。与此同时,燃烧的火箭画着弧线,从木墙上飞出。死物在寒气中安静地蹒跚前行。它们头顶有一面高高的灰色悬崖,火焰在悬崖中上百个洞穴里燃烧。
这里的"木墙"指的同样是卡特-派克的船队。
《列王的纷争》里,提利昂向野人介绍泰温时说他是once and future Hand of the King,出自亚瑟王小说《永恒之王》(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权力的游戏》里,提利昂评价詹姆:"遇到绳结,只要能用剑斩成两段,哥哥是决计不会动脑筋解开的。"来自亚历山大斩断戈尔迪之结。
《雇佣骑士》里梅卡说:"要么诸神喜欢残酷的玩笑,要么根本没有神,再或一切本无意义。我问过总主教,他上次告诉我凡人不能参透神意。也许他该在树下好好想想。"似乎是释迦牟尼和牛顿的梗。
卷六卷七的标题The Winds of Winter, A Dream of Spring,源自《西风颂》
QUOTE
O Wind,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卷五布兰幻象里的down to a sunless sea典出《忽必烈汗》
詹姆对克里奥说We have promises to keep, and long leagues before us.典出《雪夜林畔小驻》
QUOTE
But I have promises to keep,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群鸦的盛宴》里说,托兰家族(Torland)的纹章是一条吞吃自己尾巴的龙,代表时间,无始无终,周而复始。来自衔尾蛇。
丹妮杀奴隶主前想“是时候穿过三叉戟河了”,卢比孔河梗。
“泰温大人统治七国,乔安娜夫人统治泰温”源自《我,克劳迪乌斯》里的“奥古斯都统治世界,但莉薇娅统治奥古斯都”;
“每个坦格利安降生时,诸神就掷硬币”源自《我,克劳迪乌斯》里的“克劳狄家族树上结了两种水果,甜苹果和酸苹果,酸的比甜的多。”
卷六史坦尼斯说“但愿七大王国的所有领主只有一个脖子”(这样就能一刀全砍掉),源自卡里古拉的名言“但愿所有罗马人只有一个脖子”;
《多恩征服记》开头说多恩有三种人,模仿《高卢战记》开头。
Liddel族长的三个儿子被称作Big Liddle、Middle Liddle和Little Liddle,源自对最经典的古希腊语词典Liddell&Scott的三个版本(全本和两种节本)的俗称Big Liddell、Middle Liddell、Little Liddell。

  • 影视与漫画
超级英雄
QUOTE
兰尼斯特兄弟之后,跟着领主和军官们,旗帜飞扬,炫丽多彩:有红色的公牛,金色的山峰,紫色的独角兽和矮脚公鸡,斑纹野猪和獾,银色的雪貂和杂耍小丑,以及星星、日芒、孔雀、黑豹、尖角和匕首、黑色的兜帽、蓝色的甲虫和绿色的箭支。------《列王的纷争-艾莉亚VIII》
艾莉亚最后看到的三个纹章源自三个马丁小时候看的漫画里的角色:兜帽侠、蓝甲虫、绿箭侠。

Emerick Peake of Starpike绰号Avenger,是美国队长梗。

Blackadder
韦尔家族的纹章是一只咬着脚踵的黑色毒蛇,源自BBC历史喜剧Blackadder。
世界集里提到风暴地曾有个国王叫Baldric I Durrandon (the Cunning);《血与火》里有个人物叫Baldrick,被描述成cunning。而Blackadder里的跟班Baldrick的名句正是I have a cunning plan。

The Three Stooges
凯特琳逮捕提利昂时,有三个帮忙的士兵叫Lharys、Kurleket和Mohar,源自喜剧The Three Stooges里的Larry 、Curly和Moe。

绿野仙踪
《魔龙的狂舞》写兽面军面具时有句lions and tigers and bears,出自《绿野仙踪》。
External Image

芝麻街
徒利家族历史上有克米特、奥斯卡、艾尔蒙、葛拉佛等人,名字都源自布偶剧《芝麻街》。
书中还说克米特-徒利嫩绿得就像夏天的青草,他弟弟奥斯卡虽然经历了"泥巴混战(Muddy Mess)",但却更嫩绿。这是因为《芝麻街》里克米特是浅绿色,奥斯卡是深绿色。Muddy Mess也源自《芝麻街》,里面提到奥斯卡本来是金色,在去了软糊泥沼(Swamp Mushy Muddy)后变成绿色。
External Image

Monty Python
《魔龙的狂舞-风吹团》里说,无垢者"不会因为你放了个屁就落荒而逃",原文fart in their general direction出自电影Monty Python and the Holy Grail
External Image
另一处直接引用来自托曼的婚礼:"派席尔大学士告诉她她不是失去了一个儿子,而是多了一个女儿"。
瓦格·赫特被布蕾妮咬了耳朵后说Your thee-mooth(she-moose) bit oth my ear,源自Monty Python and the Holy Grail片头字幕A Møøse once bit my sister…Mynd you, møøse bites Kan be pretti nasti…

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1999年,马丁计划在《冰雨的风暴》里写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不过最后成书时多写了一场葬礼。(婚礼:提利昂、艾德慕、乔佛里、小指头;葬礼:霍斯特、守夜人)

小美人鱼
自称人鱼王新娘的谷地女巫Ursula Upcliff,梗源自《小美人鱼》里的女巫Ursula。(中译本以为这是致敬同名的作家厄休拉·勒古恩,译成了她的名字)

甘道夫
《血与火》里提到,贝妮拉把有光会三脚猫戏法的江湖术士当成了真正的魔术师。原文a conjurer of cheap tricks源自《指环王》电影里甘道夫的台词。
External Image

  • 爱好
Molly Malone
艾莉亚卖鱼的情节似乎来自歌词:
QUOTE
As she wheeled her wheelbarrow, Through the streets broad and narrow, Crying "cockles and mussels, alive, alive, oh"

Bill Belichick
马丁爱看橄榄球,本命是纽约巨人队和纽约喷气机队,讨厌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教练Bill Belichick(管他叫Evil Little Bill)。2007年,新英格兰爱国者创下16战全胜记录,最后在超级碗输给了纽约巨人队。于是《魔龙的狂舞》里,提到瓦兰提斯史上有位执政官叫Belicho,他东征西讨,战无不胜,最终却忽地被巨人吃掉了。

锡兵
某位骑士叫Courtenay Greenhill,姓名源自马丁收集的骑士玩具的两家制作商,Richard Courtenay和Peter Greenhill.

  • 自身经历
作品
马丁故意把凯特布莱克三兄弟的名字弄得差不多(Osmund,Osfryd,Osney),结果把自己也给坑了。《冰雨的风暴》里错把Osmund写成了Oswald。之后《魔龙的狂舞》里,马丁打了个补丁。
QUOTE
分妮摇头。"不是她......来找我们的是个男人,在潘托斯。他叫Osmund,还是Oswald......类似的名字吧......"
马丁原本打算在卷三和卷四之间留出五年空白时间,让孩子们和龙长大一点。不过后来这个计划报废了。《群鸦的盛宴》里隐晦地提到了这个计划:
QUOTE
"你决不会相信君临发生的事,亲爱的,瑟曦的愚行一桩接一桩,而她那个由聋子、瞎子和白痴组成的御前会议又推波助澜。我早料到她会丧国败家,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真矛盾啊,原本希望经历四到五年的和平时光,等待播下的种子茁壮成长,等待她自投罗网,最终让我收获果实,现在嘛......反正我以混乱为养料,抓紧时间就成,恐怕五王之战留给我们的短暂和平熬不过这三位女主的时代。"
七神出自《赖伦铎尔哀歌》。布拉佛斯有个神叫Bakkalon,出自马丁的短篇《杀人前请七思》。里斯有个神叫Saagael,出自马丁小时候写的同人《只有孩子才怕黑》。
铁民有艘船叫夜行者号,出自马丁的短篇《夜行者》。
冰火第一页的台词"我娘说过,死人不唱歌"出自马丁的短篇集《死人唱的歌》。
《冰雨的风暴》,詹姆说自己做了一个"fever dream",源自马丁的长篇《Fevre Dream》。
Tudbury家族的名称和纹章出自《百变王牌》里的托马斯- 塔博瑞和无敌巨龟。
Robb、Lyanna、Barristan the Bold、R'llor、Hairy Hal、Greywater、Fever River等名字,都出自马丁以前的作品

校训
马丁读的小学和初中校训是Honor not honors。2006年,马丁表示,"也许艾德·史塔克就源自这句话吧。我真该把它借用到维斯特洛某个家族的族语上。"一年后,马丁设定让它成了维斯特林家族族语。
External Image
做毕业致辞的马丁

宠物
马丁与妻子Parris养的第一只猫叫做Mully,是橙色的。活到了很老年纪。
冰火里有个叫Mully的守夜人事务官,年纪很老,长着橙色胡须。

生日
杰赫里斯一世的生日是9月20号,与马丁在同一天。

读者
Westeros.org创始人,世界集合著者Elio在《雇佣骑士》漫画中以Ser Randor the Exile的身份登场。(Ran是Elio的网名)。世界集的“作者”Yandal学士则是他与老婆Linda E&L的音转。
权游维基创始人,冰火非官方地图集作者Adam Whitehead(网名Werthead)在《凛冬的寒风》预览章节里以Addam Whitehead的身份登场。
马丁有位老友Ken Keller出生在西海岸,生活在Kansas City,马丁用凯切镇的肯洛斯(Kennos of Kayce)来致敬他。
马丁在Archon I上认识了一位Mary Mertens,后来《凛冬的寒风》预览章节里有位Mary Mertyns
喂龙的Gerardys国师,是马丁的代理人Vince Gerardis
Facebook的Dave Goldblatt、密歇根的Dave Cotton和一位匿名女性为慈善团体捐款两万美元,获得了在《凛冬的寒风》中出场并被杀的权利。(这叫Tuckerization,是四五十年代的科幻作家Wilson Tucker发明的:给角色起朋友的名字,并以恐怖的方式弄死。)如果卷六出版了,记得去找这几个梗哦...
上一位获得这个权利的人叫Patrick St. Denis,是蒙特利尔的书评博主。他跟马丁打赌达拉斯牛仔队和纽约巨人队的比赛赢了。于是在《魔龙的狂舞》里以国王山的派崔克爵士身份登场,纹章是蓝色五芒星。(国王山就是蒙特利尔的本意,纹章源自达拉斯牛仔队的队徽。)最后被巨人旺旺杀死。旺旺(Wun Wun)是One One的谐音,源自巨人队Phil Simms的号码。
Comments: 1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ArdaNEWS @ 2020-02-08, 12:37
2020年1月期ArdaNEWS,总第36期,祝各位读者老爷阅读愉快!

本月有不少悲伤的消息,肺炎爆发,科比坠机,以及令托迷们遗憾的,小托爷爷的逝世。愿逝者得以安宁,而生者还要前行。

Namárië!


——— 本期简讯 ———
  •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逝世
  • 《指环王》剧集确定演员表
  • 咕噜相关游戏的新消息
  • 维塔旧闻
———————————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逝世

“我不会说‘别哭’,因为并非所有的眼泪都是不幸。”
——《魔戒3:王者归来》
卷六第九章

《刚多林的陷落》的中文版已预告很久,然而书还没等到,托迷们却先收到了一则讣告。《魔戒》作者J.R.R.托尔金教授的小儿子,《精灵宝钻》和《未完的传说》等托老遗作的整理者,“小托爷爷”克里斯托弗·托尔金于2020年1月15日在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去世,享年95岁。哈珀·柯林斯出版社、世纪文景、托尔金学会和《泰晤士报》等官方渠道都第一时间发布了讣告,为我们证实了这个不幸的消息。

从1975年到2018年,四十余年间,克里斯托弗·托尔金从托老身后留下的70箱文稿中整理出版了二十余本书,其中包括《精灵宝钻》、“中洲三大传说”和十二卷本《中洲历史》等中洲世界不可或缺的部分。他是父亲最早的读者,在父亲创造的故事中长大,对他来说,《精灵宝钻》中的城市“比巴比伦城更真实”。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
https://lotr.huijiwiki.com/index.php?curid=14529


英国作家尼尔·盖曼曾这样评价克里斯托弗·托尔金:“就好像克里斯托弗带我们走进他父亲的脑海:让我们走过J.R.R.托尔金曾走过的路。”推特上的一位托迷说:“没有克里斯托弗的投入,所有这些书可能都不会出版,而它们的一部分定义了我们如何看待教授的遗产。”著名托学家迪米特拉·费米则说:“如果没有克里斯托弗·托尔金的贡献,托学研究永远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盛况)。”

所有这些赞扬小托都当之无愧。他的父亲为我们创造了一个瑰丽的奇幻世界,他则为我们展示出了它的全貌。托尔金教授是伟大的中洲缔造者,而克里斯托弗无疑是中洲最忠实的守卫者。


克里斯托弗在法国南部的家中
摄于他95岁生日一周前
摄影师 | Josh Dolgin


在他生前编辑出版的最后一本书,《刚多林的陷落》中,小托在序言里写道:“我九十四岁了,《刚多林的陷落》(毋庸置疑)就是我编的最后一本书了。”小编读到这段话时,并没有想太多。毕竟那时,小托已经九十四岁高龄,而中洲三大传说业已集齐,编辑工作也是时候放下了。因此,小编看到讣告的心情,与其说是失去引路者的悲痛,不如说是有些惆怅的平静。曾经,这位中洲的传承者是这样理所应当地存在着、守护着这里,而现在,他远离了阿尔达,一个纪元终将落幕。

请允许我们向克里斯托弗·托尔金致以最深切的感谢和怀念。

Namárië!

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要编译自:
https://www.tolkiensociety.org/2020/01/chri...lkien-has-died/
http://tolkiengateway.net/wiki/Christopher_Tolkien
https://mythsoc-rohan.blogspot.com/2020/01/...er-tolkien.html
-----------------------------
其他讣告: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20/jan/...olkien-obituary
https://www.nytimes.com/2020/01/16/books/ch...lkien-dead.html
https://www.tolkiengesellschaft.de/32764/ch...last-goodbye-en
https://www.thetimes.co.uk/edition/register...tuary-w9wczh8ct
_____________________


亚马逊剧集《指环王》演员表确定

我们的老朋友,亚马逊的《指环王》剧集最近放出了第一批演员表,在我们前几期报道过的选角中,除了扮演年轻盖奶的莫菲德·克拉克(Morfyd Clark)和扮演新角色Tyra的马凯拉·卡维纳赫(Markella Kavenagh)之外,约瑟夫·马尔(Joseph Mawle)将扮演反派Oren的消息和艾玛·霍瓦特(Ema Horvath)的出演也得到了官方的确认。这次,官方还披露了不少新面孔,或许,各位读者老爷们会在其中发现一些熟人呢?


罗伯特·阿拉马约
Robert Aramayo
英国男演员,在权游第六季中饰演年轻的奈德·史塔克。可能将扮演《指环王》剧集的男主Beldor。


奥文·亚瑟
Owain Arthur
曾与“潮爷”马丁·弗瑞曼(即《神夏》中华生的扮演者)共同出演过剧集《坦白》(A Confession),剧集豆瓣评分8.8。


纳赞宁·波妮阿蒂
Nazanin Boniadi
英国女演员,曾参演过电影《钢铁侠》(Iron Man)和著名剧集《24小时》(24 Hours)、《老爸老妈的浪漫史》(How I Met Your Mother)、《实习医生格蕾》(Grey's Anatomy)、《国土安全》(Homeland)等。


汤姆·巴治
Tom Budge
澳大利亚男演员,曾参演过剧集《太平洋战争》(The Pacific),电影《9.99澳元》($9.99)等。


伊斯梅尔·克鲁兹·科尔多瓦
Ismael Cruz Córdova
曾参演过李安执导的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剧集《清道夫》(Ray Donovan)等。


迪伦·史密斯
Dylan Smith
曾参演过《惊天战神》(Immortals)、《移动迷宫3:死亡解药》(Maze Runner: The Death Cure)。


查理·维克斯
Charlie Vickers
曾参演过《美第奇家族:翡冷翠名门》(Medici: Masters of Florence)、《棕榈滩》(Palm Beach)等。


丹尼尔·韦曼
Daniel Weyman
英国演员,曾参演过《大侦探波洛》(Agatha Christie's Poirot)、《战地神探》(Foyle’s War)等剧集。

索菲亚·诺姆维特
Sophia Nomvete
英国演员,曾被提名舞台剧奖WhatsOnStage 的最佳女配角。

季罗尔·穆哈弗兹
Tyroe Muhafidin
仅出演过一些短剧集如《两粒沙》(Two Sands)等,《指环王》剧集是他参演的第一部主要剧集。

梅根·理查兹
Megan Richards
英国演员,参演了舞台剧《极端主义》(Extremism)。

从这个选角上看,亚马逊这次并没有邀请非常出名的大牌演员,相对地启用了一些新人和主要活跃在舞台剧中的演员。这可能代表着演员们没有太多经验,但同时,拥有更强的可塑性。

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要编译自:
https://www.theonering.net/torwp/2020/01/14...gs-series-cast/
https://twitter.com/LOTRonPrime/status/1217...-series-cast%2F
https://deadline.com/2020/01/lord-of-the-ri...tca-1202830413/
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咕噜为主角的游戏相关信息

各位观众老爷还记得《指环王:咕噜》吗?

在#27中,我们曾初步介绍过这款游戏,也了解到游戏将呈现咕噜的分裂人格,而现在最新的消息是,玩家将扮演咕噜与他的另一人格斯密戈来进行探险——咕噜本质上是被至尊魔戒破坏后的邪恶人格,斯密戈则是原初的更加善良的一面——这意味着这款游戏会引入一种独特的方法来形成游戏的道德抉择,使其不同于之前的指环王系列游戏。正如高级制作人凯·菲比格(Kai Fiebig)所说,“我们比电影有着更多讲故事的可能性”,这款游戏至少要比《暗影魔多》系列增加更多的叙事内容而削减动作内容,从而为整个指环王系列提供意义非凡的补充。据说,游戏的故事将发生在咕噜拿到魔戒之后,但在山姆和弗罗多的冒险之前,因此,中洲世界已有的人物和新人物都可能出现。

比起复刻电影版中由安迪·瑟金斯扮演的那个瘦小的怪物,游戏更希望向新的方向探索咕噜的人格。“我们想要一个玩家几乎会爱上的角色,但同时,人们也会真的恐惧它,”制作者这样说,“相信我,在某些时刻,你们真的会害怕它的。”


看看这天真的大眼睛,你害怕了吗?

根据Daedalic官网的信息,《指环王:咕噜》将于2021年在PS5,Xbox Series X和PC平台上全面发布,或许与亚马逊《指环王》剧集电视转播的同期进行将会使中洲世界再次受到广泛的关注~

让我们一起期待这款游戏的最终发行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要编译自:
https://www.trustedreviews.com/news/the-lor...-gollum-3970516
https://screenrant.com/lord-rings-gollum-ga...earance-movies/
https://wccftech.com/daedalic-gollum-wont-l...player-choices/
_____________________


维塔

(1)“咬剑”奥克锐斯特







全球限量25把的收藏级奥克锐斯特,配有木盒与腰带,剑柄末梢还有埃克塞理安的纹章。

你心动了吗?别急,我们来看一下价格。


$11,500.00起

还是要预定的那种

还是按比例缩小至
拆信刀那么大的

土豪亲友可以戳邮箱预定
[email protected]

商品参数
手工制品,可能会有浮动
刀刃宽:9.4cm
总长:12.5cm
总宽:2.0cm
重量:2.92 kg

-----------------------------
维塔链接:https://www.wetanz.com/shop/weapons/orcrist?ref=brand
_____________________

(2)比尔博·巴金斯的飞贼协议





现货$39.99,这价位还是有点盼头的。为方便收藏,维塔出品的协议在还原各处细节的同时,根据电影道具尺寸进行了等比例缩小了。即使如此,这份文件的总长度也达到了1米多。你是否还记得这张纸卷在比尔博眼前展开的画面呢?

商品参数
尺寸:50 cm x 0.1 cm x 105 cm
重量:0.05 kg
-----------------------------
维塔链接:
https://www.wetanz.com/shop/miniature-guns-...ggins?ref=brand
_____________________

(3)新西兰—中洲地图



中洲或许只能在梦里见到了,但前往新西兰有生之年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维塔出品的这份新西兰—中洲地图,可以带你在现实中寻找影片中的取景地(当然小编还是推荐把这份地图作为收藏,旅游时用一份更加详细的导览图)。

地图上列出了最北部的风云顶、中部高原的孤山、怀卡托的食人妖森林、安都因大河流经的兰吉蒂基峡谷和大鹰飞过的萨瑟兰瀑布。循着拉达加斯特的兔子的脚印,我们还能去往哈特菲尔德。

现货$29.99!

商品尺寸:B2标准大小

-----------------------------
购买链接:
https://www.wetanz.com/shop/printed-art/new...earth?ref=brand
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上即为本期播报的全部内容,
感谢各位读者老爷的观看!


————————————————————
ArdaNEWS栏目主编
桂生山阿

播报员
石席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Welleran
桂生山阿


美编
胖斧

栏目Logo画师
晁契
Nierninwa


更新日期:每月最后几天
如需转载请私信。

ArdaNEWS Studio是一个专注于托尔金和他创造的奇幻世界Arda的爱好者/翻译组织,我们会在微信公众号(ardanews)以及知乎专栏(ArdaNEWS Studio)同时更新我们的文章。
Comments: 1 :: View Comments

Posted By: ArdaNEWS @ 2020-01-04, 03:34
2019年的最后一期ArdaNEWS,比往常来得更晚一些(为什么我唱了出来)……
读者老爷们大家好,先给大家拜个早年!本年度的最后一期NEWS内容丰富又有趣,相信能给大家带来好心情,下面让我们先来看看本期简讯吧!

本期新闻简讯
  • 指环王剧集好多好多新消息合集
  • 中洲新片《长湖镇探子:达拉贡》即将上……等等?
  • 值此佳节,我们能给一个托迷买些什么作为礼物?
  • 比尔博烟斗流落江湖
  • 2020年神话创造学会奖开始提名
  • 林肯剧场明年将开启中洲电影四联播
  • 一句话新闻

————————————————————
亚马逊剧集《指环王》新消息
亚马逊的《指环王》剧集可以说是我们的老朋友了。我们在#16、#30当中对这部剧集已经有过相当多的报道,相信读者老爷们已经比较熟悉这部剧集的一些基本情况,因此,本期我们不再多加介绍,直接上新消息。
据悉,剧集已经确定了年轻加拉德瑞尔的演员——莫菲德·克拉克(Morfyd Clark)。这位威尔士女演员曾参演过《梅尔罗斯》(Patrick Melrose)和《黑暗物质》(His Dark Materials)等著名剧集,但均非主要角色。在之前的电影中,盖奶由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扮演,其美貌和智慧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因此,新演员的气质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选角条件。在这一意义上,作家杰西·阿特金(Jessie Atkin)认为克拉克是剧集迄今为止揭晓的选角里最完美的一个。

(莫菲德·克拉克剧照)
根据影视媒体Deadline的爆料,曾出演过《移动迷宫》(The Maze Runner)的威尔·保尔特(Will Poulter)于9月加入剧组,但近日因为档期冲突不得不退出剧组。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保尔特一直在与亚马逊就角色问题进行协商,但未能确定角色。该网站还爆料说,曾出演电影《贪欲》(Like.Share.Follow.)的哈佛大学戏剧系在读生艾玛·霍瓦特(Ema Horvath)已经加入剧组,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亚马逊的确认。
在#30中,我们曾报道过马凯拉·卡维纳赫(Markella Kavenagh)将饰演一名叫做Tyra的角色。这次,观察者网站(Observer)补充了对这一角色的描述:Tyra是一个长着大眼睛的年轻女子,有着超越年龄的力量和成熟。《权游》中扮演班扬·史塔克一角的约瑟夫·马尔(Joseph Mawle),则将在剧中扮演一名叫做Oren的反派,一个忧伤而堕落的中年贵族。网站同时称根据知情人士的说法,剧集的真正主角是一名叫做Eldien的角色,她被描述为一个复杂、独特而强大的,20多岁的年轻女性,拥有永恒的品德和强壮的体质。据说,亚马逊正在就这一角色的选角进行磋商。不过,与Deadline的消息一样,观察者网站也没有得到亚马逊的正式回应。
此外,继此前人才招聘公司在Facebook发布了村民、士兵和反派的招聘信息之后,这次轮到奥克了!两家奥克兰的演员公司已经发出通知,希望为剧集中的奥克寻找群演。其中一家公司在Facebook上寻找身高5英尺以下或6英尺5英寸以上、拥有“很棒的鼻子”和“个性面孔”的奥克群演。另一家的要求更具体,需要“有很多皱纹的人”和“不同年龄和种族的多毛的人”。剧方希望能通过选择具有“杰出特征”的演员来节省化妆上的成本。看来,如果你的头发不多,你恐怕不太可能出演一个奥克,不过,想当一个精灵还是颇有希望的。(领主别打我!)

(冰肌雪肤阿佐格)
目前已知的是,剧集前两集的导演J.A.巴约纳(J.A.Bayona)已在12月初到达奥克兰,这表明拍摄已经开始。虽然这部剧集至今仍然显得十分神秘,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它正走向正轨。在剧集上映之前,我们会继续跟进相关消息。

主要编译自:
Will Poulter Exits ‘Lord Of The Rings’ Amazon Series
‘The Lord Of The Rings’: Morfydd Clark Cast As Young Galadriel In Amazon Series
‘The Lord Of The Rings’: Ema Horvath Joins Cast Of Amazon Series
Exclusive: Main Characters for Amazon’s ‘Lord of the Rings’ Revealed?
Do you look like an orc? Lord of the Rings TV show desperately needs actors to play the monsters and wants people with missing teeth, wrinkles and body hair to apply
Job alert! Lord of the Rings show needs 'hairy' extras with 'no teeth and wrinkles'
Amazon Middle-earth series director arrives in Auckland


————————————————————
脱口秀主持人的指环王梦
在上个月18号的《史蒂芬·科尔伯特深夜脱口秀》(The Late Show with Stephen Colbert)里,昵称为“扣扣熊”的主持人史蒂芬·科尔伯特展示了为圆自己中洲梦而拍摄的一段视频。据说,这段视频是一部“大制作三部曲”(滑稽)的预告片,讲述主角达拉贡(Darrylgorn)的拯救中洲之旅,那么,这个达拉贡是谁呢?正是下面这位“大人物”:

让我们隆重有请,在《霍比特人:史矛革荒原》里出场长达6秒的长湖镇探子,达拉贡!选择这位“重要角色”作为主角唯一原因就是,这人是扣扣熊扮演的。当然,要主演这部“大制作”,主角仅仅是一个长湖镇探子肯定不够,在扣扣熊的设定里,这位达拉贡是阿拉贡的孪生兄弟,而且最重要的,比阿拉贡还要更性感那么一点点。
确定人设后,扣扣熊邀请彼得·杰克逊参与本系列电影的制作,正义的PJ当然一口回绝了,不过,扣扣熊开出了令PJ无法拒绝的条件:他可以让PJ客串出镜,所以PJ迅速改口说自己说不定能抽点时间参与。于是,扣扣熊就放起了已经剪好(剪自虚空之火?)的预告片。在预告片中,扣扣熊在各个中洲名场景中,和原三部曲中的角色们进行了多次交互。PJ饰演达拉贡忠实的仆人彼得怀斯·甘姆吉,大谈灰袍巫师邓布利多和原力觉醒并且提出灵魂疑问:魁地奇难道不是中洲的传统运动?预告片尾,各大评论媒体极力“推荐”这部巨制,不得不说,最优秀的评论还属托尔金遗产基金会的“片方请查收警告信”。
即使主角是充满魅力的达拉贡,电影也不能没有配角,片中在介绍演员表时表示原三部曲的主要角色都将回……哦不对,是都在等待演员回复。甘道夫扮演者伊恩·麦凯伦向摄像师表示“绝!无!可!能!”,阿拉贡扮演者维果·莫滕森警告“扣扣熊你要再缠着我,我就要请律师了”,只有弗罗多的扮演者伊利亚·伍德在骂出[哔----]之后表示“行吧”。
那么中洲相关的新系列电影《长湖镇探子:达拉贡》后续发展会如何呢?请各位观众尽情期(nao)待(bu),反正等到天荒地老也不会拍出来的啦。

最后,感谢WanderingRock大大的翻译: )
《长湖镇探子:达拉贡》预告片

主要编译自:
Stephen Colbert Stars in Mock 'Lord of the Rings' Spinoff in 'Late Show' Sketch
字幕制作者WanderingRock的微博主页


——————————————————
独一之戒论坛发布《托迷2019礼物指南》
独一之戒论坛(TheOneRing.net)像每年一样,在12月末发布了本年度给托迷们的礼物指南。让我们看看今年,论坛众都为托迷们推荐了些什么吧。

【书籍】
《圣诞老爸的来信》Letters from Father Christmas
1920年到1942年,43年间托尔金在圣诞节时,以圣诞老爸(Father Christmas)的名义写给孩子们的圣诞信件合集。中文平装本定价79元。

中文平装本购买链接
《托尔金:中洲世界的创造者》Tolkien:Maker of Middle Earth
作为同名展览的配套图书,这是一本包含了论文和托尔金手稿、画作索引的合集。这本书已连续两年被收入独一之戒论坛的礼物指南,同名展览被誉为目前最棒的托尔金展览,这都证明了它的价值。精装本的价格是32.18刀,约合人民币225元。在Bodleian Library的网店上还有为托迷准备的特别典藏版,除了装帧和包装更加精致外,还包括了托老手绘的中洲图画、圣诞贺卡等七张稀有作品的复印件。典藏版的价格是295英镑,约合人民币2699元。不过,我们在之前的#30中有提及这本书已确定会有中译本,所以,读者老爷们也可以等中译本出版后再购买。

精装本购买链接
典藏本购买链接


【周边】
「WETA」维塔出品必属精品!
袋下路三十五号 — 圣诞版(35 Bagshot Row – Christmas Edition)
我们在#30中已经介绍过这个冰雪覆盖的霍比特人小屋。价格是49刀,约合人民币343元。

维塔链接
骑着阿斯法洛斯的阿尔玟与弗罗多(Arwen and Frodo on Asfaloth)
我们在#18中以预告的形式介绍过这座雕像,一年半过去,这座复现了电影著名场面的雕像已经售罄。买肯定是买不到了,那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暮星”公主的美貌吧。

维塔链接

「BADALI jewelry」
人类九戒之乌姆巴尔(The Rings of Men: Umbar)
由Badali Jewelry制作,银色指环上镶嵌紫色宝石,做工精致。价格是139刀,约合人民币972元。

购买链接

「SIDESHOW」
SIDESHOW工作室的一系列人物雕像周边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囊括了从神到人到不是人的一系列角色。仔细观察他们的定价,小编不由怀疑他们是按照战斗力决定价格排序——炎魔的价格仅在甘道夫之下,不愧是来自上古的恶魔。
I.甘道夫雕像
115刀,约合人民币805元。

购买链接
II.弗罗多雕像
95刀,约合人民币665元。

购买链接
III.戒灵雕像
105刀,约合人民币735元。

购买链接
IV.攻击的戒灵雕像
105刀,约合人民币735元。

购买链接
V.炎魔雕像
105.99刀,约合人民币740元。

购买链接

「FunKo」
下面是两座由Funko Pop出品的Q版雕像。看了两件商品的宣传图,不得不说,甘道夫骑鸟和巫王骑鸟的气质就是不一样。
甘道夫和格怀希尔(Gwaihir with Gandalf)
美亚价格是25.83刀,约合人民币180元,中亚海外购定价200.86人民币。

亚马逊购买链接
巫王和凶恶巨兽(Witch King with Fellbeast)
价格是29.98刀,约合人民币210元。

亚马逊购买链接

【影视】
传记电影《托尔金》(Tolkien)的蓝光碟
这部讲述托老早年生活的传记电影,我们今年已经介绍得够多了。在#28中,我们收集了电影的一些影评,感兴趣的读者老爷可以在阅读影评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入坑。最后,吹一波托老和伊迪丝的美好爱情故事!

亚马逊购买链接

主要编译自:
TORn’s Holiday Gift Guide 2019


————————————————————
比尔博的烟斗进入拍卖
大家对《指环王:护戒同盟》中比尔博与甘道夫吐烟圈的镜头,想必还记忆犹新吧?12月16日,朱利安拍卖行(Julien's Auctions)在比佛利山庄举行了一场名为“象征与偶像:好莱坞”(Icons & Idols:Hollywood)的拍卖会,作为拍卖会上的主要亮点,比尔博·巴金斯在《指环王》三部曲的第一部《护戒使者》中用过的烟斗本体出现在拍卖列表中。电影拍摄期间,彼得·杰克逊亲自将这个烟斗和一张写有生日祝福的贺卡送给了动画主管兰德尔·威廉·库克(Randall William Cook),作为其50岁生日礼物。这份祝福可以说是非常“中洲”了:“兰迪,生日快乐!距你的大日子111岁生日还有整整61年,比尔博送给你一些礼物来帮助你到达那一天……享受它吧!”。

(烟斗和贺卡的起拍价为25,000美元)
不过,目前烟斗还未被它的命定之人收入囊中。拍卖会结束后,小编在拍卖行的官网上未能找到成交价,经询问得知这件拍品因出价未达到底价流拍了。截至发稿为止,我们仍未知道烟斗的最终命运会是怎样。不论如何,虽然霍比特烟斗的价位令人望而却步,一天吃六顿的霍比特生活还是不难拥有的!

主要编译自:
Bilbo Baggins’ pipe up for auction by Julien’s Auctions
Bilbo Baggins’ pipe and Superman’s cape lead Julien’s Hollywood auction


————————————————————
2020神话创造学会奖开始提名
2020年的神话创造学会奖已开始提名。提名对会员和非会员均开放,截止到2020年2月15日,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把自己心目中的那本书推荐给学会委员会。神话创造学会(The Mythpoetic Society)是一个致力于奇幻文学研究的非营利性组织,每年8月初,学会将颁布神话创造学会奖,把成人奇幻文学、儿童奇幻文学、迹象文学社研究和神话与奇幻文学研究四个奖项授予在神话、奇幻及相关学术研究领域成就卓越的作者。历年来,提名和获奖的作品有很多与托尔金研究有关,如在#31中,我们曾报道过2019年的获奖作品列表,其中迹象文学社研究奖授予了《永恒的童话:更多托尔金相关论文》(There Would Always Be a Fairy Tale: More Essays on Tolkien)。

提名邮箱:[email protected]
奖项简介及提名要求
历届获奖作品名单

主要编译自:
Mythopoeic Awards 2020: Call for Nominations


————————————————————
林肯剧场明年四联播
在美国缅因州的达马里斯科塔,历史悠久的林肯剧场为当地民众提供过许多丰富的娱乐活动。其中,剧场的“银幕故事”项目(The Stories to Screen program)曾把许多书籍改编的优秀影片重新搬上剧场的大屏幕,让更多人回味经典。去年这一项目选择了《哈利波特》系列,今年他们终于将目光投向了托老的作品:《霍比特人》和《指环王》。
林肯剧场预计将于明年一月播放四部中洲系列电影,每周播放一部,按照顺序分别是《霍比特人:意外之旅》和《指环王》电影三部曲。此外,剧场还在本月免费送出了50套《霍比特人》和《指环王》精装合集,算是为一月份的活动预热吧!是不是让国内的广大托迷们羡慕了呢?这绝对是寒冬中送来的惊喜。如果有恰好在附近的读者老爷,那么可以考虑点开本条新闻末的脸书链接,了解这个免费的四联播计划,在2020年的缅因州,重温一场2002年新西兰的旧梦。

(时间安排表)
林肯剧场脸书

主要编译自:
Lincoln Theater Announces This Year’s Stories to Screen Giveaway
Stories to Screen - The Hobbit: An Unexpected Journey (PG-13)


——————————————————
一句话新闻
α. 德州奥斯汀市指环王连映
位于美国德州奥斯汀市的阿拉莫剧院(Alamo Drafthouse)宣布将于明年1月9日再次为《指环王》电影三部曲举办连映活动,其间还会按照霍比特人的进餐时间来为前往观影的朋友们提供可口美食!影票已于12月9日正式开售。
看菜谱和票价
阿拉莫剧院的脸书
阿拉莫剧院的推特
主要编译自:
TOR.n at Alamo Drafthouse Lord of the Rings Feast 2020!


β. 指环王视听音乐会
克利夫兰管弦乐团将在明年7月17-19日的繁花音乐节(Blossom Music Festival Season)上现场演奏《指环王:护戒使者》视听音乐会,管弦乐搭配巨幕放映的电影,届时将为大家带来一场视听盛宴。
购票请移步克利夫兰管弦乐团官网
主要编译自:
Cleveland Orchestra to perform '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live at Blossom Music Center in Summer 2020


γ. 袋底洞字幕组的动画版《指环王》翻译完毕
袋底洞字幕组此前已完成多部托老相关的考古搬运,这一次又为我们带来了完整的动画版《魔戒》(1978)。截止至本月22日,三部动画的译制都已出炉,大家快去感受不同版本不同形式的《魔戒》吧!
微博链接

————————————————————
以上即为本期播报的全部内容,感谢各位读者老爷的观看!
————————————————————
主编:桂生山阿
播报员:Círdan、石席、Welleran、Nierninwa、章鱼、桂生山阿
美编:胖(ri)斧(an),晁契
栏目Logo画师:Jellyfish
更新日期:每月最后几天
如需转载请私信。

ArdaNEWS Studio是一个专注于托尔金和他创造的奇幻世界Arda的爱好者/翻译组织,我们会在微信公众号(ardanews)以及知乎专栏(ArdaNEWS Studio)同时更新我们的文章。
————————————————————
Comments: 1 :: View Comments
2 Pages V  1 2 

Expand

Billboard

若无特殊说明,本聚合页面内容均为T.R.O.W.会员创作编译,未经发布者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Time is now: 2021-09-17, 0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