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搜索
 
导航
 

SCP-3008 - 非常普通标准的老宜家

项目编号:SCP-300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008所在的商业区已被基金会收购,改造为Site-██。通往或经过Site-██的公共道路已被全部改道。

SCP-3008入口须被随时监控,除高级研究员批准测试外不得有人员进入。

离开SCP-3008的人类将被扣留,在听取其报告后施以记忆删除。基于其停留于SCP-3008内的时间长短,可能需要在释放前编造掩盖故事。

任何其他离开SCP-3008的实体都将被处决。

描述:SCP-3008是一大型零售单位,曾由著名家具零售连锁宜家所拥有。从主入口进入并穿过门视线的人员将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了SCP-3008-1。此种变化一般不会被察觉,从受害者的角度看没有任何变化;他们一般无从查觉直至试图返回。

SCP-3008-1是一外观类似宜家家具店内部的空间,延伸范围远超出了原零售单位所能容纳的物理极限。当前测量表明该区域至少有10平方公里,在任意方向均没有可见内部终端。激光测距仪未能得到结果,推测该空间可能为无限。

在收容前,SCP-3008-1已内住有数量未知的被困平民。收集的数据表明他们在SCP-3008-1内部已形成了初级文明,包括建立定居点和防御工事来抵抗SCP-3008-2。

SCP-3008-2是存在于SCP-3008-1内的一种人形实体。其外形虽与人类相似,但有着夸大且不协调的身体比例,时常被描述为过高或过矮。它们没有面部特征,所有观察到的个体都穿着黄色衬衫和蓝色裤子,与宜家的员工制服相一致。

SCP-3008-1有初步的日夜循环,由空间内头顶灯光随原商店开业/打烊而相应开启/关闭来确定。在“夜间”SCP-3008-2个体会对SCP-3008-1内的其他生命形式表现出暴力。在其暴力攻击期间可以听到它们说出英文语句,一般为各种“本店已打烊,请离开建筑”。一旦“白天”开始SCP-3008-2会立即变回被动,开始似乎是随机地在SCP-3008-1内游荡。它们在此状态下不会对询问或其他言语提示做出回应,但若受攻击也仍会采取暴力。

SCP-3008-1的内部已知存在一个或多个出口,但似乎并无固定位置,使得一旦进入SCP-3008-1就很难离开。若使用主入口外的任何门进入建筑、或是打破商店墙壁进入,只能进入到原商店的非异常内部。

自收容以来已有14人从SCP-3008离开。在广泛报告状况后这些人员均已被记忆删除并释放。

事故3008-1: 于200█年██月██日00:37有一男子离开SCP-3008,10秒后一个SCP-3008-2个体跟随出现。SCP-3008-2将该男子抓住并杀害,之后被武装反应人员击毙。这次事故是唯一一次有SCP-3008-2个体离开SCP-3008。对尸体进行了全面尸检,参见3008-2尸检记录获取详情。
男子携带一本宜家牌日记本,似乎记录了他在SCP-3008-1内的经历,抄录如下。

+ 从3008-1回收的日志抄录

- 关闭日志

所以,我写这些是为记录,只能假设我突然发疯了。我不可能不善于寻路,但现在我已经困在宜家2天了。整段时间里我一直没见到人。一开始我以为是恶作剧。把这地方改成迷宫,让所有人离开,看着我迷路,然后所有人哈哈大笑。等我原路返回时才发现不是这样。一切都变了,于是我终于迷路了。出口不见了,只有一排一排的书架。

所以,我被困在宜家里了。听起来像经典冷笑话。晚上10点灯灭了。差点把我心脏病吓出来,巨大的电铛声之后突然一片漆黑。这地方倒是有很多床,我的手机也能当灯使 — 但他妈的没信号 — 所以我找了张床睡觉。第二天几乎整天在找出口却毫无结果。不过倒是找到了有肉丸子的餐厅,至少不会饿死在这。笑话中的点睛之笔。总之它们仍热乎新鲜,但我没见到有谁在附近做菜。也许该趁天黑前会床边去,黑暗里没法搜索。

现在是上午9时10分,灯光刚刚回来。我肯定已经搜遍了整片区域,显然出口不在这里,所以我得找个方向期待有好结果。

魔法宜家神秘大冒险的第三天。我之前还不确定这地方很是古怪,现在我确定了。一直线走了差不多得有3小时(此处插入宜家笑话),然后穿过梯子来到了一堆巨大的货架前。我爬上去找方向,结果这地方看起来延伸到无穷远处。就像狮子王里的场景,除了树和草原变成了架子桌子和垃圾。我倒是看到了有人在不远处活动,我要过去。

一开始我以为那是个员工 - 它穿着制服。但该死的那是个也许,可能7尺高的长臂短腿怪物,没有脸,就是那种他们希望在超级宜家里工作的东西。但这怪东西完全无视了我,由于没眼没耳,我甚至也不确定它知不知道我存在。有想过扔东西吸引它注意,但他的手大到可以捏碎西瓜,所以我觉得还是别干了。它就这么不停地走着,最终离开了视线,所以我决定还是继续走之前的路。

总之,今晚没有舒服的床了。似乎我已经进到了这间店里硬又尖到不像话的桌子区。大概得拿几张桌布凑合。手机今天也没电了。虽然也没什么用,但我感觉像刚丢失了关键的生命线。

你有没有在动画片里看到过那种场景,从走廊上的一扇门进去然后又从同一条走廊的另一扇门里钻出来?现在我就是这种感觉。整整2天我看到的只有一模一样的书架。一排一排又接着一排。我是说,拜托,我和别人一样爱书但这也过分了。我肯定还是在向前移动,我能看到有标志在头顶经过。但很糟糕没一个写着“出口”。

不确定我在给谁写这些问题。姑且算做为离开这里后的自传作准备吧。我要叫它“我在一家普通老宜家的超正常之旅”。

如果我能出得

终于找到其他人了!我居然不是唯一困在这的倒霉蛋。真走运,我猜。我在这的第六晚。2个员工怪物在黑暗里冲我来,和我见过的第一个不太一样,但也仍然一团乱。听到他们过来了,它们在说什么商店打烊了我必须离开,友好礼貌的口气。我不确定哪一点要更诡异:它们根本没有嘴,以及这么说着的时候它们是在试图弄死我。就像疯狗一样飞奔而来。

于是我拔腿就跑。在黑暗中像他妈的疯子一样在宜家里狂奔。但就在我离开一堆大货架时我看到了它,被火把和泛光灯点亮着。他们在这里建起了一整个镇子!用架子床板还有桌子等等建起了一座巨墙。我对天发誓这是我见过最美的东西。总之我觉得他们也看到我来了(或者是听到我娘炮男子气的恐怖大喊),因为他们开了门,有两个人招手叫我进去。门关了后还能听到员工在猛拍,也仍然在礼貌地通告着我们店要关门。不过最终它们还是走开了。

它们叫这座镇子“换货”,因为天花板上挂着的标志上就这么写的。退货与换货。用他们找到的灯接入电线后照亮了黑夜。这里有床有食物还有人。有50多个美妙的手脚正常面目完整的人。这是我到这里的第七夜,也是第一个没在黑暗里度过的夜。在宜家里过一整周。这可能是什么地方的TV秀。

现在我周围有了人气,我开始感觉更正常了些。也许正常不太恰当。但整一周只有自己的脚步声作陪,我越来越肯定我要疯了。我就要在哪里被关进衬垫房间,用头撞墙。但不,我感觉还很理智呢,多谢你们了!

似乎这里还有些镇子。有些人多,有些人少。我觉得这难以置信–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失踪却没人发现。肯定有谁会注意到所有人去宜家之后就他妈人间蒸发了。又或者不是所有人。也许我们只是那几个幸运儿。

这里的人们把这些员工怪物就叫成员工。看起来白天它们还没问题,只管自己的事在走道上游荡。一旦灯灭了,它们就变成了操蛋的疯子。所以白天人们可以去找食物、水和任何需要的东西。似乎有餐厅和商店会不定期被补货。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员工做的。似乎它们也不太善于工作,因为补货有时会隔一段时间,这就是说需要节约食物。也许如果不是那么忙于在黑暗中抓人它们可以做更多的活。

总之,夜晚一到员工就变疯子,所有人就得在墙里守着。显然在这地方到处都是这样,不管这地方到底是哪。呃-宜家,所有其他宜家的涌现之处。或者我们就是在某家普通的宜家里,这一切只是头脑麻木的无聊中出现的疯狂梦境。谁知道呢。

已经在这里10天了。大部分我问过的人说他们早就不记日子了,还有个人Chris,说他在这几年了。

几年。

[不可读的划痕]

似乎有传言说有人成功逃了出去。而那些看到过出口的人,只是说它会在他们眼皮底下消失。我感觉不是所有人都信这些,但我信了。能解释为何我们一开始会困在这(一部分)。我是说,拜托,员工怪物,无穷无尽的高质量瑞典家具。我想不通他们怎么就不愿意相信有会消失的门了。

总之,我今天和Sandra还有Jerry去到附近的商店搜刮食物。一旦你了解了这地方的地标。导航也不是那么困难。头顶的标志帮了不少忙,但还有别的;不远处是一大片巨型货架相互倒在一起,一路向东边(我们都推测是东-宜家里似乎不卖指南针)是某种看起来木头做的塔,一直通向天花板,也许他们试过穿透屋顶。灯光在晚上亮着所以肯定有人在那里,但似乎有几天的路(这就是说得有几英里远)所以这边也没人真的能确认。看起来我在外面睡了一整周还没被员工撕成块是相当走运了。这就是我。走运走运走运。

我们在商店里找到了吃的。也许那些员工会在夜晚补货,谢了他们。墙上有个电话,我想试试。另一头有声音,但都是胡言乱语。随机的词胡乱挤出来找不出意义。你看过那种有失语症的人吗?听起来就像是那种情况。总之没有回答我的话。Sandra说这里所有电话都是这样。

噢,又在问日记问题了!

昨晚我在想些事。这里的房顶是那么高,远到没人能说得请是不是永远。所以这地方该不该有天气什么的?我肯定以前读到过说某些NASA建筑已经大到有自己的天气模式了,云啊之类的。这地方肯定比那要大,但想到这,我发现从来没感觉到这里有什么温度变化。

我要把这点加入诡异破事的神奇列表里。

员工昨晚袭击了换货镇。大概有20还是30个,全都冷静礼貌地要我们离开这里,一边徒手猛砸着墙。显然这种事经常发生,所以所有人都准备着。餐厅的刀,割草机刃片做的斧头,消防斧。有个人叫Wasim甚至弄出了十字弓。总之墙上有洞,之前就发现了,这样我们就能在员工袭击时刺它们。我自己干倒了好几个。它们似乎没有血,这很怪,但只要你在它们身上开个洞,它们也会和普通人一样轻松倒下。

早上我们必须拖走尸体,显然死掉的只会在夜里引来更多,我们必须把它们从换货镇弄走。我们这有两台用来搬运大箱子的推车,所以我们就把它们装车送去装载区。似乎人们按照头顶的标签给这里的一切都命了名。

装载区很可怕。有几百甚至几千的死员工堆成堆。没有臭味,幸好。似乎不流血外这些东西也不会烂。卸货时我的好奇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于是我看了看有个被砍开的员工。它们只有皮肤,或者看起来像皮肤的东西,仅此而已。没有肌肉、骨头、器官。它们到底是不是活的?它们在活动时、砸墙时肯定像是有骨头的。我也肯定刀子在晚上插进去时也有不止是皮肤的阻力。也许它们死掉的时候发生了变化。只时不断增多的诡异破事里又多了一件,我想。

有天晚上员工袭击后,我想到了些什么。每次我在电视或者电影里看到这张情景,就如世界末日或者所有人被困在岛上之类的,当我们这样的团体开始形成,人们似乎总会相互争斗起来。为食物领导权或者别的什么内斗。但这里没有那种事。其他镇的人时不时地来这里,检查一下或者在有短缺的时候偶尔交易一下。但一切都在亲切中进行。甚至是友好。也许是员工的威胁,或者也许是商店能持续补货让这里没什么好争斗的。

也许人们在没有被信任时就会更好。这是个好想法。我觉得我会接受。

下午有几十个人出现在门口,来自叫做手推车的镇子。似乎员工在夜里撞破了墙把镇子拆了。这12个人是一百来人里仅有的幸存者。我们当然让他们进来了。人类高雅纵队又得一分。之后我问有谁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镇子,在我们和新人间,我们凑出了20多个名字。20座满是人的镇子,天知道这之外还有多少。

这地方的口号该是“这怎么可能”。肯定有人、有哪里在找寻这里肯定有的几千号人。

我在这有2个多月了。结果倒也没多大变化。有几个新人出现,和我们其他人一样的经历。快快乐乐来宜家,结果突然就困进了Billy书柜的无面怪客之家里。员工每周来攻打换货镇一两次。我们宰了它们拖走尸体,有时则是它们先猎走我们几个人。几周前它们杀了一个叫Jared的伙计。老实说太恐怖了。结果普通人在这里也还会流血,就算这些员工不会。我们尽了全力,但我们都不是医生。

Jared是个好人。他不该有此一劫。我们都是。

这之后几天我一直无法忘怀。我们中没人真的想去找出口,我甚至不知道我们要从何开始。

今天有架四驱直升机带着摄像头飞过了换货镇。我觉得这意味着终于有人来找我们了,救援就在路上。不过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同样的事情几个月以前也发生过,但所有人还是在这里。
不知道它有没看到我们,就算如此它也没停下。只是一直飞着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备注:从日记回收的时间推断,这一篇似乎与我们第一次成功派出无人机进入SCP-3008-1的测试相对应。视频分析发现有一带墙聚居点在标有“退货与换货”的标记下。试图再次找到该定居点失败。其他之前目击到的无人机来源未知。

今天在晚餐时,我开始和人们聊起他们想念家里的什么。也许不是我有过的最好想法,但每个人似乎也很欢迎。这里很多人有自己的家庭。妻子丈夫。孩子。狗。Franklin好像还有只宠物羊驼,我不确定我有买过。

但显然这里有些人在知识上有非常奇怪的空缺。3个人从没听说过国际空间站,2个人似乎觉得█████ ███████是首相,还有一个人好像从没听说过独立宣言。我也相信他们。他们似乎和我们一样一头雾水。

不过我越是想着,就越是能解释些事情。没人来找我们这些失踪者,是因为我们不是从同一个地方来的。这听起来有些怪(也许那是这地方的口号)但会不会这些人是来自不同维度?现实?随便你怎么叫。我看过很多电视节目所以知道些这种说法。Sarah来自没有独立宣言的地方。Wasim来的地方没有发射过太空站。如果每个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就算是看起来是同一个地方,都可能引起巨大的人口失踪恐慌。但没有大规模搜索。我们大概就是个小案,只是世界上每日都有的一两个失踪人口。

好吧。有趣的思想训练。

才发现昨天是我来这里的六周月纪念日。我不知道宜家卖不卖派对帽子。这里的日常大概是差不多的。更多的新人出现,每几周来一个。食物供应起起落落,但我们也没遇到过严重短缺。偶尔会有附近其他镇的房客,一般是结账镇或者走道630镇。我们相互打招呼,偶尔会在有特别短缺时交易一下。这还算舒服,某种意义上。提醒我们不是孤独的,某种小型的文明。有时他们带来医疗用品。看来在结账镇的几个镇子外有个药店时不时会补货,所以他们尽可能分享。我从未听说宜家里还有药店,但这时候就算有人发现宜家器官收割实验室也不奇怪了。能解释员工的来历。

说到我们的无面狱卒,他们最近的进攻越发频繁。现在一周三四次,是以前的两倍。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为什么攻击越来越严重。几周前我们想趁着白天跟踪它们,我和Sarah。想看看能不能带我们去员工房间之类的。但它哪都没去,只是随机的沿过道游荡。我们只能无功而返。

我们加固了墙壁,想要更好地武装自己。肯定是不缺材料的。Wasim做了更多十字弓,但它还是太低效。

宜家不卖枪真是太糟了。

备注:在该篇日记的时间段内没有新人员在Site-██进入SCP-3008。

攻击现在非常严峻。几乎每晚都来,员工有这么多,尸体都堆到其它的能爬进墙来。我觉得我们有大麻烦了。

换货镇已经

我觉得换货镇已经完了。昨晚我们被好好地打了一场。没多少伤亡,但墙坏了。我们也终于弄明白为何攻击在升级了。有一箱补给里卡进了一坨员工碎块在这。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但显然这一块就和整个尸体一样吸引它们。但总之这已经太迟了,有太多的尸体要搬走,还要在夜晚来临前修墙。Candace已经召集会议。我怀疑会谈论放弃换货镇,也许想试着去结账镇找庇护。

不过已经太晚了。我觉得我们没时间做到了。也许我们中有人能做到。毕竟,在这里的第一周我在黑暗里也还没事。但那之后,我又能幸运到多久呢。

我只是在作为某种收场而写,我想是的。为我,或者任何找到这篇的人。这是最后一篇日记,我希望无论是谁读到,都能逃出这地方。

我最怕什么?我怕今夜死去,早上在又这里醒来。

备注:这是最后一篇日记。推测在试图抵达“结账”居住点期间,他被SCP-3008-2个体追逐而与其他人走散,恰好来到了出口。


scp/hubs/en/database/series-iv/scp-3008.txt · 最后更改: 2019/05/12 17:14 由 inthel
 
Copyright © 2005-2020 The Ring of Wonder Time is now: 2020-10-29, 1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