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M:tA/R] 第七章:升华之战的历史
limengan
2013-09-25, 23:50
Post #1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本章中出现的备注上英文原文的专有名词,其解释请参见:http://trow.cc/forum/index.php?s=&show...st&p=135244

Chapter Seven: A Story of Ascension War
第七章:升华之战的历史


在漫漫历史(以及史前时代)之中,法师始终伴随人类同行。从最早的萨满、祭司和术士,到如今现代社会中的物理学家与哲学家,人类不断追寻着控制、改变和解释宇宙的方法。当不同的文明交汇,他们理解世界的方法和观点也会不可避免地发生冲突。“升华之战”就是这些冲突中最宏大,也是最重要的战争。法师群体分为四派,每一派都各自拥护一种宇宙真相,每一种真相都和其他三派所认定的一切格格不入。

在现代,这个世界早已没有旁观者和骑墙派的立足之处了;只有还在战斗的人,和已经倒下的人。那些不想为自己的信念决一死战的人,就注定要被淘汰——而历史,会将他们遗忘。


The Ascension War
升华之战


一场战争正在进行。

这场战争为人类的心智、意识与灵魂而战。这场战争关乎真相与理念,信仰和现实。这场战争中没有刀剑、炸弹、枪火或长矛;而是用言辞、观念、思想和哲学来战斗。但这场战争依旧血流成河,死伤枕藉。

魔法师们将这场冲突称为“升华之战”。胜者除了能重写历史之外,还将得到更多奖赏——他们有权书写人类的未来。胜者将有权为人类的命运绘出宏伟蓝图,无论这命运是通向灭绝种族的战争,通向科技带来的统一,还是通向个人升华的欢宴。

四派为了争夺决定真理的权力而战,但这场豪赌的风险高昂。一派宣称真理是人人不同的,而另一派则说,真理是普世皆然的。第三派宣布,世上并无真理。而第四派,如果它算是一种观点的话,它认为真理是变化不定的。

The Reckoning
最终清算


曾经有一场战争。

依科技联盟所言,升华之战已然终结。随着逝去已久的威胁再度回归,将肯考迪亚(Concordia)化为废墟,秘学九宗(Council of Nine)濒临崩溃;而一声訇然巨响传遍了整个实相(Tellurian),预示着多塞梯堡(Doissetep)的毁灭,而众多赫耳墨斯秘会最伟大的法师也随之逝去。

*秘学九宗又称为传统宗派,由具有悠久历史的魔法传承体系演变而来,这些古老的法师为了在压倒性的科技时代到来时求得一席之地,而组成了议会同盟。

*多塞梯堡则是赫耳墨斯秘会一个非常重要的要塞。


这双重打击严重削弱了秘学九宗。外加上沉睡者在克隆技术、遗传科技、工程学和神经接口技术等领域的进步,以及最近对火星的测绘,艾滋病和癌症治疗手段的改善,这些事件都显示出科技联盟的理论逐渐为人所接受。

不过这场战争里的“失败者”们却有自己的看法。他们的魔法依然有效,新的行愿者(willworkers)也在定期(虽然不怎么频繁)的觉醒,而在人类群体中,守旧派始终占据优势。不过事到如今,想通过一场战争让世界重回神话时代,这种希望早已不复存在了。人类已经做出了选择,而他们选择的是卸下自己肩上的所有责任。魔法、神秘和灵感只属于那些愿意掌握它们的人,但这些人早已不再——同时也将永远不再——是全人类的救世良方。看起来,升华之战已经结束了。

更为不祥的是,一颗朱红色的星辰神秘现身,闪耀着堕落的光辉穿过影界(Umbra),这未免要让人猜测,黑暗势力仍有王牌未曾出手。而更让人担忧的是,神秘的暴风席卷黯影界(Dark Umbra),某个变故唤醒了几个强大且邪恶的死灵。最后要注意的是,科技联盟摧毁了某个拥有神明般力量的吸血鬼;但这也许只是数个这样强大的吸血鬼中的一个。世间诸事还悬而未决,末日之战的预兆却已逼近。


A History of the Awakened
觉醒者的历史


The Begining
始源


魔法的理念源自于两种基础——但也是互不相容的——哲学思想。第一种认为,改变现实的力量来自内心,来源于个人的启悟。第二种思想则认定:魔法是一种外部过程——不是透过和神祇或强大灵体沟通,就是通过使用工具来观察、测量和控制世界。无论哪种方式都让觉醒者能以意志的力量来操纵现实。所有其他的改良观点,全都是由现代社会里存在的数不胜数的分歧看法所演化而来。

自始至终,觉醒者有如凤毛麟角般珍稀。身负有知觉的“万源”碎片,方能施展魔法,而这是极少数受命运垂青者才有的天赋(在现代社会中大概每两百万或三百万人中才会出现一个这样的人)。通过促成群体升华(mass Ascension),理论上是可以实现“普世觉醒”(Worldwide Awakening)的,但很少会有现代法师相信,曾经有一个时代人人都能凭一念之力改变现实。贯穿整个历史长河,魔法师们透过智慧和力量,以榜样(而非控制)的方式引导着人类。凭借法师们展现的典范形象,巧手推动的历史事件,以及向未觉醒者传授知识,法师始终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一股强大而隐秘的势力。

在人类的历史上(包括现代),法师们从未真正操纵过人类社会。即便是科技联盟,也是通过示范——而非暴政——的方式影响着人类。

最初的魔法师们有着万千名讳、头衔和种类。圣叶(Verbena)称之为巫觋(Wyck),他们是徘徊于尘世间的原初变化之力。空明兄弟会(Akashic Brotherhood)则宣称自己的传承起源于一座全人类共为一体的村庄;而兄弟会的对手,善终者(Euthanatoi)则认为魔法起源于第一个人类领悟到的“凡人必亡”的真理。无论最初的法师们究竟是谁,传说都提及他们拥有惊天动地之能和长达数百年的寿命。彼时,“矛盾”(Paradox),我们如今所了解的矛盾,还不存在——这些可能性与不可能性之间的断层还非常的微弱。

在很久以前,源于同宗的法师(行使魔法并承认其存在的人)与哲人-科学家[philosopher-scientist](相信世间一切现象都由元素、法则和等式的固定构成所产生,而这些奥秘正有待发现的人)之间产生了分歧。距离双方从哲学上的分歧演变成严重的冲突,还要再过数百年的时间。比起现代血腥的“升华之战”,这些哲学理念上的冲突更像是一种友好的对立。随着这两大思想流派之间的分歧加深,进一步将法师们划分成松散的阵营——秘学九宗此时还未成立。魔法师们只是冷眼旁观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不断增进自己的法力和学识,将之用于自己的私人目的,也不管这些目的对身边的沉睡者是有利还是有害。由于真实的界限更为模糊,法师们也有更多的自由来探索不同的可能性和想法。这一时期(史前历史至距今3000年前)被称为“前神话时代”(Low Mythic Age)。

人类文明在不断扩张,逐步成形,变得多姿多彩。随着许多文明不断地成长,并且开始定型——无论是否有法师在暗中影响——可能性的湍流逐渐稳定停滞了下来。在这个时代,世界就是由各种文明和范式(paradigm)拼凑而成的产物。人类为了领土和贸易兵戎相见——而魔法师们则站在他们身畔,在其他领域中拓展自己的范式。为了掌控信仰,并定义范式,神与神的信徒之间彼此交战。新兴的哲学观念和政权为了争夺统治地位而激烈竞争。部落、城市、以及最终形成的单民族国家之间,为了疆土、人口和信仰而分庭抗礼。通过让数代人归于自己的教化,胜利者们在领土上建立了自己的魔法可能性。起初大多数这样的纷争都是无心而起的,但随着时间流逝,法师们看到了凡人的信仰对自己的魔法产生的影响。他们发现这些信仰会有利于自己施法,让敌对法术更难施展。于是法师们开始为建立自己的领土而战,在这些领土上他们的哲学观念占据主导地位,同时他们也捍卫这些观念不受外来思想的挑战。这一时期开启了所谓的“后神话时代”(High Mythic Age)。这一时代所结出的善果则是,魔法和科学思想百花齐放,之前无从想象的哲学观念开始纷繁涌现。

后神话时代也见证了魔法技艺分裂成两种形式:觉醒者手中改变现实的魔法,和那些欠缺天赋的人对魔法规律更为刻板的运用方式。在这个时代中,巫术——利用魔法规律和理论,以可预见的方式来塑造世界——出现了。随着现实的界限稳定了下来,法师们发现自己的魔法变得越来越难实现。过去他们能操纵的强大法力,现在却要受到越来越多的狭隘限制,他们确实还能施展魔法,但是“矛盾”却会干掉那些逾越界限太远的人。要想实现永生不死,让山峰和城堡悬空漂浮,召唤巨大的风暴和异界盟友之类的奇迹,已经变得越发困难了。不同的魔法思想形成的流派也成了限制,更进一步定义了因果关系,让原始粗浅的巫术变成了高深的赫耳墨斯秘艺。炼金术、高等哲学、行使奇迹、通灵术、物理科学、建筑设计、崇拜和信仰,自我提升,以及改变意识等技巧纷纷从古老的魔法理论中脱胎而出。纷繁众多的魔法学派有的互相结盟,有的彼此相争,于是激烈的冲突随之而来。赫耳墨斯秘会(Order of Hermes)大概是第一个对其他魔法思想采取灭绝手段的组织,而这种行为很快便如野火一般烧遍整个魔法师的世界。

持续不断的冲突使得法师们无法再留意沉睡者的社会。瘟疫、饥荒和迫害肆虐在凡人世界里,而觉醒者们却视若无睹,为了科学和魔法这对互相冲突的真理而彼此交战。虽说用不着交战的法师们来帮忙,沉睡者们自己就会陷入战火(人类一直都很擅长制造冲突),但魔法师战争造成的毁灭,带来的共鸣(Resonance)污染影响更大,为觉醒者和沉睡者双方都带来了更大的痛苦。少数人的罪恶荼毒了苍生。这些战争造成的后果就是,矛盾像收紧了的绞索,套住了魔法变化无常的可能性,沉睡者们也不再对魔法师们抱有任何幻想了。

* 世界万物存在的同时都会留下名为“共鸣”的痕迹。共鸣之间会相互影响,比如在疯人院的地址上重建一所学校,其残留的共鸣仍然会导致学生们陷入疯狂和不安。

The Ascension War
升华之战


为了争夺沉睡者的心灵与思想而真正进行的战争要从1325年开始算起,那时一个由哲人-科学家组成的同盟“理性之子”(Order of Reason),他们联合在同一信条之下:比起成千上万种互相抵触的可能性,统一的真理才是更好的选择。他们有着共同的愿景和一致的目标,这在当时的法师社会里是绝无仅有的。理性之子向“……术士、夜鬼(Nightgaunt)、妖精、波尬(Boggy)、女巫(Wytch)、恶魔(Dyvell)、换生灵、化兽(Werebeast),以及种种暗夜生灵们”宣战。他们力图通过科学与理性的进步,战胜神秘和魔法,以此来摧毁一切超自然现象,保障人类的生存。

理性之子的每个公约组织(Convention)都选择用不同的方式来达成同一个目标。大建筑师协会(Craftmasons)试图在自己的影响范围内找到神圣的普遍式样(也被称为“基本元素”[Prime Elements],或者说“万物基石”[Keystones])。而纯思社(Cabal of Pure Thought)的士兵则加入了沉睡者的宗教裁判所狩猎并毁灭超自然事物,用所谓的“神赐”法力来帮助这些凡人。即便在远东地区,皇帝和将军(Shogun)们也资助伟大的贤哲和发明家们,让他们辅佐自己战胜敌人。在打击超自然对手时,大学院的讲师和宗教领袖们教导并鼓吹人类应当支配自然的道理。人们的信仰从荒诞离奇变成了理性主义,这一变化拉远了半影界(Penumbra)与物质界的距离——也因此增强了险棘(Gauntlet)的厚度。当天体大师(Celestial Masters)着手绘制已知世界的地图时,空间探索者(Void Seekers)则开始测绘通往遥远大陆的路程了。征服者与殖民者将理性之子的思想带去了其他大陆和国家,不断摧毁着当地的文化,用他们那种更容易被接受的理念取而代之。于是,“灭法”(Pogrom)运动开始了。

理性的发展缓慢,却势不可挡。尽管矛盾摧毁了最早的一些发明(比如飞行机械、大炮和发条士兵),但是他们用坚持、用暴力、用巧妙的方式向整个沉睡者社会进行宣传,最终引导人类走向了这个更容易被接受的世界观。这整个过程发展的比理性之子预料的还要顺利,因为沉睡者的科学家们顺着理性之子给的线索,将其发展成了一系列羽翼丰满的研究领域,创造出理性之子从未想到的新技术和新点子。于是理性之子麾下更好战的支部持续不断地追猎、屠杀、转化或驱赶着法师们。

法师们试图找个替罪羊——刚开始,他们互相抨击,或者怪罪周围的沉睡者。但随着人群搬远离他们,战争和瘟疫遍布世界,就连远在异域和其他大陆上的觉醒者也察觉到了理性之子的影响,发现他们正慢慢推行“普世大同,万法存一”(One World, One Belief)的愿景。最终,法师们意识到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理性之子建立逾一百年后,三位来自敌对团体的法师—— 一名赫耳墨斯巫师、一位行使奇迹的基督徒,以及一名太初巫觋(Wyck)的后裔——决定终止法师之间自相残杀的战争。在其他志向相投的法师帮助之下,他们行遍尘世寻找愿意助他们实现目标的人,并召集觉醒者成立同盟,彼此守望相助,对抗理性之子的攻势。

围绕着个人“升华”,以及让魔法奇迹再兴于世间的愿景,法师们团结在一起,贡献出自己的法力。但不幸的是,这个刚成立的“秘学九宗”从一开始就屡经挫折。其中一个宗派解散了,另一个几乎退出,同时同盟内部的纷争也愈演愈烈。许多传统宗派的成员支持秘学九宗的理念,但秘学九宗却缺乏理性之子那样统一的目标和哲学观念。“神话时代”最终走向了残忍的终点。

The Age of Reason
理性时代


除掉了强大的对手,理性之子开始将自己对升华的愿景推行给全世界。他们试图征服和归化自己发现的所有文化。虽然在科学和进步的名义下,催生了许多杰出成果,但理性之子的“内环”(Inner Circle)最后还是迷失了目标。组织的首脑们开始榨取各地资源和财富,逮捕并烧死“恶魔崇拜者”。理性之子实现了宏图伟业,却以进步的名义蹂躏着所有文明。在新革命和旧理念的碰撞冲突中,世界颤栗不止。

灭世者(Nephandi)借着工业革命兴起的风头,看准了理性之子的贪婪,诱使他们以人类灵魂为代价盲目发展。而始终处于边缘地位的劫夺者,其次数繁多又充满威胁的、几乎算得上是“过激反应”的暴乱,也让魔法的限制日趋严峻。传统宗派不是彼此内斗不止,就是躲着理性之子的士兵。来自非洲和北美原住民的萨满巫师向秘学九宗议会提出抗议,斥责他们的欧洲同胞在“殖民主义”的大旗下做出种种暴虐行径,但秘学九宗议会拒绝并漠视了他们的抗议。许多人退出了议会,回到自己的故乡等死或是和自己的人民一起沦为奴役。理性之子,则重组为“科技联盟”(Technocracy),充分利用了这些混乱的局势。

1800年神秘主义的反弹,外加两个全新的(也是难以捉摸的)科技联盟公约组织(电力工程师[ElectrodyneEngineers]与差分工程师[Difference Engineers]),给了传统宗派一点额外的优势。狡猾的法师们让这个被未来惊吓到的世界想起了充满奇迹的过去。原始主义、神秘学、激进艺术、宗教复兴、民族复兴,法师社会捕捉到了来自文明世界的想象力的火花,并利用它来瓦解科技联盟所建立的范式。

科技联盟重新审视了自己的使命和目标。空间探索者和天体大师离开地球去保护穹界(Horizon)不受深影界(Deep Umbra)的威胁。而信仰和宗教的最后一点残余,则被新秩序和更新更强的军备竞赛——飞机、汽车、坦克、机关枪、毒气弹——彻底净化。

Global War
全球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震动了志得意满的科技联盟。他们第一次见识到自己出于善意提出的理想,引发了如此广泛、恐怖的后果。整整一代年轻人几乎全都葬身于战壕,他们为了尺寸之地冲阵拼杀。机关枪、毒气弹还有种种恐怖的武器让战场成为前所未见的血腥屠场。于是科技联盟内部发生了分裂,一些更有理想的成员试图阻止或减少他们曾放任发生的暴行,而另一些人则不遗余力,要继续将科技进步推向顶峰。灭世者们陶醉于血流成河的战争,并乘机实现自己邪恶的目标。他们精心设计了几次千人规模的大屠杀,作为向他们邪恶主子奉上的祭品,而有人认为这只是幌子。秘学九宗利用科技联盟内部的分裂,立足于新的角度来探索新的魔法构想和技艺。

就像所有法师和科学家一样,第二次世界大战同时将秘学九宗与科技联盟划分成了两个互相敌对的国家与政治战线。科技联盟的内环一致投票支持轴心国,因为轴心国许诺统一全球:于是超过半数以上的研讨会(Symposium)怀着厌恶之情退出组织。而随着残暴行径浮上台面,就连最忠心的科技联盟成员也开始对抗希特勒政权了。科技联盟内部肆虐着持续不断的清洗与仇杀,宛如流水线上装配出的一台台恐怖的战争机器。而秘学九宗,则被永无休止的内讧和阿里巴廷(Ahl-i-Batin)的背叛所重创,其内斗中的残暴行径比起科技联盟毫不逊色。许多赫耳墨斯法师、以太之子和圣叶法师都选择站在轴心国一方,中国与日本的空明兄弟们满怀敌意彼此相杀。差分工程师们违反了来自内环的直接命令,公开支持同盟国。这场战争中,还有许多劫夺者也觉醒了,他们被战场上的暴行和数百万人的大屠杀逼疯了。而另一方面,灭世者则在这些大屠杀中茁壮发展了起来。

有传言提及,随着死亡人数统计不断增长,内环成员之间也开始互相倾轧。支持同盟国的科技联盟成员获胜了,他们暂时和秘学九宗连手,将大多数强大的灭世者驱逐到了“深影界”(Outer Darkness)。就像战争中沉睡者之间的盟约一样,这次合作也随着战争结束而土崩瓦解。科技联盟的内乱平息,而灭法行动照旧继续。虚拟行者(Virtual Adepts)遭到了科技联盟的重创,作为对他们抗命的报复,于是他们叛逃进了秘学九宗,补上了阿里巴廷的席位。在战争的混乱和余波中,所有势力都深受其害。虚拟行者艾伦•图灵的死则在险棘上撕开一个缺口,形成了名为“数位网络”(Digital Web)的虚拟现实,也创造了升华之战的新战线。大众媒体、污染、武器与核能的阴影在科技联盟的操纵布局下开始不断滋长。

* 此处Outer Darkness的意义未查明,可能是指深影界。

Technocratic Victory…
科技联盟的胜利…


技术与科学知识迈着疯狂的步伐不断发展——没有人能赶上它的脚步。沉睡者社会渴求着新的进步——最先进的微处理器、便携电话、医药、电影等等——而科技联盟则乐于施恩。沉睡者们沿着一切可能的线索进行研究,推动科技的发展,试图解释宇宙万象:从最普通的生命特征到宇宙最遥远的边界。现实中几乎所有可见的现象都得到了命名,定义和解释。

秘学九宗大势已去,而升华之战已然终结。世界各地的法师门派(Craft)不是被消灭,就是为了求存被迫和秘学九宗连手。全世界传统宗派进攻科技联盟,并且有望获胜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如今,他们必须尽可能低调,尽可能隐秘,尽可能狡猾地行事。今时今日,他们要为让人类自由决定自己的现实的权力而战,也要为了法师们的艰难存续而战。

Or Defeat?
…或失败?


通过科学探索得来的飞速增长的知识,几个科技联盟的科学家发现,科联的哲学观念——从14世纪开始建立起的理论——无法定义或解释一切,也不能消除这些异常因素。这些理论的裂痕年复一年地不断扩大,科技联盟则苦苦寻找能弥合它们的方法,以免秘学九宗先找到利用它们的法子——这些裂痕标志着许多以太之子(Etherite)的理论已经进一步深入到了大众的“共识”(Consensus)中去了。

虽然有科技联盟的理论,信奉神秘主义的法师们照样无视“科学法则”行使自己的魔法。技术超前的发明也会因为过于复杂和大胆而失灵,因此沉睡者的发明偶尔也会比科技联盟的最新发明领先一步。科技联盟没法解释一切,他们也害怕无法解释的东西越来越多。在组织内部,有人支持严厉镇压超自然现象,而有人渴望探索那些不肯消失的奇异事物,并将之吸纳进科学之中。

最重大的阻碍来自沉睡者本身。科技联盟最初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人类免受过分强大的超自然力量侵害,同时通过传播科学来促进普世大同。但科技联盟太过头又太盲目地信奉自己的信条。数百年来,科技联盟铲除法师和超自然生灵,以此作为教化世人计划的一部分。他们从普罗大众(the Masses)手中拿走了一切选择的权力,认定沉睡者没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然而,这样做的同时也剥夺了沉睡者的自由意志、想象力和做梦的能力——这些重要的品质对推动进步、催生出更多的“启蒙”科学家也是至关重要的。于是整个世界就此趋于“稳定”,不再有人提出新问题,也无人再寻找新的解答。沉睡者们安于现状,对现代文明骄傲自满。在普罗大众的授意下,一切改变都被消抹殆尽,就连科技联盟也被迫要去面对最糟糕的前景。传统宗派不可能将魔法带回一个不愿接受它的世界,而科技联盟很有可能会步其后尘——如果他们对未来的愿景是创造一个平庸陈腐、一成不变的世界,创造一个沉睡者无所追求、不求创新、不求出众的世界。

因此唯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科技联盟究竟是成是败……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8-06-02, 11:14
TOP
limengan
2013-09-25, 23:55
Post #2


I am a Mage!
Group Icon
 2237
   129

Group: Avatar
Posts: 677
Joined: 2005-08-15
Member No.: 2042


作为一个交代历史背景的章节,第三版写的短到出乎意料,而且内容可读性还不如序章的故事。总之,第七章完结。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limengan: 2013-09-25, 23:55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