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Guest ( Log In | Register )

欢迎访问本站。游客仅能浏览首页新闻、版块主题、维基条目与资源信息,需登录后方可获得内容发布、话题讨论、维基编辑与资源下载等权限。若无账号请先完成注册流程。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V:tM-WB:WbN] 维也纳之血:维也纳之夜,第一章:历史, [FS4005] Wiener Blut: Wien bei Nacht
河伯大君
2018-05-24, 06:10
Post #1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绪论:https://trow.cc/board/act=ST&f=43&t...t=0#entry180518



(每节开头摘抄的诗文略过不译)

# 第一章:历史

接下来描述的这片地区,即维也纳及其周边,只在前不久才成为血族们的关注中心。它并不总是处在所有该隐后裔头脑中思考的中心。最初,这里生活的是黑暗世界中的别的生物。几乎没有关于那段时间的可靠记录流传下来。可以考证的是,在这片丘陵林地中有印欧人的定居点,时间约是公元前2000年。这些居民是芬里尔狼人,他们是同他们的变形者表亲从西北边迁来。在今天维也纳周边的森林里也有一些红爪狼人,在东边则潜伏着影侯狼人。

公元前400年左右,凯尔特人在今天的维也纳定居下来。他们的精神领袖是圣叶法师。在圣叶的指导下,他们开始在今天的利奥波德山修建围堡,因为那地方有一处魔法节点,但同时那里也是灰爪狼人部族的一处圣地,灰爪部族是芬里尔狼人和部分红爪狼人的后裔。因此,在圣叶法师和狼人之间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后者最终被赶到了森林里。

严格来说,接下来的才是真正决定了维也纳历史的篇章:罗马人的到来以及罗马梵卓Valerianus带来的影响,后者曾差一点就迎来最终死亡,接着是Valerianus带着巴本贝格家族回归,勒森魃在哈布斯堡家族下发展势力,睿魔尔氏族的接管,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其奇异的联盟,最后是踟蹰的日子里Etrius不稳定的统治。或许,我们正站在一个新时代的开端——末日年代。欢迎您做它的见证人!

### 必死者的问候

公元50年罗马人在诺里库姆省建立了一个军事要塞Vindobona。它的名字来源于凯尔特语的Vedunia,意思是林中溪流。不久之后一名罗马梵卓Valerian带着6000人来到了维也纳谷,他们将驻扎在多瑙河边,以应对定居在北边的日耳曼人。这引起了吸血鬼和圣叶法师及狼人之间的战争,后两者把强力的血族们看作是对他们传统地位的威胁。

在Valerian的庇护下,在这个军事要塞周围出现了一座约有20000居民的罗马城市。他在这里着手实现他的梦想,他要建立一座“他的”城市。公元103年梦想成真了,这个省份有了它自己的名字:上潘诺尼亚。随后Valerian创造了他自己的子嗣。他将初拥赠给了一名罗马将军Marius Iulius Corvus以及一名凯尔特酋长的女儿Rhana。这两名子嗣接下来又都在161年各自创造了一名子嗣,将军转化了他的情人Onnos,Rhana转化了诗人Publius Servatius。

### 龙之息

166年第一次马克曼尼战争开始,这场战争是皇帝马可·奥勒留对战马克曼尼人和科瓦德人,171年时他们订下了休战协议。在战争的帷幕后面,隐藏着的是Valerian和棘秘魑们的冲突,因为这名梵卓打算将日耳曼人驱赶到魔鬼们所在的波西米亚地区。173年,Valerian的迁移计划因为这场冲突被破坏了。而将罪责推到马克曼尼人头上这一阴谋的幕后则是狼人。有一个关键人物导致了梵卓的这次失利,那就是出身于今天的法兰克福附近的一名诺斯费拉图Angiwar,他也被称为龙,在当时,他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打击由罗马梵卓、勒森魃和末卡维组成的可恨的统治联盟。由于他向狼人们提示了他们这一种族的天生弱点,狼人这才获得了情报上的优势,得以战胜Valerian和他的势力。

决战之后,Valerian立即动身返回罗马,利用他在氏族中巨大的影响力拿到了一项许可,允许他初拥当时的皇帝马可·奥勒留。到第二年时这座城市已经得以重建。马可·奥勒留亲自前往该城,以配合他的创造者监督重建工作,随后他在179年“死”在了该城。实际上他只是结束了他作为凡人的身份,好光明正大地继续留在Valerian身边进行治理。他的首个成就是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马克曼尼战争的结束。

213年Vindobona在Valerian的施压下终于获得了被称作Municipium的城市特权。这名梵卓返回了罗马,以着手面对他的敌人——西比尔一脉的勒森魃。马可·奥勒留接管了Vindobona。

280年,Valerian从罗马凯旋而归,他将葡萄酒酿造的技艺也带了过来,于是此地的第一个葡萄酒种植地被开辟。接下来的一百五十年里,在梵卓警醒的照看下,这里获得了安宁和繁荣。

### 铁女巫

443年,匈人征服了整个潘诺尼亚,他们是芭芭·雅尕的傀儡,Vindobona再次会摧毁。城市被烧毁的责任被推给了汪达尔人。Valerian受伤而陷入休眠。马可·奥勒留和潘诺尼亚梵卓们被毁灭,这是棘秘魑Jorska的手笔,他将哥特人入侵看作是完美的伪装。487年罗马人撤离了。芭芭·雅尕给梵卓造成了一次沉重的打击。

正好50年后Valerian苏醒了。他怀着对失去子嗣的深深悲伤返回了罗马,随后旅行到拜占庭,又在巴黎停留了很长时间。

这片地区得以在接下来的250多年内幸免于黑夜世界的触碰;直到792年,当时这座城市叫Uenia,查理曼在进军阿瓦尔路上时在这里修建了彼得教堂,天国颂歌于是在此定居了下来。仅仅过了没多久,另一个传统宗派赫尔墨斯秘会也建立了它的会堂——在Etrius的领导下。

### 建城

由于Valerian的撤离以及潘诺尼亚梵卓的毁灭,血族中间出现了权力真空,而来自西北的诺斯费拉图填补了它,彼时他是此城中唯一的该隐后裔。凡人世界接下来迎来了对抗马扎尔人入侵维也纳的大战。勒森魃氏族介入这场冲突,站在本土居民这边,他们的真正目的是试图在这座城里扎根,从巴黎眺望着“他的”城市的Valerian对这种行为腹诽。马扎尔人的背后是棘秘魑,他们执着于要报复2世纪时的耻辱。魔鬼们的傀儡在普莱斯堡`即今天的布拉迪斯拉瓦`消灭了一支巴伐利亚军队后,他们在907年征服了直到恩斯的这整片地区并拿下了维也纳。现在,维也纳的新主人是棘秘魑。

1022年,在匈牙利赫尔墨斯秘会的Ceoris会堂中,睿魔尔氏族诞生了。当时驻守在那里的法师Goratrix告知他的导师睿魔尔,他通过研究被抓住的吸血鬼发现了永生的秘密,并且研制了一种方法,可以将这种属性转移到凡人身上。睿魔尔召集了他最信任的六个亲信和学徒,然后和他们一起前往Goratrix的会堂。为祭仪所需而做的准备开始了,数个小时之后,Goratrix为了实验而加在被他抓来的两个年轻棘秘魑身上的痛苦也结束了。他们的血被按照既定方法准备好,在漫长的仪式之后,被睿魔尔及他的七名最亲密的追随者饮下。

魔药在他们的喉咙里燃烧。当他们再次清醒过来时,他们已经转变了。他们达成了永生,然而代价是他们的灵魂——他们变成了吸血鬼,该隐的孩子。大多数人很震惊,而睿魔尔则很冷静。后来人们在他的追随者中听到流言,说他们的导师一直都知道那个实验会被引向何方,而且他和Goratrix密谋想要达到的就是这么个结果。

这些自我创造的吸血鬼们修整好后就返回了他们自己的会堂,并且发誓对他们的新身份保密。但很快就有流言散布开。睿魔尔学派的角色将在内战中重新得到检验。有些人说,Diédne学派被摧毁是因为睿魔尔想要确保转变的过程。

还有其他的人也在惦记着睿魔尔们。长期作为东欧名义上的统治者的棘秘魑们早就和睿魔尔法师们有摩擦了。现在棘秘魑担心睿魔尔们会变得比他们还强大。棘秘魑结盟诺斯费拉图和冈格罗,然后这些不死者联合起来,开始进攻并劫掠被孤立的睿魔尔祷堂。魔法师们证明了自己是很难被抓获或杀死的。固然,凡人守卫和仆人是手到擒来的猎物。睿魔尔的帝国被不断地削剪,祷堂一个接一个陷落。

Ceoris祷堂坚持了很久。Goratrix独自一人在实验室中狂热地工作着,不停地在被捕获的棘秘魑和诺斯费拉图身上进行着实验。当他将魔像放出来后,围攻被终止了,那些魔像是半开智的吸血鬼怪物,Goratrix从那些不幸被捕获的吸血鬼身上拣选出不同部位,用它们创造了魔像。魔像们对吸血鬼的怨愤使他们成为很好的守卫,可以保护睿魔尔祷堂对付未来的来自不死者的进攻。

不久后,Valerian和Etrius进行了第一次会谈——Valerian保证,在维也纳给睿魔尔们一座堡垒,以便从那里对抗波西米亚的棘秘魑们。相应地,他希望Etrius帮助他对付勒森魃们。

1030年Etrius在德意志创造了一名子嗣Lotharius。Lotharius在1032年到达维也纳,以便改造他尊长的祷堂并缓慢地在赫尔墨斯秘会的维也纳会堂中扩散初拥赠礼。慢慢地,睿魔尔们将这诅咒散播开来,但很快就产生了内部斗争:Goratrix极度主张尽早实现学派的全员转变,越早越好;Etrius代表另一派,他担忧这种转变的道德和伦理的后果。小口角变成了公开的争吵。很快学派陷入危机。1055年,睿魔尔被迫结束这场争吵。关于这个有一些流言,说当时睿魔尔强制七名亲信进行血缚,直到今天氏族一直对此予以否认。这场集会固然终止了争斗,但也让流言在赫尔墨斯秘会的其他地方继续散播。睿魔尔们被指控对很多事情负有罪责,其中就有恶魔崇拜。

接下来的时间里睿魔尔和内环——睿魔尔的七名追随者这样自称——致力于扩张他们的权势。1133年睿魔尔发现了多名上古耆宿的沉眠地,并对扫罗犯下了弑亲之罪,扫罗的血让睿魔尔自身得以提升至如同第三代的血族。

(待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18-05-24, 06:28
TOP
河伯大君
2018-05-30, 06:27
Post #2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 皇帝归来

1135年,巴本贝格家族得到了这座城市的统治权。Valerian随即离开了维也纳到了克洛斯特新堡,并留在了那里,那是巴本贝格家族的驻地,这样Valerian可方便地对他的城市的新统治者施加影响。这段时间里,原本的城区范围实际上完全处在诺斯费拉图的影响下。Valerian在1141年完成了取回权力的第一步,他将自己的一名血仆Heinrich II. Jasomirgott`即奥地利的亨利二世`放到了奥地利边疆伯爵的位置上。然后他在1144年将初拥赠予了康拉德·冯·巴本贝格`Konrad von Babenberg`。

1155年,巴本贝格家族把他们的驻地从克洛斯特新堡搬迁到了维也纳;Valerian也借此胜利地回到“他的”城市。1192年时,狮心王理查在从圣地归来的路上被巴本贝格家族擒获;他的一部分赎金被用于修建维也纳的城墙。同年,Goratrix离开了Ceoris祷堂,前去渗透和分化秘会在巴黎的圣所。1201年,尽管Etrius再三警告,法师大战的烽火还是燃了起来,在这场战争中,睿魔尔学派及氏族对抗剩下的整个秘会。

1235年,Lotharius在柏林一带旅行时遭遇了恶魔猎人Karl Schreckt;最后他压制住了这名裁判官并初拥了他。2年后,维也纳继获得铸币权和城市特权后又获得了帝国自由市地位。

### 阴影中的死神

1246年奥地利的腓特烈二世驾崩。于是巴本贝格家族的男性世系断绝。腓特烈二世死于他杀,这是匈牙利梵卓们采取的一项紧急措施,因为他们意识到,这名Valerian控制下的家族的最后一名男嗣已经成为了一名勒森魃的血仆,后者企图借此削弱梵卓在奥地利的统治地位并为他自己赢取维也纳。在经过巴本贝格诸侯们之间长期的嗣位战争后,未来的波西米亚王冠继承人在1251年占有了奥地利,梵卓们正是借此来巩固他们的统治权。但在1276年时,由勒森魃控制的德意志人的国王鲁道夫·冯·哈布斯堡就对奥地利的统治权提出了主张。最后他征服了维也纳,战胜并杀死了波西米亚国王奥托卡,从此开始了哈布斯堡家族的摄政,勒森魃的权势紧接着得到了巨大的增长。

1281年时,宗教裁判终于给法师大战划上了终止符。

1298年,哈布斯堡的阿尔布雷希特一世公爵加冕为德意志人的国王;勒森魃的势力继续增长。同年,随同法兰西托芮朵一道,玛丽亚·伊·阿拉贡`Maria y Aragon`作为玫瑰氏族的第一个代表来到维也纳。

> **在维也纳将被讲述……**
>
> ……从前有一位住在多瑙河边的摆渡人。他是一名淳朴的、贫穷但勇于和生活斗争的工人。但他却从未在夜间摆渡过河。
>
> 一天晚上,黄昏刚刚降临不久,一位客人站在门前,高大又消瘦,一件黑色的昂贵外套覆盖着他。他让摆渡人渡他过河。
>
> 起初摆渡人不是很愿意,但当他看到陌生人手里闪亮的金币后,他依着对方的要求,将自己最大的筏子推下水里。当陌生人踏上木筏时,筏子深深地吃水沉了下去。这真的吓到了摆渡人,但他还是勇敢地继续撑船。一阵风扬了起来,木筏越沉越深。
>
> 摆渡人拼命地掌舵,最后终于在他的艰苦努力之下将筏子渡到了对岸。陌生人将他的金币给了这名勇敢的人,然后不发一言地走了。
>
> 摆渡人看向他的手心,吃惊地看到一处淤青——他刚刚将死神渡过了多瑙河。



### 篡弑者

1349年,第一场鼠疫传播到维也纳。该隐后裔中有人传言这和棘秘魑的一个诅咒有关,另一些人声称,Etrius为代表的睿魔尔遵守了他们对Valerianus的承诺,释放了瘟疫以打击勒森魃。1361年,科技联盟的前身理性之子在维也纳建立了一处会堂,他们联系上了睿魔尔们。此间,Lotharius已经返回维也纳并且是该城的亲王,为了证明他的氏族对这座城市的忠诚,他正筹办着建立大学。1365年他的计划落成了;从地理方位上看,大学的建筑群环绕着睿魔尔和理性之子的会堂。就在这些建筑里,因为Meerlinda的缘故在1394年举行了首次奠基者们的会面。

1408年,维也纳市长Konrad Vorlauf因为代表富有的手工业者对抗城市显贵而被和其他的反抗者一同被处死。这是勒森魃最后一次尝试对维也纳施加影响,他们清除了被梵卓转化为血仆的政治家。

1421年,由阿尔布雷希特五世公爵发起的对犹太人社区的清洗也被归结为勒森魃的行动,说是为了打击诺斯费拉图和服务于梵卓的犹太借贷者。在这场被成为“维也纳清洗“的集体迫害中,所有人的犹太人都被驱逐,超过200人被公开火刑。实际上,导演了这一幕的并非宗教导师,而是康拉德·冯·巴本贝格,他是为了从睿魔尔、凡人卡巴拉信徒及诺斯费拉图盟友中脱身。

1450年秘盟成立。不过1493和1496年对于血族来说也是重要的年份;1493年荆棘条约被签署,它铺平了建立魔宴的道路;1496年推罗条约签署,就此条约,睿魔尔给阿刹迈氏族加上了一道诅咒,使得他们无法直接啜饮其他血族的鲜血。与这些世界性的“秩序整合”同时,Etrius也给他的故乡制定了严厉的规章。1522年,斐迪南一世大公——他是一名叫做海因里希·冯·福斯塔格的梵卓的棋子——在元老们的施压下于“维也纳新城鲜血法庭”上判处了反对派的领袖们死刑。通过这一行动,冯·福斯塔格得以控制了贵族团体。Valerianus厌恶地离开了维也纳。

在1485至1490年间,匈牙利国王Matthias I. Corvinus占领着维也纳。他是匈牙利梵卓的棋子,他们试图通过这一举动为他们的氏族、也为Valerianus声讨回维也纳的统治权。维也纳人在睿魔尔氏族的帮助下解了围,而Valerianus也永久地埋葬了他的宣称权。

此事让睿魔尔氏族在城中树立起高大的形象。Etrius利用了这个时机,他返回到Ceoris,将睿魔尔本人从Ceoris带到了维也纳的他的旧祷堂中,因为特兰西瓦尼亚的流血冲突还在继续,Etrius认为上古耆宿以及他本人在Ceoris的休眠会有危险。睿魔尔氏族在维也纳的势力发展壮大。Lotharius从亲王之位上卸任;“维也纳特例”开始了,这是一座没有亲王的秘盟城市,而是由长老们组成的议会管理——在维也纳他们被称为“秘环”。位列首席的是Lotharius、玛丽亚·伊·阿拉贡、诺斯费拉图氏族的艾萨克·维纳`Isaak Wiener`以及建城者Valerianus,但他很快就被他的子嗣康拉德·冯·巴本贝格取代了。

Etrius接过了祷堂的管理权,并且他继续作为维也纳的统治者而被Valerianus支持着。四年后,斐迪南一世大公给这座城市强加了新的秩序,他褫夺了市民阶级的所有政治权利,使得城市的机构都转到了睿魔尔和梵卓的控制下。同年,匈牙利国王拉约什二世败于土耳其人。波西米亚和匈牙利落入哈布斯堡王朝手中,即是说事实上落入了篡弑者氏族手中,同时Valerianus也操纵着哈布斯堡家族,此时他或多或少被指责被氏族的叛徒。不过这一强大的联姻招来了敌意:1529年维也纳遭到了第一次土耳其奥斯曼围城之难,同时阿刹迈想要借此报复推罗条约。仅仅因为坏天气以及糟糕的后勤才阻止了城市陷落。不过Lotharius在这次事件中成了阿刹迈的刀下亡魂。内环再次聚集起来并举行了强大的祭仪,祭仪笼罩了祷堂并且扩散到整个城市。祷堂被扩建并且配备上额外的防御手段。冯·福斯塔格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 **在维也纳将被讲述……**
>
> 当土耳其人在1529年第一次围困维也纳时,这座城市陷入了艰难的困境。那些凶野的战士如同飓风般攻上城墙,挖掘地道,在内堆上炸药粉末,企图炸掉这座城市。
>
> 城里到处都备了水桶,以便即时发现地面震动。在灌木巷和弗赖翁广场的交汇处,当时这里有一个勤劳的面包师,他的面包炉从没有冷却过。一天晚上,当他独自坐在烤面包房里时,听到地下深处传来又刮又敲的声音,甚至还有“安拉”的喊声!于是他叫人做支援,勇敢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并找来水。在面包师傅听到声响的那处地板下面,有一块铁板和一个洞,面包师就把水从那里浇进去。然后地下就传来一阵阵痛呼和恐惧的嚎叫,当斯特凡大教堂敲响午夜钟声时,大部分异教徒都仓皇地淹死了。苏莱曼苏丹气得头发打结——午夜时他还相信自己会是胜利者——然后他咒骂着下命令拔营撤退。
>
> 面包师傅和他的伙计们被人们纪念,他的面包房由此得名“异教徒之枪”,因为当时土耳其人被称做异教徒。



1541年,三分之一的居民死于一场新的瘟疫,该瘟疫是Jorska引起的。1551年,斐迪南一世大公没有了来自冯·福斯塔格的操控,他邀请耶稣会来到维也纳对付四处扩散的新教徒。但意外地,这也充实了利奥波德会。梵卓和睿魔尔之间因此出现了危机,并在1575年时恶化,当时,柏林的梵卓亲王Gustav Breidenstein把前来调查的睿魔尔执法官Karl Schreckt钉了木桩,并把他扔回了维也纳祷堂;从此这两支至少是在维也纳一直保持结盟统一的氏族之间出现了深深的不睦。等到了1620年Valerianus回到维也纳时,他才通过一项协议调解了这场不合。

1645年,三十年战争的烽火烧到维也纳。睿魔尔和梵卓利用战争的混乱竭尽全力清理了维也纳及其周边的魔宴。

1679年,5万人死于瘟疫,这归因于诺斯费拉图氏族的Rabbat的一次到访,她向诺斯费拉图的王室议会成员Augustin证明她从今起要在议会里占有一席之地。

1683年,阿刹迈在第二次土耳其奥斯曼围城的掩护下,再次试图攻下维也纳祷堂;这一次维也纳的救星是欧根亲王,他决定性地解了围城之难,欧根亲王是Valerianus的棋子。梵卓的这一步棋终于让维也纳的两大氏族永久性地联合在一起。为了预防奥斯曼的继续进攻,“线堡”开始修建并在1704年完工,它是一道巨大的城墙,围绕了维也纳城区和周边,这是由睿魔尔和梵卓共同执行的工程。很快,Valerianus从政治领域退出,以便在1710年加入遁世会;现在睿魔尔氏族全权地统治着。Etrius初拥了Astrid Thomas。

1711至1740年间是维也纳巴洛克的繁荣时期;此时玛丽亚·伊·阿拉贡的影响力增强。这段和平时期结束于1740年9月23日,普鲁士军队深入了奥地利领地。德意志梵卓们试图恢复他们的影响力,但在玛丽亚·伊·阿拉贡的强力支持下,睿魔尔保住了维也纳。同年,女皇玛丽亚·特雷莎开始摄政,睿魔尔氏族对她有很大影响,不过影响最大的尤其是Etrius以及他的子嗣兼情人Astrid Thomas。这段时间里,维也纳医药学校成立,义务教育被实施,国家行政集中化,禁止了刑讯,削弱了农奴制并扩建了美泉宫(康拉德·冯·巴本贝格曾长期把那里作为他私人的避难所)——Astrid Thomas受益无穷的影响力可以在每一个角落感受到。由特雷莎女皇在1754年发起的第一次“灵魂统计”(人口普查)中,维也纳共有175000位居民在册。

1765至1790年间,玛丽亚·特雷莎的长子约瑟夫二世在睿魔尔和科技联盟的影响下,推行启蒙主义的政策,又被称为“约瑟夫主义”,维也纳繁荣发展。这让玛丽亚·伊·阿拉贡感到非常不安,她害怕引起和巴黎的竞争,于是她转而求助巴黎亲王维永。她的呼声没有被置之不理:1805年拿破仑占领了维也纳。托芮朵氏族开始向睿魔尔施加巨大的压力。第二年,皇帝弗兰茨二世卸下了皇冠逊位;维也纳现在不再是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的首都了。由于托芮朵自视为胜利者,于是他们同意维也纳与拿破仑签署和平条约。1809年他们在维永的授意下第二次进军维也纳,因为睿魔尔们没有遵守协议。维也纳的命运看起来已经板上钉钉,然而接下来拿破仑(以及托芮朵氏族)在莱比锡民族大会战中遭受重大失败。在1814至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上,睿魔尔的棋子梅特涅重塑了欧洲的外交。托芮朵的势力被收缩回了法国。



> **保卫维也纳**
>
> 1529年时,土耳其人和阿刹迈们兵临城下,他们几乎就要成功了。同一年,睿魔尔的内环为了阻止这场危机而联合在一起。他们用他们的奇术让天气有利于自己,并逼退了土耳其军队。他们举行了强力的祭仪保护此城。在他们的城市里,现实由他们来定义,就如同他们还是赫尔墨斯秘会的凡人法师时那样自如。即时在五百年以后的今天,这个保护祭仪仍然保证着睿魔尔的独立地位和他们的安全。但也曾有过并且现在还有很多人尝试着,瓦解、削弱并最终毁灭这个保护祭仪。至今这些努力都没成功过,但有一些危险的尝试已经非常接近目标了。这道保护屏障已经不是曾经的样子了。现在,又是一个十字路口,内环是否会再次联合起来保护他们的最神圣的东西,又或者,是否有人想借屏障破裂来说明Etrius已经衰弱而自己应该取而代之……
>
> **系统:** 睿魔尔内环曾经对全城施展的祭仪位于今天的第一区,当年它环绕着整个城市。身在由祭仪创造出来的屏障内,任何不属于睿魔尔氏族的吸血鬼将无法使用以下异能:感应术、支配术、威仪术、奇术和兽性术。同样的,所有其他超自然生物也无法施展出类似这些异能的能力。这里的例外是法师,他们想要施展的任何效果的难度都将加3。如前所述,在第一区内现实由睿魔尔规定。
>
> 此外,当一个超自然生物靠近屏障时,人们也能感觉到。这个范围是屏障周围约莫3公里,保护机制还不能达到很精确。当一个超自然生物越过了屏障时,可以认出他的种类(吸血鬼、狼人、换生灵、法师,等等)以及粗略定位他的停留地点。屏障的这两项能力无法通过暗夜术或类似能力绕开。
>
> **备注:** 当然每位主持人都可以自由运用这个系统,以便符合他自己的维也纳设定,我们也想要你这样做。这只是一条建议。如果你想的话,这个保护祭仪当然可以更强大,或者如果你认为它阻碍了你的编年史,那么也可以完全让它消失。让它去配合你的游戏,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黑暗世界!


待续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18-05-30, 06:54
TOP
河伯大君
2018-06-07, 06:00
Post #3


特珞祭司
Group Icon
 500
   51

Group: Avatar
Posts: 1144
Joined: 2007-06-23
Member No.: 14000



### 自由的呐喊

1848年,市民起义爆发;梅特涅流亡。事件的起因是冯·巴本贝格庇护下的一支叛党起义。大约两年后,睿魔尔与玛丽亚合作了一项建设项目,使得维也纳获得了它今天的城市面貌。与此同时,市郊被合并,于是维也纳的居住人口增长到了200万。睿魔尔将行政管理中央化并加强了控制。1856年,在城市翻新改造中,旧城墙被拆除。

1866年,普鲁士—奥地利战争爆发。Gustav Breidenstein把进军德意志帝国的睿魔尔们驱逐了回去。第二年,二元帝国奥匈帝国成立,睿魔尔的势力借此继续增长。

因为梵卓有兴趣发展多瑙河的水路贸易,多瑙河在1870-1874年间被规整渠化。不过在1873年还是出现了金融崩溃。这个大帝国的经济出现衰退,原因在于,乔万尼和梵卓成功地在经济层面上打击了对他们造成威胁的睿魔尔。再一次地,梵卓氏族和睿魔尔氏族间又出现了紧张对立。乔万尼和梵卓的联盟直接粉碎了。不过玛丽亚·伊·阿拉贡也不能安心:对于睿魔尔来说,这名托芮朵长老在政治上过于积极了,于是1881年时,睿魔尔趁着她的避难所“环形剧院”正在演出时纵火烧了它;这造成了400多人死亡。

自1890年起,睿魔尔继续将更多市郊合并。他们继续中央化行政管理并且加强控制。他们的其中一个工具是当时的市长——反犹的基督教社会主义者Karl Lueger博士;在他任职期间,也就是1897-1910间,这里实现了全民保障体系,供给和交通系统本地化以及街面电车电气化。

### 众君王之怒

波斯尼亚大学生Gavrilo Princip——他是柏林亲王Gustav Breidenstein的血仆——在1914年6月28日刺杀了奥匈帝国储君弗兰茨·斐迪南及其妻子索菲。正好一个月之后,奥匈帝国皇室向塞尔维亚宣战。经过这场大战,多瑙河上的奥匈帝国的皇室瓦解了,而睿魔尔们也失去了继续影响德意志帝国的能力。维也纳在经济上衰落了;奥地利的梵卓们与Gustav之间产生了争吵。1919年,圣日耳曼条约最终签署;这个国家继续使用奥地利共和国这一名字。当然了,在条约签署过程中,圣日耳曼伯爵也在这场游戏中掺了一脚,正如法师们对世界新秩序一样。但和平并没有持续太久:1934年,维也纳城内,社会主义者和法西斯主义者之间打起了内战;梵卓和睿魔尔的褐衣凡人棋子们与叛党打得不可开交。而与此同时,只有睿魔尔氏族中最强大的长老才注意到了,正有另一股力量正在越来越壮大:科技联盟以及尤其是世界新秩序。

### 世界大战

1938年3月14日,德国国防军进军维也纳;Gustav Breidenstein严酷地扼杀了新一轮的叛党起义。在他的准许下,所有的奥地利犹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都被杀害了。1945年,盟军进行了超过50次空袭,摧毁了维也纳25%的建筑和工业设施,最后该城被分成4个占领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得益于幕后的赫尔墨斯秘会以及圣叶法师;后者派遣了他们附近的一名成员Cedrick进驻维也纳。

### 睿魔尔苏醒

1955年,奥地利国家协约签署,盟军撤离,奥地利获得独立。奥地利持续地中立化并加入联合国。睿魔尔苏醒,尽管往事纷纷,但他在赫尔墨斯秘会始终仍残存着影响力,他与Etrius一道,想要施展这影响力,以便为维也纳——两人不关心周边其他地方——创造机会,使之能继续存在下去。1961年,正当冷战中间,肯尼迪与赫鲁晓夫在维也纳会晤。这场会晤是由俄罗斯的布鲁赫以及睿魔尔主导的,不过布鲁赫的行为是被世界新秩序诱导的。而睿魔尔当时还控制着华盛顿,他们期待着这次会见能带给他们机会,让他们获得在苏联内的影响力。

1967年,维也纳成为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的驻地,这迎合了梵卓在经济上的兴趣。次年,睿魔尔失去了对华盛顿特区的控制,他们的棋子肯尼迪被刺。再次年,在诺斯费拉图的要求下,维也纳开始修建地铁。

十年后,在篡弑者氏族的主持下,维也纳成为“联合国城”以及第三大联合国办事处驻地。这使得睿魔尔通过他们的城市在国际上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吉米·卡特与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在此举行了对于全球裁剪军备来说意义重大的峰会,这实际上是睿魔尔和俄罗斯布鲁赫之间寻求和解的一次尝试。

1983年,维也纳庆祝解除“第二次奥斯曼土耳其围城”300周年,借着这个机会睿魔尔内环也举行了一次会议。次年,Etrius的一个仆从Helmut Zilk成为了新的大市长。

1986年,本笃会神父Hermann Hans Groer成为维也纳新任的大主教,这增强了利奥波德会的活动力量。自从玛丽亚·伊·阿拉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混乱中悄无痕迹地失踪后,Marie-Claude Dumas取代了她在“秘环”内代表玫瑰氏族的位置,在Dumas的影响下,这个多瑙大都会的大剧院迎来了新的艺术领航人如Peter Weck、Otto Schenk、Claus Helmut Drese以及波鸿人Claus Peymann。政治方面,第四届国际“安全与协作会议”开幕。与此同时,一些富有影响力的血族也在此城中聚首,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来自俄罗斯的危险警报信号。1989年4月1日,奥地利的末代皇后以及匈牙利的末代王后齐塔·冯·哈布斯堡于96岁高龄逝世,众多民众参加了葬礼,最后她被安葬在皇家墓穴。

自1990年起,铁幕张开,维也纳因此又回到了中欧中心的位置,经济、文化和政治上重新焕发生机。睿魔尔们必须处理那些从东边涌来的难民潮。其中有一个布鲁赫和一个末卡维从前苏联逃来避难。6月29日,79岁的奥地利社民党政治家Bruno Kreisky于维也纳逝世,他在1970-1983曾任奥地利联邦总理;他就任期间的特别功绩包括与哈布斯堡家族取得和解以及对近东冲突采取解决方案。他死于一场魔宴袭击。

1991年5月,令人猝不及防地,维也纳市民通过公投拒绝举办1995年世界博览会,这起公投是由睿魔尔操纵的,他们想借此把托芮朵驱逐出他们的地盘。而依据建筑师百水先生的设计建造的维也纳艺术之家则承担了博物馆的运作,这是Etrius对托芮朵们的一点小小歉意,后者因为世博会被拒而感到深受冒犯。

1992年11月,叛党马克·克里格`Marc Krieger,这是化名,也可意译为战士马克`向霍夫堡皇宫纵火,大火焚毁了皇宫的舞会大厅,直到90年代中期才得以修复。次年,新的犹太博物馆开放,它的运作资金来自于法兰克福的诺斯费拉图迈耶·安舍尔·罗斯柴尔德以及神秘的地下商人。12月,Helmut Zilk被叛党的一封邮箱炸弹炸至重伤。下一年,规划中的“多瑙城”开始兴建,它与紧邻的“联合国城”将成为维也纳的第二个、高度现代化的城市核心。通过这项建设,睿魔尔们试图把凡人活跃的日常活动与氏族祷堂做空间上的分割。1995年,奥地利加入欧盟,Michael Häupl取代了Helmut Zilk,接任大市长。


本章完结。

This post has been edited by 河伯大君: 2018-06-07, 06:02
TOP
Fast Reply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Time is now: 2022-01-27, 08:18