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搜索
 
导航
 

Theory Of Innocence

  • SCP-CN-002是一个高度成熟的社会学理论体系,牵涉到多个领域的最先进理论以及技术,是F████·██教授(已故)于106岁高龄时提出的,作者一般将其简称为“无罪论(Theory Of Innocence)”,这也是他给这篇花费六十年时间完成(于1976年开始),包括实验记录在内长达27301页的超规格论文所冠以的非常简洁的正式标题。简要而言,该理论将人类所有行为用一个“守序性”的概念来描述,人总体行为的守序性定义为该人类个体的“行为熵”,行为熵越高该人类个体就越倾向于不守序,反之就越倾向于守序。F████·██教授通过大量跟踪分析发现,一个人的行为熵非常精确地由两方面因素所确定:一个分布在基因序列中的特定散点集的特征评分“G指数”,还有通过F████·██教授所创建的对于这个人成长过程中的环境与遭遇的被称为“认知性人为操作事件”(简称E相干操作)的一类事件进行分析式评估的数学模型所得到的评分“E指数”,这两个指数经过一个数学处理就能够得到行为熵“S指数”。大量跟踪调查发现,对于一个确定的法律系统,总存在一个S指数临界值,若S指数高于这个临界值则该人类个体99%以上几率会产生有意图的刑事犯罪,反之则99%以上不会产生有意图的刑事犯罪。
  • F████·██教授在发表项目后因为论文中所披露的不人道社会实验被捕,并于收监期间由于年事过高而去世。

附件1

点击以显示 ⇲

点击以隐藏 ⇱

摘自联邦最高法院的报告(未发表):

“在1956年至2016年10月间,F████·██教授离开了████大学,在███州担任一家孤儿院的院长;据他本人在其论文《无罪论》中披露,他此期间内向孤儿院内的一部分孩子施加不良影响,使他们成年以后显露出显著的反社会人格,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他们自己也无一例外地因此受到严重伤害甚至死亡,或者(并且)受到法律的惩罚。
……
F████·██教授的行为是对联邦政府自独立宣言开始就向美国人民所承诺的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权的极端藐视与践踏,他公然挑战了人类的良知与我们社会的道德底线,他所犯下的罪孽无可辩解,不容宽恕。鉴于以上所述,我们认为联邦检察院应当以反人类罪对F████·██教授提起公诉。”

附件2

点击以显示 ⇲

点击以隐藏 ⇱

孤儿院任职人员对F████·██教授的反映:

“他是个好人,他对孩子们都很好,从来没有虐待过他们。我不知道你们所说的关于实验的事情,但是我没有见过他对孩子们做任何不好的事情。他和他的妻子都是好人,可惜他的妻子比她早那么久去世了;我还去参加了她的葬礼。”
——Susan ████(于1976年至1984年间在██████孤儿院担任护理工)

“小家伙们非常活泼,胃口都很好——院长…教授,他甚至比我还要了解怎么让孩子们好好吃饭。他对他们很好…如果你问的是我在那工作时所看到的情况的话。”
——John ███(于1976年至1978年在██████孤儿院担任厨师)

“我记得…大概在1981年的某一天,我刚刚到那里没多久…似乎是在秋天,有人开车送来了一台电脑,当时是我跟另一个男护工一块把那几个又大又沉的箱子搬到院长办公室的。他告诉我说有了这个就能更好的管理孩子们的档案。当时我从来没有见过电脑这种东西…大概也就在杂志跟新闻上听说过。他当时非常高兴——完全不像是个快70岁的老人。你知道,我在那里的那段时间正好是各种事情变化得最快的时期……但是那个老人总是走在潮流的前端,他比像我这样的年轻人还要积极主动于接受新事物;在我认识的人里,第一个拥有电脑的是他,第一个拥有手机的是他,第一个学会上网的也是他,而且他总是热衷于让孩子们接触最新鲜的东西,向他们展示外面的美好世界;他对我们也是一样。我要说,我喜欢这个老头,要不然也不会为他工作18年。”
——Peter ████(于1981年至1999年在██████孤儿院担任护理工)

“总的来说我觉得他是个好人…他对孩子们很好,对我们也很和善。如果说他对孩子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对待的话,我只注意到一点:有些孩子在搭积木的时候就会被叫去吃饭,但是有些孩子他总是等到他们搭完以后才叫他们去吃饭。”
——Schweitz·██·███(于1989年至1993年在██████孤儿院担任门卫)

“在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十分吃惊——这里完全不像是一座…我是说,一般人印象中的孤儿院所应该是的样子;那里看起来比普林斯顿还要现代化——电脑,网络,什么都有,而且所有的东西都很新,而我听说院长已经快90岁了。他非常的和善,风趣幽默,喜欢陪着孩子们——不过我到那里几年以后他突然开始经常把自己关在院长办公室里头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具体是什么时候?)我记不大清楚了…大概是2008年以后?”
——Jessy █████(于2005年至2011年在██████孤儿院担任档案管理员)

“你们不能这样对他,你们不能把这些归罪于他!他绝对没有对孩子们做任何不好的事情!不管那篇天煞的论文里写了什么,我向上帝发誓,我了解那个老人!”
——Steve ██████(于2009年至2016年9月在██████孤儿院担任档案管理员,F████·██教授离职后暂任院长,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附件3

点击以显示 ⇲

点击以隐藏 ⇱

F████·██教授在狱中的陈述:

“假若我自己不说出来,你们根本就无从知晓我进行了‘某种’犯罪——事实上我犯罪了么?我没有做任何法律和道德所不允许的事,我对那些孩子们所做的事情即便是当着你们的面,你们也不会认为应该阻止我。实话实说吧,在这次试验结果出来之后,我可以非常自信地说,只要我获知一个人的基因信息和他十六岁以前的详细经历,我就能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判断他以后会不会被你们这些人抓起来,甚至处决,哪怕他现在看起来完全是个无害的普通人;而当犯罪的种子在他身上种下的时候,你们什么也没有做。所有的犯罪者都可以不是犯罪者,只要他们的人生中有一点小小的改变——或者是基因上有一点小小的改变——但是基因上的缺陷是可以用后天方法弥补的,我非常确信这一点。
现在,我问你们——不是你们这两个小卒子,我相信这段对话会被某些更重要的人听到——当你们处死一个在贫民窟长大的孩子的时候,你们到底有没有把他当做是一个人看待?我不是说在他犯了事以后,而是在他成为一个死刑犯以前,从小到大,你们有没有把他们,或者是任何一个人当做一个人看待?人类是不是流水线上的产品,坏掉了就可以直接丢弃?如果犯罪者是这个社会的敌人,那么我们的社会又何以要一刻不停地从内部也要制造出它自己的敌人来呢?法律所言之平等,到底哪里有平等,你们又到底哪里想要平等了?我不会过多的责怪过去,但是从今天以后,你们将再也无法回避这个问题。从今以后,对于任何一个人我们都能够知晓他会不会犯罪;任何一个犯罪者,我们都将能够知晓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他的犯罪,以及你们没有阻止这些因素导致他犯罪的事实,就好比他生下来就注定是个罪犯,生下来就注定要坐牢乃至于生下来就注定要被处死一样;但凡如此,你们就再没有资格说什么平等,说你们的法律‘是人民的法律’。”

附件4

点击以显示 ⇲

点击以隐藏 ⇱

节选自基金会对SCP-CN-002-2的访谈记录:

“…是的,我大概在两年前——也就是2014年得知教授的研究,是他找到的我。我马上就发现他的理论对我而言意义重大——你知道十几年来我一直在游说几个州政府取消死刑。我认为死刑是毫不必要的,是野蛮的,是草率而缺乏反思的。死刑不能阻止人们犯下那些滔天大罪——当他们选择那样做的时候,他们往往已经被逼到了绝境,而我们的社会和法律只不过是草草解决了此事——当他们可以草草解决问题的时候,他们就会缺乏反省和完善自己的动力。遗憾的是,人们往往热衷于仇恨,却对这一点熟视无睹。当我知道教授的实验对象中还有一个人正在等待处决的时候,我决定站出来为他辩护,因为有一个不容辩驳的证据非常直接而雄辩地指出他正是被这个社会所允许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变成了一个杀人犯。…我不知道我应该对教授抱有什么样的感情…我崇敬他,但绝对谈不上喜欢他这个人。”

附件5

点击以显示 ⇲

点击以隐藏 ⇱

节选自与SCP-CN-002-3的通信:

“…听着,那个律师是我们送来给你的,所以这应该足够让你们相信我:我是参议员,W███是联邦法官,我们都是体面人,我们都是聪明人,我们知道什么对我们有好处,我们知道什么对…美国有好处。我们绝对不会希望这件事被声张出去,这和你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我们也有能力管好自己的事情,所以,不用担心我们,好吗?”

……事实上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简而言之,我们需要D级人员。


scp/hubs/cn/library/files/theory_of_innocence.txt · 最后更改: 2019/03/12 02:33 由 inthel
 
Copyright © 2005-2020 The Ring of Wonder Time is now: 2020-11-24, 1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