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搜索
 
导航
 

(仅节选与项目有关的部分)

第一天
上面说又要发给我一个新项目,是一个能让人幻听的围棋子,听起来还不错。像上一个那个黏糊糊的恶心玩意我可不想再见到了。不过说实话我更希望能有个假期。

第二天
那东西送到了,它似乎没有毒性或其他要人命的属性,不过我还是不太放心。送它的那个小伙子看上去如释重负。很快我就理解他的感受了,站在这东西旁边就能听到滴答滴答像是钟表运行一样的声音,而且它似乎要确保你一直能听到它似的,无论你捂住耳朵还是逼迫自己去想其他的事,都无济于事。不过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看来这个项目的文档和研究报告很快就能写出来了,这之后我一定要休息一阵,今天太累了。

第三天
关于那个围棋子的研究仍然没有头绪,坚硬到无法采样,光谱结果令人费解。这东西总不能只是个蜂鸣器吧。不过这样也好。–说来奇怪,今天我突然想到了死。–这太蠢了。

第四天
该死,这东西果然没那么简单,我们应该让D级人员进行测试的。今天我不断地想到了死亡,弄得我什么都做不下去。我已经许多年没有这么怕过死了,这一定是那个东西的异常效果。我已经向上级报告了,他们却让我冷静一下,真是该死。我现在一看到那东西甚至接近它都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真想把它扔的远远的。

第五天
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我必须停下来了。关于死亡的念头在我的脑子里一刻不停地冒出来,一想到我总有一天会死掉,我就浑身发冷。我试图说服自己死亡不过是人人都会经历的一个过程,害怕没有用也没有意义。然而这不起作用。不过这没有关系了,我已经申请了停止研究并报告了我的状况,他们答应对我进行心理审查和治疗。下午他们让一个机器人把那玩意放进了一个保险箱里,那是我的建议(假如能有一层心灵阻断合金的话大概更好),这东西真的不该让人靠近。看着那个特工推着手推车离开了我的办公室,我感觉好受多了。

第六天
我错了,这东西的效果比我想象中更恐怖。昨晚我从噩梦里惊醒了,然后再也睡不着了。我在床上哭着瑟瑟发抖,周围好黑,我害怕死亡。假如我能多活永远活下去该多好。我本来想到了006,但我又想到了即使那样,我依旧总有一天会死。宇宙总有一天会灭亡,无论我怎样长寿,还是会死!凭什么?人为什么要死??

第七天
那个心理医生到了,他却说我这只是人人都会有的正常心理,同时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安慰话(“心理作用”),还给了我几片安眠药。–希望它们管用–睡眠不就是死亡的体验吗,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意识不到!我把它们全都扔进了垃圾桶。

第八天
我想到了宗教,假如死后世界真的存在该多好,但怎么可能呢。恐惧依然牢牢附在我身上,它像一团冰冷的黏液渗进了每一根神经。我现在无时不刻不在想着死亡。

第九天
昨晚没有睡着。今天我申请了记忆删除,希望有用。我砸掉了办公室的电脑,那帮同事的表情真可笑。嘿嘿

第十天
看样子我的情况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有什么人把我带到了一个病房里,墙壁地板都是软的。连桌椅都是泡沫塑料作的。他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怜悯。我真tm希望他们也感受一下这种痛苦。手机被收走了,我只好写日记。头疼得要死。

第十一天
晚上我不小心睡着了,出了一身冷汗。一个漆黑的深洞出现在了墙上,即使是周围这毫无光线的黑暗中我依旧能看见它。我害怕。我想到了自杀,然而一想到死亡我便浑身颤抖。我只能蜷缩在墙角闭上眼睛,等着医生来。然而我能感觉到它就在我背后。医生来了,开开灯后我依旧能看到它,用手捂住眼睛也能看到它,死死闭上眼睛也能看到它!

第十二天
我咬掉了自己的半截手指,我不想死。那个洞越来越大了。滴答声又出现了

第十三天

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随后是连续几页的混乱涂鸦和不明意义的语言)
备注:███博士随后惨叫着狠命用头撞击墙壁,然后突然倒在地上抽搐,随即昏迷。在3天后脑死亡。

这是我的错,我不该那么草率地将它发送下去的。别再送人去实验了,除了死亡和恐惧我们得不到任何东西。—-██博士


scp/hubs/cn/database/series-cn-i/cn_282_diary.txt · 最后更改: 2020/07/19 09:31 由 autapomorphy
 
Copyright © 2005-2020 The Ring of Wonder Time is now: 2020-11-26, 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